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约之夜(欧若拉)】(完)


,004 字
「你,你们咋还跟在后面……」
「嘿嘿嘿,送新郎就要送到入洞房啦,指挥官,该不会害羞了吧~~」
被一群东煌的舰娘给簇拥着的指挥官也是哭笑不得,只能听她们的安排,众
人一起慢慢朝着婚房推进。
这是指挥官难得体验到的一回东煌婚礼。从最开始的请柬,再到所谓的「彩
礼」「婚宴」,甚至还搞了专门的迎亲队伍,在精明的逸仙与镇海操办之下,整
个港区都为了指挥官的又一次喜结连理而热烈庆祝——即便,这次的新娘并不是
东煌的本地人。
「不知道欧若拉小姐换上我们东煌的新衣服会是什么样的呢,嘿嘿,好期待
啊~~」
「怎么,抚顺你想跟着指挥官进去看啊?」
「啊没有没有,我是说嘛……指挥官可以,咳咳,嗯……帮我们看一下啥的,
对吧?」抚顺疯狂用眼神暗示着指挥官,「顺便,指挥官记得把窗户打开哦……」
「你又要干什么……上次往我房间里扔炮仗还不够是吧……」指挥官没好气
地白了抚顺一眼,「要是你敢把我欧若拉给吓着了,等着……我惩罚人的手段可
不轻松的……」
「咿呀,指挥官好可怕……」抚顺赶紧缩到了鞍山背后。
婚房很快就到了,领头的宁海转过身来,郑重其事地将房间门的钥匙交给了
指挥官。
「指挥官……虽然欧若拉姐并不是土生土长的东煌人,但是她也算嫁到了我
们这里,平时大家的关系已经相当好了……要好好地,温柔地对待她哦。」
「是……我一定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欧若拉……额,我是说……」指挥官说
到一半才意识到哪里不对劲,赶紧改口,「绝对不会让欧若拉受到任何伤害!」
「嚯嚯嚯……指挥官发誓了呢~~」旁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应瑞立马凑了上
来,拽着他的衣袖悄悄问道,「什么时候……也和应瑞发个誓呢?呵呵呵~~」
「应瑞……别搞……」肇和赶紧将应瑞拉了过来,顺带着也推了一把指挥官,
「指挥官……先,先祝福你和欧若拉姐了……婚房是她自己布置的,我们也不知
道里面什么样子……总,总之,今晚别太晚了!」
「额,好的好的……」
东煌的小伙伴们挨个上前送出了自己的祝福,除了百年好合,白头到老之外,
最多的还是让指挥官别「用力过猛」的那种,搞得他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都不
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好啦,指挥官,快进去吧,别让欧若拉姐等太久~~」
最后一个送出祝福的人离开,指挥官的身边终于清净了下来。
「欧若拉啊……」
驻足于门口的指挥官心情也愈发激动,虽然钥匙就拿在手中,但怎么也对不
准锁孔,连着试了好几次,这才终于插了进去,随后转动了两圈,将婚房的门打
开了。
「夫君,久等了。」
门刚开了条缝,指挥官便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声音。
「嗯,那个……晚上好啊,欧若拉……我,我先进来……诶?」
刚迈出第一步,指挥官便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居然是一瓣鲜红的玫
瑰。
「呵呵呵,这是欧若拉特意为今天的婚礼准备的装饰……指挥官还喜欢吗?」
「哇……好多的花瓣……」
以往指挥官只在电影里面看到过这样的画面——洒满花瓣的地面上,跨越千
难万险的男女主终于相遇,紧紧拥抱在一起,那份环境与情感渲染的氛围也着实
打动了他很多次——只是没想到,今天自己居然成为了这样的男主角。
在东煌风格的装饰之下,她别出心裁地为这个房间里添加了一些独属于皇家
的浪漫。不管是地上如同璀璨星河的玫瑰花瓣,还是点缀着满天星的窗边,一切
的融入都是那么恰到好处,毫无违和。
但,和静静坐在床边,盖着盖头的她相比,其他的一切事物似乎都已经逊色
太多。
「指挥官……过来的时候请稍微小心一点哦……虽然花瓣们很乐意为欧若拉
和指挥官送去祝福,但还是不要踩伤他们~~」
「哦,好的好的……」
指挥官极度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屋子里,一边四处打量着这古色古香,但也风
