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恶魔来袭

在喧闹的酒吧之中,一个幽暗的角落里,一位丽人端坐在光影交汇之处,她看上去大概是二十左右的青蔻年华,扎着一尾丝滑整齐的麻花辫,浓郁而不妖艳的眼睫毛随着双眼皮的轻微抖动,曼妙地震颤着诱人的韵律;淡黄的眼眸中流转着奇特的圈层纹理,像是催眠师的佐具一般,只要看上一眼仿佛就会深陷其中;芳唇粉嫩轻薄、宛如果冻一般吹弹可破,轻盈的唇肌表面抹着一层淡粉色的诱惑唇膏,不时吐出芬芳的热气,诱惑无比地轻盈翕动着。

如墨的革履西装似披风般掩住了柔软的脊背与香肩,内里白洁的高领衬衫紧密包裹着上半身,一直往下,到那盈盈一握的蛮腰时素白的衬衣便被肃穆的西装长裤束起,整齐严谨甚至可以说是死板的穿着方式冲淡了衣服给人带来的感官体验,中性的穿扮风格不像常理一样强调女性的天性美,反而迎合她本人的气质,将性别性格等人的自我个性特征完全碾碎糅合,最后所展现出来的便是一种矛盾的形象,像老人又像小孩,像男人又像女人,魔性与慈爱、妩媚与圣洁,这位女子仿佛是矛盾的集合体,散发着肉眼可见的危险感,却又让人不由得心生亲近。

在模糊掉一切个性特征后,唯独明显的只有她脸上那抹自始至终的无情绪笑容。那并非是为喜悦而笑,她所展露出来的情绪就像一个高超的匠人在心爱的人偶上所拼命仿造的人类情绪一样,那是一种和人类贴近却又一眼就能分辨出来的感觉。

玛奇玛,日本内阁官房直属恶魔猎人东京公安对魔特异4课课长,一个危险神秘到甚至如同黑洞一样对人产生引力的女人,没有人能看清她的真实目的,她所展现的表面模样就像哈气后的玻璃一样清晰又朦胧。

直到前不久,玛奇玛才又逐渐活跃起来,得到对魔特异4课的指挥权后,她便一直着手于重建属于自己的新对魔特异4课。

但不知为何,本来应该忙的不可开交的玛奇玛今天却一个人出现在北町的酒吧中。

杯中冰块碰撞,发出零碎的悦耳响声,琥珀色的杯中,水光交错,一如这个场地暗处的糜烂混浊。

玛奇玛没有去望向热闹的舞池,而是望着眼前的黑人男子,那黑人男子大约一米八九,留着干爽的板头,在平均身高一米六的日本男性可谓是鹤立鸡群,那黝黑结实的倒三角健美身材和普遍瘦小的日本男性相比更是一个天一个地,特别是他身上那浓郁的体味,无时无刻地不在展示他作为雄性的威猛侵略性,让人毫不怀疑他是一个会让处在同一场合的男性和女性都会感到不自在的类型。

而玛奇玛却一点都没有避嫌,她一手轻抚杯口,一手撑桌托腮,这个姿势在她身上做出来却奇妙的有一种狡黠天真的感觉。

“洛斯先生,你能接着讲讲西海岸的故事吗?”

“当然,说到西海岸,就不得不提那里美丽的海滩和阳光,喔对了,还有日光浴,那里的白人无论男女老少都喜欢日光浴,你几乎能在任何地方看见她们盖着一层布就躺在地上,就当你以为她们中暑了或者怎么了想要去打急救电话时千——万——别——!她们一定会从地上爬起来并以你能见过最灵敏的身手给你两脚然后骂你是个疯子……”

“呵呵,是吗?那可真是有趣”

这个叫做洛斯的黑人健谈又风趣,一个人在比手划脚,时不时做出各种夸张动作把玛奇玛逗得娇笑连连,就连那给人魅惑感的昏黄色重瞳也弯成了小巧的月牙。

“天呐,她们明明那么喜欢嗮黑,却为什么唯独对我们黑人充满歧视呢?这真是个社会学的难题,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没有社会学家去研究一下?”

