【乱欲封魔录】(45-47)

第45章:黑市主人
当叶云翎下车走到紫金俱乐部门前时,便被守在门口的门童拦住,礼貌地询
问道:「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叶云翎掏出那张墨绿色的卡交给门童,说道:「我想找一下你们的大堂经理。」
门童尴尬地笑道:「先生,现在是早上8点,正好是经理们交班的时间,麻烦
稍等一下。」这时叶云翎才突然醒悟过来自己跟慕容深雪都是一夜没睡,现在才
早上8点。
过了大概十五分钟,叶云翎被门童带到俱乐部的一处待客室坐着,没过多久,
一名穿着得体的大堂经理来到叶云翎面前,露出一副职业微笑地说道:「您好先
生,请问您有什么事情?」
叶云翎把卡递给了大堂经理,说道:「019号,想要见楚少。」
「请问密码多少?」大堂经理露出奇怪的神色,又问道。
「343085。」
叶云翎说出密码之后,他想象中大堂经理会拿着一台类似Pos机模样的东西拿
着他的卡刷一下然后输入他所说密码的情景并未发生,反而是有些恭敬地说道:
「这位贵客,不好意思,现在还算是挺早的,楚少昨晚工作到深夜,现在应该还
没到他睡醒的时候,不过我会代为通传,请稍等。」说完便转身离去。
这时叶云翎才意识到,019号和343085并不是这张卡所谓的账号密码,而是口
令,想不到还用这么原始的方式。
又过了十分钟,大堂经理回来笑着对叶云翎说道:「先生,楚少有请。」
然后,他便领着叶云翎离开会客室,坐了贵宾电梯到六层,一直往深处而去,
来到一扇大门之前,大堂经理笑道:「先生,里面请。」
叶云翎顺着他的意,推开了大门,进入了房间。
房间内饰十分奢华,家具大都是十八世纪风格的,房间中的一些装饰物不乏
古董,为了营造柔和而温暖的气氛,灯罩的设计采用了金色为装饰色和绞股式的
打褶方式,比起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也是不遑多让。
客厅正中央,一名身材发福的中年男子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上,正对着叶云
翎,而在他的胯下,竟然有一个长着黑亮秀发的脑袋,不停地在上下耸动,想必
也知道他在做什么,然而男子并未避忌叶云翎,反而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
「叶先生,幸会!」
听到中年男人跟叶云翎打招呼,跪在地上帮他口交的女子突然紧张起来,并
且想立刻吐出肉棒,却被男人摁住脑袋说道:「你继续干你的活!」女子停滞了
一下,只好继续套弄,男人继续笑道,「不好意思,早上火气大,习惯先要让人
泄一下火,叶先生不介意吧。」
叶云翎摇摇头,暗笑道:介意又如何,你又不会因为我介意马上射出来。
「叶先生不好奇为什么我会知道你来?」男人问道。
「确实有些,不过也就那样。」
「哈哈哈哈……嘶……这骚货的口活真不错,叶先生与令师,这么多年来,
为鄙人的场子提供了那么多奇珍异宝,尊师是高人,我查不到老师傅的身份,但
至少叶先生的一些资料,还是可以调查到的,若不是知道老师傅和叶先生都是行
事低调之人,我早就想请二位来这里做客了,哈哈哈哈哈……哦对了,还未自我
介绍,鄙人楚雄图,雄图伟业的雄图,别人都叫我楚少或者雄哥。」中年男人大
笑道。
「楚少,你好,云翎这次托姜叔的关系,前来叨扰楚少,是有一事相求。」
叶云翎不想跟楚雄图多废话,开门见山说道。
「叶先生的话,好说,好说,嘶……等等,等等……嗯哼……嘶……呼——」
楚雄图闭上眼睛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双手摁着胯下女子的脑袋,好一会儿才松开,
胯下的女子吐出他的肉棒,跪在地上不断地咳嗽着,他怪笑着说道,「骚货,这
可是大补品,都好好给我吃下去,别浪费了。」女子听了只好顺着他的意,不断
地在吞咽着嘴里腥腥的精液,等到她吞完之后,又张开小嘴,让楚雄图检查。
这时,楚雄图才满意地拍了拍女子的小脸,淫笑道:「这才乖嘛,去洗洗吧,
