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同桌美少女其实是男生】(全)


车轮不断撞击铁轨的声音让我不免有些烦躁,微微的抬起头才发现已经能看
到这座城市的景色了。
初中毕业之后,我没有继续留在家乡的城市,而是去了另一个城市开始了梦
寐以求的独居生活。
倒也不是成绩的原因,只是单纯有点想来这个城市。
「小晴,这边这边。」
刚走出车站,不远处一位带着棒球帽的女生朝我挥着手,别误会她只是从小
和我玩到大的姐姐而已,虽然在我小学之后就离开了那边来到了这边,也算是在
这边生活了不少时间。
「雯姐,好久不见了,亏你还认得我。」
「我怎么会忘了小晴呢,上车。」
她的车就停在路边,没想到这个年纪就已经自己买了车,我唯一知道的是她
现在在从事音乐相关的工作。
雯姐要带我去的是我所租的房子,那是里学校比较近的学生公寓。
家具配备齐全,我只要带我的行李就行了。
「真没想到小晴会来这边啊,对了我弟弟好像和你一个学校,记得照顾照顾
他啊。」
「知道啦雯姐,回去路上小心。」
说完她微微一笑,驾车离开了这边,说起来雯姐的弟弟我只是听她说过没想
到真的有这个人。
看向了四周整洁的公寓,我有些兴奋,一想到以后一个人在这边生活我的心
情就十分高涨。
「独居生活啊……」
不过此时我还不知道这样的生活很快就要结束了。
学校生活也是不错,公寓离学校不远早上我可以睡到自然醒,步行不到十分
钟的路程十分惬意。
与班级同学相处也还算不错,只不过就是没找到雯姐的弟弟,唯一一位姓于
的还是女生,恰巧她就是我的同桌。
怎么想也不会让我认为眼前的人就是雯姐的弟弟吧。
漆黑的中长发绑上了马尾,皮肤细腻白皙,微微有些偏瘦的身材虽然看上去
贫瘠但偶尔看去还是有些许让人心痒。
偶尔转头和她面对面时,那双桃花眼嵌入的棕色眸子清澈而又纯净,高挺的
鼻梁和带着微微粉色的嘴唇显得清纯又可爱。
这等可爱的女生,我怎么会不对她动心,同时还在庆幸着能和这样的女生做
同桌。
只不过她有些安静,说实话做同桌那么久一天也说不上几句话。
在几乎走遍了其他班级后也没有发现雯姐所说的她的弟弟,我最终还是拨打
了她的电话。
「雯姐,你弟弟真的和我一个学校吗?」
「对啊,叫于诗雨,就在我身边呢,诗雨,你同学!」
对于这个名字我有印象,不就是我同桌吗!
「喂?」
随着一声有些微弱阴柔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打断了我的思考。
「喂?于诗雨?」
「是我,你是?」
她的声音很轻,虽然没有学校里那般的温柔甜美,但倒也有几分相似。
「我是杨暮晴,没想到你就是雯姐的弟弟啊。」
「嗯,那明天学校见。」
说完她立马挂断了电话。
应该不会是同一个人吧,昨晚我想这个问题想了很久。
也许只是同名同姓搞错了。
刚一进班级忽然就被一人拉到了一旁。
「诶。」
「嘘!」
在教室的转角的墙后,这边一般很少有人会路过。
她紧紧贴着我的身子,呼吸有些急促。
「你认识我姐姐?」
她的声音和昨天在电话里有些不同,不对现在还没确定他们是同一个人。
「你就是雯姐的弟弟?」
我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她,眼前这个人无论从外貌还是日常的动作还是其他
的什么,这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女孩子啊。
微微点头,他把手指比在了自己嘴唇前,摆出了不要说话的动作。
自然我的表情是很疑惑的,因为不管怎么说,总之我就是不相信。
「你不信吗?」
我轻轻点了点头。