男人一边假装委屈的抱怨着,一边将身体前驱,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越过桌子一半,介入到对方的私密区域了。

但也许是真的很久没有这样被逗乐过,玛奇玛好像只顾着捂嘴笑,似乎完全忽略了黑人男子时不时暴露的贪婪视线和越来越靠近亲切的小动作。

“……天呐,洛斯先生你真幽默…我很好奇,你真的什么都懂吗?”

玛奇玛眯着眼,一只手遮住嘴在拼命掩饰着自己的笑意,但是耸动的肩膀则完全出卖了她。

“嘿,你知道的,她们都叫我幽默万能的洛斯,这在我们那片区域念出这个名字就和神灯神灯一样充满效力……你要试试吗?”

得到玛奇玛点头的默认后,洛斯眼中一喜,趁机抓起她那柔若无骨的右手放在自己的掌心上。
“就像这样,在我手上画个圈圈……对,然后念出我的名字和你要的愿望……”

在等待对方回答的时候,洛斯才得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这位酒吧偶遇的重瞳美人。

只有靠近才能看见,对方那中性的打扮到底掩盖了什么样的绝色,那粉嫩娇柔的嫩肤比起白衬衣还要谣言,颇具规模的酥胸将宽整的领带高高翘起,甚至在纽扣间渗出了些许淫靡的肉色,以洛斯的身高完全可以在挺直腰板后越过她的头顶,看见那水蛇一样魔鬼细腰,以及那将皮带绷直,在肃穆的西装裤上撑出一个诱人弧线的蜜桃臀型。

以洛斯多年的猎艳经历,只要一眼他就能认出,眼前这个穿着打扮都带点禁欲气息的女人绝对是个床上尤物,那肉臀蛇腰怕是随便扭两扭就能让人爽到精疲力尽。

啧,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但没想到这个女人身材这么好。

洛斯心里窃喜,在他看来,这个奇特漂亮的女人已经像之前的几个女人一样沦陷了,只需要他再加把劲,就能在今晚把她抱上床了。

当然表面上,他依然不露声色,只是桌子底下将牛仔裤顶起一个明显凸起的肉棒已经完全揭露了他内心里的高涨欲望。

这个女人,我能内射上五次,不!七次!

“那……洛斯先生,我想知道你的恶魔真名?”

玛奇玛声音中好像还带着轻飘飘的笑意,已经色与魂授的黑人男子甚至没有第一时间听清眼前这位女子的问题。

十秒后,他才反应过来这个被自己抓住手还在笑的重瞳美人到底提出了什么问题。

装傻

他脑子还没反应过来眼前的情况,本能就第一时间让他想要含糊装傻过去,但嘴巴却像是背叛了他一样,开口将本应该层层掩埋的事实献给了那位轻笑的女人。

“我叫Instant Loss”

“Instant Loss devit…… ”玛奇玛生疏的念出那个古怪的英文名,那一瞬间,冥冥中产生的联系让她确认了这个名字的真实。

“吱!!”

黑人男子应激似的推开椅子,他以一种和之前拼命接近相反的速度远离了这位笑眯眯的女人。

“loss,洛斯,原来是这样啊,呵呵很有趣”

那位重瞳美人像是完全没有在意他的反应一样,眯起美目。

“明明资料上写着只是个留学的黑人学生,没想到隐藏的却是一个完全没有听过的恶魔名字,是在三个月前来到人间吗?”

“你……你在说什么……”

刚刚还风趣健谈的黑人男子此刻却像是面对一个洪荒猛兽一样,只是一个劲儿的干巴巴笑着。

开什么玩笑?!她是谁啊?什么恶魔啊?

洛斯心里咆哮着,他只是一个因为日本女人太好上手而经常来泡酒吧女的普通黑人而已,平生做的最大的恶事顶多是对玩弄过的女人始乱终弃,给钱让她们去堕胎而已。

只是这点事情连进派出所都不配,也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招惹这样一个奇怪危险的女人,他甚至完全不敢背对对方去逃跑。

“我不确定什么叫……瞬间堕落恶魔?是这么翻译吗?也许你才刚刚诞生不久……乖孩子,告诉我,你有用吗?”

