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

小时候爸爸让领导和妈妈操逼
(1-12完)
作者:haozhangfu


第一章
   这是我的真实经历,现在我的性行为也是受了小时候父母的影响和启发,我愿把这些写出来供大家分享。        
    那是90年夏天的事,那年我才7岁,是个小男孩,爸爸妈妈在同一个单位上班,妈妈是个大美女,非常漂亮,无论是容貌还是身材,那年她才28岁,单位的领导暗中看上了妈妈,对爸爸妈妈都很好,把妈妈从车间调到了科室,也把爸爸调到了比较清闲的岗位,爸爸妈妈非常感谢这位领导。
    可是爸爸由于一时的疏忽,造成了一次重大的责任事故,给单位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弄不好,爸爸都有可能要判上十年、八年的,出事以后,爸爸妈妈都吓坏了,不知如何是好,这时,这位领导亲自出面,上下周旋,终于把这件事给压下了。
    一个周日的下午,爸爸拿着一万块钱,到领导家里去酬谢,那时的一万元,是一笔巨款,可是,领导不但不收钱,还请爸爸在他家里喝酒,喝酒的时候,爸爸说:“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什么都不要,让我过意不去呀”。
    领导说:“你要是真想报答我,就尽快帮我找个老婆吧,我老婆去世都3年多了,作为男人,现在我最需的就是女人”。
    爸爸作为男人,也非常理解领导此时的需求,说:“这个事我一定帮忙,但不知你想要找什么样的”?
    领导借着酒劲说:“我就要你老婆……那样漂亮的”。
    也不知领导是故意点给爸爸,还是随便这么一说,可是爸爸却上了心。
    回到家里,爸爸就把领导的话说给了妈妈,然后就和妈妈商量,想让妈妈陪陪这位领导,就算是对他的报答,妈妈心里也清楚,爸爸的事虽然暂时压下了,但是,事情并没有最后解决,要是不满足领导的要求,他要是不再帮忙,爸爸可就掺了,为了保护爸爸和这个家庭,妈妈只好答应了。
    过了几天,在一个周六的下午,妈妈提前下了班,在家里准备了一桌子好菜,爸爸带着这位领导一起来到了家里,那年,这位领导36岁,长得高大魁梧、身强力壮,爸爸和领导一边喝酒一边聊天,我看到,领导总是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妈妈,妈妈的表情也很不自然,脸红红的,都不敢正面的看爸爸和领导,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好意思的事情。
    那天晚上,爸爸让这位领导住在了我家,那时我家住的是平房,3间大平房,1间做厨房,2间做住人的屋子,通长的大炕,领导睡在炕头,然后是爸爸、妈妈和我,这样一个顺序,熄灯以后,爸爸和领导说:“稍等一会吧,等孩子睡着了的”。当时我很纳闷,什么事情要等我睡着了再做,然后我就闭着眼睛装睡,想看看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过了一段时间,他们以为我睡着了,然后,爸爸、妈妈就悄悄的交换了位子,爸爸躺在了我身边,妈妈去了领导那边。
    不多时,炕头那边就传来了妈妈的呻吟声,还有像拍巴掌一样的啪、啪、啪的响声,这时,爸爸背对着我,我在爸爸身后,悄悄的抬起了头,向那边张望,虽然屋子里关着灯,但是,借着窗户的亮光,仍然能看清楚,妈妈一丝不挂的仰卧在那里,那位领导也光着身子,他趴在妈妈身上,正在用他的身体使劲的冲撞着妈妈,发出砰、砰、啪、啪的响声,在他的冲撞下,妈妈嗯、嗯、啊、啊的呻吟着……
    那时候,我虽然才7岁,但是,也常听到成年人和大孩子们谈论男女之间操逼的事,对这方面的事我也知道一些,并且,爸爸、妈妈也经常在晚上操逼,我也看见过很多次,所以,我当时就明白了,那位领导正在和妈妈操逼,那时,我虽然小,但是我也知道男女有别,妈妈的身体,是不能让别的男人碰的,妈妈的逼更不能让别的男人操,只有爸爸可以操,可是今天,爸爸为啥要让领导来操妈妈的逼呢?我既感到奇怪,又非常害羞。
    炕头那边,领导一直在不停地操着妈妈,砰、砰、啪、啪的声音和妈妈嗯、嗯、啊、啊的呻吟声持续不断,过了一会儿,觉得,这位领导操妈妈和爸爸操的不一样。
    爸爸操的时候,身体摆动的很小,动作也比较缓慢,操一会儿,停一会儿,断断续续的,并且几乎不出声音,妈妈也不呻吟。
    领导操妈妈,他的身体大幅度的摆动,动作又猛又快,并且持续好长时间都不停,还一直发出很大的砰、砰、啪、啪的响声,妈妈也不断地啊、啊、哎呀、哎呀的呻吟着,声音很大。
    那时,虽然我的身体还没有发育成熟,但是,我身体里那种本能的性反应,似乎早就有了,每次看见爸爸、妈妈操逼的时候,我的浑身就有一种异样的快感,特别是我的小鸡鸡那个部位,快感非常强烈,所以,那时我就特别喜欢偷看爸爸、妈妈操逼的场面,今天看见一个陌生的男人和妈妈操逼,除了新奇和害羞之外,那种快感似乎更加强烈。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又发现,这位领导操妈妈的时间太长了,每次爸爸操妈妈时,不到十分钟就完事了,今天这位领导,估计都操了有半个小时了,还在操,而且他的动作还越来越猛,妈妈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有时还会发出几声叫喊……
    这时,我家墙上的挂钟当、当的敲了9下,已是晚上9点了,钟声响过之后,妈妈对领导说:“下来歇一会儿吧”。然后,领导就从妈妈身上下来休息。
    也许是为了缓和一下紧张又有点尴尬的气氛,这时,爸爸醉意醺醺的问领导:“咋样,弟妹的身子还行吧”?