放心,你回去告诉老余,那件事抱在我身上,还有你要开新戏的事情,我给你找
人说去。」
听到楚雄图的保证,女子才有些雀跃地低声感谢道:「谢谢楚少,谢谢楚少。」
一边说着,一边走去浴室。
路过叶云翎身边时,与叶云翎不经意地对视了一眼,让叶云翎感到女子很眼
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楚雄图看出了他的疑问,笑道:「你认不出来吗?冉子璐,这几年在电视上
有点小名气的角儿,想着要从小屏幕转战大屏幕,刚好呢,她在的经纪公司又出
了点毛病,得罪了这边的几位有点人脉的老师,她的经纪人昨晚就带着手底下几
个最火的炸子鸡来找我平事儿,小骚货有点本事,不仅身材有点料,嘴巴也不错,
哎哟,我这嘴巴,叶先生请勿见怪。」
楚雄图表现出来的混不吝让叶云翎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他并不会因此觉得楚
雄图就如表面那样,相反可能对此人的评价甚至是强化版的齐怀恩,不然怎么真
的可能只依靠余荫就把黑市做好,他笑着说道:「不碍事,不过今天我来确实是
有一些要事想咨询楚少,不知道楚少有没有听说过或者是卖过。」
「哦?请讲。」
「血影虫,血光之影的血影,骸生花,尸骸的骸,生长的生。」
楚雄图听后,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玩味地问道:「哦?不知道叶老弟想要
这些东西做什么呢?」
「实不相瞒,我想找这些东西来救人,具体的我就不能再说下去了,我听别
人说,楚少知道一条通往魔域的通道……」叶云翎回答道。
楚雄图笑而不语地盯着叶云翎许久,突然问了一个不搭边的问题:「听说叶
老弟准备要跟慕容深雪结婚?」
叶云翎没想到楚雄图的思维这么跳跃,愣了片刻,然后说道:「说不准呢,
要看表现。」
「哈哈哈哈,」这时楚雄图站了起来,走到叶云翎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道,「真嫉妒你啊,慕容深雪当年就在那帮大院子弟里面小有名气,多少二代盯
着,结果被那姓林的狗日玩意给追到手,从美国回来之后又一直在蔚城,现在轮
到你了,小心了,现在还有人虎视眈眈,里面可没有什么善男信女。」
「那你呢?」
「我?哈哈哈哈哈哈,」楚雄图继续大笑道,「我拿不住她,闹出什么事情
我现在可没有个好爹妈给我擦屁股,还是老老实实玩那些骚货更安全一些。」
叶云翎眼见话题已经被楚雄图转移,感觉今天估计问不出什么东西,便打算
离去,再想想办法,于是便对他说道:「那云翎就不妨碍楚少继续玩了,楚少继
续,后会有期。」
「诶诶诶,叶老弟,你也未免太着急了,虽然老哥我是没说过认识你说的什
么血影虫,骸生花,可既然我本就对叶老弟有赏识结交之心,你又是拿着姜老头
的卡来找我,总不能让叶老弟空手而归是吧。」见叶云翎打算离开,楚雄图却不
想他离开。
刚好这时,那名叫冉子璐的女明星从洗手间洗漱完毕走出来,楚雄图叫住她
道:「小骚货,过来。」
那女星只好又乖乖地走到楚雄图身边,低声问道:「楚少,有什么吩咐。」
楚雄图淫笑着说道:「昨晚跟你一块来的是不是还有一个小姐妹?把她喊过
来,让我叶老弟尝尝鲜。」
「诶?」叶云翎被楚雄图的话吓了一跳,「楚少,这又是玩的哪一出?」
「你大惊小怪干嘛?男人在世,钱,权,女人,总要沾点吧,不然哪来的人
生,看你的样子对权就没什么追求,钱嘛,你也少不到哪里,剩下的可不就是女
人吗?虽然都不是处女,不过那股骚劲保你喜欢,嘻嘻。」
冉子璐听到楚雄图的命令后马上离开了房间。
听到女人离开房间的声音后,楚雄图转过身来看着叶云翎说道:「叶老弟,
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
叶云翎才知道楚雄图是支开外人才与自己谈交易,便问道:「什么样的交易?」
「你要的什么血影虫,骸生花,我确实不知道,不过通道,我确实有,发现
的这些年来,我的确暗中找了不少高人进去查探,可惜都是些绣花枕头,进了就