“我……”

黑人急促的喘息着,他脑海里已经空白一片,完全没有办法去思考。

等待了片刻也没有得到回答的玛奇玛站起身,这个动作又将黑人吓得后退一步。

“罢了,Instant Loss向我献上忠诚吧 ”

她双手交叉在背后,神情平淡又自然,就像她的口吻不是对人下令的口吻一样。
她又要发动她的能力了。

不知为何,自己脑海产生了这样的认知并催促着他以最快的速度逃跑,万幸,他对这家酒吧的后门了如指掌。

也没有办法顾及那些异样眼光了,洛斯一个箭步推开后门。

在看到熟悉的后巷时,他几乎要感动的落泪,哪怕是平日里让他怎么看都不顺眼的呕吐堆积物和那张不知被多少人滚过已经发出恶臭的遗弃床垫也让他觉得无比安心。

天呐,我终于逃出来了,我以后再也不来这里了…

不!回去就马上搬家!反正女人到处都有,说不定换个地方还有更好的美女

诸多念头在洛斯脑海里一闪而过,他不由得畅想起来未来,好发泄那个女人带给压力。
在转头看到巷口人影的一瞬间,黑人的笑容僵住了。

那个女人,那个让他意乱情迷又畏如蛇蝎的重瞳女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巷子口,她双手在身前掌心交错相抵,像是在做出扭动转动一样。

已经完全绝望的黑人男子捡起地上的酒瓶子,努力说服自己的腿不要抖动。

而对方却对他的举动视若无睹,只是伸手将西装外套挂在巷口的墙壁上,阳光将那婀娜多姿的身影刻入巷子深处,而张遁入阴影的美艳脸蛋已经看不清神情,唯独那抹昏黄越发明亮。
明明在很轻柔的笑,洛斯却完全没有从她声音里听到一丁点笑意。

“真可惜,洛斯先生,其实我也挺喜欢西海岸的”

她这样笑着说道,双手在胸前相触。

————————————————————————
————————目前可透露情报:恶魔真名Instant Loss—瞬间堕落恶魔,于三个月前抵达东京北町的未知恶魔,形象是一个二十来三十岁的健壮黑人男子,能力未知———————————————————————

贴合到地平线的夕阳将地面染成了一片金黄,城市的人们已经迷醉于不夜的霓虹中。三十四岁的上班族泽田从后门走出了人来人往的北町酒吧。

刚一离开那个混浊吵闹的空间,他便收起脸上那面具一样的都市假笑,像抓住一点点喘息空间一样迫不及待的拿出烟和火机。

呼……傻x上司

得到了丁点自由时间的泽田就像所有上班族一样,在这放飞自我的心灵时间肆意痛骂自己上司。

哎,今年的血压三脂又高了,发际线好像又往上移了点

只是骂完,一想到自己无望的社畜出路,泽田便只能颓然叹气,再一想到那升高的发际线和纹丝不变的薪水,好不容易得到的时光突然就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泽田意兴阑珊的收起烟,打算在巷子里找个角落处理一下生理需求。

“啪啪啪啪啪……!!”

一声声沉闷怪异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里,这时他才注意到巷子深处古怪的动静。
什么东西啊……

泽田顺着声音好奇的望过去。

那声音的源头来自阳光都找不到的最深处,一张被抛弃在这里不知道多久的破厚棉床垫上,率先映入眼帘的一座黝黑的“小山”——一个浑身赤裸的黑人男子正半跪在上面,他伏着上半身看不清脸面,只能从后面看见那发达的背肌隆起,由壮硕筋肉凝结的两条大腿则支撑着这具发达肉体的所有出力需求。

这个黑人浑身上下都充斥着爆棚的雄性荷尔蒙,特别是那根婴儿手臂般粗硬的黑肉棒,简直到了让人望而生畏的地步。

而那个被黑人固定在身下的女性却穿着黑西装长裤搭配一双女士黑皮鞋,

以肃穆严肃风格为主的打扮和如今处境格格不入,特别是她此刻在黑人身下摆出一个两腿朝天,单方面挨肏的种付位时,那种巨大的反差更是形成了一种滑稽的喜剧感。

贴身的西裤已经被那美肥尻顶破了裤线,大片大片的雪白争先恐后的从那里涌出,只是看见这样肥美的蜜桃肉臀就已经让泽田血脉贲张,但那个压在上面的强壮黑人却让泽田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啪!啪!啪!”

