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虐狂母猪便器


  “今夜的夜空…同往日一样呢。”
  我坐在小院的石阶上,仰着头看着天穹之上皎白的圆月,无数闪耀繁星组成的星河笼罩住夏夜的天空,漫天的银光映射进我的眼底,微风轻轻吹拂起我的侧发,挂过脸颊,让人一阵发痒。
  “嗯~~口嗯呼…主人~~口好舒服~齁呜呜呜呜~~口大肉棒~请主人宠爱下贱母猪的欠肏淫穴吧~~~口”
  “齁嗯嗯…咕呜呜…主人的精液~~口好美味~哼嗯~~口还想要~想要更多~”
  一道道隐隐约约的下贱淫语透过紧闭的房门,像之前的几百个日夜一样不依不饶的传进了我的耳中。
  那是我的娘亲们…在始界万万人之上的高贵女人,如今却成了丑恶山匪的泄欲便器,抛却了一切尊严和人格,沉湎在肉欲的欢愉中。
  我静静的坐着,将神识向四周散去,房间内的荒淫景象顿时完全展现在我的识海中。
  “咕呜~噗噜噜…齁呜嗯嗯~~~口呼噜…咳呜嗯~~~口”
  第一个房间是大当家的,他正用手抓着娘亲的脑袋,把这颗一度在神州称帝的高贵头颅当成飞机杯不断的抽插着,娘亲跪在床上,精液塞满了她的嘴巴,还从嘴角和鼻腔里溢流出来,喉咙深处被粗大的肉棒不断的侵犯着,因为被精液和肉棒堵塞了呼吸道,她的脸颊憋得通红,身体不断痉挛着,嘴里不断的发出呼噜声。她已经接受了自己便器精盆的命运,不仅没有丝毫抵抗,反而用舌头不停的舔舐侍奉着眼前的男人。
  “齁嗯嗯~肉棒~实在是太厉害了…人家的菊穴都被撑得满满胀胀得~~~口好棒~嗯呜呜~~~口”
  旁边的房间里,我亲爱的二娘正趴在地上,拼命的将自己的两条修长大腿大大分开,浑圆雪白的肥腻肉臀不停的向后拱起,让身后的男人能抓得更舒适。
  山匪二当家的黝黑肉棒不停的在二娘的娇嫩菊穴里进进出出,一次次将粉色的肠肉拉扯出肠道,结实的腰胯不停的撞在二娘的挺翘臀肉上,将她浑身被汗水浸湿,在烛火下泛着油光的骚腻淫肉撞得阵阵颤抖,发出阵阵淫靡的啪啪声,二娘整个上半身无力的贴在了床铺上,白眼大翻,吐着舌头,一副被肏到失神的样子,嘴里不断发出含糊不清的淫语,将骚尻扭出8字形的轨迹迎合着山匪的侵犯。
  “噗噜噗噜~~口噗嘿嘿…呼噜噜~齁嗯嗯呜呜~~~口”
  另一个房间内,大娘被四当家正面位压在床上,M字分开的大腿在四当家连续的抽插下不断的摇动着,一对淫熟的丰腴肥乳在粗糙大手毫无怜惜的揉搓下不断改变形状,雪白的皮肤上泛起道道嫣红的指痕。肥美的巨臀被死死压在床铺上挤成了一个尻饼,肉棒每抽插一次,多汁的肥屄就颤抖一下,咕噜一声喷射出一小股臊黏的淫水,把床单洇湿了大片。
  男人的脸和大娘的脸颊紧紧贴在一起,臭烘烘的舌头在大娘的俏脸上不断的舔舐着,大娘也拼命的伸出淫舌谄媚的迎合着,两人的舌头时而纠缠在一起,彼此交换着体液,时而在对方的脸上舔过,留下一道道唾液湿痕。
  “噗齁…久违的肉棒~太棒了~~口齁嗯嗯~肉棒大人…射人家~再让人家怀上呀~~~口”
  四娘骑在男人的身上,不断的摇晃着臀部研磨着,两瓣肉唇紧紧缠绕在满是血管青筋的肉棒上不断的吮咬,满是油光的软腻巨臀一次次砸在三当家的双腿上,荡起阵阵汹涌的肉浪,她双手撑在男人有着明显肌肉的胸膛上,一对肥嫩爆硕的美丽巨乳在双臂之间被夹成两个木瓜形,随着身体的起落不断的上下摆动着。
