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女仆的浪漫之夜】(完)


今天是周末,也是我的我的恋人——埃米尔。贝尔汀约会的日子。
……不过我现在却一个人坐在她宿舍的沙发上。
原因是她给我开门之后,说是要换衣服,于是就进自己的房间捣鼓了半天……
尽管很期待她会换个什么样的衣服出来,但果然这样被放置还是会有些忍耐不住
啊……
埃米尔:「……主人,进来吧?」
与平时不同的称呼。我顺着声音的源头走去——埃米尔此时穿着一身浅蓝的
女仆装,跪坐在床上,浅蓝色的基调和她的金发意外地相称,胸前那诱人的沟壑
微微露出,一双蓝白相间的丝袜更是包裹着她那丰满有肉而又诱人的大腿。她手
扶着下颚,勾引着我的视线。
埃米尔:「欢迎回来,主人~我看皇家的女仆们都是这么问好的呢~需要什
么服务吗?」
蓝宝石般的眸子一张一合,给我一个Wink,卷曲的、美丽的眉毛,像手指一
样,做出一个「来」的姿势,勾引着我。
指挥官:「我确实需要一些特殊服务……嘿嘿~嘿嘿~嘿嘿嘿……」
埃米尔:「那么,就由我给指挥官献上女仆之舞吧~」
指挥官:「很明显不是那个意思的吧?嘿嘿……」
我从后面抱住埃米尔,将她的小裤裤脱下,扔在一边,然后抓住了她的双手,
让她跪倒在床上。
指挥官:「我需要的是……这种特殊服务啊!」
掏出已经梆硬的凶器,将埃米尔的裙子掀起,抵在埃米尔那圆润的臀部上。
埃米尔:「这样的热情,可是不能称作是浪漫哦?主人……」
指挥官:「可是女仆不就是要为主人提供服务的吗?」
埃米尔:「这……倒是没错……」
指挥官:「那今天就麻烦埃米尔为我提供服务了哦?」
埃米尔:「诶……好、好吧……」
指挥官:「今天可能会比较激烈哦?」
埃米尔:「……你还真是一点都不会怜香惜玉啊,主人……不过……也正是
这样,和你做爱才尽兴呢……」
指挥官:「那么我要插进去了哦……」
埃米尔:「啊……嗯、嗯呼、啊啊、哈啊……」
膣内就像是在榨取着肉棒一样紧缩着,感觉稍不注意就会射精。我忍耐着快
感慢慢地将腰向前顶去……终于将肉棒完全插入了埃米尔的膣内。
埃米尔:「嗯、哈啊……好像、全部插进来了呢……」
指挥官:「要动了哦?」
我已经无法继续忍耐,比起照顾埃米尔的感受,现在我的性欲已经支配了我
的思考,让我动起了腰。
埃米尔:「哈啊、啊啊……主人、这样、太激烈了……嗯呼、呀啊嗯……」
该说角色还贯彻地挺好嘛,埃米尔一边被我激烈地干着,一边还叫着主人。
这么一想,确实有一种与平时不同的体验——于是也就想要好好地欺负一下身前
的女仆。
指挥官:「诶~这样吗~那是慢慢来好呢~还是激烈点好呢~」
埃米尔:「哈啊、啊啊……那、那个……嗯、嗯嗯嗯……慢、慢点……」
指挥官:「那就如你所愿咯?」
这么说着,将腰部的动作放慢了下来。我开始不再继续摩擦膣内,而是像是
在慢慢品味着这种感觉一般,摩擦着膣道口,给予她微弱的刺激,像这样感受埃
米尔的体温也很舒服。
埃米尔:「嗯~哈啊~嗯、嗯嗯、哈啊、哈啊……」
指挥官:「怎么样?喜欢这样吗?埃米尔?」
埃米尔:「诶……诶……是、是的、嗯嗯~」
我推测出埃米尔在撒谎,不是通过她说的话,而是因为她的叫声——从爽快
地浪叫,到有些欲求不满的淫叫。同时,她腰部的动作也出卖了她——
指挥官:「那告诉我,你这样擅自动起来,也是因为你喜欢慢慢插入么?」
从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开始,埃米尔就无意识地动起了腰,向我索求着快感。
被欲望支配了的她,现在正在渴求着我的肉棒,不停地用自己的小穴蹭着。
埃米尔:「抱、抱歉主人……淫乱的女仆、身体擅自动起来了……」
指挥官:「嗯~很好,淫荡的小女仆,接下来,要我怎么做呢?」
我依旧保持着缓慢的动作,故意让她着急,慢慢地抽插着她的小穴。
埃米尔:「哈啊……哈啊……哈啊……那个……万分感谢,指……主人……
呜呜……」
而她此时也无意识地用腰蹭着我的分身。
埃米尔:「拜托了,主人……激烈一点……激烈地干我这个淫荡的女仆吧……
求求您……激烈地把我玩坏吧……」
指挥官:「嗯~很好~不愧是鸢尾的一流淫荡女仆呢~」
我将我的肉棒拔出,抽退到边缘——然后一下子插到了最深处。埃米尔:
「啊啊啊啊、哈啊啊啊!!!」
埃米尔的后背大幅度地抖动着,同时膣内也一下子紧缩了起来。
指挥官:「难道你刚刚因为突然插入而高潮了……」
埃米尔:「十分抱歉,主人……我、我擅自高潮了……」
指挥官:「嗯~很好~很好~那我继续了……库……」
