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岁开始跃动的肉棒

命运常会摆出一条好走的路,但人很奇怪,却偏偏不照着走。
13岁的时候,父母因为很多事的缘故而离婚,父亲回到日本,母亲在当时为了生计,跑到台北工作。
离婚那天,他们曾问我要跟谁一起住,我说,我比较习惯台湾,所以我要留下来,就这样,我到了乡下,和有点年迈的外祖父及外祖母住在一块。
外公家是个种田的人家,住的房子是四合院的那种,前后邻居的房屋都有些距离,我开始在那儿念了国一。
刚到乡下,在学校里同学们都不认识,虽然是男女分班,但毕竟他们都是从小长大的青梅竹马,在我的眼中,男生与女生总在下课后嘻嘻哈哈地玩在一块,而我却是有点生疏的坐在教室中,度过每一堂课。
其实,我算比较晚熟的类型,国一的时候才155公分,虽然开始感觉进入青春期,也常常听到同学讨论一些关于长毛、勃起或梦遗等令人好奇的事情。在家中的房间里,我也常常拉下内裤,看看自己的下面,觉得自己的小鸡鸡好像比以前大很多,但却还是光秃秃的,就觉得我和班上其他男生,是不同世界的人。
“耶,你不是隔壁土豆伯的孙子吗?”突然一个人影在我面前晃动着。
我抬头一看,其实先看到的是,那算蛮突出的胸部,我努力把眼睛向上瞄,喔!那是住在我外公家前面的一个女孩子,好像叫什么贞的。每次下课后,隔壁女生班的女孩,总有好几个跑过来我班上聊天,大概是因为他们小学同班吧。
“你认识他喔?小男是我们村头的新人哩。”阿雄帮我回话。
“我每次来,好像你都不讲话,你叫什么名字?”那女孩问着。
我说∶“我叫小男。”突然,阿雄跟老鼠又把那女孩拖到一边去嬉闹,而我却还来不及问她名字。
上课钟响,那些女孩又回到她们教室中,望着她们晃动嬉闹的身影,隐隐约约感觉那衬衫里有些鼓鼓的新鲜事物,让我十分好奇,当时,我也不清楚那是什么。
星期天,外公外婆去镇上办事情,我一个人在屋前的小广场,与家中的大黄狗Da-Lo玩着。
“喂,你在干嘛?”那女孩牵着脚踏车在不远处喊着。
她一边骑过来,一边问着,问我要不要到溪边跟同学们去钓鱼。我突然愣住了,从她踏着踏板的动作中,不小心瞄到短裙内的白色内裤,一下看到一下消失地呈现着,当她越来越靠近的时候,我的心便“扑通扑通”地越跳越快。
“喂,你怎么脸这么红?”那女孩问道。
“我┅┅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急忙地把话题一转。
“你真逊,叫我小贞好了。记得喔,贞操的贞。”那女孩讲的好直接。
我大概脸又红了,直见到她一直在笑。
结果,她并没有硬拉着我去溪边,反而跟我坐在广场边聊了彼此的一些事。
那时我才发现,其实小贞真的是蛮大人的,相较起来,我好像就是个小学生,也有些敬佩的心理感觉产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我便常常去她家玩。
慢慢地,我认识了她的家人,也知道她还有一个姊姊,是我们学校国三的学姊。她姊姊倒是蛮好笑的,功课不太好,却很爱掰一些英文,而且自己取了一个很通俗的洋名字∶Coco,大概是崇外吧,当她知道我有外国人的身分时,便偶尔地问些关于日本的事情,好像随时要去日本玩。
其实和小贞在一起的时候,除了她讲话的内容很有趣之外,最让我感兴趣的是,那副蛮成熟的身体。
有一晚,我跑去她家找她写功课,房子到处亮着灯,却看不见人影,“喂,有人在吗?小贞在吗?”我喊着。
小贞突然从一个走道里跑出来,她说她老爸去朋友家泡茶,老妈去打麻将,她姊就不知道了。在我说明来意之后,小贞便拉我进她房里。在知道她家里没人时,我的心中反而有点诡异的浮动着。
坐在书桌边,小贞努力写着功课,我却不时地偷瞄着她。小贞穿着薄薄的T恤和一件短裤,胸口却鼓鼓地突出着,那件T恤应该很旧了吧,领口显得又松又大。
“啪┅┅”小贞的笔不小心掉在地上,她整个人便弯下身子去捡笔,因为一直偷偷瞄她,当她身体往下的时候,领口便越来越低,从看到脖子开始,到胸前的锁骨,慢慢地,领口将T恤撑开一个大空洞,顺着视线,我看到小贞那雪白的胸部肌肤,往下有了两团高耸的曲线,在那中间,深深暗暗的沟影,我贪婪地赶紧往下看,哇┅┅两颗粉红色的乳头,在曲线的最高峰晃动着。
谁知道,在这一分钟,居然让我穿过松垮的领口,看见小贞胸部的全貌,我开始发热,而且最奇怪的,是腰部以下非常地燥热,就觉得蛋蛋及小鸡鸡那里有点难受,我急忙跑出去。
“小男,你去哪?”小贞喊着。
“我去尿尿。”我回道。
到了厕所,我才发现我的短裤鼓鼓的,急忙拉下拉炼,哇┅┅怎么会这样?