韵十足的婚房,一边尽量让自己的脚步避开那些漂亮的花瓣——但好像自己并不
需要太过于小心,从门口道床前,她已经提前「清理」出了一条小路,就仿佛其
他的地方是玫瑰盛开的花丛一般,夹道欢迎着指挥官的到来。
「我过来了,欧若拉……」
「嗯,夫君坐吧。」她温柔地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指挥官也咽了口口水,慢慢坐在了她的身旁。这也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看到,
彻底换上东煌嫁衣的她——通体鲜红的配色,搭配鎏金的装饰与点缀,以及恰到
好处,不失分寸的遮挡和露出,这绝对是一份堪比世界上最精致的手工艺品还要
难得和宝贵的婚纱,当然不用想都知道,这也肯定是她自己亲手缝制的作品。
「夫君……是在欣赏欧若拉的婚纱吗?」
「嗯,嗯……很漂亮呢……不仅满满的东煌风,而且腰间还绣了好几多玫瑰……
欧若拉还是这么心灵手巧……」
「呵呵呵……夫君的观察力很强呢,为了能让今天这个最重要的日子更加具
有纪念意义,欧若拉也投入了足够的心血,让夫君能和欧若拉一起度过这一个美
好的夜晚……」她轻轻摸到了指挥官的手,将其举了起来,「来吧夫君……是时
候揭开欧若拉的盖头了。」
「好的……」
双手轻轻托住了她的盖头边缘,指挥官屏住呼吸,随后一点点将其揭开。
「呵呵……夫君的表情……有些紧张呢。」
「……」
虽然以前也已经见过很多次面了,但以这样的身份揭开和她之间的最后一层
屏障,对指挥官而言还是头一回。脸上没有画什么浓妆,只是简单地涂了口红,
抹了些淡淡的粉——她的皮肤本来就很好很棒,过度的粉饰反而浪费了。
「嗯?夫君……怎么不说话了?」
「啊,没有没有……我只是被欧若拉给美到了……」看的有些出神的指挥官
赶紧收回目光,微笑着偏过了头,「说实话……还有些没准备好呢……」
「呵呵,不要紧……欧若拉已经为这一天准备了太久,指挥官只要……好好
地像往常一样,和我一起相处便是……嗯……」
或许是担心指挥官不敢主动,她轻轻用手将他的脸转了过来,随后闭上眼睛,
轻轻将双唇贴了上去。
「唔呣……啾……」
两人的第一吻来得既突然,又迟钝。不知是不是因为这新婚的氛围让彼此之
间显得有些拘束,总之指挥官并没有像平时那样抱着她亲,动作甚至都有些僵直,
一直到她主动把舌头伸进嘴里,开始慢慢勾起曾经的回忆后,他才一点点放松下
来。
「夫君……可以再多一点……欧若拉已经……准备好了的……嗯……」
很少在这样两人时光里主动表现的她这一次却反了过来,不仅索取起了指挥
官的爱抚与亲吻,甚至刻意将身子往他的身上贴,柔软的胸部不断地碰着指挥官
的手肘,同样也一点点消磨着他的矜持。
「欧若拉……唔嗯……」
被她熟练地挑逗的指挥官,体内的欲望之火也一并在慢慢燃烧,不知隔了多
久,在她几乎快将大半个身子都贴在自己身上之后,他猛地一个翻身,动作干脆
而利落地将她压在了床上。
「夫君……」
攻守之势发生了转换,但她却并没有任何的害羞,反而是轻轻伸手,摸起了
他的脸颊——已经和指挥官走到现在这一步了,身体上的结合是对自己,也是对
指挥官感情的寄托和升华。此刻,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希望指挥官的进入。
「欧若拉……真漂亮……」指挥官鼻子轻轻嗅着她身上的何处位置,脸上的
贪婪与满足溢于言表,「真的可以吗……这样美丽的身子交给我?」
「夫君……已经到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地步了,还想打退堂鼓吗?」她主
动摸起了指挥官的头发,指引着他找到自己婚纱上的扣子,「不过,欧若拉也有
件事,希望夫君能够满足呢。」
「你说。」
「待会儿……和夫君做爱的时候,可以叫欧若拉在东煌的名字吗……」她的
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但却是那种可爱而幸福的红润,「这样一来……欧若拉在
各个方面,都已经是东煌的人了呢,呵呵……」
「当然好啦,我亲爱的重庆……」指挥官低下头,在她的朱唇上轻轻一点,
「好好享受今晚的快乐吧……」
「嗯……」
身下就是自己心爱的新娘,穿着自己最喜欢的嫁衣,躺在柔软舒适的婚床上,
没有谁能够在这样「蓄势待发」的环境里继续保持克制——更何况,是满脑子涩
涩的指挥官呢?
