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在日本留学时向学生会长的逆NTR调教全面降服的那件事】(1)


开篇:食堂
『我说林云谷你是傻X吗!?你人在日本天这么冷,连围巾都不会戴!还敢说
你爱我?你爱我!爱我连我亲自给你编的围巾都能找不到的吗!?』
P40的听筒里传来激烈的咒骂声,混合着她一贯的京腔,泼辣的语气在手机的
那端几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晚餐时间相对安静的食堂里,几乎周围每一个学生
都能隐约地听到,那位女士发出的刺耳尖叫声。
『你知道老娘为你给你织那条围巾花了多长时间!啊?你居然跟我说找不到
就找不到了!?我可提醒你林云谷,老娘我在国内有的是男生惦记着!你TM别给
脸不要脸啊!!!』
「学长……没事吧?」
邻座的翔太这么说着,显得非常地担心。而且不仅是他,就连旁边本来还在
聊天的其他学生,都停下来瞪大眼睛看着视线内低着头的我。
因为从小跳级、所以虽然论学级是我更大,但年龄却是翔太比我还要年长好
几岁。尽管平时他还是坚持对我用敬语,但客观上来说,其实一直都是他挺照顾
我的。
今天也是,下午才有课的他,在实验室的工作结束后就跑来找我一起吃晚饭。
本想着顺利的话还可以一起去逛逛旧书店,只不过王小丽的一个语音打过来,就
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了。
「真的不好意思……」
我一边用中文在电话那头跟王小丽赔罪,一边向翔太和身边其他的同学比了
个抱歉的手势,然后继续压低声音说:
「……对不起我现在在外面。那个……围巾肯定是不会丢的,我回去再好好
找找。我也知道你是关心我才……」
『我去你X的!!』
王小丽毫不犹豫地打断了我的话头,继续在电话那头咆哮着。我只好把手机
听筒的音量再尽可能调到更低。
『亲手织的围巾送给你都能弄丢!我看你就是不爱我了!!呜呜呜……凭什
么啊!你林云谷也配吗!?』
吼叫声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大哭大闹,我只能尽可能低声下气地向她赔罪。但
王小丽显然对此并不满足,而是更加不依不饶了起来。
『那这样吧!你要是真心觉得是自己错了,就给老娘立刻、马上、在这里大
声说一百遍你爱我!』
「真的对不起、小丽……我爱你……」
『你TM聋了吗!给老娘说大声点!!!』
「那个……我现在在公共场合……」
『呜啊啊啊!!你就是不爱我了!林云谷你TM就是个死渣男!我要告诉你身
边所有朋友你是怎么对我的!!!』
仿佛用指甲扣黑板一样尖利的声音,成功崩断了我的最后一根神经。也是、
她王小丽什么时候在乎过场合呢?之前的每一次不愉快、无论谁对谁错无论轻重
大小,每一次不都是最后变成这样,需要我好好地向她道歉求饶吗?
「——好!是我错了!对不起——王小丽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情绪跟着嗓门一起爆发了出来,简直就像一个被公开处刑的小丑一样。我忍
耐着周围同学的侧目,一边大喊着羞耻的台词,一边低头冲出了食堂跑进厕所,
在那里才喊够了足足一百下。
等我安抚好王小丽的情绪、又在天猫上给她买了一大堆化妆品作为道歉之后,
才总算是得以从这通语音中解放了出来。低头看了一眼通话时间,已然过去了一
个多小时。
而当我垂头丧气地回到了食堂,却看到翔太还坐在原位,带着担心的眼神看
着我。而他的旁边,还站着另一个黑色长发的不认识的女生。
「不好意思、让你等久了……」我走近翔太,向他点头致歉、然后转向边上
那位正若有所思地端详着我的女生「那个……抱歉、请问您是……」
「初次见面、我是这所学校的学生会长,鄙姓雨宫。」
见我开口,女生也轻轻向我点头示意。有如代言广告一般乌黑秀丽的头发顺
势垂了下来,透露出一种清纯却明艳的端丽美感,让我不禁稍微看呆了一拍。
「啊……啊!您好、初次见面,我是文学部二年级的林。」
「我知道你。林云谷……父亲是龙腾科技的董事及股东,目前的交往对象……
则是被父亲半强行安排的另一家合作企业的千金王小丽……并且、是中国来的留
学生。」
直视着我的眼睛,缓缓报出了精准无误的个人信息后。雨宫会长把垂到肩膀
