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了药剂的大凤变成不自量力的雌小鬼,最后当然要被指挥官肏到瘫软。】(完)


「哈哈哈,今天我可是指挥官大人的秘书舰,看那个臭狐狸还敢不敢来抢指
挥官大人♥~」大凤从两块酥软巨乳中掏出还带有余热的钥匙,偷偷摸摸的打开
大门后进入房间,不过进去后她第一眼就被茶几上的瓶子吸引住,透过玻璃是粉
红色的液体,大凤走过去拿起药剂,内心中出现各种幻想,不过所有的幻想都停
留在被指挥官推到在床上的画面,一想到哪里大凤的嘴角就泛起微笑。
「指挥官大人我来了,这是什么东西?不会是指挥官大人……啊~真是的~」
咕咚咕咚。
「为什么头有点晕。」喝下药剂后大凤只感觉大脑昏昏沉沉
「起来了!废物指挥官!都几点了!」一大早我就被一只白皙玉足踩在脸上,
软糯脚心的淡淡体香顿时让我清醒不少,少女的脚指剥开我的嘴唇开始挑弄起我
的舌头,明明这声音很像是大凤,语气却十分奇怪,我睁开眼睛看到旁边的大凤
捂住小嘴一脸耻笑的看着我,今天的服饰也是格外的大胆,从她精致的玉足往上
看肥而不腻的大腿中两片莲花般秀美粉黛的嫩肉中流落出几滴花蜜,和服的裙摆
也比以往短些。
「小杂鱼指挥官还真是的,今天我可是指挥官杂鱼的秘书舰啊,杂鱼赶快起
床啊」
「怎么了?」我抬起手握住大凤的脚踝,在站起身的同时将大凤的脚踝抬起,
再向前推去,只剩下一只脚的大凤只能被迫靠在墙上还保持重心。
「杂鱼居然敢戏弄我,看来平时的我还是对弱鸡指挥官太好了。」只可惜现
在的大凤只能嘴硬,她根本没办法挣脱开。
「大凤别装了。」我松开手向卫生间走去,本以为大凤会就此恢复原因,可
她的嘴中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那些侮辱我的话语,偶尔这样一下也算是不错。
「杂鱼弱鸡,快点刷完牙和我工作,你这样的弱鸡怎么可能保护好港区,杂
鱼♥~」
「好了好了,杂鱼杂鱼,我是杂鱼。」这时候我才发现大凤根本不是装出来
的,我开始思索着大凤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性格,好像昨天奸商送给我个实用性药
剂,也不知道是什么作用,我只记得我把药剂放到客厅茶几上就没再管她,莫非
是大凤偷偷摸摸喝下去了?我洗漱完后就回到客厅,果不其然瓶子里面空荡荡的。
我明白了,这东西被大凤偷偷喝了。
「杂鱼在干什么?啊想喝水吗?这可不行啊,因为已经被我全部喝完了,指
挥官小杂鱼♥~」大凤从卧室中走出,左手伸出中指放到向左倾斜的秀色脸庞上,
刚才的裸足是早已套上一层黑丝过膝袜。
我摸了摸脑袋,莫非这个药剂可以让人的性格发生变化,以前的大凤是病娇
现在变成雌小鬼了?