    领导也带着酒意说:“太好了,弟妹的身子肉感真好,太过瘾了。
    爸爸又说:“那今天晚上就让弟妹多陪陪你,让你好好的过把瘾”。
    领导一个劲的说:“太好了,太好了”。
    休息了几分钟,领导一翻身又上到了妈妈身上,然后,又开始操了起来,在这之前,领导还不知道爸爸的底细,不敢太放肆,这回得到了爸爸的许诺,他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操逼的动作比刚才更加猛烈,妈妈的呻吟声也大了许多,不过我能感觉到,妈妈尽量地憋着声音,不敢出大声,她既不好意思,也怕吵醒我,但是,有一阵子,领导的动作又快又猛,并且持续了好长时间都不停,妈妈实在是憋不住了,突然间失声的大叫起来:“哎……呀,啊……,哎……呀,唉呀妈呀,啊……”
    妈妈的叫声把我吓了一跳,以为是领导把妈妈给操疼了,因为爸爸操妈妈的时候,妈妈从来都不喊叫,这时,爸爸对妈妈说:“你小点声,别把孩子喊醒了”。于是,妈妈收住了声音,领导这时也减缓了速度,爸爸又对领导说:“你挺厉害呀,真把弟妹给操舒服了”。这时,妈妈也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声:“唉呀,太好受了”。这时我才朦朦胧胧的懂得,妈妈不是被操疼了,而是让领导给操舒服了,因为以前我也经常听到大人们说“操舒服了”的这句话。
    又操了一段时间,领导操累了,又从妈妈身上下来休息。
    爸爸赞扬着领导说:“看来,你这劲头儿不一般那,操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射”。
    领导说:“还行吧,不过,我觉得弟妹的劲儿也挺大呀,一般的人,还真伺候不了她”。
    爸爸说:“那你今晚上就好好的伺候伺候弟妹吧,把弟妹伺候舒服了”。
    领导说:“好吧,今天晚上,我一定要让弟妹彻底舒服”。
    这时,爸爸还不知道领导的的鸡巴究竟有多么的粗大,更不知道他操逼的能力究竟有多强悍。
    接着,领导向爸爸提出了一个请求:“老弟呀,我想看看弟妹的身子,行吗”
    爸爸说:“可以呀”。
    然后,爸爸就问妈妈:“领导想看看你,行吗”
    妈妈有些害羞的说:“别看了,看把孩子弄醒了”。
    爸爸说:“没事的,孩子早就睡着了”。
    妈妈不做声了。
    于是,爸爸点亮了电灯,顿时,妈妈那雪白、丰满的肉体一览无余地展现在这位领导的面前。
    领导坐在妈妈身旁,一边欣赏着妈妈的肉体,一边感叹的说:“哎…呀,弟妹的身子太白了,又白、又细嫩,又丰满,比我想象的还性感”。他一边说着,一边还用手抓揉着妈妈的那对,又说:“弟妹这奶子真大呀,一把都抓不住,就凭这对,弟妹就足以迷倒所有的男人”。
    然后,他又把手伸到下边,摸着妈妈的逼,带着酒意说道:“弟妹这“逼帮子”的肉真厚啊,能有一巴掌厚,真是肉感十足啊”。〔那时,我们这里的老百姓把女人的大阴唇叫“逼帮子”
    爸爸也坐在旁边看着,这时,爸爸好像才看见领导的鸡吧,异常惊讶的说:“我的天哪,你这家伙也太大了”。
    领导不好意思的说:“是大了点”。
    爸爸说:“你这可不是大了点,你这简直就是特大号的,怪不得刚才弟妹又喊又叫的。”
    这时,我眯着眼睛,也看了看领导的鸡吧,我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竟然还有这么大的鸡巴,平时,我看到爸爸的鸡巴就够大的了,领导的鸡巴,简直大的让我恐惧,心想,这么大的鸡巴插进妈妈的逼里,妈妈真的不疼吗?
    爸爸接着又说:“就凭你这大家伙,今天晚上,你还真能让弟妹彻底舒服”。
    领导说:“老弟呀,今天晚上我太兴奋了,我想和弟妹多玩一会儿,不过,我这家伙确实太大了,时间长了,不知道弟妹能不能承受”?
    于是,爸爸问妈妈:“咋样,领导想和你多玩一会儿,你没事儿吧”?
    妈妈说:“行,没事儿的”。
    爸爸说:“没事就好,那你今天晚上就好好陪陪领导,让领导玩个够”。
    说着,领导又俯下身去,眼看着他把那根粗大的鸡巴插进了妈妈的逼里,然后,他趴在妈妈身上又是一顿猛操,顿时,房间里又响起了啪、啪、啪、啪的响声,爸爸也随手关了电灯……
    妈妈是工厂里最漂亮的一个女人,大家都称妈妈是厂里的第一大美女,妈妈不仅长相漂亮,身材也好,175米的个头,体重140斤,丰满匀称,皮肤白皙细嫩,浑圆的大屁股,丰满修长的大腿,那对,走起路来一颤一颤的,非常的性感、诱人,妈妈的阴部也异常的饱满肥厚,即使穿着裤子,那个地方也非常明显的鼓出一个大包,走在大街上,男人们都用贪婪的眼光看着妈妈,妈妈的性格,既活泼开朗又端庄文静,说话的声音也甜美动听,妈妈这样的女人,男人见了,没有不动心的。
    这位领导,早就对妈妈垂涎三尺,惦记妈妈已经好几年了,今天晚上终于得手了,把他兴奋的不得了,再借着酒精的作用,行为也越来越放肆,一边操着妈妈,还一边和妈妈说着低级下流的语言:“弟妹呀,真没想到啊,今天晚上,我能把你给操了,你这大逼,太有肉感了,又紧、又滑呀,操着真过瘾”。
    听着领导这些下流的语言,爸爸妈妈都觉得不好意思,不过,爸爸认为,咱们是有求于人家,既然老婆的逼都让人家给操了,说几句下流的话又算得了什么,再说,爸爸也理解男人,此时,说这些下流的语言,就是为了增加刺激,并非是不尊重别人,为了让领导玩的开心,爸爸还有意的迎合着领导,对妈妈说:“咋样,操的挺舒服吧,那你就乖乖的躺着吧,今天晚上,让领导把你操个够”。
    这位领导,真的太能操了,他的动作一阵猛烈、一阵缓慢,好长时间都不停下来,把妈妈操的一阵叫喊、一阵呻吟……
    又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当墙上的挂钟敲响10点整的时候,领导还在使劲的操着妈妈,这时,我真的心疼妈妈了,领导的鸡巴那么粗大,操了这么长时间,我真怕妈妈受不了。