「啊呜……唔嗯……嗯……」
几乎是在她闭上眼睛的同时,指挥官贪婪的双唇就贴上了那雪白的脖颈,开
始了最经典也最常见的亲吻舔舐环节,舌头不断地划过那白皙的皮肤,不断来回
摩挲,双手也同样没有闲着,在她的胸前来回游走,揉捏,一边隔着布料刺激她
的胸部,一边则慢慢寻找着能将这一件嫁衣脱下家,和她尽情享受做爱的方法。
「啊……嗯……嗯……啊……嗯……」
身体本就已经很敏感的她很快也配合着呻吟了起来,身体一点点在床上扭动
着,极力迎合指挥官的动作。随着舔舐的重心开始慢慢发生偏移,指挥官也终于
发觉到了将衣服解开的扣子——居然只是浅浅地隐藏在外表披肩下面。
「重庆……我脱了?」
红着脸的她没有说话,只是闭着嘴点了点头,得到默许的指挥官也很快开始
了自己的「解衣」工作,随着红色的扣子一颗接一颗被打开,修身的上半身红衣
一点点变得宽松起来,里面包裹的白色皮肤如同古诗词中的「春光乍泄」一般,
在指挥官的眼中越汇越多。
「嗯……里面也这么漂亮呢……」
缓缓将上身的红衣解开后,指挥官看着她那细嫩的肩膀,还有可爱光滑的肚
子,忍不住就把头给埋了进去一顿乱拱,同时还不忘记伸手继续揉胸,只不过这
回手掌依旧没能直接摸到那两团梦寐以求的软肉——在她的红衣里面,赫然还穿
着一件小巧可爱,风韵更是无与伦比的红肚兜。
「好痒……指挥官……嗯嗯哼……啊……」
被弄得有些酥痒的她开始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喉咙里的那种阵阵低吟也渐
渐更清楚了一些,很显然自己已经开始进入状态了,接下来需要的,就是指挥官
更加热切,更加充满欲望的「进攻」。
但指挥官并不着急这么快就进入正戏。「良好的开始就是成功的一半」,这
句话对于床上的运动同样重要,他当然知道她对这一次性爱的重视程度,要是草
草插入,射精,过程太简单反而没办法留下什么深刻的回忆,慢条斯理地享受这
样美丽的身体,这才是升华两人感情的「不二捷径」。
「好香好软……重庆的身上还是这么浓郁的花香啊……」
「夫……夫君……喜欢……所以……重庆……才……才会这么……用花瓣泡
澡……」
「嚯嚯……还真是懂我呢~~」
鼻尖划过了她柔软的小腹,指挥官很快便来到了自己的下一处目标,双手轻
轻攀在了腰间的红裙上,试图缓缓将这条美丽的衣服从她的身上褪去。
「淦……这裙子怎么搞的……」
然而指挥官很快便陷入了尴尬。因为整套婚纱都是她自己亲手做的,不管是
上衣还是裙子,各种部位的设计上都不同于以往的衣服,这也导致了指挥官按照
常理来脱的话,根本找不到这条裙子的「扣子」,双手不停地在她腰间摸来摸去,
但就是发现不了那「开关」一样的部位,急得他直冒汗。
「夫君……是不会解重庆的裙子吗?」躺着享受性爱的她似乎也察觉到了腰
间的异样,轻轻撑起身子问道。
「额……确,确实有点不会……重庆的衣服是自己做的,好多地方和平时我
见过的裙子不一样……」
「呵呵……这个确实呢……因为扣子设置在了重庆的屁股后面……夫君想要
解开的话,必须要将重庆轻轻从腰间的位置抱起来才能摸到呢~~」
「好家伙,这设计思路……重庆是想让我把脸贴到她的那里啊……」
心里啧啧称赞了一番,指挥官也决定顺着她的意图来做,双手轻轻地环在了
腰间,随后头埋进了红色的长裙中,抵在两腿中间的私处位置,将她一点点抬了
起来。
「啊……嗯……」
鼻尖触碰到了她那处敏感的部位,身体果不其然有了反应,指挥官索性不急
着把她的裙子脱下来,而是隔着这么一层丝绸的红裙,轻轻在那里拱了起来。
「唔嗯……重庆的这里也好香……好好闻的样子……啊呜……唔嗯……」
「好……好痒的……夫君……被,被这么弄的话……重庆……嗯……」她挣
