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浪也是浪】(88)

第八十八章:禁忌游戏
九点多钟,冀北省许水县高铁站。
陆媛媛下了火车,挎着单肩包,拖着小拉杆箱出了站台,踩着一双小高根嘚
嘚嘚地往外走。
又回到了家乡,生于斯长于斯,这座小小的县城记载着她太多的回忆。
许水是一座位于京广大动脉上的古老的县城,距离燕京不过一百三十公里,
坐高铁也就一个小时车程。
自从陆媛媛十四岁到燕京就读戏曲学校起,她就已经习惯了独自一个人坐车,
这次她放假回家,就根本没给家里打电话,因此到站后自然不会有人来接站。
实际上,她也只在前几天给家里打电话时提过一嘴,学校大约哪天能考完试,
她哪天能放假回家,并没有详细解说自己准备怎么回去。
在火车上,陆媛媛至少遇见了十几个搭讪的,其中有担心她一个小女孩独自
出行的大妈,有阅历丰富讲起话来滔滔不绝的大叔,有衣履光鲜打个电话动辄就
是百万级生意的成功人士,还有不少从燕京各高校放假回家的学长前辈们。
谁不期待在火车上获得一份美丽的邂逅?
但陆媛媛全都礼貌地拒绝了,她又不是啥都不懂的小姑娘,这总共才不到一
个小时的旅程,又有什么好聊的?
并且她带的小拉杆箱里就装了几件衣服,拎起来轻的很,连献殷勤的借口都
没留给对方。
当然,事实上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这些人的长得跟大叔比起来,简直一个天
上一个地下,差的太远了。
陆媛媛从来就不否认自己是颜值党。
出了火车站,她轻车熟路地上了第19路公交车,这趟车是新能源空调大巴,
终点就是她家所在的锦绣湖别墅区,全程票价才两块钱,比打出租划算多了,还
没有碰上黑出租咸猪司机的风险。
这个时间点不是上下班高峰,车上人并不多,陆媛媛舒舒服服地找个位置坐
下,闭眼迷糊了一小会儿就到家了。
进门刚好九点半,她的父母都没在家,家里在市中心开了家超市,老爸老妈
每天几乎都在店里忙,收发货、盘点、算账……甚至晚上两人都经常住在店里不
回家睡觉。
但是陆媛媛的双胞胎弟弟陆明明居然在家,这臭小子,看见老姐回来竟连头
都不抬,招呼也不打,只顾捧着个破手机,歪在沙发里不知道玩什么破游戏。
简直找打!
陆媛媛当然不会惯着他,扔下箱子走了过去,照头啪的就是一巴掌:「臭小
子,今天怎么没去上学?」
「哎……你干嘛呀,」陆明明手一抖,一个大招落空,结果被对方反杀了,
于是恼火地放下手机,伸手摸摸被打的脑壳,十分不满地说,「今天是周末,上
什么学啊,我作业早写完了。」
陆媛媛略一寻思,可不是嘛,这段时间忙着考试,她都快过糊涂了,忘记今
天是星期天了,当然她肯定不会承认自己的错,伸手又拍了弟弟一巴掌:「写完
作业怎么了,不用复习吗?」
陆明明捂着头嘟囔道:「别打我头啊,打笨了我赖上你,现在离高考还两年
多呢,你管我干啥?」
「我管你咋滴了,我是你姐,管你难道不应该?」陆媛媛还想再拍他一下,
但看到抱头闪躲的弟弟,不由噗呲一乐,终于把手收了回去。
陆媛媛跟陆明明是双胞胎姐弟,本来读同一年级的,但是后来陆媛媛去了戏
曲学校,走了艺术类升学道路,得以提前参加高考进了大学,否则的话她现在八
成也跟弟弟一样读高中呢!