十三岁开始跃动的肉棒(二)
我说过,我是一个晚熟的小孩,在外公家除了两个老人,就没有别的人了。
在学校里,同学们传阅着色情刊物,我却因与同学不熟,也不曾借阅过,别说女人的事,连男孩发育的事,在那时我都一无所知。
“哇┅┅”在小贞家的厕所里,我第一次看到,我那变得硬梆梆,而且尺寸加大的小鸡鸡,我有点吓坏了,因为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最丢脸的是,待会儿怎么出去见小贞?因为整件裤子从拉炼那部位,便挺得有点高耸。
“我快写完了,你还在里面干什么?你是不是拉肚子啊?”小贞在厕所外叫着。
打开厕所门,我用冲的速度跑进小贞房里的座位上,跟着她走进来,一边说着那题“”2X+Y=aX+3Y2=b┅┅“”的数学题很难,一边拉近椅子坐在我旁边。
知道吗?那个时候我早已坐立不安,肿胀的小鸡鸡无法乖乖躲在短裤内,加上小贞摇晃着腿部,不时地贴在我的大腿侧边,粉嫩的肌肤滑腻地搔过,我感觉越来越热了,不只是下半身。
小贞一直解不开那道数学题,便将手臂伸向后方打了个大懒腰,这时,我明明白白看到她的T恤被撑得紧紧的,将两粒乳头连形状都不保留的浮现出来,小贞此刻才发现,我已经盯着她的胸部许久。
“哇,你好色喔!”小贞用力拍打我的臂膀。
哪知,我一个不留神便摔到椅子下,倒得四脚朝天,小贞忙说,我怎么那么不耐打,坐在椅上弯下身想拉我一把。其实,我也不算很轻,结果,小贞没拉起我,反而被我拖下来并倒在我身上。
慌忙中,我们急着爬起来,“哇,你裤子里放了什么?硬硬的。”小贞毫不考虑地隔着裤子,抓住我变硬的小鸡鸡。
我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狠狠地推开她,小贞还没搞懂什么回事,我背对着她站起来说∶“我要回家了。”
拿了笔记簿和课本,走出小贞家的后门,低头看着自己的裤子,天啊!还是硬硬的,而且肿得跟平常完全不一样,我嘀咕着,是不是老天在惩罚我偷看到小贞的乳头?
穿过小贞家后面的一小片树林,有两间合盖在一起的仓库吧,大概是变大的鸡鸡,我走得有点慢。
“嗯┅┅嗯┅┅嗯嗯┅┅”
“你好坏喔!”
“嗯┅┅嗯┅┅”
“啾┅┅啾┅┅”
还没到仓库边,便听到奇怪的娇喘声及啾啾连连的吸吮声,我实在很好奇,走到仓库角落边的大树下,站在一颗石头上。在些许月光的照耀下,我看见小贞的姊姊Coco,和一个不认识的男生,应该是个高中生吧,他还穿着制服呢。
我看见的是,他们紧紧地贴在一起,微闭着双眼呻吟着。那个高中生一手伸进Coco的衬衫里不停地揉动,一手伸进裙子里抽动着,Coco的钮扣已经几乎全被解开,被揉抚的乳房,早已挤出浅紫色的奶罩外,那高中生的舌头,围着乳头四周舔拭。忽地,他用嘴唇将她的乳头高高吸起,一松口,又让乳头轻轻地弹回去。
“嗯┅┅嗯┅┅嗯嗯┅┅”Coco又呻吟得让人有点心慌意乱。
我贪婪地偷窥着,努力瞄着高中生的另一只手在干什么。其实天色蛮暗的,只看见裙子被撩起而露出雪白的大腿,不停地抖动着,隐隐约约只看见那只手在Coco的浅紫色内裤的底部游动,我很想看清楚,往前踏了一步。
“啪┅┅”我不小心踩到一根枯树枝。
仓库后的那两个人,突然跳了起来,并往我这个方向看,那高中生更像只偷吃米粮的老鼠,一转眼便拔腿溜走,留下Coco一个人。
“谁?老爸吗?”Coco的声音有点颤抖。
我有点不知所措,手脚不听使唤地走下石头,Coco抓着衣服走向前,透着月光,我想我们看到了彼此。
“靠,小鬼你在这干嘛?”Coco一手扯住我的衣服拉到仓库后。
Coco只比我大两三岁,但她老把我当小孩子看,所以,她从不叫我的名字而叫我小鬼。
“小鬼,你干嘛在这儿偷看?”Coco压低声音骂着我。
她用着手臂勾着我的脖子,像个摔角士贴近她的身体,突然,又推开我,愣了一下,并往我腰下看去,“哇靠,你什么时候变大人了?”Coco发现我高耸的裤裆,二话不说便握住我的鸡鸡。
这时候,有点颤抖的心突然像火山爆发。我看见Coco整个打开的衬衫,嫩白的乳房挤在未穿好的奶罩上方,像樱桃般嫩红的乳头,高高的挺立着,我的手心与面颊又开始冒汗。