    这时,只见领导又是一阵猛烈的动作,把妈妈操的大声的叫喊,操了一阵,领导也啊、啊的低吼了几声,然后,很快就停止了动作,把鸡巴从妈妈的逼里拔了出来,接着,就听见撕拉、撕拉的扯卫生纸的声音,这时就听妈妈说:“你这也太多了”。我估计,领导已经“拉熊”了,那时,我们这里把“射精”叫做“拉熊”,每次爸爸操妈妈时,最后也要“拉熊”,然后也用卫生纸来擦,随后,房间里就恢复了平静,这时我也困了,很快就睡着了。
    睡到了后半夜,我突然被妈妈的喊叫声吵醒,我睁开眼睛向炕头那边望去,只见那位领导又和妈妈操上了,操的啪、啪、啪作响,妈妈“哎呀、哎呀”的叫喊着,我不知道他们已经操了多长时间,过了一会儿,墙上的挂钟当、当的敲了两下,这是后半夜2点钟,领导还在使劲的操着,妈妈让他操的大声的呻吟和叫喊……,操累了,领导就下来歇一会儿,然后接着再操,又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墙上的挂钟敲响3点的时候,他和妈妈还在操,这时我太困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结束的。
  早上,当我醒来的时候,妈妈又睡在了我身边。


第二章
从那以后,每到周六的晚上,爸爸就让这位领导到家里来和妈妈操逼,每次来,他都要操妈妈2次,前半夜一次,后半夜一次,每次都要操一个半小时到2个小时左右才结束。  
    爸爸、妈妈原来的打算是,让领导操妈妈5次,然后就结束,就算是对他的报答。
    可是,那时妈妈的生理需求特别的强烈,爸爸根本就满足不了妈妈,不过,在这之前,妈妈没有尝到让男人操舒服的滋味,以为男人都像爸爸那样,阴茎短小,动作轻柔,断断续续,不到十分钟,妈妈还没啥感觉,就结束了,所以,那时妈妈对性也没有太大的渴望,自从让领导操过之后,妈妈才恍然大悟,原来男人并不一样,而且差别很大,这位领导,不仅鸡巴异常的粗大,而且动作猛烈,时间长久,每次都把妈妈操的非常舒服、过瘾、满足,妈妈尝到了滋味,几次之后,妈妈就让这位领导给操上了瘾,当初妈妈让领导操逼,那是迫不得已,现在妈妈却是非常的渴望让领导来操她。
    爸爸当初也是这样,把自己的老婆让给别人操,心里也是酸酸的、羞辱的感觉,但是,当他看到领导和妈妈激烈的操逼场面,听着妈妈一声声的呻吟和叫喊,让他感到非常的兴奋和刺激,所以,爸爸也渴望继续观看这个令人振奋的场面,用现在的话说来,爸爸也有很强的淫妻心理,感觉看着领导操自己的老婆,比自己亲自操还过瘾。
    当领导第五次从我家里离开后,一天晚上,爸爸和妈妈商量是否结束的事,妈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妈妈认为,虽然领导已经来了5趟,一共操了妈妈10次,按原计划已经超标了,但是妈妈觉得,现在结束,还是有些不妥,因为领导的性欲实在是太强烈了,并且他已经3年没有性生活了,憋得够呛,现在他正玩在兴头上,突然结束,会让他很失落,弄不好,这段时间的努力有可能就白费了,再说,爸爸的事情还没有最终解决,这个时候结束,对爸爸很不利,妈妈的意见是,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再让领导玩一段时间,等爸爸的事情彻底有了着落的时候再说。
    当时爸爸的心里也是这样想的,于是,爸爸妈妈又做出了新的决定,让妈妈继续陪领导玩,时间和次数暂时不做限定,并且,爸爸还做了长期的打算。   
    一天,爸爸请来了一个木匠,在我家通长的两间房大炕中间做了一个木制的隔板,把这两间房的大屋子隔成了里、外两个屋,因为,我在旁边,他们总觉得不太方便。
    然后,妈妈说我长大了,要和大人分着睡,让我睡在外屋,爸爸妈妈睡在里屋,领导来了,就和爸爸妈妈睡在一起,等到他们觉得我睡着了,领导就开始和妈妈操逼,一操就是好长时间,由于有了隔板的隔离,我又距离他们远了一些,所以,领导操逼的动静更大了,妈妈的叫喊声也大了许多……
    有了隔板,我只能听到声音,看不到场面,所以,有时我就偷偷的下到地上,从隔板的边缘探出头去观看。
    有一次,我看到了一个新奇的场面,领导和爸爸他们两个竟然一起轮换着操妈妈,爸爸先让领导操,领导操累了,下来休息的时候,爸爸再上去操,爸爸操了几分钟就下来,让领导再接着操。  
    还有一次,爸爸竟然拿着尺子,特意量了一下自己和领导的鸡巴,最后的结论是,爸爸的鸡巴:12厘米长,直径4厘米,领导的鸡巴:18厘米长,直径53厘米。
    过了一段时间,爸爸、妈妈也察觉到,我已经知道了他们的事情,有一天,爸爸不在家的时候,妈妈把我叫到跟前,对我说:“妈妈问你一件事,你一定要和妈妈说实话,领导到咱们家里来,他和妈妈做的那个事,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我点了点头,然后妈妈又说:“这就是成年人之间的性生活,所有的爸爸、妈妈都要做这样的事,这是一种生理需求,妈妈的生理需求很强烈,爸爸满足不了妈妈,所以,爸爸让领导来帮忙,这在大人之间,都是很正常的事,现在你还小,这些事你还不懂,等你以后长大结婚了,你就会完全明白了,以后领导再来的时候,你就睡你的觉,大人的事,你不要在意,也不要去想,好吗”。
    从那以后,他们之间的事,就不再背着我了,领导来了,不用再等我睡着,躺下之后,就和妈妈开操,他们也不再故意压低声音,那位领导这回也完全放开了,他甩开了膀子,使足了力气,啪、啪、啪、啪的猛操,动作比以前更猛,持续的时间也更长,妈妈也放开了喉咙,大声的叫喊着:“哎…呀、哎…呀、啊…、唉…呀妈呀、啊…啊…、哎…呀、啊……”,听着妈妈的喊叫声,我的全身都有一种难以言状的快感……
    为了观看方便,一天爸爸、妈妈不在家的时候,我还特意在隔板上弄了一个缝隙,领导和妈妈操逼的时候,我就透过缝隙向里边观看。
