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少女捅伤之后我还是无药可救的爱了她】(全)


我好像得了一种病,一种无论如何也对其他事情提不起兴趣的疾病。
「周诚同学放学了哦~」
耳边的声音熟悉,但我不知道那是谁,只能知道那是一位女生。
「谢谢。」
抬起头,屋外的天空已经和清晨时彻底变得不一样,也是,黄昏了嘛。
现在要走的话,人好像有点多,还是等等吧。
整理了一下空空如也的书包,等到屋外的声音都变轻了我才站起了身打算离
开。
还没走上几步,后门外探出一双眼睛,一双如同潭水般清澈的眼睛。
大概是见我呆在了原地,她探出了身子,是和我一样的校服,比我矮大概一
个头的样子,缓缓朝着我走了过来。
阴影把她玲珑的身体包裹起来,但也没能盖住她微红的脸颊。
更何况露出的耳朵也已经彻底变成了红色。
「小诚,要回家了吗?」
她的声音娇弱,回荡在我的耳朵里,也许是因为看她可爱我的心跳加快了不
少,实际上她完完全全就是我所喜欢的类型,可是为什么之前未曾见过她,也许
见过但未曾如此近距离接触吧。
「嗯。」
淡淡回了一句,刚想走,却是忽得感觉到了左腹一阵刺痛,推力让我身体缓
缓向后撤去,撞到了窗台,而她顺势扑在了我的身上,同时也清晰看到了那刺痛
的原因,一把匕首正暴露着淡淡的银光露在我的左腹之外,只有那么一点点,因
为大部分我已经感觉在我的皮肤之下了。
奇怪,被匕首刺原来没那么疼吗?还是说因为她小小的胸部此时贴着我让我
没有感觉那么疼。
不过不管怎么说,我这是被捅了一刀吧。
「啊……」
大概是在对她捅我的行为做出反应我从喉咙里挤出了一个字。
「小诚,我喜欢你。」
她努力将自己的脸和我的脸攀升到一个高度,小手那这匕首也轻轻绕到了我
的脖子后面。
等等刚刚是把刀拔出来了吗,突然就感觉腹部好疼,想要朝那边看去却被她
的手扶了回来,把我的眼神和她的眼神对在了一起。
「只要看着我就行了,小诚,我喜欢你。」
说着还没等我理解她刚刚说的话,就是一股柔软触碰到了我有些发干的嘴唇
上,她的舌尖灵巧有力,挤开了我的牙齿开始在我口腔里肆意入侵着。
没错那就是如同入侵一般的攻势,鼻子里渐渐被她的体香占满,大脑里已经
一片空白。
她的双手绕过我的脖子,抱着我的脑袋,有力得和我舌吻着。
这是我第一次被女孩子如此对待,心里自然也是有点怪异的感觉。
她轻轻松开了手,重新站到我的面前,双手别在身后,半侧着脸。
「抱都不抱我一下,小诚不喜欢我了吗?」
她的脸颊鼓鼓的看起来更加可爱了几分,可是她是谁啊,为什么我一点印象
都没有。
见我久久不回复,她过来拉起了我的手。
「小诚是不好意思对吧?那我们回家在做这种事情吧?」
她的手很滑嫩,抓着我的手我甚至在担心我手上的茧会弄疼她。
突然起来的事情让我暂时忘记了刚刚她的举动,此时一看左腹,还好那把匕
首应该不是真的。
「好,回家吧。」
回家,难道不是她回她家我回我家吗?为什么她一直拉着我的手跟在我的身
后。
「那个……」
「怎么啦?」
还没等我开口说完,她就是从我身后一蹦一跳得绕到了我的身前,貌似因为
我愿意和她一起走回家她十分开心的样子。
「你是要去我家吗?」
「诶?难道不是吗?小诚也说了好啊,还是不愿意我去你家呢?难不成会被
误会吗?」
她歪着脑袋一下子问出了一堆的问题,但是我根本没想那么多啊,只是想问
一下她为什么要去我家而已。
「不……没……那就去吧。」
我被问得无话可说只能答应了一句。
她的表情这才稍微缓和了不少,刚刚那个表情说实话有点吓到我了。
步行了一会,她一直拉着我的手就像是害怕我逃走一般。
「小诚?走过头了哦。」
