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名叫小红的少女】(全)


未出口的话语,将化作灼烧心脏的火焰。
「你有梦想吗?」
她的问题让我陷入沉思。
「应该没有吧。」
或许我还是该回答有更好,小红张扬靓丽的脸庞让我入迷。
「你看我作什么?」
「没什么。」
我移开视线,往天台下方的人群看去。
「你今天晚上还要去那里吗?」
「当然,毕竟是老客人。给的钱多,人也不错。」
天台的风总是连绵不断的吹来,绝不缓和,永不停息。我此刻有点讨厌这种
感觉,呼呼作响风声吵的我心绪杂乱,勾着我的灵魂吹向远方。
「你好像很喜欢这份工作。」
「喜欢?」小红好笑的看着我。「应该是吧。」
「来钱快,又轻松。谁不喜欢呢?」她自嘲道,目光没有丝毫敌意,我却害
怕的不敢与之对视。
「你其实没必要这样。」
「如果你也有一个重病缠身的母亲,和一个烂赌鬼父亲。想必就不会有这么
天真的想法了。」
我无言以对,呼啸而过的风在我们之间穿梭,仅比我年长两岁的她成熟的像
我的长辈,尽管和脸上未褪去的稚嫩相较而言,如此违和。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高中毕业以后吗?」
「当然。」她坐在空调机房上,双脚悬在半空,长裙下方裸露的脚踝白的有
些透明。
「接着读大学。」
大家都是这样,除了特殊情况没有人会想着提前进入社会。
「真好。」
「是吗。」
「上大学可是我的梦想。」她开心的笑着,栗色短发随风飘荡,我很喜欢这
场景。
「你的梦想是什么?」小红再次提出刚才的问题。
「上大学吧。」人在触及到无法回答的问题上,总会借鉴他人类似的答案。
「骗人!」
「我不知道。」如实回答。
「可要早做打算啦。」她从高处跳了下来,尘土飞扬,拍了拍长裙。
「时间还长。」大学四年,保不准还要读研两年,六年的时间足够我想明白
自己想要什么。
「这样啊。」小红双手放在身后,慢慢向我靠近,盯着我看了一会儿。
「怎么了?」
「没什么。」她转过身,两三步跳到我的背后,双手从后扶住我的肩膀。
「我说.....。」
「嗯」
「我可能要离开这里了。」
「什么。」我身体僵硬,没有反应过来她这句话的意思。
「可是你母亲不是..。」
「死了。」双手离开我的肩膀,退了几步。「上个星期,刚刚死掉。」
我回头看着她,云层之上的日光穿越万米的高空,照在她的脸上。我看不清
表情,脑海中除了她说的那句话,剩下的就只有一张略带悲伤的脸。
「准备什么时候走?」
「对哦。」她像是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紧要的事情。「什么时候走比较好呢?」
「今天晚上,或者是明天早上。」小红手指伸向我,指着我的鼻子。「小明
同学,你说哪一个比较好。」
「..。」这种事情就算是问我,我也回答不出来。无法回应的我,焦躁的起来。
「不知道。」
「嘛,算了。」
为什么不留下呢?
