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在路灯下捡到的少女】(全)


周五,深夜,对于我来说那就是采购一天食物的事件。
住所附近的超市是十二点关门的,十点之后很多东西会打折,而我也是每周
这个时间前往购买。
当然也不是生活费不太够,而是我习惯了省钱。
对于吃什么,我的要求那就是能吃饱,有些时候甚至连吃也不想吃。
月光下,这条平时常走的路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也许是周五吧,或许是
深夜,路上已经没有其他行人,周边的屋子灯也已经暗了下去,路灯一闪一闪,
老式的街区就是这幅模样。
超市离我住所并不远,大概五分钟的路程吧。
今天原本应该是回到家后,懒懒散散得发着呆,或者读一会儿小说之类的事,
直到我看到街灯下的她。
秋冬的季节,就连我也穿上了厚厚的卫衣,而街灯之下,一条薄薄的白色衬
衫挂在一位体型玲珑的少女之上。
她蜷缩着身子,脸埋在了膝盖里,坐在水泥地上,仍由自己的内裤暴露在外
面,而下身也只是一条短短的格裙而已。
「喂,不回家吗?」
出于最基本的好奇心,我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嗯?」
脸颊慢慢抬起,青丝滑落,映着月光,露出了她白皙的脸。
虽是看去略显病态,但是那双眼睛里却是如同潭水一般的纯净,小小的嘴唇
缓缓动着发出甜美可爱的声音。
「你在和我说话吗?」
「废话。」
她看到我的时候,露出了微微的笑容,而正是这个笑容,击中了我的心底。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眼前的少女,貌似我有些熟悉。
「你,是周诚对吧?」
站起身拍了拍内裤上的灰尘,这裙子果然好短,轻轻的风吹草动就会露出她
白色的内裤。
「嗯?」
还沉浸在刚刚她露出的内裤时,我的眼前就出现了她可爱的脸,贴的太近了,
吐出的呼吸都已经打到了我的脸。
当然以她的身高要这样做肯定是奋力踮起了脚,此时她有些平衡不稳,朝我
怀里摔了过来。
出于条件反射,我抱了过去。
女孩子的身体,软软的,同样的散发着一股特殊的清甜香气。
「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被我抱在怀里,我在想起刚刚她一下子叫出了我的名字。
「前发盖过眼睛,整个凌海中学也找不出第二个了吧,还有瘦弱的身子,抱
得我有些硌到了。」
虽然像是在抱怨着什么,不过表情看上去却是有些兴奋,那双眼睛仿佛变成
淡淡的粉红色,脸颊也是被月光照得有些泛红。
反应过来的我,立马松开了手,自打耳根后开始染上一股温热。
「早点回家吧。」
放下一句如同长辈般的话后,我转身进了这栋虽然年久隔音却异常好的公寓
楼,而我的耳后却是响起了另一股脚步声。
「我没有家,可以住在你这里吗?」
细嫩的胳膊抱住我瘦弱的胳膊,看着那副有些可怜的样子我好像也没有理由
可以拒绝。
难不成我要扔她一个人在这里不成?
