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希望,晨星与你】(完)


战争,希望,晨星与你
中途岛海战后,我们暂时在帕西菲站稳了脚跟。但是平静的日子是如此的稀
有——不久之后,我就接到了重樱在瓜岛修建机场的情报。
接到这个情报的我顿时浑身冒冷汗——因为瓜岛这个位置,向南可以切断白
鹰和联盟国的运输线,北上可以再度威胁中途岛和珍珠港。如果重樱能在瓜岛站
稳脚跟,那么势必使得碧蓝航线首尾不能相顾。反之,如果我们抢到瓜岛,则可
以以瓜岛为跳板,向马里亚纳群岛和拉包尔海军基地进发。
事情已经十分明显了,瓜岛是兵家必争之地——
经过一整天的思考后,我做出了战略部署,并立刻开了紧急会议,向各位公
布了作战计划。
作战一开始,我们的作战简直顺利的难以想象——我们的海军陆战队几乎不
费吹灰之力就将重樱基本赶出了亨德森机场。甚至我派出的光辉——企业——萨
拉托加以及其护卫舰群组成的舰队都没有派上用场。正在前线部队庆幸之时,我
觉得事情有点不对——这么重要的战略要地,重樱指挥官会随便弃掉吗?——应
该是不会的。那么重樱的部队是不是在某个位置埋伏着?——很有可能。我的舰
队危险吗?——很可能有危险。我认为重樱的舰队应该是藏了起来,正在埋伏着
我方部队。这个时候我开始担心我的航母编队的安危了,于是我下令光辉先回去
补给,企业和大黄蜂先到远处规避,然后以这样的形式轮流回港补给。
其实重樱方面一开始根本就没意识到这个岛屿的重要性,是我多疑了。
但是重樱方面很快反应了过来,很快我们就在几次夜战中交了手。因为最擅
长夜战的光辉回去补给了,所以我在开局吃了一些小亏。
在第一次接触中吃亏的我,更加确定重樱的大部队就在附近,在加强警戒,
多轮侦查后,正当光辉刚赶回执行侦查任务之时,我们终于发现了重樱的舰队。
武士之死
「报告指挥官,这里是光辉,侦察到敌方航空母舰!」
通讯器里传来了光辉的声音。看来敌方应该是有航母在附近没错,但是为什
么重樱的这艘航母还在附近没有撤退?这是个陷阱吗?重樱的战术意图是什么?
虽然抱着种种疑惑,但是毕竟这可是海上航空力量,碧蓝航线需要严阵以待。
「通知光辉,企业,萨拉托加准备轰炸!女灶神做好损管准备!各单位马上
就绪!防空阵型!」
站在对面的是重樱的航母龙骧号。
「喂,碧蓝航线的懦夫们!龙骧大人在这里!想要追击前辈们的话,除非从
我龙骧的尸体上跨过去!」龙骧带着一票量产型,向我方舰队发起了挑战。
看来龙骧是对方舰队的一枚弃子。在极度劣势的情况下,重樱选择了抛出龙
骧,掩护自己的主力撤退。不得不说这是一步止损的好棋,而对方给我开出的价
码也正是我想要的——海上航空力量。
这时候继续追击已经不现实了,因为龙骧及其搭载的舰载机对我方来说是非
常大的威胁,我们不得不处理。于是我只好号令所有舰队准备进攻,照龙骧说的
做——要继续前进的话,我们也只有从龙骧的尸体上跨过去了。
「企业,萨拉托加,光辉,组织第一攻击波!」随着我一声令下,第一攻击
波的舰载机从三人的舰装上弹射了出来。
「来吧懦夫们!绝望……就是你们的终点!」龙骧也出动了自己的舰载机。
「重樱的勇士们啊,进攻!」
但是双拳难敌四手,龙骧的舰载机很快就被消灭殆尽,自己也因为多处中弹
而严重负伤,用右手捂着左臂的出血处,因为左腿被炸伤,所以靠着将重心放在
右腿上保持站姿。「唔……呵呵……咕……碧蓝航线的攻击,怎么就这么点威力?