「你不信那也没办法……总之这件事别说出去。」
说完他就走回了教室。
这事情未免有些太过于离谱了,原本以为的美少女同桌结果却是青梅竹马姐
姐的弟弟,这种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坐在座位上的他还是如同平时一样,就像是这件事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我趴在了桌子上,从另一个视角去看他,不管怎么看这都是女生啊。
大概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他的脸颊悄悄爬上一抹红晕,用着余光瞟向了我。
「看什么啦?」
「嗯……就是感觉你长得挺可爱的,如果真的是男生我这样看看你也没事吧?」
这话是我随口说的,根本没有考虑之后会发生些什么。
霎时间他的脸颊通红,立马用那双白皙的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说什么呢,还在教室,都说了不可以说那件事。」
「这么说,这是我和你之间的小秘密咯?」
我微微笑着说道,他的表情也变得愈发可爱,害羞着,趴在了桌子上,轻轻
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想这也不可能是男生吧。
就连平时也都是和女生一起说话,不过次数不多就是了。
大概是因为校服的原因,他也不需要穿着女装,看起来也很像是女生,就连
身材也是一样,我已经不止一次想要袭击有些无防备的他了。
就这样,我和他过着这样的同桌生活,不过就在某一天他突然变了。
虽然我依旧不太相信他是男生,但是比较相处了那么久的时间,我和他偶尔
碰一碰也算是很正常的。
甚至偶尔午睡的时候他都会靠在我的身上压得我很难受。
不过今天,他看到我也没有和我打招呼。
「怎么了?」
他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把桌子朝着另一边靠了靠,与我保持了一些距离。
突然起来的奇怪举动让我有些不适应,不过我也没有在意,也许只是今天心
情不太好吧。
午休的时候他也不见了踪影,也不知道跑到了哪。
「杨暮晴,有空吗?」
和我说话的是班里的另一位女同学,她此时坐在了于诗雨的座位上。
「有空是有空,怎么了?」
「也没什么,就想和你聊聊天。」
说实话她的样子也不错,身材比于诗雨更加的火辣,平时对她也有些印象,
貌似也经常和于诗雨聊天来着。
「你有什么事吗?」
「也不是啦,暮晴,你和小诗雨是什么关系啊?」
她说着靠在了桌子上眼睛始终看着我。
对他嘛,说实话最近已经让我有种和他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的感觉了,但是
一直不知道于诗雨是怎么想的。
「朋友吧,怎么了?」
「是嘛是嘛,可是小诗雨每天都和你靠得好近诶,还以为你们在一起了呢。」
不知道为什么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跳加快了那么一刻,也许是我还
没确定于诗雨就是男生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吧,不过我转念想了一下,这和他的
性别也没有关系吧?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确实很开心。
「还没有呢……」
我没有给予肯定的回复,无关他的性别,我只是喜欢于诗雨而已。
「诶,这样啊。」
