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里的巨乳援交福利姬coser居然是平日里绝色的冰美人母亲大人?怒不可遏的我将她调教成属于自己的性奴母狗】(1)


「『请尽情吩咐妲己,主人♥』」
新的Cos福利,这次Cos的是王者荣耀的女仆咖啡·妲己!想获得全部套图的请
点击下方链接……[4V 202P/1.76G]」
张欢作为一个精力旺盛的高中生,平日里最大的爱好就是看看群里的色图和
用各种各样的声线欺骗群友。
为了看图,他潜伏在各大社交平台中,瞒着母亲利用自己假期打工或省吃俭
用攒下的零花钱买点套图、视频。
「别TM用你那伪音骗人了,大家快看看,新出炉的图片,我*这不知道哪来的
烧鸡,身材真不错……」
正在群里用正太音调戏女群友的张欢看到另一位群友「嗖」的转发出一串图
片。
尽管张欢已经称得上是博览群花,但这一位群友转发的色图却罕见的震荡心
灵。
图中的Coser的披肩粉色长发中垂着两只粉色狐耳,一只小手探出宽松的袖口
抚摸这自己的俏脸。臻首下的鹅颈如羊脂一般雪白,那原本严密紧实的女仆装中
间被剪出一道裂缝,圆滑挺翘的一对丰乳在狭小的空间内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
粉色的裙摆下一对笔直的白嫩大长腿摆出「M」形姿态。这个Coser甚至自己
用手拨开裙摆,露出粉红的无毛小穴,穴口被两只手指打开,赤裸裸的展现着粉
嫩的穴肉。
可惜,图片中本人脸上只露出一对似笑非笑的眉眼,眼睛以下都打了码,无
法一睹芳容。
张欢看的心神震颤,忙不迭的购买了全套图片,然后静坐在电脑屏幕前,把
手伸进自己的裤裆里。
他今年已经是准高三了,但身高只有165CM,甚至不如自己175CM的母亲身材
高,并且身材瘦小,相貌只能说平平无奇,除了鸡吧贼长外一无是处。在他的学
校里,同学们表面上不说什么,背后里却时常有人对他的身貌指指点点。
张欢表面上对此不动声色,但心中不免有自卑感。看见学校里青春靓丽的女
生也不敢上前搭话,只能将自己茂盛的精力投入到网上自己解决。
他按耐不住心中的狂热,「裤裆上下其手」,脑中幻想着有一天也会有这样
一个温柔体贴的绝色女仆服侍自己。(现在是幻想时间.jpg)
「吃饭了!」一道冷漠的声音敲醒了精虫上脑的张欢。
他的母亲在叫他。
张欢父亲英年早逝,靠着母亲将她拉扯大。张欢的母亲叫慕鸾,是一个远近
闻名的大美人,粉首香肩,肥乳蛮腰,身材高挑。慕鸾即使已经35岁,但由于保
养极好,外表却和25、6的小姑娘一般。
张欢甚至记得,自己小时候和母亲一起洗澡的时候,看见母亲的一对乳头依
旧粉嫩,光滑的小腹下是洁净的白虎阴户。
当时还不觉得什么,但张欢长大后每当回想起如此香艳的场景,就不禁血脉
喷张。
「唉!」张欢叹了口气,随即走进餐厅。
餐厅的饭桌上早已摆满了佳肴美食,旁边的厨房里有一道倩影正在洗刷餐具。
妈妈一回家就开始做饭,衣服都没来得及脱,穿着上班的那套OL装,只是在
前面挂着一个围裙。
平时在单位高冷的妈妈在家也是贤能的母亲呐!
