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社会就干婶子

早上起来时,发现自己流了口水在兽皮上,因为背上的原因,我是趴着睡的。


听见外面有动静,便把薰嬉叫了进来。


「典,你醒来。」薰嬉又回到了满面春光的状态:「贞人一早就来问候你了。」「帮我看看背上的伤吧。」


「已经结疤了,很快就会好了。」


我拉着她坐下来,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已经三个月了,今天该做什么了?」薰嬉赧然一笑,靠近我怀里:「当然知道了,婶婶该和你性交了。等一下好吗,我去把贞人打发走,吃过早饭了,婶婶就和你性交。」我有一种苦尽甘来的舒畅。洗漱完到客厅,屋里只剩下薰嬉了,房门已经关上。


喝了粥,我就急不可耐的拉着她回到房间,让她把晾晒干了的情趣内衣拿来。


挑选了黑色的吊带丝袜和一件黑色透明的连衣裙让她穿上。


她打算直接穿上,我赶紧拉住了:「把身上的破衣服先脱光,然后再穿。」她立马照做瞧着她一丝不挂的性感身姿,我心里就格外的激动。穿上了黑色透明的连衣裙后,下摆都遮不住圆翘的臀部。


「典,这个怎么穿?」她拿着吊带丝袜很犯难。


我让她躺下,亲自帮把丝袜抹到了她的大长腿上,教她学会怎么把吊带和丝袜链接在一起。


穿好后,她站起身仔细打量自己:「典,怎么会有这样的衣服,婶婶的穴全都露在了外面。不过这种衣服看上去好漂亮呀。以后我都要穿这种衣服给你看吗?」她本身就生的美艳性感,这一身情趣内衣上身,更是性感的让人喷鼻血。硕大的胸部把黑色透明裙高高的挺起,隔着一层薄纱,朦朦胧胧,反倒增添了几分魅惑和神秘感。修长的双腿被吊带黑丝紧紧包裹,尤其是丝袜的边缘有一圈蕾丝花边,完全暴露在外面的阴部,让我彻底把持不住了。


我站起身,搂住她的纤细腰肢:「这叫情趣内衣,性交的的时候穿的,只有我们在家的时候你也这么穿,出去的时候要穿上别的衣服。」「嗯,婶婶都听你的。」薰嬉羞涩的点头,主动啄了下我的嘴巴:「典,婶婶现在就要和你性交了,很激动也很紧张。从今往后我们就可以一直性交了。我会把自己全部都交给你。你以后只能和婶婶性交好不好。」这话她之前就说过了,可见很害怕我拥有别的女人。毕竟我的资本是越来越厚了。


我应了一声,咬住她的嘴唇接吻。吻着吻着两个人就躺到了地铺上。紧紧把她搂在怀里,挼搓她的大胸,比较柔软,应该是早上起来时自己主动挤掉了奶水。


开始喘气后,她推开我脸,眼眸里春波流动:「典,快舔婶婶的穴好不好,舔了婶婶就和你性交。」


「像之前那样。」


「嗯。」


摆出69姿势后,我包裹住她肥美的阴唇吸了几口,就开始猛力的刺激她的阴蒂和阴道口。


她也很专心的吮吸着鸡巴。


「真舒服,终于什么都不用担心了。婶婶以后会好好做你的女人。」她用手撸着:「哦……典,不要舔了,快和婶婶性交吧。」其实我比她更急切,她一躺下,我就跪在她的双腿之间,握着鸡巴顶在她大阴唇中间的那条缝隙里,来回的滑动。