出不来了,叶老弟,不如这样,我把通道交给你,随便你进去怎么玩,但是出来
之后,里面的战利品,我们对半分,你的那一半,我不收你手续费帮你拍卖,如
何?」楚雄图最终还是承认了他手上确实有通道。
「很公平,我同意。」叶云翎确实需要进入魔域,其实哪怕只要骸生花他都
会答应,更别说战利品对半分,所以他没有讨价还价就答应了,「地点在哪里?」
「不在天京,在我的老家信州那边,需要准备什么东西?」
「你就这么信任我?」
「叶老弟是重情义的人,总不能因为那点小东西而连累向缺父女吧?这几年,
如果不是我吩咐下去,多少人盯着向缺,还有,这些年有什么事情,姜老头都是
直接打我电话,你猜他为什么要给你这张卡。」楚雄图胸有成竹地说道。
「笃笃笃」,楚雄图话音刚落,门外便响起了敲门声,楚雄图嘿然道:「来
了来了,进来吧,门没锁。」
他说完后,大门便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两名女子,其中一人正是刚刚出去冉
子璐,她媚笑着挽着另一名女子走了进来,对楚雄图道:「楚少,我把祎霏姐带
来了。」
叶云翎这时又看了一下那名女子,身材高挑纤细,一头披肩长发如云,双目
明媚,水灵得像是会说话似的,一张瓜子脸的轮廓简直无可挑剔,穿着一身深色
的连衣裙,对比着她那白皙的脸庞,秋水般的双眸,衬托得她精致的容颜更加俊
俏妩媚,这位他倒是认出来了,女子名叫杨祎霏,听说是艺考开始就被星探盯上,
还没毕业就开始拍电视剧,演技一般般,这些年电视电影广告一样不少,算是准
一线女明星了,叶云翎知道她是因为前些日子闲着在家没事做刚好看到她的电视
剧。
楚雄图看着杨祎霏笑道:「哎哟,血亏,昨晚喝高了,早知道应该玩把双飞,
嘿嘿,杨小姐,给你个任务,这是我叶老弟,是我的大贵客,这两天好好照顾好
我家老弟,你们的问题,我给你一并解决!」
这种天掉下来的烫手山芋,说实话,叶云翎是不想接的,但是他又迫切需要
楚雄图的帮助,而杨祎霏既是他的礼物,也是自己接受他拉拢的投名状,他苦笑
着说道:「楚少,有啥事等我睡醒再说吧,昨晚我才从老家飞过来天京,然后又
因为一些事情忙了个通宵,现在有点累,只想洗个澡睡一觉。」
「行啊,没问题啊,我马上找人给你安排房间,杨小姐,听到了吗?」
一旁的杨祎霏才如梦初醒一般,走到叶云翎身边,挽起他的手,柔声说道:
「叶少,不如你直接去我房间好了,我带你去休息。」叶云翎无奈,只好跟着杨
祎霏一块离去。
见叶云翎与杨祎霏离开,楚雄图又看向站在一旁,一脸春情的冉子璐,淫笑
道:「小骚货,看到杨祎霏跟着帅哥走,小骚逼又开始痒,想跟上去挨操了?」
冉子璐连忙道:「冤枉啊,哪有啊楚少,我不都是你的人了吗?」
「我的人?谁跟你说的?」
「楚少……」
「你就是条骚母狗,嘿嘿嘿,骚母狗也是人?」
「是,是……我就是楚少的骚母狗……汪汪汪汪……」
「哈哈哈哈哈……」楚雄图一边笑着,一边看着冉子璐跪下,眼中闪过一丝
精光。
第46章:宅男女神
叶云翎跟着杨祎霏走了一会,来到了另一个房间,杨祎霏用门卡打开了门,
二人径直进了门,房间的感应灯自动亮了,客厅的装饰很好,是那种暖色的墙壁,
布艺沙发和茶几,干净的摆设,房间的布置显得很温馨,看着不像宾馆的客房,
倒像是私人住家的房间,杨祎霏说道:「叶少,你稍等一下,我去给你放水。」
叶云翎在房间里四周逛了逛,没事可做,只好坐到沙发上,开了电视机,电
视机里面刚好播放的就是杨祎霏当主演的电视剧。
这时杨祎霏刚好从浴室走出来,看到电视里面的自己,神色有些尴尬,不过
片刻之后就恢复过来说道:「叶少,水放得差不多了,可以进去洗澡了。」
「好,谢谢你。」叶云翎感谢了一句,便进了浴室。
浴室之内,叶云翎正靠在浴池边上,一言不发,闭目养神。
杨祎霏从外面走进浴室,轻咬着红润的嘴唇,颇有几分羞怯的将目光落在了
男人胯下。
「好大啊!」虽然不是第一次见男人的肉棒,但是她似乎还是有点惊讶叶云
翎胯下的巨龙,情不自禁发出了这样的惊呼,随即羞窘用小手捂住了嘴巴,似乎
这样就可以掩饰自己的失态,不过,只要瞧瞧她一双美眸中泛起的异样光辉,以