  她才刚刚生产过,肚皮上还残留着几道银白色的妊娠纹,却马上又像最下贱的娼妇一般渴求被精液灌满子宫,再度受精了。
  我把神识收回,摇了摇头,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是拉斯维加斯吧,自从那次之后,我和几位娘亲的命运就不可避免的滑向了深渊。
  我刚站起身来,想象往常一样看一下娘亲生下的两个野种,突然,两道熟悉而强大的气息从远方进入了我的感知范围,还在不断的高速接近着。
  我下意识的再度将神识散开,但是她们飞得太快了,几乎在我的神识扫过她们的下一刻,她们就已经凌空站在小院的上空了。
  那是两个气质极佳的绝美女人,站在前面的那个梳着一对丸子头,长长的后发散落在身后无风自动,一双大大的红色凤眼,即使在深夜都仿佛能折射出光来,一对丰满豪乳将红色旗袍胸口的布料高高撑起,透过锁着华丽金边的菱形开口,还能隐隐约约看到深邃的乳沟。
  旗袍的裙摆微微飘动着,露出一双包裹在白色丝袜下的肥美肉腿,光洁的肉感大腿根被丝袜的顶端勒出了两道凹痕,有着120d丝度强烈质感的丝袜美腿在月色下反射出油光,一双美脚踩着大红色的高跟鞋,浑身上下流露出倨傲强势的气势。
  她身后的女人长着一张和娘亲完全相同的脸,黑色的长直发一直垂到腰间,穿着一身宽大的宫装,将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完全包裹住,但是那具不下于娘亲的淫熟美肉即使只是是通过衣服的轮廓隐隐约约勾勒出一点身体曲线,也足够让人血脉喷张了。
  是六娘许灵云和娘亲的第二神魂叶诗。
  “这是怎么回事!”六娘的神识扫过小院,被反馈回来的淫靡景象惊得表情管理都快失控了,尖叫声都有点破音。
  三娘的表情也有些许奇怪,牙关紧咬,脸颊绯红。不过这也正常,她和娘亲本是同一个灵魂,只要离得近了就能互相感应对方的感受,娘亲快要浓郁成实质的肉欲快感此时正源源不断的传进她的身体,让她很辛苦吧。
  六娘的话音刚落下,娘亲就又身体痉挛着潮喷了出来,三娘也跟着抖了一下,好看的黛眉蹙成一团。
  “去!”
  她也不想再忍受这种奇怪的感觉了,长袖一挥,四道真气向四个山匪当家的头顶飞去,眼看他们就要横尸当场。
  铛——
  四声急促的真气交击声响起,四位娘亲都不约而同的挡住了真气,将身边的男人救了下来,但是皇者级强者交手的余波也让这几个最强不过筑基期的低阶修士晕了过去。
  “你们在干什么?!他们可是那么侮辱你们了,为什么不让我动手杀他们!”
  三娘气急败坏的再次连连出招,但娘亲们的实力其实差距不大,就算四位娘亲状态极差,三娘一人以一敌四,也完全伤不到山匪们。
  “他可是我的主人,你怎么可以对主人不敬呢!”四娘一边抵挡着三娘连绵不绝的攻击,一边娇声说道。
  “简直是胡说八道!”六娘也反应了过来,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你们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吗?怎么可以对那种男人俯首称臣,还做那种苟且之事,你们对得起林峰吗?”