薰嬉捂着自己胸口:「典,你终于要得到婶婶了,是不是很开心?」我点点头,把龟头探进去。毕竟不是处女了,很轻松的就找到了下面的阴道口。


「呃……」薰嬉惊了一声:「好紧张呀,婶婶看着你长大,现在你的大阳具就要进入婶婶的穴里面去了。难怪你会说婶婶的穴是骚穴。婶婶和侄子竟然真的成为了夫妻。」


我把龟头顶进去,惊奇的发现还是很紧致的,尤其是水很多,里面的温热让人精神一振。心跳明显加速了。我蠕动了几下。


薰嬉就扭动起了娇躯:「典,快进去呀。婶婶想要和你性交,你阳具的头好大,刮的婶婶的穴好舒服。」


我也很想摩根而入,但还是很想调戏她一番:「婶婶,做爱的时候你必须叫我侄子,自称婶婶。」


「嗯。」薰嬉连连颔首,脸颊愈发绯红:「快点吧,婶婶想要你的大阳具。


婶婶的穴里好湿。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我们现在要做什么了?」


「肏穴。」


「嗯?」我摆上脸色。


薰嬉颦起眉头,想了一下才改口:「性交,侄子要和婶婶性交了。」「你的穴是什么穴?」我心里很着急,她一点都不上道。原始人的语言到底还是匮乏了。


「婶婶的穴……婶婶的穴是骚穴。」薰嬉难受的蹬着大长腿,表情十分难受:


「侄子,快点呀,把你的大阳具肏进婶婶的骚穴里面去。婶婶真的受不了了。想要……婶婶想要你的大阳具。」


她一边说一边自己把身体往下面压,鸡巴被吞进去一截。紧致的感觉立马就更加的明显了,柔软温热的阴道壁紧紧的裹住了鸡巴,甚至有一些压迫感。


我倒吸了一口气,猛的往深处捅去,一下就全根没入了。


「啊……」薰嬉眼睛都翻白了,窒息的几秒钟才喘了一口气:「嗯……好大,撑住婶婶的骚穴了。」


我没想到她都生过孩子了,阴道还这么紧,这么舒服。里面十分的光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进入了一个十分美妙的世界。赶紧趴下身去,在她的脸颊和脖子上亲吻,此刻感觉任何亲密动作不能把我得到的享受表达出来。


「典……侄子,动呀。用你的大阳具抽查婶婶的骚穴吧,好涨,好痒呀。」薰嬉难受的摆动脑袋:「太难受了,婶婶想要。」我慌急的搂住她的后颈,开始抽查。每一下深入都痛快无比。越往里面越紧,鸡巴和阴道壁的剐蹭,更是让人欲仙欲死。


薰嬉立马就欢快的呻吟了起来,双手抱住我的背:「哦……好舒服。典……不,侄子……婶婶的好侄子……狠狠的肏你婶婶的骚穴吧。婶婶是你的了。婶婶终于和你性交了……嗯……你的大阳具好厉害。肏我……肏你婶婶。好美呀……哦……天神,尽情享受婶婶的肉体吧。你的大阳具让婶婶好舒服。快一点……婶婶的骚穴好痒好痒。」


她疯狂的像是在经受折磨一般,搞的浴火大气。麻利的爬起身,她配合的更加到位,拱起自己的大长腿,让我更容易的进入。


每一次冲撞,她的大胸都会在黑色透明连衣裙里上下的晃动,如同巨大的波浪一般。双眸已经紧紧闭合。脸上春情无限。


「典……肏我……使劲肏你婶婶。」薰嬉一把抓住我手臂,紧紧扣着,双腿不由自主的举了起来:「太舒服了……嗯……你是第一次个让婶婶这么舒服的男人。婶婶的好侄子……婶婶的好男人……用力……婶婶的骚穴要你肏. 」为了更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努力,我把她的大长腿往两边压下去,低头看着自己的进进出出。每一次进去,她的小阴唇都会被隐没,大阴唇会紧密的合拢,抽离时,大阴唇会迅速的被撑开,小阴唇如同娇嫩的花朵一般绽放。阴道口也会被撑开。而且每一下都会有淫水被抽离出来。