“你不跟别人讲,尤其是小贞,我就让你摸。”Coco边说边拉下我的拉炼。
我也没回她的话,双手就像着魔似的,靠在她的乳房上不停地抚弄着,“我想舔你的乳头,可不可以?”我说。
“嗯┅┅”
我抬头往上看,只见她闭起双眼哼着,我想那是回答吧。
望着那乳头,好像有点硬,又有点变长的立着,我学着刚刚那高中生,伸出舌头在那小肉状的突出物上拨弄着,进一步,也学着在那周围的乳晕上画圈圈。
“嗯┅┅嗯嗯┅┅喔┅┅小鬼不要停┅┅嗯┅┅”
整个乳头已经沾满我的口水,有点湿润,我的双手还抓着两边的乳房,用力地捏握,像个没有骨头的肉团,不,比那更有诱惑力,绵绵有弹性,还有那滑嫩的肌肤。
猛然,一阵风吹来,觉得下半截凉凉的,低头一看,Coco她不知何时已把我的短裤褪到脚下,而她的一只手正在我那变大的肉棒上上下滑动,还用食指在我的龟头上轻抠着。
这时,Coco也低头看了一下∶“哇!你的还没长毛,就能硬得这么大。”
她好像很有经验地发现奇怪的事物。
“┅┅我今天第一次变硬。”我脸红地说着。
Coco着嘴,笑得乳房在上下跳动着,“小鬼,那我让你搞更刺激的┅┅”
Coco眼睛露出我未曾看过的那种淫荡风情。
十三岁开始跃动的肉棒(三)
没想到一夜之间转变得这么快,在13岁的这一年,我还只是个会想爸爸、会想妈妈的哭啼少年,今夜,却已经让两个女孩的乳房,鼓动着我内心快速地成长,连我的都长大很多。
啊,我居然说出了“”这个字,我想我完了,我真的走不回令人怀念的童年。
Coco蹲下来,把头埋在我的双腿之间,暗暗地我看不清楚她究竟在做什么,整只大只觉得一阵湿热,而且被紧紧的包围住,在包围之中,又好像有只软软滑滑的物体,在的皮肤上蠕动着,仔细一看,哇!居然Coco握着我的,而且几乎整根塞进她的嘴里。
接着,她又用嘴唇吸吮我阴囊的外皮,轻轻咬扯它,呼隆一声,只见她把我的一颗蛋蛋包在她的嘴里。这时的我,早已无法形容下半身的知觉,下体完全是一股酸酸麻麻的抽搐,简直快要融化了。
夜风轻轻拍打着仓库边的树叶,“沙沙┅┅沙沙┅┅”的摇晃着,月光透过树叶的空隙,洒在Coco雪白的肌肤上,我咽了口水,贪婪地用眼睛舔着那肌肤。
Coco起了身,用略带命令的语气,叫我把手伸进她的裙子里。我的手一到裙内,摸着棉质的小内裤,整个手掌也不知该如何,只好包住她整个阴部,缓缓地拨弄着。没多久,我便感到那处好像有些液体渗出,并透过内裤沾满我的手掌。
此刻的我,早就按捺不住好奇心与莫名的亢奋,提起粘粘湿湿的手掌,缓缓伸进她的内裤里,只感到指头的尖端碰触到浓浓的细毛,我努力穿过小草堆般的浓毛,一阵湿滑的黏液,从指尖传来温热的感觉,暗自吃惊。
哇┅┅这里怎么会有一条嫩软的缝隙?我让一根手指悄悄地再往里面探索,“噗滋┅┅噗滋┅┅”手指搅动缝隙里的黏滑液,在宁静的夜里,声音清楚地传到我耳中。
往下看,我一夜之间长大的小鸡鸡,不,现在已是一根硕大的,比先前又暴涨了些,饱满的龟头、红润的阴茎,又浮现了许多青筋,高昂的挺立在Coco的手中。
眼睛往上瞄着,Coco双眼微阖,朱唇轻启,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此刻的她好美,好想亲她,当然我的嘴未曾停过,不停地吻着她的胸前和脸颊。
“快,小鬼┅┅快干我┅┅”Coco握着我的往她的下体贴近。
我愣住了,“我,我┅┅我不会┅┅”我不知所措地说着。
Coco停下她手的动作,迅速地从裙底把她那件浅紫色的棉质小内裤脱下,塞在口袋里。她一手勾住我的脖子,左脚抬跨在旁边的石缸上,一手把我的往她下体里钻,当我的龟头碰触到那软软的柔壁时,一种触电的感觉从我的下体往头顶传去。
“哇!好奇妙喔┅┅”我心中想着。
当慢慢地往前没入,一种极舒适的温度正柔嫩地环抱着,停在她那浓密的黑毛下深处,越来越湿、越来越热,的感觉是,趐麻得要融化掉。
“嗯┅┅唔┅┅小鬼┅┅快干我啊!”Coco催促着。
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干,Coco抓着我的屁股往她的下体挺进,啊!太紧缩太湿热了,我将我的往外拉出,哪知她又扯我的屁股挺进,在这一进一出之间,我突然觉得有些好玩,不待她的推送,我用手环抱着她的上半身,下体便一进一出自动地抽送着。