占据这个完美肉臀的黑人只是不急不慢的用肉棒鞭打着这片柔腻尻肉,那每一次撞击所产生的颤颤臀浪已经能让旁观者自动代入到那种销魂体验中去。

泽田还是第一次看见黑人可怕的性爱方式——以腰部为发力点,那健壮的上半身纹丝不动,如同打桩机一样抽送着下体,又急又快的抽插直接将那两瓣雪桃肉臀染上淫霏绯色。

“咕滋咕滋~”

在毫无躲避的空间中,黑人那硬到发烫的粗壮肉棒一次又一次的抽插着最中心的蜜穴,淫霏的水声和肉体碰撞的声音形成回响,哪怕那个种付的不知名女人没有发出回应,但自她肉穴里大量飞溅出的淫水已经将她的情况忠实的反应出来,被打湿的高档裤料将她略带肉感的腿型勾勒出来,显得禁欲又性感。

这样高质量的美人居然能答应在这种地方……这也太让人羡慕了吧…而且还没有带套!可恶啊!太便宜这个黑鬼了!

泽田不免产生了这般又酸又妒的想法,但出于某种心理原因,他一时竟不忍转身离开。而就在他犹豫的片刻,场上又有了新的变化。

“咕滋!”

抽插的声音骤然而止,黑人似乎不满意光是这样,他一边将肉棒插在穴里一阵搅动,一边摇晃着屁股将跪姿变成蹲姿。等到他切换完姿势后,黑人抬高了胯部,将肉棒从穴中拔了出来。不知为何,这个动作莫名让泽田联想到日本甲子联赛上那些聚精会神的棒球手,哪怕光是看着黑人背影也能感觉到他身体里所充满的爆发力。

“喔…喔…”

女人也似乎敏锐的察觉到这暴风雨前的宁静,她发出微不可察的呻吟声,两腿绷紧肉臀轻微晃动,似乎是想要从黑人身下逃走。

“啪!”

但是两者在这方面的差距却是那样明显,黑人只是一个猛然抽插就让她的努力全部白费,肉臀猛然一颤激起一阵粉霞臀浪,已经完美润滑的肉穴则不费吹灰之力的吞下那根粗大的黑肉棒。

“呼!呼!呼!”

顺利定位后的黑人彻底叉开双腿,一次低沉的呼吸吞吐后,那具让人联想到小山的健美肉体随即展开了狂风暴雨般的抽插!

“啪啪啪!!啪啪啪啪!!!!”

肉臀所发出的淫霏响亮的声音一下子盖过了所有声音,他像是要将对方活活草进地里一样拼命摇晃下体,黝黑强壮的肉体在空气中摇晃出一阵虚影。

一开始,泽田还以为这只是高潮的激励,没想到黑人一持续就持续了整整五分钟,那些大量飞溅的淫水已经将小半张床垫打湿,而那个黑人却丝毫不见他动作放慢。

这般神勇狂野的表现让泽田是大开眼界,内心深处是又是羡慕又是妒恨,早已对黑人甘拜下风了。

“呼呼呼呼!!”

黑人的呼吸声越发急促,其抽插的力道之迅猛让西裤肉臀的女人只剩下偶尔的蹬腿动作。

“咕滋咕滋”

一次次挤压腔肉顶撞花心,肉穴应激似的收缩死死缠住那根肉棒,到达极限的黑人下胯狠狠砸在那团白腻媚肉上。

“哦哦哦哦!!射了!!”

“噗嗤噗嗤”

高速喷出的精液一瞬间灌满了那个神圣母性的地方,其量之大甚至要从腔穴里溢出来。
简直就像头野兽一样……

撅着肥臀耻辱受孕的西装女人心里叹息道,她的胯部已经被撞击到麻木,臀肉上被激烈拍打的疼感已经变成酥麻恼人的快感,要是换做一般女人估计已经屈服在他的勇猛强大之下了。

只可惜,这具淫霏又色气的身体却是名为玛奇玛的存在,除了脸上本能的潮红,她像是一点都感觉不到自己在被强暴一样,思绪清晰无比,而黑人停止抽插射精的举动反而给了她可以回忆起刚刚那一幕的机会————

