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她,就操她】(完)


我要操我喜欢的妹纸。
我:方雨,你知不知道我大学时就很想草你了,每晚都在想。
我边说话,双手在她的大腿上摸索,渐渐探索到阴部,感觉到她那里早就湿
了。
方雨:哦?有多想啊、你证明给我看看。
我二话不说,把她的棉质内裤脱下来,掏出我的大鸡巴,在她的逼面前蹭了
蹭。
方雨就立刻舒服地呻吟起来了:嗯!太那个啦……赶紧进来,快点!
我鸡巴狠狠地挺近,她的阴道温热而湿润,紧紧地夹着我的鸡巴,让我也不
由得舒服地呻吟起来。
我:太爽了,没想到你的逼那么紧,夹得我好爽啊。
方雨:还有更爽的呢。
她把我按在床上,阴部慢慢地抽动起来,我可以清楚看到结合的部位是那么
的淫荡,水都涂满了我的鸡巴。
方雨:我大学时就想找个人来操我了,当时你是最好的人选,可你老是不动,
我不愿意等了,在等下去我的逼都等不及了,快点,你也动起来啊?
我不断地挺起腰部,狠狠地捅她,两个人一起动的快感让方雨顾不得清纯的
样子了,叫出声音来,配合她略带奶气的娃娃音,真的爽得骨头都酥了。
方雨:鸡巴好大……好爽啊……不要那么快啦……
她爽到了巅峰,趴在的胸膛上气喘连连,我不用看都能知道她流了一堆水,
我鸡巴蛋觉得满是温热的水,都浸到屁股了。
我:你好骚啊……你的水这么多,让我鸡巴都变大了。
方雨: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被你操,每次自慰我都在想你的鸡巴捅进我的逼
了,现在我终于梦想成真了。
我猛烈地抽动下体,在一阵阵的痉挛中,我们双双达到了高潮,方雨的逼紧
紧地夹紧我的鸡巴,一阵阵抽动,仿佛要把鸡巴里残存的精液都要吸出来。
我把鸡巴从她的逼里抽出来,发出波的一声,淫水直接流了出来。
我的鸡巴还是挺立,刚刚的一发显然还未让我满足。
方雨立刻爬了过来,留着口水,把我的鸡巴塞进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方雨:你的鸡巴……好好吃喔……再加上精液当辅料,真是太爽了。
我:刚刚才射完,别舔得那么用力……啊……啊……好爽啊……我又要射啦……
方雨双眼瞪大,精液充斥了她的口腔,嘴鼓鼓的,白色的精液从嘴边流了出
来。
我:不舒服的的话就吐出来吧,别勉强。
方雨喉咙滑动,咕噜一声吞了下去,张开口冒出一股热气,带着腥甜的味道。
方雨:太好吃了……我不想吐出来,还想要更多的。
我看着垂下来的鸡巴,无奈地说:没办法了,等一会吧。
方雨嘿嘿一笑,露出淫荡的眼神说:我早就知道会有这种情况,所以我带了
丝袜过来。
方雨慢慢地穿上了黑丝,双脚不断上下套弄我的鸡巴。
我受不了了,不断袭来的快感让我脑袋空白,潜意识让我不能停下。
我:哇……好爽……你怎么知道……这个的……
方雨:我当然知道啊,当初我上大学时,你老是盯着我的腿看,特别有一晚
上我穿了黑丝,你整晚都魂不守舍的。我还想着那晚你会在路上堵我,对我下手
呢,没想到你直接回去了。
我:嘶哈……嘶哈……太爽了,太爽了,没想到你的技术这么好。
方雨用温热的黑丝小足摩擦我的鸡巴,时不时用脚拇指揉龟头,时不时用黑
丝指头踩着我的鸡巴蛋,刺激太强了,我的鸡巴再次挺立起来。
我:方雨……方雨……我想操你……
我把她按在墙上,摸着她丝袜的屁股,浑圆翘臀,皮肤的温热加上丝袜的丝
滑,鸡巴在上面上下摩擦,真的是爽到爆炸。
方雨侧头看着我,一脸幽怨:快点啦,我下面痒的要死,赶紧来操我!求你
了。
我偏偏不,而是用挺立的鸡巴在她的逼外面不断磨蹭,擦着它的阴蒂,让方
雨身体一阵阵颤抖。
我:怎么,我的鸡巴比你看过的都要大吧,很大对吧?
方雨:对对……你的鸡巴可大了,其它的算什么啊,我都没兴趣看,我是你
一个人的啊!
我:太好了,小可爱这么爱我,应该得到我的奖励。
我狠狠地捅了进去,使劲地抽动,方雨脸贴在墙上不断喘气,口水都流出来
了。
方雨:太爽了,太爽了……别这么激烈嘛,比刚刚的还要激烈啊,捅得我好
痛啊……别这样……啊啊啊……好爽……
我一下一下地捅,每次都全根没入,每次碰撞时的丝袜触感让我上瘾了,不
断地加快速度。
方雨:不行了,我又要出来了……要出来了……一库!!!
方雨浑身颤抖,翻出白眼,整个人瘫软了,顺着墙壁渐渐滑落,脸上带着愉
悦的笑容。
我的鸡巴从她的逼里抽出来,带出一丝淫水,滑溜溜的,红得坚挺。
方雨微凉的手摸了上来,上下套弄着。
方雨:还是这么粗壮啊,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我说:快……帮我口……我忍不住啦……
方雨:不要嘛,我来给你玩个新花样。
她脱下了丝袜,把它套在我的大鸡巴上,然后用嘴上下套弄。
嘴巴的温热混着丝袜的触感,还有方雨帮我口时的萌萌的无辜大眼睛,真的
戳中了我的G点,让我的鸡巴在她的嘴里使劲抖动。
方雨也知道我兴奋起来了,加快了速度,咕噜咕噜的声音从她嘴里挤出来,
每次吞吐都像是要了我的命似的,想要把我鸡巴里储存的精液都吸出来。
我按着她的头,最后狠狠地射了出来,射得她满嘴都是,都没入喉咙了。
方雨把套着丝袜的鸡巴吐出来,黑色丝袜上全是白色黏稠的液体,滴滴答答
地往下掉。
我抱着方雨,鸡巴贴着她的逼慢慢摩擦,和她感受激情后的温存。
我舔着她晶莹如玉的脸蛋,从脸庞舔到耳朵,再到脖子,舔到泛起了红晕,
趴在我肩膀上喘着粗气。
我:方雨,我爱你,我真的很想操你。
方雨:我知道的,我早就知道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