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远足——共享睡袋或者死于感冒……】(西洋镜系列)

我们的丰田车在宾夕法尼亚州坎伯兰县州立野生动物保护区停车场的碎石雪
地上嘎嘎作响。
那是早上8点,我和妈妈开始了一天12英里的环形徒步旅行。
我们希望这是一次孤独的旅行,毕竟流行的狩猎季节已经结束,在这么寒冷
的天气里,徒步旅行是一件疯狂的事情。
「哈!」妈妈转身对我笑着。「太棒了,不是吗?」
停车场里空无一人。当我们徒步旅行时,我们喜欢完全自由,只有我们自己,
就好像我们在荒野中一样。
妈妈从她工作的费城来接我,我们开车到哈里斯堡以西,在宾夕法尼亚州中
部的荒野徒步旅行了三天。当时正是二月中旬,气温约在零下十五度。但据预报,
会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大晴天。
我冲她咧嘴笑了笑,然后去拿我的装备。虽然只是一天的徒步旅行,但我还
是装满了一个新的大背包。因为我想看看我能否应对12英里旅程和60磅的负荷。
今年夏天我要和几个朋友一起去落基山脉,如果我不去的话,他们是不会宽恕我
的。
妈妈帮我拿着背包;她只带了一个小小的一日徒步旅行包。此外她还带了地
图、越野速食和Garmin GPS。她的衣着很好看,一件短夹克,合身的徒步休闲裤,
外面是高科技的保暖衣。
我们准备好后,她转身去找停车场外的小路。我跟在她后面,然后我们就出
发了。
我妈妈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女人。她二十岁时生下了我,当时她正在上大学。
我是她当时与她男朋友的一个「意外」,我现在叫他「爸爸。」
在当时,怀孕可能会终止她的高等教育。我还未出生就面临被流产的命运。
幸运的是,她来自一个富有的家庭,他们欢迎我来到这个世界。毫无疑问,我估
计当时有人说了一些难听的话。妈妈在生下我后,继续上她的大学,我由保姆带
大,一到年龄就被送到私立寄宿学校。
我的父亲和母亲在我出生后不久就分开了,但他们一直保持着联系,在我成
长过程中,我偶尔会见到我父亲。妈妈就读于一所医学院,毕业后成为了一名医
学博士,但她发现自己并不喜欢医疗实践,于是转而从事研究工作。她目前在费
城一家知名的医学研究机构担任高级职务。我不打算告诉你是哪一家,因为她的
照片就挂在他们的网站上。我会称她为妈妈,虽然在现实生活中我经常叫她的名
字。
但我的名字是真的,我叫大卫。
妈妈是个非常迷人的女人,尽管她快40岁了,但看上去依然很年轻。她健康,
苗条,美丽,看起来有点像莎妮娅。吐温,不过说实话,莎妮娅在长相上比她稍
胜一筹。
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经常见到妈妈。我深深地爱着她,尽管她可能更像一
个阿姨,而不是一个母亲。
妈妈有她古怪的一面。她有一种顽皮的幽默感。和许多医生一样,她把人看
作是需要维护的皮肤、骨头、肌肉和神经的袋子,就像发动机或其他工作机器一
样。因此,她对身体和身体的功能没有任何障碍——无论是小便、大便、性还是
其他什么。
我知道她以前有过男朋友,但我们徒步旅行时她是一个人,她这样单身已经
有两年了。我猜想那个叫吉姆的男人有点伤她的心。我很高兴他们分手了,我一
直都不怎么喜欢他。
一出停车场,我们就默默地走过一片光秃秃的雪地。雪是一周前落下来的,
周围一片雪白。过了这片雪地,当我们艰难地穿过树林,爬上一个缓坡时,妈妈
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她有一副动听的嗓音,声音温柔又甜美。
「跟我说说,大卫,你在想什么?」
在那个特定的时刻,我一直在想着性,所以我四处寻找一个更合适的话题。
我花了太长时间,她发现了我。
「你又在想着做爱的事了,大卫?你什么时候才能交到女朋友?」
该死的!这是真的。我没有女朋友。我已经18岁半了,不仅没有女朋友,而
且从来没有上过一个女孩。是的,直到现在我还是一个处男。这很可悲,不是吗?
更不用说有多尴尬了,因为这对我遇到的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我有很强
的性欲。除了学习,我满脑子想的都是性。然而,我就读于一所常春藤盟校。学
校没有我想要的女生,我要从哪里去寻找安慰呢?
