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战精英】(完)


【夜战精英】
终于等到了重樱投降的这一天。
海面上的战火消弭了。爱和希望也随之重新在地球的海域上生长了起来。
我和光辉因为出访任务踏上了东煌的土地。刚恢复和平的东煌,虽有百废待
兴的事项需要处理,但东煌人民还在庆祝着东煌新年。街上虽有战火后的残垣断
壁,也有热热闹闹地庆祝着的百姓。
这天正好是情人节,但是很不巧的是我和在东煌还有一些事项需要处理:和
东煌海军署商讨一些重樱舰船的去留等。
将事项安排妥当,回到住处之后,已经是傍晚。
这个时候,我很想邀请我的太太——光辉,一起进行情人节的约会。
我:「光辉,今天正好是情人节,一起去约会怎么样?」
光辉:「嗯,老公,可以哦~嘿嘿,难得有这样的节日让我们一起约会呢~」
我:「那这样,今天晚饭后我先出去,在烟花大会的入场处等着你。」
光辉:「诶~?为什么不一起去呢?」
我:「男孩子等着女孩子,才有约会的感觉嘛~」
光辉用手捂着嘴,笑了。
光辉:「嘿嘿~真不愧是我的老公呢~越来越有情调了~」
满怀着期待,享用过晚饭之后,我便先踏上了去烟火大会会场的旅途。
其实,想要找到约会的感觉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因为,今天和东煌海军署
商议的过程花了我太久时间,导致我没有时间能给光辉买到情人节的巧克力。去
会场的路上,我顺路给光辉买了巧克力,放在我衣服的兜里。
我在街边站了一会儿,不久,就看到了一位穿着旗袍的,优雅端庄的白发女
子。那正是我的老婆——光辉。见到她终于来了,我赶紧上去『搭话』。
我:「咳……这位美丽的……光辉小姐,您是否有空和我一起观赏烟花晚会
呢~?」
虽然已经想好了台词,可是说出来的时候,不知道是因为有点羞涩,还是台
词没有记熟,总是有点卡壳。
光辉:「当然了~呼呼~指挥官偶尔这样子也好可爱……就像一个羞于约女
孩子出去的男孩子一样呢~」
光辉也很入戏,没有称我为『老公』,而是『指挥官』。
我:「嘿嘿~光辉女士,赏个脸吧,请?」
我尬笑着,弯下腰,做出皇家礼仪中一个「请」的手势,等着光辉把手搭上
来。
光辉:「只要指挥官的邀请,光辉无论是什~么~都会接受的~来~」
光辉微笑着将手搭了上来,随后我们牵着手,一起在市集上游览着。
我们走到了零食摊区的入口处。
光辉:「老公,买棉花糖~」
光辉十分兴奋,指了指旁边的棉花糖摊。
我给光辉买下一串棉花糖。
光辉:「来,老公也一起吃~」
光辉把棉花糖放在了中间。
我和光辉一起舔着棉花糖,很快棉花糖就只剩下一点了。
我:「哈!光辉,这点剩下的是我的~」
以吃棉花糖作为借口,我将我的唇贴上光辉的唇。
光辉:「呜~唔~」
显然光辉是对这样的突然袭击有些始料未及。
光辉:「嗯呜……嗯呜……哈~哈~」
光辉最开始因为吃惊而缩回了舌头,但很快就主动迎了上来,和我的舌头主
动纠缠在一起。她的手搭上了我的肩,我们利用舌头,剐蹭着对方的口腔,并品
尝着棉花糖的余味。
热吻结束后,正当我们深情地注视着彼此的时候——
胜利和可畏走了过来。
