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西丝篇种付即堕

黝黑深邃到仿佛世界尽头的黑暗决斗空间中,屹立着一个巨大的天平,那天平是由闪耀的黄金浇灌铸成,寓意着无穷无尽的财富和绝对的公平。
在黑暗决斗中,双方分别站在两侧天平盘上进行堵上灵魂人格的黑暗决斗,而决斗场就在天平上展开。
此刻,一场实力悬殊的黑暗决斗,正在黄金天平上进行。
天平的一侧站着位身材高挑丰满的美艳熟女,她身穿充满埃及异域风情的白衣服饰,毫不吝啬的露出大片褐色肌肤,和衣服形成剧烈对比的同时也将人的眼球吸引在她那具丰满成熟的胴体上。
由白色布条和一个黄金扣饰组成的衣襟难掩她那对丰熟饱满如枝头果实的丰乳,高叉开的下摆露出大片活动空间,更是让那双修长美腿更加夺目,那蜜桃型的滚圆肉臀已经将后摆撑起一个诱人的轮廓,让人完全可以想象出她每次迈腿时,从侧面观察到的诱人风景。
虽然有着这样一具丰熟诱人的胴体,她的气质却依然端庄优雅,给人一种难以侵犯的神圣感。
这位眉眼温柔圣洁的埃及白袍熟女名叫伊西斯•伊修达尔,虽然看上去依然美熟,但其实真实身份是从千年前的古埃及一直延续至今的守墓一族的大神官。
借用不可思议的千年首饰力量,她一直在埃及过着神秘又朴素的守墓生活。
直到不久前,决斗在这个世界上重新兴起,那些掌握怪兽卡片的人开始出现在世界上,不问世事多年的伊西丝才从预知未来的千年首饰中窥见了自己的命运。
因此她千里迢迢的赶赴极冬之岛,正是为了遵守将那张奉命守护的神之卡交给法老王的转世,并协助他击败那位千年宿敌的命运。
“嘿嘿,完美的手牌!听到没有?要是害怕的话,现在就向我土下座求饶,我还可以大发慈悲的放你一马”
处于天平另一侧,正朝她大声叫嚣的绿衣男孩正是这次黑暗决斗对手。
要轮决斗的实力,哪怕在千年前发明怪兽决斗的古埃及,伊西丝也是最强的六人之一。
而和她决斗的绿衣少年只是一名就读于阳立初中三年级的初中生。平日自诩世界一流的决斗者,实际上却只是仗着自己比较完整的哥布林卡组称霸了小区赛而已。
听到他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叫嚣,伊西丝那圣洁的容貌上也露出一丝无奈。
她虽然实力强大,却也没有欺凌弱小的习惯,本来这次出世她不打算干扰世界上的决斗风潮,但这位绿衣小孩,也不知道从哪里学到了一点发动黑暗决斗的方法,就敢借着黑暗决斗去谋利,并夺走了不少对手的灵魂和卡组。
虽然被黑暗决斗夺走灵魂和卡组的人用科学也没办法检查出什么,但是他估计也没想到
碰巧就能碰上守墓千年,知晓这个秘法的伊西丝,这个过程就像钓鱼钓上了大白鲨一样。
而当伊西丝敏锐的察觉那股黑暗决斗的恶臭味正是从他身上传来后,也不能再看着这个邪恶秘法继续祸害一方。
因此,才有了这场堵上双方灵魂的黑暗决斗!
“按照黑暗决斗对等的规则,你要是输了,就要将之前夺走的灵魂人格还回来,并从此再也不能使用黑暗决斗”
听到伊西丝那悦耳的声音,绿衣小孩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
“我才不会输!看我用我的哥布林怪兽好好教训教训你!”
绿衣小男孩嘿嘿笑着将手牌怪兽召唤到场上。
一只瘦小丑陋的哥布林在他恶心的笑声中出现在场上,两个300的数字显示出它的攻防能力。
“嘿嘿,我召唤哥布林侦察兵!发动它的效果,当他召唤到场上,我可以抽一张带有哥布林字眼的卡到手牌中,喔!我盖下两张后场盖卡,回合结束!”
“怎么样?臭女人,知道我的厉害了吗?现在求饶可太晚了,就让恭林大人来教教你什么叫决斗”
洋洋得意的绿衣小孩山田恭林朝对面发出挑衅,在他看来,能一回合发动这么多牌,就已经占据了天大的优势了,更别说自己占据了场面,还盖了两张牌。
接下来,无论对方如何出招,自己都能从容化解。
面对他洋洋得意的笑容,伊西丝却始终神情从容,充满余裕。
她虽然已经上千年没有与人决斗过了,但是
对比起以前那些凶恶强大的敌人们,这些哥布林简直是弱小到不值一提的存在。
她展示出手臂上的决斗盘,那决斗盘如同石质一样古朴厚实,上面纹路更是透着自然的美感
“我的回合,抽卡”
从牌堆中抽出一张卡,她轻轻扫过一眼,就将它放置在决斗盘上。
“我通常召唤,守墓女神官,然后盖下一张后场盖卡结束这个回合”
和对面丑陋的哥布林不一样,手持法杖,清冷美丽的守墓女神官用那高达1700 1300的攻防展现出了双方怪兽基础数值上的差距。
“这是什么?!没有见过的怪兽卡,居然有1700的攻击力!!”