及雪白的脸颊上浮现出的艳丽红晕,就可以轻易猜到她在想此什么旖旎景象了。
杨祎霏姿态优雅地后退两步,将纤纤玉手伸到头发里面将发夹取了下来,一
头黑亮的秀发就像瀑布一般从她的背上流淌下来,然后她开始慢慢脱掉身上的衣
服,随着长裙、衬裙的先后滑落,一具光洁如玉的诱人胴体就呈现在男人的面前。
失去了衣物遮蔽的美女,对男人更加具有致命的吸引力,她有着将近一百七
十公分的高挑身材,接近C罩杯的一对玉碗,一双修长笔直的雪白美腿最是惹人注
目,光滑的小腿匀称结实,浑圆的大腿丰腴而不显累赘,要是被这对美腿缠在身
上,她用力夹紧的销魂滋味是何等美妙,看着她有种在看十年后的陈潇的感觉。
她走到叶云翎身边,柔声说道:「叶少,看来你很累,不如枕在我的腿上,
我帮你按摩一下?」
叶云翎没有拒绝,把脑袋放在光滑白嫩的大腿上,继续闭上眼睛。
杨祎霏不是第一次伺候男人,跟她上过床的几个男人,要么是权倾一方的实
权人物,要么是在娱乐圈内叱咤风云的大佬,他们都上了年纪,而且身体素质确
实一般,没有像叶云翎这样年轻而且健壮的青年,像他这种年轻人,大多数都是
血气方刚,看着自己恨不得把自己吞进肚子里的模样,而他却是很自然的只想休
息。
她复杂地看了叶云翎一眼,抬起芊芊玉指轻揉几下太阳穴,柔声轻道:「听
您刚才说,昨晚都通宵了,叶少您到底是做什么?要这么忙通宵?」
「救人,具体就不方便说了,事关保密。」
「叶少是医生?」
「不是,只是凑巧知道一些东西派上用场而已,说说你吧,怎么跑来这里了?
放心我不是你们圈内的人,只是有些好奇,也不会没事去找什么媒体,你就当我
是个网友,你匿名发帖好了。」叶云翎说道。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你也知道,我们这些在娱乐圈里面的男人女人,
要想出头,就要付出代价,你不付出,大把俊男美女等着被捧红,地球离了谁都
是照样转,我们的老板无意中得罪了天京这边的圈子里的大人物,人家放下话要
我们老板跪着去求他才肯答应,老板不想把事情闹大,可又拉不下这个面子,就
带着我跟子璐找到这里,昨晚本来应该是我跟子璐一起去陪楚少,结果我出去接
了一个电话回来之后,子璐就被楚少带走了,那些服务员说楚少在开心的时候不
能打扰,所以不敢给我开门,就让我在这个房间住下来,今天早上子璐过来跟我
说楚少要我陪一位贵客,我还以为又是什么想白日宣淫的糟老头子,没想到这么
幸运能遇到您。」杨祎霏笑着说道,只不过她的笑容有些凄婉。
叶云翎并没有深究她的话里面有多少真多少假,也没有在意她有多少演戏的
成分,他抓紧时间养精蓄锐,虽然说自己几天不睡其实都没有问题,不过现在可
能是他进入魔域之前最后一次舒舒服服地休息,况且杨祎霏按摩的手法不错,还
是要好好珍惜,他说道:「你说得确实没错,在你们这个名利场里面,又有多少
人不是身不由己的呢,你也别叫我叶少了,怪怪的,听得不习惯,我叫叶云翎,
你叫我云翎就好。」
「嗯,我朋友都叫我霏霏,云翎你也这样叫我可以吗?」经过短暂的交流,
杨祎霏意识到叶云翎不是那种端着一副高高在上用轻蔑的态度看待自己的人,变
得也没刚开始时那么拘谨。
「你喜欢,我都可以。」
「好的,云翎,我听你的口音,你好像不是天京人?」眼见叶云翎这人比较
好说话,杨祎霏的心思有些活泛起来,她试探性地问道。
「唔,不是,我是洛城人。」
「洛城……」杨祎霏若有所思的点点臻首,「洛城我好像去过两次,都是为
了取景拍戏,如果哪天我再到那里,能不能招待一下我呢?」
叶云翎却是摇头道:「我是洛城人,不过我现在不住洛城,我跟我的未婚妻
现在都在蔚城工作。」
未婚妻……他是有未婚妻的人……也是,他这种贵人公子,怎么会少门当户
对的未婚妻。
这时,叶云翎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杨祎霏殷勤道:「我来帮您。」说着,
她便站起来,前去拿叶云翎的手机,在拿手机的时候,恰好翻到了叶云翎的军官
证,她不敢打开,而是把它放回去,然后连忙把手机递给了叶云翎。