胜利、可畏:「姐姐~姐夫~!」
干咳了一声,我和光辉赶紧害羞地将脸别了过去。
我:「啊……哈哈,是小姨子啊,有什么事吗?」
我尴尬地笑着,希望小姨子们没看到刚才的一幕,不然就尴尬大了。
胜利:「不许姐夫独占姐姐~姐姐也要陪妹妹们一起玩的~」
可畏和胜利笑着牵起了光辉另一边的手,我们就这样四人拉着手走在一起。
之后我掏腰包请小姨子们和光辉吃了章鱼烧,
然后我们来到一个捞金鱼的摊位——
可能因为她以前是贵族大小姐吧,光辉的手笨笨的,老是捞不到金鱼。
我:「哎呀,光辉,要这样操作才行啦~」
我扶着光辉的手,帮她捞到了金鱼。
光辉:「哇!老公真棒!嘿嘿~」
光辉笑了。她那如同湖泊一般深邃的淡蓝色的眼睛笑起来一闪一闪的,可爱
极了。
就在这时,我在背后感到了灼热的视线。
胜利、可畏:盯——
胜利:「姐姐和姐夫骗狗进来杀!不和姐姐玩了!可畏,我们走!」
可畏摆了个鬼脸:「姐姐和指挥官秀恩爱,羞羞脸!」
小姨子们终于走了。
我们坐到了公园中的一张长椅上。
看着漂亮的烟火,我将光辉搂入怀中。
我:「光辉,真好呢……我们难得地迎来了和平,再也不会有战争了……」
光辉:「嗯,老公……终于有一天,光辉将沿路播洒,照亮世间的阴霾……」
光辉靠紧了我,依偎在我的肩膀上。
光辉:「老公……能感觉到光辉的心跳吗?」
我:「当然。光辉也能吗?」
「嗯……光辉也能感觉到老公的心跳。」
我:「东煌的烟花大会真是好看啊。这就是和平的享受吧——」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我:「光辉,来,这是我的情人节礼物——请收下。」
我掏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巧克力。
光辉:「亲爱的,情人节快乐。
这是放了很多白糖和牛奶的白巧克力哦,请用~
要是喜欢的话,下次茶会的时候我多准备一些~」
我:「正好现在看烟火大会,嘴中也没有什么零食,就拿这个凑凑吧~」
「来,光辉,张嘴——」
光辉:「嘻嘻~老公也张嘴嘛~」
互相喂食着情人节的巧克力,烟火大会也到达了高潮。
我:「光辉喜欢烟火吗?」
光辉:「喜欢,和亲爱的一起,怎样都好——」
我:「嗯,我也是,和光辉在一起,怎样都开心——」
紧紧地相拥着,烟火大会就这么结束了。
就这样靠近光辉的脸——
光辉:「嗯~啾~」
缓缓地落下我的嘴唇,感受着妻子嘴唇上的温度。
我:「嗯~嗯啾~呜~嗯嗯~啾~」
厮磨着脸颊,嘴唇相碰。
然后彼此的舌头慢慢地纠缠在一起——两人一边做热吻一边抚摸着对方的身
体。
直到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我们才发觉。
和光辉深情地接吻着,我的欲火也在不断地上涨——
我:「光辉,旁边有个小树林,我……忍不住了……」
光辉:「真是的~难得的节日,就放任一次老公的孩子气好了~」深情地注
视着我,光辉笑着跟我说。
我们钻到了小树林里,准备夜战——
我让光辉抱着大树,掀起她那色色的旗袍,拿开她的胖次,解开我的腰带,
双手扶住光辉的细柳腰,急不可耐地想要从后面感受光辉那温热而符合我尺寸的
