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故事——公媳乱伦

勾搭奸夫毒杀亲夫:湖北宜昌当代「潘金莲」落网一个年轻漂亮、好吃懒做
的女人,为了财,不仅与公公乱伦,还四处觅野食,投进一个个贪色男人的怀抱,
最后竟亲手毒杀丈夫……

岳小玉天生丽质,相貌出众。当年为了嫁给毛剑波,不顾家人的阻挡,逃出
家门与毛剑波结成夫妻。村民们反映,岳小玉到毛家后,好吃懒做,生活作风不
检点,经常趁毛剑波外出打工之机,带男人回家过夜,并曾和公公发生过丑闻。

岳小玉,1976年出生于宜昌县的一个农民家庭,12岁丧母,小学未毕
业就踏入社会。因缺乏家庭教育,岳小玉就从小养成了好逸恶劳、喜说谎言的坏
习惯。在她16岁时,认识了毛剑波,并将终身托付给了毛剑波。

然而,做了两天新娘的岳小玉,面对清贫的生活、繁重的体力劳动和60多
岁的公公婆婆,才发现不是进了「天堂」。岳小玉的公公有一个哥哥在台湾,回
乡探亲期间,给了公公数万元,改变了毛家的生活。而岳小玉为了钱,经不起公
公的诱惑,趁丈夫不在家之机,偷偷摸摸投进了公公的怀抱。

年过六旬的公公毛国安自从有了钱之后,便开始注意自己年轻漂亮的儿媳妇,
为什么天下这么多美女,毛国安却单单喜欢自己的儿媳妇呢,而且是冒天下所不
为背着世俗所不允许的乱伦的事情呢。

其实只要是男人只要见了岳小玉都会为她的美色所动,她美中带艳,艳中带
媚,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让人说不出的诱惑力,让人见了她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
冲动,特别是她紧身牛仔裤,包裹着浑圆珠润的的屁股,更是让人垂涎欲滴……


而岳小玉呢是好吃懒做的,爱慕虚荣,为了钱什么都会干的女人,毛国安就
是抓住了她的这一点,经常以一点小恩小惠来诱惑勾引她。更让岳小玉感动的是
公爹对自己体贴入微,时常问寒问暖,还把整个家务全包了,岳小玉每天吃了玩,
玩了吃,除了穿衣打扮之外什么也不干,活脱脱地一个姨太太。而且毛国安还隔
三差五地给她零花钱,这种日子让岳小玉觉得不但潇洒而且实在。

其实岳小玉早就知道公公喜欢自己,从她一进毛家门的时候,她就感觉到公
公的那双火辣辣的眼睛经常盯着自己的胸部和背影。一开始她还有些反感,后来
时间长了,特别是公公在她面前大献殷勤,岳小玉的那颗虚荣的心就又开始动了。

一天,毛国安神秘嘻嘻地说:「小玉啊,你看我给你买了什么东西」

「不知道」

「我给你买的,你喜欢的东西」

「是什么」

「是金项链,还有金耳环,这是爹给你买的,当时结婚是剑波没钱给你买,
这次我给你买了回来了」

「谢谢你爹」岳小玉高兴地差点蹦了起来,上去搂着毛国安就亲了一口,而
且还故意把自己那对丰满柔软的乳房在公爹胸前蹭了一下。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岳
小玉所用的手段,她想利用自己的美色来达到自己拥有金钱的目的。

但是她一时又觉得自己有点失态,毛国安毕竟是自己的公爹,脸上也迅速泛
起了红晕。

而此时的毛国安被岳小玉亲了一口,再看到岳小玉那娇羞可人的样子,欲火
「腾」地直冲下体,真想冲上去,真想把这个美丽娇人的美人按倒在地云雨一帆。

但是她毕竟是自己的儿媳妇,还是不敢贸然造次的,只好强忍着欲火说:
「小玉,你看爹给你买了这么多东西,你怎么报答我。」

「你说怎么报答你啊……只要我能办到你让我怎么样都行……」岳小玉甜蜜
嘻嘻地说。

这时的毛国安觉得岳小玉对自己有些好感,于是说:「小玉啊……其实你也
知道爹爹喜欢你,但是你毕竟是我的儿媳妇,我也不敢造次,天这么热,你就别
穿那么多了,你就把我给你买的那件吊带裙穿上,让我过过眼瘾也行啊……」