前面的那一缕头发又拨了回去,然后从日文换上了字正腔圆的中文,接着说道:
「刚才有不少同学跟我反映,你一边大喊大叫着什么『我爱你』,一边冲出
了食堂?」
「哎……中文?」
那甚至是跟王小丽不同的,更加温柔、优雅、而且冷静平和的口音。刚刚还
饱受摧残的耳朵,竟感到了一丝轻松与宽慰。
「感情生活中的表达方式是林同学你自己的事情,不过……也要注意别给其
他同学添麻烦,这点知道吗?」
「呃……是的、真的不好意思……不过、那个……你为什么会这么了解我的
事情呢?」
「身为学生会长,记下来每个学生的基本情况,也算是一种最低限度的关心,
对吧?」
雨宫会长把她那纤细而白皙的小手放在了脸颊上,眼神里带着淡淡的笑意看
着我。那种雅致高贵的和风大小姐的感觉,让我忍不住想起来自己小时候最喜欢
的动漫角色。只是没想到,现实中居然也真的存在这样的人……
「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有人跟我反馈你类似的问题了……我理解林同学你
也有自己难做的地方,只不过作为学生会长,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来专门提醒你一
下。」
已经换回日语的会长静静地看着我,让我心里涌现出一丝愧疚。因为王小丽
的原因,连带着害我也给别人添了麻烦。这种令人不快的心情压在我的心上,化
作了更多对王小丽的埋怨。
「……嗯、我这边以后也会更注意的。真的非常抱歉……」
「没关系……总之、如果实在无法解决的话,也可以之后来学生会下设的心
理咨询室找我商量哦。目前就这种情况,也算是我身负的职责之一,林云谷同学。」
似乎是看到我一脸苦涩的表情,雨宫会长眯起眼睛,露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
然后用不经意的动作拉了拉自己的黑色丝袜调整了一下之后、便转身离开了我们。
丝绸般的长发在空气中滑过,只留下一丝丝樱桃属植物般的淡雅香气。
(唉?为什么……我的心会跳得这么快……)
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望着眼前会长的背影渐渐远去。修长笔直的双腿,
迈着不疾不徐的步伐,竟又让我有些出了神。
而身边的翔太,这才用手肘戳了戳我的腰。
「学长、运气不错哦~」
「哈啊?」我收回目光,看向在我边上一脸羡慕的翔太「……都被学生会长
找上门教育了、这算哪门子的运气不错啊?」
「不是啦!你不知道吗?学生会长的心理咨询、貌似超神奇的噢!据说接受
过那个咨询的学生,所有困扰的问题都会被一扫而空,就跟换了一个人一样,什
么事情都能解决!」
翔太双手抱在脑后,露出了向往的表情。
「咦?还有这种说法的吗……」
「可惜啊!要不是只有被会长亲自邀请过的人才能去,我还想去问问,要怎
么样才能更获得梅奖评委的青睐呢!」
「嗯……多掉点书袋不就好了?」
「哈哈哈!学长你这是多少年前的偏见啦!」
就这样、跟翔太说笑着,我的心情也渐渐地好起来了一些。只是记忆里王小
丽的嘶吼声,在会长的对比之下,显得更加刺耳和令人难受。
(心理咨询吗……嗯、去找人商量看看也是好的吧……)
一边这么想着,我一边把自己盘子里早已冷掉的食物,通通丢进了垃圾桶。
正文:心理咨询室
学生会下设的心理咨询室,位于相对僻静的旧校舍。在最后一堂课结束之后,
我如约来到了咨询室的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吧。」
在听到门内雨宫会长的声音之后,我才推门进去。
看上去可以用来开会议的长桌尽头,就只有雨宫会长一个人,背对着我正在
摆弄着什么。刺眼却带有梦幻感的夕阳从侧面的玻璃窗户中照射下来,把会长优
雅的背影映出几分妖异。
「呃……那、我进来啦……打扰了……」
仿佛是在听到我这么说之后,才意识到我的存在一般,会长慢慢地回过身冲
我笑了笑。我这才看见,原来她刚刚一直在墙边摆弄的,是一个样式古雅的熏香。
下意识地深吸了一口气,原来房间里早已被某种淡淡的花木系香气所充斥。
「欢迎你、林同学。这次来、是有哪方面的烦恼呢?」
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礼貌地伸手示意我坐下。然后自己也坐在了我对面休息