「我在尝试,妈妈。这都是你的错,把我送进了男校。你该庆幸我没变成同
性恋。」
「如果你有这种倾向,还有时间。我不在乎,只要你开心就行了。」
我妈妈在前面带路。我把注意力集中在她的身后,看着她的屁股在徒步裤上
留下有趣的折痕。在接近山顶的地方,小路变得越来越陡峭,我们停下来歇了歇。
「我觉得你只是害羞。也许你太敏感了。」她说。
「不,妈妈。我的问题是我18岁了,但我看起来像只有15岁。像我这个年龄
的男孩,女孩就是不感兴趣。我想我可能会和14岁的女孩约会。」
「你尽管去约吧。我会到监狱里去看你的。现在我们在哪里,我得查一查。」
她拿出地图和GPS看了看,然后决定该怎么走下一段路。
我痛苦地站在那里。我来这里不是为了谈论我的性生活,或者说是缺乏性生
活。这太令人沮丧了。我被吊得像匹马。我腰部以下有很多东西可以展示。但是
你能到处展示你的商品吗?不。至少不是在宾夕法尼亚州,更不是在妈妈面前。
我父亲也从未对我表示过同情,他住在西海岸。他总是说:「你已经很幸运
了。在我成长的过程中,还没有网络色情。至少你得到了一些我那个时代没有的
东西。」
我父亲有一个非常有魅力的女朋友,我对她就像小狗一样迷恋。可那又有什
么用?该死的。
有一只松鼠在一根高高的树枝上低头看着我。他知道我是个处男。我能从他
嘲笑的小眼睛里看出来。
「走这条路,」妈妈说着,大步跨过了山脊。
在小路上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后,我们遇到了麻烦——一段刚刚倒下的树木,
挡住了沿着一条低矮山脊的我们前进的道路。
太阳升起来了,映入眼帘的是树木繁茂的小山丘,周围还有大量的积雪,尤
其是在山沟和朝北的山坡上。在我们的右边有一个斜坡,向下延伸到一个被积雪
覆盖的平坦的碗状区域,从那里有一条通向山脊小路的畅通无阻的路。
妈妈一动不动地站着,四处寻找其他的选择。我觉得很热,所以我拉开了衣
服上通风口的拉链。
我处于一种斗志昂扬的状态,因为我发现了一条路。我从右边斜坡往下走,
几秒钟就到了那块平坦的地方。我爬上了一根倒下的树干,纵身一跃,跳到了平
坦的碗状区域。
可是,我突然脚下一空,穿过薄冰,掉进了大约四英尺深的冰冷的水中。
糟糕!这是一个严重的判断失误。当我意识到这所谓的平坦的碗状区域只是
被冰雪覆盖的一个湖泊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我掉进了寒冷彻骨的湖泊里!
冰水几乎立刻浸湿了我的衣服,因为我把拉链松开了。我一生中从未感觉到
如此寒冷,我的胸部立刻麻痹了。沉重的背包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我的整个身
体瞬间都浸在了水里,包括我的头。我无法呼吸,背包压在我身上,我动弹不得。
我想我可能要死了。
几秒钟后,我身边传来一声巨响,另一个人跳进水中,双手抓住我和我的背
包,把我拉了起来。我的脸浮出水面,语无伦次。我发誓我当时就觉得冷得要死。
妈妈努力让我浮出水面,把背包提起来,这样我就可以站直了。我的脚踩到
了底。我们推开被积雪覆盖的薄冰,抓住树枝,从水里爬出来,全身湿透,因震
惊和寒冷而脸色发白。
我们两个人几乎立刻开始剧烈颤抖。
「我们必须马上把湿衣服脱下来,大卫。你带睡袋了吗?」
「带了。」我颤抖着说。
妈妈打开我的背包,手指冻得发麻,摸索着拉开拉链。
「快把衣服脱了。我希望睡袋不要太湿。」她说。
还好,睡袋没有湿。背包包得很紧,里面还是干的。我们脱下衣服,把它们
扔在地上,拉开睡袋的拉链,一起爬了进去。直到今天,我都不敢想象,如果我
没有带上那个睡袋会怎么样。
这个睡袋很紧。我和妈妈都在剧烈地颤抖。我们在睡袋里紧紧地抱在一起,
互相抚摸着对方的后背。
还好,睡袋在发挥它的作用。它的设计就是为了让你在低于零下15度的低温
下保持温暖。妈妈在我身后拉上拉链,我们的脸贴得很近,我们的脸颊擦过对方
的耳朵。当然,我们的身体相互缠绕以获得彼此的热量。无论如何,这个袋子把
我们挤在一起,就像两个沙丁鱼挤在一个非常舒适的小罐子里。
挪动身子和拉上拉链的努力让我们喘不过气来。可我还是觉得很冷。
「我们现在会没事的,大卫,」妈妈轻声说,我们俩都靠在一起发抖。「我
们需要在这里至少呆上一个小时,才能恢复体温。然后我们就可以出去了。亲爱
的,你感觉怎么样?」
「我很好。」我说,声音因寒冷而直打颤。
事实上,我很高兴我活下来了。我简直不敢相信那水的温度。但现在,随着
体温慢慢恢复,我开始放松了。放松下来后,我才意识到我正与我的母亲紧紧地
拥抱在一起,而且我们都是赤身裸体的。
我们躺在同一个睡袋里,头朝着一个缓坡,离小湖的真正岸边大约有十五英
