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指挥官戒指的斯库拉如愿以偿的在婚后把指挥官养成废人】(完)


「指挥官,身体好些了吗?是不是饿了,要不要斯库拉喂你呢?」斯库拉半
跪在病床边,用温热的湿毛巾帮指挥官擦拭着前胸。指挥官努力想把眼神从斯库
拉因为弯腰而露出的大片雪白酥胸中移开,但越是想要移开目光,就越是感觉到
有一种强大的吸引力迫使他扭过头来细细观赏。
「不必了,斯库拉,我只是小腿擦破了点皮而已,这些小事我自己都能做的。」
「指挥官真是超人呢,明明是那么大的一个口子,还说是擦破了点皮,只是
看着指挥官每天在病床上处理公务,斯库拉就已经为指挥官感到疲累了,其他的
事情都交给斯库拉来做就好了,如果指挥官愿意,我也可以帮指挥官处理公务哦~
绝对不会有人发现的。」斯库拉停下手里的动作,语气也从刚才的温柔可人逐渐
变得冰冷了起来,「如果那天指挥官没有把斯库拉调离您的身边,斯库拉绝对不
会让指挥官受到任何伤害的。」
前几天皇家港区附近突然有一支中等规模的塞壬量产型舰队出现,坐镇港区
的指挥官亲自指挥了这次战斗,由于人手不足,指挥官把一直贴身保护自己的斯
库拉派到了前线,但斯库拉一离开,指挥官就被流弹打中了小腿。
战斗结束后,其他舰娘手忙脚乱的给指挥官包扎消毒嘘寒问暖,只有斯库拉
跟丢了魂一样站着一动不动。事后据赫敏说,斯库拉是第一个发现指挥官突然倒
地的人,本来打的中规中矩的斯库拉突然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库存的弹药如同
狂风暴雨般倾泻,斯库拉的舰装都因过载而冒出了大量蒸汽。一旁协助战斗的诺
福克几乎被吓傻,赫敏也从没见过斯库拉动怒的样子,据她所说,非常可怕。
虽然之后斯库拉并没有第一时间来到指挥官身边,但指挥官直到现在都对斯
库拉当时的可怕表情记忆尤深。「指挥官,你在想什么?」不知不觉间,斯库拉
的身体已经贴在了指挥官的身上,指挥官已经能感受到斯库拉柔软的胸部和身上
淡淡的体香。
「可以告诉我吗,指挥官~」斯库拉微笑着问道。
「没什么。」指挥官向后挪了挪,却被斯库拉一把抓住手腕按在床上,「指
挥官,说谎的孩子是要被惩罚的哦~」斯库拉贴近指挥官的耳朵,朱唇里呼出温
暖的气息喷在指挥官发红的耳朵和脖颈上,「是在想斯库拉的事情吗?」
「斯库拉,你靠得太近了。」
「指挥官如果不喜欢,可以命令斯库拉离开,斯库拉不会违抗命令的,还是
说……」斯库拉变本加厉,紧紧的贴在指挥官身上,抓起指挥官的手放在自己的
胸口。指挥官感受着那柔软的触感,一时竟不舍得放手。
「斯库拉,你靠得也太近了,被别人看见怎么办?」
「是啊,要是让别人看见怎么办呢?」斯库拉故作苦恼状,一只手却探向被
子掩盖住的地方,一把握住了指挥官已经勃起的肉棒。「啊啦,怎么回事,指挥
官,你的身体状况似乎有些异常呢,要不要斯库拉帮你处理一下?」不等指挥官
说话,斯库拉就抽出手跨坐在了指挥官身上,双手抱住指挥官的脑袋就要亲上去。
咚咚咚,「指挥官,我是赫敏,我要进来了。」斯库拉猛的挺起身子,想要
从指挥官身上下来,但赫敏已经打开了门。真是老套的桥段呢,指挥官默默想道。
「斯库拉,你在干嘛?」
「帮指挥官按摩。」斯库拉优雅的从指挥官身上下来,丝毫没有任何慌乱。
「按摩需要骑在指挥官身上吗?」斯库拉看着赫敏含笑不语。
「唉,斯库拉,指挥官身体还没完全恢复,你……」
「是按摩,赫敏,你错怪斯库拉了。」指挥官咳了咳嗓子,打断了赫敏的话。
「指挥官,你真的是,唉算了,接下来我照顾指挥官,斯库拉你先休息吧。」
「可是还没到换班的时间。」
「我说到了就到了,快去休息。」斯库拉回头向指挥官眨了眨眼睛,走了出
去。斯库拉一关上门,就听见赫敏在埋怨指挥官,她趴在门口听了一会儿,听到