小穴——
躲在大树后面,我将我的肉棒插入了光辉的小穴。
光辉:「老公的大肉棒好棒~噗嗤噗嗤地插进来了~!」
果然,刚才的热情激吻让光辉的膣道粘湿得快要融化一般,现在正无比喜悦
地迎接着我的插入。
我:「就这样动起来了?」
光辉:「嗯~嗯~可以哦~老公~尽情地品尝我的身体吧~」
我点了点头,将手放在光辉的腰上,慢慢地开始抽插。
我:「光辉,这样喜欢吗?」
光辉:「哈啊~啊啊~啊啊啊~在、在我里面搅来搅去的感觉……好棒……
好棒!」
光辉:「嗯呜、呼呜、啊啊啊~光辉的心跳……心跳越来越快了……这样,
好刺激……啊呜~嗯呜~啊啊啊~」
我:「果然因为是在外面进行夜袭吗?」
光辉:「嗯、嗯……完全冷静不下来……而、而且……」
我:「而且什么?」
虽然我知道光辉是因为特别兴奋,但是这里我还是想恶作剧一下,让光辉自
己说出来。
光辉:「嗯呜,呼呜~特别……特别兴奋~恩恩额~呵啊啊啊~啊啊啊嗯~」
像交媾的野兽一样,从后面抽插着男性器,激烈的碰撞这光辉的腰。
在野外做爱——这一事实,把我们拉进了比平常更加快乐的快感旋涡之中。
光辉:「好棒~好棒~光辉的小穴~全是相公的大肉棒的形状了~啊啊~啊
嗯嗯~啊啊~哈啊啊啊~」
我:「只有东煌妻子才会叫丈夫『相公』吧?」
光辉:「啊……啊……白天参观东煌港区的时候,从逸仙那里学会了这个……
果然想要试一下……」(编者注:这可能是逸仙篇的伏笔?不保证,大概率咕咕
咕……)
我:「很好听哦。以后我的称呼又多了一个选项呢。」
光辉:「啊啊啊~啊啊~郎君的大肉棒在里面蹭来蹭去~好棒~喜欢~好喜
欢~」
看来是真的向逸仙专门讨教了东煌文化中对『老公』的称呼。
我:「真的诶~插入的时候,光辉叫地十分开心呢~」
我:「光辉对我来说,是世界上最棒的女人了~」
确实,像这样做爱的时候,我们身体的相性已经磨合地极好了。她的身材也
很性感,前凸后翘,最关键的是那对巨乳。除此之外,她总是那么温柔地和我相
处,做爱的时候也很积极地渴求着我。对于作为她的丈夫的我来说,她的确是这
个世界上最有魅力的女人,所以我选择直言不讳的吐露出自己的心声。
因为做爱太激烈,光辉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光辉:「哈啊啊~啊啊啊~啊呜~开心~好开心~我也最喜欢~最爱老公了
啊啊啊~」
再次互相确认着彼此的心意,尽管我们在玩外面,但仍然保持着最高昂的性
欲,猛烈地交合着。
这个时候,胜利和可畏来了
胜利:「光辉姐姐——光辉姐姐——」
好巧不巧,小姨子们突然出现了。
可畏:「胜利姐姐,那边的小树林里好像有动静!」
还好我们躲在大树后面,她们好像没有看到我们,只是呼喊着光辉的名字……
要是被发现的话,实在有些尴尬。就算要离开现在的位置,在移动的瞬间就会被
发现我们的身影。
要是被看到的话——
虽然我们是夫妻,做这种事情非常正常,但是这样传出去多少有点有伤风化——
「指挥官和光辉在小树林里偷偷夜战」,什么的。
我内心OS:完了!急中生智!学猫叫不就好了吗!
我:「喵~喵~」
得亏我学的还挺像,小姨子们并没有起疑心。
胜利:「什么嘛~草丛里是指挥喵啊~!