叶云翎看了一眼,便接通了电话:「怎么了?」
电话那头是姜鲲鹏,他问道:「怎么样?问到你想知道的东西了吗?」
「嗯,大概是问到了,明天就出发。」
「好,首长之前说的队伍,我也给你找来了人,你带着他们去吧。」姜鲲鹏
说道。
「这么快?」
「一号首长的指示,能不快吗?更何况,这次事关重大,多一个人,就多一
份胜算。」
叶云翎却是没那么看好地说道:「这次就先别了吧?人员还没开始了解和训
练呢,这是不负责任地让人去送死啊。」
「那就让白丫头跟着你,这总行了吧?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你要先跟白家人说,我可不想再被她家里的长辈们再算计一把,而且还有
一点,楚雄图答应过没?」叶云翎没好气地说道。
「这是国家的任务,关乎于国家领导人的生命安危,他楚雄图敢拦吗?臭小
子,听到能跟白丫头二人世界就答应,小心雪儿不让你进家门。」
叶云翎理都没有理他,直接挂上了电话。
听到叶云翎刚才的电话,再加上兜里的军官证,以及之前的试探,杨祎霏大
致了解了眼前的男子是什么样的身份:家世应该是较为显赫的家庭,走的是军队
的路线,在蔚城镀金挂职,就连爱人也带去。
她贴到叶云翎的身边,柔声问:「云翎,还要我帮你按摩吗?」说话间,她
柔媚之色顿现,令人怜惜。
面对杨祎霏,叶云翎并不是完全不动心,只不过是心里面想着慕容洛的事情,
现在事情好歹有了一个解决的方向,姜鲲鹏那边也打算让白婧茵来支援,心中的
担忧去掉了一部分,昨晚被慕容深雪热拉起来没发泄出去的火气又重新燃起,他
看着杨祎霏的娇靥,低声笑道:「好啊,看看你还有多少本事?」
杨祎霏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叶云翎只是仅仅一个电话就发生变化,不过她也
很快调整过来,轻轻抱住了叶云翎的腰,柔声说:「云翎,让我好好伺候你,好
吗?」她的声音低低的,柔得象丝一般,挠得叶云翎心里痒痒的。
接着,杨祎霏抚摸着叶云翎赤裸的精壮身躯,然后让叶云翎坐在浴池边上,
自己随即跳进浴池,趴在他的腿间,双手半撑在浴池的边缘,樱嘴一张,低头一
下子咬住了叶云翎的肉棒,浴室里响起「滋滋」的声音,池水随着她的剧烈动作
不停的晃动,发出「碰碰」的响声,溢出不少水。
叶云翎两手不自禁地插到杨祎霏秀发中用力压着,她一手握着他的肉棒,一
手扶着扶着卵蛋轻轻地捻着,然后用舌尖轻轻的在龙头的马眼上舔着,慢慢吸着、
吻着、咬着、握着肉棒上下套动着,弄得他全身沸腾,不断的颤抖。
叶云翎调笑道:「霏霏,听说你以前是网上公认的宅男女神?」
杨祎霏身子一僵,停下动作,吐出了叶云翎的肉棒,抬起臻首柔媚地答道:
「那都是以前说着玩的,霏霏现在,只是云翎你的小女人,霏霏,想要……」
「你想要什么?」
杨祎霏略带羞赧地说道:「霏霏……霏霏下面,下面湿了,想要……云翎……」
她再也说不下去,而是背对叶云翎趴在浴池上,撅起翘臀,用那双亮晶晶的水灵
双眼看着叶云翎。
叶云翎下了水走到杨祎霏的身后,从后方紧紧的抱住她的腰肢,享受着与女
明星柔软背臀相贴的动人滋味,肉棒紧紧贴在杨祎霏的臀部上,一只手手则揽抱
着她纤细的腰,另一只手开始移向她会阴处,往她的胯下摸索而去。
「啊……呜……」杨祎霏受到刺激,发出一声哀怨的悲鸣。
叶云翎感受到一股滑腻,显然是胯下美人的花汁,他挺起自己的肉棒,分开
杨祎霏的阴唇,一点一点地挤进了她的阴道,龟头缓缓的划开两片嫩肉,他的屁
股突然一挺,「滋」的一声,粗大的肉棒插入她下体结合处。
「轻……轻点……你……你的好……好大……」与此同时,胯下的杨祎霏发
出了一声既痛苦又快乐的娇呼。
肉棒被紧紧地夹在杨祎霏湿暖的淫穴中,实在是太美妙,他将肉棒抽出,然
后又慢慢的全根插入,慢慢地加快抽差速度,开始做大幅度的活塞运动,随着叶
云翎抽插速度的加快,杨祎霏的反应也越来越大,开始发出富有节奏的呻吟。
「什么?你说什么好大?」
「没……没什么……诶……别……别停……用力……插……别停啊……鸡……
鸡巴……你的……你的鸡巴好大……插深点……求你……快……」杨祎霏已经进
