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身体】(全)


简介:内容是一对情侣的各种床事,满足自己的xp!
「嗯……停下……」
「我再摸一会。」
沈辉两只手伸进陈语的内衣里,正在大力揉捏着胸部。陈语的胸又大又软,
太爽了,他根本舍不得放开。
女生的上衣被掀起,内衣推到胸前处,男生两只手在覆盖在上面,大力把胸
揉捏成各种形状。男生喘着粗气,裤子里已经显出形状,抵在女生臀后微微摩擦
着。
陈语感觉身体很奇妙,被揉捏的地方微微发麻,内裤里渐渐湿润,她不禁夹
住双腿。
「喜欢吗?阿语。是不是很舒服?」
「嗯……有点奇怪。」
沈辉抽出一只手,掀开了女生裙里,抵在内裤上。
「你湿了,是舒服的吧。」他手摸在微湿处,伸出手指按下,又松开。
沈辉把内裤拨在一边,真正摸到女生下体,太软了,只有微少几根毛发,他
寻找着敏感的那一处,摸到一处突起,他开始快速地揉了起来。
「啊……啊……」陈语感觉全身一震,一股更加奇怪的感觉涌上来,她控制
不住嘴里发出的呻吟,她咬住自己一根手指,想要制止自己。
沈辉看着陈语的表情,手上不禁加重了力道,把女生更加揉进怀里,下体也
抵在女生臀后大力的摩擦起来。
「啊啊啊……」陈语头脑空白,全身发麻,嘴里已经松开了手指,下体突然
喷出液体,溅在男生手上,嘴里不住的喘气。
「阿语,舒服吗?」沈辉松开了手,从旁边抽出纸巾,擦干手指。
「舒服……」陈语全身无力靠在男生怀里,体会着之前的感觉,确实很舒服。
沈辉把女生扶起,让她趴扶在书桌上,翘起臀部,他脱下女生内裤,拉下自
己裤子,掏出自己的阴茎,手微微撸了一下,龟头处已经有液体渗出,她并拢女
生双腿,把阴茎插入双腿间,双手扣在女生两胯,快速的抽插了起来。
「啊……」陈语被顶得晃动,双手死死地抓住桌子,双乳摇动,桌子在摇晃
着,不断地发出声响。
房间里响彻着肉体相撞的声音和人声的喘息。
沈辉在快速的抽插着,插入时偶尔蹭过女生小穴,引来女生的喘息,实在太
爽了,他不禁又加重了力道,擦过小穴时隐隐有淫液滴在阴茎上,好想就这么狠
狠地操进小穴里,那该有多爽。
陈语感觉小穴在流出液体,里面仿佛渴望着什么,在阴茎擦过时一种奇妙的
感觉涌上,让她有点腿软,小穴不禁流下更多液体。
沈辉感觉自己快到了,加快了速度,一只手伸到女生胸前,大力得揉捏着胸
部,他微喘着粗气,另一只手把女生上身扶起,抬起女生的头,低下头吻她,他
啃咬着女生的嘴唇,用舌头抵开女生的嘴,勾着女生的舌头交缠。
沈辉感觉一股爽意直冲上头,阴茎开始喷出一股股乳白色液体,溅在女生臀
部和腿间。他吻着女生,平复着心情,双手回到女生胸前揉捏着。
「嗯……好了吗?」
「阿语,还没操你呢,待会更舒服。」
沈辉把手放在穴口,穴口处已经很湿,他揉动着,慢慢伸出一根手指探进。
穴口很紧,从没被别人探索的领域,慢慢在手指的挺进下打开。
「阿语,别夹,太紧了。」
「啊……我控制不住。」陈语能感觉到进入了陌生的物体,小穴在不住得紧
缩,想把它排出体内。
沈辉一只手揉搓着阴蒂,帮助陈语放松,一边手指往里挤,强硬的打开穴口,
终于整根手指进去了。
手指在里面搅动,慢慢抽插,里边非常湿滑,不断有液体滴在手掌。
「啊……」不知道插到哪里,陈语突然控制不住发出呻吟。
「是这里吗?」沈辉用手指对着刚才抽插过的地方,快速又用力地插着,整
根手指拔出又重新插入,不断重复。
「啊啊啊……不要……」陈语想扭动屁股逃避,太刺激了,但是沈辉一只手
扣住她的腰,她只能被迫承受,手指狠狠抓住桌角,稳住身子。
陈语面色潮红,嘴巴微张,屁股还扭动着,时不时摩擦到沈辉的阴茎,明明
刚刚射过,现在又开始硬了,他真想现在就狠狠操进去。
「啊啊啊……慢点。」
沈辉不止没有减缓速度,还在慢慢增加手指,两根,三根……直到穴里能完
全容纳住三根手指,他感觉到陈语要高潮了,穴里开始不断紧缩着,他加快了速
度,大力地抽插。
「啊啊啊……」从穴里喷出一股液体,溅到沈辉的手掌上,不断流下,陈语
脑袋空白,身体软了,要不是沈辉扶着就要趴在桌子上了,太爽了,回不过神。
沈辉看着陈语失神的样子,已经快要忍不住了,鸡巴硬得发疼,恨不得就这
么插进去。
他把陈语平放在桌子上,正面向他,把她双腿打开,看着不断收缩的花穴,
他咽了咽口水,他揉了下鸡巴,扶起它对着穴口。
他慢慢地插入,虽然刚刚扩张过,但是穴里还是很紧。
「阿语,放松点。」
「唔……慢点。」陈语试着放松,但是身体还是下意识排斥着这个比刚才更
大的物体。
「我要直接插进去了。」
沈辉已经忍不了了,再这样下去他没进去都要被夹射了,他一插到底。
「啊……疼。」陈语受不住的出声,下体被更大的物体撑开,难受得夹紧着,
她微张着嘴吸气。
太紧了,沈辉根本没法动弹,花穴紧紧包裹着鸡巴,他爽得快要射了,他忍
住了,不能秒射,那是男人的尊严。
「阿语,我要动了,待会就舒服了。」
他开始轻微的抽插,在里面慢慢搅动,直到感觉花穴慢慢放松,渐渐接受了
它的存在。
「嗯……」痛觉渐渐消失,一股麻意冲了上来,身体也放松下来。
沈辉捞起她的双腿放在肩膀上,开始大开大合的操弄,整根进去又整根出来。
