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侍奉了某个无人问津的神明,之后神明倒贴(?)】(完)


那天,当我莫名其妙进入到那个光怪陆离的空间时,我才知道,真正的神明
俯瞰人类时会是什么样子。
「非吾所唤,汝为何人?可知自己为何唐突跌入于此?」
我循着空灵的女声抬头望去,星空般的夜幕下、空旷的三维空间正中,黑发
少女端坐在精致椅子上,绚烂琉璃般的眼眸洞射着美丽面庞下湖水般平静的内心。
这个世界上到处都存在着神明,从司掌风雨雷电、生老病死的大神,到掌管
着衣食住行、柴米油盐的普通神,人类社会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和神明们息息相关。
神明们手眼通天,却又严格各司其职,从不僭越职权。每当人们对某种现实事物
有真诚而迫切的需求,内心诚恳的呼唤往往就有一定机会引起他们的注意,让自
己获得被神明帮助的珍贵机会——当然,得排队。
每个人成长的过程中都或多或少体验过被神明注视的感受。有时是在涉及人
生命运的大事时,也有极其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譬如某天中午看着饭盒想起忘
记带筷子的我,碰巧头顶路过司掌午餐的神,顺手赐降了一双沾了点她口中津涎
的筷子放在我的饭盒上。那顿饭吃得我意犹未尽,把饭盒舔得不需要再用水洗一
样干净。
神明的注视并没有让人类变得庸碌无为。人类社会照常向前发展,他们身边
的神明也在与时俱进。如果你哪天发现前一秒还用得好好的手机突然变成了板砖,
好一会儿才恢复,不必惊慌,那只是司掌电子元件的神明正在检查你的手机而已。
普通人偶尔也会得到直面神明的机会。你问我?我并不是神明,只是个过着
996生活的普通职员。而且在之前二十多年人生中,我从没正眼见过神明长什么样。
所以,面前坐在椅子上拄着头盯着我看的少女,真的就是某位神明吗?
「对……对不起,神明大人!虽然不知道你是管什么的神……小民愚昧无知,
误闯神境,多有冒犯,您大人有大量……放过小民吧……」
「哈啊?汝竟不知吾之神名?连吾这等对人类重要之至的神明,竟然也有人
类闻所未闻……」面前的少女听了我的说辞,先是突如其来的惊讶,尔后又变成
一种故作威严的口吻说话,「算了,听好了,懵懂的人类,吾名为『珊黛·厄尔蕾
·艾薇卡』,乃是」拒绝赖床因而星期日早晨早期唤醒「之神,这么重要的名字,
给我好好记在心里!」
「等会,什么……什么星期日……唤醒……」
见我无比懵逼的样子,黑发少女无可奈何地叹着气,侧发辫上的时钟状发饰
还在发出「滴答」、「滴答」的清脆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夜空下。
「噢,我明白了,您是掌管周日早上早点起床的神,竟然还有这种冷门神……
怪不得您这里空荡荡的,没人排队呢。」
「汝……汝在说什么呢?!不……不敬神明!没有人排队……那……那只是
因为……呃……因为……」
少女虽然想努力辩解,但是看样子一时间找不到什么解释的理由。
「因为没人愿意好不容易休息的星期天还得起个大早吧?有必要起早的人,
不需要你的唤醒早就起来了。」我耸耸肩。
「嘛,算了,身为神明,不必和普通人类一般见识……如果汝是来祈求自己
在休息日也能永远起大早的话,吾也不是不能帮你实现这个愿望喔。」
艾薇卡装作不高兴的样子,把头扭到一边,翘着的二郎腿同时也换了一换,
颜色缤纷的裙子下面,点缀着可爱卡通图案的小内裤在我面前一晃而过。
