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色情女指被挑起欲火的让巴尔连续中出直到昏厥这件事】(完)


「一共600钻石喵~感谢指挥官惠顾喵~下次一定要再来喵~~」
见商店中没有其她舰船在场,明石神秘兮兮的将一个颇为精致的黑色小盒子
递给面前的白发少女,顺带快速接过少女手中那一小袋钻石。手中袋子沉甸甸的
重量让这个绿毛猫暖黄色双眸几乎放出光来,让人很想敲她脑瓜子的贱贱的笑声
萦绕在房间中。
「这次又是那位可爱的小姑娘又要被指挥官给狠狠祸害喵~」
明石面不改色的将空余的位置用其它商品补好,少女心疼的摸摸口袋中瘪下
去的钱包,恶声道:「奸商,不该问的别问,小心哪天老娘把你店活活拆了。」
「噫!指挥官要吃了明石喵~」她顺着少女的话装出一副担惊受怕的可怜模
样,噙满泪水柔柔弱弱的看着面前的人,「明石还不想死喵~明石还想赚数不完
的红尖尖喵~」
俏脸上生动的表情装的有模有样,明石似乎真因为指挥官对自己「恶语相向」
而感到悲伤。白发少女无奈的拍拍面前这条坏猫的脑袋,扯住她微微翘起的嘴角
来回揉搓:「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有按照我的想法好好做么?」
「有哦有哦!经过我手的商品保证质量优秀,童叟无欺喵~肯定符合指挥官
您的要求喵!」从袖子中伸出的各类工具随着娇小的身体的动作来回碰撞,发出
「叮当叮当」的声音。明石自豪的挺起那堪称贫瘠的胸部,得意的说道:「相信
让巴尔小姐一定会被指挥官的真情打动的喵~」
「好好好,托你的福。要是她不喜欢这个东西,我可就要把你绑起来挂在舰
桥上晒足180天。」
比自己交出去的钻石轻巧许多的小盒子此时此刻如有万分重量,少女小心翼
翼的将它踹在怀中,生怕出现任何的意外。随后作为完成任务的额外奖励,少女
对着明石主动伸长的脖颈伸出手,指尖细细磨蹭着明石的下巴。
「咕噜咕噜咕噜~~嘿嘿嘿,指挥官还是这么舒服喵❤~~」
细腻光洁的指腹一下下撸动着面前猫咪的神经,娴熟的撸猫技巧立刻让这只
脑子里全是钻石的奸商缴械投降。软趴趴的身子靠住那只白皙的小手,舒服的触
感使其眯起眼睛幸福的发出独属于猫咪的叫声。
「真是可爱……以后也要记得帮我好好做东西哦~」
一脸幸福的猫咪下意识回答道:「会的喵~指挥官记得多多惠顾喵~嘻嘻~~」
待这只懒猫活生生被自己撸的瘫软在沙发上哼哧哼哧打起呼噜,白发少女这
才满足的收回右手,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令自己又爱又恨的商店。
感受着揣在怀中的,代表着无与伦比的爱意的黑色小盒子,少女原本平稳优
雅的步伐此时变得带着些许欢脱。一抹纯白色的靓影迅速从港区各处穿梭而过,
只留下高跟凉鞋纤细的鞋跟敲击地面发出急促且清脆的「哒哒」声。
「那不是指挥官么?怎么今天跑的这么快啊?不是还没到工作的时间么?」
拿着一袋子小笼包的平海看着指挥官急匆匆的模样,三下五除二解决完嘴里
的包子,朝一旁的逸仙问道。而什么都不知道的逸仙只好无奈的笑笑,拍了拍平
海可爱的小脑袋,答道:「我也不知道哦~」
「不过看她这副模样……估计今天会有事情发生呢~」
*** *** ***
带着一幅坏笑来到指挥室,今天的秘书舰让巴尔还没到岗,现在就只有少女
一个人独享这硕大的指挥室。柔和的阳光洒在松软的椅子上,趁着还有时间,白
发少女赶紧打开怀中好生保护的小盒子,细细查看里面的东西。
