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杆读者将不务正业的鸽舍


简介:鸽子 杜蔗晃了晃昏昏沉沉的脑袋,迷糊地睁开双目,映入眼帘的是一处极为陌生
的天花板。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对了,对了,昨天自己和洛姐姐做过以后,回到家实在没有力气码字
了,于是,于是喝了点米酒后就睡下了……
可我应该是在家里才对吧,不该是这个天花板啊,难道是现在还在做梦吗?
「呵呵,甘蔗转生,你个狗东西可终于醒了啊。」身旁传来一声冷笑。
什么!甘蔗转生?!
这,这不是自己的笔名吗?!
杜蔗猛地瞪大双眼,挣扎着要从床上坐起,但那细嫩的手肘刚一支起,便不
受控制地一滑,让纤细的胳膊连带整个人都一道跌回到了粘稠温热的床板上。
她朝身下看去,这才发现那床板上居然被涂满了厚厚的一层润滑油,自己白
皙的肌肤被那些润滑油给彻底浸润,泛出极为诱人的光泽,一袭水色的连衣裙也
被染成暗色,让布料带着湿润绵密的感触紧紧黏在了后背上。
长腿少女想要再度起身,却发现浑身都使不出力气,她强撑着往墙壁那侧挪
了挪,瞪着双眸警惕道:「你,你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哈哈哈哈哈哈!」眼前的男孩闻言顿时癫狂地
哈哈大笑,随后那笑意又蓦地化作狠毒的狰狞,他咬着牙一字一顿道,「甘蔗转
生,你!还记不记得白述这个名字!!」
「白述,那,那不是我的榜一吗?难道你就是白述?」白述这个名字杜蔗自
然是晓得的,这家伙可是自己的忠实读者了属于是,哪怕自己不断地太监不断地
切书,这家伙也跟个舔狗一样一直一直追随着自己,光是价值数千元的土木宝箱,
他都给自己打赏了几十个呢!
「是,我就是白述!」
「啊,榜一哥哥,原来是你呀!好巧!」
白述欺身而上,一把捏住少女娇俏的脸蛋,恶狠狠道:「草!你这个贱女人,
你他妈还知道老子是你的榜一?!我问你,我他妈问你!你个狗东西写的每本书
老子是不是都给你全订了?还省吃俭用给你打赏过成千上万的礼物吧?可你呢?
两年了,两年了啊!你他妈压根就没写完过一本书!!」
「哎呀,榜一哥哥~我那是因为……」
「啪!」白述一巴掌抽在杜蔗脸上。
「你少给我找借口!这个月初你怎么说的?说好的日更万字,老子给你砸了
三个大土木宝箱,结果现在都24号了你才写了两万零七百二十一字,操你妈,你
他妈也配叫网文 少女捂着通红的脸蛋,眼眶红着咬牙切齿道:「你,你是不是有病!!老娘
更不更新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在监禁!是在绑架!!傻逼,你
就等着警察把你抓进去坐牢吧你,臭傻逼!!!」
不料白述竟丝毫不为所动,反是轻蔑笑道:「妈的,母狗,终于露出你的真
实面目了是吧,老子给你送了这么多钱你心里就把老子当傻逼呢?哼,母狗,你
以为老子动手前没做过事前准备?我告诉你,距离你昏迷后我带着你越过国境线
已经过去整整七天了,现在,这里可是白薯国!这里,只适用我们白薯国的法律!!

