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官夜莺的夜晚抚慰环节】(完)


「抱歉,关于治安总局要求提升在西区禁闭者出勤的频率的要求,我不能答
应,现在的出勤强度已经是禁闭者们的极限了……不如说城市治安本来就是你们
治安局的责任。」
坐在办公桌上的局长捏了捏眉头,皱着眉对办公桌上显示的半身虚影说着,
平静的语气不卑不亢,夜莺却从局长的神色中看到了些许的疲惫,让她有些心疼。
「我这不是要求,是命令!」
半身虚影却勃然大怒,投射出的人影闪烁出一片花白的波动,「难道你是想
让治安总局违背《西区管理条例》么?!更何况,西区这么混乱都是那些该死的
禁闭者作梗,Mbcc难道不该为此负主要责任?」
「……需要我再强调一遍么?目前的战斗强度已经是禁闭者的极限了,就算
我能控制狂厄,可太高的烈度依然会对禁闭者造成不可逆的伤害。之后怎么办?
难道治安总局都是这样竭泽而渔的行事风格?呵,与其多抓几个禁闭者,为什么
不加强控制其他区对西区的武器与毒品的输入?」
该死的禁闭者。
那些人总是这么称呼那些因拥有力量所以被恐惧误解的普通人。然而事实上,
像赫卡蒂或者海拉,禁闭者们并不是些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或者说,更多是各
种利益冲突、阴谋与歧视的牺牲品罢了。
即使才上任短短几个月,局长就与很多禁闭者都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因此,
当人影咒骂禁闭者时,就连一直小心翼翼周旋狄斯城各个官方势力的局长也有些
生气,少见的在交谈中开口呛人。
没想到,被浅浅地嘲讽了一下,治安总局的联络人却平静了下来,他面无表
情地说:
「Mbcc的局长,我们对您上任以来对西区治安的贡献都有目共睹,这也是您
为什么会在这个位置上坐稳的关键。但同样的,有些问题请您也不要深究,相信
我,别说是您,哪怕是Mbcc也没有资格去探寻一些答案……至于您说的竭泽而渔?
我们看到的只有狂厄影响已经逐渐超出控制,暴乱已经波及到其他区域。无论哪
一方,这都不是想被看见的情况……请您好自为之。」
说完,面前的人影啪的一声消失不见,局长沉默地坐在办公椅上,办公室内
陷入一片沉寂。
「……局长,幸苦了。请喝一点吧,这样晚上也能睡得更好。」
看见通讯结束,坐在办公桌对面的夜莺站起身,取出了一个玻璃杯,往里加
了颗冰球,倒入了半杯橙黄的酒液,走到局长身边,递给了局长。
「是啊……已经很晚了,谢谢。」局长看了看墙上的挂钟,11:03,深夜。
接过夜莺递来的酒杯,局长无意间触碰到了夜莺的双手,修长而白皙,很难
想象就是这双美丽的手会持枪战斗,也是多亏夜莺的协助,失忆的局长才能在一
开始禁闭者们暴动时镇压住局势。
而现在,夜莺放下了她的手枪,与摘下来的Mbcc制服帽一起放在了办公室内
接待客人的方桌上。她拖来一张办公椅坐到了局长旁边,往日那件几乎不离身的
皮质风衣也挂在了靠背上,露出了被制服覆盖凹凸有致的身材,修长的双腿踩着
皮质的长靴并在一起,露出的大腿部分又被微微透肉的黑色丝袜包裹,透包臀裙
的分叉,是一只黑色的腿环,微微陷入夜莺大腿的丰韵中。