是你们的指挥官出海前没有给你们加够石油吗?不够,再来!重樱的武士,不会
被轻易打败!」
「启动第二攻击波!」战机稍纵即逝。当第一攻击波被收回之后,我立刻组
织三艘航空母舰发动第二攻击波。
龙骧拼凑起自己仅剩的舰载机,最后一次。
龙骧集结起自己仅剩的量产型,最后一次。
龙骧喊出冲锋的集结号令,最后一次。
龙骧给自己的舰装过载,使之全速运作,最后一次。
「进攻!天皇陛下板载!」虽然龙骧已经失去了所有舰载机,自己也快走不
动了,但是她还是以全速冲向了我方舰队。
「所有战舰开火!预备攻击波出动!尽快击沉龙骧!」
「这里是女灶神。请问指挥官,我们是否可以帮助一下这个可怜的孩子?」
「不可以。战场就是战场。我们上次救助了重樱的水兵,结果这个水兵用手
雷炸伤了我们的量产型。这次如果我们救助重樱舰娘,还是最危险的航空母舰,
那么后果不堪设想。而且,你要是真的知道她在做什么,而且你尊重这位战士的
话,你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给她一个战士的死。」虽然很遗憾,但是为了大家的
安全考虑,我不得不拒绝了女灶神的请求。
随着炮火的沉寂,舰载机也被收回。
满身是血的龙骧倒下了,最后一次。
「呼啊……呃……好疼……咕……吾之躯体……已经残破不堪了……重樱的
前辈们呐……龙骧……帮到你们了吧?」
见龙骧已经完全失去了威胁,我走到了阵前。「你有帮到她们。你做的很好,
作为士兵。」
「哼……碧蓝……的懦……」龙骧的血流干了,停止了呼吸,最后一次。
「可惜了,有勇无谋的勇气是勇气的私生子,它不是真正的勇气。你不知为
何而战,亦不知为何而死,你只是个战斗到最后一刻的弃子罢了。」看着龙骧倒
下,我叹了口气。
后面虽然经历了不少艰苦的战斗,我方也损失了大黄蜂的舰装,但是我最难
以忘怀的是瓜岛海域上那最为血腥的一晚——
血腥之夜
年末,在双方指挥官都完全没有意料到的情况下,双方的驱逐舰群在瓜岛海
域碰了个正着。双方很快反应过来并交上了火。
就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拉菲装备上自己的舰装,以全速冲向了敌阵。
「自我限制解除……为了珍珠港死去的伙伴们!」
「不,拉菲,回来!这样你会死的!」我在站旗舰光辉上,通过望远镜看着
远处的拉菲,在无线电里劝阻她。
然而拉菲并不想听我的劝,在战场上见过了同伴们太多的流血和牺牲的她已
经对重樱恨到了极致,此时的她恨不得冲进去将重樱舰队全部剿灭。「剿灭敌人……
然后拉菲再回来……」拉菲冲进了敌阵。
拉菲在敌阵中快速地穿梭着,躲开大多数子弹,并向敌人开炮和发射鱼雷,
击伤重樱的多位主力舰。但是因为敌方的炮火过于密集,拉菲还是不可避免地中
了一些子弹。我一边指挥着舰队进行炮击配合拉菲,一边在无线电里不停地呼喊
拉菲后撤。「可以了,拉菲,快往我方阵地里撤!」
「拉菲……可以帮指挥官吸引地方的炮火……为伙伴们创造机会……」虽然
她的语气还像平时一样懒散,但是她此时的决心却是不可动摇的。
在望远镜中,我一次次地看到拉菲中弹,她小小的身躯一次次地被填上新的
伤痕,鲜血渐渐地染红了她的衣服。「不!拉菲,你受伤了,快回撤!」
「重樱的这点程度可和我差远了……咳……呕……」可以清楚地听到拉菲在
无线电的另一边,一边逞强着,一边咳血。
「不……拉菲,快回来……」我有些哽咽,也开始为这位勇猛的战士落泪。
就在这时,拉菲又中了一炮。随着她的舰装爆炸,身负重伤的她也再也坚持
不下去了。「对面不是新手呢……这样也好,拉菲就能一直睡懒觉了……和珍珠
港的朋友们一起……」
「拉菲!」我喊得再大声,也抵不过对讲机中出现的「拉菲Offline」的冰冷
的字样。
我从望远镜中亲眼看到拉菲倒下。
拉菲小小的身躯上已经被染红了不少。
我想她一定很疼。
唯一能给我的慰藉是,就算在她死前她也是那么乐观——她是笑着倒下的。
战场混乱,我们没能捡起拉菲的尸体,她就这样葬身在大海中。
一时间我的大脑被各种各样的回忆充斥。
她不过是一个慵懒的少女:喜欢喝可乐,喜欢在训练中偷懒,喜欢抓紧一切
机会睡懒觉。我曾因为这点多次训斥过拉菲,但她就是死性不改。但现在的我恨
不得抽自己两下——当时我怎么没有对她好一点呢?为什么我不能早点发现拉菲
的可贵之处呢?
