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魔法少女的妈妈意外之下与儿子交合,从此沉沦其中无法自拔】(全)


「乐宝♡~啊♡♡乐宝的肉棒又变得硬邦邦,是不是又想插进妈妈的小穴里
面?坏乐宝,像这样的乐宝生来就是要被妈妈吃掉的~」
女人把头埋在男孩的胸口,满脸陶醉地吸着男孩身上的味道,手指上下套弄
着已经被先走汁变得黏湿滑润的勃起肉棒,伸出舌头舔着男孩的乳头,舌尖在乳
晕上转了两圈,让男孩舒服地一阵酥颤。
女人坐在男孩的下半身,食指和中指分开已经在淫液的滋润下能拉出黏丝的
粉瓣,扶着男孩的肉棒,温柔而缓慢地送进早已饥渴瘙痒的发情母穴之中,脸上
的表情也变得无比沉醉。
她用力咬着食指不让自己骚淫的情叫声那样肆无忌惮,但越是欲盖,就越是
弥彰,整个房间里都充满了甜美的发情气息,脸上的红晕也让面颊变得滚烫,视
线似乎也模糊了,这份积压了数十年的爱,这颗等待了数十年终于长成的果,终
于迎来了收获。
「把妈妈的里面全撑得好舒服~好厉害,我们米宝太棒了~再多疼爱妈妈一
点,就这样,把肉棒顶到妈妈的一闻到儿子到味道就忍不住发情的骚子宫里,把
热热的精液全部灌到妈妈的体内♡~」
对女士怠慢可不是绅士应有的态度,他缓缓伸出手,抓住两团柔软丰腴的乳
肉,在掌心搓揉捏揉。下半身不断进出母亲体内的搾精高潮一次又一次的到来,
米乐舒服得忍不住伸出舌头,母亲也迎合着他的动作,两人深深地吻在一起,舌
头在看不见的地方,缠斗得天翻地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明明是母子,却比任何情侣、配偶之间的性爱还要更
加激烈,这件事的原因、还要从那一天开始说起。
……
「昨天我在外面玩看到米乐了,他在那牵着他妈妈的手,靠在他妈妈的肩膀
上,真恶心。」几个男生并排着从米乐身边走过,一边大声说着悄悄话,一边向
他投来鄙夷的目光。
「是啊,真不知道他是不是个男的,该不会……是个恋母变态狂吧!?嘻嘻,
天天放学都和妈妈牵手,还要你妈妈接他放学呢!笑死!」
几人有说有笑从教室门走了出去,其他听到对话的女生也皱起眉,小声议论
起来。
嘲笑,辱骂,自从米乐放学和妈妈牵手的事情被一位喜欢搞事的同学看到并
且散播到全班后,每天米乐都在忍受着无数的流言蜚语。他总是感觉有人在背后
看着自己,议论自己。
不管走到哪里,都能感受到异样的眼光,那种嘲讽的,戏谑的,如一把把尖
刀刺痛在他的胸膛,像一块块石头压地喘不过气来。让他越来越痛苦。
「又不是小女孩,还每天『妈妈抱抱』,『妈妈牵手』、哕!真恶心,妈宝
一个,纯Jb变态男!」
又来了,添油加醋的表述,加伤恶意中伤的肢体动作,米乐握紧拳头,但却
又无可奈何。
这一切他都只能默默忍受,直到有一天……
「我看错你了米乐,你就是个大变态!」
就连自己喜欢的女生也对自己态度急转,自己的事情被谣传到她的耳中的时
候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人的润色和杜撰,她看着米乐的表情就像看着地上的蛆虫一
样,无声地啐了一口,便转身走远。
这样的沉重的打击让他脆弱的心里防线一再崩溃。甚至有了轻生的念头。
……
「乐宝,你怎么了,是妈妈做的饭菜不合胃口吗?」
看着儿子痴痴地看着碗中的食物却一口未动的模样,米奈也放下手中的筷子,
满脸关切地望着儿子。
米奈的身材和容貌看上去不过二十五六岁,就像是刚踏入社会的女大学生一
样,虽然在外的时候打扮成熟,但在家里到时候就像是米乐的姐姐一样,丝毫看
不出岁月的痕迹。
看着儿子米乐闷闷不乐的样子,米奈眼角的泪痣也微垂下来,眼睫颤动着,
伸手搭在米乐的手背上。
没想到,米乐一下子将她的手打开,气愤地起身,转过身去。
「够了!妈妈!我已经十六岁了,不要还像对待小孩一样对待我了!你知道
每天放学的时候你来接我,同学们都在背后怎么议论我吗?」
米乐咬紧嘴唇,瘦瘦小小到身躯也在发怒颤抖,「我受够了!我不想再被叫
妈宝男了!我已经长大了!」
「乐宝……」米奈放下筷子,看着儿子的眼神也凝重起来,「是在学校里发
生什么事情了吗?被同学欺负了吗?」