就在半小时之前,面对着身强体壮的黑人壮汉,重瞳中性的西装丽人举起双手,她面带无感情的微笑,那双能将一个大活人碾成血肉的芊芊玉手在黑人本能的战栗视线中重叠。

左手食指拇指相连比作圈,而右手则竖起食指来回穿过圈,这个手势赤裸又直白的表达出男女性交意思。

……?
洛斯战战兢兢的防备了几分钟,却什么都没有发生,那个给他无限危险感觉的重瞳女人突然比出了一个充满性暗示手势。
那种充满下流淫荡感觉的性暗示和她肃穆正经的形象形成剧烈对比,就像在出演一场荒诞之际的戏剧一样。

然而她神情又是如此认真,那种理所当然的感觉,仿佛真的只需要做出这样手势就能让黑人壮汉暴毙一样。

看洛斯没有反应,她又来回做了几次,这副姿态看上去像是一个表面正经的痴女在催促着黑人快点暴肏她一样。

因此理所当然的,她被暴怒的黑人一把抱起来摁在地上,用那根壮硕的巨根对着她端庄外表下的性感肉臀一顿狂肏。

“为、为什么?”

思绪突然被打断,回忆就此结束,玛奇玛努力拱起身体,好让黑人的巨根不再顶着自己子宫,然而背靠地面的种付姿势让她的努力收效甚微。

被发动了能力……能力效果不清楚,能力范围不清楚……可以确定他就是恶魔,既然这样,哪怕不知道能力,也依然可以利用真名和仪式将他放逐。

玛奇玛冷静的盘算着,她活动起了唯一能自由运动的双手,灵巧的十指做出一个怪异却又充满邪性的手势。

名为Instant Loss的恶魔,明明没有听说过却有着能不知不觉影响自己心绪的能力,必须要铲除。

明明还被黑人的肉棒插在体内,她却好像一只冷血的母螳螂一样,只打算马上夺走这个在自己身体里播种的男人性命。

“啊啊啊这……这是什么……”

泽田惊恐地看着一扇门突然出现在巷子上空,由两只苍白的,六根手指的手掌推开,在看清楚门后的一瞬间,他发出悲鸣声,身体猛颤栽倒在地——他的灵魂瞬息间被当做仪式用品消耗掉了。

同一时间,不知道多少日本人和他一样突然栽倒在地,他们茫然的灵魂直直飘入大门,被那双苍白手的主人收走。

明明是仪式的发起者,玛奇玛却像是通过某种方式让其他日本人代替她成为仪式的代价。
等到大门彻底稳固,玛奇玛便瞬间感受到了仪式的完成,接下来她只需要轻轻一指并念出真名,就能将对方直接扯去地狱。

就到此为止吧,Instant Loss恶魔,无论你还有多少古怪的能力都无济于事。

美艳中性的西装丽人面带轻笑,她举起右手,在黑人男子莫名其妙的眼神里指向自己。

“消失吧,玛奇玛——咦?!嗯哦”

下一刻,一股触电般的感觉传遍全身,重瞳女人发出第一声不受控制的诱人喘息,她茫然又迷惑的感受着身体变化,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肠穴正在飞速蠕动,屁穴像是就位的F1赛车维修队伍,时刻准备以最快速度为奔驰的来者放行。

为什么我会对自己?!

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

要来了!

有什么要来了!!

脑子要融化一样,高昂的鸣叫着,无数问题一股脑的涌出来,占用了她全部思考内存。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无法思考

融化、沸腾、凝结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本能的确是在告诫着自己,但是屁穴之中的那股便意却来得无比凶猛。

想要出去,想要畅畅快快的喷射出去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出去

丰腴的胴体抽搐痉挛着,玛奇玛的反应比起刚刚高潮还要剧烈,脚趾绷紧,光滑细腻的肌肤下青筋凸起,牙关不自觉的咬紧,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身体已经做好了准备。

要喷吗?要喷出来吗?

不要?

要。

不要?

