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与卡莲的黑暗祭典】(全)


神社前,喧闹的街上熙熙攘攘,温暖的灯光下,交织行走的人群中,一位穿
着低胸和服,扎着复杂发髻的粉发少女踏着木屐,一手拎着水袋,一手执着小折
扇,就像是独自前来的普通少女,在石路上悠闲地慢慢走过。
「真是的,还是像以前那样任性啊,卡莲……」八重樱收起折扇,买下了一
颗苹果糖,一边舔着它一边自言自语,提起那个女孩的名字,她的俏脸不由地染
上了温暖的笑意。
「不过,好不容易才从战斗中脱身,偶尔这样,也倒挺有她的风格。」
「怪盗卡……啊不,怪盗紫鸢!现在就出发了!樱,等我回来!」
靓丽的白发在空中飞舞,还戴上了樱为她精心挑选的面具,虽然那身怪盗的
紧致衣服和祭典不太相称,但在樱眼中,卡莲总是无可替代的美丽,只要她能露
出真心的笑容,对樱来说就是最大的慰藉——也是和前世不同,是她对卡莲的一
份回报。
「呜……射击还是太差了啊,要是卡莲在就好了。」
除了樱实在太不擅长的射击游戏,做其他游戏得到的小人偶都被樱分给了同
行的孩子们,久违的参与到祭典当中,樱还是相当喜欢的。
「卡莲,应该回去了吧,不能让她担心。」游览了一圈,樱这么想着,迈步
向着休伯利安的方向走去。
「这位小姐……」
「谁?!」
突然,一只手搭在了八重樱的肩上,还有一声诡异的问候,八重樱不假思索,
女武神的反应力瞬间就让她拧住了来者的手腕。
「八重樱小姐……这个,你该不会不认识吧?」男人抽回了被拧地发痛的手,
扬了扬另一只手里的东西。
八重樱皱了皱眉,突然瞪大了眼睛。
面具,是卡莲的面具!
往来流动的人潮里,只有八重樱和男子互相对峙着。
「你们是什么人,卡莲她……在哪?」
八重樱压低了声音,她这才想起,这种时候,武器是不允许被带下舰船的,
她和卡莲现在都是手无寸铁的少女,能够拿到卡莲的面具,证明卡莲现在的处境
非常不妙。
但是,同样作为优秀的女武神,卡莲是不会轻易被普通角色逼迫的,因此,
她一定是遇上了什么大麻烦。
「卡莲她在哪?!」提到卡莲,八重樱声音里的杀意更盛,手下也越发不留
情面。
「嘿嘿嘿,」男子阴恻恻地笑了起来,「八重樱,我知道,如果你想,你现
在就能杀了我,但是那样的话,你就永远也不知道卡莲在哪了。」
「你……」
「怎么了,不下手吗?」男子眼神一变,「放开。」
樱咬了咬牙:「带我……去找她……」
「放开。」男子没有回答她,只是这样重复了一句。
樱顿了顿,用力推开了钳制住的对方的手腕。
「不愧是休伯利安号上最强的女武神之一,就算没有崩坏能支持也能有如此
的手腕,」男子活动了一下手臂,看着八重樱越来越不耐烦的表情举手投降似的,
「行了行了,跟我来。」
「啊对了,」还没走两步,男子就又停了下来,「作为巫女,我想你应该知
道,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要告诉你一声,那就是不要试图通知其他的人,否
则那位怪盗小姐的安全……」男子扬了扬手里的一个有些按钮的方盒子,「你明
白的。」
「……你们,到底想从我和卡莲这里得到什么?」樱秀眉紧皱,可还是点了
点头,问道。
「只是一个小小的实验,需要两位的……协助。」男子说完,就又开始向前
走去。
祭典街的末途,旧神社的一间废弃房子里。
「你们这些家伙……究竟对我都……做了什么……」穿着一身暗淡了很多的
紫色套装的卡莲被绑在椅子上,由两个男子在边上看守着。
「都说了,只是小小的实验。」
「……混蛋……」
卡莲用尽了力量,原本很轻易就能挣脱的绳索,现在却难动分毫,她知道,