「哦,典。」薰嬉忽然张开眼睛,张圆了红唇:「太舒服了,婶婶好喜欢你的大阳具……呃……你的大阳具一直刮着婶婶的穴肉,婶婶都快湿透了。侄子……婶婶不行了……再快……使劲肏婶婶的骚穴……啊……」见她这么快就要到了,我也反手扯住她的手臂,开始疯狂的进出。


「呃呃呃……就是这样,快点……婶婶真的不行了……侄子……婶婶的男人……快给我。」她的表情痛苦至极,扬起脑袋,使劲的弓着玉背,迎合我的疯狂抽查。这种高频率下我也感到自己不行了。加上她一直催促,也想表现的更好,快的我脑袋都开始发晕了。


房间里除了她的声音,就是下体碰撞时,淫水带来的噗嗤声响。


「啊……」我们几乎同时吼了出来。她的阴道开始急剧的收缩,像是要把我的鸡巴夹断一样。我喷射而出时,她的阴道里用涌出来了一股温热的暖流,淫水从阴道口喷洒了出来。都飞落到了我身上。


「哦……太舒服了。」她的表情终于缓和了一下,无力的撒开我手瘫软在了地铺上。我也卸了力气,就着余味蠕动了几下,爬到了她身上。


她光滑的肌肤,硕大的胸部,让整个人都觉得舒适愉悦。


彼此喘息的气息都在对方的肩头弥散开去。


「典,你好厉害。你的大阳具弄的婶婶太舒服了。每次都能让婶婶有飞起来的感觉。」薰嬉很激动的在我脸上亲吻。


我也回应了她几个吻,爬起身来看着她。鸡巴虽然柔软了下来,但依然停留在她的阴道里。


四目相对,都是满足的喜悦。


「婶婶,你的穴也好紧,很多水。」


「是吗?可是叔叔以前从来不这么觉得。他的阳具比你的小了很多。是因为你的阳具太大了,才会觉得婶婶的穴很紧吧。」薰嬉捧住我脸:「每次你完全进去后,婶婶的穴就想吸住你的阳具,你能感觉到吗?但是你每次都很快,根本就吸不到。」


「这样啊?」我其实也有感觉到她深处特别的紧,有挤压的感觉。但并没有被吸的感觉。虽然我们都满足了,但时间上也就十来分钟,我对此感到有些沮丧。


「拿出来吧。」薰嬉推了我一下。


我躺到旁边,薰嬉赶紧爬起身埋头下去含住鸡巴吮吸起来。她一舔到龟头,我浑身都发颤,这种感觉十分奇怪。


帮我清理干净后,她才去清洗下身。回来躺到我旁边,勾住我脖子,分外黏糊:「典,婶婶还想要,今天我们还要做一次好不好?」「好啊。」我淡淡的回答道,贤者状态下,脑子里对那事一点概念都没有,更别说做出积极反应了。


休息好了后,我也去淋了几漂水,天气太热出了很多的汗。躺回去后,我抓住她的一条黑丝长腿,放到自己身上,来回的抚摸。丝袜的质量还不错,摸着很顺滑。但相比起手感,还是丝袜和透明裙带来的视觉刺激更加激动人心。


休息了十几分钟,感觉又上来了。我偏头望着她。薰嬉立马会意,伸手握住了鸡巴:「又想了是不是。」


她一摸鸡巴立即就硬了起来。


我一翻身爬到她身上,薰嬉分开腿就要扯着我鸡巴往她的阴道口送。刚一碰触到,惊奇的发现那里依然湿润温热。


「婶婶,怎么还没开始就很多水了?」


「怎么了?我长大以后,下面一直是这样呀。不过很累的时候就不会这样。


你快进去嘛。」说完,她皱了下眉头:「不行了,胸部好涨。」她的胸部完全挺拔了起来,连奶头都把黑色薄纱突起,我把裙子抹上去,即便是躺着胸部都依然挺拔饱满,有点像隆胸了似得。


