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视根本避不开!受虐沉沦的监禁未来,高冷毒舌未来视JK的撩裙黑丝侍奉恋爱喜剧】(完)


我有了在意的人。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当我第一眼见到她时,那在流水中漫宿摇曳
的漆黑长发下,深邃的眼眸绽放出超脱现实梦幻般的色彩,那一刻我仿佛能从那
倒映着现实浮影的瞳孔深处感受到有什么与我的灵魂相似的东西在跳动。
回过神来的我看向踏入教室的身影,伴随着被黑丝包裹的紧实肉腿互相交错
时,细腻紧致的过膝袜互相摩擦发出细碎的「沙沙」声出现的是迈着富有肉感的
修长大腿冷艳少女,夺人眼球的修长身影与那及腰的乌黑长发,如瀑般流淌的柔
润黑发摇曳间能隐约看见的是少女天鹅般修长的雪白后颈。
像是注意到视线一般,少女轻踩腿底,百叶裙下的弹软翘臀微微一旋,霎时
间长发翻飞,如墨的青丝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随后出现的是少女优美端庄的
俊俏面容,姣好的眉宇在看见背后是谁后微微皱起。
与艳丽外表不同的是,少女缺乏表情的脸颊上总是保持着总日难以消融的冰
霜,即使是像现在一般向周围表达自己的不满,也只是微微皱眉。待人温柔友善,
却总是保持着无法缩短的距离感,这样的她想必面对任何人的深情告白都不会为
之动容,回应的只会是一脸冷漠吧。
但即使是这样,我还是深深的爱上了她。
「如果是她的话一定能理解我的吧」无来源的我这样想到,当这种思绪翻起,
我的爱慕之情便无法抑制。
但这样……窝囊的我,就算发现了深爱之人又能做些什么呢,说是与那个优
秀的她有相似之处也只不过是自己狂妄之言吧,连告白的勇气也没有,这样的我
又如何配的上她呢,我能做的只有用目光追随着她的背影罢了。
在注视的同时我也查觉到了对待任何人都优雅冷静的她唯独对我表达出的厌
恶感,或许说出来有点自我意识过剩,若隐若现的疏离与排斥感充斥在我与她的
交流之中。
但……
即使是这样我也无法将视线离开她。
即使是这样我也想将爱意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出来。
即使被厌恶,无法遏制的渴求和无理智的欲望驱使着,被仰慕少女厌恶着的
我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在高中的最后一个寒假前我向她搭话了。
「不告白吗?」
「诶?」
将这份还在酝酿中的告白打断的是少女的话语。
「不告白吗?」面色冷淡的少女再次问道。
还未发话踌躇的我,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的我,想为这段无法抑制的思
念带来新的结局的我被少女轻柔的声音打断了。
「不告白吗?茜在问你呢,你喜欢茜吧,特意将茜约到这种没人的地方不是
为了告白吗?」
见我没有回答,她反手抓住了被点破的我,止住了我想逃跑的念头,犹豫再
三,我盯着少女乌黑的瞳孔问出了始终未能开口问出的问题。
「你不讨厌我吗?」
「哈?你叫我来就是想问这个吗?!」少女眉头一竖,冷淡的面容少有的充
斥着无法遏制的怒气,「都到现在了,你问我这个?!」
「既然你要我回答我就告诉你!讨厌!无比讨厌!讨厌的要死!一脸无辜,
一副都不知道你自己做了什么的样子更是讨厌!超——讨厌!」
「被讨厌的原因你还不清楚吗?你也不想想你平时都做了什么?」胸口的领