「啊啊啊……」突然变换让陈语一下子接受不了,屁股想扭动躲开,但是被
沈辉按住,手只能无助的抓进桌子。
桌子耐不住他们的动作,开始晃动,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
太爽了,沈辉不断地抽插,越来越大力,越来越快。
「啊……啊……啊……」陈语面色潮红,嘴巴已经控制不住闭合,虽然她不
想发出声音,但是每次都被顶得出声,她腰背拱起,只能死死捉住桌子稳住自己
身形。
沈辉低下身子去吻她,勾出她的舌头交缠。两只手来到她胸前,大力的揉捏
着,乳房跟着身体摇晃着,又被抓住变换形状。
太爽了,他下身动作不停,不断变换角度抽插。
「唔……」陈语眼泪不禁涌出。
「这里是吗?」
沈辉对着刚才那个地方,大力抽插,又快又狠,穴口被操出了白沫。
「呜呜呜……别……啊……」陈语受不住哭叫出声。
沈辉太兴奋了,他直起身,双手扣住她的腰臀,把她抓着撞向自己,又狠狠
操进去,操得又深又重。
陈语除了哭叫,已经说不出话了,她手搂在沈辉的肩膀上,不禁抓出了痕迹。
「啊啊啊……」
突然缩紧的甬道让沈辉进出困难,他知道陈语要高潮了,他也要忍不住了,
他狠操了几十下,花穴里突然喷出水冲向阴茎,他经受不住,也射在了里面,精
液被挤出了穴口,慢慢滴落在地上。
沈辉拔出沾满液体的阴茎,俯下身舔吻着陈语,两个人粗喘着气,慢慢平复。
他从肩膀放下陈语的双腿,双手放在她的胸上,轻轻揉捏着,晃动着胸部,
舔咬着她的耳垂,慢慢向下,吻上一侧胸部。
他咬住了乳头,像要吃奶一样又吸又舔,一只手揉捏着另一边胸部,拉扯着
乳尖,乳头在揉捏着慢慢发硬,挺立了起来。
另一只手揉捏着陈语的屁股,她的屁股又大又软,摸起来很爽。
「嗯……轻点……」
陈语只觉得乳头被他咬得发麻,微喘着气。
沈辉让陈语把腿盘在他的腰上,他揉了揉阴茎,已经又硬挺了,他摸了摸穴
口,穴里还残留着刚才的液体,穴口微张着,还没法闭合。
他就这之前的湿润,一捅而进,一下子顶到敏感点。
「啊,这次轻点……」
「好。」
沈辉对着敏感点轻轻抽插,控制着力道,手上揉捏着阴蒂。
「嗯……啊。」陈语舒服得眯起了眼,轻叫出声,全身酥酥麻麻的,她很享
受这种感觉。
沈辉低下头亲吻,勾着她的舌头,轻轻地舔舐着。
这次他当工具人,伺候陈语。他放松着,掌控着在她能接受着程度,给予她
温柔的体验。
他又快又轻,抽插着敏感点,手中继续刺激着阴蒂。
「啊……」太舒服了,陈语很快到达了高潮,沈辉动作不停,继续刺激着,
加长她的高潮时间。
陈语喘息着,眼角湿润,全身软倒在桌子上,穴里还夹着硬挺的大家伙,它
还没有得到满足。
沈辉拔出阴茎,把陈语双腿放下,让她转身趴在桌子上,他掰开臀部,对着
穴口狠狠操进去。
「啊……」
他两只手抓着她的腰,带着她往后狠狠撞向自己,阴茎整根进去,快速地抽
插,撞得臀部都变形了,恨不得把阴囊也塞进去。
他之前忍得太辛苦了,现在就恨不得操死她。
「啊啊……慢点。」陈语受不住了,她觉得全身要被撞散架了,手指泛白地
抓住桌子,胸部随着身体快速的晃动。
「嗯……」沈辉舒服得喘气,太爽了,他用力操干着,撞的臀部啪啪响。
「呜呜呜……」
陈语受不住了,她稳不住身形,趴在桌子上,胸部被身体压扁,臀部又被拉
起操干。
手撑在胸前,被撞得在桌子摩擦,她想直起身,在不断顶撞中,却顾不上。
「呜呜呜……」眼泪不禁涌出眼眶,她手往后抓,想制止沈辉。
沈辉看出她的意图,抓住她的双手往后拉,让她上身离开桌子,他就着这个
姿势继续操干,又快又狠,穴口被操得微红,又湿又滑。
陈语被拉着起身,乳尖偶尔被撞得摩擦到桌子,微微发疼,更加硬挺。双手
被向后拉扯,带动身体往后撞,又被狠狠操弄。
「啊啊啊……」
沈辉突然加速,他感觉到快射了,用力操弄花穴,变换角度抽插,连续操干
了几十下后,射在了穴里。
陈语也随之高潮了,她满脸通红,脸上还带着泪痕,身体已经没有力气,只
能趴在桌子上。
沈辉拔出阴茎,穴口没有了堵塞,一下子流出好多淫液,顺着腿流下。
他捞起陈语,把她公主抱起来。
「呜呜呜不要了……」陈语以为沈辉还想要,带着哭腔出声。
「带你去洗澡,乖。」
沈辉轻柔的抱着,走进浴室,把她放下,脱下她的衣物,自己也脱了衣服。
陈语整个人无力的背靠在沈辉身上,任由他给她涂抹沐浴露,帮她清洗。
沈辉把泡沫抹在陈语的胸前,对着胸部揉捏,挤出更多泡沫,又软又滑,他
都不想放手。
「啊……你……」突然被捏到敏感处,陈语转身用眼神控诉着他,眼眶还挂
着泪珠。
「好好好。」
沈辉心软了,只能放开洗得发白的乳房,洗完上身,他伸出手在穴口试探。
「我要开始清洗里面了。」
他伸出两指插入,在里面抠挖,把精液带出。
「嗯……嗯……」
陈语手扶着墙面,克制着体内的感觉。
沈辉已经清理干净,却还在里面抽插着,手指被夹住,每次抽出又被穴口挽
留,他看着陈语隐忍的模样,忍不住加快抽插的速度。
「啊啊啊……」陈语又被送上了高潮,她喘着气,穴口喷出的水顺着手指滴
落。
「你……能不能好好洗澡?」她转身瞪着沈辉,眼神还带着高潮的迷离。
「这样才能清理干净嘛,精液这不就被挤出来了。」沈辉一脸无辜的对着她,