山田恭林瞪大眼睛,他的怪兽也像是察觉到主人的惊慌一样,慌忙后退。
不!而防御也高达1300点,这样哪怕是我发动陷阱卡也没办法解决掉这只怪物……
“我通常召唤一只哥布林,将哥布林侦察兵守备表示,结束这个回合”
“我的回合,我发动守墓女神官的效果,将一只守墓狮身兽送入墓地,同时将一张守墓女神官召唤到场上,之后,我上级召唤”
伊西丝神情从容,不慌不忙,而相反,作为她对手的杉田恭林则已经冷汗直流
伊西丝将手牌盖下,那一瞬间,大地颤抖凭空升起一座黄金祭坛,两位女神官护卫在两侧,只见一道跪坐在祭坛上的丰满身影缓缓起身,那是一位庄重虔诚的美熟神官,繁重的胡狼头冠遮住了她的眼睛,让她又多了几分虔诚的神性,丰满到极致的身材让禁欲的神官服也变得无比性感,特别是那对将正面撑起一个明显弧度的饱满巨乳,还有厚重布料都遮掩不住的半弧臀形,一双肉感十足的美腿搭配上绣有金丝图案的白丝袜。
比起守墓女神官更加的丰满和强大,这正是需要两只守墓女神官才能上级召唤的守墓神祭司伊瑞雅!
没有犹豫,伊西丝继续摸向决斗盘。
“然后我将场地魔法千年安眠之墓置入场上,千年安眠之墓的效果是可以将墓地的怪物从游戏去除作为祭品从手卡中特殊召唤一个上级怪物,一回合一次。”
“因此,我将两张守墓女神官和守墓狮身兽从墓地去除,从手卡中特殊召唤!”
以黄金铸造的宏伟墓宫原地拔起,伊西丝清冷得声音仿佛在宣告着杉田恭林的死刑,他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展示出手牌
“为我看破虚妄,守墓的神域解读者!”
丰熟女神官刚一松手,那张卡牌便化作一道连接天地的沙尘暴,迷的杉田恭林和哥布林们睁不开眼睛
只见那毁天灭地的沙尘暴中亮起一丝光芒,一双冷漠至极的美目竟然在沙尘暴中缓缓张开,一抹金色从天空落入地面,沙尘暴消散
一位身材比起神祭司伊瑞雅丝毫不差的面纱美熟女落入场中,她身穿更加暴露的白衣,身材虽然没有神祭司伊瑞雅那般丰熟却在挺拔饱满程度上更胜一筹。轻薄的面纱难掩她绝美的容貌,一双从面纱上方露出的美目蕴含着无尽的奥秘,她将水晶球抱于胸前,轻轻转动。
这又是一位强大的美熟女!
“还没结束,因为守墓神祭司伊瑞雅在场上表侧显示 ,我可以一回合一次,让从墓地除外的怪物由牌组上方双倍怪兽数量的卡牌送入墓地来代替”
守墓神祭司伊瑞雅低声吟唱,随后高举法杖,三道流光在六张卡牌的引导下重新落入墓地,
伊西丝继续翻动墓地上方,翻到某一张时一顿,随后展示出卡牌。
“我从场上发动魔法卡,守墓的转生,将两张守墓狮身兽从游戏中移出,从墓地中特殊召唤一只怪兽,听从伊西丝•伊修达尔的呼唤,从墓中苏醒,守墓的女法老!”
随着伊西丝松开纤细的手指,卡牌垂直地坠落下去——却没有掉在地上,而是像落入水面般直接坠入了金质的地面之中。接着,一圈圈的波纹晕散开来。从波纹的中间缓缓升起的,正是这位“女法老”。一手执青铜长刀、另一手拽着身下战车的缰绳,眉眼端丽、英气十足的丰满女性出现在了衫田恭林的面前。她一双毫无赘肉的修长美腿下踩着由两只凶恶的狮身兽拉动着的战车,胸前那对厚实的乳肉即使是被绷带包裹着,也与身旁的神祭司大小相差无几,而至于那被甲裙勉强遮盖着、圆润柔软的宽硕肉臀,则更是比起二位熟女要大了整整一圈。而除了这两件遮挡物之外,女人这具健硕丰盈的身体上便再无其他一丝布片。
“她的怪兽效果是,决斗双方每有一只怪兽卡在墓内,便将攻击力加上数量x200!我的墓地中有四只怪兽,所以守墓的女法老攻击力是3000!”
光芒从墓地沐浴在女法老身上,感受到增长力量的狮身兽发出喜悦的吼叫,这位英气强壮的美艳熟女随即驱动战车,落到两位同伴身边。
“之后,我发动守墓的神谕解读者效果,掀开对方的一张后场盖牌,假如是陷阱卡则破坏!”
