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母猪随笔】(1-2)


第01章:怎么回事?一觉醒来巨乳肥臀反差婊女老师和黑皮辣妹都变成了我
的母猪
白双一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中他度过了让他倍感压力的高
考,进入了一所大城市里的普通大学,本以为高中是学校红人,在大学也可以一
展宏图的他却以外的平庸,四年时间转瞬即逝可唯一让人印象深刻的只有刚开学
军训大家围成一圈,青春的炙热点起,高歌欢舞,幻想未来。
然后?然后就好像没什么了,随着军训的结束一切都归于平淡,自己曾经憧
憬的大学美好生活好似昙花一现,一瞬间消失不见,留下的只有平凡的自己彷徨
踯躅和岁月的葱然汩起。
再然后就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毕业,喝酒,痛哭,和离别。
这段也没什么好说的,人生必经之事罢了。人生就是这样,无论好的坏的最
后都会变成一声叹息。
之后白双一留在了大学生活四年之久的城市,找了一份符合他人设的普通工
作,一干就是五年。
白双一以为自己一直会这样干下去,每年的假期旅二次游,星期六日去攀岩
或者打球或者玩游戏,做什么都好。到了三十岁就去相亲结婚给自己找一个伴侣,
生孩子,在这个城市定居。
这这样一直干下去,直到退休,老死,很经典的小人物的一生,没什么波澜
壮阔,没什么戏剧性,唯一有的就是感慨,无尽的感慨,年轻感慨年岁不吾与,
老了感慨人生须臾。
白双一一直以为自己会这样下去的,他不是没有想过轰轰烈烈跌宕起伏荡气
回肠的人生,只是大家都是普通人,想又能怎么样呢?
是的,如果不是当回到了自己曾经待着的小城镇,收到了最喜欢的老师被家
暴而死的死讯,遇到了曾经憧憬的女神在车水马龙的大排档前哭着问自己当初为
什么不向他表白,看了躺在病床上的父亲苍白的笑脸,白双一以为自己会一直这
样下去的……
而梦终究是梦。
「铃铃铃……同学们,这个函数单调性的问题是高考的必考点,也是接下来
学习导数的基础,如果你在这个位置弄不懂那么接下来的一切你只会不断落后于
别人……」
白双一迷茫的从桌子上爬起,模糊的眼神逐渐回复了焦距,不远处的讲桌上
站着一个穿着一身女士西服,身材丰满脸庞修美的女老师,她的眼睛大而细长,
柔和中带着理性和坚强,俏鼻高挺丰唇魅惑,乌黑的长发宛若银河九天,洁白的
皮肤如同天山皓月。
白双一痴痴地看着台上说个不停的女老师,瞳孔放大环顾四周,他拳头握的
很死,从生下来为止从来没有这么发力过,嘴唇即使被咬破流出微咸的鲜血也全
然不顾。
突然他笑了,笑得张狂笑得夸张,笑得兴奋至极又有点小心翼翼。直到最后
女老师生气的离场,不明所以的同学开始聚集问候,白双一又哭了,哭的哽咽的
完全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哭的仿佛要把生下来到现在所积攒的泪水都流干。
这算什么事?
