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青空-爱恋】(全)


姚哲恬下定决心想要告白前,齐景轩突然转校,让她没有来得及向齐景轩告
白而非常失落,画黑板报时心烦意乱,也消沉的难以专注作画,仿佛心中缺少了
一块碎片,缺口里是无尽的空洞。
屠小意虽然也对齐景轩的离开感到遗憾,但是莫名增加了更多的信心,也对
姚哲恬的失落感到有些奇怪,屠小意关心的问姚哲恬,得到的都是顾左右而言他
的回应,虽然屠小意很想知道,但姚哲恬不想回答,他也不好一直追问。
第二天的下课时间,教室里,同学们的聊天声,如蝉鸣鸟叫一般回荡四周,
屠小意和他的死党花生在聊天说地的时候,有意无意的谈到姚哲恬一定是喜欢齐
景轩,所以齐景轩的转学,才会让她郁郁寡欢,还说之前在巷子中,看到姚哲恬
主动亲吻齐景轩,她一定是个很随便的女孩。
屠小意顿时很生气的说一声屁啦,你才是个随便的人,虽然他感到愤怒,但
主要并不是因为姚哲恬喜欢齐景轩而生气,而是花生评价她的语言,在他心中姚
哲恬是个堕入凡间的天使,她的一颦一笑都牵动着他的心,一点都不想听到有人
在诋毁她。
不过知道了这个事实之后,屠小意其实是暗自窃喜着,因为齐景轩存在让他
有些自卑,如今自卑的根源已经离去,让他感觉到自己更有机会进入姚哲恬心中
那个重要的位子。
屠小意思考着该如何让姚哲恬开心起来,于是屠小意和她做黑板报的时候,
悄悄地将黑板上的人物一笔一画的勾勒出最爱的侧脸,完成了穿着校服的姚哲恬,
被在写字姚哲恬看到了,虽然心中感到有些开心,但还是责怪了屠小意几句。
屠小意以为她不喜欢,所以心中有些沮丧,姚哲恬怕班主任老陈看到会骂,
脸上却露出了难得的笑容,甚至脸上还出现些许害羞的红潮,姚哲恬拿起板擦,
想将人物擦掉的说:「唉呀~赶快擦掉,被老师看到就不好了。」
她露出笑容的那一刹那,屠小意才知道她并不讨厌这幅画,心中的沮丧一扫
而空,屠小意看她要擦掉,便阻止她的说:「老师说不定会喜欢这幅画,你看这
黑板报会那么美,全是它把背景的美给衬托出来。」
屠小意不好意思的又说:「而且画上本班同学会更加贴近现实。」
姚哲恬看他那么坚持,也只好任由他把这幅画留在黑板上,就这样,两人又
恢复了一起走路回家的时光。
夕阳把两人的身影拉长,此时此刻对屠小意来说,是个美梦中的粉红色时光,
如果世界上真有神的存在,屠小意一定会乞求衪延长这美好的时光,欢乐时光的
快乐持续到夜晚,让他在床上翻来覆去,兴奋的失眠一整夜。
之后,屠小意就渐渐的主动找姚哲恬问学习上的问题,姚哲恬也慢慢开始帮
助他,两人一同学习、一同闲聊、一同欢笑,也许神真的听到他内心最深处的愿
望,屠小意的请求,姚哲恬完全没有拒绝他。
两人的关系也就一点点发展了起来,就连花生都觉得不可思议,想说屠小意
怎么忽然变成好学生,开始爱念书学习,三不五时就拿着书去找姚哲恬讨论问题,
两人就这样越来越亲近,一起画黑板报,一起放学回家,一起学习课业。
有一次下了大雨,姚哲恬在练舞房里练习到很晚,放学的时候大家都走光了,
她没有带伞,正在犹豫和担心的时候,透过练舞房的窗户,看到了有一个穿着校
服熟悉的身影拿着一把伞站在那里,此时他贴心的动作,让她感动的眼泛泪光,
仿佛明白了什么。
穿着舞服,只在外面套着一件校服走了出去,屠小意听到声音转过身来,告
诉她因为自己担心她没有带伞会被淋湿,所以给她来带伞,姚哲恬对他贴心的举
动,心中的情愫正悄悄的生长,嘴角也不自觉的上扬。
看到姚哲恬的笑容,他的脸上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屠小意推着单车打着伞
送她回家。
隔天下课时,姚哲恬手中抱着书,经过教室大楼,屠小意开心的往她的方向
过去,想跟她打声招乎看看,如果她有时间,也许还可以小聊一会,就在跑过去
时,她的上方传来一声:「小心。」
