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滩一角——土佐】(完)


沙滩一角
维护期间,港区全员不得不暂时放假。
这天,港区维护时,阿莱克斯和他的婚舰,土佐,一起到港区的沙滩上游玩。
阿莱克斯:「哈哈~土佐!看招!」
阿莱克斯用手掀起巨大的浪花,拍在了土佐身上。土佐那精致的脸庞和柔顺
的银发顿时挂满了水珠,从头上低落到她那丰满的,由黑白双色的胸罩包裹着的
「双色球」上。
土佐:「呜~可恶——」
作为回击,土佐也开始往阿莱克斯身上泼水。被海水沾湿的「双色球」随着
土佐的泼水动作不停地摇摆着,土佐那胸罩中粉红的乳晕时不时从胸罩的侧边半
隐半现。
这样色情的光景,让阿莱克斯光是看到就有些把持不住了。
阿莱克斯感觉到下半身热热的,痒痒的,隔着海水向下看去——自己的泳裤
间已经撑起了一个大帐篷。
一个大胆的想法涌上心头,而它即将被付诸实践。
阿莱克斯:「土佐,我们比比谁先游到那里吧。」
阿莱克斯指了指远处的一个遮阳伞,沙滩一角的遮阳伞实在很偏僻,没有舰
娘在那里玩耍,而那正是阿莱克斯预想中的,将土佐「就地正法」的完美位置——
阿莱克斯:「先到的人在遮阳伞下等对方哦~」
抱着一种恶作剧的心理,阿莱克斯没有喊「开始」就一头扎进了水里,开始
游了起来。
土佐:「呜……耍赖!」
土佐也一头扎进了水里,但是因为阿莱克斯本身体能的优势,再加上耍赖给
他带来的一些开局优势,最后的结果是,阿莱克斯比土佐先到遮阳伞下面几分钟。
到了终点后,阿莱克斯在遮阳伞下的椅子旁蹲下,将自己藏匿起来。
土佐也到了终点,她四处张望,见旁边没有指挥官的身影,她开始找了起来——
土佐:「指挥官——老公……呜……要耍我到什么时候,阿莱克斯你这个臭
男——」
阿莱克斯突然站了起来,从后面抱住了土佐。土佐那细柳般的小蛮腰顿时被
粗大的手臂环绕,手掌直抵她那健康而丰满的大腿,光滑、冰凉而湿润的腿肉,
在阿莱克斯的手掌中被压得变形。「双色球」的一边也被撑开,阿莱克斯那粗糙
的手掌从里面伸进,轻轻地捏起那粉红色的,樱桃般的凸起,在十指和拇指之间
不断地揉搓着,把玩着。
土佐:「咿呀呀呀呀!!干什么啊你这个大变态——!这种事情至少等到回
家啊!!!」
嘴中这么骂着,土佐开始左右活动她的身体,尝试挣脱阿莱克斯给她带来的
束缚。
但是很遗憾。阿莱克斯毕竟能撸动西伯利亚大仓鼠的北方联合人,少女的这
点力气纯粹是徒劳。
土佐的乳头被阿莱克斯固定着,可是她的双峰却随着她的身体不断地晃动着。
挣扎时的这种拉扯感,双峰相碰的这种奇怪的触感,还有腰部上传来的阿莱克斯
那粗糙的大手给她带来的瘙痒感交杂着刺激着土佐的意识,给土佐带来了不少快
感。
不知道是在表示抗议,或者是因为舒服而发出娇声,土佐的骂声中多了一丝
哀鸣——
土佐:「大变态!!不要~呀呜~不要啊~呜呜呜~死变态老公,最差劲了……
嗯嗯~」
阿莱克斯:「呼呼~是么~那你试着逃跑啊~」
土佐:「啊呜……姆~嗯~你就、啊啊~不担心、呜姆~一时的冲动~呼哈~
可能、咿~呜~会导致、哈啊~自己身首异处吗……」
阿莱克斯:「是吗,这样啊……明明话都说不好了呢~」
阿莱克斯这样故意的调戏,让土佐多少有点恼火。为了早点从自己的变态老
公的手里逃脱,土佐加大了挣脱的力度,同时用她那对光滑、被海水湿润的,柔
嫩的、冰凉的脚丫不停地踩着阿莱克斯那厚重的脚掌。
土佐自己并没有意识到,每一次自己努力挣脱阿莱克斯而扭动那纤细的腰肢
的同时,她的乳头就会自然地被揪起,她那平坦的小腹的侧面就会传来和阿莱克
斯手上那浓厚的体毛摩擦的酥痒感。每次她抬起大腿去蹬、踢、踩阿莱克斯的时