在伊西丝的命令下,清冷的面纱熟女望向对方,她轻轻搓动水晶球,一道道白光正流转其中。
“我…我翻转盖牌,永续魔法,哥布林的弱小宣言”
看见伊西丝指向自己的一张后场盖牌,还没彻底失去理智的衫田恭林连忙掀起那张盖牌。
“此卡在场上表侧表示且我方场上有哥布林怪兽时,对方场上的怪兽无法变成守备表示”
虽然无比害怕,但两只哥布林怪兽还是对着三位强大的美熟女挺腰做出猥亵挑衅的举动。
被这样弱小低贱的怪物污蔑挑衅,哪怕是最清冷的神谕解读者也难掩美眸中的杀意,更别说是性格更加暴躁的女法老,一把青铜长刀斜斜垂下,一手握住缰绳拉起躁动的狮身兽,美目中散发着赫人的锐光,仿佛在思考着如何下刀。
“啪!”
第一时间发出异响竟然是站在决斗席上的杉田恭林,他瘫坐在地上,面露惊恐
可怜的家伙被接连的打击完全摧毁了他的自信,竟然在直接被三位美熟女怪兽的杀气吓得摔倒,连手牌也洒了一地。
“跳过战斗阶段,我的回合结束”
伊西丝平淡的结束了回合,没有收到攻击命令,哪怕是快冲出去的女法老也只能勒住狮身兽。
虽然没有决出胜负,但任谁都能一眼看清场上的局势,一方是两只攻防分别为三百和五百的弱小丑陋的哥布林,一方则是三位各有千秋,平均攻防达到两千以上的守墓美熟女,无论是形象还是实力都能让人明白双方之间巨大差距。
在这样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两只色厉内荏的哥布林已经畏缩起来了,而三位守墓美熟女则高傲的挺起那双丰硕乳球,自信满满的站在场上,无论是神祭司还是法老王,她们偶尔望向敌人的眼神中只有不屑和轻蔑。
“你没有机会了,趁现在投降吧,相信我,输掉黑暗决斗的下场你不会想尝试的。”
自己的三个王牌已经悉数登场,自觉胜券在握的伊西丝大大方方的开始劝降。
“可恶……可恶啊!!我才不会输!我可是冠军!”
虽然伊西丝没有任何轻蔑嘲弄的意思,但杉田恭林却反而被激起了怒火,他咬牙切齿的捡起手牌,身上的怨恨恶毒如有实质。
“咦”
这下,伊西丝的神情反而凝重了几分,也许连她都没想到常年使用的黑暗决斗早已将他的灵魂染上污迹。
当杉田恭林意识到自己居然露出如此不堪屈辱的一面时,那强烈又狭隘的自尊心便让他整个人落入了负面的极端,而这股情绪反而催动了他收集到的黑暗力量。
不过随即,她又放下心来,因为从杉田恭林身上散发的黑雾只有薄薄的一层,弱小到像一缕烟一样,一吹就灭。
只有如此微弱的黑暗力量,又不懂得使用办法,哪怕是全力催动也顶多给自己造成一点困扰而已。
“住手吧,你的灵魂已经落入黑暗面了!”
“居然敢看不起我,臭女人!我的回合!抽卡”
已经完全堕落的杉田恭林对伊西丝的劝阻置若罔闻,他咬牙切齿的将浑身黑气凝聚,从牌堆上抽出一张卡。
“哈哈哈哈!!我赢定了!”
看清楚手牌的一瞬间,杉田恭林竟然变怒为喜,放声大笑起来。
“我通常召唤一只哥布林!”
一只同样矮小猥琐的哥布林被召唤到场上,它的出现只收获到三位守墓熟女轻蔑的哼声。
“然后我将场上的怪兽全部以攻击表示,进入战斗阶段!”
像是没有看见攻击力差距一样,绿衣男孩挥手高呼
“上吧!我的哥布林们!”
哥布林们咿呀怪叫着扑向它们的敌人,面对这样弱小的敌人,守墓美熟女们连半点紧张都没有,只是冷眼注视着它们仿佛自寻死路的冲锋。
“迎击!摧毁它们!”
伊西丝也下达命令,虽然不知道杉田恭林发了什么疯,但她心中没有半点觉得自己会输的可能。
英气健美的守墓女法老一马当先驾驭战车冲在前面,丰腴熟美的神祭司伊瑞雅和清冷神秘的神谕解读者紧随其后。
眼看双方就要碰撞到一起了,杉田恭林嘿嘿一笑,展示出了自己的手牌——一张用手持各种武器的哥布林怪兽作为卡面的卡牌
“我发动速攻魔法,哥布林战术!在我方有哥布林怪兽表侧表示时,强迫敌人场上的怪兽改变表示!”
“那又如何?我场上的怪物至少还拥有两千防御力”
“哼哼,因为永续魔法,哥布林的弱小宣言效果,对方场上怪兽无法变成守备表示,所以我将你场上的守墓神祭司伊瑞雅,守墓的神谕解读者,守墓的女法老通通变为种付表示!”
“什么?!”
自相矛盾的作用和效果让伊西丝下意识发出了惊疑声,下一刻,她发出了更大的惊呼声。
只见魔法的白光一闪而过,刚刚场上那三位自信满满的守墓美熟女下一刻便在冲过来的哥布林面前仰面朝天,双腿弯曲,膝盖抵住小腹,脚心朝天,摆出了一个极度耻辱的种付位。
还没等她们明白发生了什么,哥布林们就已经晃悠着胯下那根粗肉棒,朝着那一个个丰熟至极的雪白肉臀飞扑而来。
“喔???”
