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虐母猪公共精厕


  大鸟转转转客栈,这个最普通不过,甚至有些破陋的客栈是这个闭塞落后的小破村庄里唯一能找到酒的地方了,虽然一年不一定有一个外地人在这里住店,但是依靠着村里的一众单身酒客,却也不至于倒闭。
  在这个普普通通的小村庄,天黑了大家就没法干活,有婆娘的倒是能肏婆娘当娱乐,三年抱俩的都大有人在,讨不到媳妇的单身老爷们也就只有客栈和牌庄两个去处了。今天也一样,天刚刚擦黑,客栈里就坐了不少人,村长的儿子还带了他平日一起飞鹰走狗的几个酒肉朋友一起为一个哥们庆祝生日,请了所有酒客一杯,客栈内的气氛比往日更活跃。
  就在大家都喝得微醺,开始哥俩好啊五魁首的玩起来的时候,客栈的门突然被人粗暴的踢开了,一个醉红着脸,衣衫凌乱不修边幅的高挑女人走了进来,她一边又举起手中的酒壶喝了一口,一边栽栽歪歪的走到了一张空桌子前坐好。
  即使是梳得歪歪扭扭的云鬓和穿得里外发烧的长衫都无法掩盖这个女人的绝美容貌,她身段颀长,栗色的长发在脑后随意的扎成马尾,醉酒而迷离的凤眼带着一丝妩媚,脸颊红扑扑的,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熟透的蜜桃一样诱人,修长的脖颈上满是细汗,胸口鼓鼓囊囊的一片,仿佛里面的大白兔受不了布料的拘束,想要马上跳出来一样,丰腴的巨臀几乎把交椅都坐满了,被扶手给挤出了两道引人遐想的凹痕,长衫下摆下露出两条线条优美的修长小腿,微微交叉不断摇晃着。
  小小山村里的男人们那里见过这样的美人?一个个的都看呆了,刚刚还算热闹的客栈里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小二~来两斤熟牛肉!”
  女人见没人招呼她,便扯开嗓子喊了一声,她满是醉意的声音简直要酥到人骨头里,小二回应的声音都跟着带上了颤儿。
  “好嘞——~”
  这个女人就是宗秩山的执剑长老伶舟月,为了替那个哪哪都让她称心如意,偏偏却是个天废之资的亲传弟子延寿,她离开宗门去斩杀合体期蛟龙,想要取它的内丹。
  御剑飞了一整日,离寒潭却还有一半距离,伶舟月的心里有些烦躁,便就近找了家客栈,想点些下酒菜,好好的喝上几口。
  小二很快就把牛肉端了上来,虽然只是乡野村夫做的凡品,但是伶舟月以前是不挑的,只要能让她就着送酒入口就都好。
  这家客栈的牛肉虽然没什么色香可言,但是炖得足够软烂,味道也算说得过去,然而吃过了乖徒弟给她做过的闷虎肉之后,她实在难以对这种普普通通的下酒菜给出一个正面的评价,正如喝了徒弟酿制的美酒之后,以前喝的假酒就变得难以下咽了。
  “这孽徒,迟早把我的口味养叼……”伶舟月苦笑了一下,不过心里却还是有一丝甜的。
  就在她相当没品的就着牛肉一个人独酌的时候,对面的交椅却突然被人拉开了。
  “这位娘子一个人喝酒可觉得无聊?我们在开宴会,不如来和我们一起喝喝,大家一起玩,如何啊?”
  村长的儿子张铁柱大大咧咧的在交椅上坐下说道。
  伶舟月眉头微皱,她看了张铁柱一眼,又看了看他旁边的那些狐朋狗友们,发现那些人全都用如火的目光盯着自己,眼里满是欲望。
  她心里厌恶得不得了,将手里的筷子一放冷声说道:“不必了,我对这些东西没兴趣。”
  伶舟月的话音刚落,张铁柱就不乐意了,他平日在村里欺男霸女惯了,被伶舟月这样下面子,火气也上来了,冷笑一声道:“这位娘子真爱说笑,我们可是点了一桌子的美食,就算是大年夜很多乡亲们都做不出这么丰盛的席来,这样的饭菜怎么可能没有兴趣呢?娘子难道是不好意思占兄弟们便宜?既然如此不如先让兄弟们尝尝你的菜吧!”
