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的惩罚

纯子回到了房间,用小刀在自己洁白的手腕上划了一道口子,鲜血涌了出来。
「妈妈!你干什么!」源太吓得大叫起来。


「闭嘴!」纯子冷冷地呵斥着源太,然后沾着自己的鲜血在源太的额头上画了一个奇怪的符文。那符文很快地暗淡了下去,而源太也感觉自己浑身无力,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就在这时,丽奈也回来了,她看到源太头上血糊糊的一片,而纯子正在给自己止血,沉吟了一下,就猜到了答案。


「有用么?」丽奈小声地问道。


「不知道,我翻了所有有关的卷宗,只找到这么一个方法!你那边呢?」纯子有些无奈地说道,她包扎好自己的伤口,又找到一副长款的丝绸手套戴上用来伪装。


「奴隶已经死了,执法女王被我洗脑了,她们俩应该是没有问题了,就是怕监控录像会暴露!现在只能祈祷上帝保佑了!」丽奈紧张地说道。


半个小时后,纯子用毛巾擦着刚刚染成黑色的长发,不停地眨巴着眼睛,想要赶紧适应美瞳的刺激,而丽奈则站在窗边思索着下一步的对策,源太很萎靡地趴在地上,就像一条垂暮的老狗。


就在这时,门突然开了,一个穿着水手服的可爱女孩走了进来,正是执法队的队长--「双面天使」菜月。随后几个身穿制服的执法队员也跟了进来。菜月的脸红了,有些紧张地清了清嗓子。


「两……两位女王大人,有人……嗯……举报你们盗窃了她的圣器!执法队……必须要查清楚这件事!」菜月鼓足了勇气大声说着。


「是谁举报的!」纯子一把扔掉了手里的毛巾,面如冰霜,散发出强大的威压气息,逼得菜月捂着胸口向后退了两步。


「是我啊~」一个低沉性感的熟悉声音从门外传来,「淫妖」秋子扭动着腰肢从门外走了进来。


「奴家的『夺魂』戒指不见了呢~奴家好心痛呢~但是奴家感应到~它就在
这间恶心的屋子里哦~」秋子摆出一副可怜的样子。


「喂!秋子阿姨!你这个年纪就不要卖萌装可怜了吧!我刚吃过晚饭,不想吐出来!」丽奈实在忍受不了秋子的做作了。


「哎哟哟~不要乱说哦~奴家今年才20岁呢~」秋子闭上了眼睛开始感受
圣器的气息。


「你是50年前20岁吧!秋子阿姨!」丽奈又开始毒舌了。


「它就在那里!就在那里!」秋子悲痛欲绝地指着梳妆台上纯子的首饰盒。
「呵呵呵呵~秋子!如果打开没有的话,我就要你好看!」纯子的声音不大,但是却震得在场每一个人的心都在砰砰地跳。


「你以为我会乱说么!」秋子一下打开了首饰盒,一枚镶嵌着红色宝石的蜘蛛戒指赫然出现在众人面前。秋子戴上了那枚戒指,在纯子和丽奈面前晃了晃。
「看啊~她们是两个无耻的小偷~」秋子气得一跺脚,嘟起了嘴。
「好拙劣的手段啊!这谁都看得出来是你故意栽赃的!我们要你的破戒指有什么用!」丽奈冷笑着。


「你不要血口喷人!你们想干嘛只有你们自己知道!」秋子娇滴滴地骂着。
「好了!诸位……女王大人!这件事情涉及三位高阶女王……嗯……必须由圣女大人亲自裁断呢!纯子大人!丽奈大人!请跟我们走一趟吧!」菜月羞涩地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呵呵呵~不愧是秋子的学生~你们真是一样的无耻!」纯子冷冷地说。
「请二位大人……不要反抗呢~人家……人家不想动粗。」菜月羞愧地捂住了脸,蹲了下来,腰间露出了一段盘着的紫色小皮鞭,鞭子的握柄上还缠着一朵鲜红的玫瑰花。


纯子和丽奈气得额头上绷起了青筋,但是慑于那根鞭子的威力,她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得乖乖地跟着执法队员走。


「两位……两位大人!你们的小狗狗……我会……我会好好照看呢!」菜月低着头,牵起了源太的铁链。纯子和丽奈被执法队带到了女王专用的拘禁室看管了起来,而源太则被带到了菜月的房间。


