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浪也是浪】(89)

第八十九章:魄力与格局
燕京城,四环边上一栋写字楼的二十八层。
祝梅跟在稍远的身后,看着这个叫安敏之的女人,带着一个助手,在楼间到
处走动、查看,心理情绪有些莫名的复杂。
一方面,她当然很高兴终于有个人来分摊自己肩上的担子了。
最近这半年,尤其是最近两三个月,彭向明和他的工作室,以及现在已经是
两人合资持股的经纪公司的规模,都在急剧地膨胀壮大,所带来的结果就是需要
她去处理的事务,渐渐多到让她自觉难荷重负的程度。
虽然且忙碌且欢喜,她也深知自己越是忙,越是意味着事业的飞速成长,但
是在此之前,她并没有预计到自己的事业会有如此的突飞猛进,因此当初自以为
已经做足了的功课,做满了的思想和能力储备,渐觉有些不敷使用了。
说到底她也只是个中等经济公司跳槽出来的低层员工,很多东西即便是努力
摸索揣摩,也根本无法想象大公司是如何运营的。
所以她是一边兴奋着一边又有点心慌。
大张旗鼓地招聘,同时还要顺势挖人,来充实经纪公司的骨架,但依然挡不
住那种来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之后的茫然与失措。
她当然希望能来个有能力的人,来分担自己繁重的各种事务。
但从另一方面说,她却又深知,担子越重,就意味着权力越大,同时也意味
着跟彭向明的关系更亲近,更能得到他的信任,一旦真来个能力很强的人,自己
的地位随时都有可能会受到威胁。
只是她却仍是真没想到,来的这个人会是安敏之。
而且一来就直接空降为马里亚纳的执行总裁,很明显,这是要替彭向明执掌
他手里的半壁江山了。
外人或许不知道,但跟了彭向明这么久,祝梅心里还是很有数的,对于彭向
明来说,他做音乐,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挣钱。
挣了钱干嘛?
不是去享受,而是要拿来拍电影的。
所以尽管这家名叫马里亚纳的电影公司刚刚草创,但是,对彭向明相当熟悉
的祝梅,却已能隐约窥知他的心意了。
在他心里的规划中,这家电影公司恐怕是他未来旗下所有事业的核心支柱了。
无论是音乐公司还是娱乐经纪公司,都是要往后排的。
如果是从外面招个职业经理人,或者干脆让赵建元过来管这家电影公司,祝
梅都会很高兴,可偏偏这个人……是安敏之。
虽然此前接触不多,只知道她是某家影视公司的高管,自身也相当有导演功
底,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跟彭向明肯定是有一腿的。
只是不知道感情深浅罢了。
但后来,自从带人去参加《青春无悔》的试镜开始,接触渐多了起来,尤其
是从昨天开始,她忙完了《青春无悔》的杀青,把所有拍摄素材直接封存,马上
就转入接手这边的工作,一接触之下,祝梅就敏锐地发现,这个女人论思路敏锐
直接,论经验实战丰富,各方面都稳稳的在自己之上。
更难得的是她做起事情来雷厉风行,极为果决。
对于她的空降,祝梅几乎毫无反抗之力,连最基本的表达下隐约的担忧之类
的小话,都完全不敢说,因为她很清楚,这女人恐怕是自己认识彭向明以来,跟
他上床次数最多的一位。
虽然自己也同样跟彭向明睡过,可祝梅却从未把自己当成彭向明的女人,因
此她也就不觉得自己说什么,能比得上安敏之的枕头风了。
而且事实上,陪着她到处看楼层的这一天多,她做事情的果断风格,判断的
精细和准确,还有那种祝梅几乎不可能、也不敢有的决断,也是隐约让她心生佩
服的——暂时压根儿就挑不出什么毛病。
所以就只能好好地配合了。
身前不远处,物业管理公司经理正殷勤地介绍着,安敏之则站到巨大的落地
窗前,极目远眺——她个子不算太高,但身材很好,线条笔直,一件深灰色的大
衣,收出纤细的腰肢,也衬出了笔直瘦削的小腿,头发盘起来,身姿绰约,气势
强大,这正是一个女人、一个职场女性,最强大最动人的年纪。
「一天四万?」
她忽然回身,打断了物业经理的话。
那物业经理赶紧道:「是!一共是5208平,每平方每天的价格是八块钱,您
如果是整租的话,我能给您压到四万块一天。」
祝梅咳嗽了一声,低声提醒说:「其实这个是作为备选的,因为有点超标了,
老板曾说过,控制在三四千平就够用了。」
安敏之缓缓点头,忽然说:「价格太高!你这里空置了两个多月了是吧?这
个位角,没那么热门对吧?」
物业经理呵呵笑了笑,既不得罪也不承认:「倒也不是,我们的写字楼其实
不愁租的,只不过这位祝经理来的时候说,贵公司是准备整租,而且有可能会长
租,所以才一直都给您留着这个整层,没往外租。」
安敏之笑了笑,说:「太贵!降到每天三万,物业费给我打个八折吧!」
物业经理笑笑,摇头,「那不可能的!」
安敏之说:「我跟你签十年。」
「呃……这个……价格太低了,我们……」
「签十五年,每天三万,物业费给我打六折!另外,马上要过年了,很多事
情都做不起来,我要两个月装修期!」
她没等对方回话,抬起手腕看看表,已经继续说:「可以接受的话,你就跟
我的助理继续谈一下细节!」说完抬头看向祝梅,「走吧,其它的先不看了,今
天要是谈不妥这个,明天再继续看。」
祝梅还在一脸的懵。
彭向明明明交代的是三四千平就够用了,换了她,是绝不敢不请示一下彭向
明,就自个儿拿主意跟人谈的——这可是五千多平!