「再说家里就我们爷俩也无所谓」

也许是因为天实在是太热的缘故吧,或者是小玉故意想着法子勾引毛国安这
么一说,岳小玉立刻就进屋换上了那件性感的红色的吊带裙。

毛国安色眯眯地看着儿媳进入房间,幻想着抚摩着儿媳那丰满的乳房、修长
的大腿。

「爸,你看我好看吗?」

还没回过神来的毛国安,一愣的工夫,眼前已经站着一个简直是仙女下凡一
般的美女。俗话说「人凭衣,马凭鞍。」本来就娇媚动人的岳小玉,穿上这件衣
服更是亭亭玉立。

白玉似的肌肤细嫩红润,细细的胳膊,纤细的柳腰,特别是红色短裙下那两
条修长纤细的美腿,让人看了就会心动,醒目的双乳,的确比较大,没想到这么
苗条的人也有如此丰满的乳房。这样窈窕曲线再加上那美丽的脸蛋,让毛国安看
的两眼发直,口水都流出来了。

「小玉…………小玉,你………你好漂亮,好………性感………」说着说着
毛国安好象吃了蒙汗药似的,两腿前迈,张开双臂上去就把岳小玉搂在了怀里。

岳小玉本来就知道会发生这件事,但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公爹这突如其
来的举动吓蒙了:「爹,爹你别这样,别这样」

「小玉,我见你这么性感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你就让爹上你一回吧,我是不
会亏待你的,再说家里就我们俩人,就是作了也没人知道!」

岳小玉一个小女人,那经的起毛国安这条老狐狸的诱惑。但此时的岳小玉仍
然没有忘记提条件:「不行,你现在必须和我讲开,将你必须把你的家产留给我
一半,不然我就……」

此时的毛国安已是欲火攻心,那还有心思寻思这些,满口答应着:「行……
行行行……我的小心肝,我的财产将来不给你给谁,我除了你还有谁啊……」说
着那张臭烘烘的大嘴便吻在了岳小玉的樱桃小嘴上,在毛国安的哀求和劝说下,
岳小玉的生理防线彻底地跨了,毛国安见儿媳没吭声,象饿虎扑食一样贪婪地享
受着扑获的美味。此时的岳小玉也如同抽了大烟似的顺从地躺在了公爹的怀里。

毛国安用他那毛茸茸的手按在儿媳妇的丰乳上,轻轻地摸着,慢慢地挤、捏、
搓。毛国安努力平息自己乱颤的心和轻微抖动的手,控制住自己的情欲,在儿媳
妇胸部的柔软感觉,轻轻、慢慢、缓缓地调逗。

公公的手在自己的胸部轻轻、慢慢地挤搓,引起岳小玉已好久不曾出现的快
感。

岳小玉的挣扎不再那么坚决了,她有些享受地轻轻躺着不动,享受那种剑波
的离去便不再出现地快感,那种由于异性的抚摸而传来的阵阵舒服。

「啊…………啊………爸,不要………我………是………你的………儿媳妇
啊………你不能这样………」

但这时的毛国安淫兴大发,自己已无法把持自己了,他的鸡巴再不插入儿媳
妇的嫩穴就会爆了。他一手抱着儿媳,另一只手掀起短裙,分开美腿,隔着衣服
抚摸着岳小玉修长纤细的大腿。

「爸,不………要啊,我………害怕………啊………爸………不要啊………
我………我好………害怕…………」听到儿媳的呻吟声毛国安更是欲火高升,抱
起她飞快地奔向卧室,双手一抱将她仍到了床上,并迅速地拖光了岳小玉的衣服。