    由于他们的事情不再背着我了,所以,他们的做法越来越放肆,有一次,领导来了,他们竟然点着灯玩,我透过缝隙向里边观看,只见妈妈一丝不挂的仰卧在那里,领导和爸爸也都光着身子,一边一个的躺在妈妈两旁,他们两人,一人一个的抓揉着妈妈的那对,妈妈也一手一个的握着领导和爸爸的大鸡吧,一边握着还一边上下的套弄着,我仔细看了看,爸爸的鸡巴很粗很长,领导的鸡巴更是大的吓人,比爸爸的长出了很多,也粗了很多,摸着摸着,领导就把手伸到下边,用手指头去抠妈妈的逼,抠了几下,妈妈就开始哼哼,这时,领导一翻身,就上到了妈妈身上,把他那根像驴一样粗大的鸡巴插进了妈妈的逼里,然后,他趴在妈妈身上,啪、啪的操了起来,动作又猛又快,妈妈让他操的哎呀、哎呀的叫喊……操累了,就从妈妈身上下来,然后,爸爸上去接着操,可是,爸爸操逼的动作和领导比差多了,动作又慢又没有力度,妈妈不呻吟,也不叫喊,这时,我突然明白了妈妈和我说过的话:“妈妈的生理需求很强烈,爸爸满足不了妈妈,所以,让领导来帮忙”。看来,爸爸真的不能满足妈妈,还真的需要领导来帮这个忙,所以,从那时起,我也就相信了妈妈的话,先前那种害羞和奇怪的感觉也逐渐的消失了,时间长了,我真的认为,领导来家里操妈妈是件很平常的事,甚至还天真的认为,别人家的妈妈,也要经常让其他的男人来操。
    后来,领导来我家的次数也逐渐的增加了,之前,领导每周只来一次,后来每周要来我家2-3次,并且每次来,都要操妈妈2次,这就相当于每周操妈妈4-6次,而且每次都要操一个半小时左右才肯罢手,看着领导这么频繁而又凶猛的操着妈妈,我心里又有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同时,爸爸也有些担心,因为领导的鸡巴实在是太大了,操的又这么凶猛,时间又特别的长,每周操1-2次还行,操的次数太多了,他也怕妈妈受不了,更怕把妈妈那个地方给操坏了。
    一天晚上,爸爸问妈妈:“最近领导来的太勤了,咋样,你受的了吗?那个地方不疼吗”?
    妈妈说:“没事的,啥事都没有,你是不是看领导最近来的次数太多了,怕我承受不了啊”?
    爸爸说:“可不是吗,最近他操的太勤了,我怕他把你那个地方给操坏了”。
    妈妈说:“亏你还是个大老爷们,这点事儿都不懂,你看哪个女人那个地方让人给操坏过,再说,受了受不了,我自己还不知道吗,你放心吧,真的啥事都没有”。听了妈妈的话,爸爸似乎有点放心了,于和妈妈开起了玩笑:“看来,你还真挺经操,这么操都没事”。
  妈妈说:“这还不是因为你吗,要不然,我才不让他操呢”。
  爸爸又说:“他可太能操了,鸡巴还特殊的大,这要是给他个大姑娘,我估计,他都能把人给操死”。
  妈妈说:“你知道他这样,还把老婆让他操”。
  爸爸又顽皮的说:“我老婆不但操不死,还越操越舒服,现在我老婆欠操,不操都不行了”。
  妈妈说:“哎呀,你个死鬼,再说我掐死你”。
    通过一番交流,爸爸看妈妈真的啥事都没有,也就放心了,同时,爸爸也进一步的了解到,原来妈妈也是一个性能力罕见的女人。


第三章
  有一次,领导来操妈妈,下来休息的时候,爸爸对他说:“你的能力可真强,一个礼拜能干4-6次,我也就能干两次”。  
  领导说:“老弟呀,你是不知道啊,我这生理需求确实太强了,现在虽然弟妹每周让我干4-6次,但是,我自己在家里有时还得撸出1-2次,要不然,憋的难受”。
    爸爸听了很惊讶,“是吗,假如弟妹要是你老婆,你会咋样”?
    领导说:“弟妹要是我老婆,我天天操都操不够,弟妹又漂亮、又性感,床上功夫又好,我现在是越操越上瘾,咋操都操不够”。
    爸爸说:“看来得让弟妹再多陪陪你了”。
    领导说:“不用、不用,那就太不好意思了,我也不能天天都来呀,那就太打扰你们了,你们要是不介意,以后我一个礼拜来2次就行了,偶尔,最多来3次”。
    爸爸说:“那就随你的便吧,不过,你要是憋得太难受了,随时就过来,让弟妹陪你”。      
    领导一个劲的说:“太感谢了,太感谢了”。  
    从那以后,领导每周都来我家2次,基本上,周3来一次,周6来一次,偶尔也会多来一次,每次来,仍然是前半夜操一次,后半夜再操一次。
    后来,领导还弄来了一台高清晰度的摄像机,让爸爸把他和妈妈操逼的场面,从各个不同角度,全都录了下来,还拍了好多照片和特写镜头。
    领导是个聪明的人,为了长期和妈妈保持这种关系,他想方设法为我家里谋取利益,自从和妈妈有了这个关系之后,他经常利用他的社会关系,为爸爸揽一些生意,让爸爸在业余时间去做,既不用投资,也不用动体力,只要动动嘴皮子,对对缝,就能赚到钱,而且平均每月的收入,要比工资高出好多倍,所以,即使领导经常来家里操妈妈,爸爸心里也是平衡的。
    领导家里很有钱,不仅讨好爸爸妈妈,对我也特别好,经常给我买一些我喜欢吃的、用的、玩的东西,我在小学期间,他还每月给我500元零花钱,那时的500元,已经操过了爸爸的工资,到初中时,增加到1000元,高中时增加到2000元,大学时,增加到3000元(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在其他方面也给了我很多的照顾,对我简直就像亲儿子一样关照,时间长了,领导在我的心目中,就是我的第二个爸爸,所以,他和妈妈无论做什么,我都认为是很正常的事,没有任何反感。
    那时,爸爸喜欢打麻将,经常玩到半夜才回家,爸爸不在家的时候,领导也照来不误,他更喜欢和妈妈单独玩,这样就能更加放肆,领导操逼的时候,喜欢说下流的话,爸爸在旁边,他多少有些不好意思,爸爸不在的时候,他就能随心所欲了,妈妈也理解此时男人的性心理,为了让领导玩的尽兴,领导说下流话的时候,妈妈也适当的迎合着他。
  有一次爸爸不在家,领导和妈妈在里屋单独操,操了一会儿,他停了下来,趴在妈妈身上,鸡巴还在妈妈的逼里插着,然后他就对妈妈说:
  “弟妹呀,虽然你不是我老婆,可是,你这大逼,我可没少操啊”。
  妈妈说:“可不是吗,现在,你比我爷们操的还多呢”。
  领导说:“我不但操的次数多,我操的时间也长啊”?