源太打量着菜月的房间,墙壁是粉色和白色交织的,显得格外温暖明亮,屋里有些凌乱,到处都是女孩子喜欢的小东西--布娃娃、化妆品、漫画、衣服……


「小狗狗~脖子上勒着项圈很难受~是不是~我给你解开~」菜月温柔地说
着。


「好啦~不要跪着了~我不喜欢别人跪在我身边~请你不要拘谨~」菜月扶
住了源太的胳膊,把他搀了起来,胳膊上传来一阵温热滑腻的触感,鼻子里满是少女的清香。


「啊!屋子里好乱啊!我收拾一下哦~小狗狗~你先休息一下~」菜月红着
脸开始收拾自己乱糟糟的屋子。看着她那笨拙的样子,源太不禁笑了出来。
「哼!小狗狗笑话人家!讨厌!」菜月对着源太皱了皱鼻子。源太的心放松了下来,感觉这个菜月完全不像他在圣女岛上见到的其他女王那样凶淫,反而很可爱呢~菜月所谓的收拾就是找来一个大箱子,然后把那些东西都塞进去……
很快,菜月就「收拾」好了,然后把大箱子塞进了床下。她一把拉过源太,坐在了沙发上。


「啊!世界都清净了呢!」菜月开心地陷进了柔软的靠背里,然后侧过身来,用头枕着胳膊,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源太。


「小狗狗~你今年多大了啊~」菜月好奇地问着。


「我18岁~你呢~」源太回答道。


「人家……人家才16!」菜月避开了源太的目光,羞涩地说着。


「那以后叫你小哥哥,好不好!人家一直想有个哥哥陪我一起玩呢!」菜月的声音很低,但是一只滑嫩的小手却握住了源太的大手。


「好啊~」源太很喜欢这个羞涩的小女王。


「那我们一起玩吧!」菜月跳下了沙发,打开了电视和游戏机。


「在这个岛上,就我年纪最小!都没人和我一起玩游戏机!好不容易小哥哥来了~陪我一起玩好不好~」菜月开心地邀请源太。这种邀请让源太无法拒绝,本身他就有点宅,玩游戏什么的最喜欢了!


菜月的游戏技术实在是不敢恭维,许多游戏都卡在了第一关,源太带着她大杀四方,一关接一关地过……


「哇!小哥哥!你真是太厉害了呢!」菜月激动地喊着,这让源太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哎呀!哎呀!快来救我!有怪物追我!呜哇!」菜月紧张地大叫着,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源太就这样和菜月玩了一晚上游戏,直到把菜月最后一个游戏打通关了。


「哇塞!全部通关了呢!」菜月看着空空的游戏盒,惊讶地说道。源太露出了得意的微笑,带小妹妹打游戏,享受小妹妹的崇拜,是所有宅男最喜欢的事情。
「小哥哥~你……你好厉害哦~人家……人家好喜欢你呢~」菜月的脸一下
子红了,低下了头小声地说着,黑色的水手裙下露出了白底带着小熊图案的小裤裤,异常的诱人。突然,菜月抬起了头,一下把源太扑倒在地板上,一张香喷喷的小嘴吻住了源太。


「小哥哥~你……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这个岛上都没人陪我玩~人家…
…人家好寂寞~你当人家的小狗狗~好不好~人家不会欺负你的~人家……人家
会对你好的~」菜月把头靠在源太的胸口哭了起来,哭的源太心里好难过,如果没有纯子和丽奈的话,他还真的愿意留下来陪着这个可爱的少女一起玩。


「小哥哥~小哥哥~请你……请你不要拒绝!你拒绝的话!幽月她会出来的!
你就惨了!」菜月用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焦急地看着源太。源太咽了一口口水,他也不忍拒绝如此可爱的少女。


「菜月!我真的没法答应你!我有主人的!」


菜月眼睛里的希望一点一点地消退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哀伤。


「我就知道……没人喜欢菜月……没人喜欢菜月……」菜月哭地好凄惨,看得源太好难过,他一把抱住了菜月,却又不知如何安慰她。


「啊!!!幽月!幽月!你……你不要出来!啊!!!」菜月突然抱住了自己的头,痛苦地大喊着。


「菜月!菜月!你没事吧!」源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吓得放开了菜月。菜月突然停止了哭喊,她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妖异的紫光。