入状态,不再假装矜持,叶云翎快速抽插起来,每次他们身体结合,都会发出肉
体撞击的「啪啪」声音,与浴池中水溅起的声音交织着。
杨祎霏第一次遭受到这么粗大的肉棒和激烈的奸淫,无数学生曾经的宅男女
神,如今像头发情的母兽一般,不断地往后挺动屁股,迎合著叶云翎的抽插,娇
媚淫荡地发出动听的呻吟:「啊……啊……唔唔……喔……不行了……啊……喔……
啊……对……喔……太好了……干吧……不行了……快……干得……啊……
啊……啊……太了……快死了……啊……干死了……被干破……插……心上
了……」
没过多久,杨祎霏就在浪叫声中达到了高潮,叶云翎将她从水里抱出来,回
到房间之中,自己坐在躺椅上,然后让她背对自己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拍拍她的
屁股说道:「自己动一下。」
杨祎霏双手扶着依然挺立的肉棒,对准自己的淫穴,慢慢往下坐,眼睁睁地
看着肉棒便在蕾瓣她的间隐没,一寸一寸地进入那朵娇艳欲滴的花蕾,自己的体
腔一点一点地从空虚再次变得充实无比,一阵娇呼:「喔……好美……好胀……」
檀口发出一阵销魂蚀骨的呻吟。
说实在的,这个姿势并不适合男方发力抽送,所以杨祎霏一边扭腰摆臀,前
前后后地迎合著叶云翎的动作,一边向后转,伸出香舌索吻。
叶云翎在杨祎霏湿润的香唇上吸吮着,舌头往她牙齿探去,她娇喘咻咻的任
由叶云翎的舌头在她檀口里不断搅动,舔舐着樱桃小嘴里的每一个角落,白皙粉
嫩尖挺乳房在叶云翎的双手中,随着揉捏而下陷,一双媚眸迷离着,神态无比撩
人。
杨祎霏的阴道比较浅,每次坐下去都能够被龟头狠狠地顶到花心,每顶中一
次,她的身体就娇软一分,仅仅数十下,她就已经被插得受不了,扭动着腰肢娇
吟:「不行了……操死我了……哼……哼……霏霏要被你插死了……我不行了……
哎哟……又……又要丢了……」
经不起叶云翎的猛弄猛顶,全身一阵颤抖,小穴嫩肉在痉挛着,不断吮吻着
他的龟头,突然阵阵淫水又奋涌而出,浇得他无限的舒畅,叶云翎也没再守住自
己的精关,阴囊一紧,压抑了好半天的精液有如脱疆野马怒射而出,重重地击打
在杨祎霏的内壁深处。
杨祎霏身体一哆嗦,一股热流悄然涌出,显然她也达到了高潮,脸象喝醉酒
似的涨红了,表情十分亢奋,她全身不住地痉挛,身子直接靠在叶云翎的胸前,
臻首不断地往上仰着,好一阵子才缓了过来。
「累不累?」叶云翎一边摸着杨祎霏的秀发一边问道。
「有一点点。」其实杨祎霏从来没经历过这么激烈的性爱,平时也没有太注
意体能锻炼,此时的她已经比较累了,只不过不敢说。
叶云翎看出她已经有些疲倦,毕竟她不是兰黛媛那种天生的性爱机器,他也
没打算再做下去,而是温柔地说道:「累就睡吧,我抱着你睡。」
「嗯。」杨祎霏点点头,缩进了他的怀里。
叶云翎便抱起了她上了床,二人就在床上交颈而眠。
第47章:再进魔域
下午两点多,叶云翎一觉醒来时候,看到的就是窗口那一片蔚蓝的天空,他
感觉胸口有点沉甸甸的,伸手一摸,却是摸到了又温暖又滑腻的一条玉臂,刚才,
杨祎霏就是一直抱着他睡着的。
叶云翎轻轻推开了杨祎霏的手臂,从床上爬了起来,他跑进浴室洗了个澡,
出来时候,却发现杨祎霏也起来了,她裹着床单躺在床上眼睛很亮地望着他,他
笑道:「你也醒了?」
杨祎霏羞涩地点点头道:「睡着睡着突然感觉旁边突然空荡荡的,就醒了。」
他在床前径直穿好了衣服,整理了着装,打算直接去机场返回蔚城,这时候,
他听到身后传来了杨祎霏悠悠的声音:「那,云翎……我……以后还能去找你吗?」
叶云翎愣了一下,转过身来对她点点头:「当然。」他明白杨祎霏跟陈潇一
样,也是误会了自己是什么有深厚背景的二代三代了,自己与她不过是各取所需,
她完成了楚雄图的任务,自己也睡了一场好觉,大家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对方
是全国闻名的偶像明星,生活在光彩夺目的世界里,而自己至少在明面上一名普
通市民和军官,双方生活在不同的社会阶层,完全不同的世界,不过这些他都不
会说出来,偶尔多一个女明星炮友不好吗?