“哦哦噢!!?”
“嗯噢!”
当哥布林那肮脏无比的肉棒重重插入她们肉穴之中时,三声不同的呻吟喘息中透露着如出一辙的迷惑和不敢置信。
但是哥布林们没有半点迟疑,它们发出亢奋的怪叫,开始压在她们身上拼命起伏,一根根占满污渍的倒刺肉棒就这样来回抽插,那剧烈的动作幅度甚至让它们那代表着野蛮生殖能力的丑陋阴囊也上下翻飞,无比羞辱的拍打着她们那粉嫩丰满的雪白肉臀!
肮脏恶臭的哥布林就这样肆意侵犯着高贵的守墓美熟女们。
“嗯哦噢?!”
“嗯嗯哦哦哦!??”
在这样哥布林这样无比羞辱的侵犯下,三位守墓美熟女却只能扭着肥臀,发出一声又一声不甘屈辱的呻吟浪叫。
她们怎么也没想明白,刚刚还自信满满的她们下一刻居然就被哥布林以屈辱无比的种付位压在身下强行侵犯种付。
可在黑暗决斗的规则下,她们无论如何挣扎,都没有办法反抗那些弱小低贱的哥布林,甚至连挣脱逃跑都没办法做到,只能乖乖撅着肥臀挨肏。
“不……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一直以来都表现的从容余裕的伊西丝第一次流露出剧烈的情绪波动。
三具完美的丰腴肉体和三只丑陋肮脏的怪物疯狂缠绵交合,由褐色和绿色形成的剧烈反差仿佛在嘲笑她的失败。
“哈哈哈哈!这样你的怪物就会被当做装备卡装备给我的怪物”
看见那一直保持着从容的白袍美熟女露出这般神情,杉田恭林笑的越发得意,他乘胜追击,丝毫不打算给对方喘息的机会。
“我发动速攻魔法,哥布林的商讨会议,将这张卡除外,从卡组最上方抽取一张带有哥布林字眼的卡,假如是怪兽就将它特殊召唤!哈哈!虽然带有种付装备卡的怪兽没有办法发动效果和攻击,但有了这张卡,我就可以直接伤害你!”
在抽卡后,他得意的展示出了手中卡牌,伊西丝仔细望去,卡面上竟然是一个受精的透视图!
“我发动永续魔法,哥布林的强制种付!在我的结束阶段,带有种付装备卡的哥布林怪兽会给予对方攻击力数值的伤害!”
“喔喔喔!!!”
三道红光从卡面上飞出,落入那些哥布林的身上,它们发出极度亢奋高昂的吼叫,口鼻中呼出一股股粗气,受到永续魔法卡的强化,它们不光阴囊又大了一圈,就连抽插的速度也加快了一倍,绿色的肉棒几乎拖出了残影。
“喔!!不要…哼喔!”
“呼噢噢噢!!!嗯哦!!”
“咦!!!喔喔喔!!”
在被这样如同打桩机的高速抽插侵犯下,哪怕是最高傲坚强的女法老也彻底被击败了,坚守的尊严连带着大量飞溅的淫水一起溃不成军,或高昂或婉转的呻吟浪叫声连绵成一片,混合着肥臀被抽打的清脆响声形成一首淫荡的交响乐。
当察觉到身下的雌性已经做好屈服受孕的准备时,如同刻入本能一样,哥布林那发达的阴囊开始全力运作,它们低吼着埋下身,开始更进一步的加速。
到了这一步,就连三位守墓美熟女也察觉到不对劲了,她们用尽全部力气扭动身体,想要从哥布林身下逃脱,到了这一步她们已经无暇去考虑其余关于尊严之类的问题。
哥布林锤头一样的龟头一次又一次的轰击着她们的子宫,配合预射的小股精液制造出假高潮射精的预热,而从它们身上散发的更加恶臭浓烈的雄性气味则进一步勾起她们雌性本能。
“不要哦哦?!等一……喔!!”
身材最为母性丰腴的守墓神祭司伊瑞雅话还没说完就被更激烈的抽插堵了回去,哥布林的每一次撞击都让她浑身一阵酥麻,仿佛置于云顶,连维持意识都难,反抗更是无从谈起。
这波反抗挣扎就连最为坚强的女法老也只从那只瘦小的哥布林身下挪动了不到半米,就被插的臀浪乳颤,只顾呻吟。
逃不掉!逃不掉!!完全没有机会!!!
呜咦!!!!!要输了!输给哥布林了!!
当意识到这点时,三位守墓美熟女连最后的反抗力气也消失了,她们即是绝望又是不甘的蹬着美腿,像是溺水的鸭子一样丑态百出。
“去了!要去了!呜唔!!子宫崩溃的要去了!!!嗯哦哦哦哦!!!”
“要被哥布林喔喔!!明明只是些哥布林不要…嗯喔喔喔!!要被哥布林中出受孕了哦喔!不要喔!!!”