自己一时鲁莽的行动,让她现在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失去了力量。
「你们这些家伙,到底都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卡莲喊道,「我一定会
查清楚的!」
「查清楚?」男子冷笑一声,「你是不是没搞清楚状况啊,卡斯兰娜小姐?」
「……呀!」男子说着,一脚踢在了椅背上,随着椅子侧着倒下的卡莲不由
得发出了一声狼狈的声音。
「卡莲!」从刚打开的门中看到了这一幕的八重樱再也忍不住了,一个箭步
冲过了带她来的男子身边。
呼声一出,卡莲也看到了八重樱,但那份喜悦只有一瞬。
「樱!小心!」
八重樱这才意识到不好,刚准备回身的瞬间,门口男子的手中就多出了一个
装置,男子迅速按下了装置上的按钮,一道电流瞬间让八重樱的动作凝滞了。
「呜!」樱咬了咬牙,电流似乎立刻就过去了,她毫不犹豫地一拳打向门口
的男子,但这全力的一拳打在男子的胸口,却没有丝毫作用,被男子一只手就抓
住了。
「樱!」
「怎么会……啊!」
男子一手抓住了八重樱的手,一手揽住了她的纤腰,一下子将她拉进自己的
怀里,樱咬牙挣扎着,可效果却出乎意料地微乎其微。
「八重樱……你果然,还是上当了。」男子紧紧搂住了八重樱的娇躯,轻描
淡写地就控制住了她的双手,说完,就在樱的俏脸上舔了一口。
「可恶……你们到底……」樱不断地挣扎着,厌恶的表情更盛。
「你只要知道,这是能让你们的力量暂时失效的装置就够了,」男子阴笑着,
「八重樱,果然一提到卡莲,你就什么都顾不上了。」
「滚开!放开我!你这恶心的家伙……」
「放开你?」男子笑了笑,立刻松掉了双手,让樱无力的身体跪在了地上,
「如果是你要求,那就这么做吧,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就……」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走开!走开啊!」卡莲无助地哀嚎着,那两个看守
的男子带着早就不耐烦了的表情上下其手,开始撕扯起卡莲的衣服,大片大片的
肌肤暴露了出来。
「卡莲!卡莲!你们快给我住手!」樱的声音已经很虚弱了,她回头看向男
子,「快!不要让他们欺负卡莲!有什么就冲我来!我什么都听你的!让他们住
手!你听见了吗?!」
「樱……不可以……」
「等你这句话好久了,我的八重樱……」男子再次抱起了樱的身体,让她的
背贴在自己的身前,一手在她的胸部肆意揉捏,一手不住地在她健美的大腿上来
回抚摸着,顺着大腿来到了她的裙下的神秘之地,未经人事的八重樱强忍着恶心
的快感,只想着一切能快点结束,能带着卡莲离开这里。
「混蛋……」樱咬牙切齿,「小小的实验……就是这种事吗?」
「你指望我会告诉你吗,巫女小姐?」男子的手柔软而有力,轻轻分开了两
片软肉,将手指送了进去,小小的滑腻的声音在这空旷的巨大房间里似乎明亮了
几分。
「呜……哈……不行……」八重樱咬着牙,被刺激着性器的同时,从喉咙里
发出微弱的呻吟声,看上去还没有那么容易就认输,只是她试图抓着男子手臂制
止他猥亵行动的手越来越无力了。
「不愧是女武神,身材保持的可真好啊……」男子称赞着,八重樱微弱的挣
扎其实也在不断刺激着他的身体,和服下的臀部,早就将男子的阳具摩擦地涨大
了起来,男子的另一只手,也抚摸过樱的雪颈,一把扣住了她的下巴,将她的唇
贴向自己,得尝了她晶莹的樱唇,舌头伸进了樱的口腔中不断挑逗着樱的小舌,
