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什梅尔小姐的晨勃处理服务】(全)


寂寥阔落的夤夜在时间的蜿蜒河道中再一次地迎来枯竭,由谁主观凭空臆造
的朦胧梦境在天际曙光刺穿氤氲云翳的喧闹中,也稍显单薄脆弱,曈昽的晨光自
窗隙浸入,在丁达尔效应的作用下,赋予静置器件以斜照的橘黄薄纱,就连向来
洁净白素的地板,也被湓涌的流光所满溢。
似乎有人正以纤细白净的双手将他从虚无渺远的梦乡中轻柔剥离,让沉眠的
大脑重新回归现实,开始发挥冷静思考的功能,本应在怀中充盈实感的温暖缺仅
剩些许游丝般的空虚余温,但取而代之的,则是嘴唇上那份暧昧香甜的柔软。
「……」他有些慵懒地揭开双眼的帷幕,贪念般默然享受着唇瓣相触的温热,
直至双眼逐渐适应光线的亮度,让熟悉的面孔再度明晰于视野内,仍旧是伊什梅
尔那百看不腻的精致面容,她轻掩眼帘,安然与某人交换着早已不分彼此的鼻息,
这般似乎浅辄即止的问候,已在往日进行了无数次的精密操演。
「……」伊什梅尔敏锐地察觉到了他呼吸的变化,修长的眉睫轻颤,尔后如
同旭日东升般渐启,驱散附着于其之上的尘絮,让隐匿在眼睑之后的熙和双眸悄
然展露,犹如包容无垠浩瀚星海般澄澈的白瞳仍然一如既往地湓溢着绵软,如今
却只允许他一人在其中占有一席之地,伊什梅尔似乎依依不舍地与他分离,抬手
将左侧自然垂落的纤纤秀发轻挽至耳后,让偶有折射晨曦的十字型耳坠一同映入
他打眼帘,「……早安。」
「……嗯,早上好。」他回应着那份柔声问候,自沉眠中舒展的筋骨支撑着
他从洁白的被褥中抽身而出,随即牵引起自己的右手,将眼前人轻揽入怀,重新
拉近两人的距离,伊什梅尔轻笑着让双臂环系于他的脖颈,裸露的肌理与庄重的
制式衣物相贴而引起的某种柔软形变,在看似矛盾的碰撞中,却更能让他感知到
对方的存在。
伊什梅尔所沁透的独特馨香混入他的鼻息,撩拨着那颤动的心弦,他同伊什
梅尔短暂对视片刻,像是在征得她的允许,自然不会拒绝这份邀请的她则率先行
动,让两人的嘴唇再次亲昵地接触,开始自己的漫长攻势。
「……唔……」柔软细腻的香舌反客为主般探入他的唇瓣,让甘馧的津液润
湿些许干燥的嘴唇,他微阖眼帘,享受着口中的甜蜜温存,伊什梅尔在轻柔搅动
潮汐的进程中与他厮磨享受,颇为熟稔地在游走中爱抚着他的腔壁,纵使对方在
深吻中逐渐取回自己的主动权,她也总能找到最为契合的节奏,过分宠溺地用自
己的滑嫩弹软将他包裹。
在这方旖旎星河中同他纠缠交融,让那奔腾流动的繁星自由腔壁编织而成的
瑰丽天幕中倾倒而下,汇聚,化作洒满两人相会之处的涓涓暖流,又在纵情的索
取中被他不知餍足地尽数吮吸,直至缺氧的压迫感如同涌动的浪潮般,夹杂着伊
什梅尔的芬芳韵律袭上他的大脑。
「……呼……」他在喘息中随意擦拭那藕断丝连的闪耀银丝,轻抚伊什梅尔
仍然波澜不惊的无暇面容,只是这种程度的交互似乎并不能让她受到影响,反倒
是在某人淑丽姣好的柳腰上肆意游走的他,自身早已被那如同波纹般荡漾扩散的
余韵所点燃,来自原始的躁动也在不自知中升腾而起,与他仅有被褥与衣物之隔
的伊什梅尔微启薄唇,同平日相差无几的轻柔在此刻却显得如此地惹人怜爱,
「……本来想说休息日可以稍微赖一下床的……但现在……」
「……我的小首席看起来似乎挺有精神的……」精致的面容上浮现起一抹似
乎意味深长的娇俏弧度,跨坐于腰际之上的伊什梅尔占据了他的大部分视野,自
己胯下的难耐火热正抵在眼前人的小腹处,似是挑逗般的轻微摩擦让他不禁搂紧
某人旖旎细润的柳腰,妄图以微妙挤压去缓解身下的那份蓬勃生机,却适得其反
地让其在夹缝中变得更为坚屹,「……唔……看来确实有必要处理一下呢……」
「……还不是因为梅尔你……嗯……」伊什梅尔兀自再度拉近两人的距离,
让依然湿润的双唇又一次地亲密贴合,迫使某人就此噤声,去尽情分享口中那似
乎取之不尽的甘甜霖露,颇为默契地与他沉浸其中,她的腰肢稍稍后撤,以便自
己接下来的行动。
掀开两人之间的厚重被褥,伊什梅尔的左手自他的肌理纹路而下,纤细葱指
解开衣物束缚时的摩挲好似猫科动物的肉垫正绵软轻挠他的心间,让后者难耐地
加重口中的动作,吮吸着那份软糯温存,伊什梅尔默然承受着他的轻柔齮龁,指