点了点头,只能让她暂时住在我这边了。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我对她抱有一种莫名的好感。
而她貌似也是这样的。
回到住所之后,看着我不大不小的屋子,她很乖巧的缩在了一个角落里,就
如同我遇到她时那样,只不过更加的不顾形象。
「饿吗?」
我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我饿了,总不可能做一次饭只做自己的分量吧,毕
竟还有其他人在。
她点了点头,眼神里有了些期待。
随意打开了炉子,说是要做饭实际上只是煮点面而已。
翻找了半天之后,才勉强在厨房里找出了第二个碗。
毕竟一直都是我一个人住,这个碗也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会买上两个。
煮完了面条,她已经好奇得在我房间里翻来翻去,不过随便她翻吧,这里也
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平时都是一个人坐在书桌前吃饭,如今多了一个人还真不知道要放在哪里。
我还是习惯性得坐在了书桌前的椅子上,把两碗面放在了空荡荡的书桌上。
而她则是直接坐在了我的腿上。
「诶……」
我有些诧异她为什么会这么做,腿部充分感受到了她屁股的柔软,另外她穿
的只是裙子,滑溜溜的大腿肌肤正贴着我薄薄的裤子,让我有种贴在一起的感觉。
虽然说这个姿势一言难尽,但好在她玲珑的身形不会影响我和她同时吃面。
让我没想到的是,她吃的速度竟然比我都快,明明分量是一样的。
大概是见我没吃完,她把目光看向了我,转过了身子,靠在了书桌上。
「要不,我喂你吧?」
她一下子拿过了碗,挑起几根面条送进了自己嘴里。
没有过多的咀嚼,将她因为吃完面红扑扑的脸伸了过来。
「嗯?」
大概是在提醒我快点,她发出了一声可爱的声音。
犹豫着,缓缓朝她接近,只是她更加主动。
柔软的嘴唇贴在了我的嘴唇上,轻轻用柔软的舌头撬开了我的嘴。
原本带着咸味的面条貌似有种特殊的香甜,缓缓在我口中融化。
外带着的是她舌头的侵扰。
轻轻咽下了面条,可她却没有离开的打算,伸出原本撑着身子的手,搂在了
我的背后,将自己的身子贴在了我的身上。
轻薄的衬衫不能遮盖她的身体,柔软的小山丘贴在了我的身上,渐渐的我感
受到了轻微的突起。
她的攻势愈发的凶猛,舌头和我的舌头渐渐交织在了一起,同时腰身也在不
自觉的缓缓动着。
随着她缓缓退去,我和她的空中拉出一条闪着银光的丝线,轻轻的喘着气,
她用一种格外妩媚的眼神看着我。
原因我自然也是知道,裤子突起的位置感觉到了小小的湿润,搞不清是我的
还是她的。
她轻轻拉开了裙子的拉链,从我身上下来之后,很自然的顺着她白嫩细滑的
大腿滑落在了地板上,她的白色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此时正在两眼放光得看着
我。
「这样不好吧?」
我问得肯定是有些多余了,她的私处已经隔着内裤开始滴落液体,要停下来
我想应该是很难了。
「都这个样子了,还有什么好不好的?」
她轻轻脱下了我的裤子,已经彻底充血的下体差点弹在她的脸上,而我也是
第一次被做这种事情,差一点没有忍住。
「这么大,顶在门口就已经很舒服了。」
一边说着,小小的手一边握住了我的下体开始上下套弄着,时不时她会用小
小的嘴巴呼出一些热气在前段之上,让我感觉一阵的酥麻。
「一跳一跳的。」
说着,她小小的嘴巴奋力想要把下体包入她的嘴巴,一股特殊的温热感觉让
我再一次感受到了那股射精的冲动。
舌尖轻轻舔舐着我的前段,时不时伸进包皮之间的缝隙里,轻轻搅动,用舌
头不断上下摆弄,同时喉咙微微的吮吸,也是试着将我的下体送入她小小的口腔。