说完这句话后,那个女生也离开了于诗雨的座位。
片刻之后,于诗雨也回到了教室。
「你去哪了?」
「和你没关系。」
她的声音有些低沉看起来不像是一点事没有的样子。
「小诗雨,之前和你说了什么啊?」
少见的,于诗雨身边围起了一圈的女生,好像还有别的班的。
「知道了。」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杨暮晴,以后离我远一点。」
说完他趴在了桌子上,只留下了一脸懵的我。
这要说没事我根本不会相信。
可是不管我怎么叫他他都不在理会我。
放学后,我拨通了他的电话,却发现我被他拉黑了。
我有些难受,心里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想要拨通雯姐的电话却发现她直接打了过来。
「喂?小晴,诗雨在你这边吗?」
「我刚想打电话问你,怎么了?」
「他现在还没回家!」
从语气就可以听出她的着急。
现在倒也不是太晚,不过听雯姐所说每天放学后他都会立马回家,而且现在
电话也不接。
就在我挂掉电话准备出门去找他的时候,一下子撞到了一个人。
「啊……好痛……」
「于诗雨?你去哪了?」
「暮晴……」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一下子抱住了我。
「怎么了?」
他摇了摇头,我却感觉到衣服被微微浸透的感觉。
他好像哭了。
「别站在外面了,进来吧。」
轻轻挪动了身子,我关上了房门。
眼角依旧闪着泪花,轻轻擦拭眼泪后,才带着微微的抽泣声说道。
「暮晴,我好害怕……」
听他的声音,我心里那本就害怕的事情渐渐放大。
不过现在要先和雯姐报个平安才行。
拨通电话后,简单和雯姐说了于诗雨在我这里之后,她那边也放心了下来。
那么回到这边,他到底是怎么了。
「是不是受欺负了?」
他坐在我的床边,轻轻点了点头。
「是那几个女生吗?」
大概是提到了让他有些害怕的人,他一下子抱住了我的身体。
「于诗雨?」
「暮晴,我不想去学校了……」
我也有些犹豫,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逃避也许不能永远解决问题,但确实是最有效的。
我轻轻摸了摸他的头。
「诗雨,那就先好好休息吧,住在我这边也是可以的。」
「真的可以吗?」
他的眼角依旧还在滴落泪珠,楚楚动人的样子让几个字不禁脱口而出。
「诗雨,我喜欢你。」
像是被吓到了一般,他的眼角眼泪止住了,转而是一脸的惊讶。
「笨……笨蛋,哪有在这种时候表白的啊……」
他哭着,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
「我也喜欢你……」
低着头,微微撩起了耳边的长发,露出了他已经红透的耳朵。
「你说什么?」
「诶!」
他的声音确实有点小,但我是毫无疑问的听到了,现在这么说只是逗逗他而
已,让他暂时不要想起之前的事情。
看到他惊慌失措的动作和更加透红的脸颊,我笑了笑。
说什么也不重要了吧。
我轻轻摸着他发烫的脸颊,朝着他小小粉嫩的嘴唇靠了过去。
显然是被我的动作吓到了,他的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随着我轻轻撬开他的
嘴和他舌头轻轻交缠着,他轻轻把手搭在了我的背后。
我和他拥抱亲吻,刚刚说的事情,暂时抛在了脑后。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和别人接吻,舌头搅动着,感受着那股特有的味道。
说不上来却是感觉一阵刺激顺沿脊髓,一路向下。