我张了张嘴,最终没有将这句话说出。
人与人的际遇,总会不期而至。
小红是个奇怪的女孩。这是我第一次遇到她的感受。
相遇的场景是学校附近的游戏厅,颇为有趣的是,我当时去那里并不是为了
玩游戏,更多的是打发放学后的无聊时光。而游戏厅里新进了什么机子,游戏好
玩与否对我来说不重要。
找一个人少的机子,把书包扔在一边,静静的浪费生命。这是我唯一的目的。
不得不说的是,这样的时光算是我极少数感受到宁静的瞬间。只有在自己手
中流逝的时间,才自己属于我的。秉承着这样的歪理邪说,我可以完全沉下心思
进入到自己的世界。
「你是附近学校的学生?」
我没有停下手中的摇杆,吵杂的环境下,谁知道是不是跟我在说话。
「喂~~听得到吗?」
停下摇杆,我确信是在和我说话,抬头寻找声音的主人。
「你是?」目光透过面前两台机子的缝隙,勉强看到一个人影。
突然,不知哪里椅子倒地的巨大声音,让我注意力分散到其他地方。
「要死咯。」
声音再次从身后传来,我仰着头向后往,一张精致可爱的脸庞毫无防备的出
现在我的右边。
「啊呀,死掉了。」
愣了一下,我看着屏幕上出现的「请投币」,和即将结束的读秒。
「不继续吗?」
「没币了。」
看样子今天到此为止,该回家了。
「咔啦」女孩掏出一枚游戏币,熟练的丢进投币口中。
「复活喽。」
她盯着我的眼睛,食指指向屏幕。
「好吧。」我继续操作着摇杆,屏幕里的角色随着我的指令,闪转腾挪。
我却疏离的觉得那不像是自己在操作,意识脱离肉体,恍惚的飘到空中,认
真的观察着游戏机前的两人。迷幻昏暗的环境里,我冷静的使出平常做不出的高
难度招式,一步步的向最终关底进发。
简陋的像素点组成的爆炸特效,伴随着粗糙质感的8-bit音乐,勇者救回了被
魔王抢走的公主。世界归于和平,可喜可贺。
「真厉害。我还是第一次看见boss长什么样。」
「我也是。」今天状态好到自己都不敢相信。
「你是工科大学的学生吗?」她脸上化着不符合年龄的妆容,我猜她是今年
刚进入大学的学生。
「很遗憾。」她手指交叉,比了个错误的手势。「我可不是大学生。我过来
等人的。」
等人?那就是和我一样来打法时间的。
「人来了吗?」
「没有,大概被放鸽子了。」
「那还真是..。」
「不过我习惯了,常有的事。」
我不理解这句话,可也没必要多问。
「好吧。」我拎起书包。「我该回家了。」
「嗯。」她点点头,礼貌的对我微笑。我被她笑得慌了神,脸皮烫的惊人。
「你叫什么名字?」
她莫名的沉默,好半天才开口。
「小红。」
小红,我默默记下。
「明天还会来吗?」
「有时间的话。」她模棱两可的话让我急躁,却没有办法。
「那你有空一定要来哦。」
「嗯。」小红只是笑着回答,让我捉摸不清。
真是个奇怪的女孩。
在回家的路上这么想着。
要么永远不踏出那一步,要么就现在。
六月,梅雨
前一刻晴朗的天空转瞬阴云密布,潮湿的空气浓稠的可以滴出水来。
深夜的最后一班电车,人少的像是被世界废弃的角落,只剩下喇叭中不停播
放的延迟道歉,提醒着我还身处在文明社会。
我无法清楚的解释自己这一系列行为背后的具体原因和逻辑,只能依靠攥紧
卫衣口袋里的钞票,来缓解心中的不安。摇晃的车厢慢慢靠近目的地,我的心情
却一点点远离地面,被提到半空中。
小红真的离开了的话,我该怎么办呢?
我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反问自己,浑浑噩噩的走在大街上。灯红酒绿的风俗街
让我迷失在其中,来来往往的男女向往投来奇怪的目光,好奇的鄙夷的,或是嘲
笑的。
无视这些视线,我向着一座外观豪华的酒店移动。
「轰隆。」
积蓄许久的乌云,宣泄着愤怒向大地投射出无数雨点。
这种季节没带雨伞确实非常失策,我却没有时间回头买伞,只得顶着暴雨向
前。
雨点密集的宛如炮火,我则英勇的向前奔跑,结果就是,等到了酒店我连裤
衩都可以挤出一盆水的程度。同时也验证了一个道理,下雨时你会不会淋湿和接
触面积有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但和你呆在雨里的时间绝对是强关联。
「真狼狈。」
我蹲在酒店门口不远处的便利店门口,聊胜于无的拧干衣服。
「你怎么在这?」
便利店感应门自动开启,小红拎着袋子错愕的看着我。
我不知所措的退了几步,手臂来回摆动位置,放在哪里都有些奇怪。最后,
摸了摸已经湿透的头发,吞吞吐吐的说道。
「来...来找你。」
「来找我?」她露出苦恼的表情。「虽然不知道你怎么找到这里,但现在我
可没空陪你。」
「可..。」
「乖乖回家。」说完,掏出钞票。「听话,快回去吧。」她挥手向往道别。
我拿着小红的钞票,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远处一辆高级的黑色轿车缓缓驶来,驾驶位上一副精英人士打扮的中年男子
撑着伞来到小红身边,俯身贴心的为她挡雨。中年人低着头小声说话,小红侧耳
倾听。接着,两人相视一笑。
那张多次见过的画面,无数次目送两人离去的我,这一刻竟生出了微妙的情
绪,一种名叫嫉妒的情绪。
身体被这股情绪驱动,脚步飞快的向前奔跑,毫不犹豫的向着那个即将进入
车内的身影扑去。
不要走!