「……咦?原来,神明大人无聊的时候,也会玩人类的小玩具呀。」
「什……什么玩具不玩具的,真是的,吾……吾听不懂汝在说什么。」少女
嘴上说着不理解的话,身体却不由自主地立刻站起来捂紧了裙摆,同时美丽的俏
脸也在一点点变红。
「神明大人刚才和我说话的时候,我都看出来了,你在极力忍耐藏在内裤里
面的快感……我没说错吧?或者说,椅子腿上流下来的汁水又是什么呢?」
「啊?诶?诶诶诶诶——!!」
被我戳穿的艾薇卡慌乱不已,早已没了一开始的故作威严,十分不好意思地
脱下湿漉漉的内裤,从粉红的穴肉里掏出了还在开着最大功率嗡嗡作响的「小玩
具」,连带着还有沥沥落落滴在地面上的淫水。
「还有后面的呢?」
「好啦,吾……我会摘下来的啦。」看得出来,少女费了点力气才把塞在后
面的肛塞『啵「地一声拔出,然后瘫坐回椅子上。
「唉……怎么如此……怎会这样……羞死人了……本来在这里就寂寞难耐,
害羞的地方还被人类看光了……这神明看来是做不下去了……明天我就往神事部
递交辞呈……」
少女先是眼睛失去高光,小声自言自语,尔后恢复了一点正经的样子,继续
对我说道,「嗯,咳咳!抛开事实不谈,人类,既然误闯神明之境,那吾便要问
问你:毫无疑问,从出生之日起,汝能平安顺利地活到现在,足见神明已对汝倾
尽义务,作为人类的你,对神明的义务又尽到何种地步了呢?」
「我……呃……」
这下轮到我不会了,我从没听说过普通人还得要向神明尽义务这件事。正当
我错愕时,艾薇卡抬起穿着白丝袜的小脚,踩在了我的裤子上面。经她的小脚丫
这么来回一搓,我的胯间立刻就鼓了起来。
「这不就巧了,正好就有神明做在汝面前,汝想要尽义务的话,就过来侍奉
吾吧。」少女有点红晕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毕竟,拒绝履行对神明的义务,
传出去了,不仅是吾,任何神明以后可都不愿意再帮你的哟。」
「侍奉……是指?」
「哼哼,就是满足神明我的『需要』。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不过你说的对,
几百年来几乎从没有人类来我这儿寻求神明的帮助,我也可是很寂寞的呢。」少
女说着在耳边打了一个响指,漆黑夜空般的四周空间在弯曲变形之中渐变发亮。
短暂的强光过去后,夜幕消失了,随之一起消失的还有少女身上的衣裙。我
发现自己正跪坐在她面前,像是等候主人命令的奴隶一般。
「怎样,汝可准备好侍奉了嘛?」
我抬头看她,少女虽身着内衣,但实际上却遮了个寂寞。光洁美背上的扣子
好好地扣着,遮盖乳房的前胸处却不着寸缕,没有了乳罩的衬托,那对丰满十足
的雪白的嫩乳竟然还能那么傲然挺拔、沟壑那么深邃,虽然不排除是神力作用的
缘故,可是连同漂亮可人的乳晕上已经高高挺立的奶头也是那么骄傲地抬起头,
就足以让我目不转睛、雄雄勃起了。
「嘻嘻,如何,神明的完美身材,这么容易就俘虏了你的心嘛?」
此刻我想起一句话:「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注视着你。」我的目
光从艾薇卡上半身的深渊中挣脱而出,立刻就掉进了下半身那更深邃的深渊。不
出意料,和故意裸露美乳的上半身内衣一样,少女下半身的蕾丝内裤大大方方地
把那片美丽的花园让给我仔细品鉴。
神明都是白虎吗?
至少此时此刻呈现在我眼前的,犹如未经人事的小女孩般青涩稚嫩的花瓣,
让我心里愈发肯定这个猜想。况且,用神力刮刮阴毛什么的,对神明来说就是不
费吹灰之力的事情吧?