还把带着淫液的手指伸到她的面前。
「哼!」陈语堵着气不看他,今晚他的所作所为,在她这里已经没有信任度
了。
「马上就洗完了,阿语。」沈辉知道再弄陈语真的要生气了,只得快速的把
两个人洗完澡。
匆匆擦干,就抱着她回房睡觉,今晚两人都累了,刚躺下就睡着了。
沈辉一睁眼就看着他怀里的陈语,她闭着眼,头靠在他的胸膛,如此安静又
美好。
他低头亲了亲陈语的脸颊,软乎乎的,大概是累极了,她还沉沉的睡着。
他刚要起身,就发现了他的小兄弟已经比他先起来了,他才想起来,昨晚睡
前两人根本没穿就睡着了,所以被子底下……嘶,这下更消不下去了。
硬的有些难受,他看着还睡的香甜的人,突然想叫醒她。
他伸出手在她胸前揉捏,又大又软,他忍不住用力。
「嗯……」睡梦中的陈语好像感觉到什么,发出嘤咛。
另一只手来到她的臀部,把她花穴按在他的阴茎上,他上下摆动着,让棒身
在她的花穴摩擦。
陈语在睡梦中感觉自己想在海面上的一扁舟,在海浪的拍打中摇晃,慢慢地
越来越大力,越来越真实,她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在动。
她微微睁开眼睛,发现沈辉大手压着的她的屁股,用棒身摩擦花穴,每次动
作都撞得她微微颤抖,另一手放在她胸前揉捏。
「啊……慢点……」
沈辉发现陈语醒来不仅没有停下,反而更加过分,他转身把陈语按在身下,
双手扣住她的腰,棒身从花穴口戳过却不进,又狠狠地摩擦过阴蒂,他快速又用
力地抽插。
刚才还顾及着陈语没醒,现在却没有顾虑了。
「啊啊啊……」
刚醒来面对这种情况,陈语很想摆脱,可是腰已经被沈辉扣住无法动作,她
能感觉到花穴被刺激的不断流水,湿润着肉棒,又让他插的更顺滑。
沈辉好几次插到穴口,又拔出,在穴口摩擦,花穴不断流水。
他看着润滑的阴茎,已经被水浸透,他知道差不多了,他也要忍不住了。
他微微探入,就被狠狠咬住,穴口像生怕他再跑一样,他干脆一插到底。
「啊……呜呜……」突然的刺激让陈语一下流泪,她手抓在沈辉的后背,无
意识的抓挠着。
太紧了,明明昨晚就操过那么多回,还是这么紧,他爽的差点射了。
他开始动作,花穴已经很湿润,虽然紧,但是不影响进出。
他双手扣着她的腰,大开大合的操弄,每次都狠狠操进最里面,整根没入,
又快速拔出,继续操干。
「啊啊啊……」
穴口在操弄中飞溅出水,又被操成了沫。
他专门对着敏感点抽插,每次都摩擦着那个点,没多久陈语就受不住高潮了。
沈辉在她高潮中还不断操弄,直把她刺激的大叫。
他用力的抽送,很快让陈语迎来了第二次高潮,他狠插了几十下,也忍不住
射了。
陈语还在高潮中,回不过神,微微喘气,眼角带泪,湿润的看着沈辉。
沈辉低下头亲了亲她的眼睛。
「阿语,清醒了吗?」
「唔……醒了。」
沈辉抱着她去浴室清理,帮她洗漱。
「你坐会,我去做早餐。」
沈辉把她轻柔放在沙发上,自己又去到厨房忙活。
陈语伸了伸腰,腰部还有点酸痛,身上只穿着内裤和沈辉的衬衫,衬衫很大,
她穿上像裙子。
昨天是她和沈辉的初体验,她们是高中就在一起,大学考到同一所大学,就
搬出来同居了。
之前因为她还没有成年,所以她们一直没有做到最后一步,直到她刚过完生
日……
陈语想到这些事还羞红了脸,这种事确实如沈辉所说的舒服又刺激。
「可以吃饭了。」
沈辉端出早餐,一一摆在餐桌上。
陈语想起来,谁知一站起便腿软的坐了下来。
沈辉赶紧过来扶着她。
「都怪你,哼!」
陈语拍了下沈辉的胳膊,瞪着他。
她不知道她此刻更像在撒娇,连瞪人都软绵绵的,沈辉当时心便软了。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
「以后我说停就停,说慢就要慢,听到了吗?」
「好,都听你的。」
沈辉哄着全应了,到时候听不听就是另一回事了。
两人吃完早餐,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阳光撒在他们脸上,照出了幸福的笑容。
*** *** ***
晚上,陈语刚想去洗澡,沈辉就冲出来道。
「一起洗。」
沈辉抱着陈语进入浴室,急哄哄的边脱衣服边亲吻她。
对于刚开荤的人,他今天已经忍很久了,昨晚就很想在浴室做了。
他急切的伸出舌头与陈语舌吻,与她交缠,勾着她的舌头吮吸,两手替她脱
衣服,很快便把两人脱光。
「唔……」陈语被沈辉突然的动作惊到,只能无助的搂着他。
沈辉把她推到浴室的镜子前,让她面对着镜子,一只手揉弄着她的胸,一只
手在阴户抚摸。
陈语两手附在沈辉手上,嘴里因为抚摸吐出呻吟,她看着镜中的自己。
镜中的她微微张嘴喘息,脸色因为害羞而泛红,眼角带泪,胸部被一只大手
揉弄,抓着胸乱晃又伸出五指狠狠揉捏,乳在指缝间溢出,又在玩弄着乳头,揉
搓又拉扯着它。
而沈辉正吻着她的肩头,舔舐着,又吸出吻痕。
沈辉两手来到花穴口,一只手摩擦着阴蒂,一只手就着流出的水轻轻插入一
根手指。
「啊……」
陈语身体因为刺激微微发软,向后靠着沈辉。
沈辉慢慢加入手指,两根,三根,他快速的抽插着,穴里流着更多的水,非
常湿滑,他进出顺畅,很快便找到了敏感点。