尺。这是一个阴凉的地方,在一个沟壑的底部,是冷空气聚集的地方,所以空气
很冷,而且很安静。但袋子里一分钟比一分钟暖和起来。
我的身体机能在慢慢恢复。与此同时,我的脑子里开始想一些不应该和妈妈
在睡袋里想的事情。温暖正在滋养我的鸡巴和蛋蛋,我可以恐惧地感觉到它们在
成长。
妈妈摸了摸我的后背,又在我身上扭动了一下身子,好让自己舒服一点。这
给我的神经系统带来了一股欲望的冲击波,我的鸡巴迅速变大变硬。我的一部分
觉得这令人愉快,但更理性的部分则充满了尴尬。我能感觉到那东西变得更硬了,
尖端压着妈妈的小腹和胯部。我个子比她高。那东西是朝下的,不是朝上的,软
的时候是自然状态,但变硬以后就被卡住了,憋得很难受。
妈妈的扭动带来的摩擦,让它很快就变得非常不舒服了。
「哦,狗屎!真他妈的!」我在心里暗暗骂道。
「我知道你勃起了,大卫,」妈妈温柔地说。「不要感到尴尬。对于我们目
前的处境,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反应。你对此无能为力。」
「谢谢你,妈妈。」我感到非常尴尬。
过了一会,妈妈又说话了。「它可能感觉不舒服;你想把它移到一个更向上
的位置吗?我们要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我也不想感到不舒服。你知道,它也给
我带来了压力。」
现在妈妈提到我变硬了,我的老二——听着——迅速变成了一根粗大的钢棒。
它必须被移动,否则会非常痛苦。
「我想我需要移动它。对不起,妈妈。」
我一直在思考该怎么做,后来妈妈失去了耐心。
「嗯,让妈妈来帮你吧。」
说着,她从我背上移下一条细长的胳膊,滑到我们之间。到目前为止,这是
我性生活中最高潮的时刻。她用手指绕着它,轻轻地但坚定地往上拉,直到它靠
在她的肚子上,尖端指向上面。当然我自己也能感觉到,它很大,非常大。从我
的蛋蛋周围的阴毛丛中延伸出来,压在她的胯部,一直压到她的肚脐上。
「这样就好多了。你的阴茎很大,比你父亲的还要大,大卫。」妈妈用一种
我以前从未听到过的奇怪的声音说。
我突然意识到,也许我不是唯一一个被唤起的人。我的蛋蛋靠近她的阴道,
感觉她那里有点湿。还有我的大腿也感觉到了。
我们沉默了一段时间,我不知道有多久。鸡巴还在生长,它像以往我晨勃时
那样变得又粗又硬,贴在母亲赤裸的肚子上,而且非常的敏感。我知道我迟早会
射的,这只是时间问题。哪怕最轻微的动作都是危险的。也许妈妈也预感到了事
情的结局。毕竟,她以前有过和男人上床的经验,而我却从来没有。
她冲我扭了扭身子,她的胳膊又一次搂住了我的后背。「现在,大卫,如果
你忍不住要射精,不要感到尴尬。我会处理的。我不想让你感到不舒服。这真的
只是一个清理的问题。」
几分钟后,我仍然非常僵硬和紧张。鸡巴丝毫没有变软的迹象。我能感觉到
妈妈的心跳加快了。她呼吸的频率也快了许多。随着她呼吸的加快,她胸前的那
两团软肉也在不停地挤压着我的胸部。现在我确信我能感觉到有湿漉漉的东西从
她的胯部往下滴。预射液从我的鸡巴里大量排出,使我们的腹部和胸部的皮肤变
得非常光滑。
「你真的很大,大卫。让我测量一下你的尺寸。我可能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
了。」她说。
我保持沉默。我知道会有什么结果。我的身体紧张得无法忍受。我想知道妈
妈是否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妈妈的手又一次伸到我们中间。这次很容易,因
为有很多的预射液。
「你知道吗,大卫,你的预射液的量比大多数男人射精时的精液都要多。现
在我只想测量一下你的阴茎。」
说着,妈妈的手滑过我们的肚子,抓住了我巨大的鸡巴。她用手捞起一半,
然后抓住它,开始抽动。两次抽动之后,我有了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哦,狗屎!我要来了,妈妈。我很抱歉,」我喘着粗气说。
「别担心,大卫。想射的话就射出来。」妈妈用另一只胳膊紧紧地抱着我,
而我也用我的两只胳膊紧紧地抱着她。
然后我爆发了。
当我射出时,我本能地向她猛顶过去,我的鸡巴在她的腹部和胸部上跳动,
甚至到达了她的乳房。一股又一股浓稠的精液从我的生殖器里涌出,涌向我们之
间的空隙。她紧紧地抱着我,低声咕哝着什么,但我听不见她在说什么。我似乎
永远不会停下来。我们很快就被刺鼻的精液粘住了。妈妈似乎也有她自己的问题。
当我开始射出来时,她的手不再抽动我的鸡巴,而是移到她的胯部,开始揉搓自
己。我能感觉到她的手背贴着我的蛋蛋。她在不停地发抖。
最后,我停了下来。妈妈的手再次出现在我们之间,检查我的鸡巴,仍然很
硬。