我慌了神,沉浸在自责之中,任凭眼泪洗刷自己的脸颊,直到我看到另一个
小小的身影从后方冲进了我方阵型之中。
这是重樱的凌波。她直逼我方旗舰光辉而来,手提一把大刀,对她左边的战
舰发射舰炮,对右边的战舰发射鱼雷。我方的量产型被摧毁了不少,另有不少主
力舰因为凌波的冲锋而受伤或被击沉。「欢迎来到所罗门!碧蓝航线的指挥官,
做好觉悟吧!天皇陛下板载!」凌波一边喊着,一边冲向了我所在的旗舰光辉,
完全无视我方的炮击和鱼雷。
我一边指挥着光辉在我方阵型中机动规避凌波的冲锋,一边指挥着我方战舰,
还击重樱主力的同时,尽量集火凌波。但是凌波就像是一位鬼神——即使身中数
弹,依然在向着我发动冲锋;即使身负重伤,却依然不知道疼似的还击着我方的
量产型和主力舰。
在凌波离我很近的时候,她的右侧中了一炮,舰装随之着火爆炸,机动系统
失灵。她的右臂和右腿也泉水般地流出了鲜血,这让她失衡倒下。随之她又在水
中扑腾了几下。「啊……是赤城前辈和加贺前辈吗?太好了……我不要……一个
人……」
看来是她死前出现了一些幻觉,大概是想到了她阵亡的同伴吧。可惜,战争
是不会改变的。我只好看着这具小小的,残破不堪的身躯在我面前陨落,沉入大
海。
在经历这血腥的两幕之后,我已无心再战。指挥着光辉发动夜间空袭之后,
破晓时分,我带着碧蓝航线特混大队撤离了战场,重樱也识相地撤退了。
将士们或是拖着同伴的尸体,或是拉着受伤的同伴,暂时撤出了战场,进行
修整。
虽然双方都付出了血的代价,我还是凭借着我的指挥能力和我方一开局在瓜
岛建立的优势渐渐稳住了局面。最终,在长达八个多月的激烈争夺后,我方终于
占领了瓜岛。
再回到珍珠港港区之时,已经是二月份,正值新年之际。刚回到港区,还没
进办公室,我就坐航班直飞华盛顿向上级汇报瓜岛战况。
在我对拉菲的事迹做具体的描述之后,华盛顿方面决定给拉菲追授勋章。——
但是不论多大的荣誉也挽救不回那条鲜活的,慵懒却又勇敢的生命了。
不管多么难过,生活总是要继续的。回程之前,我先是给光辉买了一件东煌
的旗袍作为礼物——不仅是因为她是我的妻子,还因为她在这场战斗中做出的贡
献很大。这之后,我电话通知我的秘书兼老婆大人光辉,让她先代我举办一场港
区的庆功宴,并且告诉她我在宴会中途会到珍珠港港区。
——光辉』S side view——
今天我的老公兼上司,指挥官Pathfinder让我帮他先举办一场港区的庆功宴。
吩咐完皇家的女仆们进行必要的准备之后,宴席也就开始了。一开始我还担心大
家会因为从血腥的战争中走不出来而办不好这场宴会,但是大家上桌后都还挺开
心的。或许是因为太久没有呼吸和平的空气了,又或许是为了逃避失去同伴的痛
苦,又或者二者兼有之……总之,大家以不同的理由欢笑着,嬉闹着,享受着美
食和我准备的娱乐节目。
「那么,在这一个环节,我们将随机抽取宴会上的诸位,抽到的人要让和自