  张铁柱说完就招呼身边的几个兄弟:“快来,咱们开始吃饭了!”
  这番话一出口,那些纨绔恶少们就立刻朝着伶舟月的位置围拢过去,一个个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淫邪之色,一双双贼溜溜的眼睛不停的打量着伶舟月,在她她那饱满淫熟的巨乳和桃尻上不停扫动着,仿佛要将视线穿过她的长衫,直接视奸她一样。
  “哈哈哈...柱子哥,我早就饿了,赶紧开饭吧,我早就迫不及待想尝尝这个娘子到底是什么味道了!”一旁的李大牛笑着说。
  这李大牛是张铁柱的死党,村里最有钱的一户地主家的少爷,这伙人里只有他和张铁柱已经肏过女人了,正因如此,他看伶舟月的眼神最是灼热,他以前玩过的丫鬟们和眼前这个爆乳熟女相比,简直就像地上的灰尘一样不值一提。
  “你们给我滚远点,不要碰我!”伶舟月还不想把事情闹大,没有动手,只是用手狠狠一拍桌子,发出一声脆响。
  “哈哈哈,娘子这话说的,让我们碰碰又怎样?我们一定会让你舒服得欲仙欲死的!”
  张铁柱捻动手指,一脸淫笑的说道。
  伶舟月听着这凡人不知天高地厚的纠缠调戏,耐心逐渐被消磨殆尽,心中怒火渐起。
  “我说了,我让你们滚远点,听不懂人话吗?!”
  “哎哟喂,还挺泼辣的嘛,我就喜欢这样的女人,到时候肏起来够爽!”李大牛一听伶舟月竟然骂他,也忍不住发飙了,走过去就对伶舟月动手动脚起来。
  伶舟月可是分神巅峰的修真高手,岂会怕了一个凡人?只见她高高抬起左腿猛地朝他胸间踹去,一脚将李大牛踹的倒飞出去撞在旁边的墙上,哇的一声竟然吐出了一口鲜血。
  “臭婆娘,看我不弄死你!”刚刚还嬉皮笑脸的张铁柱看见好友被打飞,也是怒从心中起,他此时虽然知道这女人有两把刷子,但是被酒精麻痹了的大脑里根本就没有息事宁人这几个字,大手一挥便带着兄弟们一起向伶舟月扑了过去。
  伶舟月看见这群人一起冲向自己,也是毫不客气,直接祭起手里的剑便要大开杀戒,今夜,这小小的客栈注定要不得安宁了。
  ——十分钟后——
  “不~不可能……我怎么会……嗯啊啊啊啊~!”
  伶舟月身上的长衫都被撕成了片片碎布,几乎赤裸的被两个纨绔按在桌子上,两团丰腴白腻的乳肉都被压成了扁平的肉饼,随着她的挣扎像鲜嫩的鸡蛋羹一样不停晃动着,双腿被强行掰成螃蟹脚,张铁柱的巨大肉棒正在她的腔穴内一下下横冲直撞着,腰部把她柔软的大肉臀撞的乱晃,发出啪啪的响声,鲜红的处子血从交合处蜿蜒流下,滴落在桌子上。
  “臭婆娘,刚刚不是很嚣张吗?看老子现在不肏死你!肏!肏!肏死你!”