妈妈丰满挺拔的身材在略微偏小的OL装下衬托的凹凸有致,鼓鼓囊囊的胸前
显现出一条深深地乳沟。
妈妈的虽然已经三十多,但身材并未发福,由于注意保持身材,她纤细的腹
部和腰杆上没有一丝赘肉。
慕鸾肥大的臀部在包臀裙的挤压下甚至能隐约看到一道股沟,肥臀下修长丰
腴的大长腿包裹在黑丝里。
张欢曾经秘密地计算过,母亲慕鸾的腿长刚好1M,在油亮黑丝的包裹下吸引
着张欢的目光。
看着背对着自己的母亲令人浮想联翩的动作,张欢心中一阵火热,恨不得现
在就冲过去掀起她的裙子,然后撕开性感的黑丝,一只手握住挺翘的白乳,一只
手抬起她的一条腿,然后狠狠地插入。
「可惜了……」张欢想到对方是自己母亲而不是自己妻子,这种有违人伦的
事情他可干不出来,也就是想想罢了。
妈妈似乎听到什么动静,反身招呼着张欢吃饭。
饭桌上,张欢全程低着头,努力不让自己再次精虫上脑。
「嗯,多吃点……」妈妈冷冷道。
「嗯嗯……」张欢含糊道。
「马上就高三了,你的辅导班就在XX号,妈妈就算花再多的钱,也不会……」
妈妈面无表情的絮絮叨叨。
听着听着,张欢有些烦躁,然后赶紧扒拉完碗里的饭,就一路小跑回到自己
的房间。
「又是辅导班……」
张欢直到自己家境其实没有多么富裕,负担不起那些一小时五百块的辅导班,
自己放假也不想学,可是母亲想让他考更好的分数,平时就高冷的她自然不会再
这种事情上退步,那就只能是张欢退步了。
张欢叹了口气,打开了自己的电脑,又看到了那个Cos女仆妲己的Coser。
这个Coser叫做「鸾莺酱」,是最近刚冒出来的的Twitter博主,不停在网上
发布一些二次元福利照片。
张欢鉴图多年,他可以看得出「鸾莺酱」的照片几乎没有P图,可能有一些化
妆,但绝对不多,那些套图都近乎是原生态的照片。这种美艳绝代的佳人可是可
遇而不可求的。
「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也能一亲芳泽……」看着自己的余额感叹道。虽然自己
自从初中就「勤工俭学」,甚至利用课余时间写网文和定制文,也不过攒下了一
万出头的零花钱。
但不用想,但凡他这个层次能动心的福利姬人价格可是低不了,如果去援交,
自己的一万块也就是打个水漂,还不如好好存着。
想到这里,张欢百无聊赖的刷新着网页,忽然看到「鸾莺酱」更新了一条Tw
itter。
「请多多关照,另外……」
「鸾莺酱」字里行间语气并不亲近,但却暗示可以将同城「服务」。张欢一
看,「鸾莺酱」的城市居然和自己一样!不由得心中一喜。可是再看,可是这价
格嘛……一次三千多。
说实话,对于这个质量来说倒也不贵。可是事出其怪必有其妖。更何况,小
蓝鸟上线下约炮良莠不齐,十之八九都是骗子(保守估计)。张欢顿时警惕起来。
「会不会是实物与照片严重不符?」
「难不成……仙人跳?」
「检疫是否合格?」
……
张欢思绪万千。
但又转念一想,「鸾莺酱」Cos的女仆妲己妩媚绝伦的身姿和妈妈的身体不知
不觉融合在一起,张欢那已经被压下去的邪火再次升起,烧的他心痒难耐。
如此之多的念头,其实只过去了一瞬间。