“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噗嗤————————”
抽插拍打声越发急促,最后一下哥布林们伏下身子用尽全部力气的插到最深处,三位守墓美熟女昂起脖颈,不约而同的抱住哥布林,就像一对无比甜蜜恩爱的夫妻一般,丰腴熟美的肉体如同劲弓一样绷紧,阴道死死缠绕住肉棒用力收紧,一双双肉感十足美腿从大腿到脚掌通通绷直,那如同珍珠般的白玉脚趾也蜷缩成一团。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在她们肉体完全做好受孕准备后,只听沉闷淫霏的射精声音从交合之处传出,数以亿计的活性精子涌入了那从未被人踏足之地。
“咕哦噢—————❤️”
哪怕她们再如何的屈辱和不甘,也难掩发出的高昂呻吟声中,那一丝作为雌性被征服受孕的欣喜。
“咿呀!!!!”
在她们受孕的同一时间,伊西丝发出痛苦的惨叫,她的lp也因为这三只哥布林的中出受孕而下降了一千六百点。
“怎么可能……”
伊西丝美目迷离,哪怕此时她也不愿意相信自己卡组最强大的三位守墓美熟女居然被弱小低贱的哥布林强制受孕了。
“我结束我的回合,嘻嘻~蠢女人,你的怪物只配被我的哥布林狂肏,果然,我才是最强的!嘻嘻嘻”
和她相反,杉田恭林此时得意极了,他还不忘向伊西丝挑衅。
得势就猖狂,处于下风就暴露出丑态,再配上他那绿色的衣服和矮小的个头,倒是真的很像一只哥布林。
“你已经没有上级怪物了,手牌也只剩下一张,只要我下回合抽到任何一只怪物,你就输啦!哈哈哈哈哈!!”
我还不能放弃,守墓一族的使命还没完成,我会按照命运将祂交给法老王,但在此时,请允许我借用您的力量。
那刺耳难听的笑声回荡在黑暗决斗空间里,绝境之际,反而激起了她的决斗之魂,伊西丝闭上美目,重新让混乱的心境平复下来,在一片漆黑中,她的眼前闪过了无数的未来片段。
当伊西丝重新睁开眼时,这位千年守墓的白袍美熟女神情变得重新坚定凛然,她一手摁在抽卡区域,抽出了在最上面的那张卡。
“卑鄙之徒,我已经看见了命运,胜利绝不站在你那边!我的回合!抽卡!”
她的动作如此之大,仿佛将自己的信念注入进去一般,连带着胸前那对丰硕乳球也为之一颤。
“我发动速攻魔法,通往冥界之路!”
伊西丝厉喝着展示出刚刚抽到的卡牌,卡面上,一条幽黑的道路不知通向何方,只给人一种死寂安眠的感觉。
“我发动第二个效果,当场上存在场地魔法千年安眠之墓时,将一张冥女神的寝宫加入手牌!”
“蠢女人,你还想玩什么把戏?你已经输定了!”
不知为何,一种莫名的不安在杉田恭林心底蔓延,刚刚还如臂指使的那些声音竟然开始消散退缩,这迫使他不得不采用辱骂的方式来疏解内心的恐惧。
“我发动场地魔法冥女神的寝宫!将千年安眠之墓覆盖后,它可以弃光所有手牌,将……唔…欧西里斯的冥女神加入手卡”
光是念出那个名字,伊西丝就丝毫承受了不少压力,到了这一刻,她最后手段也终于揭露了。
那是千年埃及的三张神之卡之一,由守墓一族侍奉千年,代表着冥界轮回和死亡的——欧西里斯的冥女神!!
“那……那是什么……”
光是听到这个名字,杉田恭林就仿佛浸泡在冰冷刺骨的无边黑谭中。
“轮回万物,您是掌管安眠死亡的冥界之主!请将您的注视投向您虔诚的仆人”
伊西丝高举右臂,她的神情无比虔诚专注,
“我祈求您的降临,欧西里斯的冥女神!!”
本来就漆黑一片的黑暗决斗空间再次变暗,杉田恭林迷茫又恐惧的转动头,作为凡人的双眼再也无法在这片死寂中捕捉到任何任何东西。
“这是哪里?这是哪里!?我……”
“嘎吱嘎吱”
他的牙关不自觉打颤,在这片无边黑暗中,身体仿佛也在腐烂,也许是在一瞬间,他终于“看见了”,那浓郁到极致的黑色竟然是一片遮盖住天地的黑纱帷幕。
“呵呵~”
黑纱帷幕后传来一声无比慵懒的轻笑声,一道存在感无比强烈的丰满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不要看,会死,不要接近,会死,不要想象,会死。
如有实质的死亡扼在杉田恭林的咽喉上,却无法阻止他去伸手。
帷幕轻轻荡开,夜幕色的鹅绒床上斜躺着一位慵懒美妇,她手持着黄金酒杯,一双凤目微微眯起,似乎在打量着这位入幕之宾,那头深黑色的波浪大长发就这样倾泻在床上,她的穿着无比大胆开放,那件幽黑轻薄纱衣更像是由简单的几块布料交叉做成的情趣内衣,从各种地方露出大片大片雪白到耀眼的柔嫩肌肤。
而她胸前那被纱衣交叉托起的丰硕乳峰仅仅遮蔽了中心部分,从纱衣边际大量溢出的厚嫩乳肉则展现出了惊人的份量,让人不由的想用双手去感受一下那份柔软至极的沉甸感。
在靠近小腹那里,由贴身纱衣勾勒出的三角地带,那种恰到好处紧勒感,都让那轻薄的纱衣下摆毫无遮挡作用,反而显得欲罢还迎,更加撩人。
而越往下越是苗条纤细的腰线在越过腰侧金丝那里却突然开阔,那两瓣丰熟至极的蜜桃型肉臀让前后就像是两个极端一样,那夸张的安产臀型就像是在夸耀着她出色的生育能力一样。
而那双交叠的修长美腿则支撑着那无比香艳的下体,和略带肉感的大腿共同营造出销魂的体验。
从上到下,这位美艳的黑纱熟妇展示出了什么叫丰满和肉感,但哪怕是她如此美艳,穿着如此诱人,那些哥布林怪兽们却始终不敢动弹。
“呵”
注意到沉醉的杉田恭林,这位持杯的慵懒美妇不带感情的轻哼一声,无数死亡的幻象便一股脑的涌入他的脑海里。
“噫噫咦咦?!”