尖轻抚上炙热的顶端,以凝脂般的玉指将其把持握合,纤指如此地同他的火热外
形贴合,游走于肉茎之上的指腹轻撩所带来的触感让某人的双手似是礼尚往来般,
下行至她妙曼浑圆的臀部,在布料的阻隔下揉捏那手感姣好的柔软,「……」
「……」伊什梅尔轻颤修长的眉睫,随后缓缓阖上自己轻薄的眼帘,将深邃
含情的瞳眸埋藏,静心品味着他的体温,指节和掌心筑成契合他形状的模具,并
不仅限于将其包裹,刚开始上下动作起来,每当指腹扫过他凹陷敏感的冠状沟,
手心都会传递那诚实的轻颤,似乎是在安抚一头狂躁的凶狠野兽,每一次的顺逆
抚按,都宛如热切的亲吻般细致周到,在岁月的静谧流淌中,依然对他了如指掌。
「……」食指攀上他的前端,去刺激挑逗那最为敏感的缝隙,指纹细柔刮蹭
那略微湿润的内壁,偶有流溢的先走液也真诚地反应着某人炽热的心声,显然不
满足于此等如同春风拂面的他松懈对伊什梅尔的缠绵索取,晶莹的银丝划破光线
的轨迹,就此不舍地勾连着她稍显红肿的软糯唇瓣,在她的轻喘中交织着自己的
温热鼻息,让双手去解构那颇为严密的桎梏,「……」
「……」双眸如同纯白雏菊般盛放,满月似乎也一同涨溢其中,饱含霨然的
娇宠溺爱,伊什梅尔垂眸于他在自身胸前的动作,稍作停留,像是往日那般再度
以白晳细润的指尖为他仔细理顺那鬅鬙桀骜的额发,似乎在她的眼中,某人永远
都是值得恒久珍重的清秀模样,未曾改变。
解下伊什梅尔胸前精美的银质胸徽,然后是素日陈批于肩际的银白大衣,撩
起让绝美曲线勾勒于他眼底的黑色单衣,最后让妙曼黑色蕾丝内衣在重力系统的
作用下滑落,被随意地置于一旁。
于是完美无瑕的羊脂球就此轻而易举地被他一览无遗,尽收眼底。如同白壁
一般纯洁的脖颈婷婷而立,无法被高领严密遮掩的滑嫩肌理间或点缀以点点落红,
是某人昨夜放纵的罪证,成熟丰腴的雪白高峰上挺立的晶红乳首犹如璱玉般鲜明
洁净,空气中弥散的乳香和沐浴露的芬芳于他的大脑皮层翻飞绽放,化作情欲的
催化剂,分明地证实着她的热烈存在,伊什梅尔的纤指仍然一丝不苟地于他炽热
坚挺的淫靡肉茎上熟练舞动,那么他也理应对此作出回应才是。
「……」他以滚烫的鼻息去温暖伊什梅尔好似久藏于冰雪中悄然盛开的白莲
般绮丽的身躯,掌心急不可耐地覆上她绵软丰盈的瑰丽雪乳,在握合把玩中与身
下的快感遥相呼应,竟构成某种奇妙的韵律,令他爱不释手的酥软柔媚无力维持
自身的高洁立场,在指节压力的操纵下不断变化成自身所喜爱的形状。
他将那馨香醰美的鲜嫩樱桃衔入口中,以热烈的温情去包裹那挺立湓溢的绯
红花蕊,以贝齿轻柔啄咬,以灵动的舌尖去舔舐濡湿那娇嫩的可口存在,往复品
鉴早已浸满口腔的甘美芳香,半步遮蔽的诱人肌肤好似在氤氲晨雾的掩映中笼罩
以熙和明媚日光编织而成的轻薄面纱,仿佛以此等半遮半掩的朦胧姿态存在,反
倒更能催化某人浪潮翻涌的脑海中最为激烈的化学反应,让他颇为兴奋地加重自
己的动作,「……啊……」
「……哈啊……还是像小孩子一样呢……」仅供他一人独享的丰硕果实在湓
溢的爱欲茄愈发没有分寸的动作中诚实地反馈着让人情迷意乱的酥麻快感,就连
看似同平日相差无几的温婉慈蔼语句中也不可避免地混杂被低声柔媚的娇呓所侵
占、略微絮乱的温热喘息,在柔顺垂坠的粉色发丝的衬托之下,犹如被斜下夕阳
所照耀的淡雅茉莉一般,那在画纸上晕染的浅淡晚霞也显得尤为明媚欲滴,伊什
梅尔似乎将眼前之人彻底洞察明晰,在这醉人心涧的节奏中,也能知晓如何去尽
心侍奉那昂扬蓬勃的热切,「……是想要射了吗……」
「……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哦……」如果伊什梅尔是童话故事中全知全能的
魔女,那此时暖如蕊瓣的薄唇中吐露出的慈蔼语句,便是魔女口中吟咏的未解咒
语,而她愈发恳切地加速套弄,则是那神奇魔法的起手式,在此等激烈的攻势之
下,竟让他真的想要顺从那勾人心魄的话语,就此松懈理智的闸门,将积攒的热
烈情意尽数交付于某人,伊什梅尔微垂如同飞鸟般低飞的眉睫,似乎在他的耳际
悄然轻语,像是为那即将倾倒的高墙献上最后一吻。
「……嗯……射出来吧……」
最终汹涌的浪潮到达顶点,坚固的堤坝在漫长的攻势中终究还是不堪重负地
