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乱交城镇巴比伦尼亚


  第一天,巴比伦尼亚上空。
  “呼~灵子转移成功…又是这样!在向下掉——目测高度一千五百米……现在是一千米!”
  “为什么又是在半空啊啊啊啊啊~~~玛——修~拜托了!”
  立香抱紧玛修的身体大叫道。
  “在!玛修·基列莱特,参上……御主,请抱紧我……!”
  立香听话的紧紧抱住了粉色短发女孩发育得相当成熟的丰满肉体,像是个树袋熊一样紧紧抱在她的腰上,双腿紧紧夹住了女孩穿着战裙的丰腴臀部,脑袋埋在了她包裹在胸甲下的傲人双峰间的沟壑中,而玛修也没有介意立香这略有些揩油的姿势,微微调整了身型,将手中的盾牌冲下。
  “宝具…展开!”
  砰——!
  随着一阵巨响,玛修的宝具「已然遥远的理想之城」吸收了绝大部分的冲击,但是两人还是重重的撞在了地上,激起一片烟云,抱在一起滚了好几圈。
  “唔~痛痛痛…前辈,你没事吧…抱歉!”
  玛修揉了揉脑袋爬起来,下意识的去寻找立香的身影,四周看了一圈,还是因为屁股下面软软的触感才发现御主此刻正被她坐在屁股底下,连忙红着脸慌张的跳了起来。
  “没事,多亏玛修了。”
  立香也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笑着说。
  “吁——”
  随着一阵马嘶,一架由两匹战马拉着的钢铁战车从半空中冲下,稳稳的停在立香和玛修身边,一条穿着白色长靴的修长美腿从马车撩开了马车的帘布伸了出来,高高的鞋跟踩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
  “还真是狼狈呢,小姑娘~”
  从马车中走出的丰腴女人猛的舒展了一下身体,将一头柔顺的粉色长发甩到了身后,戴着白色长手套的双臂傲然的抱在胸前,将那两团如同凝脂一般满是流动性的饱满乳肉挤得变形,几乎要从窄小的白色软甲中跳出来,曲线优美的白皙小腹和小巧的肚脐完全裸露在外,在下腹部还能明显的看到健美的马甲线,短得几乎露出腰胯的短裙根本起不到任何遮挡的作用,小巧紧窄的内裤露在裙子外,勒出明显的骆驼趾痕迹,甚至还有几根粉色的阴毛歪歪扭扭的从内裤的边缘中伸出,显得分外淫靡,她原本在女人里就算得上高挑,白色高跟长筒靴又将她的身高拔到了几乎能够俯视立香的程度,有着些许肌肉线条的白丝大腿肥而不腻,仅仅是站着就能将男人们的欲火完全调动。
  “梅芙,你就别嘲笑我了……迦勒底那边还没有联络过来吗?”
  立香冲梅芙苦笑了一下道。
  “抱歉……前辈,怎么也联系不上他们,我们可能要暂时在没有支持的条件下战斗了!”
  玛修微微皱起眉头道。
  “哼,只是一个小型特异点而已,而且还是来过一次的美索不达米亚,只靠我们三个人就能完美解决。”
  梅芙满不在乎的撩了撩头发,道:“我先去周围看一看情况,一会见啦~”
  说完也不等立香回答,她便又钻进了战车,卷起一阵烟尘离去了。
  “前辈,我们也开始吧……”
  玛修刚想去寻找圣杯的位置,就被立香拉住了手腕。
  “玛修,先不急,难得迦勒底的人都不在……你昨晚和梅芙一起参加的「乱交派对」,感觉怎么样啊?”