岳小玉那修长苗条的身段,曲线毕露,胸前一对挺实的乳房,随着她紧张的
呼吸,而不断起浮着。乳上俩粒黑中透红的乳头,更是艳丽,使他更是陶醉、迷
惑。细细的腰身,及平滑的小腹,两胯之间,隐约的现出一片赤黑的阴毛,更加
迷人。毛丛间的阴户高高突起,一道鲜红的小缝,从中而分,更是另人着迷。

毛国安看到此,整个神经又收紧起来,马上伏身下去,此时的他像条饥饿已
久的野牛。他的手、口,没有一分钟休息,狂吻着,狂允着。

他的双手也毫不客气的,在她的双峰上、小腹上、大腿上,还有那最令人销
魂的地方,展开搜索,摸抚。

毛国安用他的中指探进岳小玉的小穴,在里面借机轻轻缓缓地扣抓,用心要
调起媳妇将近半个多月来的那种性欲。随着毛国安的手的挑逗,岳小玉不再被动
地等待了,她的身体明显地出现了快感,雪白的,丰满的诱人身躯出现了轻微的
抖动,喉头里也有一股快要出口的呻吟,被压在口腔里面。

岳小玉在毛国安有预谋的挑逗之下,下身的酥麻感迅速地扩散到了全身,下
身那个可爱的,饥渴的地狱,已经泛滥成灾了,那种空虚的渴望也在催眠着她的
神志,极需有一根粗大的东西来塞满那空虚,那种渴望在逐步地侵蚀着岳小玉的
神智。从红色的小溪里流出了缓缓的淫水。

毛国安看到媳妇里面粉红的嫩肉里流出了淫荡的爱液,心中那股欲火顿时爆
发。不自主地将四角内裤脱下,露出那条久未滋润的大阳具,青筋暴涨,马眼里
已经流出了透明的欲液,一翘一翘的,正寻找一个湿润的桃源洞 .毛国安终于再
也忍不住了,把他那一根炎热的阳具对准岳小玉的穴口,轻轻地不断摩擦着岳小
玉外露的阴唇,将龟头在她湿湿的穴口四周转动。

岳小玉舒服地轻轻喘着气,从全身传来的那股快感,迅速的淹没了她的神智。

毛国安慢慢地挺着阳具向小穴里面穿刺。岳小玉马上从穴口处感觉到那根大
阳具。

毛国安猛的把下身一沉,把那要大阳具完全插进小穴里面,只留俩个卵蛋挂
在外面。

「啊……好舒服哦……好美……」毛国安猛的把下身一沉,把那要大阳具完
全插进小穴里面。

岳小玉不再回答了,她发现她自己其实也很想,很希望毛国安的侵犯,不但
有快感,还有一种冲破伦理的道德刺激,岳小玉的小穴因为毛国安的一抽一送,
发出滋滋地声音,岳小玉已经完全默认了毛国安的奸淫了。嘴里开始不断地哼着、
呻吟着。「啊……啊……喔………好……

「爸爸美……美死…了,再用………用………力往里……里面顶……啊…太
好了……喔………

岳小玉已经不自禁的摇着头,头发散乱不堪,哼哼地喘着气。毛国安先是慢
慢得抽送,把儿媳妇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低头就能看见自己的鸡巴在下面
进进出出,进去的时候能带进岳小玉那几根较长的阴毛,出来时候,一圈鲜红的
肉也跟着出来。

岳小玉开始随着公爹抽送的节奏,使劲的迎合着,当毛国安往里送的时候,
岳小玉就把屁股用力撞了过来。由于屁股上早就沾满了她的淫水,一撞击就发出
「啪啪啪啪」的响声,就像村里的狗喝水一样。