他一只手搂着陈语的腰,避免她倒下,另一只手快速的对着敏感点冲击,花
穴因为刺激开始不断紧缩,直到突然喷出大量的水。
「啊啊啊……」
在陈语高潮时,沈辉快速拔出手指,扶着阴茎整根进去。
「啊啊啊……」
沈辉刚一进去就快速的抽插,他双手按在她的腰上,撞的陈语的大奶子不停
甩动。
陈语双手扶在洗手池上,紧紧抓着,整个身体被撞得晃动,她双腿发软,全
靠沈辉的双手扶着。
她看着镜子,倒映着他俩大汗淋漓,镜子里还能看到沈辉的肉棒在她的花穴
进出,穴口还在滴落着淫水。
原来他的肉棒那么大,那么粗,就这么插进了她的身体,棒身如此湿滑,那
上面都是她的水。
她的全身发红,汗水在身上滑落,甚至连乳尖沾湿了,她咬着嘴唇,却止不
住呻吟,表情有点迷惑却带着享受,她看着自己越发羞耻。
「唔……」
沈辉忽然掰过她的脸,与她唇舌交缠,他一手揉捏着大奶子,一手搂着她的
腰,下身还在不断动作。
每次都整根拔出又狠狠插入,花穴因为受不住,一直在收缩,又被迫打开,
水顺着她的大腿滑落。
汗水沾湿着头发,粘在他的脸上,而他还在专注着亲吻着陈语,仿佛是在亲
吻他最珍贵的宝贝。
他用手抬起她一条腿,让肉棒进入的更深,直抵在宫口,对着那里狠狠操弄。
陈语受不住,全身发颤,又被他按住,更深更狠的操干。
她突然脑袋空白,一股淫水直喷在肉棒上,花穴在不断收缩。
沈辉狠狠操干了几十下,操开了宫口,射了进去。
「啊啊啊……」
陈语忍不住,又二次高潮了。
沈辉拔出阴茎,穴口流出了混着精液的水,他亲吻着陈语,湿吻着她,一边
揉弄着奶子,他爱死了她的胸,又软又爽,就像她的人一样。
他让她转过身,坐在洗手池上,双腿勾着他,盘在他的身后。
他扶着又硬了的肉棒,插进去花穴。
「啊……」
陈语双手抓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喘气。
沈辉因为刚才已经释放过了,现在不急着。
他寻找着陈语的敏感点,轻轻的变换着角度抽插,他舔吻着她的嘴唇,她的
嘴也像她的人,又软又滑,还会吐出那么好听的声音,把他的心都勾走了。
他双手抓在奶子上,揉捏着它,变换着各种形状,奶子因为汗水非常湿滑,
摸起来很爽。
他每次都在敏感点处研磨,轻轻插进去又离开,因为得不到满足,陈语在无
意识的把下身凑近,想让他插的更深。
「嗯……给我……」
陈语忍不住开口,他就是故意这么折磨她,她狠狠的瞪他。
沈辉看着她这毫无威慑力的一眼,她的眸子湿润,眼泪挂在眼角,跟着身体
的抽动而滑落,他忍不住心软,轻轻的吻上她的眼睛。
他想要狠狠操弄她,看着她哭的更厉害。
他双手按住她的臀部,整根拔出阴茎,在操进去的同时又把她的花穴也推向
他,肉棒一下子操得很深,他又拔出再狠狠操弄,操得穴口不断喷溅出水。
肉体相撞的声音响彻在浴室。
「啊啊啊……」
陈语眼泪不断滑落,她张嘴呻吟,双手在沈辉的肩膀上留下抓痕,她紧紧抓
住他的肩膀。
沈辉也忍不住喘息,粗气喷洒在她的耳边,他舔吻着她的泛红的耳垂,下身
也动作不停。
「我好像要尿了,放开我……」
陈语哭着,满脸泪痕。
「那就尿出来。」
沈辉不仅不放开,还加快了动作,他不断狠插。
陈语感觉自己憋不住了,快感越来越强烈,终于她在沈辉的狠插下尿了出来,
喷在了他的腹部,穴里也喷出大量的水浇在肉棒上。
「呜呜呜……啊……」
沈辉又狠插了几十下,射在了里面。
「呜呜呜我尿了,好丢脸……」
「宝贝,你那是潮吹,是因为太舒服才会这样。」
沈辉伸手替她擦干眼泪,亲吻着她的眼睛。
「真的吗?」
陈语抽咽着看着他。
「真的,刚才是不是很爽?」
「嗯……」陈语红着脸低头,刚才虽然很羞耻,但是确实很舒服。
沈辉把她抱下来,扶着她到浴缸坐下。
陈语趴在他身上,任由他帮她清洗。
陈语的身上遍布着吻痕和指印,特别是两个奶子上,都被抓红了,他把沐浴
露打出泡沫,涂抹在她身上,摸着非常滑,身上的肉都是软的,他一下子就又硬
了。
他强忍着,又伸手进去花穴,想把里面残留的液体清理干净。
「啊……」
陈语忍不住发出呻吟,特别是沈辉的手指还在里面抠挖,引的她又有点感觉。
沈辉忍得直喘气,他知道她也有感觉了,但是穴口已经泛红,大概经受不住。
他快速的把两人冲洗干净,用浴巾包着她,抱着她回到房间。
他轻轻把她放在床上,然后自己又回到了浴室。
尽管关着浴室门,陈语还是听见了,他在里面自慰,他的喘息因为浴室的封
闭反而更大声的传出来。
陈语害羞的把脸捂在被子里。
过了好久,沈辉才从里面出来。
陈语已经睡着了,他看着她的睡颜,亲了亲她的脸颊,然后躺在她身边睡下。
*** *** ***
陈语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树下,而沈辉却不在身边,她身上衣服完好,明明
昨晚睡觉只围着浴巾。
她环顾四周,这里她并不认识,她开始害怕,明明她在家里睡觉的,怎么醒
来在这里,而沈辉又去哪里了。
突然有人拍了下她的肩膀。
「啊——」
她吓得大叫,转过身却发现是沈辉。
「你吓死我了……呜……」
她扑进沈辉的怀里,泪眼瞬间流下。
「我的错,别哭。」
沈辉拍着她的背哄着她。
「我们怎么在这里?」
陈语抬起头望着他,眼角还挂着泪珠。