光辉:「哈啊,哈啊~嗯嗯嗯~」
收缩的膣道紧紧地缠住了我的肉棒。
如此强烈的刺激,让我差点忍不住发出大声,我赶紧抑制住这一冲动。
我:「嗯~库~小姨子还没走远啊!老婆!」
光辉:「对、对不起……身体擅自做出了反应~嗯嗯~嗯嗯~」
虽然光辉正在拼命的压低声音,但是她的下身似乎想让我赶紧射出一般,紧
紧地缠绕着我的性器。
面对这无比强烈的快感,我竭尽全力不让自己发出呻吟声。
虽然有考虑过拔出来,先卧倒在地上隐蔽一会儿,但是这种情况下稍稍挪动,
可能就会直接射精。
对膣内射精有着强烈性快感的光辉毫无疑问地会发出声音。
这样就会被小姨子们发现,那就糟了。
这样的话,除了保持插入状态忍耐,别无他法。
光辉:「恩库~哈啊~哈啊~嗯嗯~呜~」
光辉的情况似乎和我一样,拼命忍耐着不高潮。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张的缘故,膣道正在蠢蠢欲动,不停地向我施加刺
激。
我:「咕~呜……」
咬紧我的嘴唇,极力防止自己走火。
肉棒大幅度地挺起,向光辉的膣内深处施加刺激。
光辉也抱紧了树,一边颤抖着,一边忍受着胸前的两粒豆豆被树皮摩擦着的
快感。
光辉:「啊啊~哈啊啊~??」
小姨子们好像还在附近寻找,这个时候好像视线转到了我们这边。
大概是我的错觉吗,她们并没有过来,仍在继续呼唤着光辉的名字。
光辉:「哈啊~哈啊~等等……老公,突然插到这么里面,不就会暴露吗……」
我:「咕……我也没有办法啊,那里缠得太紧了……」
我:「就……就算你这么说……嗯呜、哈啊、哈啊……我的小穴被老公的大
鸡鸡抽插就会十分兴奋……嗯嗯、嗯嗯~」
光辉的膣道紧紧地缠着我的男根,像是在说不会放手一样反复收缩。
受到刺激的阴茎也不停地鼓胀起来。
然后每次注入力量忍耐射精的时候,肉棒就会挺起,不停地向膣道壁施加刺
激。
光辉:「啊~啊~啊~下面……想要被老公……玩得乱七八糟……然而这个
状态~哈啊~啊啊~只能保持不动……简直生不如死……嗯嗯、嗯嗯~」
我:「嗯……没办法了,光辉,再忍忍吧。小姨子们还没走呢。」
光辉:「而且,前面,乳头被树皮摩擦着……酥酥的,麻麻的……啊~啊~
啊~好奇怪~敏感的地方被摩擦着~好想去……」
光辉被树皮刺激着,倒是让我有点不爽,不如说,我还是有点吃了树皮的醋
吧。
这样想着,我又将我的性器向里顶了一些,试图利用我的性器,给光辉带来
超过树皮的快感。
光辉:「已经,快、快要去了……真的、真的要到极限了……嗯嗯、嗯嗯、
啊啊、哈啊~」
光辉也摇晃起屁股,同时前后活动着腰。
虽然我们因为要防止被发现,多多少少限制了动作幅度,没有平时那么刺激,
但是在此时,这种极力忍耐的情况下,就已经足够致命了。
我:「不妙……不妙……」
努力站稳脚跟,在腿部肌肉上用力,试图阻止射精。
光辉完全不顾我的辛苦,全身心地沉浸在快感之中,不停地利用穴肉给我的
肉棒带来的紧致的压缩感,进攻着我的肉棒。
光辉:「嗯啊~嗯啊~嗯啊~啊啊~好舒服,大肉棒~好棒~喜欢~喜欢~」
光辉:「在我身体里不停地进进出出……嗯嗯、哈啊、啊啊、舒服~舒服、
好爽~」
我:「光辉的小穴也好舒服……」
我:「紧紧地包裹着我的下体……光是插入就已经让我有了十足的快感了……」
光辉:「嗯啊~啊啊~哈啊、呜呜~」
光辉一边主动夹紧着我的男根,一边发出甜美的吐息。
不知道是不是在长久的忍耐和等待中,被消磨了理性,光辉的动作也越来越
激烈。
我:「等等……停一下、这么激烈的话……」
把视线投向呼喊着光辉的声音的方向,可以看到胜利和可畏的背影。