张欢的欲望像着了魔一般烧起,精虫上脑下他鬼使神差的打开「鸾莺酱」的
私聊,表示自己就在同城,愿意进行一次援交。
刚发完,张欢就有点后悔,不过发都发了,也不贵,就当是一次尝试了。
「就当高三前最后的疯狂吧。」
与此同时,张欢刚发出消息,「鸾莺酱」立马秒回。
「请问您在哪个区?」与小蓝鸟上淫靡的形象不同,在私信里「鸾莺酱」是
不冷不淡的语调。
张欢给她发了大概地址。
「可以的,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有时间?」过了一段时间,对方回复道。
张欢想了想,表示下个星期就可以。
……
最终二人敲定了具体流程,「鸾莺酱」同意服务时Cos女仆妲己,张欢要加一
千五百块,再加一次「服务」。二人将在下个星期某个时间的XX酒店进行活动。
张欢坐在椅子上想了想,又对「鸾莺酱」发了消息。
「你可以接受SM吗?我可以再加两千」
「鸾莺酱」久久没有回复……
就当张欢要放弃时,「鸾莺酱」头像一闪,好像不情不愿地回道:「可以一
定程度的SM……」
张欢大喜过望,当即表示了解,并且赶紧承诺自己不会有太出格的举动,生
怕对方后悔。
时光匆匆而逝……
等待这一个星期里张欢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就连他母亲叨叨的次数也减少
了不少,还时不时躲在自己的房间里,经常见不着。张欢则带在自己的屋里看着
「鸾莺酱」频繁更新的各种Cos图片,心中火热一日甚过一日。
终于,到了约定的那一天,裹得严严实实的张欢按约定来到XX酒店,通过某
种方式订好包房,洗完澡,等待「鸾莺酱」上门。
张欢看着镜子前的自己,身着浴袍,脸戴面具,心情还不错的他捏了好几个
声线,哼着不知名的歌谣。
「咚咚咚」敲门声如约而至,张欢慢悠悠的晃荡到门前,一把拉开门,色咪
咪的打量着对面。
「嗯……这雪白匀称的大长腿,这挺翘的桃花臀,这紧致丰满的嫩乳,白嫩
的反光的皮肤,还有和妈妈一样的……嗯???」
粉首香肩,肥乳蛮腰,迷人的锁骨,可张欢如被雷劈了一样站在原地,心里
泛起了惊涛骇浪。
对面的「鸾莺酱」的脸和自己母亲长的一模一样!!!
原本还不信的张欢又打量了「鸾莺酱」的身材。
「这高挑成熟性感熟悉身材……」毫无疑问,这铁定是他妈!
与内心巨颤的张欢不同,「鸾莺酱」则打量着眼前的客人。身子还没她高,
看起来瘦瘦小小的,未成年一样,「鸾莺酱」不禁隐约皱眉。
「能让我进去吗?」「鸾莺酱」有点不耐烦道。
回过神来的张欢刚要答应,就想到如果对方是自己娘,那用本音可就坏了大
事了。不管之后怎么样,保守起见张欢还是捏了个正太音说道:「请进。」
张欢心里母亲良妻贤母的形象早就碎了一地,他可以百分之百确认刚刚进来
的Coser就是自己妈妈。
「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这样做多长时间了?」
「爸爸走了她就能这样吗?」
「她心里难道不羞愧吗?」
……
「鸾莺酱」进房后,将手提包包放在床头,接着慢慢悠悠的那处一盒套套,
生疏的取出一个,然后不知所措的看着愣在门口的张欢。