于诗雨的表情或许比我更加可爱一些,微微勃起的下体透过薄薄的裤子,不
断蹭着我的腹部。
他的下体并不大,我一只手就可以完全握住的大小显得可爱。
「暮晴……」
轻轻叫着我的名字,细嫩的小手伸进了我的裤子,轻轻抚摸着我的下体。
大概是平时也有在自慰吧,他的手法很熟练。
我脱下了裤子,他看着我的下体入了迷,微微张开的嘴巴,呼出温热的气体,
碰在了我已经完全充血的下体上。
上下用手套弄着,柔软的舌头包裹着我的前端,来回舔舐,时不时含进他小
小的嘴里。
隔着裤子的下体一跳一跳的,像是打算冒出来一般。
露出了白白净净的下体,还没有割去包皮,半露出来的粉色头部显得更加可
爱,微微渗出的液体也再一次让那看上去粉嫩至极。
「真可爱啊。」
我轻轻摸着他的后脑勺,向前轻轻跟着他的节奏推动着,刚刚的话让他的脸
更红了一些,他没有说话只是舌头的动作更加频繁。
一只手帮我套弄着,另一只手也在自己套弄着,即使含着下体他也发出了轻
轻的喘息声。
随着他速度的加快,我也感受到了一股特殊的感觉,他紧紧含着一股热流喷
射而出,而他套弄着的手也停了下来,喷射出一股浓郁的液体。
「暮晴……还要继续吗?」
随着几声吞咽,他微微张开嘴巴,有些虚弱的问着。
「先帮你清理干净吧。」
我微微低下了头,在他有些惊愕的表情之中,含住了他小小的下体,顺带着
舔舐干净了周边还带着温热的液体。
我只能用着他刚刚给我带来的感觉,轻轻舔舐着,他小小的手放在了我的头
上,轻轻抚摸着,想必他现在应该是一脸止不住的潮红吧。
「可以了,暮晴……」
他轻轻说着,让我松开他的下体,此时我和他都再一次的感觉兴奋了起来。
再次拥吻带着互相的味道。
「那,我先去洗澡……」
「一起吧。」
「诶……」
还没等他拒绝,我把他抱了起来,他不算太沉,我抱起来很轻松。
「等等啦~」
像是在撒娇一般,他轻轻捶打着我的胸口。
我和他脱光了衣服,他有些害羞的遮挡着自己的身体。
我摸向了他的屁股,轻轻捏着,他的下体也如同连锁反应一般微微翘起。
「果然,很可爱呢。」
另一只手微微抬起他的下巴,再次吻了过去,同时一边将他推到了浴室的墙
边。
「不是要洗澡嘛……」
松口之后,他轻轻吐着温热的呼吸,声音娇弱,眼神飘忽得看向我,想要低
头却又抬头,最后别过了视线。
我打开了花洒,调试好了温度之后朝着他的身体轻轻浇了过去,白皙的皮肤
泛起淡淡的粉红显得更加可爱,我站在他的背后,慢慢给他淋着热水,用时也打
湿着我自己。
我用已经充血的下体轻轻蹭着他柔软的屁股,时不时也惹得他一阵娇羞的叫
声。
微凉的天气也不能降温我们火热的情绪。
涂上凉凉的沐浴露之后,我更加放肆的寻找着他娇嫩的后穴。
「暮晴……轻一点……」
「放松一点啦。」
我轻轻朝着他已经泛着红润的耳廓吹着气,时不时轻轻地舔舐,让他更加的
放松。
在润滑之后,我对准的穴口,轻轻送入,他张开了嘴巴大口呼吸着,我把手
指伸进了他的嘴巴,他也乖巧的含住了我的手指。
感受着直肠特有的温暖和柔软,他将我整个下体完全包裹了起来。
有着沐浴露和肠液的润滑活动起来很是自在。
「放松一点,太紧了……」
我轻轻摸着他的舌头,虽然他只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但是身体已经完全放
松下来了。
小小的下体在抽插中甩动着,流出白白的前列腺液。
每次抽插就像是老式的取水井一样被我榨出一些液体。
「暮晴~」
他扭过了头,神情飘忽,微微眯着眼睛,吐出着舌头不断发出可爱的叫声。
和他再一次交织起了舌头,安静的浴室里剩下的只有水声,啪啪声,还有我
和他亲吻的声音,唯一多出的心跳声也被这些有些色情的声音彻底盖过,他渐渐