陆明明小时候得过一场大病,痊愈后父母有点惯着他,几乎是有求必应,只
有陆媛媛不怎么鸟他,该训就训、该打就打,所以这熊孩子在学校里称王称霸,
唯独回家见了姐姐又爱又怕,浑然忘记了俩人同龄。
陆媛媛虽然很早就去了外地上学,但是姐弟俩的关系一直都很好,也比较有
默契,她在前面嘚嘚嘚地踩楼梯上楼,陆明明则默默扛起她的行李箱,跟在后面
也上了二楼。
陆媛媛回到自己的房间,毫无形象地往自己的床上一躺,突然打起了哈欠,
她昨晚跟吴冰睡一个被窝,俩丫头一直聊到后半夜才睡。
「老爸老妈在店里忙?」陆媛媛揉着惺忪的睡眼,一把推开挤在她身边凑近
乎的弟弟,「起开点,睏死我了,我先睡会儿,等会儿吃饭的时候叫我。」
陆明明爬起身来,偷偷瞄了瞄姐姐无比诱人的曲线,悄悄咽下一口吐沫,回
答道:「老爸早晨自己去了店里,老妈知道你回来,出去买菜了,要不你先打个
电话问问她中午吃啥?」
「我才不打呢,要打你自己打,呼呼……别和我说话了,我现在都已经睡着
了。」说罢,她把眼睛一闭,怎么也不肯再睁开了。
陆明明叹了口气,拖过条被子来给她盖上,然后坐在床边盯着她秀美的脸庞
瞅了好一会儿,手指搓了搓,想伸出去又不敢,最终还是放弃了,站起来走了出
去。
还说自己睡着了,可她的眼睫毛却一直在颤动,老姐你这是骗小孩子吗?
陆媛媛偷偷睁开眼睛看了看,脸上浮现出一丝狡黠的笑容,这才满意地重新
闭上了眼睛。
这臭小子果然还是老样子,有贼心没贼胆,呵呵!
这时候她还真有点睏了,昨晚跟吴冰在被窝里一直翻腾到十二点多,这都怨
小冰,她那两只小鸽子摸起来太舒服了,尤其还长着一副欲拒还迎的脸,让人一
看就忍不住想欺负,到了最后还不是被自己得手了?
想到这儿,陆媛媛忍不住伸出手指捻了捻,脸上微微一红,昨晚她几乎把整
根手指头都抠进吴冰的小洞洞里了,开始还怕弄伤,不敢使劲儿,可没抠几下,
里面就出了好多好多水。
她一下子恍然,吴冰这丫头肯定已经不是处女了,身体都被大叔开发的这么
敏感了,却还死犟着不承认!
看来大叔还真是偏心啊!明明小冰有的自己一样不缺,为啥他一直不来找自
己?难道说大叔真的喜欢小冰这种萝莉风格的?
说到小冰,也太不够意思了,八成就是她上次暑假来自己家玩,回去后直接
把大叔给睡了,自己还傻傻地给她打掩护,真是太那个……重色轻友了,哼!
大叔这个渣男啊,还真教人伤心,先不说他背地里藏了多少女人,就连小冰
都领先自己一个身位了,怎么办?
又一次梦见大叔了,说好的一起泡温泉,可他也……太色啦……
…………
「媛媛,起来吃饭了!」
陆媛媛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是她老妈那张历经岁月却依然好看的脸,她拢
了拢头发,微笑道:「妈,几点了?」
「都一点半了,我做了你爱吃的粉蒸排骨、糖醋鱼,你爸说你刚考完可能太
累了,让你多睡会儿,所以就没叫你。我们等会儿要去店里盘点一下库存,你起
来吃饭吧,吃完别忘把碗洗了。」
老妈也是够拼的,即便再累也要跟着老爸去店里看着,紧紧抓住家里的财政
大权,不给老陆同志一丁点儿有钱就变坏的机会。
满满一大桌子菜都是陆媛媛爱吃的,不过她现在反倒没什么胃口了,看样子
是被昨天的两顿大餐给吃撑了,随便夹了几筷子就感觉有些饱了。
可是厨房的水盆里竟然泡着一堆碗筷等着她洗,这这……看样子里面还有不
少是早上留下的呢,真是有点太过分了。
陆媛媛撅了撅嘴,拎起洗洁精,想了想又放下……不行,这种洗化产品最伤
手了。
她眼珠子一转,就瞥见了躺在客厅沙发上玩游戏的弟弟:「陆明明,过来洗
碗!」
陆明明连头都没抬:「凭什么我洗呀,咱家不一直都是谁最后吃完饭谁洗碗
吗?」
陆媛媛走过去,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再给你一次回答的机会,洗还是不洗?」