「让我想想该怎么办,」她气喘吁吁地说。她的手在黏糊糊的精液海洋里,
现在黏糊糊的东西把我们黏在一起,像是夹在三明治里的奶油。
妈妈的手握住我的鸡巴,捏了捏。我又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一下,当最后一次
喷射在我们之间喷出时,妈妈颤抖着,呻吟着,回想起来,那可能是她经历的一
次高潮。
「我想你暂时已经射完了。我们要怎么处理这些精液,大卫?我看不见,但
我能感觉到。我们之间一定有半品脱的精液,它涂在我们身上。这里,试着把你
的手臂放在身体两侧,以免它渗漏到袋子里。」
我们只是躺在那里,各种想法在我的脑海里打转。睡袋里温暖又潮湿。对我
来说,还很色情。我们都扭动了一下身子,试图阻止精液流到袋子里面。
「洗澡比洗袋子更容易。大卫,不要为刚刚发生的事感到尴尬或羞愧。这是
一种不可避免的情况,我们的身体只是按照它设计的方式做出了反应。我一点也
不介意。你呢?」
「我也是,妈妈。」
「好吧。让我想想该怎么做。我们怎么才能尽量不弄得乱七八糟地回到车里。
嗯?」
过了一会儿,随着时间的流逝,精液涂层开始变硬,变成了有臭味的胶水。
情欲的成分减少了,我们被困在我的新睡袋里,臭烘烘的。更糟的是,偏偏在这
个时候我想尿尿了。憋得很厉害。
「我想尿尿了,妈妈。」
「我也是。伙计,我能闻到你的胺味,大卫!」妈妈停顿了一下。「对了,
我想到了一个办法,能让我们回到车里至少是半干净的。但必须尽快执行,否则
我们最终会像进入睡袋时一样被冻住。现在计划是这样的,仔细听好了:我数到
3,就立刻出去。小心别让精液流到袋子里。」
到了这个时候,我已无计可施。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做,即使这是一个奇怪的
计划。
此时已是中午时分,太阳已经升到最高点了。但我们所在的位置仍然笼罩在
阴影中,天气仍然很冷。
「一、二、三,开始!」妈妈强忍着不笑。
我们扭动着身子,胳膊放在身体两侧,试图不让黏糊糊的东西沾到袋子上。
我们十秒钟就出来了,站在那里,身上只穿了袜子。沟里没有风,所以我们有几
分钟的时间才会真正感到寒冷。
「你先来,大卫。尿给我吧。」妈妈退到一根没有雪的圆木前,小心地单膝
跪在上面,面对着我说。「快点,我开始感到冷了。」
我看着她赤裸的身体,匀称,健壮,大而挺的乳房,苗条的腰身,阴部很诱
人。她看着我,鼓励地点点头。她的身体从脖子到腹股沟都覆盖着我的干了的精
液,在寒冷中结成了硬壳。
在一片白茫茫的冰雪世界里,这样一具极具女性化的,赤裸的,又有些淫秽
色情的肉体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我按照她说的做了,像个好士兵一样,在我的鸡巴再次变硬之前指着她,把
我黄色的尿流直接喷到她的胸部,瞄准了她的乳房。她激动得浑身发抖。
「哦,太暖和了,大卫。你会喜欢的。效果也不错。」
妈妈立刻开始用湿尿擦身,她系统地从脖颈、胸部、乳房、腹部一直擦到胯
部。我注意到她擦得很干净。一团团的蒸汽在寂静的空气中升腾。这是一个美丽
的景象。她看起来非常棒。
几分钟后,我的尿就没了,但我已经朝她身上尿了足足有两品脱。尿液从她
身上流下来,弄湿了她周围的地面。现在,当我滴着余尿停下来的时候,她拿起
一小把雪,使劲地擦着自己,以清除尿液,或者说大部分的尿液。不一会儿,她
就完事了。她转过身来,眨了眨眼睛看着我。
「效果还不错。现在轮到你了。」
「我一定要这么做吗?」
「是的。你总不能带着满身都是臭气熏天的精子走回车上吧。站着别动,跪
下来。」
我双膝跪在妈妈面前。她稍微向后仰了一下,把手指放在她漂亮的阴唇之间,
拉开阴唇,把最私密的部位暴露给了我。我惊讶地看着她的私处,在她粉红湿润
的嫩肉之间有一个小孔突然张开了,一股透明的液体喷了出来。
妈妈给了我和我给她一样好的东西。一股巨大的尿流打在我的肚子上。它是
如此的温暖和放松。
「这是我能尿到的最高高度了。你得用手把它弄上去。快点!」
我照她说的做了,把妈妈的尿擦在我的胸口和肚子上,然后顺着我的腹部往
下,冲洗掉我鸡巴和蛋蛋上的精液。我的鸡巴似乎喜欢这个过程,开始满怀希望
地振作起来。妈妈聚精会神地看着,尽可能地引导着尿流。她的神情似乎很兴奋,
眼里闪着光。然后她停了下来,余下的尿流顺着她的腿往下淌。
「现在该用雪擦了。」她说。
我做了她做过的事。扼杀了那性感的瞬间。但它确实起作用了。雪在我湿透
的皮肤上很容易融化,我弄掉了身上的积雪。精液外壳完全消失了。
「很好,」妈妈说,「现在我们赶紧穿上衣服,然后尽快回到车里去。对不
起,大卫,一开始肯定会很冷的。」
「好吧。」我说。
我走到我的衣服前,想把它们捡起来穿上。然而它们都冻住了!