「你不是说这里刺激,想来这里试试吗?」
「我??」
「是啊,那不得满足你。」
沈辉拭去她的泪眼,一边凶狠的吻她,一边推着她靠在树上。
他双手扶在她的头后,避免树摩擦到她,勾着她的舌头吮吸,大力舔吻着她
的嘴唇,他喘息着,气息喷在她的鼻尖。
陈语双手抓着他胸前的衣服,她被动的接受他的亲吻,嘴被他亲的发热,舌
头被他勾着,口水都被他吃了,她只能听到粗重呼吸声和唇舌交缠的声音。
不知亲吻了多久,陈语感觉自己快要断气了,终于沈辉放开了她的嘴。
他沿着脖子往下,在她的锁骨舔吻。
陈语的锁骨非常漂亮,他在那里留下一个又一个痕迹。
他把她的上衣往上推,解开内衣,两只大奶子顿时弹了出来。
他双手用力的揉弄着,奶子在他的手里变换着各种形状。
好爽,他最爱她的奶子。
「呜……轻点……」
沈辉揉弄着双乳,又捧着奶子吃了起来,奶子又软又大,他啃咬着乳尖,又
大口吃着乳肉,留下点点痕迹。
乳尖慢慢硬挺,又被他咬的生疼,他吮吸着乳尖,像要吸出奶水一样,把乳
尖都吸红了。
「嗯……疼……」
听到陈语的声音,他又轻柔的舔弄着奶子,手掌捧着奶子轻轻晃动。
他沿着奶子往下,亲吻着她的腹部,留下斑斑点点。
他撩起她的裙子,拉下内裤,内裤已经湿透了,像能拧出水。
他半跪着,低下头逼近花穴,穴口已经湿润了,微微张开,像在等待着谁来
采摘。
他掰开阴唇,伸出舌头舔弄着穴口。
「啊……别……」
陈语双手伸进他的发里,想要推开,却腿软无力,只能背靠着树,扶着他的
头支撑身体。
沈辉双手扣住她的臀部,舌头模拟着抽插的动作,一进一出,穴里又涌出更
多的水,又被他吞入,他大口的吃着嫩肉,时不时用鼻尖撞着阴蒂,他的舌头在
穴里搅动,不放过一点淫水。
「啊……啊……」
陈语轻轻喘息,沈辉的舌头非常灵活,触感又跟肉棒不一样,更加柔软,他
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敏感点,弄的她很舒服,底下流出更多的水。
花穴不断的收缩,夹着他的舌头。他抽出舌头,舔弄着阴蒂,又一下子伸进
两根手指插进去,快速的对着敏感点抽插。
他轻轻啃咬着阴蒂,手上的动作不断加快,水沿着他的手流下。
「啊啊啊……」
陈语脑袋空白,就这样被送上了高潮。
沈辉站起来,拉起她一条腿跨在自己的腰上,他拉下裤子,掏出阴茎,对着
穴口直接挺入。
「啊……」
他插的又深又狠,一下子操到宫口,又整根拔出再狠狠操进去,他快速的抽
插,撞得陈语都站不稳,只能抓紧他的肩膀。
他嘴上还沾着淫水,就凑过去亲吻陈语,还要勾着她的舌头,让她品尝自己
的水。
「好吃吗?」
「混蛋……啊……」
沈辉根本不给她开口的机会,他操得陈语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发出无
助的呻吟。
「啊啊啊……」
陈语满脸通红,眼泪不禁涌出,不停喘气。
她无力的靠着树,手抓在他的手臂处,尽量踮起脚尖保持平衡,沈辉抓的很
紧,她被操得脚都碰不到地,整个人靠他的下身支撑,操得非常深,她整个身体
都在发颤。
沈辉不停操弄,穴里不断流出淫水,湿润着棒身,水顺着腿部流下,又滴落
在地上。
花穴里非常湿润,肉棒操进操出都非常顺滑。每次肉棒进去时都被穴肉紧紧
包裹,夹得沈辉好爽,他真的恨不得一直操着她。
沈辉把陈语整个抱起,让她双腿夹紧他的腰部。
他抓紧她的双腿,把陈语压在树上,就着这个姿势,狠狠的操她,他喘着粗
气喷在她的耳边,下身不停操弄,又快又狠的抽插着。
「啊啊啊……」
沈辉操得太深了,一下子操开了宫口,他又抵着宫口一直操。
很快陈语便受不住了,她身体一僵,就这么被操高潮了。
沈辉被夹的也要忍不住了,他又快速的狠操了几十下,射在了里面。
沈辉放下陈语,让她靠树站立,他拔出肉棒,没了阻碍,穴口涌出了好多精
液和淫水,顺着她的大腿流下。
他让陈语转身,双手扶着树,他撩起她的裙摆,分开她的大腿,扶着肉棒插
入花穴,他双手按在她的腰间,大力撞向她,臀部都被他撞的变形了。
陈语的上衣完好,但是胸罩被解开,奶子没有了固定,随着身体晃动在衣服
里摇晃,她的裙摆被拉起,内裤挂在大腿处,整个身体被撞得不停晃动。
她脸部泛红,泪水打湿了眼眶,嘴微张着,吐出动听的叫声,让沈辉听了更
加振奋。
沈辉现在只知道不停操穴,耳边只听到陈语的叫声和肉体碰撞的声音,他爽
的找不到北,他操得越来越快,越来越重。
「呜呜呜……啊啊……」
陈语哭叫出声,奶子在衣服里不停摩擦,乳尖已经硬挺,偶尔还撞到树干上
摩擦,又疼又爽。
她每次身体往前倾,就被沈辉抓回去,被抓着狠狠撞向他的肉棒,双腿已经
发软,腿间都是抽插时喷出的水,穴口一片泥泞。
突然在远处传来人声,这里竟然有其他人。
「停下……呜……有人……」
陈语顿时紧张了,她不想被人看见,她咬住自己的嘴,避免大声呻吟。
但是沈辉没有停下动作,他还在快速的抽插,甚至还加重了力道。
随着交谈声和脚步声越来越近,陈语越来越慌张,花穴也夹的更紧,她一只
手向后摸索,想拔出他的肉棒,却被沈辉一把抓住。
穴里很紧,夹得沈辉很爽,他不想停下,他抓着她的手扣在背后,大力的撞
击,对着敏感点不停狠操。