带被茜反手扯住,「不是每天都偷偷跟着我,每天都想着如何猥亵我吗!」
「到现在也不告白,是想趁现在周围没有人把茜抵在墙角侵犯,还是说想要
干脆将茜捆起来关在地下室调教成私人的母狗」端庄的少女说出了与其形象及其
不符的话语。
「哈?恩等等,就算你对我这么说……强、强奸那种事情正常人都不会做的」,
即使被喜欢的人以没发生的事件冠上罪名,我想也不会有人会认同的吧。
「你今天不是想侵犯茜想的不得了,才决定搭话的吗?」
「你昨天不是跟踪茜,想将茜遮住眼睛带到小巷子里抵着墙死命侵犯吗,而
上周不是想着装作偶遇的样子,在淋浴间侵犯穿着泳装的茜吗,你不知道更衣室
男女是分开的吗?淋浴室里偶遇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好吗?」
顿了顿,茜那冰霜般冷艳的面容泛起了一丝红晕。
「还有你现在不是特意买了項圈藏在旁边树丛里,想着如果被回绝了就要强
迫我戴上,想要牵着赤裸的茜到处走吗?」
啊!被—发—现—了—Da☆Ze~
既然心思连同证据一同被揭穿,那么只能乘着周围还没有人的时候……跪地
求饶了。
「哇—对不起,我只是这么想想罢了,我不是真想这么做的,非常抱歉!」
但茜没有理会我的辩解。
满脸平静的少女将衬衫的纽扣一颗一颗解开,出现在少女雪白的是和我买的
一模一样的项圈——那是复合我癖好的配有银色锁扣的黑色皮质项圈。上面配套
的银色链条向下延伸,穿过少女扯开衬衫露出的玉砌霜凝的雪白肌肤,静静地躺
在微微隆起的白里透红的稚嫩侧乳间——本该在那里的胸罩并未出现,也就是说
她仅仅只穿了一件衬衫便与我一同来到了无人的旧校舍后。
在她将锁扣的钥匙递到我手上之后,我的目光也不由的看向她学校统一样式
的百叶裙,遐想着深蓝色的布料的背后是否也如同上半身般毫无遮拦。
茜察觉到了我的视线,将百叶裙缓慢向上撩起,黑色过膝袜与裙摆间酥白细
腻的绝对领域不断扩大,纤细修长白皙肉腿一点一点的从垂幕中显现。
我不禁咕噜一声咽了口唾沫,白腻如脂的光洁皮肤自大腿内侧延展,没有一
丝瑕疵,犹如璇玉,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抚摸,沿着大腿根向下轻抚,冰凉的触
感包裹住了手心,享受着指腹挤压带来的软嫩回弹。随着手指上下挑逗的轻触,
茜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能明显感受到大腿内侧涌现的湿滑感——那是自上而
下潺潺流下充满爱液的粘稠水线。
不安分的手掌,沿着材质紧致的丝袜撸动将爱液涂抹开来,被涂抹均匀的粘
稠液体慢慢渗入了纤薄黑丝之中,吸了水的精致黑丝略透出肉色,在光线的照耀
下闪闪发光。
「都怪你这家伙啦,这都是你这个变态害的,给我好好负起责任来!」
在大腿的微微颤抖中,裙子被完全掀起来了,被掀起的裙摆下是吸饱汗水与
爱液的紧紧贴附阴阜的内裤,被质地优良布料勾勒出的骆驼趾比起赤裸更显淫靡
诱人。
茜想将其脱下,却始终无法单手将小穴紧紧吸附湿哒哒的白色胖次始终脱下。
少女目光想我微微一撇,白嫩的面颊染上红色,娇嫩鲜红的唇瓣隐隐约约说
着什么。
细如蚊鸣的声音显然无法被人听清,面无表情的脸颊上红晕变得难以掩盖,
「所以说快帮忙啦!」
羞涩少女屈膝礼一般双手提起裙角,任由充盈着爱液滴水的内裤展现在我的
面前,将脸撇到一旁,微微闭眼,暗示着自己身体可以随我摆布。
面对少女裙摆下方神秘景色,我如同对待上帝的馈赠一般,双手抬起,各自
捏住胖次的一角,感受着随手指的挤压渗出的液体,将饱含体液的布料缓慢脱下。