  张铁柱双手抓住伶舟月的蜂腰,如同报复一般在这个丰满女人的淫穴中疯狂的抽插着,这女人不仅有一副美艳得宛如天仙的长相和丰满淫熟的完美身材,就连这骚屄都是他之前没有体验过的名器,软嫩的腔肉中有无数的肉须,就像海葵的触手一样,每当他的肉棒插入深处,这些肉须就紧紧的缠绕上来吮吸着肉棒,拔出时,又像是依依不舍似的咬住肉棒不放,大片的腔肉都被带得微微外翻,每次抽插都带给他极致的快感,要不是他一直故意忍着,早就要交货了,和这样舒服的嫩穴相比,村口小寡妇的烂屄简直就像四外漏风的破庙一般。
  “嗯!嗯……好痛…啊~嗯哦~嗯啊……”
  毫无前戏的被破瓜,伶舟月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撕裂了一般,痛得都快要说不出话了,直到现在,她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究竟是如何输的,明明就连面对大乘高手,她也自信可以逃得性命,怎么可能会被几个乡村劣少打败,还被按在桌子上强奸呢!
  “妈的,你这婊子!”
  还没等伶舟月从错乱中回过神来,李大牛就走到了她的面前,狠狠的扇了她一个耳光,她脑袋里顿时像是开了水陆道场嗡嗡直响,脸上很快就浮现出一个通红的巴掌印。
  “那一脚挺狠啊,踢得老子现在还难受着呢,妈的,现在不还是要被兄弟们肏爆?”
  说着,李大牛用拇指和食指捏住伶舟月的脸颊,强行将她两片性感的樱唇分开,用自己的肉棒拍了拍她的脸颊。
  几天没洗过的肉棒上满是尿痕和耻垢,浓厚的雄性腥臭味儿几乎要把伶舟月熏得晕过去,她拼命摇晃着脑袋,但是不知为什么却使不出半点力气,连凡人的手都没办法挣脱。
  “不~你要干什么……不要……唔嗯~咕哦哦哦哦哦~”
  李大牛猛的将肉棒塞进了伶舟月的嘴里,惊人的尺寸将她的嘴巴撑成了大大的圆形,连舌头都被挤了出来,软软的贴在肉棒的根部,龟头直捣喉咙深处,插进了喉管里,让她禁不住发出阵阵干呕,眼眶里噤满泪水。
  李大牛却不理会她的感受,抓住伶舟月的脑袋,把她的喉咙也当成肉穴抽插了起来,冠状沟在她的口腔内不断刮蹭,她的嘴角溢出了晶莹的口水,嘴唇的软肉随着肉棒的抽出而被拉长,一张媚熟的俏脸都被肏成了淫荡的口交骚脸。
  “妈的,这娘们的不会是个受虐狂吧?你一肏她小嘴,骚穴也跟着变紧了!”
  伶舟月被李大牛的肉棒搞得喘不过气来,脸憋得通红,两瓣肥嫩的肉唇激烈的抽搐着,张铁柱被夹了这一下,差点直接就射了,发泄似的挥舞双手,啪啪的在伶舟月的肥臀上拍打着,倒心形的爆硕巨臀被他拍出了一朵朵淫靡的肉花,很快就变得一片通红了。
  “咕哦~嗯呜呜呜呜呜~~口”
  遭受这样的侮辱,伶舟月却觉得全身酥软,一股暖流涌遍了全身,整个人就像是被劫雷中了一般酥麻,不停的颤栗着,浑身的血液仿佛沸腾了一般,一股火热的感觉从她淫骚的臀肉沿着血管直冲头部,脑袋嗡嗡作响,胯下的肥穴更是不堪入目,不停的痉挛着喷出了大股半透明的粘稠蜜汁,一种说不出来的异样快感充斥着她的内心,使得她的身体越来越燥热,下意识的扭动了起来,含着李大牛的肉棒发出了一阵沉闷的骚叫,眼波流转之间,不知不觉的竟然流露出一丝媚态。
  “他娘的,还真是,我拍一下她就夹一下,真他妈的爽!”