也许是男生的本能,我摆动臀部的动作越来越顺,每一抽一送之中,总感到龟头在那柔嫩的肉缝里摩擦着,有种说不出越来越升高的快感。
“哼┅┅哼┅┅”Coco不再咿咿啊啊,只是发出一些娇喘的气音。
不知道多久了,Coco的下体有越来越多的黏稠的滑液流出来,每次我的抽出,都带出很多白色的牵丝。我抽送的速度加快,她就哼哼的喘声更剧烈。
突然之间,我的一阵抽搐,在肉缝里的龟头好像被掐住一般,从那深处,一股像煮开水的蒸汽般热流,对着龟头迎面而来。
“嗯┅┅嗯┅┅喔┅┅喔┅┅”Coco有点大声的娇嗔着。
此刻,我的龟头中间也涌出一股热流,禁不住地射出直达Coco体内,啊┅┅我的腿无助地软了下来。
定了定神,Coco推开我,自个儿整理她的衣衫,对着我说∶“喜欢我的小穴吗?”、“很爽唷!”、“干,你的有前途!”┅┅等等之类我觉得又粗鲁又大人的话。
“记得,今晚的事不准跟别人说!”Coco讲完便转身走掉。
望着她的身影,低头看看自己还没穿上裤子的下体,垂垂的软软的,回到以前熟悉的长度,但感觉它变得有点沧桑。
接下来的几天里,不知道为何都没有跟小贞说到话,而小贞她们也为了啦啦队比赛在忙着。放学后,就是有时间我也没去她家找她,大概是心虚,老以为,跟她姊姊的事会写在脸上而被发现。
啦啦队比赛后的某一天,我骑着车回家,经过小贞家门口,发现她正在家门口,看见我,她说∶“小男,你干嘛这两个礼拜又3天不理我?”
我回答着∶“因为觉得最近自己有点变化而感到怪怪的,不愿意影响别人。
所以,不是不想理你,希望自己整理一下心情。“我解释着。
小贞笑了∶“我们不是好朋友吗,你不想跟我分享你的心情吗?”她说。
我也笑了,我告诉她,这几天再找机会好好聊聊。
那个星期天早上,天气很好,我急忙跑到小贞家找她,说天气很好,我们俩去山上溪的上流玩。她很高兴地答应,轻便地穿了件短短薄薄的T恤,和一条半绵的粉红色热裤,我们便各自踩着自己的脚踏车上山去。
十三岁开始跃动的肉棒(四)
阳光照在身体上,真的很舒服。
我们的村子在山脚下的不远处,要到山上其实不远,但踩着脚踏车爬坡,还是很吃力,快到山腰时,全身已汗流夹背。转头看着旁边车子的小贞,灿烂红晕的笑容,辉映着交叉晃动的雪白大腿,我也笑了,就是觉得很快乐。
骑到山腰路边,再穿过树林,走下斜坡,我们到了上游的溪边。
其实,我和小贞都觉得有点累,她也是香汗淋漓地喘息着,看着小贞身上的T恤,早被汗渍湿透了大半,隐约看到里面白色带点碎花的胸罩,也许经过了与Coco乱搞的经验,我变得比较大胆,两眼直瞪着她看。
小贞没注意到,低头用手帕擦拭着大腿内侧的汗,一边问着∶“你不是要告诉我什么事吗?”
“我喜欢你。”我不加思索地说出口,连我自己都吓一跳。
“喔┅┅”小贞仍旧低着头,过了一会,她说∶“我也喜欢你。”
开始有点火辣辣的阳光,把小贞的脸晒得更红了,我拉着她的手说∶“我们到较凉快的地方坐吧。”走到一棵树下的石头上,我顺势用左手绕着她的腰,一起坐下来。
“喜欢我就喜欢我,为什么前阵子变得那么怪?”小贞突然转头面对着我,几乎到鼻子碰鼻子的距离。
“嗯┅┅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右手猛地勾起她的头,我的嘴唇迅速地压在她的双唇上┅┅我停着不动,准备等待小贞的反应,但她没有抗拒,我开始轻轻地吸吮那两片小巧却有些丰满的唇。
“啾┅┅啾┅┅”我越来越贪婪地吮吸着,同时去感受那嫩嫩的唇,从她微开的嘴中,我碰到一些温热的气,舌头不知不觉向她的嘴里伸进,那是跟Coco学的。小贞也将唇轻动着,并把我的舌头含在嘴里。
“啾┅┅”当舌头往里碰触到她那湿软的舌时,我的脸颊开始感到她的脸在发烫。这时候,我整个人早已紧紧地趴在她身上。
“你又放了什么硬硬的东西在口袋里?”小贞慢慢推开我说。
我转身坐起来说∶“这是上次你在你摸到的那个。”
“那是什么?”小贞歪着头问我。
“好,让你知道,但不能吓到喔!”我警告她。
“我很大胆的。”小贞拉着我的手臂说。
我一手就拉起她的小手,隔着裤子握住我那已硬挺的,“好硬好大喔!”