扎着想用手去推开指挥官的脸颊,但自己娇小柔弱的身躯又怎么可能是指挥官的
对手,青葱般的玉指只是轻微地划过了他的头顶,反而还弄得指挥官身上痒酥酥
的,摩擦私处的动作更快更频繁了。
「嘿嘿……重庆的反应也很可爱呢,明明这么做很舒服~~」
「才……才没有……夫君……就知道欺负……重庆……」
一直到她被自己这么摩擦私处的动作给整得浑身发热,粗气连连,呻吟声更
是时断时续之后,指挥官这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双手扣住裙子后面隐藏着的那
处结,轻轻一拉,整条裙子也瞬间从她的腰上脱落了下来。
「好啦好啦,那就按照重庆更喜欢的方式来咯~~」
短暂地调戏了一下她之后,指挥官紧接着便将这条质地舒适,品质也绝对上
乘的红裙轻轻抱住,随后顺着她的双腿一点点褪了下来,藏匿其中的红色内裤,
还有从大腿根处就一无所挡的雪白肌肤,也慢慢地呈现在了眼前。
不过指挥官似乎并不满足于眼下的这一点景色。他非常有耐心地将裙子直接
褪到了脚踝的地方,随后轻轻抓住脚踝将其取了出来,把整条裙子仔仔细细地叠
好,放在一旁之后,这才重新回到了……她的脚旁。
「夫君……」
「和我相处了这么久,重庆应该也知道,我最喜欢哪里的吧?」
「嗯……这双布鞋和白袜,也是重庆这几天加紧缝制出来的……都挑选了夫
君最喜欢的颜色和款式~~」
「呼呼呼……还真是呢,今晚我也不客气了咯?」
朝着她眨了眨眼后,指挥官便将其双腿轻轻并拢放在一起,将脚背朝着自己
这边,头也慢慢贴了下去。
她为誓约准备的这双布鞋仿造了平时穿的高跟鞋款式,但材质上却又是更加
保护脚掌,同时也更贴合脚型的丝绸,就像舞蹈生穿的舞鞋一般,要不是通体与
身上的衣服呈现同样的红色,与白色的棉袜形成了鲜明反差,远远看去甚至难以
辨别出其是否有穿鞋。
但这并不妨碍指挥官的品鉴。还是和以往一样,由鼻尖打起了头阵,在其秀
美的玉足上用最细致和认真的方式,一点点扫过脚踝,脚背,以及其他被布鞋所
包裹的地方,紧接着单手托住鞋底,将其整个的布鞋轻轻握住后,顺着足弓的方
向「摘」下来,再次对鞋子里的气味进行一番品味与「吸收」,最后再把鞋子稳
稳当当地放在床边——一切动作进行得有条不紊,似慢实快,她的棉袜玉足刚从
鞋中拿出,带着几分若隐若现的热气,更是让指挥官垂涎欲滴。
「忍不住了……吸溜……吸溜……唔……唔嗯……」
「嗯……啊……」
脚趾上传来了被吮吸的感觉,知道指挥官在舔自己的脚,向来都比较羞涩内
敛的她也是红透了脸——在东煌的古文化中,脚可是仅次于心脏的神圣部位,别
说普通人了,就连日常朝夕相处的家人都很少能够直接看到小女子的秀美裸足。
但如今的指挥官,却如若无物似的抱着自己的脚,像品味什么珍馐一般地在其上
面来回不断地摩擦,抚摸和舔舐,即便是来自皇家的她也会有些害羞。
「夫,夫君……脚真的……真的有这么好吗……」
「当然了……重庆的脚……平时可没有机会……像这样享受的……啊呜……」
指挥官一边叼着她的袜子,顺带挨个嗦起了藏在里面的脚趾,一边含混不清地解
释道,「特别是……穿上了棉袜和布鞋之后的这种……简直……人间极品……」
「……唔……夫君……这么喜欢……」看到指挥官陶醉的样子,她也有些迟
疑,自己今晚似乎没有在这个方向上准备太多内容,可能没办法让指挥官彻底满
意,「那……重庆以后也会努力学习的……嗯……」
「没关系没关系……重庆可是好孩子呢,不能学这么坏的东西啦~~」
「唔,可是……重庆也想尽一点身为妻子的责任……」
听到了她这句话,舔脚的指挥官稍微停顿了一下手里的动作,随后将腿慢慢