己爱的人或者对自己爱的人说几句心里话。」我作为主持人宣布了下一个节目。
先抽到的人是企业。
「总之……嗯……很感谢女灶神一直照顾经常受伤的我……」企业有点害羞
地说道。
「那女仆长呢?」皇家女仆队的众位起哄道。
「也……也很感谢贝法照顾我的生活……一直以来多谢了……」企业鞠了一
躬。
「企业不爱妹妹和姐姐了!果然失去了舰装的我们就没人权了呜呜呜!」大
黄蜂也跟着起哄。她康复的很好,尽管失去了舰装,但她还是那么乐观开朗。
「也感谢大黄蜂酱和约克城姐姐……感谢你们一直以来做的牺牲!」
好像发展成了后宫结局,再这样下去没完了,于是我赶紧抽了下一个人上来。
下一个抽到的人是胜利。
「尽管我深爱着我的姐姐,可我好像已经不再是姐姐最爱的人了呢~姐姐你
说是不是啊?」胜利坏笑着看了我一眼。
「说什么呢胜利,你一直都是我最好的妹妹啊?」我有些不解。
「姐姐最爱的人明明是指挥官呢~大家说是不是啊~」
「是!」台下一起起哄道。
「那大家说是不是该让姐姐和指挥官通个电话,也参与一下这个节目?」
「当然!」台下继续起哄道。
骑虎难下的我只好拨通了老公的手机。
「怎么了,亲爱的,有什么事情吗?我刚下飞机不久,还有半个车程就能到
会场了。」电话那头传来了老公的声音。
「噫,都叫『亲爱的』了,好肉麻啊~」台下有一些小的骚动。
「那个……只要是指挥官的事,光辉无论是什~么都会接受的,所以,把指
挥官对光辉的想法,全部告诉光辉吧……」我没有告诉他节目的内容,想要测试
一下他对我的默契。
「亲爱的是想让我哄哄你吗?」
「那个……嗯,算是吧。你爱我吗?」我进一步暗示他。
「为什么问这样的问题?当然爱了。奇怪……等等,这是不是宴会上的一个
节目之类的?」真不愧是他,观察力太敏锐了。「那你问问她们,想听浪漫的,
肉麻的爱还是直白的,但是带点搞黄色的爱?」
「指挥官干得好!爱情什么的就应该大胆一点!姐姐说她都要!你快点说!」
胜利冲上台来『替我』对着我的手机喊道。
「那先来肉麻的了,你们可不准笑我。
你,是我的晨星。
在我因痛苦而陷入黑暗之时,是你给我光明,照亮我的前路。
是你温柔的膝枕,化解了我内心的坚冰。
是你细腻的话语,让我获得慰藉。
是你柔软的抚摸,让我感到安心。
是你善良的心灵,理解我的难处。
你是如此地特别,
因为你是如此地美丽,
如此地温柔,
如此地善解人意。
正是因为你是如此地特别,
所以我成为了一个老婆控。
我爱你,
爱你的一切,
光辉!我的晨星,
我最爱的女人。
临场发挥,水平有限,不准笑啊!」
「好!」
「指挥官可以啊!」
台下的舰娘们在不停地起哄,我满脸通红,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指挥官你还没搞黄色呢!」胜利通过电话提醒他。
「搞黄色!搞黄色!搞黄色!」下面大声起哄道。
「那我搞了啊,各位记得捂住小朋友的耳朵!
光辉,我爱你!