好像终于是要走了,我也松了口气。
光辉:「啊啊啊~啊啊啊~肉棒好硬~好棒~好大~好舒服~哈啊……哈啊~…
…啊啊啊啊啊~」
光辉:「乳头那里……酥酥麻麻的……好舒服~好奇怪~」
剩下的只有我这个一边活动着腰一边发狂般地渴求着我的妻子了。
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被快感吞噬了理性,嘴里发出快乐得几乎要融化的声音。
我:「好像走了……这下就可以尽情做了,光辉!来了~库~」
想要给光辉带来比树皮更厉害的快感,我大力地抽插着我的男根,结合处响
起了『啪啪』的水声。
光辉:「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尽情地往深处插入……嗯~呜~哈啊~呜~
呼啊~」
我:「好啊,那就如你所愿——」
发出宣言的同时,紧紧地抓住光辉的细柳腰,一口气将我的分身挺进光辉膣
道的最深处。
光辉后背极力后仰,抓着树干的手颤抖着,同时发出高昂的娇喘声,大概是
轻微地高潮了吧。
但是,现在的我还不能停下——要让光辉变得很舒服才行。
光辉:「哈啊啊、啊啊、嗯啊、我……我明明才刚刚高潮过……呜啊啊~」
光辉:「哈啊啊~比、比刚才还插得深……里面……里面都被蹭到了……太
激烈了~哈啊~哈啊~不行了~不行了~」
我:「不行了就对了……库……光辉舒服吗?」
这么问着,我将力气输送到腰部上,用我的龟头亲吻着她的子宫。
光辉:「哈啊啊~那个~那个是~宝宝的房间~嗯啊~等等~等等~不行~」
光辉:「里面真的很敏感~咿呀、呀啊~」
每次深插到里面,光辉全身都会颤抖起来。
想要让她变得更凌乱,于是活动着自己的腰部,猛烈地插入。
光辉:「哈啊、啊啊、大肉棒……插在里面,发出咕啾咕啾的声音~」
沾满爱液的肉棒每次抽插的时候,结合部总会响起淫荡的性交声。
这种淫荡的声音,配合着光辉的娇喘,让我非常满意。我拉近光辉的腰部,
任凭自己的欲望驱使,用龟头搅弄着膣道深处。
光辉的臀肉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我不禁用手抓住了她的翘臀。
丰满的臀肉隔着丝绸的布料,光滑的触感别有一番韵味。
光辉:「啊~啊~啊~屁股被刺激着,不行~不行~」
我:「明明光辉这么舒服,这么想要,怎么能说不行呢?」
戳穿光辉的谎言,一边用力地插入自己的巨龙,一边粗暴地揉着光辉的臀肉。
光辉一边发出甜美的声音作为回应,一边在我的激烈进攻下颤抖着那对美腿
和她的细腰。
光辉:「老公坏心眼……明明知道那是敏感的地方,哈啊~哈啊~啊啊啊~」
在她这么说着的同时,我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同时揉捏臀部的速度也更快。
我:「屁股和小穴同时被我侵犯的感觉如何?」
光辉:「嗯啊……舒服……啊啊、脑袋晕乎乎的,里面只有老公的大肉棒了……
狠狠地糟蹋光辉吧……」
一边发出啪啪啪地肉体碰撞声,一边在光辉的膣道中反复抽插。
如光辉所言,我已经任由自己的欲望的驱使,尽情蹂躏着光辉的肉穴。
每次抽插的时候,光辉总会用手指紧紧的抠着树皮,颤抖着喉咙发出淫乱的
娇喘声。
光辉:「已经、已经不行了……太舒服了,大脑变得一片空白……快给我~
嗯~快给我~」
光辉:「大脑已经出了舒服的事情以外什么都不知道了……呀啊~啊啊~嗯
啊啊~」
我:「就这样……在里面直接射了……」
光辉:「嗯~呜~好的~快给我……要不行了……给我……在我的小穴里面