指挥官唯唯诺诺的向赫敏道歉承认错误,这才轻笑着离开了。
这天夜里,指挥官迷迷糊糊的爬起来要去上厕所,虽然腿部受了伤,行动不
便,但指挥官并不想半夜打扰别人,所以自己扶着墙慢慢的走了出去。指挥官回
头关上门,再一转身,看到斯库拉在黑暗中默默地看着自己,指挥官吓了一跳,
差点摔倒,但斯库拉一把扶住了指挥官,双乳紧紧的贴在指挥官的胳膊上,轻声
问道:「指挥官要去哪里呢?」
「斯库拉,你怎么在这?」
「我感觉指挥官可能会需要我,所以就来了。」
「你是不是在我的病房里放了一个针孔摄像机?」
「啊啦,指挥官,猜错了,我放了三个。」
「你,我,算了,就算让你拆掉第二天还会再装上,而且还会装的更多。」
「指挥官真了解斯库拉呢。」斯库拉开心的依偎在指挥官身边撒娇。「指挥
官要去洗手间吗,我陪指挥官去吧。」
指挥官无奈,只好让斯库拉扶着自己去了洗手间。来到男士隔间,斯库拉并
没有放开指挥官,而是和指挥官一起走了进去。
「斯库拉,你进来干嘛?」指挥官震惊的问道。
「嗯……帮助指挥官小便。」
「哈?哈?我自己能来,你出去,这是命令。」
斯库拉却像没听见一样,自顾自的蹲在一旁,看着指挥官。
指挥官故作严肃的说道:「斯库拉,我说出去,这是命令。」
「但这里不是港区哦,也不是上班时间。」指挥官一时语塞。
「指挥官不会害羞了吧,之前在港区的时候,指挥官还求着斯库拉,要斯库
拉给指挥官口交呢。」
「那是,那是你胁迫我。」指挥官心虚的说道。
「那现在指挥官也当我是胁迫你好了。」斯库拉上前挪了几步,开始脱指挥
官的裤子。指挥官象征性的阻拦了一下,就任由斯库拉脱掉自己的裤子,用手轻
轻握住半勃起状态的肉棒根部。
两人在狭小的隔间里让指挥官颇感尴尬,在克服了巨大的心理障碍后,终于
淅淅沥沥的尿了起来,斯库拉感受着指挥官尿道处的微微颤动,看着指挥官满脸
不情愿的表情,笑得更开心了。指挥官尿完后,斯库拉把肉棒放进嘴里舔弄了起
来,半勃起的肉棒在斯库拉的刺激下逐渐膨胀,占据了斯库拉的整个口腔。
斯库拉看向指挥官,双手抱住他的屁股,示意着指挥官。指挥官岔开双腿,
双手扶住斯库拉的脑袋,在她的口腔里抽插了起来,感觉到指挥官快射出来时,
斯库拉拍打着指挥官的大腿,要他射在外面,指挥官虽然抽出了肉棒,但一时没
能控制住,一大股精液直接射在了斯库拉的脸上。
「抱歉,斯库拉,太久没做了,所以控制力有点下降。」斯库拉的双眼被精
液糊住,她闭着眼摸索着肉棒然后放进嘴里细细的舔干净。
「是斯库拉的错,没有及时帮助指挥官处理,」她站起身摸索着洗手台洗掉
脸上的精液,「指挥官,回去之后可要全部射进斯库拉身体里哦~」
一回到病房里,斯库拉就把指挥官压倒在了床上,「指挥官,和以前一样,
都交给斯库拉就好了。」斯库拉一边脱掉指挥官的衣服,一边用舌头撬开指挥官
的牙关和指挥官亲吻在了一起。把指挥官嘴里的唾液都吮吸干净后,斯库拉向下
舔弄轻咬指挥官的乳头,指挥官舒爽的呻吟了起来,斯库拉轻轻笑了几声「指挥
官,这才刚刚开始哦~」
斯库拉继续向下,吻过指挥官的胸膛和腹部,叼起肉棒一边吞吐,一边脱掉
了自己的衣服。斯库拉白皙的皮肤让指挥官挪不开眼睛,她扶住肉棒,插进自己
的小穴,俯下身子和指挥官拥吻在一起。指挥官的肉棒随着斯库拉的上下运动在
湿润的小穴里进进出出,发出轻微的啪啪声。
指挥官托住斯库拉的屁股,配合着斯库拉的节奏逐渐加快自己的频率,斯库
拉很快就沦陷在了指挥官越来越快的抽插之中,她松开早就已经吻不住指挥官的
嘴唇,挺起身子,微微后仰,随着指挥官的节奏上下有规律的运动着,胸前的一
对巨乳也摇摇晃晃,不断吸引着指挥官的眼球。虽然每次做爱时斯库拉都会说让
指挥官交给自己,但她那过于敏感的身体却总是一次次的背叛她,到了后期,基