小贞一边顺着的弧度探索,一边说着。
我说∶“这是我的小鸡鸡。”
“骗人!”小贞还一直抚弄着,她不知她的动作快让我爆了。
“你不信,你伸进来摸啊!”我说。
“你好不要脸喔┅┅”小贞停了一下说∶“真的可以吗?”
我一手翻开裤头,一手拉着她的小手伸进去。小贞一伸进去,便握住我这根变硬的∶“好烫好烧喔┅┅好硬好大喔┅┅好┅┅”小贞又兴奋又惊奇地说。
我的躺在那只绵嫩的小手中,柔软的感触像豆腐般轻巧,被小贞握着,我想已经澎涨到最极限,我突然好想扒光她的衣物,跟她来一次同Coco做过的那件事。
“小贞,我也想摸你的胸部,还有下面那里┅┅”我激动地说。
小贞缩回她的手说∶“不行!”
“拜托,就给我摸摸嘛┅┅”
“你变成大人了,对吧?我的身体也是。老师曾告诉我们,男人与女人在一起,一定要懂得尊重。”小贞说。
我站起身,把短裤整个拉下来,硬挺红粗的大豁地弹出来,我说∶“那我的小鸡鸡,喔不,我的大怎么办?”
小贞缓缓低下头,用双唇轻吻一下我那紫红的龟头,然后对我淡淡地微笑。
为了爱小贞,为了给她想要的尊重,我想,回家打手枪吧!
虽然没有看到小贞的裸体,但是那天之后,似乎我们便成了真正的情侣,尤其是常常收到她递给我的情书。
可是,事情就不会一直这么顺利,当那个人出现时,很多事便开始走样了,这是多年来我一直引以为憾的。
有天回家,在门口与Da-Lo玩闹着,眼睛斜角边好像瞄到有个人,骑着脚踏车从小贞家那方向过来,那时天色已暗,一直到10公尺远的地方,我才看清楚是谁。
那是小茹,小贞的同班同学,相貌平平,身材也还好,是在学校里很普通的那种女孩子。不过我并未以貌取人,何况她也算是小贞的好朋友,但我并不喜欢她,因为听说她品行不好,又是个花痴。
“我们到隐密的地方,我有话要告诉你。”小茹说。
看她神神秘秘的,我就带着小茹到外公家后的旧厨房边,她说∶“帮我凑2千块,今天再帮我写代数的功课。还有,我很喜欢阿雄,你帮我约他。”小茹一口气提出好几个莫名其妙的无理要求。
“为什么?”我不解她有何权力要我帮这帮那的。
“喔!你不想帮吗?你以为没有人看到你跟Coco的事吗?”她还理直气壮地说∶“我看你是不怕被小贞知道罗?”
他妈的真衰!居然这种事,会被这个八婆知道,肯定是她来小贞家时偷看到的。
那次之后,Coco也是故意威胁我,说要阻止我追小贞,甚至要告诉小贞我跟她做过那件事,所以啦,不做白不做,又在仓库后搞了好几次,而且每次越做越嚣张。
“嗯┅┅嗯┅┅唔┅┅唔┅┅”放肆地呻吟,她又很喜欢听我用力顶她小穴的“啪啪”撞击声,“用力点┅┅再用力┅┅”一边娇喘着一边命令我。
她那小穴里的淫液,越干流得越多,流得我整根都湿湿糊糊的。其实,我还真有点喜欢上那淫荡的小穴,和那很会摇摆的屁股。
我是真的很在乎小贞的感情,我对小茹说∶“功课帮你写,钱和约阿雄的事我再想办法。”小茹听到我做承诺便走了。
第二天上课,我找了阿雄跟老鼠说,因为,刚好他们俩正是我在班上要好的同学。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老鼠淫笑地说着。
“你确定?”我有点怀疑。
“礼拜天我家没人,我要办一个小型派对,你就把小茹找来,别让小贞知道就好。”阿雄说。
“真的没问题,嘻嘻┅┅”老鼠摇晃着一个小罐子说。
礼拜天┅┅我还在想∶会怎么解决呢?