  妈妈说:“就是吗,你操一次,都能顶我爷们十次”。
  领导又说:“我这,又粗又长,比你爷们操的舒服吧”?
  妈妈说:“操不舒服,就不让你操了”。
  领导说:“其实,你这大逼,天生就是给我长的,只有我才能把你操舒服,早就该让我操”。
  妈妈说:“早也不知道你有这两下子”。
  领导说:“要是早知道,你啥时候能让我操”?
  妈妈说:“生完孩子就让你操”。
  领导说:“你是不是在馋我呀”?
  妈妈说:“馋死你”。
  领导说:“你现在馋我,就不好使了,你这大逼,都让我操无数次了,早就是我的了”。
  妈妈说:“咋就是你的了,你也只能操,你也拿不走”。
  妈妈一应一答的迎合着他,让领导非常的兴奋、刺激,他和妈妈说一会儿,操一会儿,玩的非常开心。
  有一次,领导出差,原打算坐晚上9点多的火车,在车站等车的时候,他突然来瘾了,马上就把票退了,改乘半夜12点多的火车,然后打车直奔我家,这时,我和妈妈已经躺下了,正要睡觉,爸爸打麻将还没回来,领导进屋后,脱光了衣服,就钻进了妈妈的被窝,然后就和妈妈操上了,操了一会儿,就趴在妈妈身上,暂时停了一会,这时,妈妈问他:
  “你不是出差吗,咋又不走了”?
    领导说:“我就是走,也要先把你这大逼里灌满“熊汤子”再走”。
  〔那时,我们这里的老百姓把精液叫“熊汤子”〕
    妈妈说:“你还少灌了”。
    领导说:“妹子,这几年,我往你逼里灌的熊汤子,都有半暖壶了吧”?
    妈妈说:“差不多了”。
    领导说:“你这大逼,挺有吸力呀,吸走了我半暖壶”。
    妈妈说:“早晚我把你吸干了”。
    领导说:“这么说,你愿意让我操呗”?
    妈妈说:“愿不愿意的,你不也操了吗”。
    领导又说:“弟妹呀,你太漂亮,太性感了,见到你的男人,没有不想操你的”。
    妈妈说:“可是,别人干眼馋,你是真操着了”。
    领导说:“妹子,你是想刺激死我呀”。说着又啪、啪、啪的操了起来……
  就这样,这位领导和妈妈一连4-5年,都保持着这种关系。
    由于经常看到领导和妈妈操逼的场面,对我刺激很大,所以我的性发育比较早,我12岁的时候,小鸡鸡就长到了10厘米长,而且开始了手淫,手淫时,那种强烈的快感让我如痴如迷,尤其是射精的时候,那种超强的快感,让我阵阵眩晕,我常常一边偷看领导和妈妈操逼的场面,一边手淫,那种快感更加强烈。
    自从有了手淫的性体验之后,我才真正的理解了,领导为啥要经常和妈妈操逼,原来,操逼是那样的快活、舒服、过瘾,那时我也开始有了性的欲望,看见漂亮的女生,就想操她们。
    那时,我对性的知识也知道的更多了,但我却没有听说谁家的妈妈也让别人操,所以我觉得,像妈妈这样经常让别的男人操逼,在整个住宅区里,也许只有妈妈一个人,所以,即使在我们家里,领导操妈妈的事已经习以为常了,但是对外边,我仍然有一种羞耻感,很怕妈妈的事被外人知道,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妈妈的事,最后还是被少数个别人知道了。
   我们家是90年5月份搬到这个住宅区,买的是别人的二手房,因为妈妈真的是太漂亮了,也很会打扮,在这个住宅区里,妈妈也是最漂亮的女人,走在街上,特别打眼,那些好色的男人,总是用贪婪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妈妈,妈妈甚至成了他们茶余饭后的话题。
  
    在我们家前面60-70米远的地方,有一排大树,树下有十几块大石头,凌乱的放置在那里,夏天,附近的人们,经常坐在石头上歇息、乘凉,95年,那年我12岁,放暑假的时候,有一天下午,我坐在树下一块石头上看书,离我几米远的地方,有3个40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在那里闲聊,这三个人,一个镶着大金牙,一个剃着光头,一个脸上有个大疤瘌,那个大金牙,用手指着我家里的方向,对那两个人说:“哎,你两看见了吗,就是那个白房子,那个小娘们,就住在那个房子里”。
    这时,光头的男人说:“那小娘们,真她妈的漂亮,长得又白又嫩,一看见她,我就想操她,你看她那对,走起路来,颤涟颤涟的,真她妈的诱人,那大屁股,胖的溜圆,那大腿真丰满,把裤子都要胀开了,还有她那大逼,更肥实,穿着裤子都能鼓起一个大包,我估计,要是脱了裤子,那大肥逼,就得像小孩屁股似的”。
    说着,3个人哈、哈大笑起来。接着,大金牙又说:“那小娘们,不仅长得漂亮,劲儿还特别大,她自己的爷们儿,根本就伺候不了她,给她找了一个野汉子,经常晚上到她家里来,伺候这小娘们,那爷们可真厉害,把这小娘们伺候的嗷、嗷啸叫”。
    光头不解说:“你说的真有这回事啊”?