虽然明石那家伙总是一幅贱贱的样子,无时无刻不在打指挥官所剩不多的钻
石的主意,但对于自己交给她的任务还是会好好的完成,不会让人失望。更何况
这是对指挥官而言极为重要的东西。
看着被盒子中纯黑色绒布托住的,在灯光的照射下流光溢彩的镶嵌着数颗宝
石的精致胸章,安静无声却强而有力的暖意自少女心底一股一股涌现,精致可爱
的俏脸上写满了幸福。
「不知不觉就两年了呢,让巴尔~」
抚摸着胸章温润如玉的表面,平稳的心跳逐渐开始加速。花名册上某一行的
字似乎放大了数倍,吸引着自己的目光。白发少女将胸章放在胸前好生爱抚,指
腹细腻的肌肤不断与宝石凸起但平滑的表面轻吻。
与强势直率的让巴尔誓约的情景逐渐变得清晰,在日常生活中波澜不惊的她
心中的感情却与那一头秀丽的红发一样炽热。知晓自己妻子性格的少女不经意间
轻笑出声,期待着之后的整蛊行动究竟能在两人之间发挥多大的作用。
「快点来吧……让巴尔……让我看看你害羞起来会是何种可爱的模样~」
「咔哒。」
似是掐准了时间,亦或是让巴尔与白发少女心有灵犀,亦或是海盗小姐在回
应自己妻子的期待,房门开启的声音在少女收拾好胸章之后的那一刻准时响起。
看向一旁的时钟,所指向的时间恰好来到了早晨8点整,不多一分,不少一秒。
「指挥官,我来了。」
毫无感情平淡嗓音传入指挥官小姐的耳中,黑红相间的高挑御姐踏着沉稳的
步伐来到少女身边,抽出为自己保留的椅子坐下,轻柔的动作没有发出一点噪音。
两年的誓约时光让这位港区中声名远扬的海盗小姐逐渐收敛起自己向外摆出
的架子,逐渐有了作为一名人妻的模样。遥想起当年把试图与她交谈的自己绑在
炮管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呜呜求饶的自己的让巴尔,再看看现在安安静静呆在自
己身边的的美人,白发少女心中产生一股说不上来的幸福。
「今天也麻烦你帮忙了喔~嘻嘻~」少女活泼一笑,嘴角弯成漂亮的月牙。
可爱的小脑袋靠住那令自己感到安心的肩膀上,娇躯向自己不善言辞的妻子肆意
撒娇。
「别向我撒娇……」
极不习惯这种动作的让巴尔颇为无奈的向后缩缩身子,试图回绝自己妻子这
令自己感到无所适从的俏皮动作。但在白发少女楚楚可怜的目光下,自己的坚持
并没有持续多久便被心中涌现出的莫名的情感击碎。
无奈的叹了口气,让巴尔坚实有力的身躯向后缩去,充满肌肉的双手用力将
一脸期待的指挥官抱着搂进自己的怀中,任由两者截然不同的肌肤紧密贴合在一
起,一眼望去不分彼此。
「还要工作……别天天都摆着一幅完全不像指挥官的样子……可不能太依赖
我了啊。」
「嘿嘿~明明是我老婆,有什么不能依赖的嘛~~来,亲一个!?」
放在以前,对自己说出这种轻浮话语的人没有一个能逃离自己的铁拳。但对
于面前这人畜无害的可爱女孩,无论自己摆出何种防御姿态,她那天真烂漫的、
沁人心脾的温暖笑容总会将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防御一点点击垮,让自己试图说
出口的拒绝话语变成一声无奈的叹息。
「好啦,快工作……别搞那些没什么意义的事情……」
「哪怕今天是我和你誓约两周年的纪念日?」
少女俏皮的嗓音再次响起,令人砰然心动的话语直勾勾的冲入让巴尔被保护
的严严实实的心房,对着敏感娇嫩的核心持续且激烈的开火。没做好心理准备的
海盗小姐被可爱的妻子这一记直球打的俏脸微红,搂住娇躯的双手不由自主的用
力,一眼望去似乎能看见只有小女孩才会有的害羞。
「誓约两周年又怎么了,那些所谓的纪念日不过是被人故意炒起来的事情罢