「什么?!白薯国?!」少女闻言心头一颤,两眼一黑。
她忽然发疯般地伸手扒着窗台向窗外望去,那远方的天空是在故国从未见过
的悠悠蔚蓝,翻卷在天际的云层犹如一颗颗生长壮硕的白薯,向下看去,可见这
座岛屿上所有的建筑都被建造成了白薯的形状,而在海天相接之处,所见的更是
只有一片无穷无尽的浩渺烟波。
水色连衣裙少女不可置信道:「你,难道你成了白薯国的天帝之力传承者?」
「不然呢?」白述冷笑。
「完了,这下完了,我完了……」她脱力似地跌回床上,失神地喃喃着。
听说凌驾于尘世之上的白薯国美女如云,但举国之内却没有任何雄性生物,
所有的国民都是靠着饮用雌豚诞世湖的湖水来生下新的女儿的,她们就这样一直
守身如玉,守望着,等待着那位传说中的「被选中的雄性」到来的日子。
全世界的男人中,只有仅仅一位被选中之人才能够成为白薯国的正式公民,
但数万年来,从未有男人通过过那场作为资格检验的筛选试炼。可现在,这里既
然真的是白薯国,并且白述作为男人能够安然踏在这片大地上,那也就是说,他
真的成为了那个「传说之人」,成为了那个承过叶天帝传承之力的白薯国新王。
白薯国,这个由上古时期传承下来的桃源之乡至今仍然沿用着数千万年前叶
天帝时代所定下的法制,上到英姿飒爽冷傲孤高的女国主,下到乡野村妇豢养的
年迈母鸡,一切在白薯国境内的雌性都将是这位拥有天选牛子之人的私有财产!
也就是说,当自己进入这个岛上的那一刻,自己的生死便已经完全被这个男
孩掌控在手上了,而碍于白薯国的恒星级武器白薯天牛,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一个
国家和组织前来营救自己!
但她还是抱有最后一丝幻想,「你怎么可能通过那个试炼,那个传说中如同
地狱的试炼……」
「哼哼,因为过去那些想要进入白薯国的男人,仅仅是些被淫欲支配的走兽
而已,他们又怎么可能对着皮肤枯如树皮脸上生满疮斑的老婆婆们勃起呢?至于
想达成在短短一天内让十三个婆婆全部高潮这个条件,那就更是天方夜谭了。」
白述露出追忆的目光,「而我不同,我白述,是真正拥有大爱的有容乃大之人!
我看的到那些老处女们对雄性与交配的渴求!看的到她们眼底最原始的希冀!为
了让她们幸福,我,愿意做出这样的牺牲!!」
「老婆婆?我去,真亏你下得去牛子,你,你还是人么你?!」
「这就是你有所不知了,这其中,便是有着善有善报的一份机缘因果,我为
她们做出了牺牲,她们便还我以一片取之不尽的后宫之林!而且那十三个女人的
婆婆外表只是靠一种上古仙法所做的伪装而已,这是为了试炼特意做出的布置,
因为她们必须要保证成为白薯国之主的人是一个能体恤民众怀有仁爱之心的男子,
这是为自己负责,也是为广大美女国民们负责!在历经初次高潮之后,她们就全
部恢复了绝世美女的本相,一口一个老公叫的我飘飘欲仙,如今正天天跟我做的
死去活来呢。」
「哦,哦,」杜蔗对这些屁话没有半点兴趣,她只想赶紧跑路,「那榜一哥
哥你现在既然这么幸福,那你行行好,嘿嘿,放我回家好不好……」
「住口!」白述一掌扇在她浑圆的奶子上,「奶奶的,你以为我是为什么把
你抓来的!!」
杜蔗不敢反抗,生怕惹怒了这个下屌不问物种跟年龄的禽兽,她肩膀微微颤
抖,双手抓住他的衣角讨好地道:「榜一哥哥,白述哥哥,我回去以后,一定好
好更新,努力码字,每天更新一万,哦不,每天更新两万字~我还可以让哥哥在
我的小说里定制一个角色,不管哥哥是想当龙傲天推土机还是亚撒西阳痿男,都,
都可以的呢!」
「呸!那有什么意思?你就算写的天花乱坠,那也不是我本人。」白述挑眉
道,「何况我也早就不相信你这老太监的更新承诺了,我看不如这样,你给我做
女朋友怎么样?」
他说着便伸出手抚过少女圆润白皙的肩头,借着润滑油的滑腻用手掌一抚,
就将她的连衣裙彻底褪了下去,阵阵香风牵着衣裙滑落,露出一具白璧无瑕的柔
美娇躯来。
「呀!」见春光乍现,杜蔗连忙捂住饱满的胸口。
「啧啧,奶子很大,很白,乳晕很小,很粉,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嗯,
勉强达到做我第六十八房小妾的最低标准了。」
她强忍着怒火和羞意,迅速平复下心情,继续谄媚着道:「那,那好的呀,
其实我也很喜欢白述哥哥你呢,等我们回去了,我们就天天在一起约会,人家,
人家还想每天脱光了,坐在你的腿上码字呢,好不好?」