我不知手应该放在哪里,但她却主动抓着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头上。
大概是天性吧,我轻轻推着她的头,试着让我的下体送得更深。
随着她手格外快速的套弄外加她口腔中轻微的吮吸,我再也支撑不住了。
用力按住了她的头,几束热流有力得射出。
「唔……唔……」
而她也是伴随我射精的节奏轻轻叫着,几声吞咽声过后,她再次轻轻舔舐着
我的下体,等到她松口时,我的下体上只有她有些晶莹的口水。
她张开小小的嘴巴看着我,像是在祈求夸奖一般。
跪在地上的她,屁股下方的地板已经湿了一大块,看起来她还是没有满足,
轻轻脱去已经湿完的内裤,把那小小的内裤包住了我的下体。
虽然刚刚还在疲软,但是看到了她脱下内裤之后还是来了精神。
微微笑着,用内裤包裹住我的下体轻轻套弄,不过她并不满足于这样。
轻轻站起身,下体的样子一览无余。
没有长出阴毛以及年幼的外表让我突然有些害怕,不过此时她已经开始用那
粉嫩又充满肉感的私处轻轻蹭着我的下体,大概是爱液分泌得过多,她蹭着一下
子就把我的下体送了进去。
「你……多大?」
「现在说这个,会不会太晚了一点?」
她轻轻笑着,试着将姿势调整得更适合接下去的动作。
轻轻将手伸到了我身后,我和她紧紧贴在了一起,而她以为自身体重的原因,
身子也在慢慢下降,最后我的下体竟然被她完全包裹在了她的私处内。
随着一声轻轻的娇喘,我也感受着那柔软又富有温度的内部,紧致又润滑。
我作为高中生,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的快感,而她貌似也乐在其中。
贴在我耳边轻轻吹着气让我不由得更加兴奋。
「放心吧,我和你同岁哦~」
说着轻轻用舌头舔舐我的耳廓,同时,腰身不断扭动着,让我的下体感受到
从所未有的刺激。
我和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她也更加用力的抓着我的身体,随着一阵特殊的
快感,她也发出可爱的娇喘。
「还射了那么多啊。」
她靠在我的身上,一边大喘气一边说着。
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的下体一直充血,导致她只能挪动屁股把我的下体从她
私处拔了出来。
「自己看看,你射了多少在我里面。」
贴近了身体,她一只手轻轻拨开她粉嫩的私处,爱液混合着我的精液缓缓流
出,滴落在了地板上,发出了啪嗒啪嗒是声音。
霎时间,脸颊只得一阵温热,而她却是再一次把嘴唇贴在了我的嘴唇之上。
说起来,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还有我的面还没吃完。
「我先去洗个澡。」
拥吻过后,她轻轻从我身上跳了下来,没有在意我的感受,轻轻褪去了那件
对她来说有些大的衬衫,白皙的肌肤,没有赘肉的肚子,已经瘦弱的手臂和身体,
和我想得一样,另外还有刚刚隆起的胸部。
随意扔下了衣服,她踏着小碎步朝着浴室跑去,而我却看到了她的后背,不
像设想的那般光滑洁白,相反上面满是深浅不一的切割伤,已经血痂脱落变成了
伤疤,有的甚至还留着血痂,淤青几乎填满了血痂的空缺,另外还有红彤彤的抽
打伤。
只不过她没有给我询问的机会,浴室里已经传来了水声。
依稀记得我的后背也有类似的伤口。
进过那般的性爱,我也没有食欲吃完剩下的面条,收拾好了地板和刚刚用的
碗,又把她脱下的衣服丢进了洗衣机里,她也从浴室走了出来。
身上还带着淡淡的水珠,显得皮肤更加的细嫩,被热水烫得微微有些发红,
让我不由得吞了一口唾沫。
毛巾轻轻擦拭着她半干的头发,看到我时露出了可爱的笑容。
「刚刚很舒服哦~」