了。难道没了这个日子,我和你的关系就没有了么?」
没有理会妻子的嘴硬,少女玩味的眼神不停的扫视让巴尔上身那一件和她身
份明显不符的华丽衣裳。
同样是黑红相间的配色风格,上身的衣服一眼看去并无不妥,与往常一样的
绷紧的黑色布料展现出主人满是肌肉的上身,下身的热裤也和以往没有什么大的
区别,将被条纹袜包裹的完美长腿衬托的越发迷人。
但只要少女细细打量就能发现,这些自己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衣裳上多多少
少多了些可爱的装饰,例如赤红色长发之上的淡粉色发卡,和披风一样帅气的外
套上的小熊胸针,以及长筒袜袜口之上的条纹装饰,就连让巴尔最喜欢的那双满
是女王范的高跟长靴都换成了鞋跟较纤细的普通长靴。
有些别扭的少女感与让巴尔的强势完全不符,甚至可以说这些装饰选择的简
直是糟糕透顶。不过对于这位对衣着打扮完全不感兴趣的海盗小姐来说,能为了
誓约纪念日特意打扮就已经是最好的进步了。
「好好好,炒作,炒作……明明很用心的选了那么多饰品来打扮自己,就别
那么嘴硬了嘛,一点都不可爱~」
少女笑嘻嘻的捧起让巴尔染上绯红的脸颊,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掏出那个方形
的小盒子,将其中的物品小心翼翼的拿出,放在了自己最爱的妻子手中,笑道:
「明明把我最珍贵的宝藏都偷走了,却还要这样子……我要生气了喔!?」
胸章在灯光的照耀下流光溢彩,镶嵌在其上的数颗无比珍贵的宝石几乎瞬间
便吸引走了让巴尔的目光。阅历丰富的她自然清楚的知道要在上面刻画出一个海
盗的标志难度有多大,耗时有多长。不论如何,至少面前这个少女……是真的用
心了。
让巴尔看向怀中少女的眼神逐渐变得柔和,心中涌现出的幸福让从未真切表
达过自己情感的海盗小姐不自然的扭动起身子,用力将少女相对而言娇小的身躯
搂紧,轻声道:「虽然我并不喜欢这种表达爱意的方式……不过我会牢牢的记住
这一次的……谢谢……」
妻子身躯的暖意让指挥官幸福的瘫软在让巴尔的怀中,小脑袋不停的磨蹭被
自己当作枕头的圆润乳房。独属于妻子的诱人芳香让这名可爱的白发少女眼中出
现一抹淡粉色的情欲,一只柔弱无骨的小手顺着让巴尔的胸膛向下滑去,轻轻按
在被热裤挡住的下身上左右磨蹭,酥麻娇媚的喘息自少女的嘴中传出——
「让巴尔……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要给我的东西么?」
看向自己的少女媚眼如丝,突然变得令自己心跳加速的嗓音一点点侵蚀让巴
尔冷静的内心。虽然自己早就做好了和指挥官做爱的准备,但没想到这一时刻会
来的这么快。
互相撒娇的胸膛缓缓分开,白发少女从妻子的怀中起身,饱含欲望的视线与
让巴尔有些躲闪的视线交织在一起,火热的气氛开始在两人之间蔓延。
秀丽的白色长发披散在肩膀上,指挥官残存着几分稚气的可爱脸蛋红润可人,
娇嫩白皙似乎要滴出水的软肉让自己忍不住想要捧在手上好生爱抚把玩。朴素但
十分合身的海军制服穿在身上,少女隐藏在浅蓝色衣裙之下的饱满酥胸将胸前的
布料撑出两抹傲人的圆润。
那双裹着透肉白丝的细长双腿晃来晃去,嫩足上穿着的极为诱人的高跟凉鞋
与其上曲线优美的足弓吸引着让巴尔游离的视线。对肉棒的渴望使得少女不停的
用白丝美腿磨蹭让巴尔穿着条纹袜的大腿,凉鞋尖端被白丝含住的粉嫩足趾随着
白丝长腿的动作俏皮的扭动着,一顶一顶的动作让人想要立刻将这少女按在地上
肆意侵犯。
如此诱人的乳房配上她纤细苗条的令自己都羡慕不已的身材,再加上她诱人