夜莺半趴在办公桌上,翡翠般的发丝一鬓落在她美丽的侧脸,让印象里干练
而认真的夜莺流露出几分往常深藏起来妩媚。
「局长,很抱歉,明明您的职责只是处理禁闭者相关的事务……但却不得不
让您应付来自治安总局、外邦事务局等等之类的压力,而在这些方面,我能起到
的作用很少。」
看着局长慢慢抿着酒液,夜莺青翠的眸中有了些许疲惫的笑意,她悄悄伸出
手,关闭了办公桌上的通讯系统。
「不……夜莺你没必要道歉……」
局长双手捧着酒杯,转过身与夜莺对视。冰块沁的手心冰冷,口中依然泛有
冰凉酒液微微的苦涩感。夜莺,作为自己的副官,按理说应该是自己最为信赖的
人。局长却因为繁重的公务很少待在办公室,与夜莺有什么交流也大多通过远程
联络,反倒是和禁闭者们关系都更为亲密一些。
想到这里,局长轻轻的笑了笑,有些无奈,「……辛苦你了,夜莺。」
夜莺也轻轻的笑了,晶莹的绿色眼眸仿佛有光在流动。
「我只是完成了应尽之责,要说压力大还是局长吧,要应付职责之外多得多
的工作。您不是之前还去找卡米利安进行心理辅导了么?」语毕,夜莺轻轻歪着
头,似乎是有些好奇。
「心理辅导」
这只不过是一个托词,卡米利安确实发挥了自己的特长免费为其他禁闭者们
进行心理辅导,客观来说,确实起到了很好的安抚作用。可因为卡米利安本身能
篡改意识的能力,即使有局长的枷锁作为保证,依然没有任何非禁闭者的工作人
员被允许单独接触卡米利安。
因此,那次心理辅导不过是一个特殊的工作夜晚,在卡米利安的禁闭室,作
为监管对象的卡米利安一步一步的诱导,两人自然而然的发生了关系。从那以后,
在很多个不会有人打扰的清闲时间,当局长走进卡米利安的禁闭室时,那个诱人
的心理学家总会媚笑着锁好自己禁闭室的门。
想到卡米利安那具包裹在纯白研究服下的滚烫身躯,局长轻轻吐了口气,又
端起许久未动过的酒喝了一口。
「只是心理辅导而已。」局长眼帘低垂,轻轻转动着手中的酒杯。
「嗯……毕竟卡米利安小姐确实很美丽,我能理解。」夜莺站起身走到了局
长面前,她用手接过了局长的酒杯,仿佛下定决心似的一口饮尽,然后她一只修
长美腿抬起,膝盖压在了局长的双腿之间,她攥住局长的衣领,几乎和局长脸贴
脸。
「那么我呢,局长,你觉得我漂亮么?」
鼻尖传来若有若无的触感,夜莺清甜的呼吸都混合着酒香,犹豫了一下,局
长伸出了手,将垂落下来的蓝绿鬓发并到了夜莺脑后。
「压力需要发泄的渠道,我能理解的。可是局长,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和
卡米利安的事情被发现了会怎么样?那样的后果您承担不起。」夜莺放开了被揉
皱的衣领,白皙的手贴在了局长的胸口,感受着局长略显急促的心跳。
「而如果需要的话,我就在您身边,为什么不多看看我呢。」
不待局长反应,夜莺捧着局长的脸,轻轻吻了上去。
办公椅都被夜莺推得向后动,撞到了后面的墙壁发出了咚的一声。夜莺在座
椅的扶手轻轻敲了一下,办公室的门就被锁死。然后夜莺一边和局长拥吻着,另
一只踩在地面的长腿也抬起,坐到了局长的身上。
两具滚烫的身躯紧贴着,夜莺的脸颊飞上了一丝晕红,不过她双手稳定地解
开了局长的衬衣纽扣,然后修长的手指伸入布料下,抚摸着局长身体肌肉的轮廓。
而局长也不甘示弱,左手感受着夜莺大腿的肉感与丝织品温热顺滑的手感,右手