放了下来,四肢并用地爬到了她面前,在她有些羞涩的注视之下,突然俯下身去
吻住了嘴唇。
「唔,唔唔唔……唔呣……」
猝不及防的热吻让她稍微有些挣扎,但很快身体也慢慢适应了这样激情的感
觉,从脚部的酥痒转变到了和最初那般,与指挥官深深相拥的温暖。
「重庆已经比大多数的人做的都好了……我哪里还敢再提什么要求呢?」
热吻之后,指挥官双眼真诚而温柔地看着她。
「……可是……夫君很喜欢脚……但是重庆却……没有办法把足交什么的……
做到让人满意……」
「傻瓜……这个世界上可没有能够面面俱到的完人啊……重庆就像现在这个
样子就好啦,我很喜欢的~~」
「诶……」
没想到指挥官居然会这么说,她的眼眶一瞬间有些红了,但接下来,指挥官
又很快地就把这份刚调动起来的注意力给转移到了另一处更加「显眼」的位置——
「就比如说……重庆的这里,居然已经这么湿了呢,呵呵呵~~」
趁她躺在床上,被自己的双唇和舔脚的动作给夺走注意力时,指挥官的一只
手已经悄悄贴上了那片红色的私处,隔着内裤开始轻轻地摩挲了起来,已经完全
被眼下的氛围所烘托起来的她立马就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淫叫,身体也猛地僵了一
下。
「讨……讨厌,夫君……明明……人家……很早就已经……做好准备了的……
一,一直不进来……」
「嚯嚯,其实我也想快点让重庆更舒服啦,不过嘛……毕竟今晚也是这么值
得纪念的时刻,当然还是希望我们做爱的时间能够再长一些咯~~重庆可以理解
的吧?」
「……唔……」她红着脸别过了头,并没有直接否认指挥官的说法。
「看来重庆也答应啦,没关系……刚才舔身上的时候,看起来也已经很享受
的样子了,那么接下来……」
指挥官微微一笑,随后便跪着挤进了她的两腿中间,将自己新郎的裤子慢慢
脱了下来,已经硬的不行的肉棒在挣脱了内裤的束缚之后,也「腾」地弹了出来,
静静地伫立在空气之中。
「肉,肉棒呢……真有精神……」
看到了指挥官大腿之间的那根巨物,她也泛起了些许的微笑——上次看到这
个,已经是好几周值钱了。
「是的呢……为了给今天的重庆留下一个难忘的回忆,我特意忍了好几天哦~~
」指挥官再次附身,亲了亲她的额头,「绝对会让重庆满意的~~」
「嗯嗯……夫君辛苦了……快插进来吧……」
她伸手将指挥官抱住,两人慢慢贴合在了一起,肉棒也随后一点点蹭到了阴
唇上,龟头轻碰着那处禁欲之地。
「那……我就进来了……重庆……」
「嗯……」
指挥官轻轻搂住了她的后腰,随即将自己的腰部慢慢向前推送,肉棒顺势将
阴唇撑开,由龟头率先突破了小穴的阻碍,茎杆跟在后面,一点点地没入到了其
中。
「嗯……啊……」
感受到肉棒进入的她抓紧了指挥官的后背,这种下体被庞大的异物塞满的感
觉还是头一次——之前她只是用嘴,或者用脚给指挥官做过爱,两人约定好,正
儿八经的插入要留到誓约当晚。
而如今,她经验上的缺失就造成了自己对肉棒尺寸的错估与不适应,好在另
一头的指挥官性爱经验堪称大师级别,和数不清的舰娘做过的他当然知道该如何
去调节插入的幅度,以及安慰身下她的情绪,自龟头开始探入到小穴之中,他的
手就没有离开过她的脊背。
「还习惯吗?」
「嗯……很大……夫君的肉棒……没想到能……插进来……」满头大汗的她
想要指挥官的一个吻,很快便得到了满足。
「那就好……刚进去的时候可能不太适应,稍微停一会儿就舒服了……」
肉棒缓缓停在了大约三分之二的地方,这是指挥官预计她能够接受的极限,
在看到脸上的不适应慢慢消退,两人互相确认过眼神后,指挥官的腰部才再次动
了起来。
「嗯……嗯……嗯……嗯……嗯……嗯……」