「就是你这个猪猡让菜月伤心了吗?」菜月的声音突然变得毫无感情。菜月猛地站了起来,一脚把源太的脸踩到了地板上。源太感觉自己的颅骨都被菜月穿着小皮鞋的脚给踩地嘎吱嘎吱响。


「不可饶恕!就让我幽月来惩罚你吧!啊哈哈哈哈!」菜月的笑声变得无比放荡,从腰间摸出了那根紫色的小皮鞭。


幽月挥舞着小皮鞭抽打着源太的身体,源太痛地涨红了脸,但是却叫不出声音来。其实幽月的皮鞭抽的并不重,只是在源太身上留下浅红色的鞭痕,但是却能产生极大的痛楚,让人痛到身体麻痹。


「皮鞭的滋味很棒,对不对!猪猡!」幽月开心地说着。


「我这根鞭子叫『笞灵鞭』,可是能抽击灵魂的哦~像你这样下贱的猪猡~能享受这样的圣器~一定开心地要死吧~」幽月捻动着源太的脸,就好像那是一坨面团一样。


「猪猡!居然敢拒绝菜月的邀请!今天就打死你好了!」幽月的声音冷酷地不像人,她放开了踩着源太的脚,疯狂地用小皮鞭抽打源太。幽月的每一次抽击,都会让源太整个人都跟着痉挛,就像在地板上跳霹雳舞一般。


「喂~猪猡~你是在跳舞吗?跳的好难看啊!啊哈哈哈!」幽月发出了丧心病狂的大笑,源太感觉自己的灵魂真的要被抽出身体了……


突然,幽月高高举起的手停住了。


「菜月!你干什么!快放开我!菜月!菜月!啊!!!」幽月一下子跪了下来,一只手紧紧地握着鞭子,另一只手捂住了脑袋。过了几分钟,幽月眼神里的紫色光芒消退了,又恢复了原先的清澈。


「啊!!小哥哥~对不起……对不起……都是菜月没用,让幽月跑出来了!」菜月双手捂着嘴,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源太已经痛地动不了了,他也弄不清楚这个少女到底是怎么回事,双重人格吗?还是她在演戏?


「小哥哥~我来帮你治伤~」菜月停止了哭泣,站了起来,脱下了黑色的方头小皮鞋,露出了穿着白棉袜的玲珑小脚。


「小哥哥~用力吸啊!」菜月把棉袜美脚踩在了源太的口鼻之上,一股带着少女体香的独特味道沁人心脾。源太不由自主地吸了两口,顿时感觉那种痛得灵魂颤抖的感觉减轻了好多,精神也好了许多。他贪婪地吸了起来,越吸越上瘾,肉棒也跟着挺立了起来。


「小哥哥的那里……好大哦~」菜月的脸红了起来。


「人家……可以摸一下吗?」菜月缓缓地跪了下来,探着身子好奇地看着源太的肉棒,白嫩的玉臀对着源太,黑色的小短裙掀了起来,诱人的小裤裤一下子露了一半出来。春光乍泄让源太更加兴奋了,变态的肉棒都开始抽动起来了。
「啊!!它……它还会跳呢!」菜月惊讶地叫了起来。


「其实~小哥哥还是喜欢我的~是不是~」菜月红着脸,低下了头。
「对啊,要让小哥哥感受到幸福,他才会留下来啊!菜月真是笨蛋呢!」菜月自言自语着。她俯下了身子,一口含住了源太的肉棒,两条白嫩柔软的玉腿夹住了源太的头,然后用腿把源太的脸摁在了自己的花园上。


菜月用力吸吮着源太的肉棒,粉嫩的花园开始分泌出香甜的蜜汁,狠狠地刺激着源太的嗅觉和味觉。源太只感觉香甜可口的蜜汁让他整个人都燃烧起来了,而菜月娴熟而独特的口技让他欲仙欲死,一根粉嫩的小舌头在他的龟头上下扫来扫去,口腔里的吸力极大。


「啊!!!嘶!!!噢!!!」源太爽的直翻白眼,这感觉实在是太销魂了。终于,源太坚持不住了,菊花一紧,精关一松,一股浓精直接喷在了菜月的嘴里。
「咕噜~咕噜~」菜月居然把所有的精液都吞了下去,还把肉棒上残存的精液舔的干干净净。