见她真的难受,我便把鸡巴全根没入,在深处轻轻的捣鼓了两下。便埋下身去用手挤弄两个奶头。乳白色的奶水冒出来几颗后,就喷了出来。我用嘴去接着。


「哦,你怎么这样。」薰嬉给了我一粉拳:「你们那个时代的人太会玩了。


快点真的好涨。」


我双手齐发,跟挤牛奶似得。奶水落下去全都洒落在了她光滑的玉肌上。挤了好一阵后手腕就酸了。


「婶婶,你坐起来,我帮你吃。」


我拉住她的手臂,帮她坐立起来。她直起身来之际,阴道深处剧烈的收缩了一下,龟头被一团水汪汪的软肉紧紧的裹住,就像一个小嘴那样吮吸着。


「啊……」薰嬉露出难受的表情,咬紧了贝齿,抱住我脑袋左右扭动臀部。


嘴里嗯嗯个不停。


龟头承受着强烈的刺激,我都感觉自己有点把持不住了。忽然她又啊了一声,那团软肉舒展开,吮吸赶顿时消失。


「侄子。」薰嬉激动地抚摸我的脸:「刚才那一下太舒服了。你怎么做到的。」「是你做到的。」


薰嬉嘻嘻一笑,提起大胸:「快帮婶婶挤奶水,又有点涨了。」因为是面对面,奶水都朝我身上喷洒了过来。她很不安分的一直扭动臀部,双手搭在我肩膀上,开始轻唤的上下动起来。紧致感比躺下的时候强烈了许多。


很快我就扛不住了,撒开了手。她把我手往后推。我反手撑在地铺上后,她把我的肩膀作为支点,快速的耸动了起来。


「嗯……这样更舒服了,好深好深。」薰嬉闭着眼睛,咬着下嘴唇,十分投入:「好侄子……你的大阳具真的好厉害。婶婶想要和你一直性交。怎么会这样,舒服死了……嗯……」


我慢慢的躺下去,她便把手撑在了我的胸膛上。蹲起身来,一上一下的动着,硕大的胸部都跳跃了起来,活像两个在风中飘零的大香瓜。


我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鸡巴被她的阴道吐出和吞没。淫水多到顺着鸡巴往下流淌。


她的叫床词汇太过于单调,我故意问道:「婶婶,在成为我女人之前,你是谁的女人啊。」


「啊?」薰嬉睁开明媚的眼眸:「之前……嗯……之前婶婶是你叔叔的女人呀,怎么了?」


「你还没正式嫁给我,既然你之前是叔叔的女人,那我们现在在做什么?」「在……你在肏你的婶婶呀。」薰嬉无力的重新跪了下来,放慢了速度,看了我一眼:「婶婶知道了。你想肏你叔叔的女人是吗?那好吧……嗯……侄子肏婶婶,肏你叔叔女人的骚穴吧。啊……太舒服了……你叔叔女人就是婶婶呀。婶婶现在已经是侄子你的女人了。」


「那婶婶在和谁性交?」


「和侄子……嗯……婶婶在和侄子性交。婶婶正在和比婶婶小十几岁的侄子性交……这样可以吗?」婶婶寻求的看着我:「你叔叔死了,婶婶就该有侄子继承……哦……你有权利继承婶婶的大胸和骚穴。侄子的阳具长大了,婶婶就让你把阳具肏进婶婶的骚穴里。婶婶的一切都属于你了……嗯……不行了,侄子,婶婶好累。」


薰嬉大口的喘气,雪肌上都是汗珠。


我把鸡巴抽出来,粘稠的淫水在阴道口和龟头上牵连起了一线细丝。


「婶婶跪在床上,我要从后面肏你的骚穴。」


薰嬉趴在床上后,把长发束到一侧,回头问道:「是这样吗?」我点点头,完全挪不开视线了。薰嬉本来身材就好,腿长臀翘,这一穿上吊带黑丝,性感值都要到爆点了。圆翘的臀部上,只有两根细细的吊袜带,大腿上的蕾丝花边与其呼应。早知道就该让薰嬉穿上一条开档小内裤了,那样会更加的诱人。