诶,她这么说着我才意识到的确是这样。
她比我更加熟练得从我口袋里拿出了钥匙跑进了我的屋子,就连要脱鞋也是
知道的一清二楚,脱下了脚上的运动鞋一下子冲进了屋子扑在了我的床上。
她在我床上吸着我被子的味道,抱着我的枕头。
「全是小诚的味道,感觉像被小诚抱住了,怎么办?要高潮了~」
她说着让我有些吃惊的话,明明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而且看起来确实是这样的。
我有些楞了神,也是久违得打开了房间的灯,因为天已经有些暗下来了,屋
子里我有些看不清她在干嘛。
「小诚……」
她躺在床上看着我。
「怎么了。」
「你过来嘛~」
她用着撒娇的声音,招呼我过去,我坐在了床边,她从身后抱住了我。
她的舌尖轻轻划过我的脖子,双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里,摸着我的皮肤,小手
凉凉的,又滑又嫩,让我不由得有了一股兴奋的感觉,这是一种久违的感觉。
自打我的大脑开始一股兴奋开始沿着脊髓一路向下,我的下体是在她的抚摸
当中慢慢立了起来。
见到这幅有趣的场景,她自然会觉得好玩。
轻轻吻上我的脖子,双手开始朝着我的下体摸去,隔着柔软的裤子套弄起我
的下体。
那股刺激也是我少有的,实际上作为这个年纪的男生想必都会有自慰的时候
吧,但是我对那种事情并不感兴趣,每天放学之后就是躺在床上,看书或者睡觉,
这大概也是床上有很浓我的味道的原因吧。
她开始轻轻舔着我的耳朵,让我的心跳得更快了。
貌似开始不满隔着裤子,她把手伸进了我的裤子里,掏出了我早已勃起的下
体。
「好大……」
她有些兴奋得说着,手上的动作更加努力。
就连我自己都是惊讶了一下,好像确实有点大。
小小的手掌握住就很是勉强,更别说上下套弄了,她轻轻喘着粗气,胸部蹭
着我的后背。
那是要射精了嘛,这是一种我很少有的感觉,那是舒服的感觉,是快感吧,
就连我的腰都轻轻动了起来。
「小诚也兴奋了吧~」
她轻轻说着,一只手伸到了我的脸上,捂住了我的眼睛。
果然人在失去了一种感官之后其他的感官会变得更加明显。
她轻轻在我耳边的娇喘,像是直接喘进了我的心里一般,如此的让人心痒,
手部的动作也是让我感觉更加敏感。
「小诚,自己乖乖闭着眼睛哦~」
她轻轻说着,我确实没有睁开,听到了几声声音之后,下体的感觉变了,温
热又湿润,另外还有柔软的东西正在不断挑拨着我的前端。
「不可以睁开哦~」
她的嘴里像是含了什么,发出了口齿不清的声音,不对她此时就是在含着我
的下体。
脑海里不免浮现出那个小小的嘴唇和里面粉嫩的舌头,而此时那小嘴正努力
含着我的下体,舌头也是卖力的缠绕,一想到这里射精的欲望就是立马高涨。
「射了……」
我还是提醒了她一句,闭着眼睛快感传遍全身让我的四肢有些发抖,用手撑
着身子,我也没有力气睁眼了。
听到几声吞咽的声音之后,我才缓缓睁开眼睛,不知何时她已经脱去了校服
的外衣和里面的T恤,露出自己小小的胸部,上面粉红的乳头微微竖立。
她轻轻离开我的下体,松口之前又是仔细得舔舐了一遍就像不想放弃每一丝
的精液一般。
她轻轻张开小嘴,虽然脸颊通红却还是在展示着自己已经全部把精液吞了下
去。
「我乖吧~」
她抱住了我的身体,轻轻把我推倒在了床上。
用自己可爱的脸蹭着我的胸口。
「嗯……」
这种问题要让我怎么回答啊,我只能顺着她的问题答应一句了。
「小诚喜欢吗?还是说想要继续下一步啊?」
她贴在我耳边问着我,语气娇媚,说实话这样的语气也会让人兴奋对吧,所
以此时我的下体再一次竖起也是很正常的吧?