的,渴求自己下身的酥麻喘息,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征服欲缓缓涌上让巴尔的心
头。
「怪不得你今天会穿这身衣服……看来是对我早有打算……你说是吧~」
「呀!」
绵软无力的下身被少女妩媚的动作勾引的充血膨胀,在热裤下顶出一个明显
的凸起。随即挡住肉棒的拉链被少女娴熟的解开,比让巴尔小臂细不了多少的扶
她肉棒猛然从热裤中窜出,狠狠抽打在少女白皙的藕臂上,引得白发少女发出一
声动人的娇呼。
在港区600多位扶她舰船中,让巴尔的扶她肉棒是最为粗大的那一根之一,每
一次都能把指挥官下贱的痴女蜜穴操的欲仙欲死汁液四溅。尽管自己并不喜欢用
最大的力气在娇小的少女蜜穴之中打桩中出,因为这样可能会伤害到她的身体,
可当这位在日常生活中温柔活泼的可爱少女被自己操的浪叫连连哀嚎不断时,自
己总会忍不住粗暴的把她按在床上,将其如同飞机杯一样肆意抽插,在她娇小稚
嫩的子宫中肆意倾泻自己身体中滚烫的白浊浓精。
「肉棒都这么大了呀~一跳一跳的,看起来很想射精呢❤~」小手一上一下
撸动着挺翘的扶她肉棒,少女将嘴唇凑到呼吸逐渐变得粗重的让巴尔耳垂边,妩
媚的说道,「快用力……把我按在书桌上连着操吧❤~」
明明刚才还软在怀中温柔的调情,现在却如痴女一般渴求着自己坚硬无比的
主炮和弹药。将指挥官操成肉棒挂件的记忆浮现在自己脑海中,饥渴难耐的让巴
尔瞬间起身将怀中的少女死命压在低矮的书桌上,粗长狰狞的肉棒没入那不知道
什么时候就变得泥泞湿滑的紧致蜜壶开始最为激烈的打桩!
「你想要是吧——那就……满足你!!!」
没有任何前戏,或者说指挥官满是汁液的下贱蜜穴根本不需要任何前戏,那
根比炽热的金属棒还要恐怖的青紫色阳具在轻巧的拨弄开隐隐收缩的粉嫩花瓣后,
让巴尔猛然下压的身躯便带着肉棒瞬间贯穿整个阴道直直冲击在白发少女被扶她
肉棒强奸了无数次的花瓣口上。
「噫噢噢噢噢❤~~」
堪称恐怖的性交快感让绵软的娇躯瞬间绷紧,满是汁液的湿滑粉肉被肉棒搅
动的剧烈蠕动,一点点缠绕上那不停强奸自己的滚烫巨物。被白丝包裹的粉嫩玉
足带着不停扭动挣扎的足趾以最大力度挣扎,被按在书桌上连操的少女泄出一声
满足且高昂的悲鸣。
「啪——啪——啪——啪——啪!!!」
娇嫩可爱的白丝双腿带着穿着高跟凉鞋的白丝玉足顺着肉棒在蜜壶中来回打
桩抽插的动作在让巴尔眼前不停晃荡,随后夹紧让巴尔剧烈侵犯自己的腰部将自
己妻子凶猛的腰肢死命下压,试图将炽热的肉棒更加深入的插入自己欲求不满的
骚穴之内。
「哦咿咿咿咿咿咿,好,好深唔~」
光是让巴尔的肉棒插进指挥官放荡的骚穴,阴道各处传来的激烈快感在那瞬
间积累在一起,被开发过无数次的蜜壶就带着自己如母狗般渴求性交的主人到达
了一次不大不小的绝顶高潮。
肉棒从粉瓣入口一路高歌猛进,不随主人意愿的,想要阻挡肉棒突入自己的
淫肉在让巴尔的阳具下毫无作用。粗大的棍身将紧致的淫穴撑开扩张、狰狞的青
筋对着粉穴内渴求侵犯的软肉持续开火、鹅蛋般圆润的龟头一下下撑开蜜穴直捣
少女最为娇嫩的花心。
「哈,哈啊……你这发情的母狗……操起来真是……」
别看可怜的指挥官被肉棒操的淫液四溅,还没开始打桩让巴尔也因为这完全
不考虑后果的插入弄得极为难受。明明指挥官平常看起来可可爱爱人畜无害,可
一旦发起情来,下身的蜜穴便能化为堪称榨精机器的绝顶飞机杯。
就比如现在。
顶住子宫口的肉棒刚想向后抽出蜜壶,从四面八方缠绕上来的软肉便让没有
做好准备的让巴尔吃尽了苦头。自己的扶她肉棒的敏感度本就会随着充血肿胀而