「变态,不要那么认真地盯着人家的小穴看嘛,怎么说也是女孩子最私密的
地方……」红着脸小声埋怨我的艾薇卡就好像要献给我初夜的女友一样,害羞当
中又多了些许期待和不安,埋怨声中十足的可爱的气息扑面而来。
「噢,我明白了,原来这TMD就是侍奉啊。」
我心里想着,身体遵照着神明的意愿,把脸埋进了她张开的双腿间。
「人类,这是特别赐予你的『神明的甘露』,有滋补身心、益寿延年之效,
想尝到的话,就卖力一点,让我高潮哦。」少女神明在我的头顶命令道。
Qnnnd,我可从没听说喝少女的爱液还能有这种功效。不过,我可不想永远失
去祈求神明的资格。随着少女慢慢躺倒在柔软的大床上,放心大胆地张开双腿供
我大快朵颐,我便抛去那些顾虑,跪在床边,只消双指轻轻一拨,星星点点的淫
水的亮光倒映在我的黑色眼瞳中,倒也幻化成了一片袖珍的星空。
「嗯……嗯……呀!那……那里……不要……那么突然……哈啊……哈啊!」
陷在松软床铺上的艾薇卡突然发出一阵急促的娇吟,起因便是在我的嘴唇温
柔地亲吻到她裸露的粉阴后,我的舌尖已经尝到了『神明的甘露』的美妙滋味。
嗯,的确是美妙的味道……竟然是甜的,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爱喝的橘子汽水。
我的舌尖在一片濡湿之中,已经穿过甘露触碰到了少女穴内那些敏感不已的
嫩肉。它们和我同样敏感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便能使得甘露更多地溢出,取之不
尽、用之不竭。
「啊……啊……嗯!嗯!舔……舔那里……会……会……哈啊!哈啊!会忍
不住的!不要……」
伴随着我辛勤地品鉴着神明甘露,舌尖穿过一片又一片湿热的花海,唇边拂
过花蕊周圈,又时不时有意无意地挑拨一下那颗快感的按钮,床上的少女迸发出
一阵又一阵娇媚之声,白皙较弱的酮体不安分地扭来扭去,像是在悸动着迎接最
后的至高欢愉。
「去……去了……哈啊啊啊啊啊啊——」
不知何时,少女的纤腰忽然脱离了我的大手,挺翘的小屁股被振动起的腰肢
连带着向上撅起,在快感的颤抖之中,直接让我被扑面而来的甘露好一阵「洗心
革面」——神明在高潮的娇呼声中喷了我一脸,让我一次性喝了个爽。既然『甘
露』能益寿延年,那我喝了这么多,岂不是能像神明一样长生不老了?
「我的神明,您还满意吗?该说不说『甘露』确实好喝极了。」
「嗯~~不错喔。比玩具效果强了十倍甚至九倍呢。」
床上坐起身的神明褪去了高潮过的余韵,伸出她穿着白丝袜的小巧玉足,直
接踩在我脸上,小脚丫上淡淡的奶香味让我迷醉不已。
「呐,身为年轻男性,正是处于气血旺盛的年龄吧?不要对我说谎,裤子都
快被顶破了喔。」说话间,神明的白丝小脚趁我还没来得及好好舔舐就从我脸上
滑落,脚尖顺着我的身体一路跌落到底,最后落在我的胯间。小脚趾轻轻拍了两
下,我青筋暴起的肉棒随着裤子的消失弹了出来。
「好……好粗壮……这么大的吗……」
神明又一次羞红了脸,目光游走在我身边的白色空间内,却忍耐不住地瞥着
我胯间肿胀的怪兽小声自言自语。
