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奸胡滕小妈】(完)


深夜,完成工作后的指挥官伸了个懒腰,想要放松一下因为劳累而酸痛的腰
脊,却注意到了在沙发上睡着的胡滕。
「胡滕?该醒醒了,回房间睡……」
指挥官走上前轻轻摇晃着她的肩膀,提醒着她。只不过好像胡滕并没有做出
任何回应,依旧以那副自顾自的态度坐在沙发上,歪着脑袋,看样子睡得还算舒
服。
【或许是这段时间港区内繁杂的事务让她过度劳累了吧……有时候说着要我
不要逞强,但明明自己却一根筋得要死……唉】
指挥官也不太敢用力摇晃来叫醒深睡中的胡滕,毕竟眼前这位腓特烈大帝的
妹妹可是港区内出了名的怪脾气,虽然待人算不上和善友好也可以说是不留情面。
至于把她抱回她的房间这种事,要是她半路醒来后产生误解,指不定自己会丢多
大的人……
无奈的指挥官只得将坐着的胡滕安置得尽可能舒适点,坐到了一旁的单人沙
发上无聊地对着茶几发起了呆。
只不过,指挥官的心思并没有陷入呆滞迷茫,反而是饶有兴致地歪起了头,
开始细细欣赏着眼前胡滕的睡颜,虽然他也知道这样用奇怪的视线去偷看一位毫
无防备的舰娘是非常不礼貌的,但是自己的目光却还是如中了蛊毒般不断被吸引
过去。
眼帘垂闭,淡金色的闪亮眼睛此刻被修长的睫毛和眼皮上的银色眼影所掩盖,
小巧挺拔的鼻梁下的双唇微微张开,微弱缓慢的呼吸声不断从嘴内传出,将荡在
自己额前的一缕秀发吹的微微翕动。一头干练的短发彰显着自己特立独行的个性,
乌黑的秀发也在发梢末端转为了深邃的靛蓝色,头上的怪异双角看上去和腓特烈
大帝的那对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更为她增添了一丝神秘的气质。高冷却又异常妖
艳的面容看上去危险而又致命,但是就是吸引着他人的目光,让人忍不住多看几
眼。
虽说胡滕是腓特烈大帝的姐妹舰,但是性格却大相径庭,而且也丝毫看不出
她那我行我素的性格和匀称的身材同自己的姐姐,腓特烈大帝,身上那股包容的
熟母气质以及极致的丰满身材有任何相似之处,反倒是更像年轻的小妈或是小姨,
洋溢着青春活力却又大胆的气质。
看来,比起已经熟透的果实,还是这种青涩中却带着一丝妖艳色泽的果实更
能吸引异性的注意……
胡滕的睡颜看上去放松了几分,没有了平日里紧绷着的情绪,多了些许温柔
在其中。类长袍样式的外套看上去庄重不失气质,宛若天鹅般的脖颈下的领口处
有着连接着肩带的奇怪造型的颈环,它们所搭配着银钉的黑色皮革搭配似乎又有
着很浓的侵略意味。领口处的黑色铁十字在白色衬衫的背景下显得格外扎眼,而
再往下就能看到一道淡淡的乳沟和挂着一大条长制黑布的遮羞布般的一缕布料。
「嗯……」
正当指挥官看的正起劲的时候,胡滕发出了微微哼声,身体也轻轻动了起来,
吓得指挥官赶紧收敛了自己的目光,却发现刚刚只是胡滕在睡梦中呢喃的声音,
变换了个姿势继续酣睡过去。
此刻的胡滕一手撑在沙发扶手支撑着自己的脑袋,大衣的领口却将自己优雅
纤细的锁骨和雪白的香肩尽数展露,身姿纤细却不失成熟的风韵,大衣下摆开叉
处更是露出了大腿的绝对领域。
「咕……」
指挥官轻咽了口口水,一面欣赏着胡滕的睡颜和身姿,却又有些按捺不住内
心的欲望和本能,缓缓将颤抖的手伸向了那件黑红色外套。
一声「吧嗒」的搭扣脱落声后,胡滕身上的外衣轻轻滑落,而大衣内部的光
景却令指挥官呆住了。虽说港区内什么的奇装异服他都见识过,什么连体黑丝、
奶盖旗袍、超低胸的女仆装、真空晚礼服,甚至是各种极度暴露的情趣睡衣……
只不过是暴露程度的差别罢了,反倒是如此极具反差感和视觉冲击的装束,他还
是头一回见。