没有任何防备,杉田恭林浑身一颤发出一阵恶心的怪叫声,他的两腿间更是传出一股骚臭味。
看到他露出这样不堪的丑态,这位慵懒美妇不加掩饰的流露出不屑和鄙夷,在看到他场上那些哥布林怪兽后,那种不屑和鄙夷就更浓烈了,随后像是嫌他脏了自己眼睛一样,夜色的帷幕轻轻拉上,将那美艳丰满的美妇遮掩起来,也救了不停怪叫的杉田恭林一命。
成功了!
在看到这位美妇后,一向沉稳的伊西丝也露出了难以掩饰的喜色,她已经不对自己获得胜利带有任何怀疑,因为千年埃及的三神卡之一,欧西里斯的冥女神已经降临到她身边!
“虽然作为使用场地魔法冥女神的寝宫特殊召唤欧西里斯的冥女神的代价,下一回合我就会直接输掉决斗,但是已经没有关系了,因为这场决斗的胜利必将属于我!”
“我发动欧西里斯的冥女神效果!当此卡在场上时,将双方墓地中的卡堆放到冥女神的寝宫中,双方送入墓地卡改为堆放,此效果无法被陷阱卡,魔法卡怪兽效果无效!她的攻击力取决于堆放数量X500,此时场上墓地里的卡有十二张!因此,欧西里斯的冥女神攻击力达到六千!再加上欧西里斯的冥女神效果,当她攻击破坏你的怪物后,无论是不是守备表示都会直接对你造成相当于攻击力的伤害!”
伊西丝俯视着瘫倒在地的杉田恭林,她挥动着右手让一张张卡牌飞出。
“我已经看到了上千种命运,没有一次是你获胜,所以……投降吧,在冥女神面前,你和你的哥布林绝对抵挡不住。”
白袍神官熟女只是冷静的宣告着他的死期。
“喔喔?放开我畜生嗯哦哦哦!!”
“我一定要杀了你们喔喔喔!!不要噢哦!”
“女神嗯哦哦哦!!”
那三个雪白肉臀在丑陋的绿色哥布林身下拼命扭动着,意识到女神的降临,三位种付位的守墓美熟女也燃起了希望,她们不屈的反抗着,在浪叫声中发出抵抗。
她们的希望不是没有道理的,实际上,任谁都能得出这样的结论,那位高高在上的冥女神是和所有怪兽都不在一个层次的存在。
“可恶可恶……明明只差一点!!不…不行要是将那些灵魂还回去,我就………”
杉田恭林甚至都顾不得自己湿透的裤子,又是慌乱又是急促的逼迫自己思考着,但是他越是思考就越是只能想到没有黑暗决斗后,自己就会变回以前那副样子,越是这样想他就越是感到害怕。
“……冥顽不灵”
伊西丝叹息的摇摇头,这个少年哪怕露出软弱的本质也贪婪到不肯放弃,他已经彻底被黑暗面所吞没。
“既然如此,就和你的哥布林一起坠入冥界吧!这就是最后了!欧西里斯的冥女神直接攻击!”
随着一声轻笑,那位身穿黑纱的丰满女神从帘幕后走出,她赤裸双足,身穿那件单薄到几乎透出肉光的黑纱衣,一手持黄金酒杯轻轻摇晃,另一只手则托在胸前,让那傲人的双峰更显壮观,纤细的腰肢轻轻摇曳,两瓣肥熟臀肉隔着纱衣互相摩擦,所发出的些许动静更是淫霏无比。
冥女神走出寝宫,只是轻轻一点,惨白色的灵魂洪流就席卷向杉田恭林。
“啊啊啊啊啊!!!”
杉田恭林已经绝望了,就在他只顾着用手挡在身前发出的惨叫时,一张盖牌却突然竖立在他身前。
“陷阱卡,哥布林的大撤退!从卡堆中抽出场地魔法,哥布林巢穴并特殊召唤到场上,此效果只可发动在对方怪兽攻击时!”
我……我还没死吗?
杉田恭林小心翼翼的放下手,他疑惑的望向手中抽上来的场地魔法卡,这才发现自己从一开局就盖下的陷阱卡居然发动了。
可……可是一张场地魔法卡,这又有什么用?