直接射出来……」
光辉:「在野外被中出……啪地一声,将老公的精液全部射进光辉的小穴深
处~」
光辉的身体也在渴求着我,紧紧收缩激励夹住我的肉棒。
作为响应,我用力顶起腰,做起了最后冲刺。
光辉:「去了……要去了……要在野外高潮了……要被老公弄得乱七八糟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我也要去了,呜~」
光辉:「去了啊~咿呜呜呜呜~」
最后,将肉棒狠狠的顶入阴道深处,在里面尽情地射出精液。
光辉:「来了啊啊啊……在光辉的小穴里面射出来了……哈啊~哈啊~哈啊~」
光辉向后弓着腰,樱唇一张一合,身体完全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之中。
黏稠的精液和爱液混合在一起,从结合部流了出来,顺着大腿流到地上。
光辉:「真的……不行了,肚子里被老公灌得满满的……哈啊、哈啊……」
光辉发出了有些苦恼的声音后,双膝跪地,倒了下去。
但是我还没有满足。
索性将光辉翻了过来,推倒在地上,双手按着她的胸部,一口气将肉棒直接
插入小穴。
高潮过的光辉,小穴内早已热腾腾的,柔软的膣内迅速缠住了我的分身,仿
佛在说猎物到手了就绝不放开一样,紧紧地缠绕着我的肉棒。
光辉:「哈啊~啊啊~啊啊~好深……又插到里面了……」
光辉:「被老公的大鸡鸡玩弄着……好舒服~!」
在荒无人烟的小树林里,在月色的掩护下,自然而然地贴近彼此的腰,一口
气将肉棒插到小穴深处。
光辉的脸上露出艳丽的笑容,春情荡漾得几乎要融化的眼睛望向我。
然而我还对刚刚树皮让光辉舒服的事情耿耿于怀,手中大力的揉搓着光辉的
乳肉,任凭乳头从我的手中露出,然后用指甲轻轻地剐蹭光辉胸前的豆豆。
我:「光辉,比树皮舒服吗?」
光辉:「老公这么侵犯着我的乳头……啊哈~哈啊~还糟蹋着我的小穴~好
棒~」
我:「舒服就好,我要动了。」
想让刚被中出过一次,还在高潮余韵中的妻子变得更加凌乱,慢慢地活动起
腰部。
光辉:「呼啊啊、啊啊、啊啊、可以、老公……小穴里面被大肉棒蹭着、嗯
呜、啊啊~咿啊~哈啊~舒服~舒服~!」
光辉:「沾着精液的肉棒,在我里面尽情地蹭来蹭去……」
顺应着光辉的情缘,重复地将腰部抬起落下,反复蹂躏着光辉的小穴。
每次抽插的时候,光辉都会发出悦耳的娇声,全身心享受着快感。
我:「就这么想要我的大肉棒和揉胸吗?光辉?」
我的内心还在和刚才的事情较劲着。
光辉:「嗯嗯……想要……想要老公的大肉棒……最想要了~」
我:「那为什么刚才被树皮磨蹭着乳头,会那么舒服呢?」
光辉:「那……那也没办法啊、哈啊、啊啊~」
光辉一边上下抖动着自己的肩膀,发出甜蜜的娇喘,一边吐露着自己的心声。
光辉:「因为……那里是敏感的地方……还有,因为是和老公做爱,就自然
觉得很舒服了……」
光辉这么说,我倒是有点安心,不如说『是因为在和老公做爱』这个理由十
分合适,让我多少放下了一些嫉妒之心。
感觉这样的光辉十分地知心和可爱,忍不住靠近她的脸庞,夺走她的嘴唇。
光辉:「嗯呜、嗯哈、啊啊~啾~嗯啾~」
我的舌撬开光辉的贝齿,推进光辉的口腔,互相吸吮着彼此的口水。
光辉:「全部都要被吸走了、哈啊、啊啊、嗯~啾~」
吸取着光辉嘴中的唾液,品味着光辉的味道,在下身紧密相连的同时,尽情
地侵犯着她的口腔。
光辉:「嗯~啾~啵~哈啊啊~嗯呜~啾~呼啊~」
光辉:「老公接吻的技巧……好棒……好熟练……脑袋变得一片空白,无法
思考了……」
光辉一边发出微弱的声音,一边用责怪的目光看着我。