陆明明用眼角的余光扫了她一眼,咦……老姐啥时候换上睡衣了?这分体式
睡衣从来没见她穿过,针是不戳啊,上衣就系了一个扣子,衣缝里隐约可见鼓鼓
的胸脯,衣襟敞开的有点大,露出了里面的肚脐跟一截雪白的肌肤,下面睡裙的
裙摆非常短,遮不住两条粉嫩光洁的细腿……
他立马打了一个激灵,迅速改口道:「好的,我这就去洗!」
可他刚站起来又坐了回去,吞吞吐吐地问陆媛媛:「还是说……像以前……
那样吗?」
陆媛媛点了点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陆明明高兴的跳了起来:「那我可以随便摸了?」
陆媛媛的脸突然红了,抬腿照着他小腿就踢了一脚:「想什么呢……就只准
摸一下,干不干?不干拉倒!」
「干干,我干!」陆明明小鸡啄米般点着头,但又不放心地追加了一句,
「那时间呢……没有限定吧?」
「嗯!」陆媛媛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板着脸坐在沙发上扒拉起了手机。
陆明明欢呼一声,手机往茶几上一放,飞快地跑进厨房洗碗了。
这个平日里磨磨蹭蹭的家伙只用了五分钟,就把那水盆里泡的一大堆餐具洗
好了,真不知道洗成了啥样子,不过这都不关陆媛媛的事,只要爸妈问起来有人
承担责任就行。
陆明明搓着双手来到她身边坐下,腆着脸说道:「姐……我洗完了。」
陆媛媛放下手机,嫌弃道:「你洗手了没有?你看你,这手上还湿乎乎的……」
陆明明忙把手在自己衣服上胡乱抹了几下:「好了,你看……都干净了。」
陆媛媛很嫌弃地白他一眼,这才轻轻撩起自己的睡衣,露出一片白生生的肚
皮,「你快点,记住哈……只准用一只手,只准轻轻摸,不准使劲……」
咦,刚才睡觉把胸罩给摘了,倒是便宜这臭小子了!
陆明明自己迫不及待地把手伸了进去,一把抓住她一只软软的奶子,稍一用
力手指立刻就陷进了乳肉里。
「轻……轻点,疼呢!」陆媛媛轻呼,这混球,简直像一头饿了几年的狼,
都说不准用力了,下手还这么狠,捏的她奶子生疼生疼的。
「嗯,知道了。」陆明明赶紧放松手指,改抓为揉了起来。
陆媛媛轻咬着嘴唇,一时间有点恍惚失神。
她记不清自己跟弟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玩这种「禁忌游戏」了,老爸老妈忙
着做生意,渐渐对他们疏于管教,因此家里正处青春期的两个懵懂孩子摸索着,
突然就发现了彼此身体结构的不同,于是对异性充满了好奇。
陆明明从姐姐身上打开了探索女人神秘的一扇窗户,而陆媛媛则心安理得地
开始指使弟弟做一些自己不爱干的家务活,以及抄写作业等等。
所以昨晚当吴冰问她,为什么她的胸这么大,是不是被哪个男人给揉的,她
心里也咯噔一下——这该不会真是臭弟弟的功劳吧?
偏偏陆明明在这时候也抬头问她:「姐,你奶子长这么大,是不是因为这几
年我一直没少帮你揉?」
其实陆媛媛的奶子也不过介于C 到D-之间,远称不上什么「巨乳」,但在她
这个年龄,女生们都忙着蹿个儿,满校园几乎是一水贫瘠的A或B,能够达到C级标
准的寥寥无几,陆媛媛练舞蹈出身,格外的纤细苗条,长到这尺寸已经足以被称
作「校园波神」了。
陆媛媛捶他一拳:「我这大不大关你屁事?想摸就闭上嘴,不摸赶紧滚!哎……
差不多行了吧,你看你掌心都是汗……」
陆明明赶紧说:「没摸晚呢,我这才刚开始,都好几个月都没碰过了,咋能
这么快结束?我其实就是想告诉你,别光让我摸一只,否则将来两个奶子长的不
一样大可别怨我。」
陆媛媛心里一愣,臭小子说的似乎有点道理啊,不会真变的一大一小吧?本
来这说法是忽悠吴冰,现在搞得连她自己也有些相信了。
怎么办,关于这方面她也没经验啊!