用的沙发上。
跟在食堂初次见面的那天不同,今天的会长穿了一条相当犯规的迷你百褶裙。
虽然坐在我面前时翘着脚,但裙底的风光却还是若隐若现。
尤其是因为有第一天相遇时那个高雅、传统的印象在。现在的会长,在夕阳
下酝酿出一丝媚惑的状态,就更增加了那种充满背德感与反差的吸引力。
「嗯……啊!对、烦恼……那个、想必您也知道,是我跟我女朋友的事情……」
「听说是她送给你的礼物,你找不到了?」
「对、是一条围巾。所以这次的事情,说白了一开始的错也在我……」
「不对噢。」
「哎?」
习惯性开始自我反省的话语,却被会长干净利落的打断了。
「情侣关系中,如果一方始终抱着这种优先认错的心态,只会给自己心里增
加更多的负罪感和压力。到头来,就算觉得对方因为一点小事而反应过激,也会
变得无法开口吧?」
「唔……被这么一说,感觉确实会有这种可能。但是……」
「如果你一直单方面地忍耐下去,只会让对方变得越来越不知道珍惜你哦。
相反,能够好好把自己的不同意见传达给对方,才是健康的情侣关系不对么?」
「这个、确实……」
会长说的话不无道理,可我又何尝不想把自己积累的不满跟王小丽好好倾诉
呢?只是以她的性格,恐怕还没等我说完,就又会开始一如既往地发飙吧。
「那……这个这么样?如果担心女朋友没办法好好交流的话,就先在我这边,
做一个模拟练习试试看?」
仿佛是看穿了我的担心,雨宫会长笑着提出了替代的方案。然后从口袋里掏
出一个粉红色的Sony手机放在我面前,打开了录音功能。
「对于现在的林同学来说,重要的不是传达给对方,而是先把积压在心里的
东西释放出来。就把这台手机当做跟女朋友接通了的电话,然后把你想说的都说
出来就好啦。」
「这个……」
我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录音画面,犹豫了一下。房间里熏香的温度,让我的鼻
头有些干燥。仔细想想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不妨就这么试一下。于是我拿起手
机贴到耳边,做了一个正在打电话的动作。
「嗯、嗯咳!那个……喂、小丽啊……」
「不对噢,站起来说。」
雨宫会长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我,接着解释道:
「坐着说的话,总会有种演戏的感觉,不容易进入状态。」
我茫然地点了点头,然后顺从地在会长对面站起了身。而她却依然在我面前,
保持着翘着腿端坐着的姿势看着我。这种仿佛标志着地位高低的倒错感,也让我
心中不由得一荡。
「喂、小丽啊……其实我想对你说、我一直……嗯、都对你的情绪问题,会
感觉到一些压力……有时真的会让我很痛苦。还有……」
说来神奇,虽然一开始对这个场景会感到一丝尴尬。可一旦真的开始宣泄,
情绪就像开闸的洪水一般被释放了出来,再也停下来。
在会长微笑的注视之下,我也越说越快、越说越多……
「……对!然后还有你说粗口的习惯,我也真的真的很不喜欢。我觉得动不
动满口脏字,是很没教养的表现!还有、还有你的生活习惯,每天就知道躺在床
上吃薯片追剧,什么正经事都不愿意做。我……」
「嘻嘻~」
而就在我沉浸在把经年累月对王小丽积攒下来的不满都抒发出来的过程中时,
突然间、会长在我面前交换了一下自己翘着的腿。
只是这样,就只是这样而已。我的集中力,就一下子被从电话那头全都吸引
走了。看着会长那两条被黑色过膝袜包裹着的修长笔直的美腿,我一时间有些出
神。在电话里说的东西,也开始前言不搭后语了。
「林同学对女朋友的不满,真的只有这些性格方面的吗?」
「什、什么?」
忽然开口向我发问的雨宫会长,又漫不经心地交换了一下自己的双腿。而这
一次,学生皮鞋的鞋尖,几乎差一点就要擦过我的裤裆前面。
房间里的熏香不知什么时候似乎用浓了几分,面对刚刚的场景,我的下体不
争气地跳了一下,开始逐渐不受控制地膨胀了起来。
现在的我,正乖乖站在会长的面前,所以裤子前的凸起,可以说是一览无遗。
但会长却只是若无其事地看了我一眼,然后面带微笑地把鞋脱了放在一边,什么
也没有说。被黑色布料包裹的脚趾稍稍舒展了一下,我发现自己的呼吸已经紧促
了起来。
「我在问你问题噢,林同学。」