「把事情告诉妈妈,妈妈去学校给你解决掉。」
「够了!我不想要继续这样下去了!」米乐含着泪水,愤愤地走向大门,走
了出去。
「乐宝!乐宝!」任由着妈妈呼喊,米乐也不打算回头一下。
「我一个人出去,你不要跟过来!」
……
儿子走出家门,妈妈米奈自然也是吃不下饭,于是放下筷子,小心地跟了出
去。
兜兜转转,最后米乐走进了公园,找了一个长凳坐下,双手捂着脸,似乎在
啜泣一样,肩膀不断耸动着。米奈不安的站在不远处的电线杆后,偷偷观察着儿
子的一举一动。
儿子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米奈并不清楚,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儿子谁出这
样的话,这样生气,不由得心中担忧。
虽然和儿子之间一直很亲昵,但是这是儿子一直在被动接受自己的爱,真正
的交流和沟通却寥寥无几。
难道是说儿子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心事?米奈心里咯噔一下,看来真的有必
要找米乐好好聊聊了……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米奈皱着眉啧一声,随后不耐烦地拿起来,看
到是魔法少女协会会长发来的通知,表情变得更加不爽了。
这臭女人搞什么?现在给自己发这种信息。米奈咬着牙,看着手机上的信息
皱起眉头。怪人?什么怪人?现在哪有时间去管这些?她不赖烦地向下翻着信息,
想要敷衍地点一个收到后直接无视。
但在她看清标注的地点后眼睛猛地睁大,神情也紧张起来。
「奈良……公园附近?那不就是这里吗?」
米奈紧张的环顾四周,的确奇怪,本应晚上人来人往的公园现在却空无一人。
「果然,情报没有错,真是美味的处男香气……而且,比我之前见过的任何
一个,都要更加浓烈~」
穿着黑色Jk服的阴沉少女自言自语着,从米乐身后的景观灯柱后慢慢走出,
不露脚步地走到米乐所在的长凳后,米奈眼睛睁大,看到少女脖子上三角形的异
能者标记后,她再也坐不住了,就连手中的包都慌乱丢在地上,快步向着米乐跑
去。
「太香了~真是诱人的味道,离得越近就越是让人欲罢不能呢~」少女俯在
米乐的身后,一把抱住米乐,米乐一脸惊讶地回过头,看着对方那双恨不得写满
爱心的眼睛。
「这是怎……咳咳!」
下一刻,米乐就被少女掐住脖子,她邪魅的眼睛里已经满是疯狂,伸出细长
的舌头,舔舐着米乐的脸颊。
「啊~这个味道,一闻到就让人受不了呢~下面已经完全湿掉了~好棒♡~」
少女背后伸出几条黑色的触手,扼住米乐的四肢让他无法挣扎。
随后她脱下米乐的内裤,用纤细的手指握住已经勃起的红肿处男肉棒,把它
搭在自己的脸上,舔舐着起棒身上的青筋。
什么时候勃起的?!米乐自己也不清楚,但是少女身上不断散发着一股奇怪
的香气,让他的脑袋也变得奇怪起来,头脑昏昏沉沉的,身体也没了力气。
「不用忍耐,少年,直接射出来吧,我知道你已经舒服地不行了♡~肉棒一
条一条地在忍耐什么呢?」少女稳着米乐的龟头,伸出舌头舔掉马眼上聚集的晶
莹先走汁,浓厚腥咸的味道在舌尖绽开,她背后的触手瞬间多了几条。
没错,只要能摄取男性的精液,就能让她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尤其是处男,
能让她触手的数量和长度都获得强化。
「没错,就是这个感觉,力量……无与伦比的力量!只是先走汁就这么美味
了,不知道精液能给我带来多大的惊喜?」少女含住米乐的肉棒,激烈的收缩感,
舌尖不断搔动在系带和冠状沟,米乐咬着牙,毫不敢懈怠,这种似乎能把灵魂都
榨空的快感让他不敢丝毫大意。
「搞什么?快射啊你这处男?」少女觉察到了不对劲,加快了舌尖的动作,
「他妈的,为什么不射!」
「不……不要!」米乐突然后悔自己一气之下从家里跑出来,结果被处男杀
手怪人逮个正着,「妈妈,原谅、我……」
意识逐渐陷入昏迷,米乐阖上眼睛,他似乎看到了妈妈那张满是关切的清秀
脸庞离自己越来越近。
随后,米乐勃起的肉棒,在米奈震惊的目光中,博动着,射出了一股骚臭的
腥精!