不仅喜欢你的温柔,还馋你的身子。
想要和你贴贴,
然后在你的脸上啃上几口,
当然还要欺负你那丰满的双峰,大腿,细腰和翘臀,
最后,我想要狠狠地欺负你的小穴,和你生好多好多孩子。
爱你,不仅仅停留在理论上,更要上升到实践层面。
至于这节『爱』的实验课——
内容到了晚上上床再具体布置。
诶对了,光辉你要是觉得我说的不对的话,咱们床上再讨论啊!理论和实践
一起抓,两手都抓,两手都要抓,嘿嘿……」
「老……老公最讨厌了!」我捂着脸跑下台,甚至忘记拿手机了。
「好,感谢指挥官为我们带来的精彩节目,大家掌声鼓励!」胜利接替了我
主持人的位置。
台下的大家依然在起哄:
「哦~!」
「指挥官真男人!」
「好色哦,我平时都不看这些的!」
「呜……讨厌……为什么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种只能在人家耳边说的话……」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我并不讨厌老公对我说的这些话。事实上,他能这么爱
我,我十分开心,甚至还因为听他说了那些色情的话语,我的下面感觉到有点奇
怪,已经开始有点想要了……
胜利坐到了我的旁边,对我半开玩笑地说:「真羡慕姐姐呢……看来我要努
力NTR姐姐了,嘿嘿~」
「小丫头,你敢!」我掐了掐胜利。
「哎呀,姐姐大人,不敢不敢~我怎么会NTR姐姐嘛,开玩笑的啦~」
——光辉『S side view end——
半个小时之后,我乘车到达了港区的宴会厅。
「很抱歉,因为要向总部提交文件,所以来迟了。我在这里宣读一下总部的
决定:『鉴于拉菲在战争中的英勇战绩,授予英勇勋章一枚。』」
「呜……拉菲……出击前明明说要让我在指挥官查岗的时候提醒你……你怎
么就这么走了呢……呜呜呜~」和拉菲关系最好的标枪,受到了刺激,先哭了起
来。
其他人也开始叙述那些和拉菲的回忆的点点滴滴,会场的气氛一度十分低落。
「在这场残酷的战争中,我们见识过了龙骧和凌波这样勇猛的战士,但是拉
菲向重樱证明了,我们碧蓝航线的海军也并不是孬种!让我们为拉菲鼓掌!」
台下充斥着掌声。
「正是因为每次战斗中都有兄弟姐妹牺牲,我们才要铭记她们。正是因为这
场战斗的胜利是那么的难能可贵,我们才要开开心心地过好每一天,不能辜负拉
菲和这场战斗中牺牲的所有的战士们。」
台下再次掌声如雷。
我从台下走下,路过时拍了拍还在啜泣的标枪的肩膀,劝她看开一点。然后
走到光辉旁边,坐在她为我预留好的位置上,看着她脸颊微红,用腿把手夹在中
间的可爱样子,我不禁想要捉弄一下她,于是我摸了摸光辉的大腿:「怎么?你
脸红啦?亲爱的?害羞了?老夫老妻了,怕什么嘛~」
「呀!老公?」好像光辉才刚注意到我已经坐到她旁边了「当……当然!都
怪老公在公共场合说出这么色情又羞耻的话……太讨厌了……」
「真那么讨厌的话我道歉就是了,嘿嘿~」我又用手摸了摸光辉的细柳腰,
顺势爬上了她的南半球,用手指稍微剐蹭了几下。「老婆大人~对不起了~?」
我坏笑着给她谢罪。
「偶尔的亲密话语和接触我也不反对呢……呐,只是下次,这样的话只在光
辉的耳边说就好了……」她低下了头,满脸通红地说道。
「哎呀,都是为了节目效果嘛……大家这么开心,拉菲的在天之灵也会很欣
慰的吧……」
「嗯,确实。」光辉点了点头。
我到的时候,宴会已经接近尾声了。所以我们一起用完晚饭,就挽着手一起
回了宿舍。可能是因为太害羞了,也可能是因为已经吃过了,或者是因为皇家淑
女的小鸟胃,光辉没吃什么东西。走的时候,我还担心地问了问光辉有没有吃饱,
但是光辉一句话都不说,抓着我就往宿舍的方向走。
「哎呀亲爱的,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啊……我还有文件要存在指挥室呢……」
我想要往指挥室走,先放下总部下发的文件。
「老公,文件的事情,明天我再帮你处理……现在光辉真的有很着急的事情,