崩溃,储蓄已久的滚烫浓稠伴随着精确倒数的妩媚话语不加收敛地倾泻于她的纤
柔玉指,让自己的白浊如此轻易地玷污似乎亘古纯洁的无暇凝脂,在余韵未息的
颤动中,伊什梅尔的掌心便是他得以安歇的宜人港湾,直至那粘稠的白色熔岩不
再喷涌,被无限放大的感官让即使是轻微的牵扯,也能引发如同雪崩一般的快感
袭来,「……呼……」
「……射了很多呢……」温婉包容的目光自澄澈的瞳眸中满溢,流莹于她手
中仍旧坚毅不倒的昂扬肉茎,绮丽面容上也随之荡漾起明媚依旧的悠然弧度,似
乎是对某人精力充沛的意料之中,与其说是询问,带不如说是就事论事的陈述——
「……还没满足吗……」
「……因为梅尔实在是太过诱人,我或许不会有『满足』这个概念……」分
明自己还想调笑般道出那熟烂于心的「逾越」话语,但眼前人那似乎冲击性过大
的动作,也不由得令他忽而噤声——
「……」只见伊什梅尔将沾满他黏密情热的左手抬至那微启的温软唇瓣,尔
后轻阖眼睑,探出那灵韵娇俏的香舌,如同品鉴甘美的琼浆玉液一般,让绵密舌
尖颇为细致地舔舐自己的素白葱段,将他的浓厚蜜意尽数悦纳任由独特的气味萦
绕于鼻尖,隐入呼吸之中。
「……不会很脏吗……」已然有些温烫的清秀脸庞有如被日出东升那普照光
芒所点染的潋滟瀛海,分明她宛如宏伟教堂穹顶之下的肃穆塑像,穿透百叶窗的
耀阳也会为她的神圣高洁颔首,而自己的内心却会因她无异于挑逗的动作而负上
罪恶感地气血喷张,连带着那心系某人的轻声询问,似乎也由此略显苍白无力——
就像是在妄图借此遮掩胸腔内的那份跃动怦然。
「……但某位小朋友似乎……很乐意看到我这么做呢……」指节间偶有隐匿
的甘醴白浊已被伊什梅尔全数捕获,她拔俗娉婷的慈蔼眼眸中流动的荧光似乎来
自数千万光年之外,就此轻而易举地将某人的内心剧场穿透,舞台上的一举一动
在她的眼中都一览无余,「……我说过……我会接纳你的全部……」
「……」此等柔声轻语看似是在回答他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询问,实则已在那
有意或是无意之间,令他胸膛中的烈火燃烧得更为猛烈,自己胯下的傲然昂扬就
好似欣赏完优美表演后呼唤着安可的观众,让他迫切地渴求着眼前人的安抚,他
清秀的脸庞似乎偶有局促地偏移「……这么说的话……我会忍不住的……」
「……不需要忍耐……交给我就好……」空气中飘摇的荷尔蒙愈发地浓烈,
静默地催化着两人的进程,伊什梅尔施施然地起身,随后优雅从容地跪坐于床际,
仿佛是要以行动去证实刚才语言的真实性,「……坐在这边吧。」
「……」那似乎不容拒绝的邀请,引导着他顺从地落座于床沿,温暖的阳光
于他的视线一同投射于伊什梅尔无法被尘坌沾染的身形之上,后者的脸颊微纁,
将繁盛嬖昵的目光落于他打矫健外形,温润细软的吐息拂过,好似将那品质上乘
的鲛纱覆盖其上,或许对他的粗奰来说,那甜芯诱惑的蓓蕾已然有些捉襟见肘。
「……」但显然伊什梅尔对他的磅礴尤为谙熟,抬头畀予他嬖爱的一睹,微
启自己娇婧的蓓蕾,灵动娇俏的舌尖悄然扫过他的外形,伻他也不禁浑身一颤,
舌尖细致地爱抚着肉茎的每一寸肌理,似乎是在为他清理刚才残余白浆的同时,
将自己的馝馞涂料点燃于他的外形之上,让其再度变得濡湿,这般温柔的品鉴同
时也无异于那若即若离的挑逗,让他渴望着更多来自某人的爱意,「……梅尔……」
「……」伊什梅尔那似乎不允许尘嚣沾染的眸目已经失去了云谲波诡的不可
猜测,只为眼前最珍重之人灿然起独一份的澂澄深情,在轻唤中悄然解读出他的
期许,于是便让自己丰盈剔透的皑皑雪峰一同献上殷勤,将他包夹在幽深的沟壑
之中,自我把持起胸前的绵软乳肉,不断兀自揉动、挤压,去刺激他的粗硕杆身,
为他塑造变换莫测的安然摇篮。但他的前端似乎颇为不安分地跳脱出乳肉的包裹,
突兀地挺立于双乳之中,分明地证明着自己的热烈存在,伊什梅尔微微低头,绢
细温婉的发丝略微庇荫她的妭美面容,但这并不影响他又一次地以软糯香舌去舔
舐那蓦然轻颤的肉茎前端,以温热的唇瓣去轻柔地啄吻,伻那酥麻的快感如同电
流一般流经他的脊髓,直达大脑皮层。
「……哈啊……」享受着伊什梅尔的恳切侍奉,他也不由自主地在层层快慰
的包裹中呼出些许满足的音节,不愿就此无所事事的双手忽而游弋上伊什梅尔专