解开了夜莺的腰带,灵活的手指伸入衣物,攀上了夜莺胸前傲人的突起。
「唔……」敏感处被袭,夜莺轻吟一声和局长分开,她一只手按着局长的胸
膛,另一只手压在局长的右手上,让局长不能继续作恶。
「夜莺……」局长滚烫的呼吸打在夜莺脸上,而骑在局长腰上的夜莺更加能
感受到局长这具疲惫又精力旺盛的身体的变化。
于是夜莺又在局长的脸侧轻吻了一下,然后她的身体向下缩去,修长的双手
也按着局长的身体一路向下,解开了局长的衬衫,也解开了局长的腰带。当夜莺
解开最后的束缚时,局长的肉棒仿佛直接弹出来一样高高的耸立着,腥臭的气味
瞬间充斥了夜莺的呼吸。
夜莺看着这根比自己脸还长的狰狞肉棒,呼吸也有些急促,她试着用手指试
探性地触碰了一下肉棒,凸起血管的滚烫触感让她有些惊讶,但她还是握上了这
根肉棒。
「……局长,您积攒的压力真的很多呢。」手掌心传来的触感滚烫如火,顶
端黑红的硕大龟头充血到几乎快要爆炸,夜莺一瞬间有些后怕,但想到过去局长
忙碌的身影,她还是下定了决心。
握着肉棒的手小幅度地上下套弄,脸颊微红的夜莺看着局长的脸说:「局长,
卡米利安小姐和你做过这些么?」
「呼……做过……」想到和卡米利安抵死缠绵时的那些场景,局长的呼吸有
些急促。
「是么。」夜莺轻轻咬了咬嘴唇,情绪有些复杂,「就是这样只用手?」
「没有,她还帮我舔……然后用胸夹住……嘶……」
夜莺想象着画面,手上不自觉的用力,把局长捏的有些疼,她舔了舔嘴唇,
意味难明地说:「真是难以想象啊……卡米利安会做这种事。」
「我也想不到夜莺会这样……夜莺,我不想勉强你,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算
了,我也不会再去找卡米利安的。」
「不,局长。」夜莺停住了手,她盯着局长的眼睛,眼底有些笑意,「我不
是那种……嗯,视这种事情为洪水猛兽的人,我知道劳逸结合。只是您和卡米利
安的话,风险太大了,需要的话,我并不讨厌。卡米利安能做的事情……」
夜莺滚烫的呼吸一阵一阵地打在肉棒上,让局长觉得自己的肉棒几乎胀到爆
炸。
「我也愿意。」
夜莺的手握住了肉棒的根部,然后脸颊贴近了肉棒,白皙高挺的鼻尖轻轻点
在肉棒上,雄性的气味一下比之前浓郁了数倍,但夜莺并不讨厌,相反,她甚至
伸出了舌尖轻轻地舔舐了一下。
明显的感受到舌尖接触时肉棒晃动了一下,夜莺于是从肉棒的根部开始,慢
慢沿着肉棒向上亲吻舔舐,然后在硕大的龟头上轻吻了一口。夜莺双手揉搓着龟
头,一些先走液弄湿了她的掌心,然后随着揉搓的动作涂满了整个龟头。
「局长,卡米利安她……含住了么。」夜莺跪在局长身前,她一边双手揉搓
着肉棒,滑嫩的手掌带给了局长绝佳的享受。
「嗯……」局长伸出手,将夜莺垂落的鬓发绕在了她的耳后,露出了夜莺布
满红晕的美丽侧脸。
「这样么……」夜莺阉了下口水,看着硕大的肉棒,她都有些怀疑自己能不
能完全将其纳入口中。
于是夜莺双手握着肉棒,然后轻轻在龟头的顶端吻了一下,嘴唇上沾了一些
有些粘稠的先走液,但还能接受。
于是夜莺缓缓沉下头,柔软的双唇张开到极致,缓缓地将局长的龟头吞入了
口中。下巴被撑开到几乎要脱臼,但这才刚刚吞入一小截而已,夜莺双手撑着局
长的大腿,然后让肉棒一点一点地抵入了喉腔。大量分泌的口水包裹着肉棒,合