一旦谈成了,签了合同,那些空置的面积,也是要每天都花钱的!
「哦,好,安总请。」祝梅点点头,她当然不会傻到当面质疑安敏之的决定。
对方追上来,「安总,三万真的太低了,三万五行不行?您签十五年,我给
您按三万五,物业费我也可以做主给您打到八折!」
但跟在安敏之身后,从头到尾几乎没怎么发话的那个叫程一规的人,却忽然
伸出手,拦下了那物业经理,说:「还是咱们谈吧!」
物业经理看着安敏之带着祝梅一路走向电梯,神情有些纠结。
祝梅甚至还回头看了一眼,临走开之前,她听到的最后一段话是,那个物业
经理似乎在吐槽,「你们安总给的这个报价太让人难受了,这样我们就完全没有
利润了,连管理费都出不来。」
而程一规说:「长租!十五年呢!另外,你们的空置率太高了……」
进到电梯里,安敏之掏出手机,祝梅就站在旁边的角落里,还试图想劝一下,
尽自己的职责,「安总,老板说过的,有三四千平就够用了,您要是……」
安敏之冲她点了点头,做出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很快电话接通,她说:
「我!刚才我看了一个楼面,面积稍微超标,五千二百平,但价格砍下来之后,
我觉得不贵,就做主跟他们谈了。」
电话里传出来一个声音,「嗯,行,你拿主意。」
「好!挂了!」
电话挂断,祝梅哑口无言。
这怎么比?
她已经算是最受彭向明信任的人了,甚至在很多事情上都可以直接替他拿主
意,就算偶有失策,彭向明也并不会责怪她。
但问题是,像这么大的事情,她是真不敢自己拿主意的。
偏偏安敏之就是敢。
当天晚些时候,程一规把合同谈妥了。
双方签约十五年,并用这份长约,和最终压到三百万的违约押金,换来了整
层每个月90万、季付,且物业费管理费七折的优惠条件。
同时,因为马上就面临过年,对方最终同意给出超长的装修期,45天。
第二天上午,在赶去参加春晚排练之前,彭向明特意过来,跟物业公司方面
签订了合同——安敏之在原公司的职务尚未脱离,目前只能由马里亚纳的实际控
制人彭向明过来签字。
于是,他名下的三家公司就算是有个新家了。
等合约签完了,打发物业公司经理走人,安敏之才带着彭向明到处看,一处
一处指给他,「这一片,加个隔断,但这一片办公区都完全可以保留,不用再装
修了,装修费会省不少,你来看这里……」
她把彭向明带到楼层的西南角,指了指,说:「在这里,我计划拿出三四百
平,就这一片,做成一个休闲吧,你在影视圈、音乐圈的朋友,都可以到这里来
坐坐,喝杯茶、喝点酒、或者咖啡之类的。公司自己人当然也可以过来休息下,
这里看似是多余的,既要多掏租金,又要花钱装修,但是相信我,它会很有利于
公司的管理,也有助于形成一个以你为中心的小圈子。」
「人脉,这个东西无影无形,但作用很大的,很可能只是因为某个人到你这
里来喝了杯酒,你们间就有了交集。」
彭向明失笑,「行,都按你说的办,既然说了交给你,那我就完全放心。不
过……我自己不是太喜欢这种交际啊!」
安敏之笑笑:「如果这家公司需要你整天站出来交际,那咱们离倒闭就没几
天了。只要你在这里撑着就行了!不然的话,要经纪人和我们这种经理人干什么?」
彭向明缓缓点头,似乎是恍然有所悟。
而跟在两人身后的祝梅,则是忍不住再一次的目瞪口呆。
因为这种话……同样是她绝对不敢说的。
…………
燕京音乐学院。
东三楼的阶梯大教室里,一位五十多岁的教授站正在讲台上讲课,台下坐了
大约数百名学生。
这人叫齐雨田,是燕京音乐学院的一位教授,同时也是网上非常有名的自由
音乐创作人,近些年影视圈里好几部大火影视剧的插曲和主题曲就是他写的,还
获得了去年长城奖最佳影视剧主题曲大奖。
他在成名后没有离开音乐学院,关系档案依然保留在学校里,所以仍然算是
在职教授,只不过他已经很久没给本科生开过课了,若被称做名誉教授反倒更合
适一些,学院方面大概出于提高知名度方面考虑,也默许了他这样挂名。
但齐雨田每年都会出来上一堂公开课,这可是不花钱提升逼格的大好机会,