「见鬼!」妈妈骂道。「真他妈的见鬼!」
她很少说脏话。她的也冻得结结实实的。我们真的无法穿上它们。我的手套
破了,像石膏板一样啪的一声折断了。现在我们又开始觉得冷了。
「我们得把它们放在睡袋里解冻。这会很冷很不舒服,但没有别的办法了。
来吧,大卫,帮我把它们塞进去。」
我们疯狂地把被冻住的内衣、裤子,事实上,除了外套和靴子,所有东西都
塞进了睡袋里。大多数都塞到了底部,有些我们试着安排在旁边。然后我们痛苦
地重新爬回袋子里。这比以前挤得更紧了。
天气很冷,非常冷。我们的脚踩在底部被冻住的衣服上很痛。可又有什么办
法呢?我们只能是躺在那里,面对面,像先前一样拥抱在一起,等着袋子被慢慢
加热。
刚开始的一个小时很痛苦,但至少我们还有充足的阳光。
渐渐地,我们的身体暖和起来了,我们能感觉到周围的衣服都解冻了。你猜
怎么着,我的鸡巴又开始硬起来了。
现在,在我们目前的情况下,妈妈和我一样了解我老二的状况。它又一次指
向她的胯部之间。在我们瑟瑟发抖的时候,它足够无害。但是慢慢地,非常缓慢
地,它恢复了生机。这太糟糕了。
我保持沉默,等着她说点什么。她叹了口气,扭动了一下身子,左右摆动着,
这使情况更糟了。但她什么也没说,让它继续生长。
又过了五分钟,它变得非常坚硬,感觉很不舒服。这一次,妈的,就像是色
情电影《土拨鼠之日》里的情形。
「大卫。」
「对不起,妈妈。」
「我知道你忍不住。但是大卫,我不想再把睡袋弄得一团糟了。我们刚刚好
不容易清理过了。让我想想有什么办法。」
妈妈是个伟大的思想家。她冷静而又睿智,似乎无论处于何种困境,她都有
办法应对。
「好吧,我有个计划。」
「怎么做,妈妈?」
「我告诉你,这只是一个紧急情况。在此期间,你能想点别的吗?无论是运
动还是别的什么。我要重新定位你的阴茎,因为它变得很不舒服。我必须这么做。
尽量不要射出来,好吗?」
「我……我会尽力的。」
我是认真的。在我的腰部以下,我想再去找妈妈。腰部以上,我想回到车上,
回到酒店。
妈妈的手又一次滑下来,轻轻地抓住我的鸡巴,移动它,这样它又一次压在
妈妈的肚子上,紧贴着她。我试着保持安静,想着超级碗。但效果不太好。我的
鸡巴又硬如钢铁了。这真的很荒谬。问题是,就像妈妈能感觉到我一样,我也能
感觉到她。她的裆部很潮湿。大腿上有湿气。更糟糕的是,我的阴茎在我们的肚
子之间开始滴漏。它可能随时会再次爆发,把事情搞得一团糟。
「哦,看在上帝的份上,」妈妈无可奈何地说。「我们真的只是身体的奴隶。」
她说着,一只手伸到我背后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滑下来抓住我鸡巴的根部。
她的动作很流畅,她把下身贴到我的身体刚刚够得着的地方,引导我处于性奋状
态的鸡巴进入她湿透的阴部。然后她放开我的肩膀,扭动身子,让我的鸡巴钻进
她的身体。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大卫。」妈妈叹息着说。「现在,你要老老实实待在
里面,直到它变软为止。尽量不要动,更不能射出来。」
我感觉棒极了。我美丽性感的妈妈就这样让我插入了,这简直难以置信。现
在,我肿胀的勃起有了一个舒服的窝,它躺在我曾经出来的通道里,不再憋得难
受。
那一刻,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根本没有意识到那代表着什么。我就像一尊
雕像,一动不动,尽量做到像她要求的那样不射出来。我希望这一刻能持续多久
就持续多久。
妈妈长长地叹了口气,因为我在她里面,一个巨大的勃起撑开了她本来是收
紧的阴道。她需要适应新的入侵者,这让她有点挣扎。
「大卫,你的阴茎太大了,它的尖端抵住了我的子宫颈,感觉我的内脏都要
被刺穿了。」她用医生的语言说着脏话。
这一点帮助都没有。
「现在怎么办,妈妈?」尽管我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你可以让它不动吗?我想这恐怕很难。在目前的情况下,唯一的解决办法
恐怕就是让你尽快射出来。我会把你的精液留在我的阴道里,直到我们从袋子里
爬出去。然后我们穿上暖和潮湿的衣服,回到车上。」她说。
我就躺在那里,鸡巴深插在我妈妈的阴道里。她里面很湿,很滑,很温暖,
非常的柔软。我的大脑在性爱的狂喜中爆炸。她的阴部太湿了,我只要稍一抽动,
就可以听到叽咕叽咕的水声。这肯定不只是我阴茎的预射液,还有她自己的阴道
汁液。我多么希望这一刻能一直持续下去。
又过了一会儿,可能有十分钟,甚至更久。我发誓我一直很老实地呆着,反
而是她在不停地扭动。
妈妈像蛇一样缠在我身上,她的扭动虽然不是很剧烈,但却一直没有停止过。
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她的阴道肌肉在吮吸着我的鸡巴。
「哦,这太难了。」妈妈的语气十分无奈。「我本以为我一把你插进我的身
体,你就会射精。怎么了,大卫?你能不能快点……呃,射出来?我们不能一整
天呆在这儿。」
「是你让我不要射出来的,妈妈。」
「那是A计划。现在是B计划。如果你真的射不出来,就从我里面退出来,从