无法抑制的情愫由下而上涌起,神秘深邃的宝藏伴随着拉扯一点点浮现。
铺面而来的是浓密的浓郁到实质的雌性媚香,浓香后是被修剪过的雪白平原
与高高隆起的肥美阴唇。
由于短裙被撩起,内裤被脱下后,茜的胯部被暴露在了阳光之下,爱液与汗
水混杂的粘稠液体在光线下闪闪发光。
少女逆着光,无视着肆意玩弄自己臀部的咸猪手说道。
「茜能感受到未来啊,每当会造成剧烈情感变化的未来发生时,我都能提前
感受并得知」
「明明之前过的好好的,直到……直到遇到你这人渣」
「究竟是被你看上了什么地方」
「游泳课的时候,路边偶遇的时候」
「放假被跟踪的时候」
「每一次每一次都被你拖到角落里侵犯」
「两年多了每一次每一次」
「即使躲掉下次还会」
「因为还未发生,所以报警都报不了,好不容易麻烦叔叔要换学校也……没
能逃掉」
茜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神色恍惚,肉感的大腿不自觉的相互交错摩擦
「已经不行了」
此刻被同学试做冰山少女的茜正在向我祈求着,娇妹妩媚的肉体渴求着侵犯。
面对这样始料未及的结果我不禁神情恍惚,一边舔舐着指间沾染的爱液,一
边品味着茜的话语。
「你呀,一份还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的蠢脸,真是的为什么我会被你这样的
变态看上,这么一副无辜的表情,岂不是像我是痴女想要侵犯你一样」
「这一次已经避不开了,明明这么没骨气,还蠢成这个猪样,性欲却这么旺
盛,想躲也躲不开!」
「诶……嗯,那个……」
「算了,没差了,既然你是男人的话,知道该如何负起责任吧?」
「是要向茜告白,还是将茜当作宠物,抑或是让茜成为专属」
她手指缠上娇柔妩媚的小穴,一边爱抚淫唇搓揉着阴蒂的同时,一边将手指
没入湿滑的腔肉,面无表情的发出了「爱的告白」
「抑或是让茜成连名分都没有的随时随地想用就用的不负责任中出厕所。」
「快做出选择吧。」
「等等,给我好好回答呀!你都做了什么,谁,谁让你舔了,嗯哼♥野狗也
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呜♥什么……地方该舔,什么地方不该……哈♥」
面对这样艰难的决战,迟疑的我知道自己还要更重要的事情,默默将粗糙的
舌苔深深陷入媚肉之中,娇嫩湿滑的腔肉将舌头整个包裹,充斥果香体液顺着舌
尖流入口腔,鼻腔被爱液的气息充盈。
本能夹起的软嫩大腿将我的头包裹,紧实Q弹的触感环绕着整个头部,被夹紧
埋入了更深处的鼻尖没入少女浓稠雌香的下唇,少女的体香混入鼻腔。享受着两
侧大腿触感,我用舌尖将阴唇上方的包皮拨开,将早已挺立的阴蒂挑出,灵活的
舌尖将其整个包裹,来回舔舐着挺立的肉芽。
「呼……嗯♥等等这个地方真、真是下流呢……你就这么想舔……嗯♥这种
肮胀的地方吗,真是差劲」
顺着从阴唇中泄出的液体,将手指深入其中,湿滑的腔肉将手指吞没,手指
在前端回转,褶皱夹紧。将其伸到更深出,便触及到了那层处女薄壁,尽管茜一
副冷淡的样子,酥麻的媚肉在指尖剐蹭腔肉后便使劲的缠绕了上来,整根手指被
吞入狭窄的小穴,层层叠叠柔软湿滑的肉褶给手指带来一种沉溺于温水之中的美
妙体验,让人不禁遐想吧肉棒插入其中会是怎么样一种幸福体验。
「真是淫乱的处女,平时表面一副冷清端庄的样子,没想到私下里是个天生
淫乱变态的婊子」
「我才……嗯不是淫乱变态女,变态的是把人当作性处理用的飞机杯家伙。」
「都是你这个……哈♥这个变态弄成这个样子的,呀!住手,等等……嗯♥」
面对口嫌体正直的家伙就该好好教训一番,对还在嘴硬的丰满浑圆的翘臀肉