刷一刷在学生中的知名度可谓一本万利,里面保不准就有他潜在的「大客户」。
齐雨田在台上侃侃而谈,但看向台下学生的目光里,还是多了一丝不易察觉
的失望——直到最后,他期待的那个女孩也没来。
这次上课的时间的确有些尴尬,上学期末考试考完,整个学期算是已经结束
了,大部分外地的学生已经放假回家了,只剩下一些燕京本地的学生,还有一部
分不打算回家或者没买到车票的同学。
但他知道那个女孩的家应该就在燕京,所以她应该没有理由不到场的。
虽然大家其实都知道,一堂临时增加的、不知所云的公开课,即便认真去听,
八成也不会有太大收获,所以即便是到场的这些人,也未必会有多用心地听讲。
但他们只要能来,还是尽量会来听一听的,这可是齐雨田的讲座啊,对于音
乐学院的学生来说,几乎是他们能接触到最大牌的音乐人了,即便只是来混个脸
熟,甚至只是让对方看一看或者听一听自己的名字,都心满意足了。
抬手看了看手表,齐雨田点点头:「好了,以上就是我对当下流行音乐的一
点认知,现在还有五六分钟的时间,大家可以讨论一下我刚才所讲的内容,有疑
问的同学可以举手提问。」
很快有个男同学举起了手:「老师,我想问一下,对于创作一首好歌,到底
是一瞬间的灵感重要,还是扎实的乐理基础知识重要?」
齐雨田微笑着点了点头:「很好,这位同学看来脑子里常有灵光闪现啊,是
不是却总始终捕捉不到?」
男同学挠挠头笑了,承认道:「对,有时候感觉就是这样,旋律有时候感觉
就在耳边了,可就是无法把握住,如果勉强记录下来,却总感觉没想象中的好。」
齐雨田点头示意他坐下:「这其实是新手常见的通病,眼高手低。怎么说呢?
你的灵感其实来自你音乐素养的积累,不要以为不懂五线谱仅凭灵感就能写出一
首好歌来,这是天方夜谭。即便是我,如果灵感来了,要把它转化为成熟的作品,
也至少需要花上一天的时间,一点一点去修改琢磨。」
这时候,前排的一名女生突然站了起来,同时举起了手:「老师,老师!」
齐雨田抬手示意:「这位女同学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女生闻言十分欣喜,微笑着对齐雨田欠身鞠了一躬:「齐老师您好,我叫赵
明芳,2013级民族音乐系的。我听说彭向明老师当初创作那首《囚鸟》只用了不
到二十分钟,这是不是说明,彭老师的音乐素养极其成熟?」
齐雨田皱了皱眉毛,这半年来,他最不喜欢听到的名字就是彭向明了,一个
毛头小子居然金琵琶奖上出尽了风头,直接导致他颗粒无收。
更让他上火的是那首《囚鸟》,本来他给人写了一首还算不错的歌曲,名字
正好叫《笼中鸟》,但是胡灵灵这么一发布,顿时让他觉得这名字不香了。
于是他考虑再三更名为《折翼的天使》,结果发布时又撞上了《隐形的翅膀》,
最后结果可想而知。
但是老家伙非但不去反思自己技不如人,反而觉得就是彭向明挡了自己的路,
如果没有彭向明的《囚鸟》,那么一切荣誉都应该是自己的《笼中鸟》。
「这个问题其实我也很想知道,毕竟我们当时都不在现场,彭向明那首歌究
竟是怎么创作出来的,恐怕只有当事人才清楚。」
顿了顿,他示意赵明芳坐下,又接着说,「我不是怀疑其真实性,但就我自
己的观点是,即便这件事是真的,也不具有普遍性,很多人自称所谓的现场写歌,
其实不过是旧瓶装新酒,就是用以前谱好的曲配上新写的词,要想在这么短时间
内完成一首高质量完整歌曲,基本上都是骗人的。」
说到这,他又笑了,开玩笑道,「不信的话你让彭向明现在过来,咱们随便
给他出个题目,同样限定半个小时,要是写出来我就承认他牛逼!」
于是哄堂大笑,当然也有不少人对此并不以为然,比方说刚坐下的赵明芳,
但她并没有继续追问,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期待下次再见面,大家都能到场,来继续讨论这
个问题……对了,我记得上次讲座前排有位个头很高的女同学,今天怎么没来?