「可是……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吗?」
我弱弱得问了一句,可是她的呼吸突然都变得冰冷了起来。
我好像说错了话吧。
可她一个深呼吸过后,用力捏了捏我的下体,重新说着。
「陈舟,这一次别忘了……」
她的表情好像有些失落,在我面前脱光了衣服钻进了浴室里。
果然生气了啊,明明都已经做了这种事情我才问名字,明明在教室里就可以
问的。
我靠在了墙边,浴室里传来了哗啦哗啦的声音。
陈舟,这个名字如同一束电流般穿过我的心脏。
有印象但是……是什么时候听过的呢,貌似有点久远了吧。
不过刚刚所发生的事情还印在我的脑海里。
披散的头发如同瀑布一般搭在她小小的肩膀上,后背雪白白净,小小的胸部
上水滴滑落顺着纤细的腰肢,流过她白净五毛的白虎私处,肉肉的阴唇包裹着宝
藏一般粉红的小穴和阴蒂,最后滴落而下落在她玉足所踩的瓷砖地板上。
「小诚?你脸红了哦~在幻想我洗澡的样子嘛?那样的话下一次就一起洗嘛~」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一丝不挂,披散头发的样子比起
刚刚的可爱多了一份的清纯,嘴唇沾着淡淡的水汽显得更加粉嫩。
她一下子说中了我的心声,让我的脸开始变得滚烫了起来。
比起这个,她此时还一丝不挂的站在我面前呢,也许不是因为被戳穿内心才
脸红的吧。
「嗯?」
她看着我愣神,身体却是慢慢靠近了,和我刚刚到幻想简直一模一样,私处
也是那般的稚嫩可爱。
嘴唇轻轻贴近散发着一股特有的香甜气息,我别过了脸,根本不好意思看着
她。
「我先……洗澡。」
立马脱身,也是脱下了衣服后钻进了浴室脱下了剩下的裤子和内裤,果然又
勃起了。
浴室里还有着陈舟的体香,还有淡淡沐浴露的味道。
那种体香让我更加兴奋,秋日的凉风也是丝毫没有吹冷我此时炽热的心情。
飞快洗完了澡之后,下体还是冷静不下来,可是待在里面太久她也是会想些
什么的吧。
「小诚?没事吧?怎么还没出来?是不是晕倒在里面了?小诚你太瘦了啦,
没问题吗?」
一连串问了一堆问题,我只能穿上我的衣服捂着下体走了出去,她此时还是
没穿衣服,靠在浴室门外有些担心得看着我。
见到我出来,小心得凑了过来。
「脸好烫,洗太久了吧?」
用她的脸颊贴着我的脸颊,我有些按耐不住了,朝着她的嘴唇吻了过去,柔
软的舌头被我蹂躏着,和她渐渐从身体也开始交织在了一起,轻轻抱着她,一路
拥吻到了床上,可是下一步要做些什么我也是一头雾水。
「诶?小诚不继续了嘛?」
她被我压在身下却是有些疑惑得看着我。
「我……不知道该做什么……」
看到我难堪的反应,她噗嗤一笑,反推倒了我。
「真可爱~那我来教你吧,虽然我也是第一次啦,不过还是有了解一些的。」
她慢慢脱下我的衣服,拉下我的裤子,用小手上下套弄着早已高高竖起的下
体,用着自己柔软温柔的小穴入口轻轻蹭着,光是那股感觉就让我有要射精的冲
动,但是她的手握着根部,那股感觉始终是有些憋着的感觉。
「那,接下来就要和小诚做爱了~」
她轻轻说着,身体渐渐放松下来,充斥着黏糊液体的小穴渐渐在我眼前把我
的下体缓缓吞没,结合处缓缓渗出了血液,不过被爱液所稀释变成了淡淡的粉红