本都是指挥官占据主导权,斯库拉并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
「指挥官,停,停下,我快不行了。」指挥官并不理会斯库拉,而是继续按
照节奏在她的小穴里抽插着,斯库拉的身体逐渐颤抖了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
指挥官看准时机,拍了几下斯库拉的屁股,大量淫水就随着斯库拉的战栗喷涌而
出,浸湿了一大片床单。斯库拉无力的趴在指挥官的身上,任由指挥官玩弄自己
的乳房和屁股,过完手瘾后,指挥官把斯库拉压在身下,开始了第二轮抽插,斯
库拉双腿紧紧的锁住指挥官的腰部,肉棒每次都完全的捅进斯库拉的小穴深处,
然后把里面的淫水带出斯库拉体内,斯库拉断断续续的淫叫也刺激着指挥官继续
肏干着她的小穴。
指挥官受伤的腿部不允许他剧烈运动太久,所以指挥官拔出肉棒躺在床上让
斯库拉上来自己动,自己好休息一下。斯库拉蹲坐在指挥官的肉棒上,双腿不停
地颤抖着,根本就无法完成指挥官的任务。她直接瘫在指挥官的身上剧烈的喘息
着,连挑逗指挥官的力气都没有了。
啪的一声,指挥官一巴掌扇在斯库拉的屁股上,「斯库拉,我怎么感觉你越
来越不行了,一次比一次时间短。」
「是指挥官的技术越来越娴熟了,斯库拉确实有些顶不住了。」指挥官不住
的揉捏着斯库拉的屁股「我感觉还是天狼星和黛朵要强一些。」
「嗯?指挥官,你说什么?」斯库拉迷离的表情消失了,眉头微皱的看着指
挥官,问道:「你和天狼星还有黛朵做过了?」
「额,没有,我只是猜测。」斯库拉眯着眼睛盯着指挥官,看得他心里直发
毛「真的只是猜测。」
斯库拉从指挥官身上爬起来,趴在指挥官的胯下,岔开双腿,撅起屁股,回
头说道:「我知道的,指挥官知道斯库拉最吃激将法了,所以才故意这样说,那
我就假装被激将了吧,不过,指挥官可不能去找别人哦~」
指挥官兴冲冲的也爬起来,对准斯库拉的小穴就噗嗤插了进去「有斯库拉我
就知足了,怎么会去找别人呢。」指挥官俯下身子,和斯库拉紧紧的贴在一起互
相缠吻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前来值班的赫敏就发现了相拥而眠的两人,她猛的把被子拉
开,看着惊醒的指挥官和斯库拉。「斯库拉,我都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指挥官
他需要休息,平常在指挥官卧室里逮到就算了,在病房里也不放过指挥官吗,唉,
说吧,昨晚又玩到几点忘了回去了?」
指挥官把斯库拉的脑袋抱在怀里「好了好了,斯库拉已经知道错了,不会再
有下次了。」
「指挥官你每次都这样说!要不是你天天护着她,她怎么会这样,你看斯库
拉哪有悔改的意思,她还在那里偷笑呢!」赫敏对着两人一顿数落,但斯库拉一
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势就是赖在指挥官怀里不动,指挥官又一直催促着赫敏,
赫敏只好无奈的离开了。
见赫敏离开后,斯库拉才慢条斯理的起来穿衣服,但指挥官总是在一旁搞破
坏,所以折腾了好久才穿好。斯库拉亲了指挥官一下,这才去为指挥官准备早餐
和整理事务。等到斯库拉离开后,指挥官从枕头下面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
开里面是一枚誓约之戒。指挥官摩挲了一阵戒指,又把它放回了枕头下面。
过了一段时间后,指挥官回到了港区,斯库拉仍然作为指挥官的贴身护卫及
秘书舰。这天,斯库拉照常为指挥官沏好茶,帮指挥官按摩着肩膀,处理了大半
天公务的指挥官停下了笔,抓住了斯库拉的手摩挲了起来。「怎么了,指挥官,
是要膝枕吗?」指挥官摇摇头,「那么是……」斯库拉探过身去,在指挥官面前