像是在撒娇一般,拉着我的手,轻轻摇晃着,貌似是在祈求着什么。
「我也要洗澡了。」
大概是为了掩饰自己再一次兴奋的事情,我急急忙忙得走进了浴室。
大口大口呼吸着,浴室里好像还惨留着她身上的味道,我确信我闻到的绝对
不是沐浴乳或是洗衣粉的味道,而是真真正正那个女生散发出的香味。
在浴室里,为了掩饰兴奋的事情,我闻着那股味道,自慰了一次。
略微冷静几分之后,我才换好了衣服走出了浴室。
她已经半倚着身子靠在了床边,看起来是不打算离开了。
轻轻给她盖上了被子却发现她身上那股味道更加的浓烈,让我不禁嗅了过去,
贪婪得享受着这股味道。
不知不觉,我也睡了过去,抱着她光溜溜的身子,这一觉我睡得意外的踏实。
如同深水一般都压抑,我在逐渐下沉可这安静的深海却让我有些聒噪,貌似
周围并不是真的,但是窸窸窣窣的声音却是真实存在的。
她拉起了窗帘,从我书桌的抽屉里翻出了一袋不透明包装的东西,我不曾记
得我有过那样的东西。
她的表情有些烦躁,头发大概也因为刚刚起床而显得有些杂乱,手忙脚乱的
她撕开那个包装,从那里面小心翼翼得取出了一枚半透明的物体。
看起来像是药片,塞进最后咬碎了半枚又将剩下的半枚放回了那包装里。
随着嘴巴的咀嚼她的身体渐渐瘫软,缓缓坐在了地上,长舒了一口气后,她
的眼神开始涣散起来,时不时还会发出痴痴的笑声。
这些都是我被那声音吵醒后所看到的。
「你醒了啊……」
她光着身子,几乎是爬到了床边,口齿有些不清但我还是听出了她的意思。
同样的,那股香味依旧是那么明显。
尤其是她粉嫩的私处,和微微隆起的胸部。
我好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一下子从腋下把她举了起来。
四肢就像是失去了骨头一般随意的耷拉,看到我就会痴痴得笑着。
我把她抱到了床上,朝着她香味最浓烈的地方嗅了过去。
微微发出两声娇羞的娇喘,她原本有些闭合的双腿也彻底张开,轻轻按着我
的头部,用私处猛烈得蹭着我的鼻子。
「舔吧,你也很想要吧?」
就像是耳边的低语一般,那股声音不断挑拨着我的心弦。
我犹豫着伸出了舌头,朝着那股温热潮湿舔去。
这是何等让人兴奋的气味,就像是上瘾的毒药一般。
每次舔舐都会带出不少的爱液,这种半透明的液体在此刻如同甘泉一般让我
着迷。
她纤细的双腿此时牢牢锁着我的头,双手不断有节奏的推着,就如同昨晚她
为我口交时一样。
随着娇喘不断起伏,她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爱液也是如同水龙头一样得流
出。
片刻过后,她的四肢逐渐瘫软,双腿张开,腰身有些痉挛,看着我时痴痴得
笑着。
而我好像还是没有满足,脱下了裤子,露出了我早已充血的下体。
轻轻俯身吻向了她的嘴唇。
她的嘴里那股香味愈发明显,我和她的舌头不断缠绕在一起,不断交换着互
相的唾液。
下身也是不知不觉顶了进去。
貌似已经湿因为快感而有些麻木,她的表情略显痴呆,原本纯净的瞳孔已经
高高向上翻起,刚刚和我交织的舌头也耷拉在外面。
娇喘声和噗呲噗呲的水声有节奏的交替发出,我轻轻揉向了她小小的胸部,
私处内部也是收缩得更紧了。
「快点,快点!」
像是命令一般,虽然她已经严重口齿不清了,除了那因为快感而不自主发出
的喘叫声。
嘴角的口水已经沾湿了枕头,她双手反抓着枕着的被子,床单也已经湿得不
像样子,在一声声娇喘声中,我再一次射进了她的体内。
她弓起身子,貌似是高潮带给她的快感过于强烈,她的双目已经彻底失神,
声音也已经彻底失调只是大大得长着嘴巴仍由舌头耷拉着,口水滴落着。
随着我缓缓拔出仍旧没有软下的下体,她的腰身一阵痉挛,她扭动着身子私
处不断喷出清澈的液体。
轻轻喘着气,好一会她才消停下来,像是睡着了一般躺在了被自己爱液沾湿