宽松如长袍的大衣下的却是近乎全裸的白皙胴体,两道约两指宽的黑色布料
一路从「衬衫」下沿处一路延伸到自己的大腿袜上,充当大腿袜吊带的同时却也
巧妙地遮盖住了自己乳尖,而窄小的布料却又让自己粉嫩的乳晕暴露在外,如此
巧妙的遮掩简直就是为了吊起异性的胃口,将关键部位遮挡却又留给人以无尽的
遐想。一道横亘在双乳下沿的束带紧紧收束,不仅起到了部分支撑双乳的作用,
还将原本就极为完美的水滴型美乳展现出更强的立体感。
光从大小来看,胡滕的这对「胸器」并不如腓特烈大帝那般硕大和柔软,但
是搭配上这恰到好处的身材又不会让人感到过于突兀。身体算不上纤瘦也说不上
丰满,仿佛少女的青涩还未褪去,但是又带上了御姐的几分成熟气质。平坦的小
腹上微微显现出马甲线的轮廓,椭圆形的肚脐上也钉上了一枚银亮的脐钉。再看
下去,一条贴身的C字内裤将下体遮住了,但是却又没有完全遮盖住,布料包裹着
饱满圆润的耻丘,就连那道骆驼趾都能看的一清二楚,让人不禁幻想起这道细缝
能带给自己多快乐的体验……
「某些人虽然看上去高冷,但是背地里却玩的很大」用这句话来形容胡滕是
再适合不过了。
如此色情的装束和诱人的胴体简直比裸体更能激起指挥官的欲望,指挥官的
呼吸变得紊乱起来,无处安放的双手竟然直接轻轻搭上了胡滕的大腿上,开始轻
轻揉捏起来。
胡滕的白皙腿肉捏上去感到瓷实之余还带着少许的丰满的感觉着实是令指挥
官涨了见识,双腿上绣着淡银色花纹的漆皮胶袜也与腓特烈大帝的黑丝长筒袜有
所区别,比普通丝袜更富光泽和褶皱的质地摸上去与手掌之间产生的奇妙摩擦感
似乎让人有些上瘾。
不过相比起这双优雅的长腿,胡滕胸前那两团白皙的乳球似乎更受指挥官的
喜爱,棉花糖般柔软的质地让指挥官的手指不断陷入其中,很快就将这两团洁白
的乳球染上了淡淡的红晕。遮羞布料也在揉捏中被绷紧了些许,娇嫩的乳头也透
过这层超薄的布料显现出了激凸的轮廓。
「唔……」
睡梦中的胡滕发出了低微的呻吟声,似乎也是在回应着身体上传来的美妙快
感,双颊微微泛红,体温也在渐渐升高。指挥官内心也不禁感叹起胡滕这具美艳
的胴体是如此的敏感,以至于在睡梦中都开始下意识地进入到兴奋的状态。
享受完双乳的柔软质感后,指挥官站在了胡滕的面前,一手轻轻抬起了她的
下巴,另一手则伸出手指,不断在胡滕的双唇上来回抚摸挑逗着。随着檀口中呼
出的温热气息愈发浓烈,樱花粉色的双唇在指挥官手指的不断玩弄下被轻轻撬开,
露出了洁白的玉齿和粉红的娇嫩软舌。指挥官将手指伸入其中,轻轻挤开了齿缝,
得以一窥少女最为私密的口腔区域——深黑色的铁十字舌纹和一枚闪烁着银白色
光泽的圆形舌钉吸引着指挥官的眼球,也算是符合指挥官所认知的胡滕的那副叛
逆少女的形象。
空气中弥漫着诱人的雌香渐渐让指挥官的理智到达了崩溃前的一瞬间,内心
的愧疚和罪恶感仿佛都被无尽的欲望所击败,眼前睡美人愈发娇媚的胴体和表情
简直是在赤裸裸地诱惑他进行犯罪一般,从胡滕嘴中抽出的手指上沾满了温热粘
稠的唾液在办公室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异常淫靡。
忍无可忍的指挥官终究是决定释放自己的欲望,随着拉链的拉下,一条粗长
的阳具强势地从裤链口处顶出,贴在了胡滕的俏脸上。
一开始指挥官还有些担心如此僭越和下流的举动是否会惊醒沉睡中的胡滕,
肉棒贴在她的脸上好一会都不敢做出大的运动。过了好一会,眼见胡滕没有做出
过大的动作,他才确定下来胡滕睡得异常香甜,似乎并没有感受到脸上的异样,
随后便开始了肆无忌惮地开始起奸淫的动作。
肉棒一开始只是在脸颊两侧来回摩擦,轻轻拍打着如凝脂般光滑的玉肌,随