激增,如今腰部被指挥官穿着高跟凉鞋的的白丝嫩足缠绕住无法挣脱,身下那下
贱的淫荡母狗又主动的翘起被自己按住的下身一点点蚕食裸露在外的肉棒底端试
图将整根肉棒全部吞入嫩穴中。
「哈啊——你这条母狗……下面还在乱动……别动了!」
欲求不满的白发少女夹住让巴尔的腰前后扭动色情的娇躯,使得青紫色的肉
棒一前一后小幅度的侵犯最为敏感的子宫口,将逐渐散去的强奸快感一点点延长。
「我是主人的东西……操死我……主人❤~~」
可这小幅度的活塞运动让还在忍耐射精快感的让巴尔大为「恼火」,看向小
声浪叫的白发少女的眼神越发凶狠。于是她抬起手来,对着少女白皙的翘臀狠狠
就是一个巴掌——
「啪!」
「噫!!!」
刺痛夹杂着快感顺着敏感的臀部神经传入淫荡的大脑中,突如其来的刺激让
还在享受快感的少女发出一声凄惨的悲鸣。被激发出来的受虐欲让这位可怜的指
挥官溢出滴滴泪水,哀求着说道:「对不起……主人,是我逾越了……求你,操
死我……」
「现在知道求人了,之前自己动起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想的吧~」
朴素的指挥官制服被让巴尔硬生生撕开,露出那含住少女乳房的白色蕾丝乳
罩,宽大的身体向下压住指挥官还在颤抖的娇躯,让巴尔双手将圆润的娇乳用力
捏住,一点点将敏感的乳头向上抬起——
「呜啊!!」
被白丝嫩足夹住的腰肢迅速前后操弄起那正不断分泌出汁液的色情蜜穴,硕
大的龟头一次次撑开少女的子宫口又一次次迅速抽出。这种没有任何前戏的性交
带来的快感几乎要烧坏少女的大脑,被操的汁液横流的指挥官一边被让巴尔以种
付位连续抽插子宫一边放声哀嚎:「对不起,对不起主人……唔哦~!我,我知
道错了噫!!!求,求你原谅我……」
乳首激增的快感与小腹处的快感联合在一起,强制交配的体位让渴望被扶她
肉棒来回中出的指挥官脸上染上一抹病态的潮红,子宫口不停收缩试图通过连续
压榨肉棒的冠状沟让其在自己体内射出一抹无与伦比的滚烫粘稠浓精。
「我可没让你动,你还在动……真是不安分的狗啊……」
正欲祈求的樱桃小嘴被另一双炽热的粉唇堵住,一切的一切化为一声娇媚的
呜咽。预感到即将到来的狂风骤雨会有多让人「绝望」的指挥官用力翘起自己下
贱的美鲍,随后——
「噫呜呜呜呜!!!」
撑开子宫口的肉棒强制退出整个蜜穴,随后带着滚烫的汁液迅速贯穿下身直
到再次强奸敏感的子宫口,伞状龟头的末端撑开阴道产生明显凸起直达自己诱人
的花房中心。下身撞击在一起的「啪啪」声与汁液被撞击四溅的粘稠水声清晰可
闻。
「哦哦哦唔唔!好深好深,子宫要被,要被让巴尔操烂了唔哦哦哦……」
「怎么!现在……认识到自己……错在什么地方了吗!?」
炽热坚硬的肉棒来回强奸满是爱液的阴道,一浪接一浪的绝顶快感使得被压
在身下肆意抽插的白发少女瞳孔上翻,一滴一滴唾液从被让巴尔侵犯的嘴中溅出,
随即被探入口中的舌头卷着带进自己的口腔。
「对唔起唔啊~我不该……不该❤~~擅自动腰……主人,主人快惩罚我,
惩罚我这条母狗唔!」
被抬起到极限的乳房随着让巴尔双手卸力瞬间如果冻一样在娇躯上弹跳,两
股甘甜的乳汁从被开发过的乳孔中激射而出,射精般的快感叠加在一起让刚即将
回答完问题的白发少女惨叫一声瘫软在自己妻子,亦或是主人的娇躯中。
粉雕玉琢般诱人的白皙肌肤已经染上了永远无法彻底消去的潮红,竟与被让
巴尔肆意揉搓的乳首颜色相差无几。原本还残存着几分力气的、夹住让巴尔腰肢
的白丝双腿已经被连续操干淫肉的肉棒顶撞的没有丝毫力气,无力的耷拉在书桌