    大金牙说:“我要是白话,都不是人”。然后他又冲着疤瘌脸说:“哎,我说的那个野汉子,你不是认识吗”。
    疤瘌脸说:“那个野汉子,就在我家附近住,那爷们的家伙可真大,上厕所的时候,我经常看见,软的时候,都比咱们正常人硬的时候还大,他自己都和别人说过,操他自己老婆的时候,只能插进去半截,插深了,他老婆都受不了,后来,大伙把他家的小孩起个外号,叫“半截”,据说他那家伙有18厘米长,还特别粗,一把都握不住”。
  “我靠,那不赶上驴鸡巴了吗,那小娘们受的了吗”?光头非常惊讶的说。
    大金牙说:“那肯定受得了,女人的逼窟窿,有特别深的,这样的女人,就需要又粗又长的,估计,这小娘们就是这样的女人,而且,那野汉子,肯定是把这小娘们给操舒服了,要不然,能总让他操吗”。(那时,我们这里的老百姓,管女人的阴道叫“逼窟窿)
  “我靠了,那小娘们的逼窟窿得多深呐,那么长的大鸡吧全都能插进去”。光头感慨地说。
  疤瘌脸问大金牙:“你说这爷们操那小娘们,一次能操一个半小时”?
    大金牙说:“那可不,有时候都两个多小时”。
  “我靠了,那还不得把那小娘们的逼给操肿了啊”。光头又惊讶的说。
  大金牙又说:“肯定操不肿,女人真有抗操的,我跟你们说,那爷们每次来,都是前半夜操这小娘们一次,后半夜再操一次,每次都能操1个半小时左右”。
  “我靠,这爷们也太能操了”。光头又惊讶的说。
    大金牙又说:“人家找的就是能操的,目的就是把这小娘们给伺候舒服了,不能操的,人家还不找呢”。
    “那这爷们多长时间来一次啊”?疤瘌脸问。
    大金牙说:“3-4天就来一次”。
    “这野汉子,操这小娘们多长时间了”?光头问。
    大金牙说:“据我所知,都得有4-5年了”。
  “我靠了,这么漂亮的小娘们,让他玩了4-5年了,这得多过瘾呐,这爷们太有艳福了,死了都不屈了”。光头说。
    听着他们的议论,我心里一阵惊慌,妈妈的事,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几天以后的一个晚上,我吃完晚饭,就去同学家了,回来的时候,都9点多了,当我离家门还有十几米远的时候,就听到屋里面传来了妈妈的叫喊声……
    这时,还有3个男人,在我家的墙外,探头探脑的向里面张望,还在小声的议论着,我知道他们在偷听,这时,我不敢走近家门,就装作过路的人,从他们身边走过,当我接近他们身边的时候,屋里面的声音听得更清楚了,连砰、砰、啪、啪的声音都听得清清楚楚,这时我发现,这3个男人,就是那天在大树下议论妈妈的3个家伙,我立马就明白了,妈妈的事可能就是这样被人知道的。
    我家的院子很小,从窗户到大门,只有5米远的距离,院墙高度也就15米,晚上,开着窗户,夜深人静的时候,屋里面很小的动静都能听得到,何况妈妈这样大喊大叫。
  我在外面徘徊了一段时间,那3个人一直都在我家墙外偷听,我又不敢驱赶他们,怕他们认出我是这家里的人,10点多的时候,我看见这3个人离开了,我知道,领导和妈妈的事结束了,于是,我来到了门前,按响了门铃,妈妈穿着睡衣,出来给我开门,进屋之后,我发现,爸爸没有在家,只有领导和妈妈,不过,这样的情景,我早已习以为常了,然后我就告诉妈妈,以后要关上窗户,外面能听得见,从那以后,领导来的时候,妈妈总是把窗户关上。
    第二天上午,我又坐在大树下的石头上看书,很凑巧,那3个人又来了,坐在离我几米远的地方,那个大金牙说:“咋样,我没骗你们吧,昨晚你两都听到了吧”。
    光头说:“听到了,听到了,那爷们真能操啊,操的啪、啪三响啊,那小娘们,真是嗷嗷啸叫啊,太她妈的刺激了,听的我鸡巴直硬”。
    这时,疤瘌脸说:“哎,我还听到了呱唧、呱唧的声音,那是啥声啊”?
    大金牙说:“那是那小娘们的浪水太多了,大鸡吧在里边来回抽插,就出来那种呱唧、呱唧的声音,你操老婆时没有那个动静吗”?
    疤瘌脸说:“你还别说,有时候也有,但是,没这么大的动静啊”。
    大金牙说:“你老婆和人家能比吗,那小娘们多浪啊,浪水比你老婆多十倍,那娘们的逼也肥,我估计都得像大面包似的,再说,那爷们的大鸡吧你也比不了,操大逼,才能出大动静”。
    说着,3个人又是一阵大笑。
    光头又对疤瘌脸说:“哎,你说那爷们的鸡巴有多大”?
    疤瘌脸说:“18厘米长,粗度,一把都握不住”。
    光头说:“哎,你说那爷们用这么大的鸡巴,干那小娘们,那得多过瘾呐,我都替他过瘾”。
    疤瘌脸说:“哎,昨晚干了能有2个小时吧”?