哼,这个死舔狗,给自己刷那么多礼物,看来是早就对自己营造的美脚高中
校花 「甘蔗转生,你还是处女吗?」白述意味不明地笑着。
「当然是啦,人家的处女就是为白述哥哥保存至今的呢~」
男孩脸色一冷,粗暴地拽开她的双腿,不顾她剧烈的反抗,先是扯开她的绑
带内裤,随后大手往那无毛蜜穴间一探,猛地拽住一根裹着淫液的紫色假阳具来,
面无表情道:「处女?呵,那这是什么?」
「这是,这是……」她眼神游离,结结巴巴地不敢与他对视。
「我来帮你说吧,臭婊子,半年前,你找了个女朋友,叫洛笔妲,她大你两
岁,长发,喜欢穿皮靴皮裤装女王范,是个资深百合,只对同性有兴趣,还玩过
上百个女人。然后就是她,用根假鸡巴把你处破了,之后天天操你,让你睡觉也
夹着假阳具,是不是?」
「你放屁!洛姐姐才不是装的!洛姐姐她本来就是最最尊贵的女王大人!我
最喜欢给洛女王舔靴子了!!」杜蔗条件反射地反驳起来,但紧接着她便反应过
来,声音没底气地一软,「额,不是,那个什么,榜,榜一哥哥,你怎么连这个
知道啊?」
「我怎么知道?我他妈当然知道!老子上个月把自己氪金抽卡的钱全他妈打
赏给你了!结果你个婊子就更新了两章!两章!!我这才终于忍不住人肉出你的
信息跑到你家去,他妈的我一看,你居然跟着那个骚母狗跑到酒店去逍遥了!!
甘蔗转生,你说!你自己说你个逼东西还要不要脸!!!」
「你!傻逼!不许你这么说洛姐姐!!」杜蔗听到自己心爱的女朋友被人侮
辱成母狗,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在白述身上,让他踉跄着连退了两三步,但
自己也因润滑油害得膝盖一软,再度狼狈地摔回了床上。
被推开的白述不怒反笑,快步上前拉起她耷拉在床边的脑袋,一挺腰便将粗
长的肉棒捅进了她的小嘴里,少女脸上马上现出惊恐的神情,但白述却是一扯她
的头发,阴恻恻地笑道:「不许吐,也不许咬,给我好好舔好好吸!如果~你还
想见到你的洛姐姐的话……」
「唔……唔唔唔……」从未帮人口交过的她出于本能想要将那根东西赶出口
腔,但听到他话中提到的洛姐姐,对洛姐姐的深情又让她不敢惹面前这个人不快。
她瞪着眼睛咿咿唔唔的,白述明白她的意思,她是想问「你把洛姐姐怎么了?」
「放心,她现在好的很,估计从来没过的这么滋润过,只要你把我伺候舒服
了,我马上就让你们这对鸳鸯团聚,我可以对着叶天帝大人发誓,绝无戏言。」
「唔……咕……」冲撞间,他的牛子一下卡进了她的喉眼,「咕……咕……」
「还给我咕?不许咕!草,你个死太监死鸽子,动不动就断更跑路咕咕咕,
妈的,你他妈给我安静点!舌头!给我用舌头舔!」
杜蔗的双眼有点点泪光闪烁,她强忍着委屈和恶心,缓缓吮吸舔弄起那根过
分巨大的肉棒,但越是舔弄,她体内便越是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她竟像是对伺
候这个男孩有些上瘾了一样,不由自主地伸出一双柔荑轻扶在棒身,细致地用舌
尖刺激着他的龟冠与马眼。
她仰躺在床上,脑袋一扬一扬地去够白述的肉棒,沾满润滑油的反光骚白奶
子也跟着一摇一摇,她分泌出许多香津,小心翼翼地用湿滑的口腔与纤软的舌头
服侍着他。
这都是为了洛姐姐……都是为了洛姐姐……
「就是这样,对,就是这样,好好的用你那跟洛笔妲深吻过的丁香小舌舔我
的包皮垢,卷在舌肉上含住,然后再混着残余的尿水和你的唾液满满吞下去,给
我喝干净,听到没有?」
杜蔗的喉头微缩,一点一点地吞咽着自己那混进了浓烈雄性体味的口水,她
的小脸微微泛起潮红,脚趾也不自然地勾起,两条肥瘦相宜的性感长腿间,正有
涓涓细流自耻丘淌出。
她发情了,而这感觉,竟远比面对洛姐姐时更为强烈。
她迷离着双眼,不受控制地进一步伸着素颈去够白述的肉棒,但白述却是忽
然抽身而去,独留下嘴巴大张淌着口水的少女一人在原处。
口中没了那根鸡巴,少女顿感无比空虚,她的双眼渐渐从迷茫中拨开云雾,
重新取回思考能力,但与此同时,她那仅被女人享用过的百合小穴内却流出了更
多象征着重度发情的爱液,阴道肉壁上的每一处褶皱都覆着黏液轻轻蠕动,令得
花心瘙痒无比。
她痴痴道:「哥哥,怎么,怎么……」
「翻身,我要插你下面。」
「好,好……翻身,我这就翻身,我——不!不对!」她终于回过神来,
「你休想!洛姐姐说过我的小骚逼是属于她一个人的!是属于她这个女王大人的!