放声娇喘,下体跳动着,射出了真正的精液,下身一阵瘫软,腿发抖着,差点摔
倒下去。
我抱住了他的大腿,将他转身抱了起来,继续按照之前的节奏抽插着,他耷
拉着舌头,身子越发的柔软,内里也是有节奏得收缩着,像是想让我射出更多的
精液。
随着我和他腰身的摆动,我也到达了极限。
包裹着,一阵轻微的抽动,白浊浓郁的液体在他体内喷射而出,每次射出他
都会有心意得收缩着内部,试着让我射出更多的精液。
几阵高潮过后,我轻轻拔出了下体,和他一起坐在了地上,而在拔出的瞬间,
他再一次高潮,坐在地上,下体却还在不断喷射而出精液,满脸潮红,轻轻把疲
软的身体搭在了我的身上。
「真可爱……」
我和他轻轻喘着气,看着他屁股内还不断流出的精液,再一次相拥亲吻。
「雯姐,这几天就让他住在我家吧,他已经睡着了。」
我把手机放在了于诗雨的嘴边,轻轻的吐息声也让雯姐放下了心。
「麻烦你了,小晴。」
「没事,应该的,如果雯姐放心的话……把他交给我就行了。」
「你这突然像是表白的话是怎么了,难道你和他在一起了?」
「谁知道呢?」
我挂断了电话,看向了已经熟睡的于诗雨。
果然很可爱啊,轻轻吻向了他的额头,我也钻进了被他体温烘托得正合适的
被窝。
这一觉踏实又舒适。
「好好呆在家里哦,饿了冰箱里有吃的,或者出去吃也行。」
说着我拿出了一张纸钞递给了他,昨天的衣服还在晒干,他穿的是我的衣服,
显得有些宽大,但是穿上去还是那么可爱。
「嗯嗯,我会乖乖的。」
说完他吻向了我的额头,在门口目送着我离开。
向老师说明了情况之后,我还特意加了几句话,那就是他有可能经历了校园
霸凌。
「行,这种问题我们肯定会重视,你放心吧。」
我说的肯定不是他现在躲在我家,而是因为生病需要请假,说实话他也算是
病了吧。
貌似于诗雨消失一天,也并没有在班级里引起什么,原本他也就是那种小透
明的感觉。
直到放学的时候,之前那个女生又一次找到了我。
「暮晴~今天小诗雨不在好无聊哦。」
说实话我不知道要怎么去回答她,她也许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她们欺负于诗
雨的事情。
在我看来,眼前这个女生完全没有外表那般的漂亮,反而让我觉得恶心。
「有事吗?」
「唔,这么说的话,还真有,暮晴跟我过来。」
说着她拉起了我的手,把我拽到了教室外墙壁的后方,就是那个少有人经过
的地方。
「最近,也是听说了一点小诗雨的传闻啊,暮晴你知道吗?」
我一脸疑惑得看着她,直到她拿出了手机,播放起了一段视频。
视频色调昏暗,根本看不出是在哪里,于诗雨躺在地上,浑身上下没有穿任
何的衣服,他原本白皙的身上有着或浅或深的淤青。
一位女生扒开他的腿,看到了于诗雨的私处,却发出了一阵惊讶的声音。
「我草,他TM是男的。」
身边的几人听到这个声音,纷纷打开了手电照向了于诗雨的身体,也让我看
清了他身上的伤到底有多少。
明明昨天还没伤的。
「真的啊,真恶心。」
「就这样还勾引男人啊,真恶心啊。」
于诗雨捂着自己的私处,却一次次被其他人拨开他的手,一脚一脚踢向他已
经毫无防备的身体。
「你这样,死掉吧,就这样还勾引别人的男人,恶不恶心啊,估计那个人知
道都要吐了。」
几口唾沫吐在了他的身上,随后又是重重的几脚,让于诗雨的眼角划过眼泪,
他没有哭出声,但我能看出来,他害怕极了。
身体颤颤巍巍得躺在地上发抖。
「草,真恶心啊……」
这是视频结束前最后的声音。
视频里我看到了一旁被扒掉的衣服,正是于诗雨今天穿的。
我没有说话,但是眼前的女生还在喋喋不休得说着。
「这样的人还勾引你,暮晴也觉得恶心吧。」
见我没有说话,她在一起拉起了我的手。
「和我在一起吧,我不比他好看吗?我身材也比他好的多了,他还是个男的!」