毛国安见岳小玉如此兴奋与饥渴的样子,猛烈的抽送起来。

毛国安抽插了一段时间后,把岳小玉的身子反转过来,想从背后插入阴道。

岳小玉为了讨好公爹努力的弓起背,等待公公的插入。岳小玉小小的屁股甚
是丰满,又白又嫩,毛国安使劲捏了捏。鸡巴对准小穴「噗兹」一声,很干脆的
插了进去,这样插的能格外的深,鸡巴有多长就能进去多长。毛国安的手放在岳
小玉的腰处,手往后拖,鸡巴往前冲,就听见「噗兹噗兹噗兹」的插入声音和
「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还有岳小玉「啊」似「哦」的叫唤声。

毛国安一手抱着岳小玉的香肩,一手揉着她的乳房,大肉棒在那一张一合的
小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岳小玉也抬高自己的下体,毛国安用足了气力,
拼命的抽插,大龟头像雨点般的,打击在岳小玉的子宫上。

「小玉!爸出来了!」

毛国安发出大吼声,开始猛烈喷射。

岳小玉的子宫口感受到父亲的精液喷射时,立刻跟着也达到高潮的顶点。她
觉得自己连呼吸的力量都没了,有如临终前的恍惚。

射精后的毛国安爬在小玉的身上,紧紧的抱住她。而岳小玉连动也无力动一
下,雪白的肉体瘫痪在床上,全身布满了汗水,只剩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着,
但岳小玉感觉一种无法形容的美感不断的慢慢的融化着全身…………

高潮后的岳小玉紧拥着父亲,她的头放在仰卧的毛国安左胸上,下半身则紧
紧的和毛国安的下半身紧贴着,他们的大腿交缠在一起。毛国安也紧紧的抱着儿
媳妇那情热未褪的身体,他的右手则缓缓的轻抚岳小玉的背。岳小玉就像只温驯
的猫般的闭着眼睛,接受公爹的爱抚。

1998年正月,毛国安又支开老伴,想与媳妇做那事。岳小玉见公公这次
两手空空,拒绝了公公的非分要求。毛国安恼羞成怒,将小玉按在地上,一顿好
打。岳小玉的尖叫声引来左右邻居,此时岳小玉与公公长达多年的乱伦才被人们
知晓。

丑事露馅后,毛剑波夫妻俩在远离父亲的山坡上盖起了3间瓦房,一家三口
单独生活。

失去了公公的经济支持,不甘寂寞的岳小玉将自己打扮一番,开始外出寻找
猎物。当天,岳小玉遇见一个「摩的」司机,她以回家为由,坐上了「摩的」,
途中,她将身体紧紧贴在司机的身上,并说丈夫不在家。「摩的」司机被岳小玉
一番挑逗,早已魂不守舍,直接将摩托车开进了岳小玉的家。

从此,岳小玉自认为找到一条生财之道,抛家离子,三天两头在外留宿,有
时还将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带回家,甚至大白天将男人引进山林。毛剑波反复劝
说妻子,而岳小玉反而讥笑毛剑波没本事。