要!!
…………
“唔哦~呼~不可以”

玛奇玛绷紧身体大口的喘着气,然而暖流还是在以不可阻挡的速度快速下滑,而终点的两瓣雪白肥臀还在拼命淫荡的扇打,本能和理智正激烈搏斗着。

要来了要来了要来了!!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无法理解的悲鸣尖叫驱使她更加用力的夹紧屁眼,那唯一从黑色小山下露出来的淫熟肉臀高高翘起,玛奇玛的理智和那股排便快感陷入了短暂僵持。

停下来了?

终于……终于停下来了~

“噗噗噗”

她刚升起这样的想法,像是低笑声的括约肌松动声音便立刻冒出来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不妙……维持不了多久,必须马上……嗯哦?!

一股剧烈突然的快感打断了玛奇玛急促的思绪。

洛斯,那个黑人,他正用翘起的肉棒磨蹭着小腹,明明刚射过又马上变得坚硬,这个黑人就像一直不知疲惫的野兽一样,朝着玛奇玛露出一个威吓性十足的笑容。

不妙要是现在被插入的齁喔噢大脑一定会融化的

一定会喷射出来的!

光是想象那种场景就已经让玛奇玛感到畏惧,她再也顾不得什么尊严耻辱了,当机立断就开口求饶。

“求求您放过我喔噢噢噢?!”

然而求饶的话只说到一半就被黑人肉棒抵在肉穴口的动作打断。

“干死你!!”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不要齁哦哦哦哦哦哦哦嗯哦哟齁齁齁噢噢噢噢”

已经完全绷紧到达极限的身体再也没有任何防御可言,只是肉棒贯穿的一瞬间,那张俏丽的脸蛋就瞬间崩溃成一张难以言喻的崩溃模样,绝顶的母猪雌叫声连带着响亮屁声成为一曲淫荡的合曲。而与此同时,一股粉红色如同果冻一般柔软的柱状胶体随着黑人肉棒狂乱暴烈的急速打桩而交杂着晶莹的淫液猛烈从她的屁穴之中是喷射而出!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等、等一下齁哦哦哦哦~出来了出来了出来了齁哦哦哦哦不要再喷了~~噢噢噢噢噢噢噢屁穴这是什么感觉哦哦哦哦~”

在足以融化理智的剧烈快感下,玛奇玛的视线迅速黯淡,整个人如同灵魂出窍一般,意识逐渐脱离了自己的身体,最后眼前只剩下了一片虚无,深邃而黑暗……

齁喔我……我怎么了……

再次“醒”过来时,玛奇玛发现自己的视线像是将头贴伏在地面一样,歪歪斜斜,但是几乎贴到眼里的石子和沙粒……这完全超过了贴地的程度,玛奇玛瞬间意识到自己身体的不对劲。

怎么回事?!我变成……喔噢

在她努力的“伸展”身体下,一团红色瑰丽的果冻史莱姆茫然的蠕动聚集起来,原来刚刚从她屁穴中喷射而出的东西竟是她自己!

随后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黑人的健壮下半身和被压在下面的粉霞大肉臀,肉臀的中心,一个吹起泡泡的松垮屁眼连里面粉嫩的穴肉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不……不可能……这个松垮的屁眼居然是我的……

玛奇玛一下子就认出了这具身体正是她的肉体,在看到那个还在不停张合的淫荡屁眼后,哪怕她心里再怎么不甘也不得不接受自己被放逐出了身体的现实。

喔哦哦……必须……必须马上回去才行……

果冻一般的女人拼命扭曲着身体,朝着那松垮的屁穴不断蠕动着,但是她那笨拙的模样却让短短半米的剧情变得遥不可及起来。

必须马上……马上……喔哦??

在即将触碰到身体之时,她的视线猛然腾空,并且还在飞快远离小巷,玛奇玛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等等……仪式?不!喔?!要是就这样被抓回地狱的话,不要不要不要!!哦哦哦哦!!!

而那只苍白的六指手掌是缓缓地伸来,一把揪起这团不停挣扎着的瑰丽史莱姆女人,在无人听见的绝望女声中,将其拖入那深不见底的门扉之内,随着“啪”的一声,地狱的大门彻底地关上了。

日本内阁官房直属恶魔猎人东京公安对魔特异4课的课长

支配恶魔——玛奇玛

于1997年3月20日,在东京北町一家酒吧的不知名后巷里。

完全败北!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