还没来得及高兴,杉田恭林便又陷入绝望,他四处张望,心里却猛然冒出一个想法,男孩悄悄抬起头,看见那两个高傲的美熟女连一丝正眼都不舍得往自己身上看,但是只要一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他便忍不住偷笑。
虽然并不想就这样收手,但在黑暗决斗的约束下,冥女神还是只能停止了攻击,她轻蔑的望向自己的对手——那几只弱小又丑陋的哥布林。
哼……根本就是些无用杂鱼而已…
连同决斗台上那个本质弱小懦弱还无比贪婪的渺小雄性一样,高傲的冥女神连看都不想看。
事实上,要不是因为守墓一族上千年的供奉,她根本不愿意让这些污秽弱小的家伙污了自己眼睛。
而伊西丝则更加自信,她一点都不担心杉田恭林还能有什么手段,哪怕他的黑暗力量再强上一倍也没有办法违抗黑暗决斗的规则,来对抗冥女神。
但是她们都没想到的是,那个懦弱无能的杉田恭林已经发生了不为人知的改变。
“请不要再心存侥幸,试图逃避你的命运……什么?!”
在杉田恭林盖下卡后,伊西丝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嘿嘿嘿,我召唤场地魔法卡,哥布林的巢穴,此卡从卡堆里特殊召唤时可以直接覆盖在对方场上”
绿衣男孩邪笑着,将哥布林巢穴覆盖在了冥女神的寝宫上。
那山洞里满是哥布林的卡牌毫不客气的覆盖在寝宫上。
原本只有黑帘幕和鹅绒大床的奢华寝宫突然飘荡着一股挥之不去的恶臭,叽里呱啦的怪叫声从各种阴暗角落传来。
自己的寝宫被这群低贱的哥布林玷污了,这件事让原本只是厌恶和轻蔑的冥女神彻底生气了,她手里的灵魂洪流再次庞大几分,那双美目也绽放出惊人的杀意。
“当哥布林巢穴在场上,且场上有三只哥布林怪兽时,我可以从卡组里特殊召唤哥布林之王!”
“哥布林一族的王者!掠夺!毁灭!”
伴随着杉田恭林的高呼声,无数哥布林怪叫声此起彼伏,连带着压在守墓三熟女上的哥布林也一边用力一边怪叫起来,它们叫声越来越嘈杂,直到一个矮小精壮身上带着少许肌肉的哥布林从卡面中一跃而出,他带着一个歪歪扭扭的铁王冠,身上披着肮脏发黄的红斗篷,手里还抓着一个权杖,虽然气势沉稳,但看上去却只像个不伦不类的王。
“没有用的!崇高的女神啊,请您赐给这些逆徒永远的死亡!”
伊西丝毫不动摇,得到指令的冥女神裹挟着白色洪流朝着那只哥布林之王冲去。
“嘎喔喔!!”
那只精壮哥布林一下子暴露出怪物的本性,它将权杖高举过头,倒是显得悍勇无比。
虽然作为哥布林中的王者,它的攻击力倒是到达了1300,但是在冥女神的面前还是显得那样无力
——虔诚的守墓女神官是这样坚信的,但现实却在下一刻将她的信仰狠狠摔碎。
“喔?!怎么会…”
那不知吞噬了多少灵魂的洪流击打在哥布林之王的身上竟然就像小水枪射出的一样被轻而易举的分开,自负于自身实力的黑纱美妇完全没有想到这样的可能,只是刚刚露出惊讶的表情就被哥布林王的权杖重重抽打在头上。
就像一出拙劣的滑稽剧般,上一刻还是高傲尊贵的冥女神,下一刻却被看不起的哥布林一棍子打翻,黄金的酒杯滚落在地,两条美腿张开成罗圈腿,纱衣下摆也被掀起,紧贴合穴肉的纱衣布料将女神的私处完全勾勒出来,那对丰硕的乳球从束缚中蹦出,就连粉嫩的乳头也被人看的一清二楚。
“喔……”
无意义的呻吟声自女神微微张开的小嘴中传出,对于伊西丝却不亚于末日的钟声。
“嘿嘿嘿,你忘了吗?你的冥女神的寝宫已经被我哥布林巢穴覆盖了,作为堆放表示的卡当然也不起作用了,所以你的冥女神现在攻击力为零!!哈哈哈哈哈”
看见伊西丝那不敢置信的神情,杉田恭林得意极了。
“哥布林之王的效果是可以将战斗破坏的怪兽作为种付装备卡装备!”
趾高气昂的哥布林之王俯视着地上沦为种付位的女神,在这一刻,繁殖的本能让哥布林浑身的力气都被调动起来,他直接扑了上去,一声沉闷的肉体碰撞声中精壮的绿色躯体猛地嵌合进那具丰腴胴体。
“砰……啪!啪!啪!啪!啪!”
“嗯哦!?”
在嫩穴遭受的突然袭击之下,女神只来得及发出了本能的叫声,随后,找到合适位置的哥布林之王便开始狂野的摇晃起腰部,短小的四肢在此时给了他强大的力量,他的胯部疯狂撞击着女神私处,粗大的肉棒肆意开垦那从未被人触碰的秘密花园。
“噢喔喔?!你这么敢喔喔!!”