色。
她轻轻叫了一声之后和我一样喘着粗气,我的下体被她的小穴完全包裹着,
那股快感让我的腰情不自禁得动了起来。
「顶到最里面了。」
她捂着自己小腹,貌似在和我说明我的下体伸到了哪里。
腰肢活动发出了噗嗤噗嗤的水声,她扭动着腰肢,上身缓缓软了下来,把脸
贴在了我的胸口,抬头看着我努力想要和我接吻。
我轻轻抬头,摸着她柔软的屁股,手感很好,同时也让我更加想要在她的小
穴内射精。
「亲……」
她害羞的说着,脸颊变得粉红,我动着腰让她的身体微微得晃动,虽然说我
也是瘦弱但是抱起她还是绰绰有余的。
我干脆坐了起来,她有些惊讶,因为此时因为自身的体重她被插得更深了,
有些翻起了白眼,小腹也是有了微微的突起,貌似已经插进了她的子宫,她靠在
了我的肩上刚刚说的接吻也是不了了之了,貌似插入最深处比那接吻要舒服很多,
她是什么感觉我也不能清晰得知道,但是我也确实感受到了巨大的快感。
整个下体被她正在吮吸的小穴彻底吞没,肉壁上的褶皱不断刺激着我的下体,
我开始用着她刚刚的办法试着让我更加敏感。
闭着眼睛,轻轻捏着她的屁股,时不时的掰开让她发出了可爱的声音,要不
要试着把手指放进她的后穴呢,我为什么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啊。
「不可以哦~因为里面有点脏……」
她好像有读心术一般,突然回答了我内心的想法。
「早知道小诚喜欢这样的话,我洗澡的时候就洗干净了,下次我会注意的~」
轻轻舔着我的耳廓,让我也发出了一声娇喘。
她痴痴笑着,腰身继续扭动。
「要射了?」
「嗯……」
「射进来~」
我一怔,下体已经快坚持不住了,但是陈舟的腰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可是,会怀……」
她轻轻后仰,双手拉住了我的手腕一下子把我压在了她的身下,腰身疯狂摆
动,结合处的爱液拉出丝线打湿了我的阴毛,而那结合处也是被我看在眼里让我
更加兴奋,射精的冲动也是越发的疯狂。
陈舟的嘴唇堵住了我要说写什么的嘴,舌头疯狂得入侵纠缠着我的舌头,下
体已经是喷涌出了精液,顶着她的子宫壁不断得射精,根本停不下来,直到我的
下体开始变软才慢慢从她那充满色气的小穴里滑落了出来。
她的腰身有些发抖,脸颊红润表情迷离,舌头耷拉着,看起来也是高潮了。
「呜,小诚的精液流出来了好浪费……」
她蹲在淋浴的地方用手指掰开自己的小穴,一张一合挤压着流出了白浊浓郁
的液体,那是我刚刚猛烈射入的精液。
此时她那副可惜的表情却是让我再一次心痒痒的,内射会更舒服吗,我是感
觉的确比她口爆要舒服一些,可是一边又在担心她会怀孕。
「陈舟……我们才第一天见面吧?」
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有意识到我说错了话,她站起来身,精液顺着大腿
慢慢留了下来,不过她丝毫不在意这一点,她呆呆的看着我,眼神有些空洞。
「为什么?小诚不记得我了啊?」
她小小的双手伸向我的脖子把我推到了墙边让我的后背有些痛,说起来我背
后还有伤来着。
她用力掐着我的脖子,让我的意识逐渐模糊,我是要死了吗?