樱的反抗越发柔弱,就连想咬断男子作恶的舌头,都做不到了。许久,这个该死
的吻才算告一段落,樱的呼吸被扰乱了,接吻中咽下了几口男人唾液的樱大口大
口地呼吸着。
「可说到底,女武神也是普通的女子呢,」滑腻的一声,男子抬起了在八重
樱下身作怪的手指,「看啊,八重樱,你的小穴已经开始变得兴奋了哟。」
「……这,这种……不会的……住手……」樱极力否定着,但即使是她也不
得不承认,刚才的吻几乎支配了她所有的意识,而且作为女性,即使意志再坚定,
她的身体也根本无法抵抗这样的挑逗,更重要的是,在男人的挑逗下,现在的她
已经快要到达身体的高潮了。
和服的衣襟已然大敞,裹胸布松散地缠绕在樱的身上,内裤早已被男子除去,
一根灼热的短棒紧贴在樱的臀沟中,樱现在的状况,可谓是最差的了。
「接下来,只要让我满意,我就放你们走,」男子拉起了樱的一条美腿,调
整了一下体位扣住了她极力反抗的无力双手,一手按着樱的小腹让她老老实实接
受即将到来的挺入。
樱早已有气无力,她一边试图恢复着被无力的反抗而变得急促的呼吸一边说
着:「记住……不许……对卡莲出……」
只是她话音未落。
「啊……」
听到这声娇喊,樱的全身颤抖了起来。
「卡莲!卡莲你怎么了?!卡莲!」樱发了疯一般挣扎了起来,想去看卡莲
所在的方向,只是她即使是这样,挣扎的力度也相当微弱,对当下的情况丝毫没
有改观。「不是说好不许对卡莲出手的吗?!你们这些骗子!混蛋!」
「我可从来没有答应过你这样的事,」男人嗤笑,「担心她吗?」
樱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男子转了一个弧度,看到了卡莲的样子。现在的卡
莲衣衫褴褛,被紧紧地捆着双手,跪坐在椅子上男人的胯间,腰身弓起,表情羞
愤而又痛苦,而椅子上的男人扶着卡莲的臀部,不停地挺动着有力的腰臀,一次
次发出剧烈的肌肤碰撞声和清脆的水声,卡莲被一次次臀部的挺动刺激地不住地
呻吟。
「卡莲……为什么……」樱愣住了,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似的,「都是
我……都是我……对不起……卡莲……」
「比起那边,还是关注一下你比较好吧,」手指从八重樱的小穴里抽了出来,
另一个火热的粗大硬物抵到了湿滑的两片软肉之间,「樱,要来了哦?」
她感觉得到,自己看不到的,身体最隐秘的地方,不停地被膨胀的炽热熔化,
分开,一点一点地侵入身体,被摩擦着敏感的一点,她的身体,正在这股邪恶炽
热的感染下,不自觉地分泌出粘滑的汁液。
「不要……」樱颤抖着哀求,「不要……求求你了……放我和卡莲回去吧……
求——啊啊啊!!!」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啊……这是,什么……不行,不要啊……」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才行啊八重樱!」男子疯狂的大笑了起来,「我还以
为你不会求饶了呢!」
「不要……不要再——不要……深处已经……」
男子用力挺腰,扶着她小腹的手指伸出轻轻勾动起她的小阴蒂,八重樱再次
发出一声如泣如诉的娇声,如潮的透明粘液从她的小穴深处涌了出来。
「真舒服啊,八重樱,你的身体还真是美妙……」男子似乎丝毫没被八重樱
的高潮影响,而是继续着新阶段的挑逗和进攻,「最强的巫女,性器果然也很不
一般啊!啊?」
「不要……呜……」
「不过还真得感谢你的朋友,卡莲卡斯兰娜,如果不是有些那只草履虫最纯