  立香话一出口,玛修的脸颊顿时红到了耳根,从盾牌的夹层里摸出几张照片递给立香,偏过头不敢看他。
  “虽然这是前辈的愿望……不过还是好害羞啊……”
  立香接过照片,照片里的玛修满脸的恍惚,嘴角露出疲惫却满足的微笑,双手举起比出两个Y字,贴身的软甲被胡乱推开,爆硕挺翘的双乳被揉得发红,粉色的大乳晕上还留下了几道歪歪扭扭的牙印,磨盘一样的浑圆肉感巨臀把床铺压出了一个大大的凹痕,从两片被肏得大开的肥厚肉屄中不断流出晶莹粘稠的蜜汁,将床单都洇得湿透,浑身媚肉上泛着汗津津的油光,一大串装满了浓郁精液的各色安全套被恶趣味的整齐排列在玛修的战裙上,显得分外淫荡,照片的边缘还露着几根满是残精的雄壮雄壮肉棒。
  看着照片中玛修事后淫痴的样子,立香的呼吸不由得粗重了起来,胯下的裤子上明显的支撑起了一个小帐篷。
  “具体什么感觉,详细的讲一下?”
  “讨厌……”玛修娇嗔了一声,不过还是顺从的开口仔细的描述起来。
  “我…按时到了和梅芙小姐约好的地方,不过他们都已经提前到了,两个男人一上一下的夹着梅芙小姐,同时肏她的前后双穴,还有人抓着梅芙小姐的白丝美足,把丝袜撕出口子来,用大肉棒伸进去肏梅芙小姐的足心软肉……我听到梅芙小姐的那么舒服的淫叫就也兴奋起来了…明明我是前辈的女朋友,却看着别的雄性的肉棒而发情,内裤都湿透了,真是下流呢~~口”
  玛修用平淡的声线说出的下贱淫语有着一股别样的魔力,立香像拉风箱一样不断粗重的喘息着,也不顾自己身处野外,便脱下裤子对着那张照片套弄起肉棒来。
  “还有好些男人们坐在一旁,他们看我进来了之后就也都围拢了上来,总之一些无聊的前戏之后,我也就半推半就的躺在床上…其实当时还是有点介意的啦,毕竟是出轨…不过大肉棒插进来之后就什么都没法想了~~口就这样变成不认识的男人们的泄欲玩具~嗯?前辈问具体有多少次…抱歉不记得了,五个之前的我还能记住,不过再后面脑子就完全晕掉啦,脚?当然有被用过啦,玛修·基列莱特全力侍奉的柔软黑丝足穴,只可惜享受到这份温柔的不是前辈而是不认识的男人呢~还有其他的照片,前辈为什么不看看呢?”
  立香一只手不停的套弄着勃起到满是青筋的肉棒,另一只手微微颤抖着把压在下面的第二张照片翻了上来,上面赫然是玛修捧着自己的黑色战靴的样子,平日里沾上一点泥泞都会被细细擦去的鞋面上满是斑驳的乳白色精液,鞋子里甚至都被精液给装满了,上面还飘着几只用过的安全套,而玛修正一脸陶醉的把脸凑到鞋帮上去舔食被射进鞋里的精液。
  “又腥又臭的雄性气味真是熏得我脑袋都发晕了,不过还是全部都喝掉了…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喜欢我的脚呢?就是在我喝掉这些精液的时候,也有男人们在用我软嫩的丝袜足心发泄哦~~口”玛修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身对着立香撞了撞鞋跟,发出一声脆响。
  “我和梅芙小姐做了一夜之后都没怎么休息就来了主控室,所以说鞋子也完全没有洗,只是擦了擦外面而已,踩在男人们满是腥臭气味的精液子种上,脚心觉得黏糊糊的呢,只是回想起滚烫的陌生肉棒滑过我足底的触感,就觉得又要发情了~~口”
  玛修的声音有了一丝娇媚的上扬,就连贴身的软甲都被充血勃起的乳头撑起了激凸,身体因为急促的呼吸而微微颤抖着,立香死死的盯着玛修的鞋跟,虽然少女把鞋子的外表面擦得和以往一样干净,不过他已经想象到了这只肥美的丝袜软足踩在装满了精液的鞋子里,把那些腥臭粘稠的挤得从鞋子缝隙中溢出的淫靡样子,他低吼一声,右手飞快的套弄着,勃起到极致的肉棒不停的颤动,一股精液画出了一道抛物线落在了手中的照片上,把照片里少女淫靡的骚脸盖在了下面。