袋子里爬出去。但你退出时不要射出来,否则你会搞得一团糟。好吗?」
「我可能很难做到这一点,妈妈。你能帮我射出来吗?」
「大卫!哦,我就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带着一声被压抑的快乐的呻吟,
妈妈开始在我的鸡巴上扭动。之前是隐秘的,而现在她完全公开了。
我全身都着火了。鸡巴上传来一阵阵的快感,这让我意识到我是在和妈妈性
交。
「别只待在里面不动。插入我的身体,大卫。用你的鸡巴插我,想怎么插就
怎么插。你已经是一个男人了,应该知道怎么弄。」她说。
于是我照做了。我轻轻地抽出,然后又迅速地插入。她一边呻吟一边不停地
挺动着下身,迎合着我的抽插。
几个小时前我还无法想象的事,现在却真的发生了。我美丽性感的妈妈竟然
主动挺起下身,配合着我,在跟我做母子不应该做的事情。这种情形我做梦也想
不到。
这一刻,妈妈唯一想要的就是让我尽快射出来,把精液留在她的阴道里。然
后,我和她可以安全无害地从睡袋里出来。
我知道妈妈的意图。我假意配合她,但暗地里却拼命地强忍住射精的冲动。
她的动作越来越快,呻吟声和喘息声此起彼伏。
我咬牙坚持着,希望鸡巴在我妈妈的阴道里尽可能待的时间长一点。因为我
知道,过了今天我就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但妈妈的娇躯扭动得越来越快了,她不停地娇喘着,她的阴道就像是她的另
一张嘴,里面的肌肉不停地抽搐着,收紧着,像是在吸吮着我的鸡巴。
我承认我和妈妈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我只坚持了不到十分钟,就感觉
到一股灼热的熔岩从我的肉柱里上升,再上升。
「我要来了,妈妈。」我用力地抱紧了她,鸡巴头死死地顶在她的子宫颈上。
妈妈颤抖着,呻吟着,我知道她也达到了高潮。就在她这么做的时候,一股
炽热的精液从我的鸡巴里射了出来,射进了妈妈的阴道。我一次又一次地颤抖,
因为射精的痉挛占据了我的整个身体。妈妈紧紧地搂着我,双腿用力地夹住我。
她不停地挺着屁股。我不知道这持续了多长时间,但我一直不断地插入她,直到
我的鸡巴逐渐变软为止。我太爽了。我们紧紧地缠绕在一起,我能感觉到妈妈的
阴道还在咬着我的鸡巴。
「我不想让它漏出去,所以这是唯一的办法,我们没有别的选择。」
「是的,妈妈。我知道,我们必须保持睡袋的清洁。」
「大卫,虽然这是不对的,但我还是要谢谢你。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做过
了,我也是人。我承认你的鸡巴插得我很爽,我完全沉浸在其中。现在,木已成
舟。你不会说出去吧?」
「不会,我保证。」我说。「但这是禁忌的,对吗?」
「是的,当然。母亲和儿子,这是乱伦的禁忌行为。」妈妈的声音里透着无
奈。「但我们别无选择。」
「是的,妈妈。我们不想被冻死。」
「现在,我们马上出去,然后回家。我要先出去,你给我几件衣服。」
妈妈的屁股往上抬了一下,我的老二嗤溜一声就滑出来了。妈妈很快用手捂
着她的阴部,从睡袋里出来了。这时是下午三点左右,天还很亮,她只穿着袜子
爬了出来,一只手仍然捂着她的阴部。
「给我几件上衣就行了,大卫。」
我从包里拿出一件背心和一件羊毛衫,递给她。
「谢谢你。」
她接过衣服立刻穿上,腰部以下一丝不挂。我拿着自己的几件衣服爬了出来,
开始穿上。它们还是湿的,但却很暖和。还算不错。
妈妈站在那里,她低头看着自己的阴户,又浓又黏的精液拉出一根细丝滴落
在她两腿之间的雪地上。
「看看这个,你这个淘气的孩子,」她惊讶地说,用手分开阴唇,免得那些
肮脏的黏液流到她的大腿上。「你能帮我从包里拿些纸巾来吗?试试左边的拉链
口袋。」她说。
我很快就找到了。已经够干的了,我把它们递给了她。
「谢谢。我只是不想在裤子里夹着这个徒步旅行。」
她弯下腰,用纸巾擦了擦胯部,然后用雪洗干净。看到她收拾自己,我感到
很难过。我喜欢她满身都是我的精子。
我们穿好衣服,收拾好行李,一路疾行,回到了车上。我们几乎没有说话,
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我想这整个经历甚至削弱了我妈妈对科学的超然
态度。当我们回到车上时,她转向我,脸上带着温柔的表情。
「大卫,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你能保证吗?」
「我保证。但是有一件事,妈妈。我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看你了。这是不可
能的。」
「我知道。我也一样。我们抓紧时间赶路。我想你一定饿了。」
她轻轻地吻了我的嘴唇,然后我们就出发了。
当妈妈把我们的车倒出来,朝停车场出口开去时,她说话了。「你说,大卫。
我想知道,如果你和你父亲一起远足会发生什么?你知道,当他和你在睡袋里的
时候。」
「妈妈,你想都别想。」我说。
我本来还算不错的好心情,现在被妈妈的话全给搅了。我老想着那恶心的画
面,我和爸爸,天啊!那算什么?