着不断涌出的先走液被吞入,柔嫩的喉腔蠕动着,像是性器一般不断挤压着龟头,
让其涌现一阵阵电流般酥麻的快感。
然后夜莺缓缓地吐出了肉棒,那张原本坚毅清冷的美丽脸颊也被肉棒拉扯的
变了形。吐出了肉棒,马眼和舌尖都牵出了一条晶莹的细丝,然而沾满津液的肉
棒依然十分精神,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十分淫靡。缓缓喘了几口气,休息了一会
的夜莺又将局长的肉棒吞入口中。这次肉棒先是抵到了夜莺的侧脸,将其脸颊都
顶出了一个凸起,能明显的看出龟头的形状。很快,夜莺侧过头,让肉棒深入到
口穴的正中。而这次夜莺吞入得更加深入,硕大的龟头挤进了窄窄的食道,强烈
的挤压感让肉棒难以寸进。
于是夜莺稍微吐出了肉棒,然后开始缓慢地前后吞吐着肉棒,滚烫的龟头不
断地抵在夜莺的喉咙处又分开,让她喉咙发痒,可含着肉棒的夜莺也只能在喉腔
发出几阵沉闷的咳嗽,反而是颤动的喉腔与喷出的气流带给了龟头有些奇妙的刺
激。
稍微适应了一点口中被塞满的感觉后,夜莺开始轻轻吮吸着肉棒,柔嫩的软
舌贴在肉棒中缝,像蛇一般蠕动,而被挤压到难以动弹的喉肉也开始如花苞般收
紧,不断将粘稠的先走液吸出来然后吞入口中。
龟头传来一阵一阵的酥麻快感,喘着粗气的局长按着夜莺的头,让肉棒更加
地深入夜莺的口穴。抽插了几下,局长却感到欲望不仅没有得到缓解反而肉棒更
加充血难受得仿佛要爆炸。于是局长站起身,双手捧着夜莺的头开始用力地怂腰。
粗长的肉棒不断在夜莺口中进出,硕大的龟头蛮横地挤开狭窄的喉穴,将夜
莺的口中塞满,然后又用力地抽出,把夜莺柔软的嘴唇都扯得变形。混合着先走
液的晶莹的口水随着肉棒的进出不断滴落在夜莺的胸前衣物或者干脆打湿了夜莺
的小半张脸,每一次抽插仿佛都能让肉棒更加深入一点,最后甚至整根硕大的肉
棒都插入了夜莺的口穴中。
「唔唔—咕—嗤—」
喉间不断被肉棒插入刺激地夜莺都流出了些眼泪,但她跪在局长身前却也没
阻止局长的动作,只是尽可能的张大嘴,忍着下巴几乎脱臼的难受感不断吮吸着
肉棒,到最后肉棒在口穴间的抽动甚至发出了响亮的水声。
又快速抽插了数十次后,局长突然用力地插入到最深处,整根肉棒都插入了
夜莺的口中,让夜莺的脸都埋在了肉棒根部旺盛的阴毛中,然后肉棒猛地膨大一
圈,大股大股浓稠腥臭的精液直接喷射进了夜莺的胃中。
过了许久,肉棒才停止射精,而夜莺也几乎被呛得快要窒息,原本漂亮的翠
绿美眸也开始翻着白眼,被呛出的泪水也顺着脸颊滑下。
局长吐出一口气,松开了夜莺的脸,夜莺一把推开了局长,然后双手撑着地
面剧烈地喘息着,时不时用力地咳嗽几声,咳出了好些白色的精液。
「幸苦你了,夜莺。」局长把夜莺拉起来,拿过之前的酒杯倒了点酒递了过
去。
用酒液漱了口,夜莺将酒杯放到一旁,然后拉着局长的衣领说:「『辛苦你
了』,这种话请只在工作的时候说,而不是现在。」
然后夜莺踮起脚,拉着局长吻了上去。
局长一只手托着夜莺的大腿,一只手解开了夜莺身上的制服将夜莺按到了办
公桌上。严肃的制服解开,露出了黑色胸衣聚拢撑起的饱满酥胸,正随着夜莺急
促的呼吸而微微颤动,局长的手沿着光洁而曲线优美的腰身向下,一条黑色的蕾