有水泼了下来,屠小意飞快的将她推开,水便淋在屠小意头上,姚哲恬也被
水滴溅到身上,姚哲恬拿出手帕帮他擦掉脸上的水,手帕的香味让屠小意心笙荡
样。
由于屠小意保护她免于淋湿,在她心中,屠小意又更进一步,两人一起到保
健室,姚哲恬拿着毛巾一边帮他擦干,一边道谢,屠小意抓着她拿毛巾的手说:
「没关系,你也被水溅到一些,你要不要也擦一擦。」
两人对望,姚哲恬羞怯的把手抽回说:「接下来你自己擦。」
说完她就害羞的跑开了,屠小意笑笑的擦干身体,虽然没有干衣服可以换,
但他的心情还是很愉悦。
两人做黑板报时,姚哲恬摸他的衣服,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衣服是湿的,
姚哲恬心中满是歉意的说:「真抱歉,让你穿湿衣服上课。」
屠小意不以为意的说:「没事,我是男生,穿一天湿衣服是没什么大碍,反
倒是你,没事吧。」
姚哲恬遥遥头说:「没事,只溅到一点,很快就干了。」
隔天,穿湿衣服一整天的屠小意,想当然的感冒了,但还是抱病的去上学校,
因为这样就能见到心爱的人,姚哲恬看他感冒,认为他是因为自己才病的,所以
自己应该要照顾好他。
姚哲恬只要有空,就会到屠小意身边照顾他,屠小意在今天得到满满的幸福,
下课、吃中餐、做黑板报,都有姚哲恬的陪伴,就连放学也是姚哲恬陪他回家,
他真希望自己能永远的病着。
很快的感冒就好转,屠小意上学时,随意的在路边摘一朵花,进入学校就在
寻找她的身影,姚哲恬在他身后看他东张西望的,就走过去打招乎,屠小意一转
身,花就在胸前。
屠小意把花伸到姚哲恬的面前,感谢她的照顾,她拿着花的笑脸是如此美丽
动人,屠小意暗自决定,要将眼前最美的画面,画到黑板上,之后每个老师看到
黑板报上的画,各个都赞不绝口。
有一个名为爱情的东西,就在姚哲恬的心中慢慢滋长发芽。
姚哲恬带他来到练舞房,让他在旁边等一下,屠小意就看她进入更衣间,没
多久,姚哲恬就穿着舞衣出来,打开收音机,播放出轻柔的旋律,姚哲恬走到中
央开始舞动起来,曼妙的舞姿,有如被风吹动的杨柳,随风摇动,又像白雪,随
风飘荡。
旋律渐渐转变轻快,她的舞蹈也渐渐加快,舞姿随音乐变化,对舞蹈没有半
点涉猎的屠小意,只觉得她跳的很棒、很美,挥洒汗水的姚哲恬完成结束的姿势
后,就走向屠小意问,自己跳的如何。
屠小意开心的鼓掌和称赞,姚哲恬也很高兴自己的舞蹈能得到他的赞美,她
跳舞的样子,有如绝世舞姬般如梦似幻,在屠小意的心中留下强烈的影像,相信
屠小意这一生中都不会忘记这一幕。
在一次中午吃饭时间,两人在要去顶楼的楼梯间聊天时,突然聊到了齐景轩
突然离开的事,姚哲恬心情低落的问:「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你会不会感到难
过。」
屠小意看着她说:「我想我会难过,我甚至无法想象失去你的样子。」
姚哲恬又问:「要是那天我爱上了别人呢?」
屠小意牵起她的手说:「如果他是你选择的幸福,那我会永远的祝福你,但
我会努力不让那天到来。」
姚哲恬抱着他在耳边说:「为什么你不会想把我留在身边呢?」
屠小意回应的说:「因为我爱你大过爱自己,如果把你强硬的留在我身边,
你也不会感到幸福,所以为了你的幸福,我会尊重你的选择。」
姚哲恬虽然希望他在乎两人能够在一起,没想到他在乎的是她的自由,姚哲
恬从没想过有情人后还能拥有男性的朋友,屠小意却愿意给她自由的交友,心中
不由得出现一阵甜蜜,深情的一吻是姚哲恬对他的肯定。
休息时间结束的钟声响起,姚哲恬在他的脸颊上一吻,就羞怯的快速离开,
留下屠小意一人回味她的香吻。
下午两人是甜蜜的靠在一起画黑板报,只要有机会,就会手牵着手,相互感
受对方的温度,就连在回家的路上,都舍不得放开手。
到了寒假的时候,离高考已经不足半年了,姚哲恬很不容易跟家里争取到了
出去玩的时间,便偷偷跑到屠小意家里给他补习,不过,在屠小意家里更多的时
候是和他聊天打闹,享受在一起的时光。