听了叶云翎的话,杨祎霏顿时眼睛一亮,显得神采奕奕,她说:「那个,云
翎,你能留个手机号码或者微信给我吗?想你的时候,我能给你打电话吗?」
叶云翎犹豫了下,还是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说了:「XXXXXXXXXXX。」他知
道,杨祎霏是打算如果遇到什么问题会打电话叫他帮忙。
他话音刚落,杨祎霏已经伸手在床头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把叶云翎说的号码
给输了进去,那紧张的样子,像是生怕给忘了,叶云翎看着也觉得有点好笑。然
后,她顺手又给他拨了一个电话,娇滴滴地说:「嗯,云翎,我记得你号码了,
那是我的号码……今后,人家打电话找你的时候,你可不许说不记得人家了喔~」
听得杨祎霏这么娇声跟自己撒娇,叶云翎心下也是一阵酥软,他点点头,笑
道:「那肯定是不会的。不过,霏霏,你可能真的有什么误会了,我不是你想象
中的那种人……嗯,算了,我还是不说了,你继续休息吧,我要先走了。」
叶云翎跟杨祎霏打个招呼道了别,径直下了楼,在一楼,他遇到了楚雄图,
这厮竟然在那打游戏,而那位陪他的冉子璐已经不见人影了,他老远就冲叶云翎
挥手了:「嗨,叶老弟,休息得还好吧?看你的样子,精神很不错啊。」
他含含糊糊地说:「还好还好,我先走了,先回去一趟蔚城,你把地址发给
我,我会从蔚城过去的。」
「那……你到信州就告诉我一声,我派人去去接你,嘿,真有你的啊,听姜
老头说,你把白狐狸家的丫头也拐跑了,吃着碗里的,夹着筷里的,看着锅里的,
那丫头出了名的小辣椒,这都被你拐到手了,看来老弟有一套,上次白老头家的
大阵仗,有你一份功劳。」
叶云翎没有正面回答:「时候不早了,我要去赶飞机,下次再聊。」
离开紫金俱乐部后,叶云翎又打了一个电话给慕容深雪,她那边暂时还没有
接到任何电话,不过她提出的那条「明修栈道」的计划已经告知首长,首长已经
同意计划实施,与此同时也已经增派人手去蔚城保护繁炽和繁星两个小家伙,自
己还要在天京这边再呆一段时间,直至对方出手或者叶云翎归来。
由于需要尽量减少惊动埋伏在军方的眼线,叶云翎一回到家,就马上收拾好
行李出发,并且通过姜鲲鹏的关系与民航系统沟通,特殊托运他的行李,自己也
从蔚城坐飞机前往信州,出门之前还发信息告知了一下刚刚参加完竞赛的陈潇,
自己这几天有工作,让她自己小心一点。
陈潇看到叶云翎的消息时,刚刚上完体育课,她回了一句:「你都要工作的
吗?」
「我不工作的话,不然你以为我哪里来的钱养你这只小妖精。」
陈潇看后,撇了撇嘴,低声说了一句:我又没花你多少钱……
一旁的同学听到陈潇在喃喃自语,便好奇地问道:「潇潇,在跟谁发信息?