「你……你这该死的怪人!」米奈突然变得怒不可遏,自己儿子的初次射精,
居然被眼前的怪人夺走了,怒火瞬间涌上心头,她恨不得立刻将对方碎尸万段,
这种事情……真是不可原谅!
「嗯?是什么人……魔法少女?!在这种地方?」怪人听到米奈的声音,也
是一惊,随即立刻作出招架地动作。
一瞬间米奈的身上爆发出耀眼的光芒,在挥拳冲向对方的同事,原本的御姐
身材也逐渐收紧,在魔法作用下变成少女的模样,身上的衣服也在一阵耀光中变
换成了粉色的作战服。
她从没有在儿子面前暴露过自己魔法少女的身份,但是事到如今,已经没有
任何可顾忌的脸。
「该死的魔法少女!!!」怪人瞪着米奈,被打搅了好事的不满已经完全写
在了脸上,额头青筋暴气,身后的触手立刻进行招架,挡住米奈的攻击。随后黑
色如黏胶般的无数新生触手覆盖她的全身,异能凝结成了实体,变成了一具漆黑
的血肉铠甲。
「不要坏了我的好事!魔法八婆!」怪人的声音嘶哑,带着和空气共鸣振动
的力量感,身后的触手抽向电线杆,随着一阵电火花,电线杆轰然倒下。
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的魔法少女打搅了她的进餐,怪人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和粉色的魔法少女缠斗在一起。
然而魔法少女的魔法力量天生就无比克制怪人,她手中看似轻而无力的粉色
法棒只要接触到触手,就像是溶解一样瞬间将触手腐蚀,两人的速度都很快,在
旁人眼里只能看到两团虚影,米奈愤怒地挥着法棒,将怪人胸口的铠甲击烂,露
出两枚洁白的乳房。
反观米奈自己,裙子也被打烂,内裤是也被触手攻击,小穴的地方破了一个
大洞。
「真是难缠的对手、」怪人咬着牙,铠甲突然解体,重新凝结成一枚尖刺,
贯穿了米奈的腹部,一瞬间剧痛让她手中法棒都无法抓稳,一下子掉了下去,化
作无数星点的光芒消散。几根触手也同样控制住米奈的手臂。
「没了魔法棒,看你还有什么本事……」怪人狂笑着,「去死吧可恶的魔法
少女,打搅老娘吃饭的罪,就让你用命来偿还!」
命悬一线之下,米奈的指尖突然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
「Finally……」米奈咬着牙,艰难地开口。
「不会吧……难道是……!」只是一瞬间那道光芒就变得无比炽热,让怪人
的眼睛都无法直视,「不可能!你疯了吗?用完这一招你自己也会死的!强行透
支魔法的结果会让你痛不欲生,究竟是什么要让你做到这一步?!」
米奈嘴角流出鲜血,她微微笑着,毫不犹豫地继续开口,「Flashlight——」
要怪只能怪对方选错了目标,竟敢对自己的儿子出手,带着这份懊悔去地狱
里忏悔吧!米奈凄凉地笑着,撇了一眼歪倒在地上虚弱不堪的米乐。
抱歉了乐宝,妈妈可能没办法……继续陪你走完人生的路了……
指尖爆发的光芒一瞬间洞穿了怪人的心脏,一瞬间整片天空都被这股强光照
亮,足足有数十秒,整个夜空却如白昼般雪白,就算在数十公里外,都能看到这
股刺眼的光芒。
「你疯了!魔法婊子,你!!」即便失去心脏,怪人也没有立刻死亡,而是
发出凄厉无比的哀嚎,浑身的触手溶成脓血,四肢也无力耷拉下来。
「乐宝……你要好好活下去——」米奈失去一切魔力,从半空中无力地缓缓
落下。