十三岁开始跃动的肉棒(五)
星期天,我和小茹约在阿雄家附近的7-11店门口。
阿雄家的那条街,是在镇上最热闹的地方,来往的人潮很多。等着等着,远远的一个人影走来很像小茹,身穿一件露肚脐的中空短上衣,和一条膝上20公分的迷你裙,打扮有点火辣。我想,不会啦,小茹没这种本钱,应该不是她。
那女孩越来越靠近,还向我招着手。哇塞!真的是小茹。
“干嘛?别待在这里,快带我去阿雄家。”小茹猴急地拉着我走。
想到那天跟她说阿雄找她去参加派对,整个人乐得一直贴着我说∶“小男不错嘛!”事情都做到了,那时看着她,就觉得她脸上写着两个字∶“花痴”。
走了50公尺,转个弯,进了巷子,就到阿雄家,路上人好多,真怕遇见小贞,因为这件事,我都没让她知道。
派对在阿雄家顶楼,小茹抢先爬上楼梯,跟在她后面,靠!居然看到小茹的内裤,白色的半透明蕾丝内裤,还很明显看得出臀部中间的缝。我低了头一步一步跟上去,不想再看那┅┅阿雄家我常来,所以很熟悉,带着小茹到了顶楼,打开一扇门,再穿过天台的空中花园,我们走到房间门口。
“嗯┅┅嗯┅┅啊┅┅啊┅┅”一打开门,我吓了一跳。
映在眼帘的是∶电视机里正播放着妖精打架的画面;眼睛转个角度,看到阿雄、老鼠和两个女孩,促拥在那张不算大的长沙发上,有人抽着烟、有人拿着杯子,喝着琥珀色的液体;阿雄的手在一个女孩的屁股后,老鼠的头则倒在女孩的胸前,嘻嘻哈哈地亲腻成一团,我也看到旁边有几瓶玫瑰红。
站在我前面的小茹,愣在那里没说话。
“小茹,你呆着干嘛!来这里就要喝酒,阿雄说的。”老鼠起身到了一杯玫瑰红走过来。
小茹一口干完,还边斜眼看着一旁正搂着火辣女孩的阿雄。
“阿雄,小茹来了。”老鼠说。
“喔┅┅”阿雄头也没抬,早已伸进女孩颈子后的头发里。
“谁叫你们晚到,小茹你没喝到我们的程度,阿雄不会理你。”老鼠淫笑的眼睛瞟向我这边。
“我,我有带礼物要送阿雄的。”小茹看起来很吃味那两个女的。
“来,喝就喝,有没有凉烟?”小茹拿着空杯跟老鼠要酒。
转了身,小茹便一屁股挤到沙发上女孩们与阿雄的中间,我不知道那些女孩喝多少,但已经是歪歪倒倒的,在沙发上坐不成坐像,有个女孩短裙还已经缩上来,露出淡粉色的小内裤。
老鼠背对着他们面向我说话∶“别担心,小茹很快就进入状况。”他一面倒着小茹的酒,一面放入一颗淡红色的药丸,还用手在杯中挤碎,我想起那天老鼠给我看的小罐子。
我抽着烟,站在墙边看着。我想∶一切就交给老鼠他们吧,我想大概可以走了。
“别走啦,好料的还在后面。”老鼠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
我在一旁喝着“没加料”的玫瑰红,一边看A片。两个女孩和阿雄与老鼠,早就摸来抚去玩成一片,小茹挤在中间,有点赌气,便频频自己灌酒,脸上已是一片红晕。
“刷┅┅”我耳朵很尖,好像听到拉拉炼的声音。转头一看,穿短裙的女孩跪在沙发前,头贴着阿雄的裤裆,当她的头一偏,哇,黑茸茸的东西,是阿雄的被掏裤子外!更惹火的是,女孩白花花的屁股在摇晃着,还夹挤出两瓣肥厚的阴唇,内裤不见了。
一旁的小茹,眯着雾花的双眼,直傻笑着,一手不时地触碰阿雄的龟头。这阿雄也不老实,右手压着那女孩的头,让女孩用双唇亲吻他的阴茎,左手还伸进小茹的短上衣内抚弄着。
顿时,我变得有点像个局外人。
老鼠起身,拉着另一个短洋装的女孩到浴室去。
“啾┅┅啾┅┅”阿雄的阴茎被女孩吸吮得很大声。
从刚刚看A片到现在,我的裤裆里也开始有点硬,顺势坐在靠近沙发的地板上,我偷偷瞄着那女孩的屁股,两团臀肉晃着晃着,双腿之间,那两片有点红褐色的肉瓣,上面都是些小绉褶,还有些鬈曲的毛,由前往后长过来,肉瓣中的缝隙还不停地,有些许液体渗出。
“这个给你搞定┅┅”突然,阿雄站起身,打开的裤头上挺着一根粗大的黑,把小茹推到我身上,然后便搂着那女孩进卧房。
我坐在地板上,本来是小心翼翼地在偷看那女孩的私处,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推,让小茹整个人给压在地上。翻开小茹身子,看她已迷迷糊糊的样子,嘴巴还一直喃喃自语∶“┅┅我也要┅┅我也要┅┅”小茹把双手环绕着我的脖子,头靠着我的肩膀,一只腿弯着,放靠在我裤裆上。
我仔细看看小茹,大概只有32B的胸部,不过腿还蛮均匀的,但因为碰到她的大腿和手臂,细嫩滑滑的触感,有着年轻女孩粉粉的弹性。一分钟后,我的阴茎和龟头在裤子里大概已经暴涨到顶点,被她的腿压得有些难过,便将她的腿搬开。
哪知,小茹竟往后跌得两脚大开,整条裙子往上翻开,看着小茹半透明的内裤,隐约浮现那浓黑的草丛,在三角地带的部位上,还有一小块湿湿的渍痕,我那只冲动的手竟靠了过去,软软的绵绵的,还有块硬硬的耻骨。
我伸出了食指,摸索到小茹的三角地带中那条缝,便缓缓地蠕动着,只感到那块湿渍越来越黏滑,“啊┅┅嗯┅┅嗯┅┅”小茹竟开始呻吟。
不晓得是不是我那根肉棒的欲望,在那一刻战胜了我对小贞的感情忠诚度,还是我真的喝醉了?