的床上。
那股香味却是更加的明显了,于是我躺在了她的身边,再次吻向她的嘴唇。
「这是什么?」
我有些好奇得看着她手里拿着的半粒药片,上面有着一个被掰开的字母A。
「这个啊,你要吗?第一次最好不要和我一样一次性吃半粒那么多哦,如果
想要的话。」
她思考了几秒,将药片放进嘴里轻轻嚼碎,之后一下子吻了上来。
淡淡的苦涩传来,我和她的身体渐渐瘫软,互相支撑着,不过最后还是躺倒
在了床上。
我的视线开始有些模糊,嘴里满是那股香味,意外的我不讨厌这种感觉,头
脑开始渐渐发飘,四肢已经完全没有了力气,我的心脏跳得好快。
我好像在笑,我听到了笑声。
她好像骑在我的身上,贫瘠的胸部也在努力上下抖动着,腰肢摇晃着,在我
眼前出现了残影。
她好像更美了,即使我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事物。
那好像是她私处,因为有那股特殊的香味。
滴落的爱液让我更加飘飘然,后来她坐在了我的嘴上。
眼皮好像有点沉了,今天是周六,睡一觉也没事吧。
明明一天都没有吃饭了,为什么我一点都不饿……
猛得睁开了眼睛,她正抱着我,我和她都是赤裸着身体,床单上满是爱液和
精液干燥后的样子,她闭着眼睛睡得很香。
我的头有些疼,房间内拉着窗帘,却开着灯,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随意看
了眼一旁手机的时间,现在是周一的凌晨。
明明已经睡了那么久我却依旧感到疲惫,我根本一点都不想动。
她身上的香味变得有些淡了,哪怕是之前香味最浓烈的地方也已经变得只剩
下不太好闻的气味。
不知道为什么,我开始变得有些烦躁,内心的焦虑无限倍得放大让我一脚踢
开了抱着我的那个女孩。
撇开她之后,我寻着那股味道,在书桌的抽屉里找到了那个药片。
大概是撞到了墙,她捂着头睁开了眼睛。
见到我手里拿着药片,她的动作更快,一把夺过了所以的药片。
我已经控制不住我自己了,看着离我而去的药片,我扑向了她。
她从那包装袋里拿出了仅有的一片,含进了自己的嘴里,用力的咬碎药片后,
我没有犹豫,直接吻了下去。
我们的舌头在那种苦涩中缓缓交融在一起,这是我第二次服用这种药片,可
能剂量有些大了,我的身体压在了她的身上,眼睛已经完全看不清东西了,说出
的话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
我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只是我的大脑已经放空了。
今天好像还要上学来着,算了吧,学校也没什么好去的。
对了之前想问她什么来着。
隐约里我看到了她已经爬满潮红的高潮脸,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她的嘴巴一
张一合,说的话我也只是隐约听见了。
「陈舟。」
那好像是她的名字,现在好像也已经不重要了。
我是在干嘛,头好痛。
让我更加头痛的是砸门的声音,明明我已经交了一年的房租,为什么还有人
过来打扰。
随意抓起了几件衣服穿在了身上,我才注意那股香味已经变得很淡了。
烦躁的打开了房门眼前是一位穿着校服的女生。
「啊,周诚同学。」
就在她说完这句话时,很明显的她的鼻头皱了皱,的确没有那股香味屋内的
味道有些让人发怵。
「干嘛?」
「因为你已经缺席好几天了,所以……」
还没等她说完,我有些暴躁的打断了她。
「我没事,和老师说病假。」
「可是……」
「滚。」
我摔门送走了她,我现在心里想的全都是那个药片。
说起来是不是该吃点东西了。
我看向了桌上那碗还没吃完的面条,也不管事什么时候的了,我实在不想重
新做饭了。
已经被泡得发软的面条几乎是被我喝进去的,倒也没有什么异味,总之我吃