你这种臭男人休想碰我一根手指!!」
「哎呦,老子刚都快把你插成口便器了,你害搁这跟我一根手指呢!」
「洛姐姐呢!你把洛姐姐到底怎么了!」她愤愤不平,一对胸脯气的是上下
乱坠,「你说过的,我伺候过你,你就让我见洛姐姐!」
「我说的是伺候舒服了才给你见,不过,哼,算了。」白述一扭头,拍了拍
手,冲外头道,「带进来!」
铁门被徐徐打开,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短发美人立在门口,她们头戴贝雷帽,
身穿纯白的海军制服,脚下蹬着一双漆黑如墨的高跟长靴,而她们的手中,正分
别握着一根铁链。
两位美人微微躬身,异口同声地请示道:「主人,要开锁吗?」
「嗯,给她打开。」
二人各自掏出一把钥匙,杜蔗顺着那两根铁链和她们手中钥匙移动的轨迹看
去,这才发现,铁链的尽头是一个四肢匍匐在地上的长发女人,她戴着黑色眼罩,
两颗硕乳上纹着白述的名字,粉嫩乳头上则戴着乳钉,肛门里也塞着一根白色的
狐狸尾巴肛塞。她耸动着鼻子轻嗅几下,接着脑袋转向白述所在的位置,口中正
呜呜地低声叫着,口水不断滴落在地上,整个身子都不住的轻颤。
哇,这个人,好像一条母狗啊,杜蔗心想。
贝雷帽女人们用钥匙打开她脖子上的项圈,再取下她的口球,两人退后一步,
各自伸出一只脚,将长靴优雅地印在母狗雪白的臀部上,接着轻轻往前一推,母
狗便马上像脱缰的野马一样手脚并用地朝白述奔了过来。
「主人!汪!主人!汪汪!母狗,母狗好想你!哦!哦!!主人!!主人!!!
汪!」母狗一把抱住白述的双腿,对着他的肉棒狂嗅不止。
「主人,给母狗精液,给母狗精液吧!汪汪!!」
白述伸手捏住她的脸,帮她理了理发丝,低头叼住她的红唇,她立马便伸出
舌头,细致地在白述的嘴唇上舔舐起来,接着又将舌头探入白述的齿后,与他尽
情的舌吻起来。
一人一狗相互吮吸对方口中的汁液,两条灵蛇来回地在口腔连通的甬道中打
着旋。
「呲溜~呲溜~唔~啊~」
亲了一阵后,白述移开嘴,朝她腿上望了一眼,不满地道:「怎么是渔网袜?