柔软的婚床开始伴着指挥官的抽插发起了阵阵轻微的吱呀声,于此处融为一
体的两人也开始正式为了这一次的性爱,分别付出了各自的努力。
「很舒服……重庆的小穴……又紧又热……」
「嗯……夫……夫君的……也……也是……肉棒……进出的感觉……摩……
摩擦着……四周……身体……变……变得好热……」
「是因为我们两的结合完美无瑕啊……所以才会有这么……舒服的体验……」
「嗯……能……能在今天……和……夫……夫君……像这样……融为一体……
重……重庆……很幸福……」
逐步升温的床戏,伴随着间或的低语以及热烈的肢体,在这个被她精心装饰
过的婚房之中盛大「上演」,红与白的双色调背景下,两具胴体的贴合更显风韵,
指挥官时而咬耳,时而吻颈的动作也让床上的她浪叫连连,很快便适应了肉棒在
身体里来回驰骋的感觉——强烈,炽热,更带着指挥官那份独特的温暖和包容,
让人安心。
「重庆……嗯……好舒服……快乐……我……好喜欢……」
「夫君……抱……抱紧我……夫君……重庆……想要……夫君的……精液……」
做爱做到有些上头的她,口中无意间爆出了些不得了的发言,「想要……让精液……
满……满满……射在……重庆的……里……里面……」
「嗯……嗯……嗯……重庆……居然会说这样的话……真意外呢……」
「只……只有在……夫君……这里……才……才会这样……重庆……希……
希望……能……得……得到……夫君的……认可……还……还有更多的……宝贵
的……东……东西……」
她的这一系列完全悖于平时模样的发言弄得指挥官都有些不敢相信,但不管
是身体还是言语上的反应,又无一不证明了此刻这番言论的迫切,两相对比之下,
指挥官最终也得出了她已经彻底沉迷在性爱的结论,便悄悄地加快了肉棒抽插的
速度,让两人更快也更迅猛地「对接」在了一起。
「那就满足重庆的要求……我也很舒服……想射了……」
「夫君……喜……喜欢……重庆的……身体……就……就用肉棒……在里面……
满……满地……射……射吧……」跟随着指挥官抽插的她面带幸福的面容,如同
路旁等候丈夫回家的妻子一样充满了渴望,「在……在重庆的……最深处……刻……
刻下……印记……」
「嗯……重庆……抓紧我的手……要来了……」
精关的爆炸感同样也在刺激着指挥官,肉棒被紧致的肉褶包围,摩擦的快感
随着抽插的加快而愈发强烈,并最终以阵阵难以抵御的酥麻感冲击着全身的神经,
在连续的十多下快速抽动后,难以忍受这份快感的指挥官猛地将腰部向前一顶,
几乎是在她的最深处将这份交合带来的「快乐」释放。
「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
炽热的精液涌出肉棒的那一刻,她的全身上下都颤抖了起来,前所未有的炽
热感从小穴开始,疯狂向全身扩散开来,从来没接收过这般猛烈而滚烫的东西的
小穴也在肉棒的物理作用下顶了起来,并跟随着其顶部的凸起而缓缓抖动。
「射了……」
像这样把舰娘摁在床上,在她们的小穴中射精对指挥官而言其实已经不算什
么新鲜事了,但这回为了能让她有更加难忘的体验,自己可是禁欲了足足三天,
拒绝了不下十个人的交合请求,如此长久的忍耐带来的爆发自然也是难以想象的
大,肉棒一直顶着深处不断颤抖,不断喷射,连续不断的白浊从马眼里涌出,将
她已经被肉棒填满的小穴充得更加殷实,同时也更加满足。
「嗯嗯啊嗯啊……好……热……里面……好……好多的……夫君……热热的……
精液……进……进来了……」
已经被快感冲到近乎昏厥,她只能凭着身体的本能反应夹住双腿,让指挥官
能够更好地射在里面,双手也只是无力地在其后背上来回抚摸,像是在确认什么,
确认眼前的人是不是指挥官,身体里那根不停抖动射精的肉棒,是不是来自自己