  张铁柱继续在伶舟月肥熟的骚臀上又揉又拍,一边一脸淫笑的说。
  就连伶舟月自己都不敢相信,她只是被人在强奸的时候打打屁股,就不争气的高潮了,潮水般的快感过后留下的却是浓浓的自我厌恶和怨恨,她把指甲死死的抠进自己的掌心,凭借这样刺痛的感觉让自己暂时清醒了过来,调动起残存的灵气,试图与本命飞剑建立联系。
  “嗡嗡嗡!”刚刚被打掉在一旁的飞剑剧烈的震颤起来,却一点飞起来的意思都没有,仿佛在嘲笑她的异想天开,在嘲笑她的愚蠢。但是她不愿意放弃,也不愿意就此认输,哪怕是死了,她也绝对不能就此堕落,雌伏在这些男人身下,绝对不能,绝对不能!
  她把全身的灵气都灌注到手上,隔空向飞剑的剑柄灌注,拼尽了全力,飞剑终于有了反应,这个时候,她的身体已经被汗水浸透了,从第一次拿起剑开始,她就是天才中的天才,甚至不需要学习剑招就可以越级挑战,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连让飞剑飞起来都会这么狼狈……
  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飞剑终于从地面升起,带着她的希望飞向了空中,飞到了张铁柱的身后,而纨绔们却还什么都没有发现。
  就快了,就快了……只要再稍稍催动一下灵力,飞剑就会轻轻的划过这帮纨绔的脖颈,一颗颗大好头颅就要滚滚落地,而她,将变回那个强大的仙门执剑长老……
  “要射了…要射了…射了啊啊啊啊!”
  就在这时,抓着她的头不断在她的口穴中抽插的李大牛突然加快了速度,最后将她的头紧紧按在了自己的胯下,青筋毕露的肉棒深深的刺进伶舟月的喉管,恨不得直接插进她的胃袋一般,不停的跳动着,随着一声低吼在她的喉咙里灌注进浓浓的精液,来不及咽下的精液顺着气管反溢出来,在她的鼻孔吹出两个淫靡的精液泡泡。
  “我也射了……肏!射死你这个骚婊子!”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张铁柱也疯狂的摆动起腰部来,伶舟月不知道是他插得更深了,还是自己的子宫因渴望受孕而擅自下降,每一次的重插都会狠狠的撞在她的子宫口上,最后甚至直接撬开宫颈,龟头直接在她最宝贵的子宫里射出了大量的粘稠精液。
  伶舟月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办法思考了,仿佛滔天巨浪中的一只小小舢板在冲击般的巨大刺激感下不停颤抖着,洁白的皮肤泛起阵阵粉色,那种酥麻、痒痛的感觉就像是有无数蚂蚁爬过一般,甚至,这些蚂蚁还要钻进她的脑子里去!她的大脑一片空白,身体筛糠似的痉挛着。
  “这……这是怎么回事~~要变得奇怪了~不要……不要啊~~口嗯啊啊啊啊~~口齁唔~咕唔~齁唔嗯哦哦哦哦哦哦~~口”
  一阵阵嘹亮的母猪呻吟从她的嘴里不受控制的发出,大量的精液在她的嗓子眼上呼噜呼噜作响,甚至在嘴里都吹出了一个大大的精液泡。
  那些压着她四肢的纨绔们早就松开了手,但是她却一点都没有挣扎的意思,漂亮的凤眸翻出一个泛着泪花的白眼,舌头伸得长长的不断的搅动,口中那一滩浓郁的精液被搅拌得咕噜作响,散发着淫靡的腥臭热气从她的嘴角流出,弄得满脸都是狼藉,全身的浪肉像一条快要渴死的鱼一般胡乱的微微抽搐着,抖出一道道颤颤巍巍的波纹,两片肥嫩阴唇一张一合的颤抖,喷出的大股粘稠骚水在桌子上汇聚成水洼,沿着桌角流淌到地上。
  而那柄承载了她所有希望,费尽了全身力气才召唤出来的飞剑,已经无力的掉在了地上,发出了一阵当啷的脆响,或许,它再也没有御空而起的机会了。
  恶少们推推搡搡,又推出了一人,他就是今天的寿星陈三,陈三不过是一个农户的儿子,平日里好吃懒做跟着这一帮纨绔厮混,要不是因为他今天生日,绝对轮不到他第三个肏这个女人,他知道这一点,所以更加兴奋,和眼前这个爆乳肥尻的淫熟女人相比,他暗恋的村花小翠简直就是路边的狗尾巴草,而他马上就要用这样的一个极品骚货脱离处男了!