不是让你穿踩脚袜吗?」
「母狗,母狗觉得这个穿起来更性感,能让主人看到母狗被勾勒出的腿肉,
更骚,更美,主人肯定会更喜欢的~」
「哦?你还挺上道啊,洛洛母狗。」
「嗯嗯!只要是为了主人,洛洛母狗什么都会做的!」
杜蔗闻言陡然一惊,她身子一颤,「洛,洛……洛?她,她是?!」
「没错,」白述略带恶意地笑笑,「她就是你心心念念的爱人,洛笔妲。」
「什么?!」杜蔗跌跌撞撞地离开小床,整个人失足掉在地上,她挣扎着起
身道,「洛姐姐!你醒醒!你快醒醒!洛姐姐,是我啊,我是小蔗!」
「小……蔗?」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母狗的面色忽然惊恐起来,白述更是
火上浇油地拽开她的眼罩,她立马捂住脸,「不要看!不要看!不是,不是我!!」
「洛姐姐,洛姐姐……」
白述反手便扇了洛笔妲一巴掌,咂嘴道:「怎么?你这母狗觉得做我的女人
很没面子?后悔了?」
洛笔妲连忙放下手,神色慌张道:「不是的!不是的!主人才是洛洛母狗最
重要的人,但是小蔗,小蔗她……」
「洛姐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卑微!你可是至高无上的女王大人啊!为什么要
对这种绑架犯低头!!」
「不!小蔗,你不懂的!主人他才不是绑架犯,是我自愿留在他身边的,主
人,主人他可是这世上唯一能给我爱的人啊!」
「爱?!他根本就没有把你当人,这怎么能叫爱!」
「才不是!那是因为我现在只是主人的一条母狗而已!主人对真正的妻子都
非常非常好,只要我好好服侍主人,讨主人欢心,总有一天我也可以像主母们一
样得到主人的爱的!」
「你……洛姐姐你,」杜蔗愕然地望着这个变得陌生的昔日女王女友,「洛
姐姐你明明对男人没有兴趣的,你明明喜欢的是我啊!」
洛笔妲大声道:「不要胡说!那只是因为以前没有遇到主人这种可以征服我
的雄性而已!现在我是属于主人的!我的心里也永远只有主人一个人!小蔗,你
跟主人比起来什么也不是!」
白述觉得有趣,忽地笑道:「洛洛老婆。」
洛笔妲听到这个称呼,双腿猛地一夹,情欲的火焰瞬间便被点燃,这是,这
是主人要认可自己了吗?!
「我现在正在犹豫第六十八房小妾的人选,洛洛,我对你最近的表现很满意,
你愿不愿意嫁给我,做我的老婆呢?」
「我愿意!我愿意!!」洛笔妲在地上疯狂地磕着头,喜出望外道,「主人,
我爱你!老公,我爱你!」
白述连忙心疼地止住她的动作,将她搀扶起来,但他接着又话锋一转道:
「但是洛洛啊,我也说了,我还在犹豫呢,第六十八房小妾的另一个人选,你猜
是谁呢?」
「是,是谁?」洛笔妲愣愣道。
白述缓缓转头,看了杜蔗一眼。
洛笔妲循着主人大人的视线看去,她呆呆地看了杜蔗两秒,但紧接着,那张
脸上便现出疑惑,嫉妒,愤怒,仇恨等多种情绪,这些情绪交织在一起,竟是生
出一股如有实质的怨毒与煞气,她沙哑着嗓子道:「杜蔗,你不会想跟我抢主人
吧?」
「抢?洛姐姐你疯了?!这种禽兽有什么好抢的!我们快离开这里啊!」
洛笔妲飞快提起裹着渔网袜的长腿,一脚踹在杜蔗肚子上,将她踹回满是润
滑油的床板上,待她摔在上面弹了两下后,洛笔妲才冷冷道:「你再侮辱主人,
我就杀了你。」
洛笔妲转回头,马上换成一副娇媚神态,「主人,她这种对你没有感情的婊
子有什么好的呀,主人还是选洛洛吧,主人~洛洛好爱好爱你。」
她的身高极为高挑,一伸手便勾住白述的脖子,随后轻轻提胯,用穴口蹭起
了白述的鸡巴,那毛绒绒的尾巴也跟着一晃一晃,接着,她抬起一条腿,勾住了
白述的后腰,前后耸动起来。
白述也不再忍耐,双手抓住雪臀,下身向她蜜穴一刺,即刻开始了飞快地抽
插。
「唔~嗯~主人,你想想,洛洛可是把前后两穴的处女都给你了……呢~而
这个小母狗,哼~不过是个被洛洛用道具捅了无数遍的烂裤裆而已……嗯~主人
你好棒~好喜欢~」她边喘边念着,「而且主人你想想,主母们~嗯~不~姐姐
们,姐姐们都是处女呢~如果主人娶了这么个烂裤裆,岂不是~嗯~呵呵~」
「嗯,洛洛,你说的也有道理,再说我把她抓起来,只要关着她让她写小说
给我看就行了,不一定非得娶她,是吧?」白述挺着腰,看着这个被调教的骚浪
淫媚的女人,实在很难再把她同几天前的冷面百合女王联系在一起了。
「是呢~哦~唔~主人,好大~好大~操死洛洛,操死你的骚母狗,烂婊子~
哦~哦~」
杜蔗不知所措地望着这一切,她的洛姐姐,她深爱的洛姐姐,原来就只是这
样一条没有底线的母畜而已。
那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到底算什么呢?