腿重重一拍,在拍击中回弹鼓动的臀肉被留下了鲜红的印记。
一边拍打出阵阵肥美臀浪,一边用指甲掐住越发敏感的阴蒂,少女身体像触
电似的一跳,随后便听见还是处女身体便已经如此淫乱的茜一阵娇喘,大连爱液
喷涌而出。
茜原本咄咄逼人的语气也因为身体脱力而整个声线颤抖了起来。
「这……这种事,你这个家伙!」
双腿发软的茜只能靠着墙边皱着眉头发出无声的抗议。
在一脸冷淡的少女无声的注视下,我只能不得不将自己的欲望稍稍一放,先
答复梦中情人的深切告白。
回想着我最初的愿景,我不禁羞涩地撇过头去。
「那就请做我的……」
「那就请做我的专属母狗吧!」
当然对外宣称的是我们交往了,说出实情还是太过重口,虽然被茜骂道「假
绅士虚伪,没骨气」我只能一边舔着她的小穴一边心里念叨着「我是这样虚伪的
变态真是抱歉了」。
——然后便是现在,我们正身处旧校舍里无人使用的教室中。本该由老师掌
握的钥匙被茜轻描淡写的拿出,即使有人靠近的话,提前预知的茜也可以和我一
起躲到窗户看不到的角落,所以在这做就没任何问题了吧。
茜跪坐在我的面前,用手将低垂的发丝轻轻撩到耳边,娴熟用嘴衔著我裤子
拉链将其解开。
「真是过分呢,刚一告白完就要对方替你处理积存在肉棒里的肮脏欲望。」
「嗯♥啾♥」
「毕竟是让对方做母狗还不想承认没有骨气的变态呢」
一边说着茜一边用那与口中勉为其难的语气不同的热情将粗长的肉茎抵近自
己的鼻腔,口鼻两用的大口呼吸着我裤裆内运动了一天混杂了汗液与其他污渍的
浓郁气息,煽动的鼻翼像是要将其记住一般深埋其中,粗长的肉茎在摇晃中将污
浊的自走液涂抹在茜白皙的面颊上,面无表情的少女神色没有丝毫的在意。
「比起没骨气的你来,你下面的这个小家伙反倒是毫无节操的耿直呢,真是
拿你没办法,就免为其难帮你做吧」
茜微微张开晶莹光泽的唇瓣,鲜红的嫩舌试探般舔舐在龟头处,将整个前端
前列腺液与唾液打湿后,纤细的舌头便掠过马眼,划入尿道之中,沿着缝隙舔舐
敏感的内部。灵巧的香舌丝毫不顾止不住的颤抖着的肉茎,在我鼓起的血管的肉
棒上蜿蜒,沿着包皮系带,一处不漏地刺激着最为敏感的冠状沟部位。
抑制不住的酥麻触感窜上脑髓,与之相伴的是沿着冷漠少女舌苔带来阵阵瘙
痒,血液向下冲涌,整个肉茎鼓胀起来,即使是竭力止住射精的冲动,整个肉茎
却勃起的几乎要爆炸一般,伴随着视野的闪烁,由于太过舒服我的身体不禁向后
一仰。
茜张开口穴将精液尽数接下。
少女白皙的脖颈吞咽着,随后毫不嫌弃的将满是污液的龟头吞入湿滑的口中,
刚刚射精过的肉棒丝毫没有疲软之意,伴随着一阵舔食吸嘬,似乎想将尿道里的
残余精液也吸出来好好品尝般,茜整个粉嫩的脸颊都在吮吸中凹陷了下去。
「你看起来很喜欢这个小家伙呢」
「呜啾嚕♥才没有喜欢呢,只不过是……嗯咕♥被你强行安排的精液厕所……
咕嗚♥的职责罢了」
看来未的我将茜调教成了一个相当的变态呢。
任凭茜侍奉着我的肉棒,敏感的肉棒尽情享受着温润湿滑的肉穴的包裹,仿
佛整个身体都沉入充盈着雾气的炽热温泉之中。
无口少女一边吞吐着肉棒一边说道,「你这家伙之前也是的,说要请客将茜
带到家里,把人家当作小便用的厕所就算了,这也就原諒你了,还把人家关在地
下室里,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当母狗……呜嗯!」
再一次射精感涌出,但在这种体贴的侍奉下却难以到达最初敏感的刺激,丝
毫不理会茜想说的话语,将少女头夹住,随后死命一挺腰,将肉棒送入茜软嫩的
口腔咽喉。
冷漠少女在激烈强制深喉的中翻起白眼,想要呼吸而不断收缴的喉道,与本