两人开始聊着很多东西,屠小意和她一起看漫画,谈天说地,两人的感情不
知不觉的升温,姚哲恬心中的爱恋也在不知不觉之间,从齐景轩的身影变成屠小
意的身影。
第一次在房里补习持续了快半天,姚哲恬靠着他的肩膀,教他习题作业,有
一股体香从姚哲恬身上传来,这香味让血气方刚的他起了生理反应,屠小意只能
努力的克制自己,暗中遮掩不让她发现自己的糗境。
房里补习的气氛把两人的心越拉越近,姚哲恬很享受两人的时光,只是快乐
的时光总是过特别快,一下子就到结束时间,两人分别时,第一次相互拥抱在一
起,两人并约定好了下一次再来补习。
当晚,双方都在自己的被窝里翻来覆去,脑子里全是对方的身影,明天上课
时明明又能见面,却不知为何,已开始强烈的思念对方。
几天后,姚哲恬的父亲临时必需参加主管的喜宴,她的母亲也会一同出席,
姚哲恬依然是偷偷的利用父母不在家的时间,她来到了屠小意家里,虽然也带了
课本和作业,但是这次补习已经不是补习了。
两人一见面,就有了一种马上要分别的感觉,一进门,姚哲恬几乎是要飞扑
到屠小意的怀里,拥抱之后,两人深情对视了很久,终于姚哲恬闭上了眼睛,屠
小意也勇敢地亲了上去,双唇分开时,屠小意轻手轻脚的为她宽衣解带。
她的肌肤有如白玉凝指般的洁白无瑕,细致的锁骨、美型的双峰、屠小意有
种不真实感,感觉自己在做梦一样,屠小意的手放在她的美乳上轻轻揉捏,就怕
太大力会坏掉一样,她轻轻娇喘一声,屠小意以为自己太大力的连忙道歉,姚哲
恬低头的说自己没事,只是感到有些奇怪的舒服。
姚哲恬虽然是在爱人面前光着身子,但还是感到害羞,很快就钻进了屠小意
卧室木床上的被窝里,屠小意也把衣服脱掉,姚哲恬看到他下体的肉棒,心想他
的肉棒好大,自己的小穴装的下吗?
屠小意进被子,双唇贴上她的嘴,手也再一次轻揉她的美乳,硬挺的乳头看
起来像是美味的糖果,屠小意一口含住,用舌头逗弄乳头,舔的津津有味,姚哲
恬看他像小宝宝的吸着奶头,感觉非常舒服,也引起她的母性。
屠小意一吻一吻的往下移动,被子也一点一点的打开,她双腿间的湿润的阴
户,就像个精致的艺术品,在灯光的照射下,些微的闪闪发亮,姚哲恬害羞的盖
上被子,屠小意眼前一黑,才发觉自己看的入迷了。
在被窝里,屠小意把头贴上她的双腿之间,品尝她的秘汁,有种闷骚的味道,
但他并不讨厌,也许是心中女神散发的味道才不讨厌吧,屠小意用舌头仔细摸索
爱人的阴户,姚哲恬克制呻吟的音量,就怕会被屠小意的家人发现。
在屠小意的努力下,姚哲恬身体很快的迎来高潮,嘴咬着被子,就怕会发出
舒服的声音,手抓被子,身体僵直,脚指用力卷曲,小穴缓缓流出一滩秘液。
屠小意伏在她身上,深情的吻着她,她的纤纤玉手环着她的脖子,屠小意三
番两次的把肉棒插进小穴,但都没能顺利进入,姚哲恬用手扶着肉棒到秘穴口,
屠小意缓缓插入,只进一点她就痛的喊疼。
屠小意每次听到她喊疼,就不敢再进入,姚哲恬要他别犹豫的大力插进来,
她能忍的住,得到许可的屠小意就二话不说的全力插入,姚哲恬痛的大叫一声,
门外传来爷爷的声音。
爷爷听到她的叫声,以为是发生什么事了,屠小意敷衍的说只是看到蟑螂,
女同学被吓了一跳,爷爷边碎念边回房睡觉,姚哲恬轻打他一下说:「坏死了,
进来前也不提醒一下,要是被发现怎么辨,别……别动,你插的我很痛。」
屠小意慌张的停下来说:「好,我不动,不动。」
姚哲恬的秘穴温温热热的温度,不断刺激他的肉棒,挑逗他的神经,屠小意
爽快的只想大操特操,但理性还是努力克制自己去伤害她。
她适应一下子就说:「已经没那么痛了,你慢慢动。」
屠小意轻轻的插动,姚哲恬的脸上,看的出她忍耐痛苦的表情,屠小意尽可
能的把动作放慢放轻,几分钟后,快感渐渐大过疼痛,她开始出现轻微的哼声:
「嗯……嗯……嗯……」
这娇喘的哼声,对屠小意仿佛是一种鼓励,姚哲恬爱抚双峰呻吟:「喔嗯~
感觉……好棒……嗯……」
他的动作慢慢的变大,混合处女血的秘汁随着抽插流出,沾到床单上,姚哲