最爱的人一般。
「重庆……很棒哦……一起做爱很快乐……」
指挥官也保持着插入的动作,一直到半分钟过去,肉棒不再有新的吐精之后,
这才慢慢伏下身子,用身体的余劲去品尝起了一直被忽略的,她那对尺寸不算太
大但也足够迷人的双乳。
「夫君……的肉棒……很……很厉害……呢……射了好多……感觉……小穴
里面……已经装满了……」
「之前不是说了嘛,我可是忍了好几天呢……为了能让我亲爱的重庆有个舒
适而难忘的夜晚……」
「唔……那夫君这样做的话……其他姐妹不会嫉妒吗……占用了夫君时间什
么的……」
「小笨蛋……这可是我们大喜的日子,就算再怎么嫉妒也得分个轻重缓急不
是?呵呵呵~~」
指挥官之前一直没有说过,自己其实很喜欢她在自己面前思考和为难的样子——
脸上那份独特的犹豫,纠结和挣扎的神色,是自己劳累之余最佳的调剂。
但她似乎还不知道指挥官的这点小小心思,而是更关注于刚刚结束的性爱,
几乎全裸的身子稍微挪动了两下,方便指挥官拔出肉棒的同时,也不会让里面的
精液流出来。
「这样的时光……重庆以前也有希冀过,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来了……」
「重庆……嫁到东煌,后悔吗?」指挥官突然笑着问了个很无厘头的问题。
后悔?
从自己决定在这里度过余生开始,「后悔」二字就从来没在她的脑海中出现
过。不管是那丰富无比的美食,和善可亲的小伙伴,还是那新奇有趣的风俗节日,
种类繁多的活动,一切都让她没有任何理由产生这样的情绪。
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东煌这个大家庭无与伦比的包容,接纳与共存,还
有……不可能放弃的指挥官。
「夫君……觉得重庆会后悔吗?」
「唔……我猜的话……可能重庆也会偶尔想念一下皇家那边的风土人情,也
会有想回去看看故乡的时候吧……不过后悔啥的……」
指挥官忽然停了下来,他翻身将她抱在了怀里。
「虽然这么说也有点自私了,但……我一定会尽自己全力,让重庆……也是
欧若拉,不会后悔来到我的身边哦。」
「夫君……」
她的眼眶再一次红了起来,只是这回,两道清澈的泪水并没有被忍住,而是
慢慢滑过脸庞,浸润在了他们相拥的婚床之上。
「不哭不哭……欧若拉……不哭……」
指挥官轻轻拍着她光滑的肩膀,为她,也为自己今天夜晚的狂欢和兴奋做着
最终的收尾工作。
正如他在走进这间婚房之前和其他东煌的同胞们许下的承诺一般,来到了自
己的身边,他就永远不会让她受到伤害,永远会将自己最温柔,最舒适的那一面
交付于她。
「夫君……重庆……今晚还有最后的一个……小小的请求……可以说吗……」
「嗯,你说吧。」
「身为夫君的妻子……却未能有机会为夫君净身……这是重庆的失职……如
蒙不弃,重庆……希望能在洗澡的时候……和……夫君一起入浴……」
面对她这样相当可爱,却又格外直球的请求,指挥官当然也是轻轻一笑,随
后再次用再熟悉不过的双唇回应了过去。
「当然可以……不过,要是洗澡的时候,我还想继续做……重庆应该也不会
拒绝的吧?」
她微微抿了抿嘴唇,头轻轻靠在指挥官臂弯中,像是在犹豫着什么一样。
但很快,这一切的沉默便有了答案:
「嗯。重庆会努力的。」
夜风轻轻拂过婚房的窗外,带来了阵阵属于夏夜特有的清凉。
同样,也带走了这里,那份浓郁而深情的誓约之热,将其吹向了整个港区。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碧蓝航线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