慕鸾作为张欢的母亲,平时在家里家外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她这次被迫
出卖自己的身体,心里自然是羞愧难当。可是做都做了,死到临头她却因为是个
「稚」而不知所措。
她想逢迎门口的客户,但由于对方幼小的身态和自己生活中长久高冷的态度
而有些拉不下脸,进入不了状态。
一想到自己辛苦保持的嫩肉要被外人享用,背对着张欢的慕鸾用手揉搓着自
己的乳头,刺激的兴奋和不中的负罪同时涌上心头。
女仆装下的「深沟」里面隐隐看到汗水反射出的白光,黏糊糊的衣服紧贴Co
s装下赤裸的身体,浑圆硕大的乳房上粉红色的乳头变得坚硬凸起,裙子下真空的
粉嫩小穴里两片嫩肉微微打开大门,阴道中慢慢流出娟娟淫水。
一道道电流流过「鸾莺酱」饥渴难耐的身体。慕鸾忽然意识到自己确实是个
荡妇,是个婊子。在还没看见对方脸的情况下,在对方什么都没做的情况下,自
己的身体就已经在呼唤外界的入侵并淫荡的发情了。
鬼使神差地,「鸾莺酱」翘起雪白硕大的屁股,那大屁股周围蓝白粉白的裙
摆就像花瓣一般拥簇着中心迷人的嫩穴和上面屁眼里塞着的粉色狐尾肛塞。那屁
股那样高高翘起,正好对着张欢的后脑勺显露出来。
这是什么心理?慕鸾也不知道,她自己也是第一次出来做。原本在家里提前
观摩的前戏什么的彤彤混成一块。
「好痒♥……嗯♥……受不了了……赶紧完事吧……」在道德的谴责下慕鸾
忍着心中的欲望,想赶紧完事跑路。
就在这时,张欢却没有回头观赏这等奇景,而是一溜烟的裹着浴袍跑进淋浴
间。
「呲……哗啦啦」
一道凉水让张欢清醒过来。在基本确认「鸾莺酱」就是他母亲慕鸾后,震惊、
迷惑、不解、愤怒接连涌上心头。
张欢攥紧双拳,低声喃喃道:「什么良妻贤母,什么高冷范,通通是假的!」
愤怒和香艳淫靡的回忆相互作用,张欢20CM的弯钩鸡吧铁一般题挺着。
母亲的形象一朝打破,张欢洗完澡后清醒一些,打算先出去穿上衣服,然后
赶紧提「桶」跑路。
一拉开门,张欢眼前顿时一片水雾。忽然,他感觉自己挺着的鸡吧被一片温
暖锁住,一股哈气直愣愣的打到龟头上。
「唔♥……滋溜♥……主♥人……好香的棒棒!」
张欢低头一看,这「鸾莺酱」居然自动跑到自己面前跟前,毫无尊严地跪在
地上,两手撑地,樱桃小嘴嗦着张欢的鸡吧。
与白皙滑嫩皮肤反照的是黑不溜秋坚硬如铁的肉棒。张欢父亲以前还在时,
慕鸾都没有给他含过。可是现在她是鱼肉,客户为刀俎,就由不得慕鸾选择了。
「好长,好粗!」鸡吧进口后慕鸾瞪着一对俏眼盯着鸡吧暗惊,自己亡夫的
阳具才七八厘米的样子,每次都弄得自己不尽兴。眼前的鸡吧却毫不费力的捅到
自己喉咙。慕鸾无法想象接下来肉棒插进自己小穴的感觉。
张欢看着自己妈妈正在努力嗦愣着铁棍。看着「鸾莺酱」粉色狐耳下瞪成斗
鸡眼的下流痴女表情,感受着香舌划过自己的马眼,风卷残云般舔舐自己的污垢
和前列腺液,心里冷冷一笑,改变了主意。
张欢伸出自己的小手,贴在「鸾莺酱」头上,轻轻抚摸着,然后粗暴的一把
抓起慕鸾的脑袋,对着自己狠狠一按。
「唔鲁……唔……唔♥……」