在返回酒店的路上,妈妈一路唱着歌,看上去似乎心情很好。
天黑之前我们回到了酒店。
「啊哈,谢天谢地,我们总算平安回来了。大卫,快把湿衣服脱了,赶紧洗
个澡,然后去吃饭。」妈妈放下包裹,开始脱衣。
「我们要一起洗吗?」
「时候不早了,我们得赶时间。当然,如果你不愿意,可以等。」
「不,我愿意。」我很快就把衣服给脱光了,比她还快。
妈妈笑了。我再一次看到了她的裸体。我们一起进入浴室,互相帮对方擦身
子。我们都有意避开了对方的生殖器,但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勃起了。
「对不起,妈妈。我发誓我不是有意的。」我知道妈妈在看着它。
「这不是你可以控制的,大卫。」她轻轻握住了我的勃起。「你的阴茎真的
很大,非常大。」
「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也许是更多的性欲?」
「通常情况下是这样的。所以现在我可以理解你为什么一天到晚老想着性了。」
「我也不想这样,我一直为此而苦恼。妈妈,我会不会是一个怪胎?你说。」
「不。傻孩子,你千万不要这么想。从某种程度来说,鸡巴大其实是一件好
事。除了今天。」
「是的,今天它的表现非常糟糕,它差点闯了大祸。」
妈妈笑了。「今天确实是个意外。还好我们解决了。」
她的手一直握着我那玩意儿。她好像是在测量它的尺寸,又好像不是。她摆
弄着它,翻来覆去,把它当成了一个玩具。
「它真的很神奇,大卫。」她看着我说。「不是吗?」
「哦,妈妈。」我呻吟着说。「我想,也许我坚持不了多久了。」
「你不用坚持。现在不是在睡袋里,你可以随心所欲,哪怕是射在我身上。」
可是,在经历了那次意外以后,我不想随便浪费我的精液。「我承认,妈妈,
我可能有点得寸进尺。但是,我真的很想、很想……哦,天啊,你知道的,不是
吗?」
妈妈魅惑地看着我的眼睛。「我知道,你想说一切都回不去了,对吗?」
「哦,是的。」
「告诉我,大卫。我需要你说出来。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妈妈。我想要……操你。」我终于说了出来。
「大卫,你真是个坏孩子,是我把你宠坏了。不过,考虑到你在常春藤盟校
读书的事实,你没有成为一个同性恋者,理应得到一些奖励。」她转过身去,举
起双手放在墙上,把美丽的屁股翘了起来。
我惊讶地看着她。她撅着屁股,迷人的肉缝在我面前张开了,露出里面粉红
色的阴道嫩肉。
「哦,妈妈。你真他妈性感!」
「啪!」我重重地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我发誓这是我见过的最美丽、性
感、白嫩的屁股。我没有忍住。
妈妈惊讶地看着我。我等着她给我一个耳光。但什么也没有发生。
「啪啪!」我又拍了她两下,下手同样很重,把她的屁股都拍红了。
「哦,大卫。只有今天,你可以任意而为。从明天开始,我还是你的妈妈。
知道了吗?」
「是的,妈妈。」我并不确定。
我来到她身后,双手抱紧她的屁股,把勃起的硬物凑过去顶在那肉缝张开的
裂口处。妈妈深吸了一口气,用挑逗的眼神看着我。我很快滑了进去。妈妈已经
湿透了,张开的阴道轻而易举地吞入了我整根肉棒。
「哦,你里面真舒服,妈妈。」
「我也一样,大卫。你的鸡巴真的很大。看来十四岁的女孩并不适合你。」
「我已经找到适合我的女人了,妈妈。」
「你是在嘲讽我的阴道不够紧,是吗?对我这个年龄的女性来说,我的阴道
算是紧的了,你可以相信我!」
「妈妈,你的阴道并不宽松。我只是担心,在我经手之后,你还会不会像现
在这样紧。」
「哦,天哪!我可能会是第一个被自己儿子搞大阴道的女人。大卫,如果真
是这样,你必须对我负责。」
「我会负责的。但前提是你不能去找别的男人。」
我抱紧她的屁股,开始使劲地操她。
「我已经两年没有男人了,这你是知道的。」妈妈摇动着屁股,她腾出一只
手把我的一只手拉到她的胸部,让我抓住了她的一只乳房。
我抓着那迷人的乳肉,用手指揉捏着她的乳头。她呻吟着,发出了诱人的猫