我:「哎,没办法啊,谁叫我家有个精力充沛的女士,天天陪着我练习呢~
嘿嘿~」
这么调戏着光辉,我的心里也十分开心。因为被光辉夸奖了,让光辉舒服了,
我的心里成就感暴增。
光辉:「真……真是的……都是因为你,我才被胜利她们取了这个这个外号……

我:「那是谁经不住自己妹妹的盘问,把『机密』泄露给了她们呢?嗯~?」
这么说着,我将我的肉棒又顶深了一些,然后在那里定着,吊着光辉的胃口。
光辉:「呜……是我,是我……呀~啊呀~,老公坏心眼,快动啦~」
光辉眯着眼,她的咽痛已经春情荡漾得接近融化。
紧紧缠绕着我的肉棒的膣内也变得蠢蠢欲动。
于是接下来重点欺负着光辉的下身,要不开始加快活塞运动的速度。
光辉:「啾~唔啊啊~啊啊~K、Kiss……变得更加舒服了……嗯呜~!」
光辉:「浑身上下,都酥酥麻麻的……哈啊~哈啊~」
光辉这么说,让我很开心。因为刚刚的树皮只是让她的胸部酥酥麻麻的,而
我靠着我的技术,让光辉的全身都有感觉了。
这么想着,我揉搓光辉的巨乳的速度加快了。
我:「果然还是丈夫的侵犯能让光辉更有感觉吧?对吧?」
光辉:「啊~啊~啊~老公~好棒~老公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棒的~」
就像是在证实这一点一样,每次抽插的时候,光辉的身体都会小幅度地颤抖。
仿佛全身都变成了性感带一般,看到她的反应,我不由得更加性奋了。
光辉:「里面……被狠狠地蹭来蹭去……哈啊啊~啊啊~那里是……呜~宝
宝的房间……被碰到了……」
光辉:「好棒~好棒~好舒服~更、更用力地插到里面……好刺激……就这
样在野外抽插着、啊啊啊、哈啊啊~」
狠狠地将肉棒插到小穴的最深处。
因为刚才的行为已经放松下来的膣道,像是在诱惑着我插入更深处一般,狠
狠地缠绕着我的肉棒。
腰部动作更加激烈,为了回应光辉膣道的期待,抽插动作不断加速。
我:「光辉,尝尝这个~!嗯~库!」
光辉:「啊啊嗯呜~!好棒~老公~好舒服~好爽啊啊啊啊~~!」
我:「这种感觉,光辉喜欢吗?」
光辉:「喜、喜欢,下面被搅来搅去……大肉棒……好棒……呼哈啊啊啊啊~、
啊啊、呜嗯啊啊、最喜欢了~!」
散乱着头发的光辉欢欣地接受着我的性欲。
每当我的肉棒插入的时候,都无比配合地抬起腰以获得更大的快感。
光辉:「这样、这样插入,哈啊、哈啊、作为指挥官的妻子真的太性福了~」
光辉:「好舒服……太、太犯规了……我的心和身体、全部、全部兴奋起来
了……嗯呜啊~哈啊~呜啊~啊啊~!」
听到光辉这样坦白,我的肉棒变得更硬,更加炽热。
我遵从着野兽的本能,继续渴求着她的身体。
光辉:「哈啊啊~肉棒鼓起来了,我感觉到了……在野外被大肉棒在小穴里
抽插着……哈啊~啊啊~好羞耻……但是好舒服……」
光辉:「肉棒好像在大喊着要在我的小穴里射出来一样……」
光辉:「可以哟,射出来,把我填的满满的……我想要怀上小指挥官……」
光辉渴求着我的子种。就像是在证明自己所言非虚一样,光辉的双腿牢牢缠
上了我的腰间,表示自己绝不放开。
光辉:「女孩的话……我希望她能像我一样成为淑女……男孩的话……要像
指挥官这么有魄力才行……」
虽然我觉得我也有松懈的时候,不过被这么夸奖的确感到很开心就是了。
我:「有这么色情的母亲,不知道会不会给孩子带来不好的影响呢?」
光辉:「别、别这么说……和老公做爱,真的好舒服……啊啊啊、这、这么
舒服的事情,怎么可能不沉迷嘛……」
光辉:「而且在野外这么做,特别地刺激……特别地想要被老公射得乱七八
糟……」