  “老六…你没经历过我们经历的事…”大娘叹了口气道:“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天儿,你又在这里干什么啊?她们是你娘啊,你就这么看着她们受辱?”
  六娘又转过身,恨铁不成钢的对我说。
  我摇了摇头,将视线转向了一边。之前的两次我都尽力的救过了,可是却莫名其妙的失败,而且,娘亲们看着挺幸福的,就这样不也挺好吗?
  “天儿你…啊!…经历…你说经历是吧?那只要没有那些经历,你们就能变回原来的师姐们了吧?”
  六娘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三娘吼道:“叶诗!你压制住她们!”
  三娘没有回话,但是招式又凌厉了几分,沉湎于肉欲许久战力大降的娘亲们顿时落入了下风。
  “老六…你想干什么…”
  一道阵法在六娘的眼前慢慢成型,然后化作一道流光,向大娘的额头飞去。
  “我知道大师姐你一定经历了很残酷的事…但是只要忘掉就好了!我要把你最后一次出门为止的记忆全部封印掉!”
  六娘将灵力输出开到最大,阵法在大娘的额头化作一道光点,剧烈的闪动着,压制着大娘的抵抗。虽然大娘无法对抗快感,成为了一头只知道被肏的母猪,但是她的内心深处还是对曾经的生活有着一丝留恋的,因此抵抗也说不上激烈,很快阵法就完全印在了大娘的额头,放出一阵璀璨的华光后渐渐消失了。
  三年多的记忆被完全封印,大娘的身子一软,晕倒在了地上,对手少了一人,三娘的攻势更加咄咄逼人了起来,六娘也一鼓作气,连续画出三道阵法,将剩下三位娘亲的记忆全部封印了起来,四具沾满了淫腻黏液的赤裸女体横七竖八的躺在院子里,显得过分淫靡了。
  “天儿…你也一定是受到的打击太大了,没事,只要忘掉就好了…”
  新的法阵在六娘的指尖成型,印在我的额头,我没有抵抗,是因为对一切都无所谓了,如果能这么简单就回到从前,那也挺好。
  两天后,始界。
  “这两个孩子真是我们跟林峰生的?”
  二娘在飞舟里逗弄着胖乎乎的女婴,眼里满是慈爱。
  “那当然,我说过了吧,五年之前林峰回来了一趟,不过很快就又走了,我们这次出去在小世界遇到了强敌,你们四个还有天儿都受了重伤,失去了一段记忆而已…叶诗,你说是不是?”六娘笑着说。
  “也不是不信啦,就是林峰他五年前回来,我们又恰好失去了五年的记忆,感觉也太巧了。”四娘道。
  “灵云说的是真的,我可以作证。”三娘抬起头道。
  “确实有战斗过的感觉,应该是真的吧?”大娘摸了摸飞剑道:“咱们可是有六个皇者,还能陷入这种苦战,这个小世界还真是可怕。”
  “对啊,我骗你们干嘛,哈哈哈哈…”六娘尴尬的笑着。
  我坐在一旁冷冷的看着几位娘亲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那天我虽然跟着一起昏了过去,但是再度醒来的时候,却没有失去任何记忆。
  四位娘亲都忘记了拉斯维加斯之后的事情,而我却记得一切,每一秒钟的记忆都像就发生在昨天一般,只要稍微回想,娘亲们被凌辱的母猪痴态就会无比清晰的再度浮现。
  六娘没有发现自己的阵法在我的身上失了效,我也没有提,就这样假装忘记了跟着娘亲们上了回家的飞舟。
  飞舟的速度很快,没一会就落在了家门口。
  “五年没回来了——可是我却觉得自己昨天还住在这里呢。”
  四娘抱着婴儿从飞舟上跳下,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那当然,你失忆了嘛。”六娘急吼吼的跳下飞舟,抢在四娘的前面向家里冲去:“凌薇那家伙呢?不会又宅在私人空间了吧?”