如缓缓凋零的花瓣一样,凄美绝伦……
这是她用最后的力量保护着自己的儿子,如果直接自由落下,可能会把沙石
击飞,将儿子砸伤。她缓缓闭上眼睛,等待着自己的生命走向终结。
就在她触碰到地面后,突然她睁大了双眼,她不敢置信地将视线缓缓向下,
用手指捂住自己的嘴唇。
怎、怎么会?!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身下此刻的模样,居然不偏不齐地落到儿子身上。刚才被
打烂的内裤破洞让小穴对准着儿子米乐勃起的阴茎,这命运注定的禁断交合,米
乐虽然还在昏迷之中,肉棒却在母亲的体内无法停下地接连射精起来。
浓厚粘稠的处男精子,不断猛烈地射在妈妈的子宫里,快感瞬间吞没了米奈
的理智,她从未发出过这样性感放浪的淫叫声,小穴被儿子的肉棒填得满满当当,
滚烫的精液不断倾泻在自己的体内,源源不断将魔力灌输进她的身体。
此刻她的魔力空洞就像无底的深渊一样,生命如苇草一样无根,而米乐的肉
棒就是生命的系带枢纽,曾经自己给予了米乐生命,而现在,米乐用精液反哺自
己。
明知这样是乱伦,但浑身无力地米奈根本没有办法将肉棒拔出,只能软软的
倒在儿子身上,任由着他把自己的小穴射地乱七八糟。
身上发出紊乱的光芒,魔法被无目标地不受控制地释放着,方圆十里都变成
了魔法的轰炸区,游乐设施,房屋全部被魔法炸成灰飞,只剩下一片迷乱的光影,
烈火和爆炸声。
终极闪光「Finally flashlight」会透支生命作为魔力输出,其代价就是摧
毁魔法少女的心核,除非有接连不断的强魔力供给,否则施法者的生命很快就会
化为枯草,痛苦且凄惨。
这在异能者,怪人和魔法少女内部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禁术,即便不死,
也会因为魔力亏损而痛苦不堪,浑身皮肤犹如同时被刀割火烧和酸蚀一样痛不欲
生,即便是被逼上绝路,也很少有魔法少女会用出这招。
怪人也没想到对方会这么拼命,身为最强怪人之一的她,要不是恰好魔力不
足,也不至于被这样无名的魔法少女强行换掉。
她没有想到,战胜自己的不是魔法,而是一位母亲对儿子的爱……
米乐慢慢睁开眼睛看到正伏在自己身上,腰肢不断骚扭上下的妈妈,妈妈披
着头发,两人的舌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纠缠在一起,妈妈香甜的口水流淌在米乐
的口腔里,温暖的鼻息扑在他的面颊。
「妈妈……你这、这是?!」
虽然有些惊讶,但是米乐并没有伸手将妈妈推开,虽然他并不知道眼前情况
的原因,但是妈妈看起来既快乐又痛苦的表情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妈妈这样做一定有她的理由吧……眼前极具冲击力的景象让米乐有些难以相
信,自己的肉棒居然在妈妈的身体里进出,如此不合常理的景象让米乐居然有一
种不可言说的愉悦感,他不断试图说服自己,母亲此举的合理性,说服着自己接
受眼前的一切,殊不知,其实他的内心里,那份不同往日的情感火苗,正在母爱
的滋润下燃烧得愈发激烈。
明明是母子之间的淫乱,米乐居然感觉有些快乐,母亲美艳的身姿在自己身
上娇颤的如梦似幻的绮丽景色让他难以自持,难道自己对母亲也抱有过憧憬吗?