床上,粉红色的床单被甘露润湿,洁白的肉体袒露交错,欢愉的乐章只是经
过短暂的宁静,便又再次奏响——这一次终于到了乐章的高潮部分。秀丽柔顺的
青丝伴着少女一起一坐的乳波臀浪和扭捏律动的纤腰坦腹在空中飞舞轻扬。高昂
的头颅和迷醉的神情,吐露出来的只有被雄壮的男根完完全全填满、大力抽插所
带来的难以隐忍的舒爽淫声。
「啊~~啊~~哈啊~~好舒服~~嗯~~受……受不了了~~大肉棒……
更多……更多地……操我~~啊~啊~我……我还要~~还要~~……」
「呐……不要……不要把我当成神明……把我……当成普通的……人类女孩
子……就好……啊~啊~让我……让我高潮……嗯~嗯~~哈啊~~哈啊~~……」
我扶着艾薇卡的小肚子,看着她放浪地骑在我身上沉浸在做爱的快感之中。
看来她没有对我说谎,几百年来一个人孤独地坐在那里等着人类来求助,即使偶
尔藏身在人世间,也寻觅不到有求于自己的对象,想必会是异常的孤独和压抑吧。
片刻,少女似乎是骑累了,腰腹渐渐放慢了速度,一点一点俯下身,直至把
自己放在我身上,丰满的巨乳在我胸膛上压成一对肉饼。我心领神会伸出手握住
了那对圆润的大蜜桃,配合着她腰肢的前后蹭动轻轻用力,好让我的肉棒不至于
突然从蜜洞中滑出来。
「嗯……嗯……啾……呜嗯……嗯啾……嗯哼……」
终于,可爱无比的神明少女闭上双眼热切地向我索吻,而我清楚地感受到她
轻盈的身体正在微微发颤,像是快要忍不住的样子。随着彼此口中津涎的交换,
越来越炽热而急促的、甜蜜的气息将我团团围绕,刺激着我下半身的忍耐力不断
地崩坏。
「呜……唔……射给我……用力操我……射在里面……不许拔出去……否则
就算你没侍奉过哦……嘿嘿……哈……哈……大肉棒……太舒服了……要……脑
子……要融化了……身体……要飞到天堂上去了……啊哈哈哈哈……」
激烈舌吻后的神明少女恢复了一点力气,双手撑着床面,腰像水蛇一样灵活
地扭动,圆润饱满的蜜桃臀每次运动都伴随着清亮的肉体交欢声音,顺便从被我
的肉棒撑大的嫩穴中带出点滴甘露出来,肆无忌惮地榨取着我的精液。
「啊……啊……被大肉棒操……真的好爽……求……求求你不要拔出去……
我要被操……我要精液……好想这么一直……被男人的大肉棒干下去啊……哈啊……
哈啊……」
一开始出现在我面前的艾薇卡至少还能装出来一点点威严的样子,此时却早
已将最基本的矜持和正经都抛之脑后,脑海中只剩下和我做爱的欢愉,表情也因
为快感而略微扭曲,美丽的眼珠向上翻着白,方才激吻后的唾液还挂在张开的嘴
角。
「啊……射了……精液……好……好热……好……好舒服啊啊啊啊——噢~~」
「神明大人,我的侍奉您还满意吗?」
我等了许久,终于看到高潮后倒在我身边的神明慵懒地又一次睁开眼睛。
「嘛……还可以吧~~」
「那我就算是尽到对神明的义务了,是这样吧!」
「姑且算是吧~~另外,谢谢你喔,很久没这么舒服过了呢。」少女冲我开
心地笑了出来。
「您客气。能欣赏到神明的另一面,对于我这个普通人来说,也是三生有幸
的了。」
「另一面……你?!你你你你你你你……」
少女听到我这句话立马变得无比清醒,瞬间从床上坐了起来。「刚才……刚