  “呼…呼……”立香还在不停的喘着粗气,玛修走到他的身边接过被他的精液浸透的照片轻轻一甩,将万千子种都甩进了泥土里,然后将还留着残精的照片就这样收进了盾牌的夹层中。
  “前辈,你满足了吗?”玛修露出了一个腼腆的微笑,好似刚才那一番淫乱之极的自述并不是出自她之口一样。
  “好……来寻找圣杯吧,玛修~”立香满足的扎好裤子,也仿佛刚在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下令道。
  两人很快就开始忙碌了起来,在没有迦勒底的支援下寻找圣杯对他们来说还是第一次,虽然中间出了不少岔子,不过好在结果意外的还不错——短短三个小时之后玛修就成功找到了圣杯的位置,就在距离他们大概两天路程的地方。
  “好了,前辈,现在只要等梅芙小姐回来……”玛修气喘吁吁的说道。
  “我回来了~怎么,想我了吗,我心爱的御主?”
  玛修的话音还未落,梅芙高傲而魅惑的声音就从远处传来,两人扭头看去,却发现梅芙并不是坐在她的战车上,而是骑在一只巨大的狮子上向这边跑来。
  “小心,前辈!”
  眼看狮子就要猛撞过来,玛修连忙闪身举起盾牌挡住了狮子,但是她并没有遭受到预想的冲击——狮子在距离她几寸的地方停了下来,张开獠牙发出了一声低吼。
  “乖~乖,我亲爱的……”
  梅芙轻拍了拍狮子的后颈,待它安静下来之后就从上面跳了下来,在地上趔趄了两步才稳住身形,她的脸色有些潮红,看起来比离开时更加妩媚,衣服显得有些凌乱,内裤上满是湿痕,甚至小腹都如同怀胎一般微微鼓起了。
  “这不是乌利迪姆吗?上次在巴比伦给我们造成不少麻烦的魔兽……”
  立香却好像没发现梅芙的变化一样,看着那巨大的狮子有些震惊的说道。
  “嗯,我刚刚偶然看到了一只,尝试着驯化了一下,没想到很轻松就成功了呢,毕竟我可是女王嘛!”梅芙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你们有找到圣杯的位置吗?”
  “找到了……本来还想要两天才能走到,不过有了这只魔兽的话可能今晚就够了。”
  “哈哈,那就一起上来吧,这家伙的「耐性」可是相当棒呢~”梅芙回身跳到了狮子的背上笑着说。
  “耐性?不是速度么?”立香一边抓着鬃毛爬到狮子的背上一边说。
  “哈哈,「速度」当然也很不错,不过我最喜欢的果然还是它的「耐性」啦~小姑娘,还愣着干什么,怎么还不上来呢?”梅芙冲着玛修招了招手道。
  “抱…抱歉,我这就上来!”玛修连忙也跃上了魔兽的后背。
  “坐稳咯……小姑娘,到我身边来指路啊~”梅芙把玛修拉到了离魔兽头部比较接近的位置,将她抱在了怀里,留立香一个人坐在后面,拍了拍魔兽的后颈,乌利迪姆就听话的飞奔了起来。
  魔兽的脚程很快,周围的景色飞速的向后退去,但却不显得颠簸,玛修被梅芙紧紧的抱在怀里,背后满是温暖柔软的媚肉触感,紧贴在梅芙阴部的爆汁巨臀觉得黏糊糊的怪不舒服,下意识的扭动了几下,结果却把这种黏腻的感觉涂抹开来,整个大肉臀上满满的都是瘙痒的感觉。
  想起刚才梅芙的样子,玛修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梅芙小姐,你所说的驯服,不会就是……”
  “哦,被它肏了两个多小时哦,现在可能是把我当成妻子了吧,哼哼哼……想什么呢,这只愚蠢的野兽,我可是御主的女人~”
  虽然玛修早就有猜测,不过听到梅芙这样直言不讳,她还是有些慌乱的向后看了立香一眼,看到他正在看风景没注意这边,才松了口气。