渐渐眼前变得黑了起来,最后看到的是陈舟有些悲伤的脸。
「我想和小诚结婚~叔叔阿姨会同意吗?」
陈舟的声音嘛?听起来好像更加稚气啊。
我缓缓睁开眼睛,眼前却是曾经的家,我母亲正摸着陈舟的脑袋,而她一旁
挽着的那个人,正是有些脸红的我。
母亲轻轻咳嗽的咳嗽让我像以前一样担心起来,陈舟替我照顾着她,因为父
亲工作的原因,那些他不在的日子我和陈舟代替了我爸爸的角色。
「周诚,咳……」
母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她的声音有些虚弱了。
「不要恨爸爸,他也是为了这个家……陈舟是一个好女孩,她那么做肯定是
有原因的。」
她轻轻擦着我的眼泪,最后一次摸了摸我的头。
眼前的场景转换着,又回到了以前的场景。
黄昏的夕阳,那个公园我焦急得等待,见心里的女孩子许久没来,我朝她家
跑去。
大门虚掩,我看见她躺在地上,一个女人手里拿着皮鞭,就在要抽打到陈舟
背后的时候,我失控得跑了上去,小时候的身体挡住了皮鞭,那女人貌似没有停
下来的意思。
「明天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一定要来!」
伸出了小拇指,陈舟小小的小指和我的钩在了一起。
「放心吧~我肯定会来的!」
可是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却有些不安,她的背此时就在我的身下。
火辣的皮鞭打在我的身上,我轻轻对她说着。
「别怕……」
直到那女人身疲力竭,看着眼前的场景她有些癫狂,而我在那声音里,再一
次失去了意识。
最深处的记忆被一点点挖掘,如同碎片一般重新拼接,我和她原来那么小就
认识啊。
那如果是她把我忘了,我大概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吧。
轻轻笑着说了一句。
「我也喜欢你,陈舟。」
奇怪,我记得我死了来着,身体上有点沉,身上还穿着衣服,是死后自带的
嘛。
「唔……」
诶,那是什么声音,我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四周。貌似还是我的房间,我的
胸口趴着一个女孩子,刚刚那一声唔也是她发出来的。
我轻轻撩开了那个女孩子的头发,熟悉的样子让我的鼻子有点发酸,眼角有
些湿润。
「小舟……」
我情不自禁说了一句,失去意识之前发生的事情也许被我淡忘了,因为如果
是我经历这种事情我也是会那么做的。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喜欢她。
轻轻摸着她可爱的睡脸,她嘟了嘟嘴,朝着我的怀里缩了缩。
这个笨蛋给我穿了衣服自己却一丝不挂。
「唔~」
哼唧了一声之后,她微微睁开了眼睛。
「弄醒了你了嘛?」
我轻声问着,她摇了摇头,哼哼唧唧得说着。
「亲~」
她努力朝我靠着,那股柔软再一次贴在了我的嘴唇上。
迷迷糊糊得伸着舌头,这一次貌似要我主动一点才行了呢。
入侵着她的口腔,她也有点惊讶,身子微微抖了一下,手伸向了她的私处开
始拨弄着她的小穴,渐渐手指插入其中,爱液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小诚~这一次不可以忘记咯。」
她轻轻喘息和我说着。
我摸了摸她的头。
「放心吧,这辈子都不会忘了。」
「下辈子,下下辈子也是!」
她扭动着腰身,手指的速度渐渐加快,看到这番场景,原本就因为与她接吻
导致勃起的下体变得更加暴躁。
「小诚……你对我可以粗暴一点……」
她有些害羞得说着,轻轻脱下了我的裤子。
我怎么可能忍心做这种事情,粗暴一点该不会是想让我上手去打她吧。
她轻轻用双腿夹着我的下体,滑滑嫩嫩得感觉和用手完全是不一样的感觉。
爬在我身上,小小的舌头划过我的皮肤,在我身上舔舐着,腰身轻轻扭动带
动着她纤细的大腿刺激着我的下体。
「一大早就要做这种事情吗?」
我摸着她的脑袋问着,虽然挺舒服的但是感觉刚刚睡醒全身都使不上劲。
「可是小诚也想要吧?」
她歪着头像是有疑惑得看向我,大腿的动作却是一点没有停下。
「听我说啊小诚,我看到你身后的伤了,所以呢~」
她从一旁拿出了一把货真价实的匕首,等等这东西一直放在床上吗。
我瞬间感觉有些害怕了,不过一想到陈舟倒也还好了。
她把匕首递到了我的面前。
「所以请随意摆弄我的身体哦~就算是你想把刀插进我的小穴去也是不会有
任何怨言的~」
她轻轻说着,抱着我的身体,声音像是在撒娇,又带着些些祈求的意味在里
面。
可是那种事情我也不会做吧。
我摸了摸她光滑的后背,真的要在那上面留在丑陋的伤疤吗?