只是个笑话?
她的视线朦胧,渐渐转移到白述的身上,而这个男人……
这个人,他才是自己写网文以来一直陪伴自己的人,他才是一直默默支持自
己,为自己说话的人,可自己却那样伤害他,那样一次次地辜负他的信任。
她的肩膀微微颤抖。
日更两万,打赏加更,承诺完结……
我到底许下过多少没有完成的诺言啊,可即便是自己被书友群起而攻之的时
候,白述也依然坚定地站在自己这边,为了保护自己一次又一次地舌战群儒。
我,我,我真是一只该死的鸽子啊!!!
少女的眼中滚落豆大的泪珠,悔恨无比。
隔着泪珠,她注视着那根一遍遍进出洛笔妲下体的巨大鸡巴,每一次律动,
那狰狞的巨龙都会将洛笔妲不带一分赘肉的雪白小腹顶起鼓包来,充满了锋芒无
匹的征伐之意。
那根东西也好,白述也好,本应都是属于我的!
他刚刚分明说过,要让自己做他女朋友的!!
我杜蔗!才是配当白述第六十八房小妾的女人!!!
你洛笔妲这种心理扭曲的抖S母狗同性恋也配跟我争?!你他妈的,你给老娘
爬!!
杜蔗双手按在床板上,白嫩的脚掌向后一蹬,借着墙壁的反作用力一跃而出,
如炮弹一般猛地将洛笔妲撞到一边,随后急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开双腿含住
了白述受到解放的牛子。
那一刹那,杜蔗的灵魂中突然出现了一阵堪比升入天国的解脱感与释放感。
啊……
这就是……
这就是男人……
这就是我的白述……
好棒……
见状,白述的脸上勾起一丝笑容,他像是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切,把杜蔗抱到
地上,用后入式超高速抽送起来。
「主……主人!啊!杜蔗!你这个贱女人!你快滚开!我快给我滚开!!那
是我的牛子啊啊啊!!!」洛笔妲被撞飞到地上,淫水溅了一地,她边揉着屁股
边惊声尖叫,恨不得当场把杜蔗给斩杀了。但却又害怕会打扰到主人的淫乐,迟
迟不敢上前推开正让主人享用的少女。
那两个戴着贝雷帽的女人对视一眼,接着缓缓褪下衣服,将连同内衣在内的
衣物通通叠好摆在身前,浑身上下只穿着长靴齐齐跪在白述面前恭敬道:「主人,
我们也想成为主人的妻妾。」
白述哈哈大笑,「好,那你们两个一个来为我推屁股,一个去前面揉杜蔗的
大奶子!」
「还有洛洛,用你的渔网袜淫脚沾沾润滑液,然后过来帮我的蛋蛋足交!不
用担心,你们大家我都会娶!排好队,撅起屁股,一会儿我会给你们每人一发浓
精的!」
啊,这是多么博爱的男人啊!
伏在地上的杜蔗边娇吟着边轻轻回首,她暗自下定决心,从今往后,哪怕只
是为了这个与自己心意相通的丈夫,她也一定要努力码字,立志做一个勤奋的全
职 小小的房间内,五具赤裸的身体很快纠缠在一起,一时间淫声四起,空气中
充斥着挥之不去的媚肉之香。
而这,仅是发生在白薯国中的一段琐碎日常而已。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