  陈三兴奋的走过去将伶舟月翻了个身,掰开了她的两瓣肥厚大肉唇,随着咕噜的一声,张铁柱刚刚射进去的精液大股大股的逆流了出来,陈三撇了撇嘴,心里泛起一阵膈应,但是让他放弃这个女人,他又万万舍不得。
  突然,灵光一闪,他把完全充血的狰狞肉棒向下移了移,抵住了伶舟月娇嫩的后庭轻轻摩擦着。
  “不~不行……那里……哦呜呜呜~~口”
  伶舟月敏感的后庭遭受刺激,身体一阵颤抖,虽然她的脑子现在还因为余韵而晕晕乎乎的,不过身体还是下意识的向后蹭着,想要逃离这根顶住她菊穴的巨物,但陈三却不会理会伶舟月显露出的那一点抗拒,只是揉了几下穴口,把菊花稍稍揉得松软就猛的齐根顶到了最深处。
  “你的处女屁眼是老子的了!这个天生的淫妇,真他妈的紧……肏,肏死你……”
  肛门的环肉瞬间失守,伶舟月M字分开的双腿剧烈的颤抖,口中来不及咽下的精液全都呛进了嗓子里,两道精线从鼻孔喷出,落到了脖子和锁骨上,陈三看到伶舟月这幅淫荡下贱的样子,更加兴奋的摆动着腰部,冠状沟在她肠道的肉褶上刮蹭,随着抽出带出一股股肠液,发出咕叽咕叽的淫靡声音。
  “不~不要~唔~齁呜呜呜呜~~口齁咕~齁哦~唔嗯~齁啊啊啊啊啊啊~~口”
  从菊穴传来的阵阵酥麻感甚至比刚刚被肏肉穴时更甚,仿佛排泄一般,却又混杂着一阵阵莫名的快感,伶舟月觉得自己快要被折磨疯了,口中畅快的发出阵阵淫荡雌吼,满是泥泞白浊的肥穴不停的颤抖,哧哧的喷射出淡黄色的失禁尿液,眼眶里只剩下眼白,嘴角溢出一股白沫,竟是被肏得晕了过去。
  “妈的,晕就晕了,还他妈尿老子一身!”
  陈三愤怒的吼了一声,身边的恶少朋友们也发出一阵哄笑,陈三顿时觉得自己丢了面子,气得随手抓起了桌上的一个酒壶,用壶里的酒液浇了伶舟月满脸满身。
  伶舟月打了个激灵醒了过来,乖徒酿的美酒香味顺着她的鼻子往里钻,她下意识的舔了一圈嘴唇,尝到的却不是美酒的醇香,而是浓厚的雄性腥臭味,冲得她脑子都晕了。
  后庭还满是鼓胀的酥麻感,她不由得难受的嘤咛了一声,扭动了一下软腻的肥臀。胸前两只浑圆饱满的大白兔也随着她身体的扭动而晃动起来,浸满了酒液的白皙肌肤在昏暗的灯光下泛起一阵油光,看得陈三气血上涌,扑上去抱起伶舟月一对油腻的乳肉就啃咬了起来,留下一个个透着血丝的齿痕。
  “咿——!”