「大凤?大凤?」
听到这句话后大凤双手叉腰,上半身向前探去,皱起眉头用一种奇怪的语气
说道
「居然敢直呼我的名字,小杂鱼要叫我大凤大人,听到了吗?」
「好好好,大凤大人。」听到满意的答复后大凤,用中指勾起我的下巴,微
微张开的朱玉薄唇上反射这几道光线,大开的合服中白皙粉黛的乳肉袒露在外,
在稍加仔细的观察后就可以发现最下方的乳房周围已经有些乳晕。
「弱鸡指挥官动心了吗?嘿嘿嘿,可是大凤的身体可不会被弱鸡指挥官用。」
还好房间内装有摄影机,等大凤清醒后就逼着她录像。
「小杂鱼,该工作了,走吧。」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没想到一出门就
碰到赤城,我只好礼貌性的打招呼。
「早啊,赤城。」刚刚起床的小狐狸泛着迷糊,不过看到我后她立马来了精
神,用纤纤玉手整理一下自己凌乱的黑发后嘴角泛起弧度。
「指挥官大人❤ !」正当赤城要扑过来时,大凤直接伸出手挡住她,看着大
凤轻蔑且趾高气扬的表情,赤城的美眸顿时阴沉下来,双手插在胸口向后退了几
步。
「不可以啊,杂鱼指挥官还要去工作呢,可不能陪你玩。」
「呀,在和指挥官大人玩什么Play呢?」
「大凤别这样。」急死我了,若是平时的大凤我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让她停
下来。
「叫我大凤大人!」原本在我面前有些羞涩的少女玩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趾高气扬的表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哎,还大凤大人呢,我可能就是个家鸡,家鸡还配叫。」眼看大凤就要召
唤出舰装我立马拉着她跑到办公室。
「呼呼呼,大凤,我很期待明天你是什么反应。」回到办公室后我就开始工
作,不得不说成为雌小鬼后的大凤在工作时倒是安分不少,只不过隔三差五的叫
我杂鱼让我很是不刷。
「杂鱼,还没有完成工作吗?还真是垃圾。」被工作搞得有些繁杂的我正准
备休息,大凤的话语便传到我的耳中,我打开手机中的粉色软件,搜索雌小鬼,
在学习几分钟如何对付雌小鬼后,我立马站起来,径直向大凤走去。
「杂鱼怎么了?是不是想要大凤大人帮你忙了。」我直接脱下裤子,露出一
柱擎天的阴茎,果然大凤看到后立马慌了。
「杂鱼怎么了?真以为你配用这个……」大凤咽了口口水,身体不自觉的向
后退几步。
「大凤啊,准备好了吗?」我一把抓住大凤的手把她拽到沙发上,二话不说
将头埋在大凤的白玉美腿将,我的舌头立马化成灵活的泥鳅,撬开大凤干净的无
毛蜜穴。
「啊。杂鱼指挥官还想要插入里面,嗷嗷嗷~~快点拔出去,一点都不舒服
呜呜呜~~」细致紧密的肉穴中充斥着少女的清醒,大凤淫乱不堪的肉体早已经
被我掌握在手中,我继续用舌头向大凤蜜穴深处前进,寻求着最深处那颗让大凤
愈发不能的小肉球,可怜的雌小鬼大凤只能用无力的手臂试图推开我的脑袋,不
争气的子宫也开始下坠。
「杂鱼我要我要呜呜呜~~不行好像快要泄了啊啊啊呜呜呜~~」终于我的
舌头触及到大凤的G点,随着舌尖上下拨弄几次后,一股涓涓细流从紧致蜜穴中流
出,我也乘机拔出舌头,看着不自量力的大凤被我调教到略微失神的美眸,不服
气的小脸上挂着几颗泪珠,樱桃小嘴也微微张开让那个粉红色的丁香小舌挂在嘴
角处,此起彼伏的胸口让那块酥软白皙的巨大乳房泛起一片片肉波浪。
「怎么样啊,大凤大人,看看你这个垃圾小穴已经被我舔到流水了,请问大
凤大人有何感想啊。」