「闭嘴。」
轻轻从口中吐出两个字。
「什么?」
她一脸错愕,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让你闭嘴,真恶心……」
说着我一把甩开她的手,就连书包也不想拿,径直朝着家跑去。
用着最快的速度我跑回了家里,惊慌中颤抖着拿出了钥匙,打开了房门冲进
了屋子。
「诗雨!」
我发了疯般得寻找着他,外屋和卧室都不见他的踪影,我闻到了一股不太寻
常的味道听到了一丝丝的水声。
我跑进了浴室里,于诗雨的左手泡在了水池里,右手拿着厨房的水果刀,水
已经被染成了淡淡的红色。
「诗雨!」
我轻轻晃动着他的身体,他的神情已经有些虚弱了,脸颊已经被破了相,看
到我的时候却还在微微笑着。
「我没事的,暮晴,我没事……」
「笨蛋,你说什么呢,赶紧起来。」
我一边拨通了120,一边把他扶了起来。
「诗雨,醒醒啊,别睡!」
他的眼睛有些微微闭起,嘴唇一张一合,在说什么。
仔细听才能听到那微弱又富有情感的声音。
「我爱你可是我已经配不上你了。」
「笨蛋!再撑一会,救护车很快就来了!」
我近乎是歇斯底里的喊叫,眼前逐渐被水打湿,温热又酸涩。
我抱着他,立马跑下了公寓,拿起随身带着的纸巾帮他擦拭着伤口。
他的嘴唇已经开始微微发白,呼吸也变得贫瘠。
好在救护车是及时来了。
医院的大厅里,雯姐和我坐在屋外等待着急救的结束。
「家属哪位?」
我几乎是和雯姐一起起身的。
「失血性休克,已经在输血了,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青春期的孩子比较叛
逆,你们多多进行心里沟通,家属签一下字缴费。」
很快于诗雨被安排了住院,看着渐渐回复血色的于诗雨,我轻轻松了一口气。
这几天雯姐帮我请了假,我呆在病房里一步也没有离开过他。
直到他的气色越来越好,开始睁开眼睛。
「暮晴……我已经……」
「别说了,笨蛋。」
我轻轻摸了摸他的头发和有些变瘦了的脸。
轻轻吻向了他的额头。
牵起了他的手。
「我爱你,是不管任何变化。」
他的眼角划过两条泪痕,我轻轻笑着。
「哭什么呢,笨蛋。」
鼻头微微有些发酸,强忍住眼泪,让他靠在了我的肩头。
「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又过了几天,他依旧住在我的家中,只不过他不在出门了,每天目送我上学
之后,就是窝在床上,或是帮我打扫卫生,这样也好。
只不过,那件事情已经在学校里传开了。
「诶,那个休学的,好恶心啊,装成女的去勾引人。」
「听说那个男的还和他亲了,我草。」
「以后离那个人也要远一点。」
不在意这些事的人只有廖廖几人,再加上我之前也没来上课,我的心思好像
已经不在这边了。
干脆也休学吧。
当天我和我们老师说了这件事情。
就连老师也带着一种另类的眼神看着我。
「行,知道了,好好休息。」
这是他说的最后的话,之前说要好好重视的事情,他貌似已经抛向了脑后,
目光中我只看到了他想尽办法想要摆脱我和诗雨。
我发自内心笑了一声,之后离开了办公室。
回到家后,诗雨还是和平时一样,躲在被窝里,我没有告诉他,那段视频被
传上了学校的交流群中,而我也退出了那个交流群。
「诗雨,我回来了。」
隔着被子轻轻抱向他的身体,他好像有些抗拒,不过在轻轻挣扎两下后还是
选择了不再抵抗。
「我休学了,以后每天都会陪着你,乖乖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他没有说话,只是重新伸出了手隔着被子和我抱在了一起。
天亮了,屋外的光线打在了我的脸上。
啊,我睡着了啊,什么时候睡的?