我:「那光辉,我就尽情的射了!」
光辉:「哈啊啊~我也要去了~嗯啊~嗯啊~……在野外把精液灌进子宫,
让我怀孕,然后让我当上妈妈吧……」
我:「我明白了,包在我身上。」
顺从本能地将肉棒一次又一次送进小穴深处,每次插入的时候,彼此身体相
互碰撞,在静谧的月夜下,甚至可以听到我们肉体之间的撞击声。
光辉:「好棒,好舒服……造小孩交尾……太棒了~好棒~」
光辉:「被老公在野外注入子种受孕……啊啊、阿嗯呜、哈啊~哈啊~啊啊
啊!」
从上古时期就存在的繁殖行为,如今在我们之间激烈地进行着。
让身为皇家淑女舰娘的光辉大小姐受孕,那样阴暗的欲望从心头涌起,更加
刺激我的兴奋感。
光辉:「我忍不住了……老公……我要……我要……」
紧紧缠绕着肉棒的膣道反复痉挛收缩着。
同时缠在腰部的脚像是无言地诉说着自己对膣内射精的渴望,紧紧地缠着我
的腰。
我:「嗯、没问题……库、我会全部射进来的……让光辉的小穴烙上我的刻
印,怀上我的孩子!」
动物一样的交媾行为,使我的兴奋感进一步膨胀,渴求着进一步的刺激。
我现在脑袋里除了在光辉的小穴里射精之外,别的事情都无法思考了。
抽插的肉棒搅弄出大量的爱液,一个劲地侵犯着光辉的膣道深处。
光辉:「喜欢、喜欢老公……爱你……最爱你了……」
我:「库……我也是,我比任何人都爱着光辉……」
紧紧收缩着的膣道不断地痉挛着,看来光辉也要到达极限了。
光辉:「哈啊啊、啊啊、去了……要去了……太刺激了……在野外被老公射
爆……要去了……呀啊啊~去了呜啊啊啊啊~」
尽管是第二次射精,我的巨龙仍然在光辉的小穴中喷洒出了大量的精液。
光辉的身体极力后仰,全身心地沉浸在被中出的快乐之中。
光辉:「哈啊啊~啊啊~啊啊~宝宝汁~射在里面~好棒~啊啊啊~呀啊啊~」
光辉:「这么大的量……肚子都鼓起来了……绝对要在野外怀上老公的宝宝
了~!」
我:「没关系的,那就怀上吧!」
持续射精的肉棒抵住子宫口,我将阴茎继续压进子宫。
如同光辉喜欢的那样,一滴不剩地全部注入。
光辉:「哈啊~哈啊~我的里面,已经满满的都是老公的……嗯呜~嗯呜~
哈啊~」
彼此调整呼吸,让灼热的身体慢慢冷却。
此时仍在高潮中的光辉,那对美乳上下摇晃着。
我:「还没缓过来吗?」
光辉:「嗯,老公……Kiss……」
我们的唇重叠着,不同于做爱的时候那种激吻,而是温柔的,确认着彼此存
在的亲吻。
之后我们双双躺在了地上,暂时做着事后的休息。
我:「光辉……今天真抱歉……我……」
我还羞于启齿的时候,光辉就靠了过来,用食指堵住了我的唇。
光辉:「没关系的,我知道老公在想什么。树皮什么的,也是因为和老公一
起做爱才舒服的啦~」
我:「哎,竟然能和树较上劲,我果然还是个小鬼吗……」
光辉:「指挥官偶尔的孩子气我也喜欢呢~啾~」
光辉亲吻了我的脸颊。
光辉:「呐,老公,好累……靠在你身上休息一会儿,可以吗……」
我:「嗯,随你。」
光辉柔软的身躯靠在我的身上,不一会儿我就感受到了光辉胸前那均匀的起
伏,原来是她累得睡着了。
稍事休息后,我也恢复了一些体力。考虑到这荒郊野岭的属实不是睡觉的地
方,我抱起熟睡光辉,找了一家附近的旅馆住下。
我:「真是疯狂的一天呢……」
这么感慨着,我从怀中放下光辉,将她温柔地放在床上,然后自己也盖上被
子,和她一起入睡。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碧蓝航线 纯爱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