才你什么都没看到!我……我也没有舒服到翻白眼流口水嘴里说胡话还求着你操
我那种程度,都是……都是你的想象懂嘛,是想象!!」
看着神明又羞又气的样子,胸前那对裸露的洁白团子也因为生气而一抖一抖
的,我差点没忍住笑出声。少女生了一小会儿气,看着我忍俊不禁的样子,锤了
我一下,也笑了出来。
……
某天早上,厨房传来的焦糊味儿驱散了我的美梦。我以为房子失火,从床上
一跃而起,跑到地方才发现只有个围着围裙的黑长直美少女在看着我。
「您……您是……星期日……起……早起……呃……珊黛·厄尔蕾·艾薇卡神
明大人……」
「不用那么麻烦啦,叫我曜星就好。这是我在凡间的化名~」
稍稍冷静下来的我瞧了瞧表,发现是星期日早上的五点半。我嗅着鼻子想要
找出烧焦的东西,但什么也没发现。
「嗯?你是想找烧焦的东西嘛?可惜我正在锅里烧的早饭并没有焦噢。」曜
星小姐双手抱膀地瞧着我,锅勺还攥在她的左手上,仿佛她才是这间房子的住户
一般。「别忘了,我可是星期日早起之神,能强制叫醒你的办法可多的是呢。」
说话间,少女已经做好了满满一桌早饭,拉着半迷糊半愣神的我一起坐下来
享用了一番。
「话说,突然登门拜访我这陋室……神明大人有什么事情吗?」我把最后一
口饭咽下去,又灌了一大口碳酸汽水。坐在对面的少女一直没有摘下围裙,就这
么托着脸期待地看着我。
「没什么事,只是想让你吃饱了饭,好有力气来满足我噢。」少女轻描淡写
地说道,「看在我这~~么~~辛苦地给你做了一大桌子丰盛早餐的份上,你难
道忍心拒绝我的渴求嘛?」
「等……等下……我想您误会了……虽然您手艺很好,可我并没有请求您来
给我做饭啊……况且我已经尽了义务,不用再侍奉了吧……」
「没关系,我猜到你肯定会拒绝,那——如果是现在这种情境下呢?」
神明挥挥手,我四周的出租屋立刻消失在空间的弯曲之中,取而代之的则是
一间夕阳下的教室——重叠散乱的书本试卷叠放在整齐排列的课桌上,黑板上的
数理化公式和课程表还没有来得及被值日生擦去。学生时代的回忆如海潮般涌入
我的思绪。
「那个……老师……期末复习的事情……也请拜托了……」
我面前的曜星小姐不知什么时候换成了一身校服,正满脸通红地坐在我面前
的课桌上。少女上衣扣被拽开得七七八八,露出了里面被粉红蕾丝衬托的坚挺双
峰。目光向下,松开的校裙拉链下,少女的内裤正挂在她的小脚上。低头看看我
自己,此刻我的双手正在不受我自己控制地开始解皮带,全然不顾外面走廊上嘈
杂的说话声和大闹声。
看着眼前咬着嘴唇一点一点在教室里脱下校服的「学生」,我才明白这个情
景模拟的妙处所在。这正是我在学生时代幻想过无数次的场景啊!只不过当时我
把自己代入的仍然是学生的身份,而对方则是我暗恋了整个高中三年的女生。
正想着,面前的少女已经脱掉了外套和上衣,正犹豫地捂着胸前已经解开扣
子的蕾丝胸罩,校裙和内裤也早就散落在地,另一只手紧紧地捂着双腿之间的私
处,似乎到了最后一刻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把第一次就这么献出去。
有趣。来都来了,那就过把瘾吧!