候,她的大腿都会和阿莱克斯那粗糙的手掌摩擦,这种类似于抚摸的奇怪触感也
不停地刺激着她的大脑。她那对安产型的翘臀也随着自己的身体扭动着,但是每
扭动一下,臀肉便会顶到阿莱克斯那已经硬起的肉棒,柔软的翘臀就这样被坚硬
的肉棒不停地拨开,然后再像果冻般地颤抖着回到原位。
土佐每做一次徒劳的挣扎,她在快感的陷阱中便陷地深了一些。苦闷的娇声
一浪掀过一浪,正好比海上的浪潮。
土佐:「呀~啊~啊~呜~姆~嗯……不行……不行……」
土佐:「呜……不行……死变态……真的不行了……」
随着快感渐渐席卷土佐的脑海,她挣扎和踢阿莱克斯的力气也越来越小,到
了最后,只剩下了象征性的踩踏。她开始有些站不稳了。索性放弃了上身的挣扎,
两只小手紧紧抓住遮阳伞,就像是抓紧她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
土佐:「呜呜……变态……呜姆……臭老公……」
阿莱克斯放松了点手上的力气,因为脱力,土佐的腰失去了支撑就这样滑了
下来。
她的玉手紧紧地抓着、小臂颤抖着,紧紧地贴着遮阳伞的伞柄,做着最后的
支撑。
土佐:「不可以的……真的不行的……不可以做这么变态的事情……」
土佐做着最后的哀求,但是她的身体已经完美地呈现出了一个后入位姿势。
阿莱克斯轻轻地扒下土佐的泳裤。
土佐:「真要做……变态……不要!哈啊~哈啊~」
很可惜,现在土佐能做到的,仅限语言上的反抗。刚刚那几下挣扎,给土佐
带来了过于激的快感,若不是阿莱克斯此时正用双手扶着她的腰,她恐怕早已倒
下去了。
阿莱克斯:「那里湿了哦……真的不行吗……库!」
粉红色的、滴着爱液的女性器暴露在阿莱克斯的眼前。他本想多调戏调戏土
佐,但是自己的性欲却不这么想。
最终,他还是屈服在了自己的性欲前,话音未落,躲在遮阳伞后面,一下就
将自己的肉棒插入土佐的小穴中。
果然,刚刚的调戏和土佐的挣扎让土佐的膣道粘湿得快要融化一般,现在正
无比喜悦地迎接我的插入。
阿莱克斯:「要动咯~」
土佐:「呀……变态!大笨蛋!坏蛋!呜姆~啊啊啊~嗯~不行……」
无视土佐的辱骂,将手搭在土佐的腰上,慢慢地开始抽插。
土佐:「变态……变态……但是……在我里面搅动的感觉……好棒……好奇
怪……呜呜~感觉,自己的心跳变快了……」
大概是因为从来没有在外面做过,阿莱克斯感觉土佐的小穴今天更紧了。
像野兽一样,从后面抽插着男性器,激烈地碰撞着腰。
土佐:「啊啊、啊啊啊~哈啊啊~变态的大肉棒在里面蹭来蹭去、奇怪、好
奇怪……」
阿莱克斯:「是吗~明明土佐看起来很享受的的样子呢……」
大概平时土佐总是会摆出一副女强人的样子,感觉总有些居高临下。和她做
爱的时候,这样有些柔弱的一面,确实是阿莱克斯平时不曾看到的——
不过,确实,她的身材也很性感——今天还穿了这样色情的泳装,让阿莱克
斯完全把持不住。
对于身为男人的阿莱克斯来说,和有些不坦诚的土佐做爱,也是平时枯燥生
活中,一种颇为不错的消遣。
土佐:「呜呜……老公最变态了……啊啊、插那里不行……好棒……好棒~」
尽管土佐嘴中还在骂着阿莱克斯,但仍保持着高昂的性欲激烈交合着。
土佐:「喝……什、什么——」
阿莱克斯开始左右活动他的肉棒,在土佐幽秘的洞穴中不停地搅弄着。膣道
两边的穴肉,对阿莱克斯这激烈的性行为表示「夹道欢迎」,交替地痉挛着,刺
激着阿莱克斯的肉棒,从龟头尖端给他带来一种愉快的挤压感。
土佐:「肉棒……大肉棒好硬、好舒服啊……哈啊、啊啊~呜啊~」
土佐的叫骂声渐渐地消失,她嘴中的娇声也愈发的高昂,貌似兴奋地到了要
发狂的地步。