丝内裤,微微陷入阴唇的布料勾勒出了诱人的形状,还散发着女性的香气与滚烫
的热量。
「啊……呼……」
夜莺有些不适应被这样仔细地抚摸,她一只手反过抓住办公桌的边缘,另一
只手背横着遮住了自己的眼睛,略微露出的贝齿咬着柔软的嘴唇。这样的姿势却
让胸前的饱满更加丰挺,有些口干舌燥的局长隔着胸衣慢慢地揉搓着这团滑腻,
手掌被充满的感觉极佳。而敏感点被袭的夜莺也只是轻呼了几声,并没有任何阻
止的意味。
于是局长知道自己可以更进一步,用手拉开的夜莺长靴的拉链,却不脱掉,
而是将手伸入靴子内抚摸着夜莺滚烫的腿肉。被皮质长靴包裹的腿肉十分滚烫,
隐隐约约还有一些汗水的湿热,让局长的身体也跟着变得滚烫。
「嗯……请慢一点,局长……」
局长一只手伸到胸衣之下,直接把玩着一只柔软的的乳鸽,食指按在翘起的
乳首将其作恶般的按在那团柔软中,然后食指和中指一起夹着揉搓。另一只手握
着肉棒伸到了夜莺的内裤之下,滚烫的龟头分开阴唇然后划过阴蒂磨蹭着阴阜上
被修剪的很整齐的阴毛,或者按着肉棒向下插入夜莺积聚了汗水湿热无比的臀肉
之间。
「夜莺。」感到差不多了,局长轻呼夜莺的名字,同时手指绕着内裤的布条,
把蕾丝的布料绞成一小股,让一些不安分的蓝绿色阴毛与大阴唇的边缘也露了出
来。
「嗯……脱掉吧,局长。」夜莺也坐了起来,抱着局长的脖颈喘着热气,然
后在局长的脸侧轻轻吻了一下,她说。
于是局长先是捧着夜莺的腿脱掉了长靴,然后夜莺稍微用手撑起身体抬高了
一只脚,方便局长脱掉了自己的内裤。下半身就只有双腿覆盖的黑丝后,夜莺通
红的脸侧向一边,下半身也刻意向后伸,大腿紧紧地夹着,让局长只能看到一点
点露出来的阴毛,但这已经足够让局长更加欲火高涨,硕大的肉棒高高地挺起,
直直地指着夜莺,让偷瞄的夜莺心跳不已。
「我……我知道了……」
局长的手伸入夜莺的大腿肉之间,夹紧的大腿肉滚烫而肉感十足,有些艰难
地上下抽动着,然后转过手把玩着夜莺双腿间的嫩肉,才让夜莺分开了双腿。
于是局长抱起夜莺的左腿抗在肩上,另一只手抱起夜莺的右腿,夜莺也十分
配合地勾着局长的腰。
局长握着肉棒却不急着插入,而是龟头缓缓地磨蹭着阴蒂,龟头擦过修建整
齐的阴毛,像一把小刷子一样刷着肉棒的系带。夜莺私处的耻毛只有在阴蒂附近
有短短的一撮,往下的阴唇光滑而饱满,略长的粉嫩小阴唇像蝴蝶一样展开,沾
染的透明粘液反射着晶莹的光。
「夜莺下面修整的很干净呢。」局长继续用肉棒磨蹭着夜莺的私处,硕大的
龟头时不时分开饱满的阴唇挤进一点,然后很快又裹着晶莹的粘液退了出来,顶
端的龟头和蜜穴之间拉出了好几条细丝,夜莺的身体也在这样的刺激下越来越热,
蜜穴分泌的爱液也越来越多。
「呼……如果不剪整齐会有点扎。」夜莺双手撑桌半闭着眼,喘着粗气,下
体逐渐传来空虚的瘙痒感,让她已经有些难以忍耐。
「嗯……很符合夜莺的形象呢。」局长又一挺腰龟头没入了大半,光滑的阴
唇也被分开成一个O型,然后又被紧皱的蜜穴口挤了出来。
「啊♡……局长,请慢一点……那卡米利安小姐是什么样的呢……」下体骤
然被撑开,夜莺发出了一声粘腻的娇喘,然后她捂着嘴,似乎是为了转移话题一
样问道。
「卡米利安么……」明明已经准备好直接插进去了,可是夜莺这个问题却让
局长觉得有些新鲜的刺激,「嗯……和夜莺不一样,卡米利安这里是围着一圈都