张欢二十厘米的鸡吧扎破慕鸾的喉咙防线,通入鹅颈的食道中。
异物的插入感让慕鸾美目上翻,露出一大片眼白。她不禁想吐,但又不敢吐。
张欢可管不了那么多,他用手操控着慕鸾的耳朵来回冲撞。
慕鸾的喉咙一再被粗暴冲开,关上,粗暴重开,关上。如此往复,慕鸾闻着
插进俏鼻的黑毛散发出的男性味道,在痛苦与欲望中逐渐模糊。
原本撑在地上的白嫩双手软塌塌垂下,一对巨乳随着身体前后晃荡脖子上礼
貌的蝴蝶结早就不翼而飞,马脸全靠着张欢的手维持,头上的白色丝带飞到慕鸾
屁股下,在一次次冲撞中沾染了晶莹的淫水。
「让你当婊子……让你TM平时装TM高冷……」张欢在愤怒中享受着绝色人妻
美母的口交。
终于在极致的刺激下,张欢一下将鸡吧再次插入食道深处,然后挺着腰打开
精关,一股磅礴的精液喷涌而出,一滴不剩地从食道进入慕鸾的胃里。
慕鸾一份斗鸡眼 啊黑颜的表情,失去意识一样只会「啊啊」两声,没了反应。
「嘶溜」张欢将鸡吧从慕鸾的嘴里抽出,然后捏着比自己高10CM的「鸾莺酱」
的脖子,像脱死狗一样拖到卫生间里。
卫生间的镜子上贴着一个准备好的水晶假屌和一对手铐。张欢粗暴的将慕鸾
精美女仆装从正面中线撕成两半,然后将她拖到洗手台上。
张欢把水晶假屌塞到「鸾莺酱」嘴里,这时候慕鸾才从刚刚的口爆中回过神,
发现自己想死狗一样衣不遮体的趴在冰冷的水池子上,两腿被掰成「M」形,真空
小穴毫无保留的对着客户的鸡吧。
「鸾莺酱」在张欢的粗暴对待下有些害怕,想说点什么,可是由于水晶假屌
堵住嘴,只能「呜咽」的叫两声,说不出话。
张欢才不管什么怜香惜玉。他抓起「鸾莺酱」的皓腕,用贴在镜子上的手铐
锁住,然后捏着慕鸾丰腴的大腿,用鸡吧对准洞口,心里道:
「你装Nmlgb!!!」
「啪」
张欢的子孙袋打在慕鸾大腿上,20CM的鸡吧全根没入慕鸾粉嫩的小穴。原本
摆好的「M」形的双腿在这次冲击下死死扣住张欢的腰杆。
「唔♥唔♥唔!!!」
十几年未经人事的小穴被人粗暴的轰入,坚硬滚烫的鸡吧粘着自己的口水一
把撞在慕鸾的柔软的花心上。
张欢也是高中生处男,但在愤怒下爆发出难以相信的力量。
随着丝丝吧唧吧唧的声音,张欢开始按照记忆中的印象在荡妇慕鸾身体上耸
动,慕鸾那雪白硕大的屁股被耸得一弹一弹地,弄得淫水飞溅。
「操死你个反差婊……操死你个荡妇……SB拜金婊……」精虫上脑的张欢愤
怒用本音的叫道,他已经不在乎隐藏什么身份了。
迷迷糊糊的慕鸾在雄性的征服下脑子里嗡嗡的,根本听不清楚。
慕鸾努力聚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原本高冷的人妻不见了,转而是双手锁
住只会翻白眼「哼哼」的性奴雌畜。
背后的……主人,虽然小小一只,可是器大活好,自己居然被操懵了。喊出
那么淫贱的声音。
「镜子里的我还是我吗?」
慕鸾不知道,因为她被性欲和快感冲刷的无法想象,只能无意识的地浪叫。
慕鸾声音越叫越大,可能是被张欢弄得舒爽至极,也可能是心里高潮,反正
她并不想压抑自己的情绪,就是想要尽情宣泄出来。
「请尽情插♥死妲己,主人♥!」
「小♥穴,是用来给主人操♥的~」