注于殷勤奉献的软若云团,指尖往复刮蹭那略微发涨的敏感乳首,抑或是用食指
与拇指将其轻微挤按,甚至是略为放肆地牵扯,都在牵动撩拨她的心神,伊什梅
尔默然承受着这与其说是回应的爱抚,倒不如说是某位孩童恣意妄为的幼稚索求,
在他的把玩逗弄之下微瞌眼眸,几丝低声的娇吟也含糊不清地穿出,「……嗯……」
「……唔嗯……」伊什梅尔干脆放弃那饱满硕果的辅佐,直接让浥湿荧妭发
唇蕊自上而下地将他缓缓接纳,直至完整地全部吞咽,那接踵而至的吸附力和滑
嫩香舌的缠绵一同作用于肉茎之上,不只是让其停留,刚开始驱动起自己的脖颈,
缓慢吞吐他的粗壮,伊什梅尔似乎颇为谙练于如何进行此事,在熟稔的服侍中顾
及每一处敏感点,又不至使贝齿因失误而擦过杆身,在如此巧妙的侍弄下,只会
促使他积攒的情热愈发涌向决堤的边缘。
「……」似乎是想以分散注意力的方式去延缓那一刻的到来,一似伊什梅尔
平时所呈露予他的粲然珍重般,抬手将她因殷切奉献而似乎无暇顾及的婵娟秀发
挽至耳后以便他能够恣意尽情欣赏某人炳蔚婵媛的俏丽容颜,后者的澄莹目光因
此而同他交汇,辰星和无际苍穹于她的眼眸中交相辉映,以恰到好处的比例混合
交融,在眼底互成余色,岑寂的浩渺在其中更显姹然,此时此刻竟也被她婵媛着
带上几分忱意。伊什梅尔不啻软絺一般润泽如玉的手心交叠于他的那份温柔之上,
将其牵引至自身略有潮红的脸颊,让口中恳挚吞没的肉茎偶有触及腔壁的律动因
此传递。
……好吧,那繁盛开放的、因勤勉吞吐而惺忪起烟熅起些许湿润水雾的白菊
所传达的绵密情意,加之以细腻滑嫩舌苔的温和触感不断投射与他的愈发饥渴之
上,此等淫靡的视觉盛宴似乎只会适得其反地逐步饱足与他几乎就要满溢而出的
磅礴快感,「……等一下,梅尔……我就快要……」
「……咕……嗯……」伊什梅尔那仿佛淡薄波磔的微垂睫眉和粲然炽盛起几
分罕见私心的绰丽瞳眸中,已经簇拥出些许零星但坚守的固执,她莫名执拗地未
像从前那般宾服于某人的言语,而是选择以更快的速度去为他打恒久不羁进行殷
懃的吞吐,去补苴他临近决堤的最后几许快意。随着伊什梅尔的峬峭秀发同动作
一齐划破空气,于他打视觉形成中枢中舞动瞮然,那逐步动摇的坚定立场也即将
就此崩溃,「……唔……」
「……嗯……唔……」诚挚而忘我的包裹如此不容宽舒缓和地将他的勃兴完
整吞没,甚至是让他的涨硕顶端僭越地探入唇腔更深处的位置,都只是为他能在
此得以无所拘束地释放——凭着意志力严防死守的精关终于不受控制地崩解,恣
意地让自身的稠密粹白奔涌在伊什梅尔的唇齿之中,此等毫无保留的饱满冲刷即
使是她也不禁微顣眉睫——那般绰约面容似乎也在无时无刻地诚恳提醒他要更加
温柔一些,如果他能做到的话,「……嗯……」
「……」伴随着几声偶有不适的低吟,伊什梅尔终于在他不加收敛地喷涌中
将那几近满溢而出的浓稠白浊毫无芥蒂地堪堪吞下,而后像是意犹未尽一般,以
饱受冲刷洗礼滋润的唇舌去一丝不苟地清理那冷静些许的肉茎,颇为熟稔地将其
全数吞咽,仿佛这般动作已被肉体记忆了无数次。
「……哈啊……」伊什梅尔似乎略有不舍地将他吐露,缋制于其上的甘美津
液也让其与唇瓣一同染上了几分晶莹,在微启的唇线中,他亦能考证某人口中已
无自己的精华残留,在短暂的安然中忽而对上她似乎更为和悦,但同样熇盛着不
减反增的汗漫爱意的目光,「……还是这么浓呢……」
「……这只是前菜而已……」他轻手将伊什梅尔扶起,同时也不忘顺手再一
次爱抚她嫭丽滑润的至美躯体,「……梅尔可是一直在单方面地帮我处理,那接
下来也该轮到我了……」
「……那我可要好好期待才行……」不知是因为某人刚才略带诙谐的语句,
还是出于对他一如既往的珍重宠溺,伊什梅尔的唇角再一次地勾勒出让他仿佛如
沐春风的和熙慈蔼弧度,「……不过在此之前,再稍微等一下,好吗……」
「……嗯。」他自然不会拒绝。
……
悠远神话中的踆乌已不似初昒那般低沉晦冥,相反的,此刻它正以恢廓焕发
的姿态显赫于苍穹,昤昽燿然正似那飞鸟的翯翯丰羽,将沉寂的沆瀣全数沸腾蒸
发,让一切再次开始于彩虹之上。
塈息的时间并不会太久,在卧室内同恒星的煊赫光华互相烘染的浓郁荷尔蒙
尚未散去的时候,伊什梅尔便已回到他的身旁。
「……久等了,要猜猜看是穿的是什么颜色吗……」同那和煦温婉笑容一道