这个声音盖过我心底的一切吵杂,无声的怒吼。
手掌用力的抓出小红手腕,不顾一切的把她粗暴的拉出副驾驶。
「不要走!」
小红惊讶的看着我,踉跄的身体扑到我的怀中。
「你要干什么啊。」她低头在我耳边小声埋怨。
「不要走。」我死命的重复着这句话,仿佛只要停止,小红就会从我的身边
溜走。
「怎么了?需要我帮忙吗?」
驾驶位的男子急忙下车,上下打量着我,握紧手机似乎准备随时报警。
「没事,我一个弟弟。」
小红转头安抚的摸着我的脑袋。
「先放开我好吗,等我处理完事情,马上去找你。」
我执拗的握住她的手腕,油盐不进的低着脑袋。
「唉。」小红叹了口气,释然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啊,王总今天可能去不
了了。」
「考虑清楚了吗?今天不去,可没机会了。」
小红看着中年人,没有说话。
「我明白了。」男子无所谓的耸耸肩,转身上车离开。
暴雨适时的停止,周围在男子走后恢复安静。
「真是的,现在好了吧。客人都跑了。」小红手指轻点我的额头。「所以,
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想..。」我话说到一半,不敢继续。
「什么?」
「我..。」我像是唐吉可德般向风车发起冲锋,大声近乎怒吼「我想要买你一
夜!」双手将攥的破碎的钞票伸出,低着头等待宣判。
「我可是很贵的。」我有种错觉,小红的声音在颤抖。「看在我们的关系上,
我给你个友情价。」
我抬起头,夜色下她的依旧明亮的眼睛,皎洁的月光在她的身上撒上一层银
辉。
「成交!」接过我手中一团钞票,小红说道。
我曾无数个夜里梦到过她。
事实上,我不单单是梦到过她,我打飞机时脑子里也常常是她的画面。
遗憾的是,处男这种生物绝对是理论上的天才,实战上的废材。深知这一点
的我忐忑不安的用手机不断搜索着相关的信息,战前的准备工作一点不敢怠慢。
「在看什么?」
小红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皮肤泛着红润,湿润的眼睛无辜的望向我。
「没...没什么。」
她拿起吹风机。我则是僵硬的坐在床边,伪装成人形立柜。
「你不去洗澡吗?」
「好!」我立刻站起身来,挺直腰板回答。训练有素的士兵不过如此。
「你太紧张啦。」小红捂住嘴巴,像是看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我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走进浴室。对着镜子拍了拍脸颊,想要让自己振作起
来。无论如何给自己打气,之前的自爆式告白似乎用光了我所有的勇气,燃烧殆
尽的我只剩下一堆薄薄的灰烬,风一吹都飘散到空中,消失不见。
明明是我先提出的邀约,却害怕的瑟瑟发抖,太愚蠢了。
我自暴自弃的打开淋浴头,仔细的清洗身体,往常十几分钟的工作,今天花
费了双倍的时间,最后洗无可洗,才慢吞吞的离开浴室。
「你洗澡一直这么慢吗?」
小红赤裸着上身,让我无法做到直视对方。
「不...不是。」
「坐过来吧。」小红拍拍她身边的位置,说道。
我捂住下半身,拘谨的坐在她的身边。和我同样味道的洗发水香味,在她身
上却别样的诱惑。
「放轻松。」小红拉起我捂住下体的手,温柔的引导我躺在床上。「没关系,
我来教你。」