陆明明察言观色,见她不说话了,就试探着把另一只手也伸进了她睡衣里,
依然没被拒绝,不禁喜出望外,两手一边一个,抓住了两只肥肥的小兔几。
只不过这样一来姿势有些别扭,他想了想干脆把腿跨过去,坐到了陆媛媛身
后,双手从她肋下穿过去,重新握住那对沉甸甸的奶子。
这下摸起来就舒服多了,陆明明的前胸小腹紧贴在陆媛媛的臀背上,双腿夹
着她屁股,胳膊圈着她纤细的腰,两手在她胸前一阵乱抓乱揉,越来越顺手。
陆媛媛的呼吸渐渐粗重起来,该死的,昨晚吴冰也曾经这样摸过她,但为啥
当时根本没有这种感觉?
她的身体越来越燥热,不禁开始慌乱起来,不安地看了眼门口的方向,假如
此刻老爸老妈突然回家,看到眼前这一幕怎么办?
正胡思乱想着,她突然感觉屁股后面有东西硌得慌,就扭了扭屁股,萌蠢萌
蠢地问:「你兜里装着什么东西?老是硌着我不舒服。」
陆明明把嘴凑到她耳边:「没东西,姐,你别乱动,我……我那个都硬了!」
陆媛媛这时突然反应过来了,想起一直顶着自己屁股的是啥玩意,于是条件
反射地站了起来,但是她的身体正被陆明明搂着呢,屁股刚抬起来又重重地落了
回去,反而又被那根棒子狠狠戳了一下。
「疼疼……姐你轻点啊,我差点就被你这一屁股坐断了!」陆明明抱怨道。
这句话听起来就有点杀伤力了,陆媛媛顿时羞恼交加,努力转了下身,想把
他推开。
「滚滚,占了便宜还在这里卖乖!」她捶着他胸膛叱道。
陆明明嬉皮笑脸地搂紧她的细腰:「别生气,姐你实在是太好看了,我这不
是没控制住嘛。要不……你就帮忙帮到底,给我……用手弄弄好不好?我保证不
乱动,怎么弄你说的算!」
陆媛媛瞪他一眼,抿着嘴一言不发,推开他就往楼梯上走去,走到一半时又
停下脚步,回过头看了看陆明明,嘴上终于软了下来:「你先……先上来再说,
别在客厅里乱搞,要是被爸妈回家看见,你又得挨揍……」
陆明明闻言大喜,姐姐这么说难不成就是答应了?不让在客厅乱搞,那如果
进了卧室,是不是就可以了?
陆媛媛说完转过身,感觉自己的双腿似乎都软了,刚攒的一点勇气瞬间泄了
个干干净净,踉踉跄跄总算爬上二楼,回到房间想把门关上,可陆明明已经硬生
生地挤进门了。
「你……可别太过分了!」陆媛媛躺倒在床上,把头埋进了被子里,声如蚊
蚋。
她脸上烧的滚烫,虽然知道自己跟弟弟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不正常,但她
就是无法拒绝这臭小子。
陆明明见到躺在床上把头藏的像只鸵鸟似的陆媛媛,却发了一会儿呆,他喜
欢姐姐,贪恋她的身子已经有好几年了,但是陆媛媛这丫头虽然看起来似乎是大
大咧咧、啥都不在乎的性子,可其实还一直防范都挺严密的,根本就没给过他任
何进一步的机会。
所以以前每回他想多占点便宜,就得提前准备好一些特别的手段,比方说在
陆媛媛的牛奶里加点安眠药等等,但即便是等姐姐睡熟了,他还是不敢过于放肆,
始终没有突破最后一道防线。
陆媛媛其实对此也是心知肚明,陆明明第一次给她端牛奶的时候,她就品尝
出里面味道不太对了,当时就怀疑有猫腻,果断地把奶偷偷倒掉没喝。
当时陆明明这傻瓜还以为已经给姐姐下药成功了呢,殊不知仅凭他下的那点
量连只猫都不一定能迷倒,即便陆媛媛真喝完牛奶,顶多也只是多打几个哈欠。
更好笑的却是作为受害者的陆媛媛同样也不知道对方下的药量不足,她还尽
力配合着弟弟演戏,假装药效已经发作了呢!