他不敢否认,因为此时妈妈在他眼里的模样实在是太过诱人,即便明知这是不合
常理的不伦,也丝毫没有伸手阻止的想法。
是啊,自己是妈宝男,是一遇到困难就会哭着找妈妈的妈宝男,连放学都要
牵着妈妈的手,每天都要和妈妈抱抱的不成熟的孩子,但是这份情感确实他最深
处的欲望,这份对母亲的爱虽然已经畸形,但却不可否认它的存在,他必须正视
这份感情,接受这样的母亲,和这样的自己……
妈妈的身上不断变换着光芒,不断切换着变身和复原,身形也忽大忽小。一
会儿是丰腴的熟女模样,一会儿又变成少女般娇小。
这是紊乱的魔力在不受控制地胡乱释放,每时每刻妈妈都处于危险之中,米
奈的视线移向米乐的眼睛,脸颊红通通的,说不上来的羞涩让她抿起嘴唇,似乎
不愿在已经恢复意识的儿子面前,表现出痴女一样的下流和淫乱。
「对不起,米乐,原谅妈妈……是妈妈之前忽视了你的感受……对不起!」
米奈伸出手,和米乐十指相扣,「对不起,乐宝,妈妈这样做虽然不太好,虽然
不好解释其中的原因,但是妈妈现在真的十分需要儿子的唧唧,把精液继续射给
妈妈吧♡~把滚烫的精液全部灌进妈妈的子宫里,虽然这很羞耻,但、但是!妈
妈现在需要你的精液,需要儿子的大唧唧来给妈妈打气,一起度过困难,好吗?」
「我、我知道了!」米乐也鼓起勇气回应着。
「不要讨厌妈妈,好吗?这件事情妈妈之后会和你好好解释的,但是现在请
相信妈妈……」
「……好……」
本以为自己会痛苦死去,但没想到,阴错阳差之下居然发现儿子的精液能够
缓解使用终极闪光之后的反噬,快感和痛苦相互抵消着,小穴被儿子的肉棒撑开
的快乐让她对活下去充满了渴望。
只要继续保持着肉棒的抽插,这场危机最后是可以被化解的,只需要再交合
三天三夜,就可以彻底脱离危险了……
肉棒被送进母亲的深处,肉褶死死吸住棒身,一会儿紧致无比,像是处女一
样紧紧挤压着棒身,牢牢地吸住肉棒像是要把它整个吞入一般。一会又变得柔软
温和,温柔地包裹着肉棒,贴在胸膛上的乳肉也变得更加绵软。
他第一次知道母亲其实是暗中保护着人们的魔法少女,心中也不由多了几分
特殊的情感。
……
「妈妈,我不行了,好难受……」
长达十个小时的交媾过后,米乐的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已经数不清在妈妈
身体里射了多少次了,但肉棒却依旧硬得停不下来。
「再坚持一下……妈妈很快,很快就可以……」米奈抱紧着米乐,一边安抚
他,一边尝试着使用魔法。
终于,在失败了不知道多少次之后,终于成功使出了治疗术,米乐痛苦的表
情也慢慢平复了下来,被妈妈反复搾精而变得酸痛无比,像是要断掉的腰肌也不
再疼痛。
身体里源源不断的动力涌出,快要油尽灯枯的睾丸里又一次补足了弹药。
「妈妈,我要开始动了。」
……
米乐已经三天没有去学校了,没有人知道是什么原因,好在是魔法少女协会
帮忙请了假,才不至于让米乐被学校劝退。
米乐再一次回到了学校,一如既往的嘲笑,但他已经毫不在意,即便是被指
着鼻子,他也只是淡然一笑。
虽然母亲已经不再接自己放学,但是一放学,他还是飞奔着向家跑去。
一进家门,他就迫不及待地解开衣服,走近妈妈的卧室。因为他知道,妈妈
已经等待了自己很久了。
「今天、也要给妈妈一个充满爱的内射哦~乐宝♡~」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