「哈啊、哈啊……啊!除了性格方面、是、是指……」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会长纤细而不失肉感的美腿,一口接着一口的咽着唾沫。
「林同学的那位女朋友,如果每天只是躺在家里吃薯片看剧、缺乏基本的运
动的话。想必……身材也会走形的~对吧?」
「哈、啊唔……是的……对……除了性格方面,身材也是……腿、腿……腿
都粗得不成样子……」
「更具有侮辱性一些。」
眼前的会长,仿佛正在欣赏着我的丑态一般。虽然嘴角和眼神里都带着笑意,
但语气却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冷冰冰的命令。
我感觉心里的某个开关仿佛被打开了一样,便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话语。
「啊呜呜呜!是……是!王、王小丽……你看看你自己的腿……都快粗得跟
大象一样了!穿加大码的过膝袜都会崩线!关键是……还、还要逼着我问好不好
看!还问什么你们男孩子是不是就是喜欢这种微胖的!我、我……」
「嘻嘻、接着说哟。」
「我可真的恶心坏了……哈啊、唔啊啊……有没有搞错!?人家说的微胖,
是修长、有曲线、该细的地方细!不是你这样满是肥胖纹的赘肉罗圈腿好吗!?
自我感觉良好还不允许别人说实话……我只能捏着鼻子夸你、哈啊、哈哈啊……」
「哼哼,说得还真难听啊。没想到看上去彬彬有礼的林同学,内心深处还藏
着这么多怨念。」
明明是自己开启的话头,雨宫会长却还是保持着一脸清纯无辜的笑容。然后
把一只腿轻轻抬起来踩在沙发坐垫上,双手抱膝,故意带着戏弄的语气对我说道:
「不过,腿粗或许是后天生活习惯不良导致的……但是林同学的女朋友腿短,
这就是先天的了吧?因为天生下来的特质就这么说自己的伴侣,可不是什么好事
哟。」
「因为、哈啊……因为……」
因为记忆中的王小丽,和眼前雨宫会长的身材已然形成了残忍的对比。
相比起小丽让人毫无欲望的身材,会长那修长笔直的双腿,足以让专业的平
面模特低头认输。不仅从上到下没有一丝多余的肉,更能兼具珠圆玉润的饱满感。
在黑色过膝袜的包裹之下,让人几乎感觉只要能够摸一把,就心甘情愿为了她做
任何事。
「看起来,林同学真的很喜欢腿呢?怎么、在国内的时候有跟女朋友试过足
交吗?」
「唔哈、哈啊……有、有试过一次……」
「是什么感觉呀?」
「她……她很用力,而且完全没有考虑我的感受。哈啊……因为很笨拙、平
衡感又差,简直就像个劣质的不倒翁一样。真的就只是随便踩了两下,视觉上也
毫无能够吸引我的地方……」
「嘿嘿、那样的话,林同学还真是可怜啊。」
一边这样说着,雨宫会长一边向前伸出踩在沙发坐垫上的那只脚。在那古典
舞般优雅妖娆的动作下、前脚掌不偏不倚地隔着裤子踏在了我早已高高翘起的龟
头上。
「怎么样,林同学?想不想知道,真正的足交是什么感觉呢?」
「唔噢——呜噢噢噢噢噢!!」
只是一个简单的踩踏动作,就已经给我的下体传来了致命般的快感。没用的
肉棒吐出了一大口前列腺液,内裤里恐怕已经脏得不成样子了吧。
「对于像林同学你这样的足控M男来说,因为先天条件,没办法给你好好足交
的女朋友,根本就是没办法倾注爱意的。有的只是要做一个好男朋友的责任感,
在像履行义务一样爱着自己的女朋友噢……」
把脚搭在了我龟头上的会长,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淡淡地观察着我的
表情。为了获得更多的快感,我只好丑陋地主动前后扭着腰,来让下体可以跟会
长的足底摩擦着,感受到一丝丝的快感。
「……不过,这样的林同学的爱情,只要眼前稍微出现一个腿好看、而且擅
长足交的女孩子,就已经要坚持不住了吧?想要向美腿出轨的心思早已按捺不住……
噗、你看~现在就已经忍不住在我脚下抽插了起来,可不要被『电话那头的女朋
友』给发现了哦。」
「哈啊!哈啊!哈啊!不……不是的……我、啊唔唔呜!!!」
故意煽动着我的背德感,让下体传来的快感愈发地难以抵抗。而于此同时,
我还突然意识到,会长还在时不时地稍稍改变一下自己脚倾斜的角度,让我也需
要不断地改变自己的姿势,才能获得最舒服的感觉。
——难道……她是在通过这样的方式,观察我的敏感带吗?