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被快感所吞噬,土佐的嘴中发出了快乐得几乎要融化的娇
喘声。
土佐:「呐、老公……动起来……尽情地插入我的深处吧、哈啊啊~呜姆~
别、别害羞嘛~再、再大胆点,我也不会~啊~对你怎么样的……」
土佐能玩得这么尽兴,阿莱克斯此时也十分地开心。身为男人,就这样被自
己心爱的妻子夸奖着自己的性器,多少有些志得意满。
不过……好像差了些什么。
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
阿莱克斯拔出了自己的肉棒,专注地思索了一会儿。冰凉的海风,吹在被土
佐的淫水和自己的先走液打湿的男根上,让阿莱克斯的男根不觉一跳。
阿莱克斯:「嘶~呜——到底少了些什么呢……」
土佐:「干什么啊笨蛋!都侵犯到这个地步了,快点插进来……快点把我射
的乱七八糟啊!想什么呢!」
阿莱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开心地大笑了出来。
土佐:「笨蛋!傻笑什么呢!快进来!」
阿莱克斯将自己的肉棒放到土佐的膣道口,用刚被风吹得干了些的肉棒,摩
擦着土佐的膣道口,用她的爱液润滑着自己的分身。
阿莱克斯:「土佐……能一边做一边骂我吗?如果土佐不骂我的话,我就不
插进来了哦~嘿~嘿~嘿~」
为了满足自己的奇怪性癖,阿莱克斯坏笑着,调戏着土佐。
肉棒尖端对小穴口的摩擦,让土佐有了一种被放置了的感觉。肉棒就在旁边,
但是却不能插入自己,让土佐感觉无比焦急。
土佐:「笨蛋!变态!烦死了!老公最讨厌了!」
土佐回过头,眼中噙着些生理性的泪水,看向阿莱克斯,对他骂道。
然后,土佐低下了头,小声地恳求着——
土佐:「可以了吧,呐、阿莱……插进来吧……求你了……」
阿莱克斯:「好啊~我会如你所愿,插到最深处的~嘿嘿~」
发出宣言的同时,抓紧土佐的腰,一口气将肉棒连根插入到最深处,直抵土
佐的子宫口。
土佐:「啊啊啊~变态停下啊~……那里是宝宝的房间……」
土佐的后背极力后仰,同时发出高昂的娇喘声。
她的膣道中的穴肉一颤一颤地收缩着,大概是轻微的高潮了吧。
不过,现在的阿莱克斯,可不是说停就能停的——
土佐:「哈啊啊、比、比刚才还要深……里面、里面都被填满了……」
土佐:「等、等一下,太刺激了,我、我不行了……」
阿莱克斯:「这就不行了吗?明明刚才还喊着好棒……」
土佐:「笨蛋、那个、那个是——」
土佐涨红了脸,却想不出辩解的话语。
土佐:「那个是……是、是……确实,好棒……」
阿莱克斯:「嗯~不错不错~现在就让我好好动一动来奖励你~」
土佐:「啊啊、啊啊、啊啊~等、等等……」
无视着土佐嘴中抗拒性的娇喘,阿莱克斯加快了活塞运动的速度。
从后面中出着土佐的阿莱克斯,像是交媾着的雄兽,激烈地向雌兽渴求着。
每次深插到膣内,土佐全身就会颤抖起来。沾满爱液的肉棒每次抽插的时候,
结合部处总会响起淫靡的水声。
想要让她变得更加凌乱,于是阿莱克斯活动着腰猛地插入。拉近土佐的腰,
任由性欲驱使,用龟头搅弄着膣道深处,想要自己舒服起来,快点达到高潮的顶
峰。
就在这个时候——
远处突然响起了其他舰娘的说话声。
……看来好像是沙滩排球被打飞了,她们来这里寻找。
大概是因为我们正好在遮阳伞的阴影下,她们好像没有看到我们的身影,正
低着头看着沙滩上寻找着排球。
这有点不妙啊……
想想明天的新闻:「指挥官和土佐在野外露出做爱……附图X张」
感觉自己的形象要破裂了……
就算要离开现在的位置,在移动的瞬间就会被发现我们的身影。
要是被看到的话,明天的新闻就——
震惊!指挥官和土佐不知廉耻,在公共场合做爱!