后又开始在少女那从干练的短发间来回探索,享受着柔顺和无比细腻的快感一阵
阵从肉棒的敏感带处冲击而来。玩心大起的指挥官轻轻甩动着肉棒,一不小心便
将红肿的龟头顶上了少女的粉唇之上。
沾满唾液的粉唇比指挥官想象中还要湿滑温热,光是肉和双唇紧紧贴合就能
感受到大量的刺激从龟头上不断涌现。指挥官低头看着胡滕娇美的容颜此刻正毫
无防备地被肉棒侵犯、玷污,内心竟然涌现出异样的喜悦,不禁开始缓缓挺动自
己的身体,用肉棒摩擦起这少女的粉红香唇。
「唔……嗯……」
「噢噢!!」
然而,令指挥官始料未及的事情却发生了。睡梦中的胡滕似乎是在吸吮着什
么东西般直接将肉棒的前半段吸入了口腔。过度激烈的行动差点就让指挥官吓得
泄出精液来,而偷情和睡奸所造就的快感和如履薄冰般的刺激体验却远甚于先前
的认知。
越是在发现的边缘,就越是刺激。
秉承着如此的想法,指挥官捧着胡滕的双颊,细细体会着少女口腔内极度叛
逆的香软小舌的动作——刚开始,钉着舌钉的粉舌在口腔内微微颤抖,当异物肉
棒入侵到一定程度时,却像奇怪的触手般一股脑地包裹了上来,紧贴着肉棒的表
面开始了一阵阵无规则的舔舐和吮吸,就好像是在品尝送入嘴中的美味棒冰般。
坚硬的舌钉和柔软的舌头不断在指挥官的龟头上轮番刺激着,每当舌苔挑逗
到尿眼口不断收缩,挤压出浓稠的前列腺液时便会停下挑逗的动作。转而用舌钉
的一部分去挤压、拨弄着男人的包皮系带处,产生阵阵的快感的同时也为指挥官
带去了轻微的刺痛感。龟头不光光被胡滕的软舌戏弄着,粗大的龟头每每划过那
几枚虎牙的尖利齿尖时都会让男人发出阵阵满足而舒爽的叹息。
「好……好爽!」
缓慢抽送下的肉棒仅限于在胡滕的口腔内探索着,幽深的喉咙却还在对其不
断发出继续深入的邀请,不断对指挥官的阴茎施以强劲的吸力。
此刻的指挥官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如果继续深入,刺激着胡滕喉穴和会
厌想必是能获取更多的快感,但是异物入侵咽喉的不适感如果让胡滕猛然惊醒,
那么想必胡滕不会轻易放过眼前精虫上脑的自己。迫于快感下的指挥官自然也不
敢直接将肉棒抽离如此湿腻黏糊的少女口腔,但是又要满足自己愈发膨胀的欲望,
也就只能不断地在少女的口腔中抽插起肉棒。
没一会,胡滕的嘴穴就开始慢慢收紧,肉棒的抽插也渐渐加快,而处在「危
险」边缘的指挥官更是因为紧张和机械性的动作而变得大汗淋漓。
指挥官出于好奇再度低头看去,胡滕的脸上竟然浮现出妩媚的潮红色,眼帘
紧闭,修长的睫毛随着自己抽插的节奏缓慢翕动着,温热的鼻息也不断拍打在抽
插中的沾满唾液的肉棒上,粘稠如蜜浆的香涎不断从嘴角滴落下。
如此香艳刺激的口交场面加剧了肉体和精神上的双料刺激,男人的忍耐就如
同被重击的玻璃般,碎裂崩溃。
【要……要射了……胡滕小妈!让我射在你的嘴里吧!】
指挥官的内心一阵狂喜,理智被追求快感的本能所取代,快速抽动几下肉棒
后就放开精关,对折胡滕小妈的口腔内射出了浓郁腥臭的男精。而睡梦中的胡滕
也表现出来者不拒的样子,大口大口地吞咽下浓精,就像是在豪饮牛奶一般,竟
然一滴不漏地将射出的精液尽数吞入了肚中,最后还在无意识中用舌面扫过指挥
官的肉棒前端,刺激着他因为射精而不断跳动的阴茎,从而让体内的残存精液不
断从玲眼口处挤出。
指挥官稍稍抽身,将沾满黏着白浆和唾液的肉棒从胡滕的小嘴中缓缓抽出,
再度掰开她的口腔,却看到的是一片白浊,威严的黑色铁十字被精液玷污,象征
着自我个性的舌钉也淹没在了白浆之中,整个口腔都仿佛沦为了精液容器,淫乱
而极富视觉刺激,也让指挥官内心油然而生一股征服的快感和控制欲,不禁想继
续对这位睡梦中的「小妈」做出更加过分的侵犯。