「嗯,咳咳!曜星同学,你也不想让自己的成绩掉出年级前三名吧?在2000
多人的年级里考前几名确实是很光荣的事情,但想要保持得住得有多难,我想你
也是清楚的,对不对?」我一边脱下裤子,一边拿开少女捂着下体的手,把肉棒
一点一点地送进少女的穴里。
「是……是的……」
「你说你,是不是因为连续两年都稳坐班级第一,你就飘了,不思进取,就
开始把心思花在谈恋爱上了?我就不明白了,39班那小子有什么好的,值得你个
3班的女生每次下课都要爬八九层楼去他们班那儿找他?咱们学校哪天要是安了电
梯,怕不是最高兴的人就是你吧?」
「对……对不起……老师……啊~啊~……请您……帮帮我……要是掉到第
四名……我……我就……哈啊……哈啊……不知道到高三该怎么办了……」
「说起来,39班那小子上次考试排年级第几啊?」
「他……他第一……」
「第一……哼……第一又怎么样……能保你留在前三名的……只有老师我……
明白吗……」我把少女攥在手里的胸罩扔到一边,双手按着她在课桌上,伴着课
桌摇晃的吱吱呀呀声,淫靡的水声、肉体碰撞声和少女的娇喘声回荡在教室里。
「嗯……啊……啊……我……我明白……哈啊~哈啊~老师……请……请随
意玩弄我吧……哈啊~哈啊~请随意中出我吧……啊~啊~啊~老师……我……
呜……唔嗯……嗯……哼……」
课桌上的少女早就被我扒得精光,只剩下脚上的白色长袜。摇摇晃晃的课桌
显然不能让我足够过瘾,我一把拽起少女把她按在讲台前继续着我们的交欢。外
面走廊里的吵闹声有增无减,按照我的回忆,过一会儿那些出去吃晚饭的学生就
要回来上晚自习了。
「我说……你也不想让班级里的大家……看到平日里温柔可人、品学兼优的
尖子生……竟然在教室里被按在全班面前操吧……嗯……」
我一边按着少女的头一边用手肆无忌惮地揉捏她又软又白的奶子,掌心处传
来少女粉葡萄略显坚硬的美妙触感。少女挺翘的屁股撞击在我的小腹上,连带着
她窈窕的身子都跟着一阵又一阵地颤动。
「……要是让39班那小子知道了……估计你以后也省得天天爬那么多躺楼了……
在他们回来之前要是不能高潮……就不能获得去老师的宿舍单独补习的资格哦……」
「我……我知道了……啊!啊!我……我会……我会努力高潮……啊!啊!
啊!老师……不要……突然那么……激……烈……我……我……我要……哈啊!
哈啊!」
被我的大肉棒来来回回搅动了上百下的少女终于彻底放弃了抵抗,忍不住放
声浪叫起来,空旷的教室回荡着夹杂着淫声靡语的求饶声。一时间来了兴趣的我
拉着少女转过身,一边从后面继续抽插她的小穴,一边塞给她一支粉笔,叫她把
黑板上没来得及讲完的物理题做出来。在少女开始做题的那一刻,我的肉棒只感
觉到被更加紧迫的吸取着,像是在努力想从里面榨取出精液来。爽到难以自已的
我忍不住更加用力地耸动腰腹,巴掌连续不断地打在少女洁白的屁股上。
「做得不错嘛……不愧是尖子生中的尖子生……一边被大肉棒操着小穴……
一边都能写出那些中等生看都看不懂的解题步骤……实在坚持不住的话,可以尽
情地高潮哦?老师我无论如何都欢迎你来我的宿舍补习一整天呢……」
「老师……我……哈啊~~做……哈啊~哈啊~做完了……我……唔唔唔唔
唔唔唔——」
少女咬着牙,忍着被我干得双腿发软的无力感,在拼命写下最后的计算结果
后,终于因为激烈地高潮而彻底瘫软下去。这时候,外面响起了晚自习开始的铃
声。在我颤抖着射完最后一股精液,还没来得及拔出来的时候,四周的情景忽然
又回到了我的出租屋。
「怎么样,这个好玩吧!是不是比人类发明的VR真实多了?」
由于刚才在情景中因为做爱而脱掉了衣服,回到现实中的我被赤裸着传送到
了床上。和我一起的神明少女也一丝不挂地坐在我身边。
「好吧……大清早的您就把我弄得气喘吁吁……呼……不过,倒也十足地满