  伶舟月惊叫一声,昏迷前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进了她的大脑……她输了,守护了千年的处子之身被夺走,就连最后的反击,也……
  “放开我~呜呜~~口求求你饶了我吧……我什么都会做的~咿呜呜呜嗯嗯~~口”
  她从没有这么绝望过,即使在金丹期误入元婴冥兽战场,她也能斩杀冥兽从容脱身,可是如今被人压在身下疯狂凌虐却一点翻盘的希望都看不到,她的骄傲和尊严瞬间裂成了无数碎片,剩下的不过是一个渴望被人拯救的无助女人罢了。
  然而陈三却完全不会理会她的求饶,美酒的醇香和美人的雌香将他完全激发成一头只知道肉欲的野兽,粗暴的在伶舟月胸型完美的肥硕嫩乳上抓出片片青紫,留下一个个带着血痕的牙印。
  “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怎么现在开始求饶起来了?”
  张铁柱轻蔑的拍了拍伶舟月的脸颊,冷声说。
  “对不起~呜呜~唔嗯~~口我错了~~口不要再肏我了呜呜~~口”
  伶舟月毫无尊严的呜咽着,低声下气的哀求,但陈三的腰却扭得更加用力,像是要把卵蛋都塞进她的肠道里一样。
  “既然什么都会做,那就先让老子肏完再说把!”
  陈三将伶舟月修长丰腴的大腿扛在肩上,啪啪的用力撞击着她的肥臀骚肉,狰狞的肉棒将菊穴塞得满满的,冠状沟在后庭用力抠挖着,粉红色的肠肉都被带得外翻出来。
  “不要~不……咕哦哦~~口齁唔嗯嗯嗯嗯嗯~~口”
  后庭酥麻的奇异快感很快就再次击溃了伶舟月的理智,她的肠道不断的蠕动着,就连没有被插入的肥穴都在不断开合,喷出了大量骚臭的潮吹爱液,上身反弓到极限,眼睛完全翻白,淫舌伸出口外不断的搅动着,一副完全坏掉的高潮母猪骚脸。
  “妈的……太会夹了…我要射了…要射了!”
  陈三低吼着,紧紧的顶在伶舟月的肥臀上,将她的肉臀都挤出了两个肉饼,颤抖着身体射出了大股的浓郁精液。
  “咕唔……肠子……被射满了~咕呜呜,齁哦哦哦哦哦哦哦~~~~口”
  刚刚高潮的身体又被中出的强烈刺激带到了一个更高的高峰,伶舟月发出了一阵阵嘹亮的淫叫,全身不停的颤抖着,菊穴不断的收紧又放松,却一直没办法恢复被插入之前完全收紧的样子,一股精液顺着她的臀缝流下,淌到了桌子上。
  “饶了我……说好的…让你肏完就饶了我……”
  又有人上前来拉她的手臂,伶舟月神经质的蜷缩起四肢,害怕的呜咽着。
  “想什么呢,你以为这就算完了?”
  张铁柱抓着伶舟月的头发把她拎起来,让她能看清客栈内的东西。
  “这儿这么多男人,你可才刚刚满足了三个啊!”
  不知什么时候,除了那些恶少之外的其他酒客也都聚集了过来,甚至店小二都一脸色眯眯的围观着。
  “常在这喝酒的可都是村里的老光棍了……不把大家都伺候爽了,可没人会放你离开啊!”