今年3月23日,毛剑波又劝妻子:「那些事不要再做了,容易得病,伤身
体。我准备学开车,将来承包一个车,经济会好的。这种事对他今后的名誉不好,」

然而,毛剑波的一番话,不仅未劝回妻子,却引来了妻子的一顿臭骂:「你
个无能的东西,你那来的钱去学开车,你有这个能力赚钱吗?笨蛋!」

「我……我可以跟我爹要吗?」

「蠢货,你爹会给你吗?什么好事都被你搅黄了」

老实巴交的毛剑波此时一时无话可说:「那……那你说怎么办?」

「笨蛋,不还得看我的……」

有了老婆的这一句话,毛剑波心花怒放,他知道自己的妻子岳小能说会道,
交际能力极强,最近又在城里找了份工作,听说是在外贸公司当公关部经理。

那是一个星期日的晚上,岳小玉浓装艳抹地打扮了一番。连站在一旁等待的
毛剑波也按耐不住,不停地动手动脚。终于打扮完了之后,便前往李府。

到了父亲家,毛剑波把荼送上,毛国安瞄了一眼放在茶几上的两盒「铁观音」

说:「唉,你看你们俩,来就来吧,何必买东西,都是自己家人,又不是外
人!」

毛剑波毕恭毕敬地回答道:「爸,这是我们做儿女的一点孝心,再说这次是
小玉专门出去给你买的。」

此时的毛国安那有心思听儿子说话,他的注意力早被儿媳妇岳小玉吸引过去
了,那天晚上她穿了一条白短裙紫上衣,脚登白色高跟鞋,往沙发上一坐,一双
匀称健美的修长纤细的大腿便裸露在毛国安面前了。

岳小玉抿着嘴眯起眼令人欲醉地娇声细语:「爸,最近我们俩又个打算,不
知你看行不行,我在城里打工,我想让剑波去开出租?」毫不夸张地说,就这么
一言一语一举一动,使得毛国安有些神魂颠倒了。他也眯起双眼打量着眼前这位
朝思暮想的美人,笑道:「行……行很好,没问题。」

「但……但是我们俩手头有点紧,想跟你借点钱,等将来我们赚了再换你,
爸……你看怎么样?」风气万种的岳小玉故意把那个「爸」的音托的很长。

毛国安也在边下附和着说:「爸,将来我们一定会还给你的」

此时的毛国安已是好久没见过女人了,更何况是个大美女顺口答道,「行,
行没问题,改天我给你们准备好」岳小玉笑道:「那爸爸太谢谢你了。」说着也
不顾丈夫毛剑波在场上去就搂着公公亲了一口。

这一亲,亲的毛国安这个大色魔,是六神无主,浑身酥麻。

没几天,毛国安便打电话给岳小玉,岳小玉立即来到公公的家,当她一进门
就见公公赤身露体的等在那里了。

毛国安见大美女主动送上门来了,二话没说上去就把岳小玉苗条性感的身体
搂着了,岳小玉早就看穿了他的心思,她为了从公公身上得到好处她不但不拒绝,
身体还顺势往他身上靠,丰满的乳房顶到毛国安的胸膛,脸上则媚笑地看着他。

毛国安一见她这样,胆子越来越大,手慢慢摸到岳小玉鼓鼓的屁股,「小弟
弟」顶在了她的小腹。「爸,你好坏。」岳小玉故作生气状。「我坏,那我就坏
给你看。」毛国安一把搂紧岳小玉,急急吻了起来。

岳小玉一边回吻一边摸向公公的下部,抓住了鼓胀的阳具。毛国安将岳小玉
压在沙发上,粗暴地脱出岳小玉的衣服,一付美奂美仑的肉体呈现在他面前,只
见她双眼含春,乳房高耸,修长圆润的双腿,黑长的阴毛,掩着小丘般的阴部;

肥美的阴唇夹着殷红的阴缝。毛国安欲火高胀,急急地脱光衣服,把他哪肥
胖的身体压到岳小玉诱人的肉体上,分开她修长纤细的双腿,挺起阳具就插,
「扑哧」

一声龟头顺着肉缝钻了进去。

岳小玉呻吟一声,挣扎着挺起腹部。毛国安两眼盯着被乱发遮挡了半边的俏
脸,不由得就抽插起来。「啧啧」的水声响起来,撞击岳小玉屁股和大腿发出
「劈啪」的声音。岳小玉的喘息粗重起来,中间夹杂着断断续续的呻吟∶「啊…


嗯嗯……啊……「两个白嫩鼓涨的乳房上下左右抖动,毛国安忍不住伸手去
抚摸,一触碰到两个挺得高高的乳头,她的哼声就拉长了许多。

紧紧地抱住他的背,伸直双腿挺起腰,屁股迎合着他的动作,浪叫声越来越
大。毛国安盯着身下风骚迷人的尢物,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下去,阳具越插越快,
没到二百下,就泄了精。「好爽」毛国安搂媳妇光溜溜的身体,不停地摸着两个
大乳房,口中渍渍称奇。