  “你在担心什么呢,小姑娘?你也知道他是个会把我们送出去让其他人肏,还会因此而兴奋的男人吧?就算他听见我说的话,也只会兴奋到勃起呢。”
  梅芙揉了揉玛修的巨乳,惹得怀中的丰满少女一阵娇呼。
  “我是知道的啦!但是魔兽还是有点……”
  见梅芙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玛修红着脸把她作乱撩拨的玉手挪开,嗔怪的说。
  “魔兽又有什么不好的呢?”梅芙也没再捉弄玛修,只是环住她的腰,贴着她的耳朵说道:“只要你亲身体验一次,就会明白人类无法匹敌的巨大肉棒究竟会是什么感觉……虽然没有任何章法,没有任何技巧,只是凭借本能的、野蛮的在搅动……在它们的眼中完全没有这无用的丰乳肥臀的下作肉体,有的只是你的腔道和子宫罢了,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这样的抽插,几乎要把整个人都捣烂,并不是为了追求任何欢愉,只是为了延续种族的本能而行动的拼命感,是人类再怎样也不可能拥有的~”
  不知道是因为梅芙的话太过露骨,还是因为吹在耳朵上的热气刺激了神经,玛修浑身的皮肤都变成了粉红色,身体微微颤抖着。
  “玛修,你之前确定的位置就是前面的城镇吗?”
  身后的立香突然发问,玛修连忙甩了甩头,将脑子里稀奇古怪的想法都赶出去,大声回答。
  “哦~没错!圣杯应该就在那里了!”
  “快些呀,我亲爱的小狮子,跑到前面的城镇就可以休息咯~”
  梅芙拍了拍魔兽的后背,嘴角勾起一丝妩媚的微笑。
  “喂!停下!你们给我停下!”立香一行人距离城门还有几百米的时候,门口的守卫就慌张的大喊了起来,举着长矛对着这边。
  “啊~居然被这么提防着!真讨厌!”梅芙懊恼的说。
  “毕竟是乌利迪姆呢,被害怕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呀……”玛修苦笑了一声道。
  “唔,就先在远一点的地方停下来吧。”
  “御主你都这么说了……”
  梅芙一脸不情愿的让魔兽停在了距离城门大概一百五十米的地方,三人从魔兽上跳下来,向城门的守卫走去。
  “你们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带着乌利迪姆?!”
  那守卫还是一脸紧张的样子,挥舞着长矛,旁边的魔兽似乎是听守卫提到了自己,仰起头发出了一阵嘶吼,吓得守卫连续后退了几步,险些跌坐在地上。
  “这只小狮子是已经被我们驯服了的哦~乖~”
  梅芙摸了摸魔兽的颈毛,魔兽就安静了下来,贴着她的身体蹭了蹭。
  见魔兽如此温顺,守卫也不再那么害怕,不过还是躲得远远的不愿放下手中的武器。
  “管你驯服了也好,没驯服也好,离我们的城市远一点啊!卡扎鲁市是不会欢迎带着乌利迪姆的人的!”
  “不要那么倔强嘛~勇士。”梅芙示意立香和玛修留在原地,独自向守卫走去,那守卫本来还一脸防备的样子,不知道梅芙和他说了什么,他的表情突然就软化了下来。
  “你们先过来吧,我带你们去见市长,乌利迪姆要先留在外面。”
  一行人跟在梅芙的身后走进了卡扎鲁市,之前在攻略第七特异点时,他们刚刚灵子转移到巴比伦,这座城市就已经毁灭了,所以并没有来过。不过终究还是巴比伦的城市,城市内除了不如乌鲁克繁华之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梅芙小姐,你跟他说什么了?”玛修歪过头好奇的问道。
  “只是仔细说明了情况罢了,守卫先生还是很通情达理的。”
  梅芙微笑了一下道:“你看,前面就是市政府了吧?”