能拱起嫩舌形成了一个极窄口穴飞机杯,微微咬下的贝齿与带有一粒粒味蕾的柔
软舌面不断挤压按摩插入其中的肉茎,伴随着扑哧扑哧的水声,终于在口交极致
的快感下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呼唤着茜的名字,将其死死压在胯下,随后深深的一挺腰将粗长的肉棒插
入喉咙的深处,污臭的精子喷涌而出。
「给我好好接住,一滴都不准漏出来!」
「呜?唔咿咿咿——」
少女小腹处一股热流激射而出,喷溅而出的琼汁蜜液在深蓝色的裙摆上留下
数团不断变深的水迹,完全被浸湿的高档黑丝过膝袜紧贴少女柔肌,尽显优美诱
惑的腿部曲线。
显然在苛责的强制深喉口交下少女潮吹了。
「咳咳,哈咳咳」尽管嘴上说的多么厉害,茜依旧被粘稠的精液呛到了喉咙。
即使是作为始作俑者,我也不好意地向茜道歉,少女默默摇了摇头。鼓胀起
来的两颊显然没有将精液完全吞下,茜像是为了向我展示一般将小嘴张开粉嫩的
口腔中被染的一片白浊。看不到底部的景象不禁让我吃惊于精液的浓度,带有黄
色的精斑沾附在口腔內。充满了淫秽的遐想。
「来好好品尝一下吧。」
「♥」
茜乖巧地鸭子坐在自己粘腻的淫液之中,用自下而上充斥着鄙夷与饱含「你
这个无药可救的变态」意思的眼神瞪着我,但还是乖巧着将小嘴闭上。像是为了
将自己品尝过程展现出来一般,翻搅着纤舌,像仓鼠一般将塞满口腔两颊的精液
来回品味着,发出噗嗤,咕啾的声音。
「……咕嚕♥咕嚕♥嗯……♥啾、滋……哈啊♥咕嚕♥咳噗♥哈……♥」
可以想象着在少女娇小水嫩的唇瓣中,无数奋力游走的精子正在为了寻找不
再此处的卵子毫无意义的蠢动着。
「喝下去吧」
看着晃神吞咽的乖巧少女跪坐眼前,忍不住轻轻摸抚她的如丝的秀发,没想
反而激起了她的反抗。
「咕噜……咳……这里不行,这里不行……嗯啊♥」
随着富有力度的抚摸,茜努力想要绷紧的脸颊,却依旧抑制不住脸颊一阵松
弛,露出了阿黑颜的表情。
「每一次每一次都要摸这种地方,明明都……哈啊♥没真做过……呜噫♥身
体都热起来了。明明平时都是在毫无顾忌地苛责着我的身体,却还那么温柔地摸
着人家的头……哈」
「嗯♥」
「真是一个鬼畜的家伙……呜噫♥」
即使想要靠辱骂来收敛放荡的表情,但最终还是没能收起,仍然一脸身心荡
漾的样子,连混杂的白浊液体的口水都从嘴巴溢出,滴在裙摆之上。
将被弄脏的手指伸入少女口中,「来,舔干净。」
「……哼♥人、渣呼♥嗯♥啾♥啾噗……嗯♥」
舔舐完无法绷住面颊的少女转过身去,高高抬起屁股,将溢满爱液的屁股高
高抬起,
腰际就像乞求一般扭动着,祈求履行其作為性器的使命。
「请主人大人来调教惩罚这只淫乱到湿的一塌糊涂,毫不检点已经无法离开
肉棒大人的母狗茜,汪汪。虽然一点也不喜欢主人大人,只是身体……嗯啾♥已
经没办法了汪♥」
一张一合的肉穴期待着其主人的进入。
但我并没有如其所愿,这就是恶趣味吧,谁让这里是狗狗一点也不喜欢的主
人大人呢。
为防止其逃跑用手揽住茜盈盈一握的纤细柳腰,另一只手插入高高翘起挺翘
臀部上的粉嫩菊穴之中。
「呜哈♥真是的,每次每次都这个样子,这种地方这几天都没好好清理,又……
又不是专门给你用的!」
「看起来这个流着口水的小嘴可不是这么想的。」
「真是恶趣味啊你这家伙,之前明明总是嫌脏,每周去商场不小心遇到……
就,就是将人家拉到厕所去,明明是强奸别人,却指责对方没自己弄干净。」
「呜哈♥~」
「不干净还插,你是发情的公狗吗,总是一次又一次……结果每周都,都到
超市厕所身体就兴奋的不得了,明明是强插,却还嫌弃我脏,说着惩罚拍我屁股,
害的我现在自己一个人生活,也习惯于每天都要清理一次,搞什么!都怪你,差