有,比夜莺还长一点,而且是黑色的,后面她还让我帮她剃过噢?话说夜莺的发
色天生是这样么,我还以为是染的。」
局长一边说着一边握着肉棒划过夜莺私处的不同部位,先走液涂满了夜莺的
阴唇,让光洁的阴唇显得油光发亮。而身体与语言的双重刺激让夜莺也面红心跳
的不行,但话题是她挑起来的,也只好耐着羞耻心听下去。
「卡米利安小姐还拜托过这种事么。」夜莺想着那些场景,又想到自己对着
镜子小心翼翼地处理私处时的情况,想象着局长滚烫的大手代替了自己的手掰开
大腿,然后冰冷的剃刀挂下泡沫与毛发,她的呼吸也逐渐急促。
察觉到了夜莺的变化,局长满怀笑意地解开了夜莺的胸衣,弹性十足的饱满
乳肉立刻突破了束缚,在夜莺的胸前颤颤巍巍的晃动着,粉嫩的乳首也跟着轻颤,
荡出一道美丽而淫荡的景象。有些受惊的夜莺双手抱着胸,然后在局长笑意十足
的视线中放开了手,饱满的肉球立刻因为重力摊开,让局长滚烫的视线舔舐过每
一片肌肤。
这下夜莺全身上下的布料便只剩腿上的黑丝,肉感的大腿被丝袜的边缘微微
勒出了肉痕,让局长抚摸过时手感变化极为明显。而此时两只美丽的长腿也张开
着,湿润的肉穴暴露在狰狞的肉棒前,粉嫩的花心皱缩不已。
「嗯……」
「我和卡米利安做的时候也是这样呢,让她躺在桌子上,然后我分开她的腿。」
局长一边说着,一边挺腰,龟头这次完全没入夜莺的蜜穴,紧皱的蜜穴口死死地
咬住硕大的龟头,缠积过来的软肉不断挤压着肉棒,希望将身体内的异物排出。
而局长也配合的退了退腰,然后又重新前压身体,硕大的龟头蛮横地分开了
绞缠的软肉,连带着肉棒也进入了浅浅的一截,将蜜穴的前端撑开,粉嫩湿热的
花瓣都被挤到一边,死死地贴着肉棒。
「不过,卡米利安这里更容易进去呢,相反,夜莺这里真的好紧。」局长拉
过夜莺的一只手,然后染夜莺的手指隔着微微凸起的小腹感受着插进身体龟头的
形状,然后在让夜莺的手沾上结合处粘稠的体液,抹入了夜莺微张的小嘴中。
「唔嗯……因为卡米利安已经和局长做了很多次了。」夜莺下意识地舔舐着
自己和局长的手指,有些含糊不清的回答。夜莺的脸上一片火热的滚烫,口中下
意识说出了心中的想法,却让自己都有点羞怒。
「噢♡……嗯♡……」
局长将手上的口水抹到夜莺的乳首上,然后双手托着夜莺的腰,下半身用力
向蜜穴的更深处插入。肉棒一寸一寸的推进,直至插入大半,狭窄的肉穴被硕大
的肉棒撑开成一个O字型,细密粘稠的肉皱也被完全撑开,肉穴最敏感娇嫩的软肉
紧咬着肉棒。强烈的刺激让夜莺目眩神迷,下半身无意识地撑起,给局长一个绝
佳地插入角度。
然后局长缓缓抽插着,肉棒裹着粘稠的淫液在夜莺的吸力极强的蜜穴内一进
一出,每次抽出时光滑的阴唇都会被肉棒带着抽长,然后在肉棒插入时又紧紧地
缠在肉棒上,给局长绝佳的享受。
「呼……哈♡……局长……你现在还在想卡米利安么?」夜莺大口大口喘着
气,雪白的酥胸上都布满了一层细汗。
「吃醋了么,夜莺,真可爱啊。」局长停止抽插,停留在夜莺体内的肉棒缓
缓搅动着湿热的花肉,大量粘稠的蜜液从交合处流出,顺着夜莺的臀缝流下滴成
一滩。
夜莺搭在局长肩上的双腿放了下来,她双腿环着局长的腰,然后用力的一勾,
让局长整个人都趴在了她的身上,同时局长粗长的肉棒直接全部插入到夜莺的蜜
穴中!硕大的龟头蛮横地抵在了夜莺的子宫口,敏感的子宫都几乎被挤扁!
