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夜里】(全)


今天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我暂时住进青梅竹马家里,我单独待在她家的客房
里,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发呆。她人在楼下的浴室里洗澡,一想到今天要和她睡
在同一个屋檐下我就心乱如麻,我们两个人的房间就隔着一到墙,一想到我和她
就隔着一道墙我的内心久久都无法平静井手川娜,这是我眼前这位少女的名字,
我的青梅竹马,因为三年前以偶像的身份出道,就在这短短的三年内成为了国民
级偶像。普通人都很难和她接触,更别说我了,现在和她在一起都是压力定上头——
让人头痛。
「兴助,今天晚上可以和你一起睡觉吗?」噗~~我被这出乎意料的展开吓
死个半死。内心稍微平静些时结结巴巴的说到:「嗯,没,没问题,呵呵~」说
罢川娜便坐在我旁边。当时坐在我旁边的川娜与平日里的阳光少女有这很大的反
差,流露出了平日里不会露出的表情和一身大胆的衣服。
娇滴滴的眼神中透露出来少女羞涩的爱意,红润的嘴唇讲少女的稚嫩突现出
来,脸上上到微微红晕,让少女的神情变得更加让人捉摸不透,一头秀丽的红发
为少女的稚嫩添加了一丝丝的成熟,黑边蕾丝情趣内衣让私处若隐若现,很难让
人联想她是一名国民偶像。当我看到川娜是这样的状态时我已经意识到这是一个
千载难逢的机会,但是,我的身体却很不老实。血液一下子就涌向了生殖器官里
面让我的裤子在裆部的位置撑起了一个小帐篷。
「川娜,今天这身性感的内衣是不是为我准备的?」我厚着脸皮说出了这句
不住羞耻的句子。但只见川娜点了点头回答到:「是的,比较你可是为数不多见
过我落体的男生,而且还和我认识」梅开二度,我的内心再次收到了冲击,手心
里全是汗水。「卧槽,完了完了。」这下子要变成本子情节了。我的内心正在做
着激反应。「这,这样啊~」我在内心的激烈反应后终于是挤出来一句话。
「哎?兴助,难道你看到我的打扮小鸡鸡还没有硬吗?」三连暴击,你能想
象的到一个国民偶像会说出这种话吗?我又一次听到了这富有冲击力的语言,内
心已经放弃了挣扎,放弃了思考。「已经硬邦邦的了,我的小鸡鸡」我接下了那
糟糕的问句,坦然接受了事实「川娜,你想和我做爱对吧?」
「哎!哎!哎!」川娜害羞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扭过脑袋说到「才,才没
有,只是想试试兴助的小鸡鸡的味道而已!」
WTF?我默默的抚摸了已经硬邦邦的肉棒,解开裤带将自己作为男人最骄傲部
分展现在自己认识多年的青梅竹马面前。「看吧这就是一个17岁正常男生的小鸡
鸡硬起来的样子!」
「嗷呜。」一根挺立的肉棒就出现在川娜面前她发出来一声怪叫并放下手仔
细的观察着眼前的肉棒「好,好厉害,这就是兴助的小鸡鸡吗?」
一股独特的臭味铺面而来,看着眼前自己没有的东西川娜是既害羞又兴奋。
微微发黑的肤色和其他的皮肤形成对比,隐藏在皮肤下面的血管隐隐约约可以看
见轮廓前段粉红色的龟头散发出一种微微的臭味,龟头下面的交集处残留这一下
脏东西,根部下面的两颗蛋蛋因为雄性激素的激发而变得愈发深色川娜轻轻地抚
摸一下兴助的肉棒一股不知道该怎么说的快感透过过兴助的神经再传入大脑「那
我就开动了」在已经微弱的敬语声传来之后川娜讲兴助的肉棒含在了自己的口腔
内。一口气含住了一半,对于一个处女川娜来说已经是极限了,舌头在唾液润滑
下开始戏弄这处男兴助性感的龟头,阵阵快感让这位少年欲罢不能,脸上的表情
也变得色气起来。
「呜~~」一整根肉棒塞入川娜的口腔内一时之间的快感已经无法用语言形
容,就是「爽」。而一整个根肉棒含入口中的感觉让川娜属实难受,就在这样瞬
间川娜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把兴助的精液吸出来。接着川娜便用着自己那灵活
的小舌头舔舐着肉棒还一边吮吸着兴助的肉棒。一边是舌头玩弄着红润而敏感的
龟头,一边是从未体验过的全新快感。口腔吮吸时造成的吸力是兴助从未感受过
的滋味,唾液润滑过得肉棒在舌头的挑逗下变得愈发敏感,慢慢的舌头开始舔向
肉棒的根部,那无与伦比的快感是少年的17年的人生中从未体验过得。
在两处攻击攻击下造成的伤害让兴助渐渐承受不住,身上开始出现汗液,双
脚无意识拉直,直至到最后那爆发的一瞬间。一股白色的粘稠液体伴随着温度和
苦涩的味道从龟头的马眼中喷涌而出塞满了川娜的口腔。
意识到事情坐过头的兴助赶紧把小鸡鸡拔出来,并跪坐下来安抚川娜:「没