张开嘴,展示着自己灵活的粉嫩舌头和咽喉不断的吞咽动作,「指挥官,最近我
又研究出了新技巧哦,要试试看吗?」
指挥官被斯库拉的口腔和灵巧的舌头吸引住了,不禁咽了咽口水。「其实我……

指挥官还没说完斯库拉就从后面转了过来,坐在了指挥官身上「好孩子,只
要听话就好了哦,斯库拉会帮指挥官处理好一切的,指挥官什么都不需要担心。」
斯库拉把玩着指挥官的领带,笑着看着指挥官不断上下耸动的喉结。
「那么,要试试我的新技巧吗?」斯库拉熟练的蠕动着身体,钻到了指挥官
的胯下,办公桌正好完美的挡住了斯库拉,斯库拉驾轻就熟的解开指挥官的裤子
掏出肉棒用灵巧的舌头在龟头上打着圈,然后上下吞吐着肉棒。下半身传来的舒
爽快感让指挥官不由自主的用双腿夹紧了斯库拉的脑袋,斯库拉向前挪动两步,
把肉棒完全吞到了喉咙里。斯库拉的新技巧让指挥官一时把持不住,他感觉自己
快要射出来了,连忙要推开斯库拉,但一向不允许指挥官射在嘴里的斯库拉这次
却紧紧抱住指挥官的腰不肯松手,直到指挥官在自己的食道里射精后才吐出肉棒
舔舐干净。
斯库拉帮指挥官穿好裤子,整理好仪表,这才站起身笑眯眯的问道:「指挥
官还有别的事吗?」「其实我今天给你准备了一件礼物的……」
「哦?」斯库拉故作惊讶的捂住嘴。
「今天是我们相识的一周年,所以我……唉?」指挥官从口袋里掏了掏,却
什么都没有掏出来。
「怎么了,指挥官?」
「额等,等我一下。」
斯库拉看着慌乱的指挥官,忍不住笑出了声,她款款的举起左手,在中指上
赫然戴着指挥官之前买的戒指。「指挥官,不用找了,我已经替你戴上了。」
「啊?怎么会在你哪里?」指挥官想起刚才斯库拉的行为,瞬间就明白发生
了什么。
「可是,你是怎么知道……」
「今天指挥官一进来,我就看出指挥官的脸色不对劲,刚才的文件事务也出
现了一大堆错误,再加上指挥官鼓起的口袋,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什么呢,况且,
我从明石那里花了不少钱,才打听出指挥官买了一个戒指。」斯库拉细细的端详
着戒指,又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指挥官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没有斯库拉在
指挥官身边指挥官果然不行呢。」斯库拉夸张的双手抱胸,故作思考状「这么废
柴的指挥官,要让斯库拉怎么办才好呢?」
指挥官起身抱住斯库拉「那斯库拉就嫁给这个废柴指挥官,一辈子都照顾他
吧。」斯库拉笑眯眯的挣脱指挥官的怀抱,一屁股坐在指挥官的位置上,摆手让
指挥官过来「那就从现在开始吧,指挥官,看看你这些低级错误,斯库拉早就受
不了了,啊啊,没了我,真不知道指挥官要怎么办才好,指挥官,不要乱摸,专
心一点!这里怎么能这样写,要这样,这样,然后再这样……」
「指挥官,你又赖床了!自从结婚后,你就什么都没有干过!」斯库拉气鼓
鼓的把指挥官从被窝里拖出来,打了指挥官屁股一巴掌。
「谁说我什么都没干的,每天干斯库拉就已经很累的啦。」指挥官死皮赖脸
的爬到斯库拉身边,脑袋枕在了斯库拉的大腿上。「斯库拉那么厉害,就算没有
我,也能把一切都处理得井井有条的。」
「指挥官你都已经变成废人了呢,」斯库拉无奈的叹了口气,开始整理起指
挥官的头发「这样就好,这样指挥官就可以一直在我身边,永远都离不开我,谁
让斯库拉这么爱指挥官呢,指挥官的一切,斯库拉都可以包容的哦。」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碧蓝航线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