老公可以让光辉任性一回,先回宿舍吗?」光辉仰起头,抱着我的手臂,以一种
恳求的眼神看着我。
手臂上传来的柔软的触感刺激着我的神经,再者,心爱的女人的请求,我根
本没有理由拒绝。于是我答应了她。「好吧,到底是什么事情呢?」
「那个……这里人太多了啦,你懂得,就是那方面……都怪老公……光辉现
在就好想要……」这么说着,光辉又害羞地扭了扭自己的身子,柔软的双峰从两
个方向来回压迫着我的手臂。
回到宿舍,我才刚把装有给光辉的礼物和总部的文件的袋子放下,我的裤子
就被光辉扒了下来。「老公还没有兴奋起来吗?也是呢……只是脱裤子的话好像
做不到呢……那么看看这招!」光辉隔着丝滑的手套轻轻的剐蹭着我肉棒上最敏
感的地方,同时用另一只手轻轻地拉着我的蛋袋。
在这样的刺激下,我立刻就硬了起来。「哇,光辉的手……舒服……」
「嘿嘿~老公,人家没有吃饱呢,你知道我的意思吧?嗯?啊……呜……」
光辉坏笑着,含住了我的巨龙。
「啊,真是的,吃饭的时候应该多吃一点啊。这样子我不就只能给你吃『零
食』了吗……呜……库……」
光辉熟练地舔弄着我的龟头和包皮上最敏感的地方。每次舔弄都给我带来疼
和痒之间的一种奇怪的感觉,这让我的肉棒在光辉的嘴里跳动了一下。
「唔唔唔~」光辉有点惊讶,瞪大了眼睛。
「亲爱的没事吧?」我有点担心地问道。
光辉摇了摇头,继续用舌头为我侍奉。
光辉的舔弄是那么地舒服,我的射精感也随着光辉有技巧的舔弄不断地上涨。
她时而用自己的舌头在我的龟头旁游走着,让我感受那种痛痒交替的爽感,时而
直接进攻我的马眼,舔走我的先走液。房间里充满了我的低吼声和光辉舔弄的淫
靡的水声。
我忍受着极端的快感,但是我还不想就这么射出来,我想让光辉多弄一会儿。
于是我就一直靠着我的意识忍耐着这么激烈的快感。
我的肉棒在光辉温热的小嘴里剧烈地跳动着。可能是这样的动作让光辉感觉
到了我忍受着快感的事实,光辉笑了笑,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我的蛋袋。
「呃……快忍不住了……呼……库……」我的射精感随着光辉进攻蛋袋的动
作达到了顶峰。
然后光辉又把我的蛋袋轻轻地向我的方向一推,这一推像打开了什么淫荡的
开关似的,直接让我在光辉嘴里射精了。
「呜……啊……」随着我的分身急剧地抽搐,我将我的第一波精液射在了光
辉的小嘴里。「对不起了,老婆!好像……还有……库……」我按住了光辉的头,
又在分身的痉挛中口爆了三四次,才放开光辉。她没能咽下去的余量被她用手套
接住,捧在手中。
「嗯!呜!咳,咳,咳……」随着我的拔出,光辉嘴中的一些精液也顺着我
的肉棒流了出来,滴在了她的手上。在她清理完自己嘴角和双唇上的余量之后,
又把手套上的精液舔了个干干净净。
「啊,亲爱的,不必舔的这么干净的……」我尴尬地笑了笑。
「什么啊,这个可是有美容效果的哦~浪费食物可不是淑女该做的呢~」光
辉笑了。「不过老公不用忍那么久啊,直接射出来给我就好了~」
「男人不可以那么快射……」对这个话题,我倒是有点害羞。
「嗯~对光辉来说的话,可以哦~我说过的吧,不论是老公的什~么,光辉
都会接受的~」光辉坏笑了一下「就算是按着光辉的头倾泻自己的精液也是可以
的哦~」
「什……什么啊,我那时候真的是一时精虫上脑,忍不住了啊……」我有些
尴尬,想要转移话题。「比起这个……还是先一起去洗澡吧……」
「嗯,好哦~」我和光辉在对方面前脱下衣服,然后我被裸露着酮体的光辉
挽着手臂走进淋浴室。
借着「帮光辉洗身子」的名义,我搓遍了光辉身上的每一处可爱的地方——
不论是她那对浑圆的双峰,那丰满的大腿和翘臀,都被我摸了个遍。她的身上也
被我洗的仔仔细细,干干净净——因为光辉的身体,不论是什么地方我都不愿意
错过。她的身体是那么地丰满而又无一丝赘肉,我不管摸多少遍都一点不会腻。
帮光辉清理完身子,我又揪了一下光辉的乳头。「嗯~好了,别的地方都清
理完了~接下来就是那个重要的地方了哦~准备好了吗?」随即,我把手伸到了
光辉的小穴旁。
「嗯……老公,来吧~」