我盯着天花板,耳边只听得到心脏的跳动,血液极速向下方移动,哪怕没看
到,我都知道自己的兄弟已经举旗了。
「别动。」
我紧绷着身体,听话的不敢轻举妄动。
冰凉的触感从根部延展,直到握住整根巨物。
「真大。」
小红的感叹让我脸红,不知道怎么回应。
「我要开动啦。」她愉悦的说道。
话音刚落,顶部迎来一个温暖潮湿的空间,某种柔韧灵活的「软体动物」将
整个头部包裹起来,上下翻飞把尿道周围按摩了个遍。强大的吸力宛如章鱼,隐
隐的要吸干我体内的全部汁液。同时,双手轻柔的揉搓着精囊,指尖舒展每一寸
的褶皱。
「唔...姆...姆。」淫秽不堪的粘稠呻吟刺激着味道耳膜。
持续不间断的围攻过后,顶端的温暖空间突然脱离,一点点向下方移动,最
终吸附在阴囊附近。两颗阴囊包裹的瞬间,手指攀附到尿道口,不轻不重的刮挠。
另一只手掌收紧力道,握住主体部分,向两边轻微的甩动。
从未体验过的舒爽的感觉,从后脊梁开始像道闪电一路劈开我的神经,直通
脑门。
顷刻,缴械投降。
黄色的浑浊液体喷射不止,半分钟才停止射出。
我失神的躺在床上,许久回不了神。
「量可真多。」
小红坐起身来,拿出两根手指抹了把射在她脸上的精液,伸到我的面前,肆
无忌惮的笑着。
她一脸精液的无邪表情,让我刚刚瘫软下去的小兄弟再次直立,顶在她的小
腹,在洁白的腹部按出一个小窝。
「恢复的可真快,又精神了。」她用手指点了点龟头,惊讶的赞叹。
我受不了这样的调戏,上前搂住她的纤细腰身,脸庞浸在她的双乳之中,下
体抵在她薄如蝉翼的真丝内裤,蛮横的凭借本能向里顶。
「轻一点。」
我被小红这么一说不敢动作,松开了她的身体。
「时间还长,不要那么心急嘛。」她坐在我的腿上,身体轻盈的跟棉花一般,
感觉不到重量。
她脱下内裤,稀疏的黑色毛发可爱的极了。隐没在身体阴影下的粉色阴唇紧
紧闭合,像是未被开垦的处女地。
「毛好少,是天生的吗?」
「啊,那个并不是天生的。」小红悲伤的苦笑。「以前被老板要求刮的,没
想到还能长出来了。」
「.....。」我张大嘴巴,大口的呼吸。空气变成了来自西伯利亚的刺骨冷风,
每吸一口,肺部就是一阵抽痛。
「我很脏吧。」她低着头,抵在我的胸口。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此刻任何的语言都是无力的。
于是,我将小红按在床上,俯下身子把嘴对准她的私处,缓缓靠近。
「别...你干...干什..。」
我青涩的用舌头深入蜜穴当中,毫无章法的搅动,四处寻找着所谓的敏感点。
「不...不要。啊...啊啊...那里...啊啊啊...噫噫噫。」
她的声音从最开始抵抗逐渐变成细小的悲鸣,尖锐且魅惑。
略带腥味的体液开始不由自主的分泌,我并没有恶心之类的感觉,反倒有种
掌控小红的身体而产生的强烈充实感。
她是属于我的。
为了达成这个想法,我更加卖力的想让小红进入高潮,只有那样我才能证明
这具身躯被我彻底把握。
这种恐怖的想法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无所谓了,怎样都好。
我疯狂的舔舐,直到舌根发酸。与此同时,小红的身体向后想要脱离我的控
制,我大力的钳制住她的腰身,换成手指插入,摩擦阴道的内壁。
紧缩的阴道让我知道她达到零界点,身体压在她的上方,扶住她迷离的脸庞。
吻住她娇嫩的嘴唇,反复吮吸,啃咬。
「嗯嗯饿啊啊」
含糊的呻吟在接吻的过程中泄露出来,身体激烈的颤抖。