「是要开始了嘛?」
她瞪大了眼睛期待得看着我。
「我……下不去手。」
无奈说得是实话,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下得去手啊。
「唔~那正常做爱也是可以的……」
对这种事情她虽然害羞,但还是勉强说出了口,明明可以一丝不挂站在我的
面前,但为什么那么害羞,这大概就是她的性格吧。
慢慢直起来身子,她的小穴湿润机会是把我的下体一下子滑了进去,双脚也
是有些发软一下子坐了下去,前端透过子宫口进入了最深处,比起昨天更加熟练
了一些,唯一不变的还是我有些僵硬的身体。
说起来我还是没能习惯那种刺激,她的小穴太紧了,虽然没有夹得我疼,但
是每次都抽插都像是在钻开她的肉壁,那股包裹的感觉让我身体有些发软。
所以被她上位的时候,我就算是有想动腰的想法,身体也是不被允许的。
她前后摆动腰身,胸部也是努力得想要摇晃起来,可是很遗憾,那小小的胸
部还是甩动不起来,不过看着却是也有几分柔软摸上去也是充满弹性。
这种姿势太容易被她控制了,而且我总感觉内射有些不安。
「小舟……要不要换个姿势?」
就在她腰软下来的时候我贴在她耳边说着,她的小穴内明显收紧了,看来是
高潮了。
「好啊~」
缓缓从我身上下来,拔出下体的时候也是有这一阵明显的快感,她的小穴流
着液体,还是乖乖的立马躺在了床上,张开双腿,有些不好意思的捂着自己略带
粉红的脸颊。
说起来这种姿势我应该怎么做?
我按照自己的理解开始动着,但是十分艰难的尝试之后下体也只是在她的小
穴入口晃荡着,根本没有插进去的趋势。
见到如此场景,陈舟的小手轻轻扶着我的下体,对准了她的小穴。
「用力,插进来!」
跟随着她的指令,她发出了一声略显娇羞的娇喘,那股感觉更加的让我兴奋。
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那边有着一个不太明显的突起。
「在这里哦~」
她说着我才意识到那是我下体插入的深度。
伴随着腰身的摆动,那小腹上也是跟随我的节奏有着上下的起伏。
她的双手挽着我的脖子,表情妩媚略带笑意。
「很舒服哦,小诚,要是再快一点就好了~」
说完,她摸向了我的后背又扶到了我的腰上,霎时间我感觉她的小穴吸得更
加厉害了,微微挺起的上身,也是让我插得更深,她小腹上的突起也是变得肉眼
可见。
「小诚~可以提一个要求吗?」
我摆动腰身原本并没有力气说话,但是看到她的表情我还是问道。
「怎么了?是哪里做得不好吗?」
一边娇喘她一边摇了摇头,躺回了床上,双腿用自己的手拉着,这样可以让
我插得更深。
「扇我。」
她如此说着,嘴角露出一抹的坏笑。
我一下子有些不太理解她说了什么,下身的动作也是有些慢了下来。
扇她,是指扇她巴掌吗?