的,自然就是伊什梅尔犹如含苞待放的菡萏一般姽婳的娇躯——略显宽大的白色
衬衫尚未被缜密地扣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袒露出瑰奇丰润的绝美肌理,偶
有点点落红的细嫩脖颈,精致诱人的锁骨下则是幽深妙曼的谼壑曲线,几乎就是
在明示着她的任君采颉,「……猜对了会有奖励哦……」
「……我想想……」眼前人的嶕峣嵁岩几近呼之欲出,山顶的娇艳花朵也在
单薄的衬衫下若隐若现,尽管答案浅显得如此暕亮昈然,但他四处游弋的熇盛视
线却似乎想借思考的名义去先一步品鉴她的光彩照人。
素白衬衣之下便是无需任何修饰即可勾人心魄的娇美肌肤,直到将自己热忱
目光从伊什梅尔身前的巨大宝箱艰难移开之后放才发觉,她光洁丰润的娇娆大腿
根部的绝对秘密领域中,温热的涓流早已突破了那同样轻薄的缣帛的封锁,略显
淫靡地在重力系统的作用下濡浥双腿之间的隐匿谷地,只有本人才能知道,这身
看似简单轻便的装扮能给予他怎样的冲击。
「……我猜……」再度同伊什梅尔暌违已久的娇纵视线轇轕,肉茎不知从何
时起便又一次地昂藏屹立,难耐地渴求着她的抚慰,某人的呼吸也随之略微加快,
分明地证实着她的无垢唯美,「……应该是没穿吧……」
「……猜对了。」伊什梅尔修长纤软的睫眉因正确的回答,以及他诚实的反
应而弯起几分悠扬的弧度,好似那高悬于天际的繁丽虹桥。轻挽那冉冉垂坠的柔
顺粉发至耳后,精美的十字架耳坠似乎也随她一同闪烁着自身的笃定立场,预备
着执行先前定下的赌注,「……那么……愿赌服输……」
「……」伊什梅尔行至他的身前站定,以双手轻捻衬衫的下摆两侧,随后缓
缓向上挈起犹如升起舞台的盛大帷幕那般,将隐匿其下妩媚婘美的纯白蕾丝就此
展露于他,甚至那件贴身衣物也不能尽到它庇护柔嫩肉体的职责,布料的缺失让
他能直接把伊什梅尔微微开合的娇媚肉唇收归眼底,被赋予「情趣」含义的蕾丝
在后者的身上摩擦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冲击力,让他不加掩饰的视线放纵地濡滞于
伊什梅尔那已瀼瀼泛滥的旖旎岚谷。
「……这是你之前偷偷看的内衣……」伊什梅尔似乎略微揶揄地道出他不为
人知的微小秘密,又在因他赤忱注视染上的几分娇柔中偏过略带潮红的瑰丽脸颊,
在不经意间流露那份独有的温软宠溺,「……好看吗?」
「……很好看……」此时滞诎的由衷言语也完全失去了作用,反倒是他先行
一步的直率动作,更能表达自己的悫然赞美——他以双手兀自轻柔把搦伊什梅尔
的袅婷腰肢,曲线明畅光洁的小腹自然也是不得不品鉴的一环,在克己的谛抚中
让他如同春风骀荡般沉醉其中,「……梅尔……」
「……嗯……」伊什梅尔又一次地为他理顺额角的黪黑短发,像是在为他的
恣意妄为涤荡最后一道心理防线,「……就按照你想要的那样吧。」
……
「……」伊什梅尔似乎略显绵软地以手肘在床垫上支撑起自己上半身的重量,
修长曒白的双腿自然收放,被精美蕾丝完美勾勒的妙曼浑圆巍然明晰于他的眼底,
犹如白縠般轻薄的衬衫临摹着前者绽美靡丽的背部曲线,肩际仿佛因为自身的滑
嫩而使衣物就此悄然滑落,让姣好袅娜的蝴蝶骨也得以显露半分。
「……这个姿势……」伊什梅尔稍显嬬然地侧首回望半个身子正压在自己身
上的某人,他下身炽盛竘然难耐地与自身淋漓湓溢着蜜意的微启蓓蕾浅辄即止地
亲昵摩挲,此等亲密的挑逗,如同百鸟纤细的尾羽一般涩涩地撩拨着两者似乎已
然产生共鸣的心灵,「……有点……」
「……怎么了?」他诚恳而关切地低垂视线,「……如果不喜欢的话,可以
换一个。」
「……没有,只是……想看着你。」伊什梅尔的眼眸中嫣然繁盛起几分私心
的流萤,「……没关系的,只要你喜欢就好……而且我也有些……忍不住了呢。」
「……那……要开始了,梅尔。」他似乎是在提醒某人,抑或是自己的双臂,
希望它们能支撑得再久一些。
「……嗯……」硕大的前端在他的腰部驱动下就此叩响芬芳花圃的门扉,仅
仅只是进入,被充分润浥温热的紧致甬道内的娇嫩媚肉便向他挤压过来,早已被
塑造成他的形状的秘密花园似乎早就期待已久,回应以自身不加修饰的惓惓情意,
在轻颤中将他欣然吞咽,「……进来了……」