男朋友?高中部那个乔松?」
「别乱说,我可跟那个乔松没有什么关系,是他自己死皮赖脸凑上来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准备换鞋子,却发现上课之前换下来的
袜子不翼而飞了,她又仔细地找了一遍,确认是真的不见了,不过她并没有声张,
而是不动声色地换回小皮鞋,继续下一堂课。
给陈潇发完消息后,叶云翎便踏上了前往信州的旅途,这次的航班空姐依然
赏心悦目,不过并没有看到兰黛媛,即使看到兰黛媛,他也没空跟她再续前缘,
毕竟慕容洛的事情更加重要。
信州在共和国的西北方向,从蔚城到信州有直达的航班,需要飞行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后,飞机顺利在信州国际机场降落,远远地就看到有人举着一块写
有「叶云翎」的牌子,旁边恰好站着一位戴着墨镜,身材火辣的女郎,正是女军
花白婧茵。
白婧茵眼尖,一眼就看到叶云翎,不断地向他招手,等到叶云翎刚刚走出通
道,白婧茵就有些迫不及待地扑上来,一双大长腿就圈在他的腰上。
叶云翎调侃道:「宝贝怎么这么着急?最近饿坏了?」
白婧茵这才感觉到周围不少人都看着她,自己看到叶云翎确实有些失态,于
是连忙又从叶云翎身上下来,娇嗔道:「都怪你,这么慢才到,害我等了一个小
时。」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我想办法好好补偿补偿我的宝贝茵儿,把你喂得饱
饱的。」
换来的是白婧茵的一顿白眼。
这时,那个举着牌的人才很识相地走过来,笑着说道:「是叶先生吧?我叫
徐望,楚少让我来接待叶先生,不知道叶先生现在打算怎样?是先行去酒店休整
还是说先去地方看看?」
叶云翎没有回答,而是扭过头问白婧茵道:「你知道这次来信州的原因是什
么吗?准备好了吗?」
白婧茵咧嘴一笑道:「姜伯伯跟我说是要跟着你去找一种药物,我一听就知
道怎么回事,早已经准备妥当,我没问题的。」
叶云翎点点头,对徐望道:「事情紧急,直接到地方去吧,你们有没有办法
准备一些黑火药给我?」
徐望愣了一下,思索了片刻,然后说道:「不知道叶先生需要多少?」
「二十公斤。」
徐望点点头道:「没问题,我马上派人去办,不过需要两个小时,我先把二
位送到地方,同时让人去准备黑火药,等你们准备好了,黑火药也就送到了。」
「好,出发吧,麻烦你了。」
走在去停车场的路上,白婧茵低声问道:「你想搞炸药为啥不直接用硝化甘
油?」
叶云翎解释道:「因为不够原始啊,谁知道硝化甘油这种现代合成的化学品
过关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变化,而且那玩意又不稳定,我们在魔域要上蹿下跳的,
一不小心就炸了,还是黑火药安全一点。」
白婧茵听后若有所思。
叶云翎又问道:「你家竟然在你还没进行训练就肯放你来,我还以为你妈妈
跟爷爷都不会答应。」
白婧茵摇摇头道:「才没有那么简单呢,听说是姜伯伯一开始打电话来,被
我妈用理由挡回去了,后来他找到军委的首长亲自打电话给妈妈和爷爷做沟通,
爷爷跟妈妈只能答应放我走,毕竟我作为军人,服从命令是天职,而且上次调用
军机已经算是特事特办,如果需要动用国家资源的时候一点都不含糊,当国家需
要我的时候却退缩了,这不是我们家的作风。」
「茵茵……」
「嗯哼?」
「你的靴子穿了多少天了?」
「三天……呸……」白婧茵没想到叶云翎的话题转变得这么快,有些措手不
及啐道,「你个死变态,净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嘿嘿……」
「嘿嘿你个大头鬼,死变态……」
随着汽车上了高速,叶云翎明显地感觉到,怀中的玉佩又开始变得寒冷起来,
显然这里是真的有魔域通道,正等待着他的到来,他提醒白婧茵道:「茵儿,记
住,魔域不都是一个样子的,上次我们算是幸运,好歹是个雨林地区,这次不担
保是什么极寒或者极热的地方。」
「放心,」白婧茵拍了拍自己的背包说道,「压缩羽绒服,还有压缩的速热
食物已经准备就绪。」
「行,徐先生,我们还有多久到目的地?」
「大概还有一个半小时就到了,我们马上要下高速,不过叶先生您刚才要的
黑火药,大概还需要两个小时才能送到。」徐望看了看时间然后说道。
「没问题,谢谢。」
「没关系,这是我的工作。」
「我想问一下,你们发现那个地方,有多久了?」叶云翎问道。
徐望稍微想了一下,说道:「四年了,四年前,楚少让我们留意一下有什么
荒山野岭经常有人失踪,于是经过多方打听,终于发现有这么一个叫」无命台
「的台地,上了这个台地的人或者兽,无一例外地尸骨无存,销声匿迹,被视为
当地猎户的禁地,楚少就想办法承包下那一片地,派人守在那个地方。」「无命
台……」叶云翎一边喃喃自语,一边轻轻敲打着自己的大腿,陷入了沉思……
***********************************
PS:做一个调查,需不需要有出轨内容?陈潇或者白婧茵,或者不插入,有
其他擦边的内容,如果都不喜欢,那就不写这种内容了。
至于兰黛媛,她本来就是别人的情妇,这个是主角NTR别人,就不算在里面了。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