「呼~小哥哥的精液味道真是棒极了呢~怪不得秋子老师和纯子大人都那么看重你哟~呵呵呵呵~」菜月站了起来,捂着嘴笑了起来,嘴角还沾着一丝白浊的精液。


「小哥哥~人家的蜜汁味道也很好呢~多喝一点好不好~」菜月一边说着,
一边脱下了自己的内裤,扔在地上。源太还沉浸在刚才喷射的回味里,就看到一个白嫩小巧的花园对着自己的嘴巴压了下来。源太的脸被菜月的花园盖住了,包在了黑色的小短裙里。


「小哥哥~多……多喝一点~菜月没有什么可招待你的~只有这个了~」菜
月红着脸,把嘴边的那一点精液也抹进了嘴里,清纯的娃娃脸上露出了迷醉的神情。


菜月的蜜汁真的是无比香甜,源太贪婪地舔舐着湿漉漉的花园,越舔越兴奋,越舔越上瘾,已经停不下来了。


「小哥哥~喜欢我的蜜汁么?喜欢就用肉棒回答一下~好不好~」菜月怯怯
地问着。源太的肉棒抽动了几下。


「那你以后当我的宠物好不好~菜月天天都给你蜜汁喝~天天都帮你……那个~」菜月更害羞了,用双手捂住了脸。菜月从手指缝里看着源太的肉棒,过了几分钟,一点动静都没有。


「呜呜呜呜……菜月……菜月又被讨厌了!」她捂着脸又哭了起来。突然,菜月站了起来,一脚狠狠地踢在了源太的下体上。


「啊!!!」源太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嚎。


「猪猡!你居然敢伤害菜月!看我不踩烂你那污秽的下体!」菜月像发了疯一样,狠狠地跺着源太的下体。


「你居然还敢躲!」源太在地上打了个滚,躲开了菜月的一记重脚。菜月捡起了地上的小皮鞭,没头没脸的向源太抽去。


「躲啊!快躲啊!猪猡!」幽月兴奋地声音都在颤抖,而源太已经被抽地蜷缩成一团了。


「呼~呼~」幽月抽累了,小胸脯快速地起伏着,她把鞭子丢在了地上,找来一根绳子,把源太倒吊了起来。


「用『笞灵鞭』太无趣了,你这头猪猡连叫都叫不出来,还是用普通的鞭子吧!」幽月兴奋地说着,狠狠地一鞭子抽在了源太的脊背上,顿时鲜血淋漓。
「啊!!!」源太痛的大叫。


「啊哈哈哈!你这头猪猡的哀嚎可真是悦耳啊~叫的更凄惨些啊~」幽月激动地喊着,鞭子如同雨点一般落在了源太的身上。


「啊!啊!啊!!!」源太惨叫着,被鞭子抽的在空中要来晃去,就像一个沙袋一样。


正当源太痛的快要昏过去的时候,幽月把他放了下来。


「看啊~猪猡~你的肉棒硬了呢~主人的鞭子味道不错吧~是不是~」幽月
用包裹着白袜的小脚搓弄着源太的肉棒,不一会儿,源太就感觉到自己快要射了。就在源太要发射的时候,一只小脚突然踩住了肉丸,把上膛的子弹又活生生憋了回去。


「啊!啊!」源太痛的哭了出来,射精被强行中断的痛苦彻底让他崩溃了。
「真是可耻啊~猪猡~居然因为不能射精而哭泣~主人还没有享受呢~你怎
么能射精呢~」幽月一边羞辱着源太,一边坐了下来,湿漉漉的蜜穴吞掉了肿胀的肉棒。


「呼~呼~呼~你的肉棒真是……真是不错啊~」幽月脸上露出了迷醉的表
情,然后开始扭动自己小巧的玉臀。


「小奴隶~主人要把你吃掉了哦~哦呵呵呵~」幽月一边呻吟,一边脱掉了
自己的上衣,露出白嫩玲珑的双乳。


「噢!噢!这感觉……啊!!!啊!!!」幽月突然停了下来,剧烈地喘息着。


「真是极品的肉棒啊!怪不得……她们为你争来争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幽月开心地叫着,又开始奋力榨取。


「射出来啊~把你的精液都交给主人!」幽月兴奋地叫喊着,源太的肉棒已经鼓涨到了极点。


幽月的胯下发出了嗤嗤的声响,源太感觉自己的肉棒似乎是被强力吸尘器给吸住了一样。幽月蜜穴里的嫩肉同时蠕动着,带来了极致的快感。他再也坚持不住了,一股浓稠无比的精液喷了出来,被幽月一下子吸了个精光。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