劲,超差劲!呀!」
少女的抱怨声被激烈的抽打声打断,饥渴的穴肉翻涌起阵阵淫靡的肉浪,力
道击穿圆滑挺翘的臀肉直达躁动不安的子宫,妩媚至极的娇喘从娇柔少女口中泄
出。
「明明都清理过了,明明都做了,却还是要被打……呀吚♥」茜的娇喘中带
着哭腔,这与之前慌乱与娇羞不同的反应不禁激起施虐的欲望。
「明明自己就已经兴奋起来了!你是抖M吧」
「我……我才不是……吚呀♥」
肆意把玩着冷媚少女酥软滑柔的臀肉,一边抠挖着像小口般一张一合的屁穴,
一边一波波抽打着,小穴和尻穴中分泌的肠液与淫汁随着手掌的拍打,好似泉水
般一波波喷涌而出,在手掌上包裹出了一层层浓稠汁液,在夹杂淫靡娇喘的拍击
之中,来回舞动的手掌拉丝般抽出无数条淫靡艳靡的粘稠银丝。
将充盈着爱液汗水与肠液体的污浊液体塞入茜的口中,任由其舔舐。
「看看光是被打就湿成了这个样子,还说不是!」
「呜噫……吚♥说……说不是……咕呀♥就不是啦!呜——啊啊啊!♥」
从小穴喷出的爱液溅在了我的裤腿上,没了挽在腰部的手掌,少女无力的瘫
倒在污液之中,唯有红肿的雪白臀肉高高翘起。
心疼感不禁涌起,怀有惬意的心里喊着痛痛飞飞,用手轻轻爱抚少女挺翘臀
瓣,被拍打过无比敏感的皮肤,在温柔的抚摸下燥痒难耐,说不出疼痛还是酥麻
的酸爽感充盈了少女全身
「呀……吚♥好奇怪……咕呀♥比被打还有感觉……咕♥不行……又要去了
呜呀♥!」
享受着少女被玩弄于手掌之间的满足感,在一旁小伙计也该动手了,粗壮发
烫的肉茎在臀瓣上滑动,逐渐对准淫贱的受虐臀穴,为舒缓痛楚而一张一和的孔
洞像是在欢迎入侵者一般。
「等等!不行,现在插进去的话!不行!」
「呀哈!」
「不行不行不行,过会再说啦!换个地方啦!」
然而少女求饶话语并没有能影响鬼畜的心,粗长的肉茎宣誓主权般深深没入
肠道之中,来回的抽插将臀肉挤压淫靡的肉饼,被圆润臀瓣紧紧贴合的小腹享受
着难以言喻的充盈感,痛楚与快感混杂在一起让肠道整个收缴起来。
「嗯嗚♥怎、这……♥呼、啊啊啊!——♥!噫咕♥呀啊……♥」
一边享受着肠道飞机杯全自动的待奉,一个想法突然跃入脑中,如果真如茜
所说的,我在无数平行的未来都强奸了她,对她所无数次肆意妄为,那么她最常
被侵犯的地方,最有感觉的地方想必就是我抽动最舒服的位置,想到如此我便双
手将茜娇柔柳腰悄然一握,摆到一个最方便插入的位置,随后借助着全身的重量
重重一插。
「诶……怎么了,终于,终于停下来——咕噫!♥不——噫咕♥呀啊——♥!」
能明显感受到的不同于之前刺激回荡在茜的体内,绵延不绝的爱液从另一个
淫靡肉穴挥洒而出,哀嚎着近乎脱力的身体以脱水为目标般潮吹着。
「你这不是乐在其中吗?」
最后终于鬼畜的菊穴拷打告一段落,茜跪躺在地板上得以喘息。
「从后面那麽用力地衝顶,会因为那样而变得舒服的只有变态而已,正常情
况被那样子插到深处只会痛而已!」
丝毫没有意识到在受虐性交中连绵高潮的自己已经是毋庸置疑的变态了,想
象着在调教中身心都变成变态的茜,胯下不禁又鼓胀起来。
感受着微微扭动的腰只是静静的吞吐着我的肉棒,茜的毒舌淫语都没了声响,
少有的完全地沉默了下去,我低头看去,发现茜已经完全昏睡了过去。
我将头低垂下去,看着茜陷入沉睡,面容安详的俊俏面容与那红润的唇瓣……
终究还是没吻下去,轻拍娇媚少女的脸颊,「这样躺着会着凉的,起来了!」
「哼。结束了吗,真是缺乏持久力呢」
看着嘴硬的少女,默默从口袋里掏出以防万一的创口贴,贴在被体液打湿的
肥美淫唇之上,「为了防止你自慰,这个创口贴不准摘下来。」
「什么,这这种东西根本粘不住好吗,这,这里不是被你弄的完全湿透了吗?!