指挥官将仍在熟睡中的胡滕轻轻放躺在沙发上。仰面而躺的胡滕身体极为放
松,双腿微微交叉,被紧身C字内裤勾勒出的丰腴阴阜上似乎也映射出了淡淡的液
痕。
指挥官跪坐在胡滕身前,轻轻掰开她的双腿,揭下了那条白色的V字内裤,一
道晶莹的爱液丝线连接着内裤里侧和粉嫩蚌肉之间,最后随着距离的远离悄然断
裂。胡滕的私处饱满而娇嫩,沾满淫靡水痕的完美白虎小穴口散发出的荷尔蒙气
息让指挥官的理智进一步开始崩坏。手指轻轻探入穴口,就会被饥渴的穴肉牢牢
吸住,来回轻插和剐蹭着敏感的肉壁,让睡梦中胡滕的身躯发出了微微轻颤。
【对不起了……胡滕小妈的身体……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怀着对睡奸胡滕的那份愧疚,却又异常享受这种随时都有可能被发现的刺激
感,难以继续忍耐的指挥官扶住了自己的肉棒,抵在胡滕的小穴外来回摩擦了几
下后便将前端对准了那不断向外渗出淫水的穴口位置,而两片丰腴的粉鲍也饥渴
难耐地凑了上来,紧紧吸住了肉棒的头冠。
「胡滕小妈……要进来了!嘶……噢~」
指挥官缓缓推动腰肢,将肉棒头部没入了温暖湿腻的窄穴内,同时也发出了
舒爽的叹息。
「好……好紧!噢噢!小妈……」
处女过度紧窄的穴道也给肉棒带来了无尽的刺激,每前进一寸都要让龟头强
行推开层层叠叠的膣肉,纵使有着淫水的滋润,略显青涩的花径也无法做到像抽
插那位包容的熟女母亲的淫熟浪穴那般可以一插到底,直击腓特烈大帝最为脆弱
的子宫核心区。
指挥官艰难地挺进着肉棒,享受着慢慢开垦处子粉穴所带来的成就感,膣室
淫肉却异常顺从地贴合着阴茎,紧紧挤压着肉棒。没前进多深,指挥官的阴茎便
抵上了胡滕穴内那一道韧性十足的薄膜,阻碍着指挥官和胡滕进行着肉体之间更
加深入的交流。
男人调教了一下姿势,用双手轻轻托起胡滕的蜂腰,以方便自己的发力。肉
棒缓缓退出了些许距离,很快就又伴随着男人沉闷而急促的呼吸声重重地撞了进
来,直接将薄膜撞裂成几瓣,强势地挤开更深处的狭窄媚肉,直指胡滕那从未被
开发的花心深处。
破处的痛楚并没有让这位新锐主力舰舰娘从深沉的睡眠中惊醒过来,身体却
无法抗拒这股生理性的反应,开始不自觉颤抖起来,嘴里也发出了「嗯……哼……」
之类的梦呓声,倒是带有享受的意味。
胡滕的身体就这样在睡梦之中被指挥官据为己有,殷红的处子之血从穴口缓
缓滴落,整根没入的肉棒静静地胀泡在胡滕小妈那淫湿的花径之中,龟头顶上了
宫口,肉棒的表面吸附着一道道细微的膣室肉粒和饥渴的粉褶,差点将指挥官逼
至极限。
【好紧!这就是……胡滕小妈的魅力嘛!噢噢!】
脑内不断浮现出胡滕小妈那青涩却不失丰润的娇躯在自己身下来回扭动,媚
眼如丝地看向自己,催促起自己挺动肉棒的荒淫幻想,指挥官便感到飘飘然,开
始下意识地运动起自己的肉棒,在胡滕的处穴中来回进出起来。
胡滕那白皙如玉的肌肤上覆盖的淡淡香汗似乎让指挥官的双手难以把控,手
指微微陷入了腰肉间,只为了固定住此时胡滕的姿势,以方便自己阴茎的进出,
好似玩弄一具毫无反抗能力的性爱娃娃一般,肆意在她的身体上发泄着自己的欲
望,想必胡滕的梦境或许也因此而变得春意无边。
肉棒来回进出小穴不断将胡滕体内的淫水尽数带出,同样也激活了胡滕的本
能反应。无法抵抗肉体上传来的快感,胡滕不自觉地发出了甜美地呻吟声,激励
着指挥官进一步的奸干动作,小穴也同步迎合着肉棒的抽插节奏,一紧一松的收
缩起来,原本粗暴的开垦动作所挤开的紧闭穴肉此刻却像一条条触手般蠕动在肉
棒的表面。纵使指挥官有再多的忍耐和精力,恐怕也无法在如此刺激的处女名器
中支撑太久。
【小妈的身体……也太刺激了!就算睡着了还能做出这样的反应的吗!噢噢!