「当父亲的就是历害,把自己的儿媳妇都搞到床上去了。」岳小玉在他怀中
扭捏作态。「没有,我们不是在沙发上嘛。」毛国安淫笑说「你还说,在沙发上
就把人家搞了,我老公都没在沙发上干过我呢。」

「那我们到床上去。」

「你还有劲」岳小玉刚才还没过瘾毛国安就完了,一听这话骚劲就上来了,
抓住毛国安软软的阳具就套弄起来。毛国安的阳具慢慢又硬起来,「你好历害哟。」

岳小玉搂住毛国安吻了起来。

毛国安随即把她抱到房里,将她的娇躯横放在床沿,捉住她的脚踝,举起白
嫩的粉腿左右分开,把昂首屹立的肉棒直插毛茸茸的洞穴。接着频频地抽送。岳
小玉「啊……」了一声,也随着毛国安抽插的节奏哼叫。毛国安受到叫床声的激
励,更加裸力地狂抽猛插。岳小玉的叫声颤抖,她真正投入高潮,肉洞里阴水越
来越多。使阴茎进出时发出「卜滋……卜滋」的声响。这一次毛国安足足干了二
十分钟,两人才一起泄了。

毛国安干了儿子的老婆,自然要给甜头,过了半个月,他又给毛剑波换了辆
新的出租车。毛剑波非常兴奋,对岳小玉说,「我爸这人怎么样,以后有他给我
撑腰,过两年我们也就有钱了。」

岳小玉笑着说:「那你到了那里可要好好干,不要给你父亲丢脸。」

「那当然,不过要苦了你,我以后一个星期才能回一次家。」

「不要紧,我可警告你,到了那里不要找野女人。」岳小玉故作正经状。

「我怎么敢。不过这一去要很久才回来,今天要好好亲热一下。」

毛剑波抱住岳小玉就往床上走。把她的娇躯放在床上,解开睡衣,只见岳小
玉脸上含羞带媚,勾魂摄魄的一双美目半睁半闭,双颊绯红,酥胸上那对高耸乳
房颤荡得更加诱人。毛剑波抚摸着羊脂白玉般的大乳房,欲火烧得像发疯似的,
那根粗硬的阳具抵住被浓密又蓬乱耻毛包裹着的高突肥满的阴户,发狂地向她身
上压去,肉茎的龟头在肉缝中探弄着。

岳小玉挺着胸膛,用丰满的双乳贴着毛剑波的胸膛,一双玉腿曲扭着。肉棍
儿在她肉缝探弄一阵后,她的淫水越来越多,毛剑波把臀部往下一压就插入小穴。

她嘴里还撒娇哼着不行,阴户却猛往上挺,又暖又紧,畅美极了。毛剑波缓
缓地把肉棒往外抽,再慢慢的插进去,每次碰着她的花心,她都哼着、呻吟着。
肉棒在小洞穴里膨胀,整个身体像一座无情的火山要爆发了。

毛剑波挥抽得又急又猛,小穴里淫水特别的多,像山洪暴发样一阵阵地往外
流。两人象全身着火,一边干一边大叫。两人像被炸碎了似的,魂儿飘飘,魄儿
渺渺,都瘫痪在床上。

这一夜,毛剑波足足把岳小玉干了四次。

23日下午,岳小玉托金某买了两包鼠药「王中王」。25日凌晨,外出两
天的毛剑波回家后,岳小玉趁丈夫睡觉时,将两包鼠药倒在碗中等待机会。上午
11时,岳小玉当着两个村民的面,以丈夫没吃早饭为由,打好4个荷包蛋,加
糖后拌匀,给毛剑波吃下。随后,又将碗丢进山林,以毁掉物证。

3月28日,岳小玉因涉嫌故意杀人,被宜昌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