过了许久白双一才缓过神来,他的四周同学都已经离去,只留下一个面露担
心的女孩,她即使身穿蓝白相间的宽大校服也遮挡不住惹火的身材,诱人的S形曲
线和略显棕色的皮肤带给人别样的异域风情。
原本笔直的长发被她烫成了金色小波浪,年少清纯的面容也画着绚丽的彩妆,
青春中带着狂热,给人一种强大的侵略感。
她一手撑脸,一手在白双一背上轻轻抚摸,用轻柔的鼻音哼出了舒缓的歌曲,
狐狸一样的大眼微长,慵懒不失魅惑。
「怎么了突然?」
白双一没有回话,他只是坐起来身,直着腰板向女子靠近,直到两人可以感
受到彼此炽热的呼吸,看到彼此眼中的倒影才停下。
「怎么了突然?」女孩显然被白双一的亲密吓了一跳,也不躲避,微红着脸
蛋扬着笑问道,她皓齿洁白朱唇鲜红神情有着一分羞涩和三分惊奇。
「好久不见,廖青山,这一次我不会丢下你了……」白双一擦了擦眼角的泪
水,一把抓住了女孩的手腕放在了胸前,所谓青春就是明明一无所有,却感觉自
己拥有整个世界。
火苗再小,都可以反复的点燃。
热血的少年,青涩的爱恋,死亡与梦之约。
这么好的故事。
你可别演砸了。
第02章:巨乳肥臀女老师和黑皮辣妹通通变成我的专属母猪
放学后,教职员办公室中只有厉倾辰一人,此时她带着银色的眼镜,使本来
冷冽的气质多了些文静和平和。用冷冽来形容厉倾辰并不是很恰当,毕竟教师这
行你不可能做到和身体居高位的人一样说话办事都带着睿智和戾气。但厉倾辰的
冷冽来自于她给人带来的疏远感。
就好像平常办公室领导开一个笑话,即使本不好笑也有人会假惺惺地笑的不
停,又好比有些人和同事相处了很久便喜欢交心交肺,和学生待久了就会变的亦
师亦友。
厉倾辰则不然,当她听到不好笑的笑话会转头而去,遇到不喜欢的事会直接
大胆地说出来,和学生同事的关系也仅限于学生同事,她会对他们笑,和她们打
闹,但总有一层透明但却清晰的隔膜将两者分开来。
此时的厉倾辰正微微皱着眉,端庄文静地坐在教师椅上手拿钢笔批改着作业。
她今天穿着一身灰黑色的女式西装,下身的中短裙下是一双黑色的连裤袜,脚上
穿着一双五厘米高的黑色高跟鞋。她的双脚紧并,透过丝袜可以看到她洁白无瑕
的足背,黑丝小腿优雅地斜放着,丰满的大腿之中没有一丝缝隙。她的髋部大且
饱满。满月一样的肥臀被套裙紧紧包裹,将电脑椅完全占满。
沿着挺翘向上的笔直的背部和披散在上的乌黑色的长发。胸前的硕大即使穿
着大一号的西装都完全无法遮挡,鼓鼓囊囊的样子仿佛是塞了两个中号哈密瓜,
虽被衣服遮挡完全看不出里面的春光,可就是这两手都难控制住一颗的架势实在
让人难以抵挡。
「请进。」没过多久门被敲响,厉倾辰放下了钢笔身体后仰,单腿蹬了下桌
底,让办公椅滑动起来面向大门。
一个穿着校服的男生单手插兜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他身高接近一米九,样
子倒是一表堂堂看起来像是个纡余之才,可带笑挑眉的表情有些轻浮和欠揍。
厉倾辰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叉在胸前用美目瞪着男孩。她的眼睛细长且明亮,
眼眶黑白分明,眉毛要比一般的柳眉粗一些。
「白双一,你家长呢?」厉倾辰翘起大腿冷声质问道,胸前丰满的乳肉被手
臂夹到变形。眼前这个男孩原本是她班上的安分学生,最近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
作业也不写还随便逃课,有传闻说他还和班里的女生私下搞对象。这已经不是厉
倾辰第一次找他谈话了。
「厉老师,我的问题不是叫家长能解决的。」
「你的问题?你还知道你有问题?」厉倾辰站起身来抱着胸走到白双一跟前,
抬头俯视却气势不减的逼问道。
本以为白双一会和往常一样打哈哈拒绝沟通的厉倾辰刚准备自问自答,白双
一便开始了他的大论。
「厉老师,你一定在想我现在不学好出去混了吧?一天不是在网吧就是在酒
吧,或者就是去泡妹妹。您是这样想的是吗?」白双一仿佛和自己家一样将一位
老师的办公椅推到厉倾辰桌子前自顾自的坐下,然后从兜里拿出了一个小巧的平
板装物体对厉倾辰亮了亮。
厉倾辰顿时就被他孩子气的举动气笑了。白双一手里拿的是苹果公司新发布