「啊啊啊……」
陈语被操得忍不住大叫出声,一下子高潮了,耳边似乎听到别人发现了他们,
正在往这边走。
她吓的睁开了眼睛,不停喘息,发现自己躺在家里床上。
*** *** ***
陈语发现床上只有自己,她起床走出房间,她听见厨房有动静。
沈辉正在厨房做着早餐,他听到脚步声,回头就看到靠在厨房门口的陈语。
「醒了?那去洗漱后吃饭吧。」
「嗯。」
陈语这才回过神,原来之前都是梦,但是她怎么会做这种梦,也太羞耻了……
陈语洗漱出来,看到桌上只有一份早餐,就摆在沈辉面前。
「我的呢?」
「都是你的,我吃过了。」
「怎么不等我一起吃啊。」
「你看看现在几点。」
陈语这才发现已经早上10点了,都怪那个梦……
「我们一起吃,坐我这里。」
沈辉拍了拍自己的腿,示意陈语坐她腿上。
「哼,才不要。」
沈辉揽过陈语,让她坐在腿上,陈语象征性挣扎了两下,还是坐在上面。
「我也要吃。」
「那我喂你啊。」
「你吃早餐,我吃你。」
陈语一下子羞红了脸。
她现在就穿着睡裙,没有穿内衣,下面穿了条内裤。
沈辉双手搂着她的腰,头靠在她的肩膀上,他在舔舐着她的耳垂,在她的耳
边呼气。
「不要管我,你吃你的。」沈辉感觉到陈语停下了吃的动作。
陈语内心抓狂,这怎么吃的下啊……但是她还是专心放在食物上,毕竟太饿
了。
沈辉的一只手伸进睡裙里,揉弄着奶子,他抓着乳肉,时不时揉搓着乳尖,
对着它又拉又扯,乳尖在他的动作下慢慢硬挺。
他在锁骨舔吻,覆盖着昨晚的痕迹。两手捧着奶子晃动,又抓弄着,乳肉在
指缝里溢出,她的奶子又大又软,他一只手都握不住。
他喘息着,气息喷在她的脖颈上,手上动作不停,他享受着触感,阴茎已经
慢慢硬了,抵在她的臀部。
「嗯……啊……」
陈语已经没法吃饭了,她放下餐具,手抓着餐桌,胸被抓的酥麻,她底下已
经溢出了水,沾湿着内裤。
沈辉一只手脱下她的内裤,阴户已经湿润,他伸进两根手指抽插,大拇指按
住她的阴蒂揉搓。
陈语睡裙的肩带已经滑落,半露肩膀,衣服的胸脯处显出一只手的形状,在
里面揉动,睡裙底下被掀开,一只手在底下抽插,随着动作,还有液体溅落。
她脸颊微红,嘴里吐出嘤咛,眼眶已经湿润。
「啊……」
沈辉突然又加进一根手指,他慢慢的抽插,等待她适应,大拇指快速揉动着
阴蒂,穴里又涌出淫水,湿润着甬道。
察觉到她适应后,他拉下裤头,掏出自己的阴茎,对着穴口插入。
「啊啊啊……」
沈辉刚一进去,就快速的抽插,他双手按住她的腰,每次插的又深又重,这
个体位入的很深,他爽的头皮发麻。
「呜呜呜……啊……」
陈语双手抓着餐桌,身体在上下晃动着,每次下沉又更深的坐在阴茎上,她
的奶子在睡裙里摇晃,乳尖又摩擦到衣服,因为乳尖已经硬挺,擦的她又疼又爽。
她已经满脸泪痕,眼角还挂着泪珠,随着撞击,嘴里控制不住的大叫。
沈辉忍不住了,这个体位虽然深,但是不方便他动作。
他扶着她站起,推开后面的椅子,把面前的餐具移开,让她趴在桌子上。
他扶着的腰,快速的撞击,整个桌子在跟着震动,他插的又深又狠,每次撞
进去都能听到清晰的啪的一声,臀部被撞得变形了。
肉棒在不断拔插,带出的液体滴落在地上,两人的腿部被喷出的液体沾湿。
花穴里流出更多的水湿润着穴壁,使得肉棒在里面抽插的更加顺滑。
沈辉按住她的腰间,底下疯狂的抽插,他整根进入又拔出,再狠狠操进去,
穴口都被操出了泡沫,他恨不得把阴囊也塞进去。
他爽的直喘粗气,他听着陈语的呻吟,又刺激着他不断动作。
「啊啊啊……」
陈语身上已经出了一层薄汗,她上身趴在桌子上,双手抓在桌子的边缘,整
个身体随着桌子晃动。
她嘴里不停呻吟,泪水滴落在桌上,她的叫声已经带着哭腔。
「呜……啊啊啊……」
沈辉爽的不行,他身上已经出汗,头发被打湿,粘在脸上,他不停喘息,嘴
里发出舒服的哼声。
肉棒被夹的非常舒服,甬道里柔软湿滑,又紧紧的包裹着他的棒身,每次抽
动带来的吮吸摩擦,都爽的他颤动。
他感受到穴里在不停紧缩,又喷出更多的水,他知道她快高潮了。
他对着宫口狠插,每次都狠狠操在那里,顶得陈语疯狂大叫。
他对着宫口狠操了几十下,把宫口操开了。
「啊啊啊……」
陈语哭叫着,她双手死死抓着桌子,双腿被操得发软,又因为刺激绷紧了脚
背。
甬道不停紧缩,在沈辉操进宫口时就已经喷出大量的水,陈语就这么被操高
潮了。
但是沈辉还没停下,在紧缩的穴里不停操干,他又快又狠的插入又拔出,穴
里的水已经多的流了出来。
他感受到自己快射了,他又狠插了几十下,射在了子宫里,精液喷在子宫壁
上,烫的陈语一阵颤动,又高潮了。
沈辉拔出阴茎,花穴里流出了精液和淫水,顺着陈语的大腿流下。
他扶起陈语,让她转身面对着他坐在桌上,他扶起她的双腿,让她夹着他的
腰,就着这个姿势,插入她的花穴。
他双手托着她的臀部,把她抱起,边往沙发上移动,还插着她的小穴。
陈语双脚在他身后交叉,紧紧夹住他的腰,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生怕掉下来。
体内的肉棒随着走动,更加深入的插到穴里,每次都插的她叫出声。
沈辉一边走一边插穴,他一步步走的又慢又稳,却插的又急又重,穴里不断
流下淫水,随着走动滴了一路。