「哼,你这个杂鱼,要不是你称为大意偷袭我,我会这样吗?不讲武德的杂
鱼废物男。」我越来越头抓住大凤黑色美腿的脚踝向上提起,还未将欲望完全排
除的馒头肉穴自然是无法平息,我控制着阴茎向前顶去让散发着无尽热量的充血
龟头触碰到大凤欲求不满的肉穴阴蒂旁,这种熟悉的感觉让大凤的肉欲迅速上升,
欺霜赛雪的水嫩肌肤上开始变红,口中也在不断地传出娇喘声。
「要开始了啊。」腰部向前用力硕大的龟头直接穿破大凤的蜜穴中,一种强
烈的快感瞬间传入大凤的大脑中,阴道媚肉开始紧缩把阴茎死死夹住,我放开大
凤的脚踝,轻轻的掐住大凤的玉颈,作为雌小鬼的大凤瞪大美眸,恶狠狠的眼神
让我感到异常的兴奋。
「放开我呜呜呜~~要死了要死了呜呜呜~~好难受呜呜呜~~」窒息感让
大凤的意识逐渐模糊,她用双手试图挣脱开我的束缚,只可惜现在的她在性快感
的压制下力气已经荡然无存,就在这时候我的龟头也正好插入大凤得子宫口,霎
时间大凤的脸庞变成放荡的阿黑颜,暗红色的美眸被白色占据,樱桃小嘴中的丁
香小舌如同暴风中的彩旗肆意的在空中晃动着,一些唾液也被她从口中挤出,流
的满地都是,我决定松开手看看这个雌小鬼大凤到底有没有认错。
「怎么样大凤大人,有什么想法吗?」细小的阴道壁肉上好像是有无数的洗
盘,死死的吸住黄毛青年的黝黑肉棒,产生出的一股股淫水从性器官的缝隙中挤
出,干净的白嫩穴口在一次次的抽搐下显得有些发红,色素开始沉积在粉嫩的阴
蒂上,腓特烈精心呵护的馒头小穴就这样被黄毛的污染。
古铜色的身体压住大凤白花花的媚肉,干练的腹部与油腻的肉臀发出啪啪啪
的糜烂声响,我的两只手拽住她丝滑的秀发,像是拽着一批母马奔驰在房间中,
接二连三的刺激传入大凤的脑中,她的嘴唇变成O形肆意的从口中发出母猪淫叫,
被粗糙大肉棒开阔的阴道也开始记住肉棒的形状。
「啊啊啊~~不舒服,不舒服了啊啊啊~~你个杂鱼的垃圾肉棒休想让我高
潮~~要去了要去了啊啊啊~~不行不行高潮了高潮了啊啊啊~~」
突然大闭上美眸,内部的宫颈口突然缩小,将不断轻吻子宫口的龟头卡在其
中,一股温热的流水冲刷在我的龟头上,随后整个阴道壁肉都开始缩小死死的挤
压住阴茎,一瞬间我的精关失守无数的粘稠热精从龟头上的马眼向着子宫口肆意
的喷射着精液,而卵巢也十分配合的下降,将自己浸泡在浓厚的雄性精液中,不
过兽性大发的我不可能停止,伸出手就对着她翘起的白洁肥臀上来了一巴掌。
「母猪!谁让你擅自高潮!害的我也射出来了!」
「嗷嗷嗷~~弱鸡的精液居然敢射进来了嗷嗷嗷~~快点拔出去嗷嗷嗷~~
完成忍不住高潮成为喷水母猪了啊啊啊~~不行不行大凤高贵的子宫被杂鱼指挥
官的精液射满了,我现在要啊啊啊~~不可以大凤的子宫要变成精液储存罐呜呜
呜~~」
「怎么样?舒服吗?」我有拔出阴茎后就坐在沙发上,看着凌乱的大凤一脸
放荡的享受被精液灌满的快感。
于是乎肏了大凤一整天。
第二天
「大凤大凤?还记得昨天的事情吗?」听到这句话一股潮红顿时占据了大凤
的脸颊,她用袖口捂住自己的眼睛,内心的羞耻感让大凤无地自容,恨不得现在
挖个坑把自己埋下去。
「指挥官大人,别别说了。」我走过去轻轻的捂住大凤的手。
「怎么了?昨天的大凤挺可爱的,偶尔和不一样的大凤玩一下也不错。」我
慢慢的拿开大凤遮挡住眼睛的手掌。
「指挥官大人没骗我吧,明明昨天我骂了指挥官一整天。」一阵水雾弥漫在
大凤暗红色美眸中,看着楚楚动人的大凤我竟忍不住发出笑声。
「没事的,这点小事情而已。」
这时候赤城走到门前捏住嗓子「杂鱼指挥官哈哈哈!」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