事吧川娜?要是觉得我的味道不行的话就吐出来吧。」
只见川娜摇摇头,并把那苦涩的精液含在嘴里吞了下去,强颜欢笑这说:
「没事的,兴助的味道只是和想象中的有需要出入,没什么大碍。」
听到这兴助松了一口气:「呼,没事就好。」看着眼前的少女兴助不知道怎
么的就撇开了目光。「啊啦,小鸡鸡还是硬邦邦的呢,不过也是需要休息的吧,
那么接下来就该兴助了呢。」说罢,便躺在床上双脚交叉这位用着色气的目光盯
着兴助。
兴助又好像是明白了些什么脱掉自己身上的衣物说到「那好,到我了。」接
着兴助看向了川娜私处上的一块半透明的布料便伸手摸向里面的私处,手从川娜
那雪白的大腿内侧开始进攻,慢慢的摸向里面,双手摸向布料和皮肤之间,向外
侧移动将作为固定点的蝴蝶结变成了两根丝滑绒线,将川娜私处的最后一道防线
攻破。
胯下的小穴早已湿透,兴助没有犹豫的将两根手指插入里面。川娜没有反抗,
闭上眼睛,貌似很紧张的样子,身体微微抽搐了一下,是因为兴助的手指插入了
小穴内,兴助是手指在湿润的的小穴内上下运动摩擦着内壁,川娜的脸上渐渐变
得红润。兴助像发现了新玩具的小孩一般开始不断的玩弄着川娜的小穴,已经充
血挺起的小豆裸露在外,兴助没有多想便用另一种手玩弄小豆。
「呀!哪里,哈~好难受,哈~兴助。」川娜喘着气向兴助请求着不要玩弄
小豆「住手呀,兴助~哈,啊~呀~呜!」面对川娜的请求兴助并没有就此罢休,
反而用兴助的嘴堵住了川娜的嘴巴,仿佛是想安抚紧张的川娜,两人伸入舌头向
对方的口中扭打在一起。这是最原始的表达爱意的行为,嘴唇的重合与舌头的之
间的翻滚是那么是直接而明确。接吻的动作已经结束,二人凝视着彼此似乎要说
些什么。
兴助先开了口:「怎么样川娜,是不是舒服了许多。」
川娜面对这位自己喜爱之人面朝红润的说了答案「嗯,一切就交给你了兴助。」
川娜顿时卸下紧张感再一次亲吻了兴助。伴随着一次抽搐小穴喷射出了一注沛汁
这在了兴助手上,停下玩弄将手指拔出准备下一次的「进攻」。
「脱下来吧。」
「嗯?」
「脱下来吧,将我的身体全部展现在你的面前吧。」
「我知道了,川娜。」
面对川娜的请求,兴助照做了。内衣外层的半透明黑丝蕾边连衣裙,剩下的
只有那性感的半透明黑丝蕾边胸罩,兴助脱下了它,两颗硕大球体出现来视野内,
球体上粉红的小点点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可爱。川娜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小小
的铝制包装袋。「来吧,让我享受今晚的正餐,兴助♡。」川娜露出诱惑的表情
说出了这句话,撕开包装袋讲里面的薄膜套在兴助那挺立雄峰上直至根部。并躺
好在床上张开双脚等待着肉棒安抚。「呼~那好,我就进去了哟,川娜酱~。」
挺立的肉棒缓缓的插入小穴内,渐渐的讲整根肉棒插入到了最深处。「啊~~」
川娜的娇喘中伴随了一次抽搐,脸上的红晕比之前感觉更加红润,满脸潮红的少
女此时是最诱人的,露出的那副色气的表情是少年从未见过的。少年扭动着腰部
让肉棒在小穴内做活塞运动,每一次的深入都到哪深处,每一次浅出都摩擦到G点,
这个前所未有的快感让少女喘着粗气发出阵阵娇喘。而少年的肉棒在与穴内内壁
的摩擦中体验到了肉棒每一个部位带来的新鲜快感,每一次的活塞运动让少年知
道了什么是世界上最纯粹性爱体验,慢慢的他绷紧全身的肌肉让每一次的活塞运
动变得跟加有力到,而伴随着肉棒力道的加大小穴内最深处的快感变得愈发舒适,
两人浑身都汗液可以证明一切。
「啊~啊~啊~好,好舒服~」少女的脑子里已是一片空白,只是在享受着
与喜爱之人做着成人之乐,少年的双手也没有闲着,而是去玩弄着少女柔软的胸
部,揉着奶子捏着乳头体验着女孩子独有的部位,「好大呀,川娜的胸部。」上
下两个部位的敏感点不断被人玩弄着,少女面部变得异常红润,发出的娇喘变得
愈发频繁。少年加快了扭动腰部的频率让肉棒在小穴内的摩擦变得感觉频繁,少
女的身体一连接着抽搐,穴内的沛汁也开始溢出来,而少年还狡猾的亲吻着少女
颈部,二人的体温持续升高着融为一体的感觉愈发浓烈,渐渐的感觉时间停止了。
一秒过去了。
两秒过去了。
三秒过去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位少年少女的感情变得更加深刻,两性之间的快感让他们
深深记住了彼此而呼叫着对方的名字。
「最喜欢你了,川娜。」
「我也是呢,兴助♡。」
最后随着白色液体喷涌入少女腹内,结束了二人的初夜。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