「噢♡~~全部……哈♡……」夜莺双手紧紧地抱着局长,眼角流下夹杂着
疼痛与快感的泪水,修长的双腿也死命地缠绕在局长腰上,夜莺滚烫的身躯不断
颤动着,却被局长压在办公桌上动弹不得,不得不接纳着几乎是钉在身体内的宏
伟阳具。
「别这么心急,慢慢插进来就不会这么疼了。」局长抚摸着夜莺的脸,强忍
着不顾一切全速抽插的欲望,只是把肉棒往外拔了一点,让龟头不再直接刺激最
为敏感的子宫。
「局长……现在不要再去想卡米利安了。」夜莺抱着局长的脖颈,大口大口
喘着气,滚烫的呼吸打在局长的脸上痒痒的。
「当然,现在只有我们两个。」局长和夜莺轻吻了一下,感受到夜莺的身体
逐渐适应,局长开始缓缓抽动着腰肢。粗大的肉棒不断在蜜穴内进出,细密的肉
皱绞缠在肉棒上用力的吮吸着肉棒,大股大股粘稠的淫水从蜜穴中流出,然后在
阳具与阴道之间的抽插中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
局长双手托着夜莺弹性十足的肉臀,分开到极致的十指完全陷入雪白滑腻的
臀肉中,让夜莺的下半身都离开了办公桌被微微托起,然后局长加快了抽插的速
度,每一次都插入了最深处,龟头用力地顶住子宫口,把娇嫩的子宫都用力地挤
扁。
「呼……哈♡……轻一点……啊♡……局长……太深了♡……噢♡……」
局长坚硬的小腹不断撞击着夜莺的臀肉与大腿,啪啪啪的皮肉撞击声与淫水
四射的水声连成一片,每当局长用力地顶在夜莺的子宫时,夜莺的蜜穴都会颤抖
着喷出粘稠的淫液,把局长的小腹和自己的下半身打湿成一片。
「不行了……啊♡……局长……我要……」
局长紧紧把这夜莺的肉臀,在雪白的臀肉上留下通红的手印,而肉棒也直直
地插入到最深处,龟头挤开了子宫口,然后局长轻轻扭着腰,粗长的肉棒就把夜
莺的体内搅得一团糟,被磨蹭的宫颈传来一阵一阵电流般的酥麻感,让夜莺身体
颤抖着喷射出一股又一股的滚烫爱液,系数浇在了局长的肉棒上。
「啊♡……不要磨那里……我要……来了……嗯♡……丢了♡……噫♡呀~~」
每次抽插都能深入到格外敏感的子宫,下体潮涌般的快感让夜莺黑丝包裹的
脚趾紧抓着,过于强烈的刺激让夜莺的意识都有些模糊,嘴中不由自主的发出含
糊不清的呻吟,而此时夜莺已经顾不得羞耻,只是一味地用力夹紧下体,渴望着
被肉棒送上高潮。而局长也感受到了下体几乎快要炸开的快感,于是全力地抽插
着,肉棒抽出到极致几乎只剩一个龟头在肉穴中,带出一大片四溅的晶莹淫水,
然后再势大力沉地全部凿入夜莺的体内,在夜莺光洁的小腹撑出一个明显的肉棒
形状。粗长的肉棒猛烈地在夜莺体内进出,而夜莺用力夹紧的阴道也给肉棒格外
强烈的刺激,仿佛一个滚烫的漩涡要将肉棒永远缠在体内。不顾夜莺高亢的呻吟,
局长全力冲刺了数百次,然后肉棒死死地抵在子宫口,紧缩的肉环都被硕大的龟
头撑大了一圈,然后在子宫和阴道的强力挤压下大股大股喷射出了浓精。
肉棒肆意地喷洒着精液,几乎将夜莺的子宫装满,然后局长才缓缓抽出了肉
棒。而夜莺的蜜穴也如泄洪般不断流出,流到办公桌的边缘然后滴落在地面,在
夜莺双足间的地面汇聚成一滩腥臭的液体。
而夜莺也只是无力的躺在办公桌上大口大口喘着气,任由局长欣赏着自己刚
高潮的痴态。
看着往日严肃的夜莺露出这样的媚态,尤其是自己的精液从夜莺双腿间流出,
更是让局长充满了征服感,刚射完精的半硬肉棒又抬起了头。
于是局长把夜莺翻了个身,黑丝包裹的纤足直接踩在了地面上的那摊精液中,
指挥官双手把玩着滑腻的臀肉,然后用肉棒敲了敲夜莺微微洞开还在流着淫液的