  “不……不要…太多了……我会坏掉的……呜呜呜~”
  伶舟月拼命的摇晃着脑袋,声音都打着颤,但是没有人会在乎她的感受,很快就有一个男人把她拉到地上作出一个跪趴的姿势,后入式猛肏将她高高翘起的肥臀撞得啪啪作响,胸前两团水袋一样爆硕肥软的乳肉都被撞得一前一后的不断晃动着。
  “不要~咕哦哦~唔嗯~~口呜哦哦哦哦~~~口”
  几乎是在肉棒插入的同一瞬间,伶舟月就不争气的达到了一个小高潮,而在潮吹了三次,她都觉得自己快要疯了的时候,身后的男人才在她的子宫中射好射满,而后面还有几十个男人在排队呢。
  无休止的高潮地狱,仿佛永远不会停下一样,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一个想法在伶舟月的脑海里产生,如燎原之火一样烧遍了整片神经,她不想再抗拒了,她想要去接受、享受这无穷无尽的快感。
  “好舒服~~口好舒服……肉棒~~口最棒了~要爽死掉了~~~口”
  终于,伶舟月高高扬起头颅,嘴里吐出一句句不知廉耻的淫语,身后磨盘般的安产肥臀不断画着圈,迎合着身后男人的抽插。
  一行泪水从她的脸颊滑落,她知道自己永远的输了,这么舒服的肉棒,无论哪个雌性都没办法战胜吧……
  “你妈的,还享受上了?我看你也别走了,就留在村子里给我们当精桶尿壶算了……”不知道哪个男人在伶舟月的耳边说了一句。
  “咕哦~愿意~~口我愿意~我就是下贱的精桶~~口天生就是给大鸡巴主人们肏的~~请……主人们尽情蹂躏我这个骚浪便器的淫乱受虐肉穴吧~~口”
  伶舟月的意识一片空白,嘴里下意识的骚叫着,不断拼命撅起淫臀,让身后的男人插得更深,连子宫都快要被刺破的猛烈快感让她颤抖着身子又达到了小小的高潮。
  “衣服以后也别穿了,哥几个谁想肏你随时都行,怎么样啊?”
  “咕哦~行…行啊…求求你再插得狠一点~肏烂我……肏我~~口想要高潮咿咿咿咿~~口”
  这样谄媚下贱的宣言成功取悦了男人们,一根不知道是谁的腥臭肉棒伸到了她的面前,伶舟月绽放出了一个淫痴的傻笑,伸出舌头噗叽噗叽的吸舔着这根满是腥臭精痕尿垢的肉棒,贪婪的将龟头吞进了自己两瓣性感的肥软红唇中不断吮吸着,满是幸福的美艳俊俏骚脸上浮现出了一个高高鼓起的圆柱型凸痕。
  “肉棒~好大~~口想要~~~口”
  这场淫欲的盛宴持续了整整一夜,天逐渐放亮了,男人们补眠的补眠,下田的下田,只留下像一滩骚浪肉泥一样瘫软在地的伶舟月,被肏得外翻的骚屄和菊穴不断缓缓的开合着,喷出一股股尿液、蜜汁和精液的粘稠混合物,两眼里没了任何神彩,身体偶尔还会痉挛的抽搐一下,向外界宣告这滩不成样子的淫肉还勉强算是个生物。
  ——一个月后——
  萧然在荒凉的大山中不断跋涉着。
  他突破了炼气,打赢了擂台,让所有人都承认了他亲传弟子的身份,可师尊却一直没有回来,宗门的其他长老出去找了几次,都没有收获,要不是魂灯未灭,大家都要以为她已经死了。萧然心里自责极了,毕竟师尊是为了给他取蛟龙内丹,才会失踪的。
  他的最强孝心系统也变得形同虚设,没了师尊,虽然可以向师祖银月真人尽孝,但是得到的孝心值却少得可怜,他对着银月真人猛孝了一个月,才凑够了孝心值购买了师尊雷达,踏上了寻找师尊的旅途。
  “雷达上显示,师尊就在这里了……”萧然循着雷达来到了一个荒凉的小山村,推开了一间客栈的门。
  “客官几位啊?”店小二迎了上来,萧然却没有理会他,眼睛死死的盯着一个方向一脸惊愕的看着。
  他的师尊,那个仙姿绝艳的宗门绝代双月,正赤身裸体着,一脸疲态的倚靠在椅子上,嘴角上似乎有白色的污垢,还沾着几根歪歪扭扭的毛发,以前温润如玉的巨乳满是青紫,被拉得有些下垂,两粒粉红樱桃似的乳头都因为长时间充血而变成了黑色,双腿随意岔开,浓郁的耻毛下两片泛黑的阴唇外翻着,不停的蠕动,吐出一股股逆流的残精。
  “客官,你外地来的可能不知道,那个是住我们店里的母猪婊子,你要是想肏也可以去肏肏,不要钱的。”
  小二笑着解释道。
  萧然迈着僵硬的步伐向伶舟月走去,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小崽子,你玩不玩?不玩给老子死开!”