    光头说:“2个小时多,我都看点了,昨晚干上的时候,还不到8点,干完,都10点多了”。
    疤瘌脸说:“这么大的鸡巴,干了2个多小时,我估计,这小娘们今天一上午都得起不来炕”。
    光头说:“即使起来炕了,走路也得“啦啦跨””。〔我们这里,把走路时腿脚拖拉吃力的现象叫“啦啦跨”
      3个人又大笑起来……


第四章
  这位领导也很够意思,总是想方设法为爸爸谋取利益,他觉得每月让爸爸用业余时间赚点小钱,有点太寒酸了,于是,他经过精心考虑和策划,让爸爸辞职,做起了专职生意,然后,他动用各种社会关系,支持爸爸的生意,在他的关照下,爸爸的生意做的很火,我14岁那年,家里就买了车子和一户130多平米的宽敞大楼房,里边装修的富丽堂皇,银行里也有了可观的存款,爸爸说,刚装修的房子里面有甲醛,为了健康,要放置一年以后才能搬进去,所以,那年我家仍然住在平房。
    那年,妈妈35岁了,人们都说,30多岁的女人更有魅力,其实,也真是这样,30多岁的女人,阅历丰富,更有气质,而且容颜未减,更有一种成熟女人的韵味,那时,家里经济条件已经非常富裕,妈妈又很会打扮,妈妈的衣着打扮,既显得高贵、典雅,又舒展、大方,颜色的搭配也恰到好处,再加上妈妈高雅的气质、姣好的容貌和迷人的身材,那时的妈妈,比年轻的时候,更加风情万种、妩媚动人。
    有一次,领导通过一个局长,给爸爸搞到了一笔大的订单,为了表示感谢,爸爸请领导和局长在一家高档饭店吃饭,为了表示对领导的重视,爸爸把妈妈也带了去,那天,妈妈打扮的非常漂亮,酒桌上,局长总是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妈妈。
    几天之后,领导到家里来操妈妈,休息时,他和爸爸商量一件事,他说,这个局长特有实权,社会关系也广,要是能和这位局长搞好关系,爸爸的生意额,至少都会翻好几倍,还说,前些年,爸爸的那件事,之所以能很快的被压下来,这位局长,从中帮了很大的忙,然后,他又说,这位局长的生殖器官和性能力和他一样,这些年,也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女人,把他也憋够呛,要是能让弟妹陪陪这位局长,那一切就都搞定了。
  爸爸立刻就明白了领导的用意,一是真想帮爸爸把生意做大,另一个就是想利用妈妈讨好局长,爸爸想,既然领导和他商量这件事,那他一定是把这些年和妈妈的事说给了局长,爸爸要是不答应,就会得罪两个领导,局长要是不高兴,把这件事给传扬出去就坏了,再说,爸爸的事,虽然过去多年了,但是,只要上边不高兴,随时都可以再拿出来,所以爸爸觉得,只有答应他,这样,既能确保平安,又能堵住局长的嘴,还能通过他挣更多的钱,于是,爸爸说,这事让我和弟妹商量商量再说吧。
    过后,爸爸和妈妈商量这件事,妈妈开始并不同意,妈妈认为,这事非同一般,让一个领导偷偷的玩,也就算了,让两个领导大张旗鼓的到家里来玩,万一传扬出去,那可怎么见人呐,不过,当妈妈听到爸爸详细的和她讲清利害关系之后,妈妈也只好同意了。
    几天之后,一个周六的晚上,天就要黑的时候,领导和局长来到了我家,这位局长和领导同岁,身体也像领导那样,高大魁梧、身强力壮,看出来,这两位领导好像都喝了酒,但是,喝的并不多,爸爸和他们聊了几句,然后就说,你们坐着,我去打麻将了,这是爸爸和他们事先约定好的,主要是为局长考虑,人家毕竟是有身份的人,挺大的局长,当着人家丈夫的面,玩人家老婆,有点拨不开面子,所以,爸爸故意躲了出去。
  这时,天已经黑了,爸爸走后,妈妈就关好了大门、屋门和窗户,然后就对领导和局长说:“天不早了,咱们休息吧”。  
  妈妈上炕,落下了窗帘,铺好了被子,我睡在了外屋,妈妈和两位领导睡在了里屋,我明白了,今天他们两要一起来操妈妈,我感到很兴奋,透过那个缝隙向里面观看。
  他们没有熄灯,两位领导很快脱下了衣服,只剩下一个裤头,妈妈则穿着背心和裤头,当妈妈要躺下的时候,局长一使眼色,领导上去几下,就把妈妈的衣服扒光了,然后让妈妈躺下,只见局长惊讶的对领导说道:
 “弟妹这身子真白呀,又白又嫩,这奶子也够大的”。
  说着,就用双手抓揉着妈妈的那对,抓揉了几下之后,又伸手摸妈妈的逼,又说了一句:“这大逼,可真肥呀,真像你说的那样,我还是头一次见过这么肥的逼,看着都上瘾,弟妹真是姿色非凡呐”。
  领导讨好的说:“看着上瘾,一会儿你操上就更上瘾了,弟妹这大逼,又紧、又滑呀,肉感十足,你操上才过瘾呢”。
  局长说:“那就脱了吧”。
    说着,他们两一瞬间就把裤头脱下了,我看到,局长的鸡巴竟然和领导的鸡巴一样的粗大,让人兴奋又恐惧,心想,这两个大鸡吧,今天不是够妈妈呛吗。
    这时,局长岔开妈妈的双腿,用双手掰开了妈妈的大阴唇,然后对领导说:“你还别说,弟妹这大逼帮子,还真有一巴掌厚”。
    然后他就一头扎在妈妈的两条大腿中间,用舌头去舔妈妈的逼,妈妈虽然让领导操了6-7年,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招势,局长把舌头伸进妈妈的逼里,来回使劲的搅动,这一招势,还真挺厉害,妈妈立刻被搅的“啊”了一声,然后,妈妈就扭动着身子,啊、啊的叫着,局长就一直不停的使劲搅动,不知这一招为啥这么厉害,妈妈让他搅动的在炕上翻身打滚的,啊、啊大叫,眼看着妈妈让他搅的都要不行了,这时,局长抬起头来,俯下身去,把那根粗大的鸡巴一下子就插进了妈妈的逼里,然后就是一阵疯狂的猛操,动作似乎比领导还要凶猛,一边操,还一边“嗨、嗨、嗨的喊叫着”,妈妈也大声的呻吟和叫喊着,操了一阵子,局长有些累了,暂时停了下来,但是,他还趴在妈妈身上,不肯下来,这时,领导问他:“咋样,弟妹这大逼,过瘾吧”?
    局长说:“这大逼,可真过瘾,真是又紧又滑,肉感十足哇,这些年,我还是头一次操过这么肥的逼,真他妈的过瘾那”。
    局长又问妈妈:“弟妹呀,刚才我这阵子,操的舒服吗”?