「诗雨……」
我看向了一旁空荡荡的床铺,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抓起手机,我看向了布满的未接来电。
是雯姐。
还有,一段于诗雨发来的短信。
〔我不能再拖累你了。〕
解锁手机才发现他看了我的手机,虽然我退出了交流群,但是他还是看到了
那些。
我发了疯一般跑出了屋子,同时给雯姐回拨了电话。
「雯姐,诗雨呢!」
「学校!」
没有多余的沟通,我立马赶往了学校,教学楼前的空地上,围聚着大量的学
生和老师。
一位老师正拿着大喇叭喊着。
「于诗雨同学,有什么问题可以和老师说,老师会帮你解决的。」
他的真诚倒也还算是逼真。
高高的教学楼之上,于诗雨坐在围栏外,双腿摇摆着,轻轻晃动着自己的身
体,瘦弱的身躯像是在随风摇摆着,随时可能摇摇欲坠。
他在等,等那几个好朋友,他想要死在她们面前。
「雯姐……」
「小晴!你快救救诗雨啊!」
就在我和雯姐想着办法的时候,那位老师还是说着那一样的话,只不过后面
加了一句。
「请你一定不要冲动。」
我笑了笑,周围说着的大多都是些怀疑,让我感觉有些恶心。
「雯姐,你准备去抱住诗雨。」
我让雯姐跑到了顶楼,围栏很矮,雯姐可以越过围栏轻松抱住他。
当我在楼顶看到雯姐之后,我缓缓越过冷漠的人群,踏过那些恶心的声音,
就在那老师即将要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一巴掌打落了他手里的喇叭。
之后,是歇斯底里的喊话。
「于诗雨!我爱你!」
我几乎是用出了全部的力气,在所有人的惊讶当中,就连于诗雨也楞了一下。
雯姐抓着这一空挡,一把抱过了于诗雨,看到他安全之后,我也立马冲上了
顶楼。
「诗雨!」
见到我之后,他放弃了从雯姐怀里挣扎,反而是无力起来,瘫坐在了地上。
「暮晴……」
「笨蛋!」
我用力抱住了他,眼泪再也止不住,滴答滴答,顺着脸颊滑落在了他的肩膀。
「你要是死了,我该怎么办啊……」
我从喉咙里挤出了这句话,我爱他,发自心底的爱他。
「对不起……暮晴……」
他的声音带着哭声,一字一字划过我的心脏。
「笨蛋,以后不会让你再受一点委屈,被欺负一下了。」
我抱着他,在他耳边说着。
雯姐看到这幅模样,也是很自觉的背过了身。
和他拥吻过后,我和他的心情都缓和了不少。
「回家吧。」
我拉起了他的手,将他拉了起来。
他面带笑容,轻轻点头。
「还有我呢!」
雯姐从背后抱住了我们两人,看样子舒了一口气。
我和他手牵着手,缓缓走下了楼。
还有人围观吗?
还有人吵闹吗?
我和他没有注意,现在沉浸在那浓浓的幸福之中。
「回家了,诗雨。」
后面,怎么样了?如同一般的故事一样,结局往往都是美好的,总之恶人起
码要收到惩罚才行吧,那段视频作为最有力的证据,而于诗雨和我也亲自在庭审
时只认了凶手,罪有应得吧,倒也不值得可怜。
至于那位老师嘛,我也没去关注了,毕竟学校都有可能要没了嘛,不过这是
好久之后才知晓的事情。
「雯姐,我和他去别的城市吧。」
倒也不是不能继续在这个城市呆着,只是这边太冷太冷了。
要去哪呢?我的家乡,还是其他城市,这一次要选个暖和一点的才行。
车轮撞击铁轨的声音让我有些烦躁,我看向了窗外,目的地的风景已经印入
了我的眼睛。
「好美啊,暮晴。」
「是吗,我倒不怎么觉得。」
我摸了摸于诗雨的头,他正好奇得看着窗外。
「为什么啊?明明那么漂亮。」
他有些失落得看着我。
「你看看我眼睛里有什么?」
他仔细看着我,我微微笑了笑。
「这才是最美的。」
说着,他笑了,变得更美了,从我的对面坐到了我的身边,靠在了我的身上。
「我爱你。」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