正的独行血统,我们还真是无法测试这些武器的效果……」男子舔着樱的耳根,
享受着仙乐一般少女的呻吟,下身不断挺动,遒劲有力的肉棒在樱下身的源洞中
有节奏的搅动着,「樱,看啊,看看她的样子,不只是你,看起来你的伙伴,要
先支持不住了哦?」
「呜……嗯……哈啊……」初经人事,心如死灰的樱几乎要被快感吞没,就
陷入燃烧的欲望中,听到男子的声音,这才再次狠下心去看着卡莲的方向。
「嗯……哈……不行……不行……」卡莲也在哀求着,而奸淫着她的男人,
很明显速度越来越快,卡莲已经彻底软掉了身子,泛着汗水光点的娇躯已经寻求
上了那个肮脏的怀抱,男子按住了卡莲的臀胯,一切似乎正在走向不可收拾的方
向。
「那……那是……」樱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最想知道的事情。
「你看,你的卡莲,就要被那个男人占有了……」男子丝毫没有放缓的样子,
解释道,「很快,你也要了……」
「这……呜……什,什么……」
「不要啊……求求你了,不行,不要啊……」卡莲的声音还在樱的的耳边,
可她也如男子所说,被再次涌起的攻势所吞没了,感受着痛苦交织的快感,高高
扬起了臻首,口中不受制的淫声不绝于耳。
「啊啊……啊!!!」卡莲发出了一声惊叫,她那边男子的动作骤然停下,
而樱已经无暇它顾,又急又重的冲击落进她的深处,化成一道道微小的电流一般
的感受流窜在樱的四肢百骸。
有什么……要来了。
「接好了,八重樱,就在这个祭典,是我送你的礼物!」
男子低吼着,狠狠将肉棒送到樱的最深处,在樱几乎要断气的长吟中,她感
觉到有什么粘稠的温热填满了她的身体,痉挛从小腹的深处蔓延全身,在那之后,
无力和劳累的困倦逐渐袭击着她的精神。
樱做了一个梦,那是曾经纠缠她的黑暗。
她从噩梦里惊醒,发现自己正坐在神社街边,木屋边的长椅上。身边传来柔
软而细腻的触感,她看过去,身边白发紫衣的可人儿,脸上罩着暗鸦的面具,发
出轻微熟睡的轻鼾。樱忍不住去抚摸她的发梢,温柔的目光寸步不离。
神社的钟声突然敲响,樱突然有些头疼,这让她的手下一时失了分寸,「哎
呀」一声,卡莲摸着自己的头醒了过来,「呜……是谁,真疼啊。樱?你怎么在
这里?」
「我来找你,」樱微笑,刚才的疼痛仿佛是冷风的原因一吹而散,「你看看
你,衣服都破了,稍微让我放心一点啊。」
「不可抗力嘛,打起来怎么顾得上衣服……那下次,你陪我一起,好不好?
巫女小姐?」卡莲带着歉意地笑着,抚起眼前少女的脸颊。
「那我可不做怪盗,听上去怪怪的,巫女也不好,」樱比划了一下,「日本
也有这样的角色,我们称之为,侠盗,石川五右卫门那种的。」
「有什么区别嘛!」卡莲吐了一声槽,一下子靠在了樱的大腿上,躺着看天
空。
「……怎么了?」樱没有阻止,而是顺手打理起她凌乱的头发。
「我很久就在想了,真好啊,」卡莲的眼睛闪烁着光芒,「樱就在我的身边,
不是影像,不是记忆,踏上休伯利安的那一刻,能够再见到樱,能够这样在一起,
真好啊……」
樱古怪地皱了皱眉:「这么说……」
「嗯?」
「那我可有五百多岁了呢。」樱笑道,「你也是。」
突然,斑斓的彩光在两人面前一闪而过,卡莲和樱一齐看去,巨大的烟花在
空中绽放开来,爆炸的声响这时才到达耳边。
「老婆子!」卡莲大喊。
「你才老婆子!」樱也大声抗议,只是两人都笑着。
「我也是老婆子!」卡莲说完,再也控制不住地笑了起来。樱低下头去,和
她唇瓣相接。
啊啊,或许……
如果真的是梦,如果真的都是假的……
或许这样……
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