是不是我讲的不够精彩?」
结束前,齐雨田到底还是没忍住,半是询问半是调侃地问了一句。
赵明芳突然灵光一闪,脱口而出:「我知道,您说的大概是周舜卿吧?她最
近刚发行了一张新专辑,现在大概正忙呢。」
出新专辑了?齐雨田一愣,大学还没毕业就有能力出专辑,那个女生果然不
是普通人啊!
而且她的名字叫周舜卿……同样也姓周,看来自己猜想的八成没错……
…………
音乐学院博士生宿舍位于人工湖的东南角,因为距离教学楼太远,不为博士
们所喜,他们宁可去挤硕士生宿舍也不愿住在这边。
但是教授们却很喜欢这里,因为周围有一大片竹林,环境优雅静谧,齐雨田
也特意在此申请了一间作为自己的创作室。
他刚吃过饭回来,走到沙发前,泡上一壶茶,然后坐好,拿起手机打开了天
天音乐。
不用刻意去找,天天音乐首页推荐的新专辑列表里就有周舜卿和她的首张专
辑《听海》。
点进去……没错,就是这个女孩!
几个月前,当他在教室第一眼看到周舜卿时,就被她惊艳到了。
这不禁让他想起了二十四年前,也有这么一个美丽、高挑、光芒四射的女人
闯进了他心里,那个女人叫周玉华,同样是还没毕业,就已经成为歌坛冉冉升起
的新星了。
但他那时不过是音乐学院一名默默无闻的青年讲师,而当他花了十天工夫写
出来一首歌,兴冲冲拿过去送给自己心中女神时,对方只是淡淡说了句「谢谢」,
然后随手就放在了一旁。
以后的日子里,他努力学习、创作,一步步成长起来,终于功成名就;而女
神却在经历了结婚、生女、离婚之后,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逐渐褪去了明星
光环……
就在他自认有能力在女神面前挺直腰杆的时候,周玉华正式宣布:告别歌坛!
怎么……会这样?这成了齐雨田心中永远的遗憾。
他本以为今生无法弥补了,可就在这时候,这个学期,他遇见了周舜卿,只
看到她第一眼,他就几乎猜中了对方的身份——一如昔日的周玉华,却更年轻、
更漂亮,更有天赋。
当然,也更加难以靠近。
周玉华的女儿,怎么可能缺少唱片公司签约?怎么可能收不到好的作品?
但他还是很有信心,因为他听完了周舜卿的这张新专辑《听海》。
实话实说,这些歌写的都是些啥玩意儿啊,除了主打歌还算能打之外,其他
的有一首算一首,简直是在浪费周舜卿的天赋!
写歌的那些老古董早踏马该退休了!
他随手点开几首,他不屑地哼了一声,突然想起那首主打歌《听海》,于是又把屏幕划回去,
在顶部点了进去。
《听海》
作曲:彭向明
作词:彭向明
编曲:彭向明
监制:彭向明
…………
齐雨田狠狠的一拳砸在了茶几上,像是遗失了最宝贵的东西。
「笃、笃、笃——」
有人敲门。
齐雨田揉了揉脸,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走过去开门。
对于这时间有人来访,他一点都不惊奇,甚至可以说他在学校宿舍里留了这
么一间房子,目的就是为此。
这么费心地种韭菜,总得给韭菜们个上进的机会吧?