  不知不觉间,一行三人已经在守卫的带领下走到了市政府的门口,守卫进去通报之后,很快就有人把他们带进了屋。
  “你们就是那些能够驯服乌利迪姆的人?”
  一个坐在市政厅上首,看起来是市长的人说道。
  “哎!前辈…你看他手上的那个杯子!”玛修突然紧紧的拉住了立香的衣袖,指着被市长随手放在手边的黄金杯道。
  “这澎湃的魔力,毫无疑问就是「圣杯」…没想到这么轻易就找到了…”
  立香吞了吞口水道。
  “你们盯着我「喝水的杯子」干什么?”市长一脸疑惑的道。
  “我们很想要这个杯子,可以请您割爱把它让给我们吗?”梅芙微笑着问道。
  “哦?虽然只是个很难用的杯子,不过再怎么说也是黄金做的……你们既然是能够驯服魔兽的勇士,那么一定非常善于战斗吧?我们卡扎鲁市在之前的魔兽袭击中失去了不少勇士,如果你们能帮忙训练卫兵,再帮我们驯化几头魔兽的话,把这个杯子给你们也不是不行……”市长说了一半,见三人一副为难的样子,连忙改口道:“只要一周,一周就好了!”
  “一周的话,倒是没什么问题……那就这么一言为定了!”
  梅芙看向立香,见他点头同意,便一口答应了下来,市长像是怕他们反悔一样,连忙叫人为他们准备住处。
  “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呢……不需要战斗真是太好了。”立香一边走一边说。
  “是这样呢…哎?梅芙小姐,你拉我干什么?”
  “去感谢一下刚刚的守卫啦,要是没有他咱们可没法这么轻易就见到圣杯呢~”
  “你果然对守卫说了那种话吧!梅芙小姐!”
  “不重要啦,一会见啦御主~”
  梅芙拉着玛修吵吵闹闹的跑远了,立香挠了挠下巴,快步向住处走去。
  砰!
  一进房间立香就猛的关上了房门,扑倒了床上,迫不及待的脱下了裤子,露出了早已勃起的肉棒。
  “梅芙……她果然是和魔兽做了吧?乌利迪姆那足有手臂粗的肉棒,插进本属于我的紧致肉腔里…把那里撑得再也没法变回正常的大小…小腹都已经被漫溢的精液撑成那个样子了,就算没有现场看到,只是想一想就已经足够兴奋了啊…”
  立香的双手在自己的肉棒上不断的抚摸着,呼吸粗重,浑身颤抖不已。
  “梅芙她一定答应了陪那个小子做爱,他才会这么痛快就放我们进来的吧!居然还要拉着玛修一起…实在是太棒了…太棒了,一想到他那肮脏的肉棒要插进玛修和梅芙的小穴里…往我的女人的子宫里播撒浓郁的精液…那两具肥腻多汁的淫熟肉体,被一个小小的守卫给肏到失神,子宫也好肠道也好都被射得满满的,我就要……就要射出来了!”
  “射了……要射了啊啊啊!!!”