感觉……感觉肉棒被紧紧吸住了!感觉……就连胡滕的子宫口都在向肉棒求欢!
这种感觉!好爽!】
显然,此刻的指挥官已经有点顾不得自己的动作可能会吵醒胡滕了,一个劲
的挺腰抽送着阳具,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野蛮的交配欲望,而身下的少女美体也
随着指挥官的冲撞而不断颠簸颤抖,两团摊平的美乳晃荡出的淫靡乳浪很快就将
两条经线布带甩去额一边,露出了两粒被情欲浸染成深粉色的娇艳乳尖,原本紧
握着胡滕腰间的双手也被一轮轮色情的乳浪所吸引了过去,尽情揉捏这两团饱满
圆滑的乳肉,脑内不禁开始将其与腓特烈大帝胸前那两团硕大软腻的巨奶比较起
来,手上的动作却愈发大力,紧紧捏揉着胡滕的美乳。
潺潺的爱液将鲜红的痕迹冲淡了不少,令人面红羞愧的淫靡声响更是不停地
从二人下体结合处传出,男人耻骨一下下撞击胡滕的私处的声音清脆而快速。看
样子指挥官已经完全抛弃了内心的不安和愧疚,先前工作上的苦闷和劳累也在这
场诡秘的睡奸中消散,尽情享受起胡滕青涩多汁的美妙胴体,也顾不上去多虑睡
眠中的胡滕会突然惊醒,完全处在性爱漩涡的最中央。
「嗯……唔……唔……哼……」
身下的胡滕发出的模糊呻吟声愈发响亮,几乎随时都会在下一秒醒来一般,
而指挥官似乎也沉溺在胡滕惊醒后的刺激快感之中,精神得到极大满足,肉体上
获得的快感也被她无意义的呻吟放大了数倍。
「小妈!快!快……紧一点!快射了!让我射在你的小穴里面!噢噢!啊……
好爽!胡滕小妈!」
指挥官低吼着,一次又一次地将肉棒疯狂地干入身下雌性的性穴最深处,来
回搅动着敏感的花心口,妄图攫取更多的性快感,也意图让睡梦中的胡滕记住自
己肉棒的形状和冲击力。剧烈的性刺激下,胡滕的小穴开始快速收缩,四周缠绕
上来的处女肉壁简直就想要把阴茎拦腰绞断一般,淫媚的穴肉兴奋地不断蠕动,
丰盈的汁液也同溅起的水花般不断被扩张开的穴口处飞溅四周。
身下的胡滕一个劲的颤抖起来,温热的淫水冲刷过处子穴道,眼皮下的双眼
无意识的向上翻去,看样子是已经到达了绝顶的高潮之中,身体在很诚实的回应
着男人的肏干,而在梦中飘荡的神智也沉浸「春梦」之中。
「噢噢噢!射了!胡滕小妈!胡滕小妈也高潮了!噢噢噢!一起!」
肉棒被温热的淫水冲刷到了难以忍耐的地步,指挥官猛然俯下身去,抱紧了
怀中陷入高潮的胡滕的身躯,狠狠将肉棒冲刺了几下后,便一股脑地将其埋入了
花径地深处,紧贴着她的子宫嫩口,开始播撒下一轮轮精液。
「哼……」
睡梦中的胡滕也被如此大量炽热的精液刺激地发出一阵妩媚的哼声,身体战
栗,饥渴地子宫本能地将精液吮吸着,永不满足般地向小穴中的肉棒索取着更多,
宫口死死套住指挥官的肉棒前端,不断吮吸着尿道内的精液,直到再无残精溢出
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这根不堪重负地肉棒。
温存在射精后的余韵之中,原本因为抽插和交媾而淡去的倦意再度袭来,指
挥官只感到自己眼前陷入了无尽的黑暗,控制不住地就这样躺倒在赤裸身体的胡
滕身上,双手紧紧抱住怀中这具火热的丰润女体,安然进入了梦乡。
未曾想,今夜的美梦也是异常的淫靡诱人——如痴如醉的少女叫床声,手上
传来少女臀肉的紧实质感,圆润的乳房不断在自己的嘴边磨蹭,肉棒上湿腻却柔