得到了光辉的允许,我开始轻轻地搓弄着光辉的阴唇,小心翼翼地替她清洗,
在光辉的阴唇上温柔的绕着圈儿。不久,光辉的阴唇就清洗得差不多了。
「嗯,帮光辉洗完了。接下来该我自己洗了。」我准备给自己打上沐浴露。
「真是的~亲爱的总是坏坏的摸光辉,也要让光辉摸摸你嘛~」
「好吧,真是拿你没办法,你来帮我洗吧。谁叫你是我最爱的女人呢?」我
摆了摆手。
「哇,我家老公的胸脯真结实,还有手臂……」摸着我的胸脯和手臂,光辉
露出了痴女笑。「我好想跟胜利她们显摆显摆呢……」
「那,要不下一次我们做的时候叫上胜利?」我对光辉开了个玩笑。
「才……才不要……不要胜利NTR我……我只想一个人拥有老公……」可能是
这句话刺激了她,光辉突然抱紧了我,生怕把我丢了似的。
意识到这是个糟糕的玩笑的我赶忙道歉:「对不起,老婆……我对小姨子没
那个意思……我只是开个玩笑罢了。光辉是我唯一爱着的女人,我不会做渣男的,
老婆放心,可以吗?」
「嗯,老公,光辉相信你……」虽然说着相信我,光辉却把头贴的更紧了。
「那我证明一下吧。」我含了口水,然后吻上了光辉的唇。我们在口腔中互
相交换着这口水,清理着对方的口腔,然后又用舌头剐蹭着对方的口腔内壁。有
的时候,舌头碰到了一起,我们索性就让舌头互相纠缠起来,然后再分开做清理。
清理完后,我们结束了这一绵长的湿吻,然后我和光辉分别把自己嘴中的水吐掉。
「老公……」光辉抬起头来,看着我,深情地呼唤着我。
「嗯,怎么了,光辉?」
「我想要占有老公的爱!请老公以后不仅是为了碧蓝航线而努力,也要为光
辉而努力,可以吗?」
「当然,小傻瓜。你可是我的老婆啊。你理所当然地要占有我的爱啊。」我
摸了摸光辉柔顺的头发。
「老公……」
「亲爱的……」
亲切地呼唤着对方,然后是一个温柔的吻。
洗完之后,我把我买的东煌旗袍送给了光辉。
「啊,老公,能有机会体验到别的风格的服饰,光辉感到荣幸之极。不过……
这身旗袍,胸口稍微有些紧呢……」
「是么……奇怪了,我明明在胸围上标注了Xxxl的……」
「可能是因为老公把我的胸又摸大了吧,嘿嘿。」光辉笑了笑。「虽然有点
紧,不过挺好看的……谢谢老公……啾~」光辉在我的脸颊上啄了一口,然后躺
倒床上:「虽然还想更多地和老公调情,但是光辉的这里已经忍不住了……」光
辉扒开了内裤,然后拨开了自己的小穴暴露在我眼前。「请……请老公快点进来,
狠狠地糟蹋光辉的小穴,把光辉当成肉便器使用吧……」小穴中粉嫩的褶皱和小
穴口的爱液无一不在诱惑着我再度勃起。
「好吧,我进来了。」我跪坐在光辉前面,用手臂抱起光辉那对丰满的大腿,
我一下子就插了进去。
「啊……老公,欢迎回家!」光辉开心地喊道。
「欢迎回家是什么鬼啊!」我对这句话有些不解。
「光辉的小穴就是老公的肉棒的窝呢~嘻嘻~」光辉幸福地笑了。
「好吧。但是开始之前,我有一件事情要先说清楚。」我清了清嗓子。「光
辉从来不是我的肉便器。我和光辉做爱,是因为我最爱的女人,我的老婆想要我,
而不是因为我把光辉当做性的发泄道具。我和你之间是纯粹的爱,而并不是因为
谁是谁的肉便器。听明白了吗?光辉?」我认真地看着光辉的眼睛。
「对不起,老公……说出这样的话……」光辉流出了幸福的泪水「老公这么
为光辉着想,这么地爱着光辉,光辉真的好开心,好幸福……」
「没有什么需要对不起的。我只是希望光辉能够明白,我们之间的爱是平等
的。那么,我要开始了。」说着,我开始了我腰间的动作。
「呀!老公,本来那里就很敏感了,怎么突然……呜~嗯~」光辉没有对我
突然的袭击做好准备,我一开始动作,光辉就小小地去了一下。
「怎么样,光辉,还舒服吗?」我一边进行着抽插,一边温柔地抚摸着光辉
那肉肉的大腿,问道。
「嗯~啊~,舒服~,好舒服~老公~嗯~啊~呜~最棒了~嗯~库~」看
来光辉是真的很爽,甚至已经说不出完整的句子来了。
「嗯~库~光辉的小穴~哦~也很舒服,也~嗯~正好符合我的尺寸。看来
我们之间的相性很好呢。」经过我多次的开发,光辉的小穴已经不像刚结婚那样
过于紧实,而是已经逐渐地适应了让我最舒服的形状,并且稳定下来。