陈语被插的双脚在空中摇晃,她微张的着嘴哭叫,泪水不断涌出,她满脸通
红,身体被操得在摇晃,奶子也跟着在上下晃动。
「啊啊啊……呜呜……」
肉棒在甬道里不断抽插,插的淫水不断增多,又被挤出花穴,肉棒被层层嫩
肉包裹,爽的他头皮发麻,根本停不下来。
明明是十几米的距离,却感觉没有尽头,陈语只觉得自己被操了好久,又这
样被操上了高潮,小死了一会,但是沈辉还在一直走动,一直操着她。
高潮中的甬道非常紧致,夹的沈辉差点憋不住,但是还好之前已经射过了,
他忍了下来,又加快了抽插,又急又凶,生生把陈语操得淫水四溅,她不断哭叫
着,嗓子都有点哑了。
他终于走到了沙发旁,他把陈语放在沙发上,提起她的双腿放在肩膀上,按
住她的腰就是一顿狂操,他不断操弄着花穴,穴口不停的喷溅出淫水,很快溅湿
了沙发,他狠操了几十下,终于射了。
沈辉搂着陈语躺在沙发上,他轻舔她的嘴唇,又伸进舌头去勾着她,他吮吸
着她的舌尖,与她交换着津液。
陈语轻轻喘气,缓慢的回吻着他,任由他在口腔里肆虐。
肉棒在穴里又重新硬挺,他缓慢的在抽插,但是每次却插的很重。
「嗯……啊……」
沈辉双手来到她的胸前,揉捏着奶子,捧着奶子摇动,又夹着乳尖揉搓,乳
尖早已被摸的硬了,他不断抓着奶子,奶子又软又大,他的手像粘在上面一样,
不肯放开。
他轻咬着她的耳垂,舔弄着它,舌头在耳里搅动,模仿着抽插的动作,不断
舔舐着周围。
下身还在操干着花穴,每次撞得陈语整个人往前顶,她双手抓在他的背上,
每次顶的她忍不住在背上留下抓痕。
现场只能听到她们的喘息声和肉体拍打的声音。
阳光透过窗户,撒在她们的身上,汗水在动作间滴落,溅在沙发上,却无人
在意。
他的眼中只有她的存在,她正躺在他的身下,为他呻吟,为他流泪。她的眼
里盛满了泪水,却倒映着他的身影。
沈辉忍不住去亲吻着她的眼睛,舔舐她的泪水,他只想一直这么操着她,一
直跟她在一起。
他加快了速度,又快又重的操弄她,他只想狠狠的操翻她,肉棒在穴里快速
的进出,每次操进都直插到敏感点,狠狠碾压后又退出。
「啊啊啊……」
陈语被操得大叫,泪水不断滑落,整个身体被顶得不断晃动。
沈辉操得又凶又狠,穴口处被插出了泡沫,他又一直抵着敏感点狂操,陈语
很快就忍不住了,她发抖着被送上了高潮,沈辉又狠操了几下,也跟着射了。
「咕咕咕……」
陈语脸红的看着沈辉。
「噗,我去煮饭。」
沈辉笑着把陈语扶起,他抽出纸简单擦了下肉棒,就提上裤子去厨房了。
早上根本没吃多少,一直被沈辉戏弄着,一连做了几回,陈语早就饿的不行。
她起身去浴室简单冲洗了一下,换了身衣服,之前的衣服都溅上了精液和淫
水,根本没法穿了。
等她出来,沈辉已经做好了饭,摆在餐桌上,餐桌也被他清洗干净了,没有
了那些痕迹,只是地上还有一些水渍,提醒着这里发生过什么。
想到刚才还在上面做,现在还要在这张桌子吃饭,陈语就觉得别扭。
沈辉推着她坐下,亲了亲她的脸颊。
「你先吃,我去洗澡,马上回来。」沈辉转身往浴室走去。
陈语想叫他吃完再去,这才看到沈辉的裤子上沾着斑斑点点的水渍,光裸的
背上布满了抓痕。
她一下子红了脸。
原来她反应这么大的吗?竟然留下这么多痕迹。
没过多久,沈辉也出来了,跟她一起吃饭。
「怎么吃这么少?在等我?」
「才没有!我只是吃的慢!」
陈语快速的夹起菜吃,仿佛刚才那个坐着发呆的人不是她。
「吃这么急干嘛?小心噎着。」
「才不……咳咳……」
陈语嘴里还含着饭,就迫不及待的应着他,没想到呛着了。
沈辉拍打着她的背,又端了一杯水给她喝下。
「傻瓜,又不跟你抢。」
「哼。」
陈语红着脸不看她,只是嘴角还带着笑意。
*** *** ***
陈语一觉睡醒,发现天都黑了,他们下午3点才吃的饭,吃完就回房休息了,
没想到睡到晚上了。
她拿过手机,发现已经晚上8点了。
她看着旁边还在熟睡的沈辉,突然有了主意。
她打开了床头的小灯,微微照亮了沈辉熟练的面庞。
她拉下他的裤子,平日里耀武扬威的小兄弟,这时候还平躺在他身上,虽然
还没硬,但是尺寸还是可观,怪不得硬起来那么大。
她拿起它揉捏,好粗,她轻撸着,看着肉棒慢慢硬起,直到需要她两只手才
能握满,硬起来居然这么粗这么长,这还是她第一次直面它。
陈语轻微伸出舌头舔舐着龟头,龟头会分泌一点液体,被她一点点舔去。两
手还在棒身抚摸,上下撸动。
她没注意到,沈辉已经睁开了眼,轻轻喘气。
这么大动静,他要是还没醒,就是猪了,不过是想看看她想干嘛,没想到她
的胆子已经这么肥了,居然敢做这种事。
陈语吃的肉棒,她感觉自己已经熟练了,她舔舐龟头,时而轻吞龟头,让它
在口腔摩擦,舔过棒身,连阴囊也不放过,整个肉棒都沾满了她的津液。
就在她吞吐着龟头时,一只手按住了她的头,把棒身插入了她的口腔,在她
的喉咙处抽插。
沈辉忍不住了,真要被她折磨死,肉棒还有一半就在外面,毕竟真的全进去
了会死人的。
他按住她的头快速的抽插,感觉快射时,他抽出肉棒,用手撸着,把精液射
在她的脸上。
陈语的脸上沾了精液,一脸茫然,她还没从变故中回过神,虽然沈辉已经收
了力道,但是喉咙还是有点不舒服。
沈辉抽过纸巾,擦掉她脸上的精液。
「没吓到吧?」
陈语摇了摇头。