「……」在默然挺进的过程中挤开来自四面八方紧訄的柔嫩花壁,拓展那早
已被自己无数次往复航行的航道,消耗着自身的耐久,直至胯间与伊什梅尔弹软
挺翘的臀部听之任之地肌肤相亲,粗硕正煃的肉茎完全没入敏感媆嫭的花径,晓
雪似乎颇为恳切地将他包裹侍弄,让即使是这份短暂的轻柔温存,也能被毫无遗
漏地细致爱抚,他堪堪忍受着下身被层层包裹的蚀骨快意,预备着开始那酝酿许
久的持久博弈,「……要开始动了……」
「……嗯……啊……」伴随着肉茎的缓慢抽离,小穴的肉壁似乎略微空虚地
收缩,好在他只是稍作退出,便又一次地深深插入,让那合拢的娇媚花径再次被
自己的壮硕磅礴开启,以三浅一深的节奏开始了缓缓抽送,让小穴内早已泛滥成
灾的馧香蜜潮随着肉茎的动作带出、滴落,「……啊……」
「……哈啊……好大……」伊什梅尔白色瞳眸中的绚丽银河因情欲而变得迷
离紊乱,分明他正尽心专注于饱满自己小穴的间隙空缺,但自己内心的煓烶浴火
却仿佛未曾得以平息那般愈演愈烈,每当坚扌双溽热的肉茎在层层包夹的迷人褶
皱中拾级而上的过程中溘然摩擦过某一处敏感带,挑弄过每一处凸出的饱满颗粒,
都如同火上浇油般让灼烧着象征理智的纤细棉线的燎原烈火奭然几许,微飔为其
的迅速蔓延推波助澜,布满媚肉的逼仄花径也颇为热忱地给予回应,配合着他抽
插的节奏不断收缩吮吸,一似以自身去丈量他的尺寸的同时,仿佛枨触了某个开
关,从一开始便没有停止过分泌的柔润花蜜越发地无地容纳,不受控制地从两人
交合的缝隙中涔涔涌出,濡浥他的胯间,此等悾悾而沉肌浃髓的绵长快感,自然
也会使那柔媚悦耳的娇吟难以遮掩地从伊什梅尔的软糯唇瓣中流溢而出,「……
啊……嗯啊……」
「……呼……」尽管充牣小穴内的爱液尽职尽责地履行着润滑的义务,但那
无时无刻都在同他的肉茎牵扯绸缪的花径似乎想让他永久滞留于此,伊什梅尔动
听诱人的娇喘同时也在挑逗他的听觉形成中枢,望向在自己胯下承欢颤抖的娇躯,
浓烈的征服感便油然而生,让他不由自主地开始加快腰部的动作,轻呼着她的名
字,渴蕲从挚爱之人的身上得到更多的快感,「……梅尔……」
「……啊啊、嗯……哈啊……」身后绵密包裹的炽盛难怗突然地加快,让让
伊什梅尔也不禁娇喘连连,涨硕的前端越过最后一点一点距离,猛然亲热且久违
地吻上坚实的子宫口,引得她浑身剧烈地蹀躞,纤软如膏脂的指节仿佛寻求依托
那般无意识地攥紧身下的床单,妄图以这种方式去稳固在如同狂风骤雨中几近摇
摇欲坠的身形,「……嗯啊、啊……嗯……」
海雾暝蒙,澎湃汗漫的浪潮正伴随着两者之间肉体的碰撞产生的「啪啪」声
一波又一波地涌来,赑屃培击冲刷着意识海中矗立的、名为理智的巍峨高墙,快
感的氢根离子推波助澜地将其腐蚀溶解,化学反应的生成物在意识海中积累麋集,
又会反之成为催化反应进程的药剂。
「……啊啊……太快了……哦……」他不知餍足且忘乎所以地喭然加速抽插,
火热的前端遽速地冲破溽润花径的包裹,同最深处的娇嫩花心热烈地交吻,然后
离开,再又一次地倏忽重复先前的动作,如此往复,如此单调的活塞运动,却能
将一切摈弃,让他们得以肆意发泄内心的爱欲之情不加思索地互相渴求着对方的
身躯,似乎四周已然万籁俱寂,而他们便是得以互相证明对方鲜明存在的唯一考
据。
伊什梅尔婉丽媞然的机体在他和床笫之间䞍受着那强而有力的抽送,莹柔如
瑛的雪乳因为被挤压而产生形变,稚嫩挺立的乳首也因在床单上摩擦而传来阵阵
酥痒,被汗水打湿的鬘熳韶发黏着于妧丽脖颈之上,荧惑些许的美眸似乎也已无
暇构筑自身的温婉梳理,只能在缱绻的情欲中放荡自我的魂灵,言语也随之一同
迷乱崩解,让倾诉完整的话语也变成了某种可望而不可及的奢求,「……哈啊……
嗯……哦……要、啊……要去了……嗯啊……」
「……嗯……」他似乎在肆意生长的湑然快感中寻觅到了一丝得以喘息的机
会,在维持下身动作的同时,颇为谨慎小心地弯曲手肘,让自己坚实的胸膛与伊
什梅尔细腻润滑的美背相贴,婉顺娍丽的粉发间清雅的茉莉花香也随之显赫于他
的鼻翼,仿佛只要他稍有不慎,先前已被抽去众多构造的积木便会因下体无法遏
制的快感而轰然倒塌,「……一起去吧。」
「……啊、啊……唔嗯……啊……」再一次地加速,只为同她一起踏上顶端,
「……哦……嗯啊、啊……嗯——」