「嗯~呜~光辉的小穴~啊~是我和老公爱的证明呢~唔~已经被老公变成
你的形状了~啊~嘿嘿,好幸福~啊~,老公……快一点,快一点……让光辉更
多的,嗯~更多的,感受老公的形状,和爱吧~」
「库……那我要加速了!」这么说着,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嗯……啊~啊~啊~呜~,不行,不行~呜~这样子~这样子~啊~很快
就要去了~」光辉激烈地浪叫着。
「嗯~光辉说谎,明明……呜~很爽的样子~看来我还要继续这样呢~」
「呜~真的要去了,噫,啊~哈啊~呜啊~」光辉娇喘着,看来她的快感是
真的快要达到顶峰了。
在这样色情的刺激下,我的射精感也在上涨。「呜……我也要去了!我要加
速了!」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尽全力做着最后的冲刺。房间中充斥着我的低吼声
和光辉的浪叫声。
「啊……去了,去了……呜啊啊啊啊~哈啊~哈啊~嗯啊~」光辉的眼角挤
出了一些生理性的泪水,然后她的小穴紧缩着,痉挛着,死死地抓住我的肉棒不
放。
「我也要射了……嗯……」最后一次将我的腰前顶之后,我也在光辉的小穴
内倾泄了我的精液。
「哈啊~哈啊~,还不够,今天光辉从宴会的时候就在忍着了……老公要狠
狠地欺负光辉,让光辉得到满足……呐,要负起责任来哦?」
「嗯,好的。我会负责任的。只要光辉想要,就算是精尽人亡也在所不辞」
因为是心爱的女人的请求,所以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
「真是的,我怎么舍得让老公精尽人亡啊……」光辉捏了捏我。
「看来这次是我说错了呢,我这就补偿你——」我俯下身去,和光辉一边接
吻着,一边继续做了下去。那一夜,我们大概又做了两三次的样子,直到我们都
筋疲力尽为止。
「呜~哈啊~老公,这是第几发了?已经可以了,足够了,光辉好满足,好
幸福……」光辉终于满足了。
「哈啊~哈啊~,我也~不知道~,我也~有点累了~今天~就到这吧~」
我也喘着粗气,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我们就这么抱着,缓了一会儿,但是我们都还没有睡着,于是我先开了口——
「光辉,你知道吗?重樱的凌波冲上来的时候,我最担心的不是我自己,而
是担心你受伤。那个时候我真的好害怕,害怕你受伤,害怕失去你……我都慌了
神了。」我搂紧了光辉。「幸亏你没事。真好啊。拉菲的牺牲也没有白费,我们
最终还是赢了。」
「我懂的,老公的心意,我全都懂。老公,我也爱你,当时我也很担心你的
安危……我也怕你有事……没有你我活不下去……」光辉的眼中开始有了些泪花。
「没事了,都过去了。」我轻轻地拍了拍光辉的背。「谢谢光辉这么爱我……」
「我也……很感谢老公能这么爱我……」光辉也抱紧了我。「说起来,我能
成为老公的人,还是利用了『指挥官的秘书舰』的职务之便呢……」
「那这么说,我能娶到光辉这么温柔美丽的老婆不也是利用了『指挥官』的
职务之便吗?」我笑了。「自从和光辉结婚后,我也不再会那么焦虑了,还要多
谢光辉的温柔体贴……」
「嗯……嘿嘿……指挥官,老公,亲爱的,光辉爱你~」光辉也笑了。
我将光辉搂在怀里,相拥而眠。
战争是不会改变的,战争是残酷的。但是我们只有积极面对每一天,才不会
对不起那些为了我们而牺牲的伙伴们。只要港区的大家幸福地过好每一天,我想,
天国的拉菲也会安息的吧……
我看了一眼已经入睡的光辉那可爱的睡颜,坚定了守护她的幸福的决心。
「我会一直守护你的幸福的,我的晨星。」我在她耳边轻声说出这句誓言之
后,自己也搂紧光辉,闭眼睡了。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碧蓝航线 纯爱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