「齐老师您好!」门外站着的果不其然,是个漂亮姑娘,而且还有点眼熟。
「你叫……赵明芳对吧?」齐雨田认出她就是下午那个提问题的女同学,幸
亏时间过去没多久,他还记得对方的名字。
「对对对,」赵明芳欣喜万分,连连点头,「我是赵明芳,2013民族唱法的,
我敬仰齐老师已经很久了。」
齐雨田居然还记得她的名字,这令她心情安定了许多,起码说明在对方眼里,
自己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进来吧。」齐雨田现在的心情其实并不好,本打算拒绝她的,但一眼看到
她身上浅粉色毛衣勾勒出来柔美的曲线,心里不由一动,还是拉开了门。
「谢谢齐老师。」赵明芳客套着,略微有点忐忑不安地小步走了进来。
齐雨田关好门,目光扫过她被绷的紧紧的腰臀曲线,从破洞牛仔裤的窟窿里
透过去,雪白的大腿格外诱人,他的喉结不禁动了动。
这女人……虽然不是那种顶级的漂亮,但也十分的养眼耐看,长着一张很古
典的鹅蛋美人脸,雪白水嫩的,皮肤真好,虽说长得矮了点,但身材的比例却很
好,而且她今天穿的还是那种大窟窿的破洞牛仔裤,跟上次周舜卿穿的是同款。
赵明芳心里怦怦跳的厉害,她这一趟是有备而来的,刚签的经纪人给她出了
一个不知道靠不靠谱的主意,在她的手袋里安装了一个针孔摄像头,要是能抓住
姓齐的一点把柄,那就足够她受用了。
这让她不禁有点动心,如果按正常来,姓齐的未必能看上她,她也掏不起对
方的要价,所以剑走边锋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反正这老东西也不是什么好货,学校里很多人都知道,这位虽然看起来道貌
岸然,实际上却贪财又好色,只是碍于他的名气不敢明说,可私底下的传闻却从
来没断过。
可惜了,要是换成彭向明就好了,上次因为没经验,她白白错过了一次大好
机会,现在人家已经一飞冲天,再不是她能惦记的了,后来她发的几条短信都石
沉大海了。
齐雨田取出茶杯,给她倒上一杯茶。
「谢谢老师!」
「你今年大四……毕业定好去哪儿了?」
「定好了,我签了一家新成立的、叫明洲娱乐的经济公司,不知道老师有没
有听说?」
「明洲娱乐?」齐雨田略微一怔,这个名字有点陌生,不过不要紧,这个圈
子里有太多这种不起眼的小公司了,尤其是新成立的,往往都没有什么根基,也
因此格外舍得砸钱。
对于他这种偏重于给人写歌的创 还是中小型唱片公司好谈,即便能多拿到一个点的分成,可能就会增加几万
十几万的收入。
「您大概不认识我们康总,他以前是投资影视拍摄方面的。」
「哦,康总啊,听说过听说过……」
一顿寒暄,之后终于进入正题,赵明芳从兜里摸出一个U盘,递了过去。
「齐老师,这是我以前唱的几首歌,您要是方便的话能否给听一下,我觉得
有些地方……」
齐雨田接过U盘掂量了一下,在手里把玩了起来,几乎每个来访的女生都会带
来这么个东东,毫不夸张的说,他床头柜一抽屉里装的全是这玩意儿,而他几乎
就没认真听过。
搞啥子事情伐?都这么大人了还这么天真,真把自己当成千里马,过来碰运
气找伯乐了?
所有想不花代价就带走作品的人,都特么是耍流氓!
当然了,有钱的可以砸钱,没钱的自然也有其他捷径,他齐雨田教授还是很
好说话的。
这位……赵明芳是吧,你走运了,齐大爷今天不爽,不要钱,就想请你吃个
鸡巴!
「要不你还是直接唱给我听吧,我现在这边没有电脑,等明天怕就忘了。」
齐雨田在她旁边坐下,随手把U盘丢在了一旁。
「好……」赵明芳突然感觉有点紧张,她手心里都出汗了,好在她还记得把
手袋放在茶几上,让手袋上那个黑色搭扣对准了沙发的位置。
「月光如水漫青城,寂寥古道,瘦马引西风,刀光剑影起征程……」
这是齐雨田去年获得长城奖最佳影视剧主题曲的作品,可以说赵明芳的嗓音
清唱这个还是很有味道的。
但齐雨田此时哪还顾得上欣赏?他悄悄伸出手,一把搂住了赵明芳的腰。
「齐……齐老师……」赵明芳仿佛被吓了一跳,想站起来似乎又不敢,说话
也变得有些结巴起来了,「别……别这样……等我……先唱完好不好?」
「你唱你的,我又没拦着你。」齐雨田毫不客气,直接撩开她的毛衣把手伸
了进去,这种欲拒还迎的小姑娘他见多了,还没碰见哪个是心里真不愿意的呢!