的跨时代产品:iPhone4。这个产品一经发售就引起了广大欢迎,尤其是学生,对
这种新奇且昂贵可以炫耀的东西没有一点抵抗力,它的价格更是操到了1W 的地步。
「这就是你想和我说的?你耽误了学业去打工买了这个东西?」厉倾辰轻拂
裙子上的褶皱缓缓坐回了椅子,略带怜悯地看着白双一,她对这种掉入消费主义
陷阱的人是呈鄙视态度的,但因为他是自己的学生,说话还是要委婉些。
「这是送给你的。」
厉倾辰被白双一突然说的话搞愣了,她眨巴眨巴眼看着略显乖巧的白双一和
他举起手机的手,一股不详的预感从心底升起。
「厉老师,我喜欢你。」
厉倾辰不缺乏追求者,应该说是甚多。其中小到单位同事领导,大到业界名
流比比皆是,聪明如她当然也清楚自己的身体和样子和青春少男的诱惑力,但从
业这么久跟自己当面表白的学生,白双一还是第一个。
麻烦了。
没有开心,没有惊喜,只有惊吓和郁闷,平心而论白双一的素质是不错的,
可不管是年龄还是身份还是从其他任何一个角度,厉倾辰都不能接受自己和自己
的学生有这种关系。更重要的是白双一向自己表白,这就不是叫他家长能解决的
问题了,厉倾辰感觉一个两个大,不知如何是好。
「你把手机收起来,老师不要你的东西。」不过唯一好的地方可能是这个原
本听话的大男孩没有学坏,没有学坏就好沟通。厉倾辰尽量收起冷冽的气质,摆
出一张亲和的笑脸拖着椅子和白双一拉进距离,微微俯身轻声说道。
「你喜欢老师,老师很开心呀。你这个礼物也很棒,只是老师真的不能收你
的东西。而且老师已经有未婚夫了,我们下个月就要订婚了,你还小,还不懂什
么是爱,什么是情愫,老师就是凋零的花朵而你们是辛勤的小蜜蜂,老师这样的
老女人不值得你喜欢。」
白双一倒也干脆,看厉倾辰不收便把手机塞进了口袋。见此情景的厉倾辰刚
准备松一口气就听到男孩坚定认真地说:「我知道你快结婚了,这也是我这次认
真和您交谈的原因。你的未婚夫叫王博是吧。」
「你怎么知道他的名字?」
「别着急,我不光知道他的名字。我还知道他上班的单位和他的副市长老爸。」
白双一耸了耸肩无奈地说:「别这样看着我,厉老师,我调查这些恰恰是因为我
喜欢你,害怕你婚后不幸。」
见厉倾辰还是一番抗拒打算结束这场无意义交流的模样,白双一又掏出了手
机,鼓捣了几下递给了厉倾辰。
「我不要你的东西,你快走吧。」
「没叫你要,这是我偷偷拍的关于你未婚夫的视频,你就算不相信我也多多
少少看一下吧。看一下又不会少些什么。」
厉倾辰的美目从手机转到了白双一,和他对视了几秒钟后略带迟疑地拿起了
手机,为了避免和白双一产生肢体接触她只用了两个手指将手机夹起。
白双一所提供的视频并不长,两分钟左右,录制的画面也很模糊,尽管如此
厉倾辰还是一眼就认真了画面能的人是自己的未婚夫王博。
只见他蹲在一个旧小区前的茂密灌木丛中,小心地张望了几秒后开始低头弄
的什么东西。
因为花草太繁茂的原因看不清王博手里到底在做什么。厉倾辰抬头看向白双
一,而对方则表示让自己继续看下去。
视频的前一分半王博一直在草丛里嘻嘻索索,直到一分四十秒他突然站起紧
接着快速跑离,消失在道路尽头,而画面也终于开始移动起来,直到最后厉倾辰
终于看到了草丛里的东西。
一只猫,一只血肉模糊,满身伤痕的死猫。
怎么可能?王博在虐待动物?厉倾辰不敢置信地看向白双一,而后者只是淡
然地对其耸了耸肩。
「怎么样厉老师?是不是很惊讶?如果你怀疑我可以把时间地点都告诉你,
你可以找你老公证实下看看他会不会骗你。或者把视频拷贝验证下真伪也好。」
「不,不可能,他不是这样的人。」厉倾辰急促地呼吸着,巨大的胸脯伴随
着气息澎湃汹涌地起伏,素手紧握微微颤抖。
「是不是反正你都看到了。」虽然现在就立马想要将这具尤物压在胯下暴肏,
但白双一还是站起了身,只留下一张纸条就缓步离开了办公室。
*** *** ***
自己留的电话号果然和想象的一样没有,虐待动物的视频的确震撼,可要想
靠这个让厉倾辰的感情破裂还是太难了些,毕竟都已经订婚了,比起爱还有家庭
经济等无数让人头疼的复杂原因阻碍,分手可没那么简单。
不过这只是第一步。何况自己又没有挑拨离间!虽说想肏厉倾辰是真的,但
上辈子厉倾辰被家暴而亡也是真的,白双一从来不认为自己是英雄,只是单论厉
倾辰这件事,就算自己最终没有得手也绝对要把她和王博搅黄!