软的腔肉质感,以及腰间那无法忍耐的酸麻爽意……原本虚幻的梦境却因为诡谲
的触感和美妙的体验而变得无比真实,让指挥官有些迷恋其中。
「指挥官~」
胡滕的嗓音温柔而妩媚,就如一缕春风般吹散了指挥官的倦意。他努力睁开
自己迷糊的双眼,看到了房间内明媚的阳光,却也看到了此刻自己的处境——此
刻的他坐在沙发上,浑身赤裸,而面前的胡滕也近乎一丝不挂地跨坐在他的大腿
上,用自己散发着娇艳粉色的极品嫩穴来回吞吃着身下男人的肉棒。而指挥官的
双手紧紧捏住了胡滕的翘臀,似乎还在这雪白的臀肉上留下了几个粉红的巴掌印。
一抬头就能闻到胡滕嘴中呼出的温热而魅惑的浓香气息,一时间让指挥官分不清
这是做梦还是现实。
「还在迷惑嘛~亲爱的……」胡滕凑近了指挥官的脸,用自己舌肉温柔地舔
舐起指挥官地面颊,轻声道,「指挥官看来是分不清现实和美梦了噢~是被快感
的毒药所侵蚀堕落了吗~」
舌钉和舌苔滑过脸颊的刺激让指挥官瞬间清醒过来,显然已经意识到了自己
那淫靡的春梦的真相,看着眼前媚眼如丝的胡滕做出的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直
接一个翻身就将胡滕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啊!呵呵~看来指挥官还是不擅长忍耐呢,还想像昨晚那样享用毫无防备
的我嘛。或者说,换个称呼?占有你的『小妈』~」胡滕媚笑着将双腿缠上的指
挥官的腰间,身体轻轻扭动起来,仿佛是在勾引着他进行下一步的动作,粉唇微
胀,发出了让所有异性都能为之沉沦的热烈请求:「亲爱的~占有我,满足我吧!
感受『小妈』纵容的爱~」
而就在二人即将开始下一轮淫乱的交媾时,办公室的门却被打开了。
埃吉尔抱着一摞文件走了进来。
「胡滕姐?等会帮指挥官处理一下这些文……咿呀!啊!」
话音未落,埃吉尔便发出了娇羞的喊叫声,不过论谁来都会对眼前这副充满
情欲的光景而感到面红耳赤——沙发上的指挥官和胡滕二人近乎赤裸,性器相连,
宛若一对痴男怨女般进行着欢爱,浓郁的汗水中混杂着双飞的荷尔蒙气息,地板
和沙发上都沾染了不少二人的体液痕迹……
六目相对,一时间,三人都陷入了沉默。
「看来昨天晚上和胡滕姐一起度过的时光很美妙噢~呵呵~有休息好吗?」
埃吉尔放下了文件,向后靠在门上,轻将门锁锁死,露出了轻浮的媚笑,妩媚俏
脸上的红晕也暴露出了自己的意图,随后便踩着高跟鞋踏击地板的声音来到了二
人的身边。
「没想到指挥官的胃口那么大呢……胡滕姐才刚来港区没几天噢~」
本性放荡的魅魔埃吉尔褪去了自己的长袍,用自己连身黑丝包裹起来的丰腴
胴体贴上了指挥官的后背,双手伸至指挥官的胸前,开始挑弄起指挥官的乳头,
一边还用自己鼻息吹打在指挥官的后颈,让他感到颅内一阵舒爽酸麻的快感。
「今天指挥官的工作,就是要好好满足胡滕和埃吉尔噢~」
办公室内再度响起了肉体不断撞击结合所发出的「噼啪」声响,夹杂着两位
铁血舰娘发出的淫靡浪叫声,久久回荡在锁死办公室屋外的走廊内。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碧蓝航线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