叫声。「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男人。明天也是。」
我像着火了似的,埋在她阴道里的鸡巴飞快地抽插着,屁股使劲地挺动着,
我不停地撞击着她的屁股,鸡巴根部的蛋蛋不住地拍打着她的阴唇。
「不!大卫。这是不对的。」
我狠狠地给了她一下。「说,你是我的女人。」
「不!我是你的妈妈。」
我又给了她一记重的操。我操一下问一次,最后她说话了。「哦,啊,是的,
我是你的女人,是你鸡巴的奴隶。」
我非常高兴,开始温柔地操她。一只手揉着她的乳头,另一只手伸到下面,
捏住了她敏感的阴蒂。
「等一等,大卫。」
妈妈让我抽出鸡巴,她用浴巾擦干了身子,然后又帮我也擦干了。她拉着我
来到床边,把我推倒在床上。
她骑到我的身上,一只手扶着我的肉棒,另一只手掰开阴唇,把阴道裂口凑
到我的龟头上,然后她轻轻地坐了下去。
我做梦也想不到,我会被我美丽性感的妈妈骑在胯下。我惊讶地看着这一切,
看着我的鸡巴随着她身体的动作出现和消失。她的脸上泛着红光,眼睛半睁半闭,
丰满的乳肉在半空中弹跳着,划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
她的阴道又湿又滑,这无疑减少了对我肉棒的摩擦。我知道我可以好好享受
和妈妈性交的快乐,而不用担心太快射精。
我的手在妈妈的大腿、屁股、腹部和乳房上游走,我肆意地揉弄着她敏感的
阴蒂和乳头。虽然我只有过妈妈一个女人,但我并不缺乏经验,互联网上的性爱
视频让我学到了很多。
「哦,天啊!我要来了!」
妈妈呻吟着倒在了我的身上。我紧紧地抱着她,直到她停止了颤抖。我把她
翻到身下,用一直插在她阴道里面的鸡巴抽插着她,我用力地撞击着她,在她第
二波高潮到来时,我抽出了鸡巴。
「不,不要,别离开我。宝贝,妈妈需要你在我里面!」她呻吟着说道。
我把她再次翻转过去,让她像母狗一样地趴着,我再次进入时,她兴奋地大
叫起来。
在性欲的驱使下,我们像两只发情的野兽,理智被欲火焚烧殆尽,只剩下肉
体交合的快乐。我们不再是常人眼里的母子,一心只想着性交,交配,做爱,射
精和高潮。
「哦,妈妈,我要射了。」
「射吧,儿子,射给我,射给你的妈妈。快,给妈妈播种,让妈妈受精吧。」
妈妈疯狂地扭挺和摇动着屁股,她收紧了阴道的肌肉,又挤又吸我的鸡巴,
子宫颈不停地摩擦着我的龟头。我忍无可忍,输精管剧烈地颤抖着,一股又一股
灼热浓稠的精液喷射而出,击打在她的阴道内壁以及子宫颈上。
「大卫,我的儿子。我可以感受到你的精液在我体内。」
妈妈拥抱着我,亲吻着我。她的两条腿紧紧地缠在我身上,不让我开始变软
的鸡巴滑出她的阴道。
我们像一对情侣那样紧紧地拥抱着,抵死地缠绵着。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
但也许只是几分钟,我又硬了。
我的勃起再一次撑开了妈妈的阴道,鸡巴的尖头甚至顶开了她的子宫颈,进
入了她曾经孕育过我的子宫。
「哦,大卫。我的天哪,你又硬了。」
「是的,妈妈。我们还可以继续吗?」我问,没有急着插她。
「我还能说什么,儿子?你现在勃起了,这样出去肯定是不合适的。作为妈
妈,我有义务帮你解决,不是吗?」
我太高兴了!我很庆幸有一个爱我的妈妈,当然,我也非常非常爱她。在接
下来的一个小时里,我们尽情地享受着做爱的乐趣。我一次又一次地勃起,一次
又一次地射精,精液填满了她的阴道。最后,我们精疲力尽,饥饿难忍,才终于
结束了这场禁忌的乱伦性爱。
「现在我们可以去吃饭了吗?我的肚子已经饱了,可胃里还是空的。」妈妈
摸着她微微鼓起的肚子说。
我得意的笑了。「哦,妈妈。我觉得我浑身上下全都空了,我可以吃下一头
牛。」
我摇了摇变软的鸡巴,又把软塌塌的阴囊托起给她看。她笑着掰开阴唇,让
我看她流着黏糊糊精液的阴道。「看看吧,你射了多少!你就像一头发情的奶牛。」
是的,我看到了。我的精液正从我美丽性感的妈妈的阴道里流出来。现在,
我终于可以自豪地说,我已经不再是他妈的处男了。
-结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