那天晚上在父母都睡熟之后,陆明明就偷偷起床溜进了陆媛媛的房间,先是
轻声在她耳边叫了几声「姐姐」,见陆媛媛没反应,胆子就渐渐放大了,轻手轻
脚地掀开她被子,然后……先伸手去抠她的脚心。
没错,就是抠脚心!因为大多数人如果装睡或者没有睡沉,在被人抠脚心时
都会感觉奇痒难耐,然后就忍不住会动,这样就无法再装下去了,但陆媛媛恰巧
脚心的神经并不太敏感,虽然也感觉有点痒,可咬咬牙还是强忍了过去。
陆明明这才放心了,他判断姐姐药力发作了,于是他就轻轻把她的睡衣解开
脱掉,连小裤裤也扒了下来,然后趴在她身上,抱着她的裸体乱亲乱啃一通,上
上下下都摸了个遍。
陆媛媛起初还有些慌,尤其是一些敏感部位被摸到被舔到的时候,身体无法
避免有些紧张,双腿更是夹得紧紧的,以保护住自己最要害的部位不受侵犯。
陆明明更没有经验,有些部位摸不到也不强来,只专心亲吻玩弄她裸露的奶
子屁股等地方,于是陆媛媛渐渐地放下心来,知道这小流氓色归色,下手还算是
有分寸。
这个「你以为我不知道,我以为你不知道」的禁忌游戏足足延续了一年多,
几乎每周末陆媛媛回家都要上演,直到后来老陆发觉家里的安眠药少了,陆明明
才有所收敛。
这期间他已经几乎摸遍了姐姐身体的每个部位,学会了一边抚摸她的身体一
边打手枪,然后把精液喷射在她身体上,从嘴巴到奶子,从小腹到大腿,从后背
到屁股,全都洒满过他年轻的精华,可以说两人离着姐弟乱伦,仅差捅破那薄薄
的一层膜了。
陆媛媛是有苦难言,她在这种游戏里顶多算一件道具,不能动也不能出声,
陆明明却可以肆无忌惮地在她身上乱摸,想玩哪里玩哪里,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每次她在黑暗里睁大眼睛看着弟弟的各种表演,都必须强忍着身体不能有太大反
应。
有时她实在是想不装了,要直接喊停结束这场游戏,但话到了嘴边又退缩了,
这种默契又香艳的刺激犹如一种鸦片,一旦接触到就让人欲罢不能,而同处青春
期、同样对异性懵懂而充满渴望,一直躁动着的又岂止陆明明?
她又想过干脆真把牛奶喝掉,但她还是有点不敢赌,万一陆明明没把持住,
趁她失去知觉完成「一击绝杀」,那她到时候岂不后悔都来不及?
所以她咬咬牙,还是坚持了下来。
只不过,每次当陆明明完事后回房间睡觉了,她都得重新起来清理一下残留
的痕迹,起码要用湿毛巾把身上残留的精液擦干净——陆明明这个混蛋,每次射
完只会拿卫生纸胡乱抹两下,从来就没有认真清理过,他自己倒是爽了,却给她
留下个烂摊子。
…………
陆明明把她睡衣敞开,先把两只奶子暴露出来,然后艰难地把睡衣了脱下来,
这样她上身就完全赤裸了,陆明明捧着两只乳房亲吻起来,这是他最喜欢也最熟
悉的部位了,每次含着乳头时,他都有种格外鲜甜的感觉,忍不住就会用力啜,
只可惜他再怎么用力也吸不出奶来。
趁姐姐没有反抗,把她小睡裙也扒拉下来,陆明明熟练地扳开她的一条腿,
顿时,一条湿淋淋的小裤裤出现在他眼前,本来那条真丝小布片就挺薄,在被淫
水浸湿之后更是几乎透明,他甚至能清晰可见里面花瓣的颜色跟形状。
这还是他第一次在白天打开姐姐的双腿,第一次亲眼目睹女人那里的神秘之
处,以前虽然也给她脱过内裤,而且抚摸和拨弄过花瓣,甚至还用舌头舔过,但
在黑暗中他其实啥也看不见,全靠触摸的话,根本不会留下太深刻的印象。
但是今天却不同,下午两三点天色正亮,陆媛媛腿间神秘三角地带的每一处
细节、每一根毛发都纤毫可见,伴随着散发出来的浓郁女性荷尔蒙味道,陆明明
不禁感觉有些口干舌燥了。
我想……我要上她!