这还怎么唱?
赵明芳软倒在齐雨田的怀里,张了张嘴却连一个字也唱不出来了。
她毛衣下面的胸罩已经被推了上去,娇嫩的乳头在接触到毛衣时一摩擦,感
觉瞬间仿佛产生了一种电流,紧接着整个胸部都跟着痒了起来。
齐雨田轻轻揉着她的奶子,乳肉很软很滑,虽然不算大,但扣在掌心恰好盈
盈一握,令人爱不释手。
「齐……齐老师……」赵明芳轻轻哆嗦着,她其实并没有完全做好准备,只
是在经纪人蛊惑与打气下才聚起了一点勇气,但这位假冯河在遇见真虎的一刹那,
瞬间就把这点勇气丢了个精光。
「嗯……别紧张,你唱的不错。」齐雨田随口应着,又伸手去解她牛仔裤腰
带。
「我……我……」赵明芳有点措手不及,她不是没经历过男人,可这老东西
怎么这么急色啊,上来摸完奶子就开始扒裤子,一点缓冲都不给。
齐雨田解开了她的腰带,把她放倒躺在沙发上,然后扯着她的裤腰就往下撸,
但是牛仔裤比较紧,脱起来有点费劲,在她臀部卡住了。
「老……老师,我自己来……」赵明芳脸颊绯红,事到如今,退是不可能了,
还是乖乖滴听话就范吧。
女孩抬起臀,很顺利地把牛仔裤脱了下来。
齐雨田眼前顿时一亮,她的臀腿肌肤雪白耀眼,细嫩滑腻而有光泽,抚摸上
去犹如最丝滑的缎子。
还有浑圆的两瓣臀丘,尤其是在将她的一双玉腿提起来向上翻时,呈现出一
种非常夸张的弧度,中间的丰美裹在白色蕾丝里,被内裤勒出了饱满的丘壑。
「糙!」老齐舔了舔嘴唇,伸出一根手指勾住她内裤臀后的蕾丝边,向上稍
微用力一挑就把饱满的白臀从内裤里释放了出来,顿时一蓬乌黑油亮的幽草出现
在雪白的臀间。
老齐埋头进去,哧溜溜地舔着少女美妙的花房,这个年龄的女孩似乎身体每
个部位都是甜的,而且只要轻轻触碰,就会有更多蜜汁出现。
赵明芳有点失神,这老东西太会玩了,自从一开始她的身体就没停止过颤抖,
他那根舌头就像是一把锉刀,不停地刮蹭着她腿缝间的软肉,那一下下仿佛直接
戳在她的心头,令她感觉到一种近乎溺水的窒息。
齐雨田一手扶着她的大腿,嘴里继续舔着,一手却悄然下伸,解开了自己的
腰带,然后轻轻把裤子褪了下去。
他抬起身体,在赵明芳没反应过来之前,把自己胯下那根黑黝黝的分身,对
准自己刚刚舔过的部位狠狠地捅了进去。
「啊……」赵明芳浑身颤抖的更剧烈了,可以感觉到对方肉棒的尺寸和力度,
扑哧一下就狠狠地插到了底,强大的撞击令她瞬间有种眩晕的感觉,但接下来的
抽动又将她从迷糊中拽回了现实。
「啪啪啪……」肉声迭起,水花四溢。
赵明芳一双大白腿挂在老齐的肩膀上,任由他压在身上奋力冲击自己的屁股,
她用力咬着嘴唇,感觉老家伙似乎比当初的彭向明还会玩,虽然鸡巴没那么大,
但也绝不算小,把她塞的满满的,以他的年龄有这硬度,足以称得上「老当益壮」
了。
老齐像是一头不知疲倦的公牛狠狠地耕耘着肥沃的土地,他在舒爽之余突然
又想起了周舜卿,还有周玉华,心中不免有些遗憾:要是现在胯下操的是她娘儿
俩就好了。
果然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
…………
还不到二十分钟就是兔年了,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明年再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