「我可不管,明天我要看到它贴在下面,不然就要施加惩罚」
「怎么这样呀♥!不要拍啦,还,还疼着呢……」
「不许和主人啵嘴!」
*** *** ***
结束了一天的约会后,我牵着茜回到了家中,冷清的家里没有任何人回应,
我拍了拍沙发,示意茜坐下。
少女收起被厕所污水沾染的女仆服裙摆跪坐在我一旁,任凭我抚摸着她的头

绷紧的面容瞬间松跨了下来,身心荡漾的表情中流露出无法掩饰的幸福感,
大腿间不断摩擦,喘着气的小嘴发出了讨好的声音。
「汪汪」
「遛狗时间结束」
收起手来后,被允许说话的茜又回到了一脸鄙夷的样子,看着我鼓起的胯下,
「明明做了三次还是没满足吗?垃圾,臭虫,猴子」
一边说着一边却像是欲求不满一般将鼻子伸过来,尽情呼吸着肉棒浓烈的气
味。跪坐在沙发上的少女不满于下半身粘稠湿滑感,整理着裙摆说道,「特意挑
厕所这样的位子,你人类的文明都被射掉了吗。」
「明明看你挺喜欢的样子。」
「哼,即使是这样,让人在那种肮脏的地方撅着屁股你不觉的太过分了吗」,
面无神色的少女丝毫没有因为我对其酥胸的爱抚而动摇,「觉得自己配不上,想
要将对象玷污侵染什么真是多此一举,无数被你强奸的我早就肮脏不堪了呼……
♥。」
或许就如茜所说的,我潜意识里依旧将她视作高岭之花,想要将其染上自己
的颜色吧,所以才在我们的交往之中施虐羞耻的游戏占了大多数,当然一部分有
茜是抖M的原因。
「今天早上想当着大家的面在路边抓着路灯做,你脑子都萎缩掉了吗」
「还不是看到你穿我买的女仆装忍不住了,毕竟那么可爱」
「哼……还不是因为你,其他衣服都洗了还没干呢」将经过一天的约会变得
乱糟糟的女仆上衣脱去,露出被贴上创口贴仅仅堪堪遮住乳首的稚嫩幼乳,「虽
然第一次被你在咖啡厅里当众夺走就知道你缺乏常识,但穿成这样当众遛狗还是
太过分了吧!」
茜撩起底部被精液涂抹均匀的裙摆露出了胯下,在那里的是——即使被插上
按摩棒和狗尾巴也止不住流出精液的两穴,与特意镂出空洞让尾巴透过同时支撑
着按摩棒抵住小穴的黑丝裤袜。
原本黑色的裤袜已经被染成褐色和白色交错的缤纷色彩,一路延伸到小腿的
咖啡布丁般的污浊色彩被浓稠的白浊取代,在皮质沙发上留下修长小腿粘稠印记,
还依旧向下流淌的精液暗示着少女的腿足刚刚才从注满精液的短靴中取出。
用著「快做些什么呀」的眼神对我控诉著的茜死死的盯着我,但说到底我也
只能做点这种程度的事,当我一摸摸头,茜一甩气愤的神色,看起来很开心似的
闭上眼睛委身于我。
平日里这个时候便是两人分别的时刻,但今天不同,今天已经是寒假的最后
一天了,我牵着茜继续向家中走去。
「什么嘛,最后还是到这里来了,是今日看到要被搭讪,害怕我被人抢走吗」
这里是地下室,是隔绝与社会的地方。
「真是弱懦呢,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还在担心什么呢?」
茜没被各种奇形怪状的调教设备吓到,静静的凝视着我,「但有什么办法呢」
感受着被紧紧包裹住的手掌,「我,我就是喜欢上了你这种家伙。」
烦躁,异常的烦躁
明明最开始饱含恶意
明明就不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明明我们两人本就不是注定相遇的命运
明明相遇也无法决定未来
明明是血脉相连,无法阻止其离开
「说是喜欢什么的,根本不可靠!」
茜没有说什么,只是紧紧握住我的手,她的体温沿着手心传来,「我会陪你
的。」
这种事情根本口说无凭,即使现在会陪伴着我,那么一年后呢,两年后呢,
乃至十年后,会一辈子吗?
「没法心灵相通的我们怎么相信对方不会抛下自己!」
害怕与畏惧伴随着分离的恐惧油然而生,至少现在地下室的门并没关上,我
放开手中的链条,将自由还予她,思绪不由的飘散……这么说来这份项圈也并非
我套上的,说到底这个项圈也不是我的,即使样式再怎么相同依旧不是我所特意
准备的项圈,那条项圈现在或许还躺在学校后舍的草丛里吧。
这份东西自始至终都不是我的,这也是我应得,强奸犯得到幸福什么的哪有
这样的好事啊,所以说——啪!
被重重的击倒在地,果然,谁会喜欢侵犯自己的变态啊。
被拎起领口,头被抬起,震耳欲聋的声音自耳边传起,「你给我支楞起来,
都把我变成这样了,你给我好好负起责任啊!」
「明明唯独想避免的就是这个,不负责任的人最讨厌了!但……但如果是你
的话,我会原谅你」反被扑倒在地,茜跨坐在我的身前,「不是都说了,要你负
责吗!总是,总是一副没听懂的样子!真是恶趣味呢」
「不是答应了要好好负责吗?」一边说着,少女的双眼被泪水充满。「装睡
的时候也好,做爱的时候也好,你不是都没吻过我吗!」
刚想开口说出的话语被少女打断,「初吻要留给喜欢的人什么的,明明就没
有管过我喜欢的人是谁!」
但再怎么说,「你不是说最讨厌我了吗……」
「是啊,最讨厌了,现在这样逃避的样子也最讨厌了!讨厌!讨厌!讨厌!