陆明明咽了口唾液,伸手抚摸着姐姐的花园蜜壶,他突然觉得自己过去那么
多次半夜偷香,都像个彻头彻尾的傻子,只捡到一点别人舍弃的皮毛,却浑然忘
记了,其实眼前还有更美妙的东西已经唾手可得。
他粗暴地拉住陆媛媛内裤两边,一用力就将她的内裤扯了下来,然后就急冲
冲去脱自己的裤子。
但陆媛媛这时已经回过神来了,她发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衣服已经被陆明明扒
光了,并且那家伙正在脱裤子,他想干啥就不言而喻了,她不由得也慌乱起来,
一翻身就滚到了床另一边,拉过被子盖住了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
「不行!你不可以……」
陆明明愣住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姐姐刚才还答应的好好的,一副任自己采撷
的样子,等自己把裤子脱了,鸡巴也捋直了,又开始说不行。
「姐,你就让我插进去吧,我……我实在忍不住了!」陆明明握住自己的肉
棒上了床,半跪在陆媛媛面前,眼睛却直直地盯着被子下露出来的两条白腿,他
长这么大还没真操过女人呢,以前把姐姐迷晕了玩的时候也曾想过试试,但最终
还是没敢弄,不是因为他不懂该怎么做,而是因为书上说女孩子第一次会流很多
血,他当时有点怂,毕竟他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
陆媛媛看着他急切切的样子也有些不忍,那根直挺挺的棒子在她面前来回晃
着,都快要要戳她脸上了,但她依然坚决地摇着头。
不是姐不想给你,而是真的不能给啊!
实话实说,姐看不上咱家这一亩三分地,因为姐的未来不是这个小破县城,
姐想要财务自由,想留在燕京那种大都市,想一辈子都不为那些柴米油盐的琐事
操心,现在离着成功就差最后的一抖一哆嗦了,若是给了你,怎么去给大叔解释?
现在找一个像大叔这样的人不容易,除了有点渣,大叔其他方面都可以打满
分,可他要是不渣的话,又怎么能看上自己?
严格来说,他这种渣也不难让人接受,起码没听说他祸害完谁又抛弃了不管,
所以顶多算是花心,大叔那么帅又那么有才华,花心一点又怎么了?人不都说
「才子风流」吗?
「姐……姐?」陆明明看着眼前突然发起呆来的陆媛媛,轻声呼唤她,行还
是不行,你倒是给个痛快话啊,这么挺着鸡巴好累的!
「哦,」陆媛媛回过神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肉棒,摇着头说道,「姐现在真
不能让你那个,但是姐可以想办法,帮你……弄出来。」
那好吧,陆明明最终还是妥协了,十几年受压迫的积威,他倒是没想过对姐
姐用强。
陆媛媛轻轻揉着他的棒子,从顶端撸到根部,然后又套弄回去,谁说小女生
不懂东瀛的爱情动作片?看陆媛媛此时的动作,理论知识绝对丰富。
她突然低下头去,把弟弟的肉棒含进了嘴里,这是她小嘴的处子口秀,平生
第一次吃男性的鸡巴,没想到却不是她一直念念不忘的大叔,而是相伴十六年一
母同胞的弟弟陆明明。
「姐,要不我也给你亲一下吧?」
陆明明试探着把陆媛媛身上的被子扯开,一个光溜溜的屁股露了出来,陆媛
媛没有拒绝,反而向他身体这边挪了挪身体。
陆明明会意地弯腰趴了过去,两人身体恰好组成了一个完美的太极图,陆明
明双腿夹着陆媛媛的头,嘴里舔弄着她腿间的花蕊,陆媛媛的腿同样夹着陆明明
的头,嘴里含着他粗大的阳具。
十六年以前,他俩同处在一个子宫内的时候,大概也像这个姿势相互拥抱吧,
想不到这么多年之后,两人依然藕断丝连,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在喘息中,陆明明终于在她嘴里完成了爆浆……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