埃米尔:「诶诶诶~怎么这样~呼啊~嗯呼啊~啊啊~姆~嗯~」
无视埃米尔的话,我在充满了爱液的膣道内开始了抽插。
埃米尔:「哈啊……啊、啊……好棒……主人的插法、好下流……明明是这
样……哈啊、像动物一样的姿势……嗯嗯、我……却这么有感觉……」
指挥官:「你说谁下流?」
因为我的一些施虐心,「啪」地一巴掌,拍在埃米尔那圆润的翘臀上。臀肉
上掀起涟漪和波澜,就像涨潮的海面一般。这样突然地拍打动作,让埃米尔的膣
内突然紧缩了一下,给予我的肉棒无比紧致的挤压感。
因为沉迷于这样的快感,不禁在埃米尔的臀部上多扇了几巴掌——
指挥官:「从刚才就一直在道歉,你到底有没有做一个好女仆的觉悟啊!」
又是一巴掌,落在她的另一臀瓣上,留下一个粉红的手印。肉棒再次感到了
极为紧致的挤压感,让我飘飘欲仙。
埃米尔:「啊~啊~啊~嗯嗯~啊~主人……抱歉、抱歉……」
她尖锐的哀鸣不断传入我的耳中,让我的性欲无比高涨,我继续拉住了她扶
着床的手,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继续着在她小穴中的抽插——
指挥官:「淫荡女仆的小穴、真是太爽了呢~呜~库~嗯~!!喂、你喜欢
被这样打吧?」
埃米尔:「才、才不是、主人……啊、啊、呀啊、好激烈、啊、啊啊啊、哈
啊、嗯嗯~」
虽然这样激烈地干小穴也很爽,果然我还是想要她小穴紧紧地抓住我肉棒的
感觉。于是,保持着激烈活塞运动的状态下,我再次将手掌伸向了她的屁股——
「啪!」
埃米尔:「呀~~啊~啊~不要呜啊啊啊啊!!!」
在顶到了最深处的情况下,掌掴埃米尔的臀部,果然会有出人意料的爽感。
埃米尔的深处就像是要将我的分身挤出去一样,紧紧地碾压着它。
通过这样的行为,让我确信了——埃米尔她,是M。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虽然她嘴上说着不要,但同时还是会发出甜蜜的娇喘。
因此我直接无视了埃米尔的话,更加用力地插了起来。
埃米尔:「哈啊、啊啊……不、不要……嗯呼、呀啊啊……」
再次紧紧拉住埃米尔的手,粗鲁地顶向她的膣道深处。
埃米尔:「呀啊、啊啊……哈啊、这里,这样插的话,哈啊啊……不行、那
里是……宝宝的房间……呜呜呜~~又大又硬的鸡鸡……不行的……主人~啊啊、
啊啊……」
不仅仅是激烈地抽插,而是在一边摩擦着腔璧一边运动,在她的小穴口画着
圆。而这也让埃米尔很爽,她发出了甜蜜的娇喘。我也想要听到更多的、这样的
声音,于是我激烈地从冲刺了起来,任凭结合部发出「啪啪」的水声。
埃米尔:「啊、啊……指、指挥官、我、我要去了呜呜呜……」
就像她说的那样,结合部正在不断溢出大量爱液。
指挥官:「指挥官是谁啊?库……」
「啪」地一巴掌落在埃米尔的翘臀上,她的小穴突然收紧。
埃米尔:「啊~呀啊~呜呜……抱歉、主人……」
回应着我似的,每次我插入的时候,小穴中都会发出淫靡的水声。我的射精
欲也随之高涨,于是我也开始了最后冲刺——
埃米尔:「来了……来了……有什么要来了~哈啊~啊啊~主人~一起~一
起……」
指挥官:「我也……快射了。一起去吧……埃米尔……」
埃米尔:「要来了……要来了……啊~呀啊啊啊啊!!!」
指挥官:「说是一起去,竟然先去了……不可原谅!」
「啪」
已经有些发红的屁股上,又填了一个掌印。膣道比以往更加激烈地紧缩着,
逼迫着我在她的膣道内部射出——
我在她的膣内深处,将我的子种一一注入子宫。
埃米尔:「哈啊、啊啊……主人的……好热……好多……」
刚刚那激烈地痉挛还在继续着,紧压着我的肉棒,又让我继续射了好几发——
指挥官:「哦~哦~嗯~又、又来了~噢噢噢噢!!!」
像发情的野兽一样低吼着,又在埃米尔的膣道内射了好几发。
……事后……
埃米尔:「刚刚那样,真是激烈呢……指挥官……」
指挥官:「额……很抱歉,一时兴起对埃米尔做了那样的事情……」
埃米尔:「没事哦~指挥官稍微欺负我,我也很喜欢呢……不如说,实际上
是每一天都更喜欢您了哦?今天的事情……感觉打开了奇怪的开关呢……哈哈……」
被她的这种心意所感动,我也想要对她负责——
指挥官:「啊……我很快就会婚你的,埃米尔……我会对你负责的……」
埃米尔:「诶~好、好啊……那个……婚礼的时候,指挥官会和我一起跳热
情的舞蹈嘛?还、还有热情的Kiss……」
指挥官:「那就这样一言为定?」
埃米尔:「一言为定!最喜欢您了,指挥官!」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