作为最为高贵的冥女神,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这样一只低贱的哥布林种付侵犯,作为女神的尊严促使她想要不顾一切的毁灭这个亵渎神明的魔物,但在黑暗决斗规则的约束下,她却只能扭着肥臀发出怒骂。
“混账哦哦哦哦!!你这咿呀啊啊啊放开我咕噢喔!!”
冥女神的怒骂逐渐混杂上了呻吟,她那肉感十足的雪白肥臀第一次这样暴露在所有人面前,作为哥布林王的象征,那丑陋硕大的阴囊一次又一次的鞭打着女神的肉臀,它的肉棒也越发鼓胀,在里面横冲直撞的同时,带有倒刺的冠状沟也在刮弄着女神敏感的肉壁,不到一会儿就让女神只剩下放浪的呻吟。
“啪啪啪啪!!!”
“哦喔!不要嗯哦哦哦!”
那两条匀称修长美腿此刻只能朝着天空拼命摇晃着,那被高速撞击到变形的两瓣厚实雪饼也染上了粉霞色,大量的淫水从交合之处飞溅而出。
“女神也嗯哦哦?”
“怎么可能喔喔~”
“喔哦哦哦!!不要让我休息一下嗯哦哦哦哦!!”
听到那一声声淫叫,三个种付落败的守墓美熟女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她们神情惊慌又绝望,在再一次压上来的哥布林面前只顾扭动丰腴身子求饶,却连反抗都忘了。
“咿呀呀呀呀!!!”
“嗯哦哦哦咕!!”
“喔喔喔噢!!”
她们的呻吟声很快加入了进来,和她们所崇拜的冥女神一起变成淫霏的大合唱。
“吼啊!!!”
不知抽插了多少下,丝毫不显疲态的哥布林王发出一声吼叫声,牢牢锁住身下那个已经濒临崩溃的母畜,他的肉棒在飞速鼓胀,让冥女神发出一连串惊慌至极的叫声。
“不要喔喔喔要来了要来了!!!咕喔喔喔要被哥布林种付了喔喔!!!我可是冥女神喔喔喔噢!!!!喔喔!!要去了要去了!!这就是奏响冥界灭亡的前奏哦哦哦哦哦去了哦哦哦哦哦哦!!!!”
连成一片的高昂呻吟声最后化作了母畜们崩溃的声音。
女神在此刻高潮之下完全放弃了理性和尊严,那双修长肉腿死死绞住精壮的哥布林,丰腴肉体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开始本能的绷紧,连带着两瓣肉臀中心的粉色点也开始收缩,珍珠般的趾头先是蜷缩,再是一个个舒展开来。
“噗嗤噗嗤噗嗤”
哥布林胯下那鼓胀的阴囊飞速收缩,他死死勒住怀里的冥女神,不给这具一败涂地的丰满肉体一点逃脱机会,事实上,彻底崩溃的冥女神早已遵循着雌性的本能做好了受孕准备。
受孕受孕受孕受孕受孕!!!
强烈的野望下,比起一般哥布林还要多出几倍的活性精子从那根抵着子宫口的丑陋肉棒中喷涌而出。
受精完成❤️
“咕噢!!”
沉浸在高潮余韵的冥女神丝毫不知道自己身体里发生了什么,她如同一块烂肉一样,和三位守墓美熟女一同被哥布林们带回了自己的寝宫——如今的哥布林配种巢穴。
“不……不可能”
哪怕是褐色的肌肤也遮盖不住伊西丝惨白的脸色,上千年的信仰和认知在一瞬间就被粉碎干净。
“呜呼呼,你输了,什么埃及神官守墓卡组,分明只是个母猪卡组罢了,嘻嘻嘻,你的灵魂你的卡组都是我的了!我的回合,抽卡!”
听到杉田恭林的嘲笑,一想到输掉黑暗决斗的下场,伊西丝更是忍不住浑身发颤,只是那最后一点尊严还在支撑着。
“不…不要得意,法老王一定会替我……”
“没有机会了!你个黑皮巨乳母猪,给我好好夹紧屁眼把自己自己人格噗噜噗噜的喷出来吧!我发动强制受孕!给你最后一击”
“咿?咿咿咿咿!!!!!”
一声高昂尖锐的女声尖叫响彻整个黑暗空间,随即回归平静,只留下那嘎吱嘎吱作响的大床和依然呻吟求饶的浪叫声……

“我发动神祭司孕袋,将守墓神祭司伊瑞雅装备在哥布林身上,上升一千点攻击力!然后因为冥女神的产宫原因,你墓地里的卡被除外,你已经输了!”
“什…什么?!啊啊啊啊啊”
再一次将对手击倒在地,绿衣男孩毫不留情的夺走了他的卡组。
“呵呵,就凭这样的垃圾卡组也敢和我这个冠军决斗”
他胡乱检索一番,只取走了几张比较贵的卡,就在那个决斗者哀求的眼神中将整个卡组随手丢入污水沟里。
没有再去理会那个落败选手,绿衣男孩一边哼着得意的小曲一边往外走。
“哈哈,有了这些卡,我又能更强了,真是多亏你啊,愚蠢的埃及女人”
被塞在裤兜里的卡组里,一张卡牌微微颤动,印着白袍女人的一面被盖在下面,像是在本能的发出哀鸣。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