  浓郁的精液从立香的龟头喷涌而出,形成一个抛物线落在地上,立香躺在床上喘了好一会粗气,才爬起身将地上的污秽清理干净,倒在床边疲惫的睡着了。
  月色渐渐洒满了大地,临时住处里唯有立香的呼噜声一起一伏。
  第二天,市政厅内。
  “唔~你…你这女人,真是……”
  梅芙正将双腿分成H型蹲在市长的面前,伸出细长柔软的舌头细细的舔舐着市长的肉棒,灵巧的肉舌沾满着黏腻的发情唾液在市长的龟头上扫来扫去,将冠状沟附近疏于清洗的斑驳精垢全部卷进自己的口中。
  “肉棒~一闻到这种雄性的味道,我就已经全都湿透了呀~~口”
  梅芙将自己的内裤拨向一边,露出她微微分开,还在不断一张一合的淫肉骚屄,轻轻的揉捏了一下充血发红的阴蒂,发出了一声娇呼,一道晶莹粘稠的淫汁骚水就从她两片肥厚的大肉唇之间喷射出来,将市长身下的椅子都浸湿了。
  “咕…真的不会有人看见…吗?”
  市长喘着粗气问道。
  梅芙没有理会他,自顾自的将嘴巴张到最大,性感的肥厚红唇完全张成了一个O字,舌头紧紧缠住肉棒的根部,将整根肉棒都完全吞入了口中。
  “嗯~唔嗯~~口”
  市长的肉棒足足有接近二十厘米,塞满了梅芙的口腔,她一阵本能的干呕,粗大的肉棒挤压住了呼吸道,让她的鼻息也变得粗重了起来,强烈的不适感让她好看的柳眉微微簇起,但却完全没有半点要吐出来的意思,稍微适应了几十秒,就开始一前一后的摆动头部吞吐起来,口腔内的软肉像是有自主意识一样紧紧缠着口中的肉棒不断的蠕动着。
  “噗噜噜~肉棒…咕呜,一大早的出轨口交真是太棒了~~口噗噜噗噜~~好浓的雄性气味~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强烈……脑子都要坏掉啦~~齁呜呜~噗噜噗噜~~口”
  梅芙拼命将口腔内吸成真空,过大的力气将两侧脸颊都吸得凹陷了进去,舌头在肉棒的下部不断的扫动舔舐着市长的肉棒根部和睾丸,大量的空气从舌头和嘴唇之间的缝隙被吸入,发出阵阵噗噜噗噜的淫靡声响,她眼睛微微翻起,半闭着的眼睑上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鼻翼疯狂颤动,将大量满是雄性腥臭气味的空气吸进鼻腔中,紧紧吸住肉棒的肥厚红唇随着吞吐肉棒而被拉长,将这张康诺特女王尊贵的面颊拉扯成了下贱至极的吸屌口交脸。
  和陶醉的梅芙不同,市长虽然肉棒爽得都快要炸掉了,但是他还记得自己是在神圣的市政厅,周围满是忙碌的官员和秘书们,他忍着不发出舒爽的闷哼声,略有惊慌的环视着四周。
  “不用担心啦,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们是魔术师,一点小小的障眼法,就可以所有人都对我们两个视而不见……”
  玛修坐在椅子的扶手上,将上半身的重量都依靠在市长的身上,将他的整条胳膊都埋在自己肥熟的乳肉脂肪中,双手不断揉捏着软甲下如山峦般挺翘的豪乳乳肉,两团温润的凝脂在一双玉手的挤压下紧紧贴着市长的手臂不断蠕动着,和身下梅芙的谄媚口穴一起给市长带来最极致的舒爽享受。
  市长看到四周的官员们真的像是看不到他们在大庭广众之下的荒唐淫行一般自顾自的工作着,不由得稍稍放下了心,这才安心感受起身边两个骚货的淫乱侍奉,兴奋得身体都在不停的打着颤。
  “市长,昨天带着魔兽的旅行者求见。”
  “让他…进来~”
  市长带着颤音回答道,秘书奇怪的看了看了他一眼,也没多想,小跑着出去了,不过几分钟,便带着立香走了进来。
  ……………
  “呜~前辈……看着我…看着我和魔兽出轨交尾的样子……咕呜呜~~口”
  “她根本听不见你说话啦~不过放着不管过几天就会变正常吧~”
  梅芙用公主抱的姿势将依然在失神状态的玛修抱起,道。
  “嗯,准备灵子转移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