足了下我当年的性幻想,还不错。」
「说起来,刚才情景里面的事情,你上学的时候经历过很多次了吧?」少女
有些好奇地俯下身靠近我,几乎快要趴在我胸膛上了。
「没……或者说并不是和学校里的女生,而是我姐姐……初中的时候,一次
起夜路过她的房间,发现她开着灯正在自慰……姐姐发现我在门外一边偷看一边
撸之后也没有生气,把我叫进来,脱了我的内裤用她温暖的嘴一口含住了我……
我们在床上俩闹腾了一整晚,第二天去学校都迟到了。」
「噗!哈哈哈哈……原来是姐姐的功劳么?说起来我偶尔在人间闲逛的时候,
也能看到许多类似的事情呢。」
「从那以后一直到上大学,只要我们俩都在家,姐姐就会变着法儿的找我做……
姐姐确实很爱我,对我也好到不行,可惜她现在在很远的另一座城市工作,过年
都不一定能回家。说起来,姐姐估计也有自己的孩子了吧……」
「啊,抱歉,让你想到令人惆怅的事情了。」少女像说错了什么话一样下意
识捂住了嘴。
「没关系,问题不大。话说神明大人还满足吗?没满足的话……」我看着自
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攀上少女纤腰的手,「反正也省得脱衣服了噢。」
「嘻嘻,正合我意~~我来咯!」少女说着蒙起被子,又一次骑了上来。
……
从那以后,这位不知名的神明大人就缠上了我,几乎每天都会不定时地出现
在我的住处。在这期间,神明大人也从最初来找我满足她的性欲,到后来甚至只
为了能玩到我最近买的游戏,或者单纯地只想和我分享下她的厨艺而留在我家过
夜。这样开心的日子一连持续了几个月,本来习惯了独居的我,现在反而因为她
突然连续两周都没有来而感到莫名地寂寞和难受。
星期日早上,我被一股强大而不可抗拒的力量从熟睡中立刻唤醒。睁开眼睛
一看,发现是「失联」了半个月的神明少女正骑在我的被子上看着我。
「欸嘿,十几天不见,有没有想我?」
「说实话,虽然只是过了两周,可我感觉像过去了几个月一样难熬。所以神
明大人是因为终于有人来排队了,终于要变得忙碌起来了……」
「没,我把神明的工作辞了!神界规定,凡是超过114514天没有人类前来求
助的神明,就会被吊销神明资格,而今天恰好是我当上神明的第114514天呢。」
「这……这也能辞的吗……」我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道。
「所以,与其被神界炒鱿鱼,倒不如自己主动潇洒走人的更好,不是嘛~~
卸下了神明的工作,现在我要申请一个新的身份了!」
「嗯?什么身份?」
「申请做你的恋人,怎么,不可以嘛?你不会忍心抛弃丢了饭碗的可怜柔弱
无助少女吧,不会吧不会吧!」
「被神明喜欢什么的……我真的担当得起么?」
「我已经不是神明了嘛,况且……」少女说到这里凑到我面前,攥住了我的
手,「我回到神界申请辞职的时候,每天都能感受到某人无比强烈的思念呢,究
竟是谁在那么想我呢?」
「好吧,被看穿了……算了,虽然和神明相比,我几十年的生命只是流星划
过般的短暂,不过曜星小姐愿意的话……那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咯。」
「嘻嘻,这就对了嘛。顺带一提,你不会以为『神明的甘露』是我在开玩笑
吧?是真的噢,按照你品尝过的量来计算,在你过完至少500岁的生日之前,死亡
之神是不会对你感兴趣的呢。所以在那一天到来之前,哼哼~~你只需要做一件
事,那就是一直和我在一起哦?」
「知道啦,我的神明大人。」我伸出双臂,和我的神明拥吻在一起。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