慕鸾模仿「王者荣耀」里妲己的台词叫道。
「反正今天是出来卖的……不管了,爽飞了……哦哦♥哦哦♥」她干脆破罐
子破摔了。
张欢听着慕鸾喉咙里发出的下贱淫叫,更是怒从心起。慕鸾背对着张欢,母
狗一样趴在冰凉的洗手台上。她那丰腴的臀部贴在张欢身下,然后那大屁股像磨
盘一样夹着张欢的鸡巴。长久的寂寞被打破后迎来的是无尽的欲望。慕鸾在张欢
的折磨下愈加兴奋,甚至自动想磨豆子一样扭腰研磨。毛茸茸的肛塞狐耳也被撞
击的飘来飘去。
「你叫啊!你TM叫啊!」
「唔……主人……女仆妲……不对……骚狐狸女仆♥要己丢……丢了!操死
我这个骚母狗吧♥……啊啊啊♥!!」张欢只见背对着的慕鸾整个赤裸的娇躯一
下子痉挛,然后丰腴的臀部又猛烈地在他身上似波浪一样耸弄两下,那肉体撞击
的声音啪啪直响。接着哆哆嗦嗦地娇哼几声,全身香肌一阵抽搐颤抖,直叫那屁
股上丰腴的嫩肉一抖一抖地震动,如同刚出炉的水豆腐,轻轻一碰就会随之摇摆
不定。
张欢感到顶在花心的鸡吧上传开强烈的吸力,保守已久的精关被精液和小穴
前后夹击破开。他颤抖着向前一挺,一股滚烫浓浇灌到慕鸾的子宫,之后「鸾莺
酱」柔软的娇躯就趴在台子上身上一动不动了。
「饿♥……嘿♥嘿……」
张欢射得眼冒金星后,看着镜子里的「鸾莺酱」,原本精致的妆容早就在泪
水和汗水的重刷下打花。慕鸾原本顾盼生姿的眉目上翻,樱桃小嘴被假屌撑的溜
圆,两旁的苹果肌无意识的摆出笑容,毫无知觉的嘴里传来「嘿嘿」笑声。
慕鸾的阴户间还夹着张欢的鸡巴,些许淫液从那塞着鸡巴的蜜穴里丝丝流溢
下来,都滴到了下水道里。
「爽吗,母狗?」张欢冷冷道。
慕鸾刚想答应,发觉这个声音不大对,扭头一看,自己的客户已经脱下面具,
那脸和小欢一模一样。
不对,这熟悉的感觉……就是小欢!
慕鸾的大脑一片空白,震惊的无法思考。
我被儿子操了?
儿子把我操了?
啊?
张欢没管那么多,拎着慕鸾脖子上的项圈一带。
「Duang?」
慕鸾是白皙肥臀摔在地上,直接摔成肉饼,疼得她「哎呦」个不停。
张欢用项圈拽着慕鸾拖到床边,将她从地上一把甩到床上。然后打开自己的
包,抓起一把红票子狠狠甩到慕鸾脸上。
「你个拜金婊你不是要钱吗?好,好啊!」张欢怒道,「我这里还有很多。
没事,啊,咱还有一次,来来来伺候我舒服了还能赏你点钱。可怜你平时装着贤
妻良母的样子,吃独食也不让自己儿子享受享受……」
听着张欢正对着自己自爆身份,慕鸾心里最后一丝侥幸也灰飞烟灭,她喊到:
「不是的……不是的,听我说。」
张欢没听到一样一把拔下慕鸾的肛塞,自顾自地将肛塞怼进慕鸾的骚穴里,
在肛门上摸了点二人混合的淫水,然后用手扶着鸡吧对准慕鸾微微张开的屁眼。
「你听我说,」鸾莺酱「这个名字是我为了……啊啊啊!」慕鸾还想解释,
就感到下体一阵撕裂的剧痛。张欢一次将一半鸡吧捅进慕鸾的肠道中。
张欢的龟头一下挤开慕鸾层层叠叠温热的肉壁,能感觉到娇媚入骨的「鸾莺
酱」嫩肉是一缩一涨,层层相扣,将他的鸡巴吞入。
张欢的鸡吧就像攻城用的巨木「砰」得撞烂了她的心理防线。
「好爽♥……后边怎么这么爽……以前从来没试过……」
慕鸾两只肥硕雪白的乳房摆在张欢面前,张欢仔细得盯着那乳房看,乳头如