把两根吊带扯开一些后,我在她圆翘的臀部上拍打了两巴掌。


「哦,你怎么打婶婶的臀部。」薰嬉笑着说:「快进来吧,婶婶的骚穴里好痒。」


「臀部翘高一点。」我把鸡巴顶上去在阴道口摩擦。


薰嬉调整好了姿态,我刚把龟头钻进去,她竟然用力的往后一座,整根鸡巴都被吞了进去。一汪淫水聚集在阴道口,然后顺着大阴唇流了下去。


「嗯……好疼呀,再也不这样了。」薰嬉叫唤道:「快肏我,侄子。婶婶好痒。婶婶想要你的大阳具。」


我一边动起来,一边把婶婶的透明裙推上去,屈身下去,用手抓住了她的一对硕大胸部。沉甸甸的感觉,使够了劲,也只能握住大胸的一半。


「典,快一点好吗。婶婶的骚穴里痒死了。想要你一直用力的肏. 」薰嬉呼吸急促的娇喘着:「你很喜欢性交的时候,说一些奇怪的话是吗,婶婶都说给你听好不好……啊……快一点呀。」


我撒了手,直起身后把双手按在薰嬉的翘臀上,加快抽查频率的时候,双手不停的在她翘臀上抓捏。


「婶婶,之前你被这样肏过吗?」


「嗯……肏过,不过很少。你叔叔更喜欢看着婶婶的大胸晃来晃去。」薰嬉说:「说这些你不会生气吧。」


「当然不会了。」我继续问道:「那你喜欢这样吗?」「喜欢,只要是你肏婶婶,婶婶怎么做都愿意……嗯。」薰嬉回过头来:


「典,婶婶真的没有想到和你性交,会这么的舒服。以前婶婶并不是很喜欢性交……哦……但是……但是婶婶现在爱上性交了。」她扭过头来,和我说话,看着她痛苦而愉悦的表情,我感觉刺激多了。猛的往里面深扎了一下。


「啊……。」薰嬉叫唤一声,闭上了眼眸,舒展开后急切的说:「典,再这样撞几下,好舒服呀。」


「那你就一直看着我肏你吧,快让我感受一下。刚才的感觉,就是我在肏自己婶婶的感觉。」


薰嬉点了下头,把洒落回去的发丝拨回去后,嗯嗯了两声才说道:「典……用力撞进里面去。薰嬉是你的婶婶,你正在肏你的婶婶……啊……侄子在和婶婶性交。婶婶是你叔叔留给你的遗产,你叔叔不在了,婶婶就和你性交……侄子的大阳具在婶婶的骚穴里肏来肏去……嗯嗯嗯……够了吗?」听着她像背课文一样,也是够为难她的了,便点了点头。


又抽查了几十下,感觉想射了。我赶紧放慢了速度:「婶婶,我要射了,还是射在你的骚穴里吗?」


「不要。」薰嬉急忙摇头:「射进婶婶的嘴里,婶婶要吃下去。」「好。」我停下来做了个调整,缓慢的抽查起来,伸出手去揪住了薰嬉的长发,开始有序的加快频率。


我并没有太用力,但薰嬉害怕疼,高高的把脑袋扬了起来。


「哦……侄子……快一点……婶婶也要来了……嗯嗯嗯……快呀。」到了临界点时,是最为难受的,我赶紧拔出来快步蹲到薰嬉面前,她早已做好准备,一口裹住鸡巴,快速的吞吐。精液一股接着一股喷到了她的嘴里。


她已经在习惯了,我还在射的时候,她喉咙处就有了吞咽的动作。写射完后她还像之前几次那样含住。变软后才舔了舔龟头吐掉了。


我坐下来休息时,她直接起身去洗了。看样子就是没有达到高潮。这让我有点苦恼。都两次了,时间都是十来分钟,和幻想中的差的太远了。


薰嬉回来后,把我手拉到她腰肢上,依偎了过来。她自己的手则伸过去握住了鸡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