  “老五不一直是那个样子吗?”大娘跟着从飞舟内跳下来疑惑的说,她根本就不清楚六娘在急什么。
  “我先进去看一下啊。”六娘扔下一句话就跑进了屋,她封印几位娘亲记忆的事还没告诉五娘,急着去对口供。
  其他几位娘亲不紧不慢的下了飞舟,向家门走去,走在最前面的大娘还没踏进门槛,屋里就传来了六娘一阵凄厉的尖叫声。
  “呀————啊!!!”
  “怎么了!”
  娘亲们也慌了起来,连忙向尖叫声传来的房间冲去,我也紧紧跟在后面,冲进了五娘的房间。
  五娘的房间平时是一个独立的时空,如果没有她的允许没有人能随意进出,但是现在显然没有了这种效果,我和娘亲们都轻松的闯进了她的房间。
  “老六,你怎么了?”
  大娘一眼就看到了捂着嘴巴不断发抖的六娘,连忙焦急的问。
  “我…我没事,你看…看那边…”
  六娘看了一眼我们,伸出微微颤抖的手指向了屋里的一个角落,我顺着她的手指看去,看到了一滩沾满了粘液,还在扭曲着不断抽搐的软肉。
  那是一个人…或者说,还勉强算是人,被红绳紧紧的绑住四肢勒成了一个淫靡的肉粽,两团雪白肥嫩的乳房像流体一样随着她身体的颤抖而不断的晃动着,深紫色的大乳晕上两粒葡萄般的乳首充血挺立着,一股股的喷射出白色的乳汁。
  她的四肢被折向身后,手腕和脚踝被红绳绑在一起,双腿被强迫岔开,时不时抽搐一下,腰部猛的反弓,浑圆的稀世巨臀随之高高抬起,又因为双腿的无力而很快重重的砸落在地上,被压成一个扁平的肉饼,在肥臀和大腿根部挤出一道肉褶来。
  白里透红的细嫩皮肤上沾满了精液、汗水和不明粘液的混合物,缓缓向下流动着,女人躺在地上满是腥臭液体汇聚成的水洼中,每次抽搐翻滚都会在地板之间拉出一道道半透明的银丝,再将更多的液体挂在身上。
  漂亮的高马尾黑发已经被淫浆完全浸透,湿答答的贴在她的肌肤上,深邃如湖水的碧蓝瞳孔几乎完全上翻,只是空洞的露出大片眼白,鼻孔被塞入鼻勾压成了丑陋的母猪鼻子,红唇微张,软软的香舌无力的吐出,不断的滴落着丝丝缕缕的唾液。
  “齁呜呜嗯嗯~~口齁哦啊啊啊啊啊~~~口”
  或许是我们拉开门的声音和照进屋子里的光芒刺激了她本就敏感至极的身体,女人发出了一阵接近哀嚎的淫叫,身体像离开了水的鱼一般加快了扑腾的速度,扭动着的淫靡肉体不断的摩擦着地面,一对豪乳被甩来甩去,撞击在肉体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大片淫肉外翻的骚屄肉唇不断的开合颤抖,喷射出一道散发出骚臭气味的淡黄色水线,汇聚进她身下的粘液混合物中。
  “齁呜…呜嗯~~口咕哦哦…”
  一阵剧烈的高潮过后,女人最后的力气都像是随着失禁的尿液一起排出体外了一样,发出一阵如怨似泣的呜咽,又一次重重的瘫倒在地,时不时的抽搐一下。
  “这是…”
  大娘吞了口吐沫,不敢置信的说。
  “是五师妹……”
  没错,这滩称作是人类都有些勉强的母猪淫肉,就是我的第五位娘亲,凌薇。
  “呵呵,看来人都到齐了啊,好戏也是时候开始了…”
  一个身影突然在房间的中央出现,用满是恶意和兴奋的声音说。
  “你这家伙!是你把五师妹变成这样的吗!”