这个想法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之后,就更加让我控制不了地期待着,眼前这名
少女的性技到底有多么深不可测。
「我可是很擅长足交的唷。不……应该说每一项我都很擅长吧。不过对付像
林同学你这种弱点明显的M男,只用脚就足够完全征服你了……」
一边笑着,雨宫会长一边接着说道:
「你知道吗?足交可是有很多种类的。无论是站位的踩踏、坐位的搓揉、还
是趴在你面前的后背位挑逗,每一种我都很会~哦对了、还有在桌子底下偷偷的
足交,保证可以让你不管身在何处都会不可控制地射个不停。可惜呀、如果你的
女朋友是我的话~这些招数,就都可以在你身上全部试一遍了~~」
「啊啊、啊啊啊……」
看着我前后扭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想象起了那副场景。会长就像故意要进一
步撩拨我的情欲一般,轻轻用手抚过自己的大腿,然后拉起袜子,在自己的大腿
上弹了一下。
「不仅如此噢~除了脚之外,膝盖~大腿~每一个地方,都能够让你的屈服
肉棒一次又一次地败北。直到对输给我这件事情本身上瘾,彻底变成任由我操纵
的奴隶为止……又或者~想要被我的脚踩脸、或者在我面前下跪磕头,然后被我
穿着长靴狠狠地践踏在你的后头部~类似的变态需求,如果我是女朋友的话,也
通通都可以得到满足噢。」
「我、我不行了……哈啊……想要、想要……但是!但是……」
「还犹豫的话,不然就先把你自己的裤子脱了吧。直接让自己的肉棒试一下,
我的足交是什么味道,再决定也不迟噢。如果试过之后,发现还是你的那个女朋
友……噗WW更符合你的胃口的话,重新回到她的身边不就是了~」
简直就像身体不受控制一样,在听到对方这么说之后,我毫不犹豫地开始用
没拿着电话的那只手解起了自己的裤带。仿佛羞耻心什么的早就被丢到了九霄云
外,我用最短的时间,让自己已经充血到最大限度的肉棒,暴露在了心理咨询室
的空气中。
「哈哈~怎么说呢……还真是个跟林同学相称的小东西呢~」
因为一路跳级上来,本来年纪就偏小,身体发育得也比较晚。所以一直以来
都对自己的大小有些自卑的我,在看到雨宫会长充满嘲弄的表情之后,更是感到
一股屈辱之情喷涌而出。然而,在这屈辱感之间,不知为什么,竟也夹杂着一些
说不明白的快感。
「快、求求您……快点……」
「呵、这么着急的话,我估计它可撑不了多久噢~」
一边说着,会长一边把另一条腿也抬了上来。两只纤细的美足一左一右,用
足弓牢牢把我的肉竿夹在中间。还不等我呻吟出声,就开始了一前一后的来回摩
挲。丹数适宜的高档丝质过膝袜,在肉竿的表面清晰地留下了纹路与质感。只是
来回几下这样的活塞运动,就已经让我全身颤抖,口水都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好……好……好舒服……要、要出来了!!!」
「还不行噢~这还只是刚开始。这么单调的动作就让你快射出来了,看来林
同学的女朋友,技术还真是差劲得很呐。」
话音刚落,会长又开始变换自己的动作。左脚灵活地一转,从下面托住冠状
沟的下沿,两根脚趾准确地隔着丝袜夹住了裏筋。右脚则滑到了上面,从上往下
地压制住龟头,开始深一下浅一下地前后踩踏了起来。上下两个方向同时传来的
快感,跟刚刚左右夹击的感觉完全不同,更多了一分被踩在脚下的屈辱感。
「啊啊、不行……咕啊啊……每一下、每一下都踩在最舒服的地方……太、
太太太厉害了!唔噢噢噢噢!!!」
「是吗?难道不是应该,怪你自己有一根弱点到处都是、随便弄两下就要吐