身下娇喘连连的她忽地扬起头颅,亹亹奉献的小穴也随之一同紧缩,与此同
时,他也已到达极限,将肉茎用力抵在淫乱煖狭的幽径的最深处,交付出自己生
命的滚烫子种,浇灌于那殷切渴盼着甘露滋润的粉嫩花蕊之上。
偕同被抛上浪潮顶点的快慰让伊什梅尔在这般迷乱情愫中不自知地收拢起修
长白皙的双腿,饱满分明的趾颗难以自忍地在沾染混杂两人气息的空气中轻挠,
小穴不断收缩爱抚着滞留于凸立皱褶之间的卓然肉茎,由后者前端喷薄而出的酽
浓精液与自身如同云端般绵软的穹顶中倾倒而下的滂沱霪雨不分彼此地轇轕混合,
化作奔涌于柔软云罅的滃渥春潮,温润颐养着永远生存与寒冬于烈夏之人,试图
从他的身上萃取更多一分设色于自身的稠密爱意。
「……哈……哈啊……」伊什梅尔似乎有些物理地俯首于被枕之间,那杂糅
淫靡的白浊暨爱液正随着华美高潮之后余韵的轻微喘息略显失态地从两人的交媾
处洚然淌下,只消他稍许牵揄自己淹留于伊什梅尔仍然轻颤不止的诱人小穴内的
粗颙肉茎,便会让更烝的琼浆蜜液宛如潴积之处欻而决堤那般涄湧而出,在重力
系统的作用下濡染洇湿纯洁的白色被单,「……嗯……」
「……全都射在里面了……」只需一言,便能让某人的神经再一次地兴奋起
来。
但可惜此时此刻并没有一杯「床笫之间」。
……
「……」伊什梅尔以双臂轻柔勾揽他的脖颈,眉端稍显幽娴地舒张,那汪湛
清澈却又深不见底的潆洄秋水中似乎溶解电离着整一个寰宇,连着他也一同被温
婉地倒映其中,韫藏着那独一份的唯美,「……真是精力旺盛呢……」
「……因为太喜欢梅尔了,所以情不自禁地……」自己下身发胀躁动的灼眰
肉茎嬖昵地在伊什梅尔泆氵专微翕的花瓣上挑逗摩擦,任凭那泫然霡霂将自己打
湿,以双手把持她毫无疵颣的姣软柳腰,略显色情的M字型开腿则是为了能让某人
更好地深入,「……想听到更多梅尔的声音。」
舞台布置完毕,演员已就位,帷幄升起,是时候开始第二场演出了。
「……我也很……啊……」伊什梅尔方要同他互倾那份真挚的热烈情愫,在
暂歇中难得构筑的静美便被突如其来的快慰冲散——某人忽地挺腰,再次进入紧
致日奥暖的淫靡小穴,在尚有残留的粹白和爱液的润滑下,轻而易举地直抵花径
的尽头,她似乎略有不适地搂紧某人,微垂的眼眸中却并无任何一丝的诘责,而
是柔顺如风的依允,「……突然就插进来了……」
「……」虽然自身的喭然行径的确应被谁人冷眼相待,但下体俨如不经大脑
思考处理那边便骤然付诸了行动,兀自地继续进出于紧密贴合的日奥热花径已然
清晰地表明,此刻似乎是来自远古本能的生理反应在与理智的博弈中占据了上风,
「……抱歉。」
「……哈啊……没关系的……嗯……按照你喜欢的节奏来就好……」伊什梅
尔如此娇呓着,弹软娇嫩的腰肢也言出法随地轻颤着,配合着她暂且松缓的抽送
不断扭动轻晃,殷懃地绥靖这他肆意燃烧的烈火,哪怕自己会因此一同化作燃尽
的无名灰烬,在狂风中不知所踪,似乎也将在所不辞,「……我会……啊……全
部接受的……哈啊……」
「……嗯啊……又顶到了……唔嗯……」精力旺盛的肉茎又一次遽然叩响通
往禁忌的闼扉,似乎无意为谁敞开的大门却似若于此地傒候已久的独行旅人,久
待而至的深挚欣喜让她悃诚地推襟送抱于某人,在迮狭媚肉情意惓惓的包裹吞咽
之下,他的每一次深入都会在伊什梅尔綦其滑嫩逶迤的小腹上焯显出自己的峣峻
外形,而那翛然不被袗衣翳蔽的团栾如月,却宛如引人遐思的月下潮汐一般随着
他默然往复于庭院的黯月引力,自身嫣然含蓄地在他坚实的胸膛上挤压摩挲,诚
实地传递这那热忱的心音,「……嗯、嗯……啊……」
「……」他附身亲吻伊什梅尔似乎有些被冷落已久的耳廓,舔舐吮吸王旦然
娇俏的耳垂,再是盹挚啄吻那亭亭玉立的细嫩玉段,为本就已是遍布明艳吻痕的
脖颈细致点缀上更多傲咲于寒雪的红梅,在滑嫩娇俏的滋润肌理打上独属于自己
的标记。颈间的阵阵痒意让伊什梅尔皎白如玉的双腿在不自知中悄然盘绕于他的
腰际,配合着他逐渐放纵的节奏往自身的方向一下又一下地尽力推送着。
抽送,抽插,占有。
「……啊、啊……嗯……啊……我好像……」正如黄金时代人们所说的化学
反应平衡常数,似乎所有事物都理应拥有一个限度,而此时的伊什梅尔已在他犹
如狂风骤雨般漫长而激烈的攻势中无力稳固自己的身形,娇喘连连的形骸也即将