抱着这样的想法白双一来到了学校,距离厉倾辰和王博还有一个月结婚,留
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今天第一节课就是厉倾辰的语文课,她今天穿着比较休闲,宽松的衣服款式
穿到厉倾辰身上却诱惑力十足。
「转过去了!转过去了。」白双一听到了身后白痴二人组的窃窃私语。
「我操,厉老师的屁股怎么能这么大?穿那么宽松的裤子还能绷着那么紧。」
「真寄吧骚,要想把脸贴在她的屁股上狠狠地咬一口,长这么骚估计摸她一
下批水都能流出来……」
白双一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眼睛飘来飘去最后却还是落到了厉倾辰屁股上。
那磨盘一样浑圆饱满的屁股随着她在黑板上起笔走动像桨一样有节奏地悠然摆动
这,她的腿并不细长却笔直无比,身材比例更是完美到难以挑剔。可能入不了一
些年少处男的眼,但对白双一来说真的是极品中的极品。
我怎么也陷进去了……
白双一的发觉已经为时已晚,回头讲课的厉倾辰刚好和他来了个眼神上的对
视。那轻佻的眼神让厉倾辰瞬间明白了他龌龊的想法。手心发痒的同时她也睁大
眉目狠狠地回蹬了眼白双一。
对于班里的色小鬼厉倾辰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眼睛长在他们身上
看一眼自己总不可能把他们都挖下来,但自从白双一对自己表白还发了那种视频
给自己以后,她已经很难再用曾经的视角看待白双一了。
回应厉倾辰的还是带着歉意的微笑和耸肩。这个表情厉倾辰这段时间已经不
知道看过多少遍了。她不动声色地转移视角,平复了心情,继续给学生们上课。
*** *** ***
「喂,老师,我买了电影票,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放学后果不其然,白
双一又在自己的必经之路上等待。这里是一个教学楼的拐角,联通这教师和学生
两栋楼的通道口。
左顾右盼发现没有周围每人后,厉倾辰急忙快步走到白双一跟前,小声地说
道:「还要说多少遍,我不去,而且我不喜欢你,你死了这条心吧白双一,老师
很感谢你告诉我我丈夫的问题,但也请你记住,我们只是学生和老师的关系!」
白双一还是和往常一样,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笑嘻嘻地说道:「别这
样不通人情,我这份邀请也是以一个学生的角度向我尊敬的老师发出邀请呀!而
且我给老师提供了一个那么好的情报,你一点表示都没有也太让我难过了。」
「你尊敬我?」厉倾辰想起白双一上课色咪咪盯着自己屁股看的样子气就不
打一出来。不过白双一说的倒也没错,自己确实不喜欢欠别人东西。暗自叹了口
气,厉老师答应的学生的请求。就当是还他人情了吧,厉倾辰这样想到。
两人所在的城市不大,何况零几年的中国城市本身可玩的东西就很少。尽管
白双一一路上恭敬由余,欢乐适中,抱着警惕心的厉倾辰并没给他什么可乘之机。
绝大部分时间都是白双一说个不停,厉倾辰嗯嗯啊啊地回应。即使有些激烈
的讨论,也是厉倾辰站着高处和白双一高谈阔论。
「你现在应该把所以经历都放在学习上,什么恋爱啊,赚钱啊都应该放在一