白旗投降了的M男肉棒吗~」
「对!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自己……哈啊啊!都是我自己的错、有一个
越被欺负就越爽的M男肉棒,才会在会长大人的脚下一分钟都撑不了!马上就要早
泄败北了!」
「还不行哦。未经我允许射出来的话,我就以后再也不会给你足交。你就只
能回国找你那个又土又蠢的女朋友,帮你处理啦~」
在羞辱了我与我的恋人之后,会长还不忘带着充满揶揄的笑声补充了一句:
「对了~如果实在忍不了的话,就在脑海里回想一下你的女朋友啊。回想一
下她的长相、她的身材~这样你的射精欲也能稍微消退一点了吧,呵呵呵~」
与此同时,脚上的动作又变了一重。开始用两只脚的脚心,最大面积地包裹
住我的下体。就像一个丝袜质地的自慰杯一样,从上下左右各个方向施加压力的
同时,来回不断地套弄着。每次龟头从这自慰杯中完全抽出时,就会发出『啾』
的一声空气音。竿身上的青筋,也肉眼可见地剧烈跳动了起来,但是却因为刚刚
才被命令过不能射精,我只能咬紧牙关地,单方面地勉强忍耐。
「唔咕咕咕……呜啊啊!哈啊、啊……啊不行、不行……」
「龟头都快要涨成紫红色的了唷,前列腺液也滴滴答答地留得到处都是。你
看……」
观赏着我痛苦的表情,雨宫会长又用左脚的拇指轻轻点了点我的马眼,然后
顺着尿道口拉出一条发光的粘液丝线。在夕阳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淫靡。
「……都已经流了这么多水了,却还是不能射精。林同学,是不是很辛苦呀~
想要从这个地狱里解脱出来吗?」
「想!想……我什么都会做的!求求您!允许、允许我射出来吧……」
听到我这么说,又观察了一下我的表情,会长这才满意地笑了笑。然后把另
一只脚顺着肉竿往前探了探,踩在了我的睾丸上,然后稍稍用力地碾了一下。甘
美的痛苦混杂这快感顺着脊柱爬上大脑,让我忍不住更加娇喘了起来。
「哈啊啊嗯!啊啊啊……噢噢噢噢~!要、要出来了!要出来了!!」
「既然如此,那就允许你射出来好了。只不过,要在电话里好好告诉女朋友,
你现在的状态哟。」
刚刚从马眼处拉丝的脚,也重新踩回在了龟头上,开始有节奏地在龟头表面
画『8』字形。瘙痒的快感在全身上下最敏感的一块皮肤上游走,不断地消磨着我
的意志力。
「是……哈啊、哈啊……是!」
仿佛电话的那头,真的连接着王小丽一样。我把我被快感和服从心淹没的大
脑里,浮现出来的只言片语一个接一个对着话筒吼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出轨屈服射精!好……好舒服!小丽、小丽、我们分手
吧……噢噢、啊啊啊……我终于、终于可以从你的身边解放出来了!!」
「真的吗?你的女朋友,好像还才听你说过一百遍你爱她呢。」
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就像惩罚一样,雨宫会长轻轻踢了踢我的肉棒。坚挺的
竿子在空中不像话地摇晃着,把尿道口滴下来的先走汁又溅得到处都是。
「别、别说一百遍了……唔唔噢噢……我、我连一遍,都没有这么想过!我……
我已经不爱你了!对你的所有爱情都要在主人的足交榨精中排泄出来了!啊啊啊
啊啊!!!」
「还不够哟,你还要受到更多良心的谴责。你听、电话那头的女朋友好像哭
了呢。她正哭着向你道歉,还说希望你不要走,不要离开她~」
灵巧地用脚勾住粘稠的汁液,重新沾在龟头上用力地摩擦,让我越来越没有
思考的空间,只能凭借自己的直觉对答。