到达自己的畛域,而这一刻的到来,比上一次还要更快,「……啊……啊……又、
又要……嗯啊……」
「……嗯啊……啊……又去了……啊……」桎梏肉茎的妩媚小穴内的嫩芽好
似那精雕细琢的玉瑑,在伊什梅尔忽而弓起细软柔媚的腰肢的同时猛然收紧,几
近要把他残存的理智绞成碎片,犹如从炘热火山中喷涌而出的炽盛熔岩般的爱液
冲刷焮烧着他同样敏感的幠大顶端,若不是他仍有些许看似游刃有余的耐久,恐
怕就要融化在这闷热的烘炉之中,「……嗯……啊……哈啊……」
「……唔……嗯……咕啾……嗯……」他暂且停下自己的动作,去亲吻接纳
伊什梅尔主动吐露的软糯苾甜,热忱厔深地与其纠缠索取榨取忘我缠斗中缴获的
战利品,或是被他尽数纳入咽喉,或是不慎地逃逸濡热交织唇瓣的缜密封锁,化
作纡徐潏流的清滢河溪,同下身流出的润泽细流交相辉映,「……嗯……」
「……」不知是因为伊什梅尔两颊几乎就要被点爇的韶丽彤云,抑或是那情
欲流萤、又惹人怜爱的繁盛白菊,还是两者一同作用,在高潮奏毕但余韵未尽的
萦绕余音中,他叵重新开始了自己方才的动作,「……啊等、等一下……哈啊……
刚、刚才……哦……这么快的话……嗯……嗯……」
仍然轻颤紧缩的蜜穴似乎难以迎迓这份不减半分的竘健爱意,引得伊什梅尔
发出更显荏弱娇柔的声音,躁动挺进的肉茎已然不加理会于因刚刚才高潮过而变
得格外敏感的柔弱娇躯,在迸溅些许水声的协奏曲下快速地抽送撞击着深处柔媆
且如泉眼般流溢着稠密爱液的花心,同时在每一次的插入中都会些微调节自身进
入的角度,刺激爱抚过他已颇为熟稔的敏感带,为这第二次的追加曲目增添一些
独到的新奇感,在令人心驰神往的绵长快感中消磨自戕着自身所剩无几的耐久,
伊什梅尔似乎已经无力去迎合他宛若不止疲倦的漫长抽插,只能徒然地任由他发
泄那不加收敛的浴火,「……唔啊……啊、啊……嗯啊……」
「……嗯哦……啊……这样的话……很快又要……哈啊……」肉体碰撞的主
旋律搭配以泧然潮涌的浪涛,似乎过分喧豗地奏响于两人之间,彼此的内心都已
明晰谂谉对方的热忱,伊什梅尔的柔嫩花径已经被他恣意搅动得一塌糊涂,像是
被打翻了的研墨台,唯美绚丽的弥漫幸运略显失焦地注视着他,岑寂婥约的纯白
宇宙似乎不断地趻踔辏集着超新星爆炸坍缩时的华美烁光,窎远深寂的宇宙中,
包含着伊什梅尔如同闪耀的星尘那般霏微的爱意,而他,似乎能以更快的速度去
灰白这一缕温存的眷恋。
「……啊……啊啊……好快……要……哈啊……」他好似那迫近的暴风雨,
叫啸的狂风卷走伊什梅尔芬芳的郁烈体香,倾盆而下的骤雨细如针脚,严密她愈
发难以自持的柔弱身躯,似乎后者的婉嫕便是他得以放纵的资本,耀阳晹然,直
至……直至最后几丝眢尽的耐力翻涌起的海潮将她簇拥上巨浪的顶端,又以生命
的精华尽数淋漓灌溉,伊什梅尔似乎再也无法忍受这般快感,用力搂紧某人,在
短促的嘤咛中又一次地丢了身子,「……呜……去了……啊、啊啊……」
「……嗯……」他闷哼一声,像是失去了理智的野兽那般将肉茎插入到伊什
梅尔颤抖不止的小穴最深处,完全不像是做了许多次那般仍然浓稠绵密的精液在
壮硕肉茎的阵阵痉挛中倾泻而出,注满爱人的腔内,似乎连线条明畅的小腹也因
此而微微隆起,那便是他爱意的最好证明。
「……哈啊……啊……嗯……」在被浪潮淹没的失神中,伊什梅尔像是溺水
的人那般紧攥着眼前的救命浮木,如同渴求氧气那般的索吻,似乎也变得理所应
当了起来,「……」
……
「……被射得满满的呢……」伊什梅尔伸手轻抚自己的小腹,似乎难掩自双
眸中跃然而出的欣喜。
「……那要一起去洗个澡吗?」他在暴风雨后的宁静中安然环抱某人,这份
安宁的休憩便是漫长战斗之后的最好奖赏,「……全身都是汗的话,不太舒服吧?」
「……好啊。」伊什梅尔似乎欣然同意他的提案,但又略显狡黠地点破某人
内心潜藏的细小心思,「……去浴室打个加时赛的话,好像也不错呢……对吧?」
「……唔……」
看来这个休息日,也会是没法休息的一天呢。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战双 纯爱 帕弥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