蜜穴口。
「局长,你还要么……」夜莺趴在办公桌上稍微抬了抬脚,透着肉色的粉嫩
脚心沾满了白浊的精液,让她有些难受,不过也只好继续踩在精液上,即使刚刚
才高潮过,背对着局长分开自己的双腿还是让她觉得有些羞耻。
于是局长扶着肉棒对准了夜莺的蜜穴,然后全身都压在了夜莺的身上,还沾
着精液与夜莺淫水的肉棒又一次深深插入了夜莺的阴道内,而且因为后入的姿势
插地远比上次更加深入,龟头甚至伸入了子宫口一截,顶端都插入了滚烫的子宫
内。
「啊♡……太深了,局长……能不能拔出来一点……哈♡……」才高潮过一
次的子宫被这样深深地插入,夜莺的子宫已经开始痉挛抽搐,甚至已经开始小高
潮,向着龟头喷射出滚烫的淫液。
「但是夜莺不是很喜欢被插到这里么?」局长趴在夜莺背上,双手伸到了夜
莺身前,揉搓着被夜莺压扁从两肋漫出的乳肉,翘起的乳头在一片软腻中触感十
分明显。
肉棒被滚烫的蜜穴夹紧,局长也不再如同第一次那般温柔,而是一上来就全
力的快速抽插。坚硬的腹肌不断撞在夜莺挺翘的臀肉上,发出啪啪的声响,然后
将雪白的皮肤都撞得一片通红。蓄满淫水的阴道不断被肉棒砸出四溅的淫液,发
出咕叽咕叽的水声。没有怜惜,局长每一次插入都完全地插入到最深处,硕大的
龟头挤开肉环,再抽出时几乎连子宫都被肉棒拉长。
「哈啊♡……噢♡……嘶♡……」
被后入的快感甚至比之前还要强烈,还沉迷在高潮余韵中的身体十分敏感,
很快,夜莺的阴道就不断抽搐着高潮。快感如潮水一波一波几乎淹没了大脑,夜
莺只是用力的撅起屁股,让蜜穴口承接着贯入的肉棒。黑丝包裹的美足高高踮起
几乎与地面垂直,混合着精液的体液顺着肉臀打湿了大腿上的黑丝,沿着修长的
美腿向下流。
「太深了……啊♡……又要去了♡……嗯♡……太大了♡……顶到了……那
里♡……噢♡」
硕大的肉棒飞速地在夜莺的蜜穴内进出,夜莺的蜜穴在多次高潮后泛滥地不
成样子,而配合着局长用力地抽插,夜莺也轻轻晃动着肉臀,让蜜穴感到更多强
烈的刺激。
硕大的肉棒每次都是一副要将子宫压扁的样子插入到最深,被挤扁的子宫剧
烈地颤抖痉挛着,过于强烈的快感让夜莺都无力站立,强行绷直的双腿都摇摇晃
晃,夜莺时不时脱力的双脚都踩在了地面的精液上,然后又被局长抱着腰提起下
半身,然后肉棒死死地凿入夜莺泛滥的下半身。
「呼……慢一点……局长……哈啊♡……太深了……我才高潮过……又要……
去了♡……啊♡……去了♡♡♡」
高潮了数次敏感至极的子宫又被强行地挤入,连带着阴道也颤抖不已,死命
地缠绕在在肉棒上,几乎要把肉棒绞断,大股大股滚烫的淫液喷洒在了肉棒上。
而肉棒也全力地插入到最深,硕大的龟头甚至挤开了肉环深入了子宫一部分,滚
烫的宫内直接刺激着龟头,再加上紧紧缠在肉棒上难以抽动的阴道肉皱,本就射
过一次的肉棒又弹跳着射出了更多的精液。浓厚的精液打到敏感的子宫内,让夜
莺的高潮更加凶猛,喷射出的淫液将局长和她的下半身几乎全部打湿。同时夜莺
滚烫的娇躯也剧烈的颤抖着,但局长全身都压在夜莺身上,让夜莺动弹不得用子
宫接受了全部的精液。
过了很久,两人的高潮才结束,局长撩开因为汗水粘在夜莺侧脸的鬓发,然
后亲了一下仍有些失神的夜莺的侧脸。
「那么,以后都要拜托你了,夜莺。」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明日方舟 纯爱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