边。」厉倾辰喝了口咖啡语重心长地说道。在零几年的时候,工薪阶级很少去咖
啡店消费,不过这次她还是主动请白双一进了店并花了不少钱点餐。
「恩,您说的对,可是我将来还能遇到比老师更好的女人吗?」白双一将一
块面包塞进嘴中靠着沙发上含糊地说道。
咖啡厅微暗地灯光中放着悠长的后摇,一声正装的厉倾辰就巧丽地坐在他的
对面,她的长发垂到了肩膀的一边,灯光照在她洁白的皮肤上呈现微黄,可能是
慵懒的气氛让原本带有冰雪气质的她看起来温纯又柔情。两颗比头还大的椰子形
大奶子高耸在胸前充满了雌性的魅力。
「怎么会?等你上了大学一定会找到的。只要你尊自己变优秀女人自然而然
就会被你吸引,你没必要成为月亮,你可以让月亮向你而来。」
「上大学?」白双一就了口水将卡在嗓子眼前的面部一并吞下。有些自嘲地
回道:「也许吧。不说这个,问你个问题老师,你真的爱王博吗?」
「爱?也许吧。和你讲这个你还不懂,成年人的世界不是简简单单地爱或者
不爱能解释一件事的,你还太小,和你说这些也没用。」
成年人的世界?白双一突然发现自己无比厌恶这几个字,他当然清楚厉倾辰
想表示的东西,也承认这和他前世的想法如出一辙,可为什么现在却觉得这么恶
心呢?是因为自己重生可以轻松搞到钱了,选择的机会多了就开始追求所谓的理
想,所谓一厢情愿的爱情和信念了?
真恶心,我这个站在高点的小丑。
不过恶心就恶心吧。承认自己恶心总比当个伪君子强。
待两人出了咖啡厅已经是将近十点,白双一和厉倾辰漫步走在大街上。「怎
么回?你。」
「离我家太远了,晚上打车又有点贵。我去附近的朋友家住一晚。」
白双一刚到嘴边的道别的话被厉倾辰的发言压了回去,他急忙说道:「别啊,
你一个女生住别人家里太危险了,你要是嫌打车贵我帮你付好了。」
「女生?哈哈哈,你阿姨我多久没听到这个称呼了。」厉倾辰弯着眉轻笑了
起来。「算了不用不用,他肯定靠谱,你不用担心,而且我也不想欠你人情了。」
厉倾辰说着便摆了摆手和白双一道别。却被白双一小跑追上。「你是不是要
去王博的家?」
「去又怎样?不去又怎样?和你有关系吗?」
「当然有,我喜欢你。而且我看出来了,你也不怎么爱王博,你要是非要犯
贱去送批还不如送给我。」白双一句子里带着脏字说话过程却平淡如水没有起伏。
时间接近深夜,马路上只有偶尔的车马轰鸣,人行道更是空空荡荡。月光和
灯光让马路多了一分寂静和冷清。两人就这样彼此对视着,厉倾辰也不知道是被
白双一的话惊到了还是一时没想到如何反驳,仅原地站立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学生。
过了好一会她才收起了茫然,换回了平常的优雅和冷冽对白双一摇了摇手指
头,轻声说道:「小弟弟,姐姐刚刚不是说了吗?很多事你现在都还不懂。上女
人这种事还是等你长大时候再说吧!姐姐走了!再见!」
「你是不是需要钱?我听说你妈妈得了淋巴瘤住院了吗?」远处的厉倾辰身
形一抖,却没有停下步伐。白双一见此情不再犹豫,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喷雾,
追上厉倾辰朝着她的脸喷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