「没用了、已经没用了!啊啊、哈啊……见识过主人的厉害之后,唔噢噢噢……
我、我已经再也没办法喜欢上你的痴肥的五短身材了!想射、只是想射在主人的
脚下!!求求您了!!」
「嘻嘻,这么快就认主人了?那好吧~最后一次,你的女朋友,好像还在电
话那头,威胁要把这件事告诉你还在国内的家人、你的所有亲戚朋友噢~那么、
你要怎么办呢?」
「无所谓!那些东西都无所谓!!啊啊啊……只要能在主人的脚下射精、不
过别人怎么看我都无所谓!就算所有人都把我当成变态,只要能在主人脚边,我
就什么都无所谓……唔噫噫噫噫!!要射了、带着劣等DNA的、的屈服精液!要出
来了!」
「哼、你这家畜。」
带着鄙夷的眼神和嘲弄的笑容,雨宫会长用双脚牢牢钳制住了我最敏感的地
方,然后急促地施加了一波力道。丝袜上传来的柔软的体温与触感,是我从王小
丽那里从未获得过的温柔乡,迅速地击溃了我最后的抵抗。
「闭嘴……然后、给我射出来吧。」
「唔——噢噢噢噢噢!!!」
就这样,我在雨宫会长的一声令下,被轻而易举地冲垮了精关,整个人被白
浊色的洪流往迈向天国的高潮推去。又或者,那个看似天国的美梦,其实也是无
穷无尽的快乐地狱。
就在这痛苦与幸福的夹缝中,我的大脑停止了运作,陷入了一片空白……
「请记住噢~你的阴囊里装着的,是满满的配种猪的屈服精液……是这个世
界上最见不得人的籽种……可千万不要觉得,这精液是能用来射进女性的性器之
内的东西……」
……在茫然的一片空白之中,我只能记得,射精前的那一刹那,雨宫会长的
双脚往斜下方一偏,让我喷出的精液准确无误地,射进了墙角边的一个垃圾桶里。
仿佛、本来用于生育的我的宝贵精子,天生就注定要在那儿带着失望与空虚、慢
慢地死亡……
*** *** ***
等我再次恢复意识之后,天色已经几乎快暗了下来。会长还在心理咨询室里,
静静地俯视着脱了裤子,射晕倒在地上的我。
「那个……我……」
还不得我开口想解释两句,会长就先伸出手指,示意我什么都不必说。
「没事的哟,林同学。今天这里发生的事情,只会成为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
密。」
把那个粉红色的手机在我面前打开,然后当着我的面,在刚刚的录音上点了
一下删除。
「刚刚的一切,只不过是心理咨询的一环。我判断让林同学你能够把压在内
心深处的想法爆发出来,才能现阶段能帮助你的最佳手段。仅此而已噢。」
只是心理咨询的一环……
听到这句话,也不知道是稍微有些安心、还是稍微有些失落。我的心里五味
杂陈,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仿佛是又一次看穿了我的心思一般,会长站起了身,走到我的面前,看着
我笑了笑说道:
「而且、虽然在咨询过程中说了那样的话。现实中,可不能真的为了快感,
就把自己的家庭、社会关系、全都抛诸脑后了哟。」
「……哎?」
「毕竟、作为龙腾科技的下一任掌权者。你已经有了……对很多人而言,都
非常重要的身份了。不能随便把它丢掉了噢~~」
带着意味深长的语气,雨宫会长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
「不过、女朋友这种东西~如果想换的话,随时换一个都行。只要要找一个,
台面上说得过去的理由就好啦~」
说完,会长伸出食指,轻轻地弹了一下,我已经彻底射软在胯下的龟头。
那甜美的触感,让刚刚已经几乎全射空了的睾丸里,又挤出了最后一股,纤
细而无力的精液。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