  一个大白天不干活的泼皮懒汉一把推开萧然,也不管伶舟月还在补眠,脱下裤子就压在了她的身上不停的耸动着。
  “你——你放开她!”萧然狠狠抓住了他的肩膀,一脸狰狞。
  那懒汉被他的表情吓住了,语气也软了下来:“等我整完……要不你先来也行?”
  “不……你来吧……”萧然摇了摇头,神色复杂。
  刚刚他的孝心系统突然弹出了一条提示“叮~检测到你有不孝行为,孝心值-2!”。
  为什么阻止那个烂人凌辱师尊会是不孝行为!萧然的心跳都落了半拍,他不敢相信,但是他一定要实验一下。
  他从乾坤戒中掏出几味药材,用满级医术制成极品壮阳药递给了那个懒汉道:“兄弟,这是咱家独门的金枪不倒丸,你要不要试试?”
  那懒汉随手接过,到了声谢就吞下了,极品壮阳药的效果立竿见影,原本虚得脸都发青的懒汉顿时化身成不倒战神,腰部疯狂摆动,明显粗了一大圈的巨大肉棒像是攻城冲棰一下下的撞击着伶舟月的宫颈口,几下就将这女人最宝贵的城门撞开,直接在她的子宫中搅动侵犯。
  “嗯~哦呜呜~噗嗯~~口噗哦~”
  睡梦中的伶舟月也被肏得醒了过来,嘴里发出了一阵阵略带疑惑的呻吟,但是四肢却习惯性的抱住了懒汉,像一条肥腻的淫虫一样缠在男人身上,拼命抬起腰,把丰腴的骚尻翘得更高,身体痉挛抽搐着,一脸谄媚的淫痴表情,张开嘴,发情的淫舌伸出口中不停的打着转。
  “妈的,一天被几十个男人肏,还他妈这么饥渴!”
  懒汉骂了一句,趴在伶舟月的身上,用满是口臭的嘴堵住了她殷红的双唇,舌头伸进她的口腔中不断的搅动着,伶舟月也熟练的舌吻交换着体液,为这场交合添上一把柴薪。
  “你好棒~肉棒~~口好大~太爽了~噗嗯嗯嗯~~口齁呜呜~要去……要去了~齁哦哦哦哦哦哦哦~~口”
  嘴唇刚一分开,两人的唇角还连着引人遐想的色情银丝,伶舟月就像疯了似的浪叫了起来,一张淫荡的骚脸不停的摇晃,岔开的双腿乱踢乱蹬,抽搐的肥穴像坏掉的水管不断泚出大股大股的蜜汁,在肥臀下汇聚成一个水洼。
  然而极品壮阳药的功效却不止有这一点而已,懒汉不停的抽插着,一双大手在伶舟月的身上乱揉乱捏,在本就没有消退的青紫上留下新的痕迹,直捣子宫的一次次抽插给伶舟月的欠肏淫穴带去了一阵阵极致的瘙痒快感,她不断发出阵阵高亢的母猪呻吟,不知道泄了多少次,直到被肏得晕了过去,懒汉才低吼着在她的子宫内射出了精液。
  “兄弟,你这药真顶,我以前从来没这么爽过……”懒汉喘着粗气从伶舟月身上爬下来,走到萧然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见他一直低头不说话,也不再自讨没趣,要了壶酒便转身离去了。
  萧然一口牙都快要咬碎,刚才那懒汉每一次抽插,他的系统就传来一声“孝心值+2”的提示,短短不到一个时辰他就获得了几千点孝心值,放到平日他早就开心死了,但是如今却只觉得痛彻心扉……短短一个月时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伶舟月才会变成一个只要被肏就会开心的母猪婊子啊!
  “师尊……”
  他抬起头,泪水充满了眼眶,眼前的景色逐渐变得模糊不清,透过晶莹的泪水,他仿佛又重新看见了那个素面绝色,宽袍丰姿的绝世仙子。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