恬一脸享受,玉手环抱他的头,送出深深的吻,双舌在口腔里纠缠。
屠小意抬起她一条腿,体重轻盈的她,很容易就将她转成侧身,肉棒没有离
开小穴的直接操弄,一手伸向乳头抚摸揉捏,姚哲恬也伸手靠在他手背上揉捏自
己的美乳,另一手伸到交合处搓揉阴蒂,她煽情的动作让屠小意更加强劲的操动。
没多久就要精关溃堤,屠小意在射精的瞬间拔出肉棒,精子在噗啾噗啾的射
在她的肚子和床上,姚哲恬感到腹部有股热热的液体,她也随之高潮,愉悦的表
情,说明自己有多快乐。
汗水怖满两人的身躯,喘着粗重的气息,姚哲恬高潮渐渐平稳的说:「这就
是做爱的感觉,真舒服,我的小穴都被你插的开花了。」
屠小意:「我也很舒服,你看鸡鸡都舍不得软下来。」
姚哲恬伸手摸摸他的肉棒,就如他所说的,肉棒还是很坚挺,她套弄肉棒的
说:「我也还想要,我们再来爱一次,让我再感受你的温暖。」
屠小意侧躺在她身后插入小穴,舌头舔舐她颈间的汗水,双手爱抚美丽的身
躯,轻插轻戳造成的轻声呻吟,最爱的人能躺在自己的怀里,心中有着满满的幸
福感,一切都不在重要。
姚哲恬在他的怀里感到无比的安心,他就是她的世外桃源,没有家长的禁锢
和压力,在这小天地没有什么大道理,只有随心所欲的爱意。
两人的性器渴望着彼此相互结合,体液相互交融,肉棒每一下深入的刺激,
引诱者花房下降迎合,紧致的肉壁,有如不舍肉棒离去一般夹紧。
姚哲恬享受他温柔的爱抚和抽插,轻声的说:「喔嗯……好棒……大力点……
大力爱我……」
屠小意控制音量的加大力度,在她耳边说:「我插的舒服吗?你的里面又湿、
又热、又紧实,夹的我好舒服。」
姚哲恬爱抚阴蒂的轻吟:「嗯……嗯……舒服……嗯……我的小穴……好舒
服……」
在被子里只露出头的两人,汗流夹背的没有一丝想停止,姚哲恬和屠小意都
压抑着声音,就怕被在隔壁睡觉的爷爷听到。
进入顶点边缘的姚哲恬,不断叫着屠小意的名字,述说着自己的感受,和有
多么的爱他,屠小意也回应的说自己也多么的爱她,小穴酸麻的一阵颤抖,她在
爱人的耳语中高潮,屠小意差点射在小穴里的快速拔出,浓稠的精液全射在股沟
上。
两人气喘嘘嘘的额头相互靠着,享受高潮的余韵,姚哲恬翻身给他热烈的吻,
舌头相互纠缠,口水来回交流,这一吻体现出满满的爱恋,浓情蜜意的两人,这
一刻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时光,在心中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虽然希望能够让屠小意射在里面,但她知道,现在的自己是无法照顾好两人
爱的结晶,所以她下定决心要好好努力,让自己成为有能力照顾丈夫和孩子的母
亲。
屠小意抓起她的右手,姆指和食指在她的无名指上轻揉一会,吻这手背心想,
总有一天,一定要在这指头带上我们的婚戒,姚哲恬知道他摸指头的含意,就给
他一吻。
姚哲恬到他两腿间,扶着肉棒用她的小嘴吸吮,肉棒在她嘴里又再次涨大挺
起,虽然大力的吸吮想让他射出来,但屠小意只感到有些刺激外,不足已让他射
出,姚哲恬的舌尖突然碰到肉棒头的沟槽,屠小意被这意外的刺激,轻吟一声。
姚哲恬知道这一部分能让他快乐,舌头便全力舔舐着这沟槽,屠小意无法忍
的说要出来了,快放开,姚哲恬不但没放开,反而嘴巴吸的更大力,像是要把蛋
蛋里的精液全吸出来。
姚哲恬身上覆盖着一层汗珠,屠小意拿自己的衣服轻轻为她擦拭,两人聊着
刚刚欢爱的感觉,在床上温存了很久,她舍不得这个甜蜜时刻进入尾声,但时间
是无情的,会在人快乐时快速溜走。
不知不觉已到下午,屠小意拿起衣服帮她穿上,姚哲恬也拿起衣服,就像帮
丈夫穿衣的妻子,仔细的帮他穿上、整理服装,姚哲恬看到床上的落红和精液,
想起自己激情时的样子,心里又害羞又高兴,两人在恋恋不舍之中吻别。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