饱了。
继续躺会床上,陈舟的嘴里还残留着淡淡的香味,我将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
贪婪的探索着那股诱人的香味。
待到那最后一分都香味探索殆尽,剩下的只有空虚和烦躁。
「没有了吗?」
陈舟翻了翻身边的衣服,找了找书桌,好像确实一粒药片都没有了。
但是她看上去却没有什么特别反应,反而坐在了我的腿上,环抱着我,用着
她的私处不断摩擦着我的下体。
「哪里可以买到那个药?」
「先做一次,等等给我钱我去买。」
说着,她一下子把我的下体塞进了她的私处。
我根本没有这些心情,疯狂抽插着她,她也不断发出浪叫,渐渐得我把她抱
了起来,站起来更加用力的抽插,只想快点射精让她去买药。
说到底这件事也让我觉得无趣。
从衣柜里拿出了我的钱包,递给了已经洗完澡换好衣服的陈舟手上,现在我
只希望她能早点回来。
我的积蓄不算太多,只是平时省钱的习惯,所以大部分钱我还是攒着。
在屋子里我蜷缩着身子,尝试让自己冷静下来,焦躁不安的心情随着钥匙打
开门锁的声音消散而开。
她缓缓走进屋子,从口袋里拿出了那股香甜的气味。
「给我!」
伸手夺取,我却差点摔下床去,她俯身看着我,微微上扬的嘴角以及那散发
出的香味都让我沉醉。
「想要吗?」
我像狗一样乖巧得点着头,神情大概是有些木楞。
她取出了一片放在嘴里嚼碎后,那股香味飘散而开。
「想要的话。」
说着,她轻轻掀起裙子,露出一副痴痴的笑容。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她好像出门穿了内裤,但是现在已经不见了。
不过这些也不重要吧。
我把她推到了床上,轻轻扒开了她的腿,开始舔舐她散发香味的私处。
随着爱液的影响,我的脑袋渐渐发飘,嘴上的动作也加大了幅度。
目的自然是为了让她产生更多的爱液让我来得到那种药。
而她诱人的娇喘,我也根本没有心思去听了。
我不断喝下她所排出的液体,直到开始出现药效我才慢慢停了下来。
慢慢靠在了床上,心情也渐渐变得缓和了下来。
我不知道她把药藏在了哪里,只能顺着那股味道翻去。
从床底我翻出了一个纸盒子,而香味的来源就在里面。
那上面盖着一层厚厚的灰尘,我放在这里应该已经很久了。
里面放着的都是一些笔记本,那些我都不在乎,随意翻找着,找出了那熟悉
的包装袋。
拿出药片我把里面的东西随意扔在了一旁,没有注意到那上面密密麻麻写满
的文字。
焦急着我咬碎了一整粒的药片,强烈的快感不断冲击着我的大脑,眼前的画
面渐渐虚幻,我焦躁的心情也终于被抚平。
躺在地板上却感觉软绵绵的,我随意抓起了手边的东西。
〔我喜欢你,陈舟。〕
幼稚的字体清晰可见,角落里是我的名字。
我痴痴得笑着,将笔记本扔在了一旁,这种事情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有药我
就能忘掉任何的不愉快。
啪嗒,我的眼前窜出一束火苗,点燃了我嘴中的东西。
深吸一口,吐出淡淡的烟雾,随即便是一阵缥缈的感觉。
陈舟坐在我的身上,从我的嘴里吸着那股香味特殊的烟气。
我的钱已经快不支持我买那种药片了,这是她用剩下的钱买的,把药片磨碎
掺在香烟里,也能起到不小的效果。
这是最后一根了,我看着逐渐掉落的银色烟灰,心情也逐渐变得烦躁了起来。
而此时的陈舟已经有些昏迷,她痴痴笑着,手不断挑弄着她的私处,伴随着
噗嗤噗嗤的水声。
没有办法,我随意抓起身边的衣服,打算去最近的店铺购买香烟。
刚一出门,还好是晚上。
只是那月光也有些晃我的眼睛。
现在是几点我也不知道,拿着的是最后剩下的一点钱。
「欢迎光临。」
我站在了柜台前,可当我注意到收银员时却发现他皱着鼻子,难道我身上有
什么味道吗?