我急忙将小茹的内裤脱下,也脱下我的长裤,提着暴浮青筋的大,靠近她的小穴。不过,当龟头正想钻进那肉缝中时,有点分不开这两瓣肉片,只好用龟头在阴唇上摩擦着,没多久,小茹的淫液越流越多,沾满整个龟头。
哇!开了,她的小阴唇有些翻开了,提着肉棒,我让龟头努力地往里面塞,“啊┅┅啊┅┅嗯┅┅嗯┅┅”小茹皱着眉头,嗯嗯唔唔地娇喘着。
开始有些紧,龟头还会一点痛刺,但小茹的淫液很多,我们的阴毛上都沾湿了那黏滑的液体,还流到她的屁眼里,但是却让她的小穴变得很润滑。
“啪┅┅啪┅┅啪┅┅啪┅┅”摇晃着我腰和臀部,越来越快。
“喔┅┅”是我叫出声。射精的一刹那,小茹两手的指甲深深地掐在我的背上,大概是最后一下我顶到她子宫心花儿里,我看她张开的双唇,紧闭着双眼,到后来连声音都哼不出来。
“换手罗!”老鼠光着身围条浴巾走出来。
我还趴在小茹身上,老鼠便把我一把拉起来,往浴室方向推去,“小茹是我用好料摆平的,当然也该我上啦!”老鼠也不管我光着屁股,猛推我走。
“太离谱了!”我脸红地说。
十三岁开始跃动的肉棒(六)
我一推开浴室门∶“哇┅┅”
哇┅┅那女孩赤裸着身体,两脚张开站在浴室中间,悉悉刷刷地尿在地上。
我和她正四眼对望着,看着她的胴体,略带小麦色的健康肌肤,乳房、腹部和三角地带,却是未见阳光洗礼的嫩白色,稀稀疏疏的细软阴毛被之前的淫液弄得湿湖有点浆。她的两眼早已眯得昏花晕醉的样子,我看,她绝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快,快来一起尿尿┅┅”她两手用力把我拖进浴室里。
“等┅┅等一下┅┅”我晃着有气无力的软说。
说什么也挡不住她,绕到我背后,紧紧地用那软绵绵的乳房贴靠着我,她两手从我背后环绕到前面,抓握我的阴茎∶“嘘嘘,我帮你尿┅┅嘻嘻┅┅”她真的有点疯癫了。
我快哭不出来了,不知道老鼠给她们吃了什么?
慢慢地,她的手开始套在我的阴茎上滑动,几分钟后,那女孩从我背后走到前面蹲下来,手一直没离开过我的肉棒。
“喔┅┅”我的龟头一阵湿热的趐麻,低头一看,那女孩伸出舌尖,舔在我龟头的小眼上,像条蛇地蠕动着,就好像有道电流从马眼通过阴茎,然后冲到睾丸根部,突然立刻爆到头顶的神经中枢,哇┅┅我差点说不出话。
她用双唇含住我的阴茎,一吞一吐地包容我的肉棒,不消几分钟,它又暴跳如雷,整根红光满面,青筋浮现。
再按耐不住了,我一把拉她起身,吻着她的唇、她的脸,用牙齿轻咬着她的耳朵,我也让舌头缓缓地蠕动着进入她的耳内,湿湿滑滑地舔遍整个耳朵的敏感部位。
“嗯┅┅嗯┅┅”她感到舒服地呻吟着,胸前的乳房左右摇动,那两粒红豆般的乳头,不经意地在我胸前的皮肤上摩擦而过。我伸出双手,抓握两个乳房揉搓着,接着,我的舌头也来到那两粒红豆上。
“唔┅┅喔┅┅喔┅┅”我的右大腿感到一片黏滑的湿热,原来,我的右脚被她夹在两腿之间,低头瞄到那阴毛部位和我的大腿紧靠之处,不停地摩擦着,也不停地流出许多淫液,带点可爱少女的鲜腥味道,却是越来越浓了。
“碰┅┅”浴室门被冲开。我首先看到小茹的头,然后是她的上半身,还有她的奶子往下抖动着,小茹用像只狗的姿势爬进来。接着,我看到她的腰,腰部上还有一双手扶持,在之后,我看见老鼠的下体还靠在小茹的屁股上,我想,他的肯定还在小茹的小穴内。他们就这样连体着进到浴室里。
“小男,大锅炒喔,快┅┅”老鼠活像个疯掉的大淫虫般喊着。
我和老鼠把两个女孩并排着,并叫她们像狗爬式地趴着,老鼠手里又拿着一瓶玫瑰红,往我嘴里灌,然后灌那两个女孩,也灌了他自己。
逐渐地,我想一切是不是该怪酒的缘故。我们闹得很疯、很淫荡,老鼠拿他硬梆梆的大,说要跟我比剑;我居然也提着我高昂的肉棒,开始与他肉搏比划着;女孩们一面喝着酒,一面笑呵呵地看着。
我们比谁让女孩呻吟得最大声。
“啪啪┅┅啪啪┅┅”
“嗯┅┅嗯┅┅”
“噗滋┅┅噗滋┅┅”
“啪啪┅┅啪啪┅┅”