紫红葡萄般挺立。他一手捏住笋瓜状的肥大丰乳,
张欢下身耸动,股间贴上了她慕鸾软似棉充满弹性的的臀肉,龟头滑过她体
内层层叠叠的肉壁,瞬间种种快感再次袭来,只觉阵阵酥心麻骨。
慕鸾在冲击下的全部感官都被集中在了肛门上,整个人都变得软弱无力。她
忽然觉得世间万物都变得不再重要了,被误会就被误会吧,爽就行。快感充斥着
慕鸾的全部脑神经,她只想着一时的欢愉。
张欢抱住了眼前的慕鸾,双手紧紧抓住了她那对肥硕的大乳房,将身体下面
的鸡巴向前快速的挺动了几下。
「不行……哦♥哦……操死我这个婊子吧♥……」慕鸾疯了一样,「大鸡吧
儿子♥……大鸡吧♥主人……我错了♥……我早该让主人操的♥……骚鸾不应该
装什么冰美人♥,母狗就是大鸡吧儿子主人的鸡吧♥套子……哦♥哦哦……求求
你……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啊啊♥啊啊♥……」
看着高高在上的母亲这般下贱的模样,张欢被刺激一不小心大鸡吧全根没入
慕鸾的屁眼里,一插到底。
瞬间,张欢只感觉慕鸾温炙湿润的肠道内在剧烈蠕动,龟头被肉环吸吮,舒
服得令人欲仙欲醉,还未抽动肉根,便兴奋得无法自已地一泄如注,一股浓精酣
畅淋漓地激射入那饥渴万分的直肠内。
慕鸾被张欢拱得遍体香汗淋淋,口中喘息不止,两片肥硕肉臀晃荡出阵阵波
浪,狐狸尾巴在张欢的肚子上摩挲着发痒。慕鸾的衣服早就不知所踪,张欢朝思
暮想的身体赤裸的展现在面前。慕鸾的纤细柳腰自动不停扭动迎合,胸口两团被
压扁的软绵乳球剧烈起伏。
就在插入的同时,张欢感觉到慕鸾浑身抖擞,发出一连串腻人的呻咛,她夹
着狐狸尾巴的骚穴花芯处紧紧咬着猛烈收缩,一股股淫水似洪泉般由内而外爆发,
淫水一阵接一阵从灌满肉棒的腔肉里满溢挤缝而出,发出「滋……滋……」的浪
水喷射声,将张欢的肚子喷洒得一塌糊涂,而她大腿内侧更是水汪汪湿漉一片。
两次剧烈的性交后,两人具是精疲力尽。躺在床上。
慕鸾看着自己下体黄白混合的淫水污渍,忽然回过神来。
「小欢,」慕鸾酝酿了一下,不再保持平时在张欢面前冷冰冰的态度,柔声
说到,「妈妈为你上辅导班才……妈妈知道错了,这是妈妈第一次出来……卖。
今天的事你就当没发生好不好,咱们还和以前一样。」
张欢也恢复理智,他愣了一下。
「啥玩意?辅导班?哦。」
「好吧,自己一部分错怪了慕鸾,」张欢想到,随后开口道:「但你不应该……

听张欢说完,慕鸾也是久久无声。
「小欢……我们和以前一样吧,我绝对不会这么做了……而且,最为代价,
我也可以和你……」慕鸾说到最后声音小得和蚊鸣。
「啥?」张欢问道。
这一下可不得了,慕鸾猛地双手捂住脸,大叫道:「妈妈可以作为赔偿,当
小欢的鸡吧套子,认小欢为主,无论什么时候小欢想享用都可以!」这是心知事
不可挽,破罐子破摔了。
张欢听完后,笑道:「原来妈妈想这样啊……」然后「弹射起腰」,将慕鸾
抱到自己大腿上,摆了个观音坐莲的姿势。
「那我可要先考验考验妈妈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