不过我没有在意,叫他拿了两包烟后立马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我闻了闻身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味道。
当我回到家门口时,却发现门并没有关好。
刚想进去的时候里面却传出了陈舟的声音。
「啊啊,好爽啊。」
那是娇喘和浪叫,同时还有一个男人的喘息声。
她怎么样根本和我没有关系,可是为什么,我那么害怕,我那么心痛。
我蹲在了转角处,点燃了一根烟。
耳朵里刚刚听到的声音不断回荡着。
直到地上的烟头变成了五个,我才听到房门打开和关闭的声音。
我低着头和那个刚刚与陈舟上床的男人擦肩而过,我不敢看他。
熟练得打开了房门之后,屋内充斥着性爱的味道。
陈舟歪扭着身子,私处还在不断往外流出着精液。
看到我也没有想回避的样子。
桌子上散落着药片和一支注射器,看着陈舟脖子上的针眼我也知道那是怎么
回事了。
注射器中还残留着白色的药液,没有多想,我将药液推进了我的血管里。
随着一阵头晕目眩。
我有些失去了平衡,大概是轻轻倒在了陈舟的身边。
那种强烈的快感让我身体都有些不自觉的抽搐起来,眼睛所看见的东西貌似
都在发光。
头一次感觉置身在那股香味的包围之中,让我如同睡在棉花中一般。
身体貌似在慢慢下沉,逐渐连自己都感觉不到了。
「掐我。」
她一边浪叫着,一边轻轻喊叫着。
我根本看不清我到底是在干什么,大脑还在正常思考吗?
只是我缓缓将双手摸向了她纤细的脖子。
我要干什么?我不知道,只是仍由本性活动着腰。
渐渐收紧的双手,她的腰身也缓缓挺起,私处内也是变得死死夹住了我的下
体。
渐渐的她的脸色愈发的白,双眼彻底上翻,嘴角舌头耷拉而出,口水也是随
意的滴落。
随着一阵已经不在那么刺激的高潮之后,她的私处缓缓流出液体,我举起的
手才放下,她的身体几乎是自由落体般躺回了地上。
窗帘是没有拉好吗?阳光晃到了我的眼睛,让我不由得心声一股烦躁。
她好像一晚上都没有动静了,会不会是死了?
我看向了她,脖子处深红色的手印让我记起了昨晚的事情。
脸色比起之前更加惨白,好像已经完全没了肉色。
探了探她的鼻息,好像是有点多余了。
靠在墙边,我想冷静下来。
随意抓起了一旁的笔记本,肆意的翻动着。
那其中,每一笔一划都不听说着同一件事。
〔我喜欢陈舟。〕
我几乎失声的吼叫着,看着眼前的尸体,我抱起了她,疯狂摇动着她的肩膀。
她不会在醒了,我应该是知道的。
发疯到脱力之后,我才意识到,她已经死了。
我看向了书桌上的药片和注射器。
〔以后的我们,应该会在一起吧?等到高中的时候,我们就会再次相见,到
时候你一定还要记得我啊。我喜欢你,周诚。〕
我将白色的药液用力推进了自己的血管里,同时又咬碎了几粒药片。
随着我拿起了那本笔记本,抱在了怀里,里面夹着一张有别人字迹的纸张,
那应该是以前陈舟写的。
我好累啊,眼睛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拿着那张纸的手缓缓下垂。
「我来找你了……」
我用最后的力气握向了她的手,她也像似想要伸出手一般。
突然,我被一旁的声音惊醒。
「小诚,放学了哦。」
眼前出现的是身着校服的陈舟,她伸出了手,貌似是在邀请我一起回家。
「嗯,回家吧。」
我微微笑着,靠在房间的墙壁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