  娘亲欺身而上,一道真气猛的向那人挥去,却打在了空出,那人的身影如同泡沫般消失了。
  “抱歉了,我留在这里的只是一道幻影罢了。”
  几乎在同一时间,那道身影又在房间的另一处出现,阴测测的说道。
  “你是…我们家的管家?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一旁的二娘道。
  娘亲心中一惊,定睛一看,发现这人果然是在我们家工作了几百年的管家。
  无比熟悉,几乎是半个家人的管家居然对五娘做出了这档事,娘亲们的脸上都压不住怒意,气势汹汹的向他的方向围拢过去。
  “哎呀呀,还真是可怕呢,还好我已经不在这里了,不然不得让你们扒皮拆骨?哈哈哈~”
  那男人张狂的笑着,虽然嘴上说着,不过却完全没有丝毫惧怕娘亲们的样子,笑到最后眼泪都出来了。
  “对了,你们知道吧,有的犯罪者会忍不住把他的犯罪过程告诉别人…虽然我不觉得我是在犯罪啦,不过真的是很想把这头母猪的痴态展现给你们看呢~可能是一种炫耀吧?总之,好好享受啦!”
  笑了半天,那男人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手,然后对我们鞠了个躬,身子慢慢变淡,最终完全消失了。
  “你…”二娘向前踏了一步,神识顿时扩散到了最大,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也察觉到了,随着管家的身体完全淡去,房间里也发生了细微的改变,周围墙和地面上的污秽都消失了,满屋子骚臭难闻的气味也突然散去。
  “你们的身体…”
  四娘突然惊呼了一声,我才发现周围娘亲们的身体的逐渐变淡,几乎要消失。
  “不要慌!应该是要把我们分别拉进幻境中…我倒要看看他在搞什么名堂!”
  大娘的话音刚落,包括被捆成肉粽还在不断高潮的五娘在内,周围娘亲们的身影完全消失了。
  铛~铛~铛~
  一阵阵有节奏的敲击声传来,穿着一身蓝色短衣的五娘正挽起袖子,露出一截雪白的胳膊挥舞着锤子敲打着一块烧红的金属,被粉色短裙包裹着的淫肉肥臀随着手臂的挥舞而不断摇动着,两条穿着粉白色丝袜的丰腴美腿有节奏的摇摆,火光将她汗津津的脸颊映得通红,显得十分好看。
  突然,房间的门发出了吱嘎的响声,管家推开了门走了进来。
  “…你是怎么进来的?要干什么?”
  五娘停下手臂的动作,有些戒备的看着他。五娘很不习惯和人交流,自己的房间总是设置在独立的时空中,平时就宅在房间里炼器,正常来讲旁人是不可能进得来的,然而这个在她记忆里修为并不高的管家居然就这样推开门走进来了。
  “真是有着一副完美身体的女人呢,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优秀雌性的气场呀。”管家没有回答五娘的话,反而是一脸淫笑旁若无人的说了起来:“你有着成为最上等的母猪的潜质呢,不过你的丈夫似乎没有把你完全开发的本事呀~”
  “你在说什么?!这是和主人说话的态度吗!”五娘羞愤难当,用手臂遮在自己的胸前大声吼道。
  “哎呀呀,我都忘了,林老爷几百年没回来了吧?你的骚屄应该很久没被填满过了吧!”
  管家缓缓的向五娘走去,口中不断吐出污言秽语,淫邪的目光仿佛能透过五娘的衣服,直接看穿她的美肉胴体一般。
  五娘的表情也越来越可怖了,她不知道这个管家今天到底发的什么疯,但是他不仅侮辱五娘,还侮辱父亲的行为让五娘再也忍不了了,抓起手边炼器用的小宝锤就向管家砸去。
  管家的实力,我记得是劫仙吧,比五娘低了足足五个大境界,再加上顶级攻击法宝小宝锤,五娘想要碾死管家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