讨厌!最——讨厌了!但也是最——喜欢了。」
「所以说……喜欢你啦!听清楚了没有!」彻力喊出的告白在耳边回荡。
真是做了错事呢
看着她哭泣的样子,心里反而比起自己流泪时还要生痛,眼泪止不住的往外
流,这种时候本该说出那句结束的话语了,本该让这段扭曲的关系就此终结。
童话都有结束,灰姑娘的魔法到了十二点便会结束
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终究会被夺走
为了少女的幸福明明只有这一个选择
但为什么说不出口
明明两人彼此相拥,却感到无比寂寞。
胸口发痛,明明只是悲伤,心脏却像是要坏掉一样
想要将自己紧紧抱住,却因为眼前的障碍无法收拢
明明能拥抱的人只有自己,明明……
——被抱紧了,是未曾体会过的温暖的怀抱
是即使在母亲在世时也未体会过的温柔
恍然间意识回来了
胯下交合起的炽热与全身连成一片,恍然间被强吻了,大脑一片空白,那是
不同于男性的粗款气息,鼻尖被那如同熟透了苹果的甜腻的香味充盈,水嫩的红
唇紧紧相贴,湿润舌头裹挟着熟透的甜腻香气探入贝齿之中,被舔舐牙龈中似乎
有酥麻的电流传遍全身。
无力倒下的身子靠在少女的身上,无言的少女像是要将我接纳一般,用手腕
将我搂在怀里,上下的口穴一并吮吸着我的身体,深入那阴湿微温的肉穴,柔软
光滑的粘膜彼此交融,软湿的粉蛇挑逗拉扯着我的舌头。
好深的吻,口水都进来了,要不能思考了。
口唇紧密交合得甚至让人无法呼吸的。
这是恋人间也少有的,手心相连,心与心紧紧相贴,两人相拥的慢长深吻。
终于有些漫长的吻结束了,那近在咫尺的瞳孔中倒影着茜失神的面容,刚刚
那甜腻的深吻让我的目光不禁落在那被唾液润湿的柔软唇瓣,两片在水光下红的
似乎要滴血的嘴唇上下开合,发出温润好听的声音。
「想要的东西即使去抢也要拿到,这可是你教我的」看着即使无力也依旧紧
紧抱住她的我,茜也没了脾气。「真没办法呢,没有家人的我们,连母爱都已忘
却的我们,又如何学会表达爱情。」
她温柔的搂住了我,话语中,是止不住哭腔。
「用你的方式爱我吧,做出你的选择吧」
「不是被动的接受,不是被给予,不是被剥夺,用你力量说出来呀,说出来
啊!即使是这样得你也是被允许幸福的,不要轻易的将同幸福连同生命一起放弃
啊」
「这样的我也能被允许幸福吗?」紧紧与我相贴的少女这样回答道,「对,
我允许的。」
真是任性呢。
「无论结果是怎样的,我都不会抱怨的,对我做什么都可以,来吧,让这个
淫荡,下流的……」
听着耳畔的话语,我轻轻吻了上去
不是强吻,主动献上的我的初吻
我不想再听下去
即使是软弱无力的我只知道了一件事我不会再孤身一人了
即使是软弱无力的我也知道再让她继续说下去是多么残酷的事情
然后
然后我继续了这个漫长假期前被打断的,被打断的由我发起的告白
「我喜欢你」
「嗯」
「我从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上你了」
「嗯呒!」
「请嫁给我吧」
「嗯,嗯!」
「请做我的家人吧」
「嗯!!」回应我的是手掌间带着体温强有力的回复。
应答间回响着口唇相交的粘稠湿滑的吞咽声
无论我是怎么的烂人,
我都知道我的新家人不会弃我而去
打断了我的亲吻
茜轻轻抚摸着自己灌满精液微微隆起的小腹说道
「请做孩子的父亲吧」
「嗯!」
「然后我们结婚吧!」
少女闪烁的瞳孔仿佛看穿了我的一切
茜从一旁的角落拿出了我假期前的那一天藏好的「礼物」
打开盒子,闪烁的金属在昏暗的地下闪烁发光,光芒被待在了手上,浑身赤
裸的她与赤裸的我彼此相拥
在水乳交融之际,她说出了那句我许久未曾听过的话语
「欢迎回家」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