“喔┅┅喔┅┅”
┅┅浴室里真的淫声充斥。
一进一出中,小茹大概真的醉了,还睡着,被老鼠气得用力地不停顶戳着,“啊┅┅”她果然惊醒了,但小茹的下体却开始有血液流下来。
我和那女孩正在爽头上,她的阴唇还一翻一合地包容我的肉棒,但看见这情况,我和她转头呆在原地,我的阴茎还在她的嫩穴里,咕噜咕噜地抖着。
“靠!怎么回事?”老鼠是第一个吓到的人。
小茹紧皱着眉头,鼻子一抽一抽地哭着。老鼠急忙抽出他的,弯腰低头翻开小茹的大腿,血还是不停地流。
我的那个女孩抱着小茹的头安慰着,我们用了一大堆的卫生纸擦拭,却怎么也止不住流血,小茹的阴唇翻得开开的,血就从小穴里像泉水般不断地渗出。
结果,我们送小茹到医院急诊。
后来,老鼠告诉我,好像是什么子宫颈还是阴道之类,有了破裂或发炎等等的事情发生,不管如何,那件事闹开了。
在那个星期天之后的一个礼拜左右,某个晚上,Coco又叫我到仓库后等她说有事跟我谈。
Coco穿件小可爱和短裤,坐在翻过来的石缸上,看起来又没穿胸罩,两粒乳头在小可爱上浮现两个黑黑的小突起。
“小男,你自己要有心里准备喔!”Coco说得有点让人紧张∶“小茹的事小贞大概已经知道了。”
啊!怎么会这样,老鼠不是说整件事他会罩下来的吗?我心底突然有点慌。
“小男,我可以帮你,不过,你现在要让我快乐一次。”Coco把手抱着我的腰说。
“┅┅”我一直发呆没有说话。
“快嘛,我刚在房里自慰,弄得那里好兴奋喔,我要你的可爱大鸡鸡嘛。”
Coco已经把手伸进我的短裤内摸索。
“┅┅”我心里还在想如何跟小贞解释一切。
哇┅┅Coco拖我的手伸进她的三角裤底,那里已是汪洋一片,整个小穴中湿漉漉的,一片滑腻,淫水早就把内裤湿透了大半。
其实,我整个心中始终只有小贞一个人,跟小茹或Coco的事,本来就莫名其妙的发生。但是,就是,它好像不太过问我的感情世界,在Coco的小手中,揉搓着套弄着,在这个我心情不太好的时候,却依然被搞得硬挺如钢,翘得高高的,60度的仰角,指向Coco的三角地带。
“喔┅┅我的淫荡大鸡鸡又昂起来罗!”
Coco爬下石缸,脱了短裤及三角裤,转身趴在石缸边,她抓握起我的肉棒,往她那淫水四渐的嫩穴里塞,“啊┅┅喔┅┅”肉棒才整支没入小穴中,Coco就开始呻吟,真不知道她在她房里是怎样手淫的?
我抓住她细腰的两边,往后摇动,迎合着我肉棒的挺进,“啪┅┅啪┅┅”
进出百回合后,那淫液更是流得满根都是,在抽动之间,都还拉出白色的细丝和乳沫。
就在一进一出、一进一出┅┅慢慢地,龟头前端感到她那小穴里炽热非常,“喔┅┅”换我呻吟了一声,滚热的精液便往她的小穴深处射去了。
办完事后,Coco亲了亲我说,还蛮喜欢我的,会帮我跟小贞说好话。
我穿上裤子,越过仓库后的一小片防风林,穿过一个矮围墙,回到外公家西厢的侧门。
没想到,小贞站在侧门口。
“你为什么可以这样?”小贞的眼眶红红的,身影显得让人怜惜。
“我┅┅我可以解释一切,我┅┅”我一直在搓着双手。
“你不知道我很喜欢你吗?你怎可以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你不珍惜吗?”
小贞眼泪忍不住地一直往下流。
我伸开手往前搂抱住小贞,三秒钟后,她把我推开,跑回家去了。我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身影没入黑暗中。
后来,在这个国二的暑假,我老妈在台北的工作稳定,便将我转学到台北念国三。那个晚上后,我一直未能与小贞再说过一次话。
这也许是个很烂的爱情故事,但确在13岁的那一年,我的肉棒开始懂得勃起,也开始尝到了流满淫水的小穴。肉棒真的长大了,喔耶!
至于小贞,我想长大后的日子,总有一天会再相遇。有没有相遇,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