的边缘,随着主人的淫叫一下下抽搐。
「咕哦~哦!哦~哦~哦~~❤~~」
肉棒连续不断的突入少女的阴道,随即拔出后再次突入,从小穴中溅出的爱
液顺着少女裹着白丝的大腿一路向下,润湿丝袜后滴落在地板上,在桌前汇聚成
一条淫靡的小溪。一只高跟凉鞋因为少女挣扎的动作从嫩足上掉落,砸在由爱液
组成的水洼之中。
「你这条母狗的下面真的是水多啊……」
淫靡的汁液被掉落的凉鞋溅起,沾湿了自己最喜欢的条纹袜。已经被肉棒透
成阿黑颜的指挥官几乎爽的失去了意识,只知道随着自己操干阴道的动作不断泄
出高昂的浪叫。而自己下身的肉棒此刻因为自己毫无节制的交配动作也到了极限,
一股股浓精正等待着被自己强行灌注到指挥官这条母狗的子宫中强制受孕。
「咕哦哦~对,对不起……我就是一条下,下贱的母狗……」
双臂搂住让巴尔雪白的脖颈,少女保持着被连续强奸的姿势回应让巴尔满是
爱意的辱骂,一个个下流的词汇从自己的嘴中传出,勾动起两人越发高昂的淫欲。
忍无可忍的让巴尔扯住指挥官浅蓝色的领带,将其硬生生从书桌上拉起,随后吊
在自己的怀中。这样一来,还没找到支点的指挥官全身的重量就压在了肉棒——
「唔哦哦哦哦哦!?」
高昂的悲鸣逐渐变成惊讶到极点的哀嚎,全身的重量虽然只有在那一瞬间作
用在肉棒上,但那也已经是自己阴道能承受的极限的数倍,数十倍。即使少女立
刻如孩童般死死夹紧让巴尔的身躯,但那也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
「噫!!!」
炽热的肉棒几乎瞬间突破少女最敏感的子宫口,粗长的棍身顷刻间全部没入
少女满是淫液的蜜穴。让巴尔与指挥官同时泄出一声难以忍受的淫叫。滚烫的龟
头死死顶住少女子宫内壁,尖锐无比的快感让刚软在妻子怀中的指挥官子宫剧烈
收缩,被顶松的子宫口反而因为这直达绝顶的快感开始肆意压榨肉棒的冠状沟,
于是让巴尔一个不小心——
比棍身还要滚烫的精液几乎瞬间便因为冠状沟中激增的快感冲破自己死死压
抑住的精关,撑开尿道从马眼中尽情喷洒在少女最为娇嫩的子宫内壁中。
「唔!!!」
同样尖锐的射精快感使得让巴尔双腿一软,搂住指挥官的身躯向后狠狠摔在
沙发上。这一下直接导致肉棒将少女子宫中的淫肉顶弄的更加深入,精液几乎刚
出马眼便被极致的水压带着铺散在子宫顶端。
「去了去了去了噢噢噢噢哦哦哦❤~~!!!」
被肉棒插入子宫强制受精的快感彻底超出了少女能够忍受的极限,上翻的瞳
孔已经无法看到一点黑色。于是指挥官紧接着让巴尔的步伐达到了人生中最舒服
被操的最爽的高潮之一——
被精液持续冲刷子宫的小腹以让人绝望的力度抽搐,少女高高仰起脑袋涕泪
横流,而后惨叫着瘫软在让巴尔的身上继续被肉棒一上一下冲击子宫口,以及被
精液持续灌注自己小巧敏感的子宫。
「怎么……这就不行了?」
回过神来的让巴尔忍耐着持续射精的高潮快感,一边抽插白发少女的阴道一
边迫使着她跟随自己的脚步走到指挥室的镜子前。
「睁大眼睛看看,现在的你——可真和一条被肉棒强奸的母狗一样呢~」
娇小的身躯甚至无法让自己的双脚着地,哪怕是穿着高跟凉鞋的右足也离地
面还有数公分的距离。双手被强迫着按在镜子上,让巴尔的手臂不做任何支撑,
只环绕住白发少女的腰部用作固定,将刚射过粘稠精液的肉棒继续一下一下冲击
满是精液的娇嫩子宫。
「咕哦……哦~我是……我是母狗……哦哦~我是母狗……我是主人的淫贱
母狗……」
混合着精液的汁液被肉棒一下一下叩击子宫口的动作带着溅出阴道,少女看