高潮了。
我脱力的抽出酸痛的手指,抱着小红,小声的喘着粗气。
「真是的。」她一口咬在我的肩头,我吃痛的求饶。
「竟然让一个处男给弄高潮了,真丢人。」我起身想看看她此刻的模样,却
被她紧紧抱住。
「等一下。」
「嗯。」
我静静的等待,直到她的心跳彻底平复下来。
「好了吗?」
小红轻轻推开我,我仰躺在床上。
「接下来,你可要准备好了被我榨干。」她骑在我的身上,嘴里叼着避孕套,
狡黠的笑着。
可能是灯光的原因,她的眼圈微微发红,看起来像是哭过。
愣神的功夫,小红已经撕开包装,用嘴缓慢的将避孕套套在我的巨根之上。
她抬起屁股,双手拉开蜜穴,徐徐向下坐。或许是太大的缘故,下到一半的
时候,小红神色变得紧张,不可抑制的快感满溢在眼底。
过于缓慢的进度,让我积蓄的欲火难以克制,索性翻身过来,再次将她压在
身下。
「呀,你干什么。」
「干你!」
我大力的将整根压入蜜穴,紧密贴合的性器发出噗噗的声音。
「啊啊——」小红双手抓住我的肩膀,从未经历过的庞大尺寸让她皱起眉头。
「没事吧。」
「你轻点。」
她摇摇头,神色虽然痛苦,还是温柔的提醒我。
见状,我开始慢慢抽出,插入。以一种极为低速的频率进行运动,等到腔体
彻底适应我的尺寸,再加快频率。
「啊啊...好大啊。」
随着我的速度加快,快感肆意滋生,小红眼底最后一丝不适最后被情欲覆盖,
留下的只有愉悦和快乐。
紧致的包裹感是绝无仅有的,我甚至无法想象失去这种体验的我究竟会何种
失落。
内心的阴暗角落有一个声音响起。
「她并不是独属于你的女人。」
一想到这个我便发疯用力抽插,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想法,大脑里那根名为
理智的神经瞬间绷断。
「等....慢一点。」
「不...要死了。再这么下去..。」
「好奇怪...大脑要变奇怪了啦。」
小红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连不成完整的句子。
思绪在最后时刻一片空白,身体本能的向那个温暖的深处嵌入。
「小红..。」
我情不自禁的捧起她还未褪去红潮的美丽脸庞,想要说些什么重要的事。
「我..。」嘴被她是手掌捂住。
清明的眼睛里装满了让人难明的成熟,她摇了摇头,手指竖在自己的嘴唇前。
我弄不清楚。
可到底还是没能告诉小红,其实我喜欢她。
我时常会在天台发呆,好像在等一个人。
小红那天留下一封信后,没再见她来过。
跟她说的一样,干脆利落的离开了这座城市。
信封我始终没有打开,不是不想知道,只是单纯的害怕。以至于,内容变得
不再重要,只要没拆封,我就可以无限幻想,任意的编织一个属于我自己的美梦。
为了这个念想,我决定不拆开信封。
这样一来,客观上来讲,我和她的故事还在继续。维系着和她这一点微弱的
联系,是我唯一能做的。
这种自欺欺人的做法很愚蠢,我当然是最明白的。
没有办法,人是没有办法随意掌控自己情绪的。
所以,那就这样吧。
「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坐在她坐过的空调机房,仿佛再次听到了她的声音。
「我的梦想嘛?」
湛蓝的天空下,我思索好一阵。
「大概是和你再见一面吧。」
青春期的小明对着天边的白云回答道。
END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