土佐:「嗯嗯、嗯嗯嗯~」
阿莱克斯:「等等……土佐?」
土佐收缩的膣道紧紧地缠住了阿莱克斯的肉棒。
如此强烈的刺激,让他差点忍不住发出大声,赶紧咬牙忍住,抑制这一冲动。
土佐:「对、对不起……身体擅自做出反应……嗯嗯、嗯嗯……」
虽然土佐此时正在拼命地压低声音,但是她的下身似乎想将我榨干一般,紧
紧地缠住我的性器。面对这无比强烈的快感,我竭尽全力不让自己发出呻吟。
虽然有考虑过拔出来,但是这种状态下稍稍挪动,肯定会直接射精——如果
就这样将热乎乎的精液播撒在土佐的体内,她毫无疑问地会发出快感的娇声。
这样的话……除了忍耐别无他法了。
土佐:「库呜呜~哈啊、哈啊、~嗯嗯~呜~」
土佐的身体状况似乎和我一样,拼命地忍耐着。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张
的缘故,膣道内壁正在不断地蠢动着,不停地向我施加着刺激。
阿莱克斯:「咕呜……」
咬紧嘴唇,极力防止走火。
根本控制不住自己,肉棒大幅度地挺起,像土佐的膣内深处施加着刺激。
土佐:「哈啊、哈啊啊~」
感觉那些寻找沙滩排球的那个舰娘的视线好像转到我们这边了……
大概是阿莱克斯的错觉,她并没有靠近,而是继续专注着寻找着排球。
土佐:「等等老公……突然插到这么里面,不会就这么暴露嘛……」
阿莱克斯:「本来就是你里面缠的太紧了……」
土佐:「就算这么说……都怪老公太棒了……太色了……把我也弄得兴奋了……
嗯嗯、嗯嗯……」
土佐的膣道仍然紧紧地缠着阿莱克斯的男根,像是在说着不会放手一样反复
收缩。
受到刺激的阴茎不停地鼓胀起来,阿莱离快感的顶峰也越来越近。
然后每次注入力量忍耐射精的时候,肉棒就会挺起,不停地向膣道内壁施加
刺激。
土佐:「呜呜呜——真、真的想去了……」
土佐也开始无法控制自己,她的屁股前后推着我,刺激着我的肉棒尖端。
虽然没有自己插入的时候那么刺激,但是在此时这样的极力忍耐之下,土佐
对阿莱克斯的刺激已经足够致命。
阿莱克斯:「不、不妙……」
努力站稳脚跟,拼命阻止自己的射精。
完全不顾阿莱克斯的辛苦,土佐的小穴内还在不断地蠢动着,不停地撸动着
阿莱克斯的肉棒。
阿莱克斯已经被快感冲昏了头脑,只剩最后一丝理性。
他向侧边望去,只看到了一位舰娘抱着沙滩排球离开的侧影——
谢天谢地,终于可以在土佐的身体内射精了……
阿莱克斯的手掌托起了土佐那对丰满而结实的美腿。他自己的双膝也向前屈
去,被托起的土佐,借着重力,阿莱克斯的分身也顶到了土佐的小穴的最深处。
穴口紧紧地压着肉棒,像是要将阿莱克斯的肉棒全部吞没。小穴中的膣肉紧
紧地挤压着阿莱克斯的分身,给他带来一种从包皮尖端传来的,极强的挤压感。
阿莱克斯的包皮被撸到了极限,紧紧地扯住了他的龟头。
阿莱克斯:「咕……呜呜呜呜!」
一股浓烈的、热乎乎的精液从阿莱克斯的马眼中喷射而出。
土佐:「去了……去了啊啊啊啊~!!!」
土佐的小穴也不停地痉挛着,穴内的形状不停地变化着,紧压着阿莱克斯的
分身,从四面八方包裹着给他带来不同的刺激。
阿莱克斯:「呜……咕……好紧,又要……来了~~!!」
忍耐了许久的、紧致的膣道给阿莱克斯带来的极上刺激,让他忍不住又射了
一发。
土佐:「不要……太多了……太多了……呀呜哇~啊啊啊啊啊~!」
阿莱克斯:「还有……咕……呜~库!」
后来大概一共灌了五六波精吧……阿莱克斯才终于停下。
事后,阿莱克斯和土佐一起躺在阳伞下休息。
土佐:「笨蛋笨蛋笨蛋……都怪你把持不住,被人发现了就完了……」
土佐挥动着粉拳,锤着阿莱克斯的胸口。
阿莱克斯:「对不起啊……这……」
土佐:「嘛,算了,不过……挺刺激的……」
土佐羞红了脸,阿莱克斯和土佐都笑了。
阿莱克斯:「要么我给你讲几个北联黄段子消遣一下?」
土佐:「还是算了吧,太尴尬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