「诶呀,就是。」
啪,她一下用力打在了自己的脸上,身体有些发抖,之后原本白净的脸颊上
出现了一个红红的手印。
我愣住了,但是她的身体貌似更加敏感,就连小穴内也吮吸得更加有力。
我可以打她吗?总觉得有些下不去手。
「小诚~快点嘛。」
她轻轻拉起了我的手,摆在了她的脸颊边上。
啪。
最后我还是打了一巴掌,力气不是很大,她侧着脑袋,腰身痉挛。
而我也在此时到了极限,拔出了下体在她肚子上喷出粘稠的液体。
「啊……怎么不射在里面?」
她好像还有点意犹未尽,套弄着我正在滴落精液的下体。
「因为……」
「怀孕吗?我会去处理的,只要小诚舒服就好了。」
她用手指拨弄着肚子上的精液,就感觉有些可惜,但最后还是拿纸巾擦掉了。
她想要的玩法让我有些难以接受,此时她的胸部和脸颊都有着淡淡的红色,
没错那是我打的,不对是她让我打的。
总在担心她会不会疼,但实际上她的表情此时看起来很是幸福。
「小诚真听话~接下来打屁股吧?」
「还要打嘛……」
她摸了摸我的头,之后很乖巧得趴在了我的腿上,屁股晃了晃像是在提醒我
该打下去了。
我别过了眼睛,用力拍了下去,伴随啪声的还有一声可爱的娇喘。
只是一下她的私处就变得水润,她是真的喜欢这种感觉吗?
继续拍打了几下之后,她的腰肢有些发抖,私处流出了液体,她捂着脸说着。
「呜呜,别看……我……我尿出来了……」
诶,我楞了一下,眼神却是不自觉得看了过去,心里有些发痒,不知道这种
时候再去刺激她会发生什么。
啪。
我又拍了一下,她呜了一声之后,下身彻底放开了,哗啦哗啦的声音开始传
入我的耳朵,身体开始像是融化一般,耷拉在了我的腿上,好在我没有穿裤子,
不然裤子也要湿透了。
「真讨厌……小诚喜欢看……看这种吗?」
「只要是你我都喜欢。」
她一边擦拭着地板,一边问着我,听到我的话之后一脸的害羞,手上的动作
加快了不少。
貌似我也不排斥那种感觉了,不过看着她身上红红的印子还是让我心头一疼。
「看到小诚的背我才难受呢。」
从浴室探出了脑袋,她和我说着,她貌似真的可以读懂我的内心一样。
「所以我才想变得和小诚一样,这样的事情小诚可以满足我吗?」
她再一次递过了匕首,坐在了我的腿上,脸靠在我的肩膀。
「如果这是你想的话……」
「嗯,小诚果然最好了~」
因为疼痛她轻轻咬着我的肩膀,我的下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插入了她的小
穴,也许是太过沉迷于手里的动作没有在意吧。
轻轻划过她稚嫩的皮肤在上面渗出了一道鲜红的血珠,她的小穴夹得更紧了,
也让我觉得更加的湿润。
牙齿咬着我的肩膀,让我感到有些疼痛,不过很快就又被下体的快感所覆盖,
片刻又被划过她皮肤的感觉覆盖。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我说不上来,但是我好像逐渐有些上瘾了。
顺着她的皮肤一刀一刀轻轻划着,不久之后她的后背已经鲜血淋漓,顺着她
的身体滴落在了刚刚擦干净的地板上发出啪塔啪塔的声音。
「可以了吧?」
我轻轻问着她。
她点了点头,缓缓松开了已经被她咬出血的肩膀。
「那这边也要吗?」
她娇羞的点了点头,把身子靠近了我的嘴巴附近。
抬起了一侧的肩膀,我轻轻咬了上去。
伴随着轻微的娇喘之声,我和他同时迎来了高潮。
「疼吗?」
她趴在我的身子上,呼吸有些粗重,肩膀上有着我刚刚咬出的齿痕,后背和
小穴一同滴落着有些粘稠的液体,不过一个是红的,而另一个则是白的。
「不疼……小诚就算是把我杀了,我也会心甘情愿的~」
「说什么傻话呢,你死了我怎么办?」
像是摸猫咪一般揉了揉她此时有些发红的脸,我也轻轻躺了下去,这件事情
未免发生得有些太突然了。
「以后,不可以再看别人了。」
她捂着我的眼睛,轻轻吻向了我略有些干燥的嘴唇。
「嗯,我永远都是你的。」
贴近她的耳朵,我轻轻说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