着镜子中那被操的哀嚎连连的自己,本就病态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更加病态的笑容。
被精液灌满的小腹已经如怀胎数月一般隆起,无与伦比的充实感与子宫被强制扩
张的、和高潮绝顶时相差无几的快感随着肉棒继续冲击子宫的动作涌上少女的大
脑。
「哈啊——该死……这他妈的烂穴,真紧啊……明明才射了一发……」
镜子中自己的表情带来的冲击力让少女紧缩的阴道更加卖力的压榨还在持续
打桩的扶她肉棒,甚至力度要比之前更甚。别看让巴尔嘴上依旧说着让人难堪的
荤话,实则自己也已经快被压榨到了第二次极限。
于是还挂在肉棒上的少女被强迫着离开肉棒跪倒在满是精液的地上,穿着高
跟凉鞋的右腿被用力抬起耷拉在让巴尔的肩头。还没等精液从小穴中溢出,又是
一次狂风暴雨毫无保留的全数作用在了悲惨的指挥官身上。
「咕哦哦哦哦哦~~主人,我要被肉棒操烂了唔!!母狗下贱的肉穴噫!!!
要被操烂了噫!!!」
沾满爱液的白丝被让巴尔卷着舌头一处处舔舐干净,诱人的可爱嫩足被带着
爱抚让巴尔的脸颊,令人痴迷的沐浴露的清香让狂风骤雨般的扶她肉棒更加涨大,
更加粗长。已经被操的带着哭腔的少女此刻彻底没了力气,瘫软无力却又因为快
感被强迫着支起身子侍奉操干自己肉穴的肉棒的模样看起来终于有了几分下贱母
狗的样子。
「噫~噫咕!咕噢噢噢噢哦哦哦?!」
令人性欲激增的色情模样彻底点燃了让巴尔心中隐藏的施虐欲,落地镜中自
己的模样也彻底激发了少女的受虐欲,隆起的小腹还没等到释放其中的精液,一
只手便狠狠按住那诱人的隆起来回搅动。粘稠滚烫的浓精被如此大的力度来回搅
动,却无法从被肉棒插满的阴道中泄出,于是被精液疯狂冲击的子宫便成了引发
少女无尽高潮的导火索——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一股一股比小腹中还要浓稠的精液被高压水枪般的肉棒送入子宫中,被主人
彻底操哭的白发少女一边被强制后入灌精一边哀嚎着敲击满是爱液和精液的地板,
被手堵住的樱桃小嘴无法说出任何完整的话。待这一轮灌精结束,已经高潮到晕
厥的少女又被让巴尔冷着脸强制唤醒,随即又被她用双脚不沾地的姿势连续中出
直到第二次昏迷,毫无保留的哀嚎响彻整个指挥室。
而当第二轮灌精结束时,已经昏迷的少女依然没有得到解脱,高高隆起的满
是精液小腹再度被还未发泄完毕的让巴尔连续中出,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昏迷的
少女凭着身体本能软在让巴尔的怀中抽搐惨叫,直到让巴尔的体力彻底耗尽,精
液彻底射空,翻起白眼的可怜的指挥官才被扔在浴缸中,一边被让巴尔操着娇嫩
的菊口,粉穴一下下向外飙射出无法装下的炽热浓精。
而让巴尔特意安置的,对准浴缸的摄像机则清楚的录下了指挥官有史以来最
为淫靡的画面。不知道当清醒过来的指挥官看到自己弓起身子一边「射精」一边
被操的画面时,会不会羞愧的晕过去呢?
从指挥官脸上残留的无比幸福无比满足的微笑来看……
或许……不会呢❤~
将浴缸中多余的液体冲洗干净,少女娇嫩的身躯使得挺翘的肉棒再度充血涨
大。让巴尔拿出指挥官藏在一旁柜子中大大小小的玩具,开始新一轮的中出地狱。
直到指挥官达成自己被操成母狗的愿望之前……让巴尔应该不会停下射精的
动作吧~(笑)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碧蓝航线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