沈辉抱着陈语,轻咬她的嘴唇,撬开她的牙关,与她唇舌交缠,他吮吸着她
的舌头,在她的嘴里肆虐,不放过一个角落。
他一手伸到底下,触摸她的阴户,内裤已经湿透。他拉下内裤,伸进几根手
指扩张。
花穴不断紧缩,吮吸着手指,渴望着更大的物体。他匆匆抽插几下,便扶着
肉棒挺入。
他让陈语的腿跨在他的腰上,搂着他的脖子,他双手扶在她的腰上,下身不
断抽插,顶得陈语上下晃动,每次下滑,他又狠狠往上顶,入的很深。
沈辉每次整根拔出又整根进入,插的又深又重,力道大的床发出了嘎吱嘎吱
的声音。
陈语被操的奶子在不断晃动,又疼又麻。她双手搂着她的脖子稳住身形,双
脚在他的身后摇晃着,身上已经湿润,都是汗水。
花穴不断夹紧着肉棒,分泌着淫水滋润它,肉棒在里面越插越顺,穴口被操
的不断喷溅出液体,把底下的床单溅湿了。
*** *** ***
月光从落地窗照进来,撒在他们身上,照着房间的这对男女,他们彼此抚摸,
高昂的叫声充斥着房间。
沈辉一边抽插,一边抱起她,托着她的臀部,站了起来,慢慢的往窗前走去。
窗帘没有拉上,在里面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色,看到夜晚仍然明亮的灯光。
他把陈语抵在落地窗前,她的背部靠着玻璃窗,双腿夹在他的腰上,双手搂
着她的脖子,被他按着臀部抽插。
沈辉不断变换角度抽插,每次插的又深又重。窗户是透明的,映着外面的景
色,仿佛他就在外面操着她,这让他格外的兴奋,窗户被他撞得发出了承受不住
的响声。
陈语早已满脸通红,眼泪不断滑落,她双手在他背上留下抓痕,身体在窗户
上摇晃,嘴里不住的发出呻吟。透明的窗户让她害怕被别人看见,又刺激又紧张,
她夹的更紧,快感却更加强烈。
沈辉放下陈语,让她转身背对着他,他扶着她的腰,就从背后狠狠操进去。
陈语双手抵着窗户,胸被压在玻璃上印出痕迹,她面对着窗外,看着外面的
一切,花穴又是一阵紧缩,流出了更多的水。
沈辉不断加速操干着她,后入的姿势让他入的更深,而花穴已经湿滑的在不
断滴水,里面又紧又软,实在舒服至极。
「啊啊啊……」
陈语很快就被刺激的高潮了,她喷出大量的水,腰部下沉,要不是被沈辉抵
着,她就要倒下去,双腿已经没有力气支撑。
沈辉扶着陈语的腰,继续操弄着,花穴因为高潮夹的更紧,他爽的头皮发麻。
陈语整个上身抵着玻璃窗,在玻璃上印出了她的身形,她双手按在窗上,胸
部被压在窗上,随着身体碰撞在玻璃上摩擦。
「啊啊啊……呜呜呜……」
眼泪不断滑落,她微张着嘴,被操得大叫。沈辉操得太深太重,她还没从高
潮中回过神,又被操的大叫,刺激太大,她感觉就要被操死了。
阳台上映出了他们交叠的身影。
沈辉揉捏着她的臀部,她的屁股有大又软,他一边大力的抽插,插的淫水四
溅,喷的他们双腿间都是水,水顺着大腿流下,滴落在地板上。
两人都大汗淋漓,汗水打湿了头发,顺着发丝滴落,在他们动作间,溅在身
上。
沈辉扶起她的上身,双手按在她的奶子上,他爱死了她的奶子,一边捧着奶
子揉捏,一边加大力度操干着小穴,他撞得屁股都变形了,恨不得把阴囊都塞进
去,穴里太爽了。
「啊啊啊……」
陈语整个人靠在沈辉身上,被他操得上下耸动,紧紧抓着他的双手,她眼神
已经放空,快感来的又快又猛,她感觉自己像飘在天上,找不到方向,只会被风
吹动。
沈辉爽的找不到北了,他知道自己快射了,他把陈语整个人抱起,就这把尿
一样的姿势,操得又快又深。
「啊啊啊……不……」
这个姿势一下子操到了宫口,陈语很快就忍不住高潮了,穴里喷出大量的水。
沈辉狠操了几十下,操开了宫口,喷射在子宫里。
沈辉抽出肉棒,精液和水顺着穴口流出,他抱着陈语坐下。
陈语无力的靠在沈辉身上,她喘息着,胸口跟着上下起伏,沈辉的手搂着她
抱在怀里。
沈辉的头靠在她的头顶上,静静的享受着这个时刻,他看着窗外的景色和怀
中的人,只觉得岁月静好。
他低头亲吻她的唇,贴在唇上,感受着她的柔软和温度,亲上她的眼睛,她
眼角还带着泪痕,湿漉漉的看着他,他的心一下子软了。
「永远在一起,好吗?」
「好。」
「我爱你,阿语。」
「嗯……」
陈语害羞的看着他,他从来没有这么直白的说出来,虽然心里知道他爱她。
从她们高中到大学,他一直护着她,虽然没有说过爱,但是事事却表明着爱。
凡事都以她为先,照顾她的感受,除了在那件事上比较热衷。
但是她也发现了这种事的乐趣,以后她们可以一起享受,她爱他,也爱他的
身体。
沈辉看着表达爱意的陈语,她脸上还因为之前的情事而泛红,眼睛却因为他
的一句话而害羞的闪躲,飘忽的不敢看他。
明明在一起很久,但是跟她一直处在热恋,看着她时,永远带着爱意和欲望。
只有她,只想要她,别人都不可以,只想跟她长长久久,相伴到老。
陈语转过头,看着沈辉,她也想勇敢说出爱意,不是只有他爱她,她也很爱
他。
「我也爱你,沈辉。」
沈辉亲吻着她的唇,回应着她的爱意,他舔吻她口腔的每个角落,勾着她的
舌头起舞。
灯光照着他们,映着他们拥吻的身子,拉出了长长的影子。
*** ***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