    妈妈不好意思的说:“挺好的”。
    局长接着又说:“弟妹呀,你这逼可真深那,这些年,我这大鸡吧还是头一次,全都插进女人的逼里,我操别的女人,才插进一半多一点,她就受不了了”。
    听局长的话,是个挺粗野的人,不过还挺直爽,有啥说啥。
    局长接着又对领导说:“弟妹这大逼,可是女中精品呐,这么好的逼,你小子竟然偷着操了7-8年,都不和我说一声”。
    领导说:“那今晚弟妹就是你的,让你玩个够”。   
    局长说:“这就对了”。
    然后又问妈妈:“弟妹咋样,歇过劲来了吧,我可接着操了”。
    说着,又是一阵猛操,操了一阵子,他从妈妈身上下来,对领导说:“来吧,你操一会”。
    就这样,两个超大的鸡巴,轮流的操着妈妈,每个人连续猛操十多分钟,然后下来,另一个上来接着操,看着这样的情景,把我刺激的热血沸腾,我一边观看,一边撸着鸡巴。
    操了能有1个半小时的时候,这时,爸爸给领导打来电话,说半小时以后回来。
    其实,爸爸也在担心,这样两个超级的大鸡吧,一起来操妈妈,爸爸怕妈妈承受不了,因为,两个人轮着不停的操2个小时,差不多相当于一个人操4个小时,爸爸觉得差不多了,于是打来电话,意思是催他们结束,接完电话后,局长也觉得,第一次玩人家老婆,玩的时间确实够长了,因为他之前单独玩别的女人,每次都不超过半小时,而且这次还是两个人轮着操,是该结束了,于是他们两个又都轮流的猛操了一阵子,最后把精液全都射进了妈妈的阴道。
  他们完事以后,过了几分钟,爸爸就回来了,爸爸和他们说了几句话,然后就上炕熄灯睡觉了,还好,后半夜,两个领导谁也没有再操妈妈,大家都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6点多钟,起来之后,妈妈梳妆打扮,爸爸打算带领导们到饭店去吃饭,局长说:
  “不用了,你就买点早餐,简单的吃点就行了”。
  爸爸到外面买了一些包子、油条、稀粥之类的东西,大家都简单的吃了一顿早餐,吃完之后,妈妈给两位领导各沏了一杯茶,他们坐在沙发上喝着茶,还没有要走的意思,这时,已经是8点多了,外面还下起了小雨,只见局长在领导耳朵旁嘀咕了几句什么,然后,领导走到爸爸跟前,对爸爸说:“你要是生意上有事,你就去忙你的吧,外面下雨了,我们哪也不去了,局长说,还想和弟妹再玩一会儿”。
    爸爸迟疑了一下,他一是怕,这大白天的,万一闯进人来咋办,二是怕,这两个超级的大鸡吧,连续的操,妈妈承受不了。
    领导也看透了爸爸的担心,说:“老弟,你放心吧,我们两个当大哥的,会照顾好弟妹的,你走的时候,把大门从外面锁上,就没人来了”。
    爸爸说:“那好吧”。
    然后爸爸又对我说:“你就到同学家里去玩吧”。
    我拿着雨伞,就出去了,外面的雨并不大,我走出家门不远的时候,看见爸爸也出来了,我一边走一边想,这两个大老爷们,鸡巴都是那样的粗大,身体还那样的强壮,昨天晚上他们两已经轮奸了妈妈2个多小时,今天还要接着操,妈妈受的了吗,再说,那个局长,好像还有一点土匪的野性,我和爸爸在旁边的时候,他还能收敛一点,我和爸爸不在跟前的时候,他不定对妈妈啥样。
    后来我才知道,这位局长的性能力,甚至比领导还要强大,他也曾经有过多个情妇,但是,他粗大的鸡巴和强悍的性能力,没有一个女人能够承受得了,他和这些女人操逼,鸡巴都不能插到底,而且也就半个小时,女人就不行了,这些年来,他没有得到过一次彻底的发泄,真的把他憋坏了,通过昨晚的尝试,妈妈的阴道,能让局长的鸡吧全部插进去,妈妈不仅漂亮、性感,妩媚动人,性能力也超强,两个人操了2个小时,妈妈都没问题,局长遇到妈妈这样的女人,那就像一只饥饿了十几天的饿狼,终于逮住了一只可口的羔羊,真想玩个痛快,不过,昨天晚上,因为是第一次和妈妈操逼,还不太了解妈妈的底细,我又在跟前,后来爸爸又回来了,他也就草草收了兵,其实,他根本就没有玩够,今天早上,他就想把爸爸和我支走,然后再和妈妈彻底的发泄一下,玩个够,过足瘾。
    我和爸爸出去之后,只剩妈妈一人和这两位领导,外面下着小雨,大门在外面上了锁,在这隐蔽的环境里,这两个大汉,看着妈妈漂亮的脸蛋和性感的身材,立刻兽性大发,妈妈上炕,落下了窗帘,重新铺好了被子,这时,局长从自己的皮包里拿出了一瓶红酒,在3个杯子里都倒上了半杯酒,趁妈妈不注意的时候,他在每个杯子里都分别放上了超量的烈性催情性药,然后对妈妈说:“弟妹呀,这是一个朋友送我的法国红酒,为了表示对你的感谢,我们两个敬你一杯”。
    面对领导的盛情,妈妈不假思索地端起了酒杯,两个领导先干为敬,当局长看到妈妈也把这杯红酒一饮而尽的时候,心中不禁暗暗的窃喜…… 局长放的是从国外进口的烈性催情性药,分为男、女两种,这些药,发作快,药力强悍、药效持久,喝完酒后,局长又和妈妈聊了一会儿,过了一段时间,局长感到药性已经开始发作,于是,他让3个人都脱光了衣服,妈妈躺在了炕的中间。
    妈妈漂亮的脸蛋、雪白丰满的肉体、高耸的、肥美的大逼,立刻给这两个男人以强烈的感官刺激,使他们两个如痴如狂,再加上药性的强烈刺激,于是,这两个像牤牛一样雄壮的彪形大汉,对妈妈这只到手的羔羊,进行了一场时间长久而又疯狂、凶狠的蹂躏……
    由于惦记着妈妈,我在同学家里只呆了半个多小时,就回家了,这时,外面的雨已经停了,街上仍然行人稀少,四下里一片静悄悄的,家里的大门在外面上着锁,我站在墙头向里面张望,虽然家里面关着窗户,但是,我也能清楚的听到,屋里面传来妈妈一声声的惨叫……
  这两个彪形大汉,本来就性欲旺盛,在药力的催促下,简直就像两头发了疯的猛兽,用他们粗大的阳具对妈妈娇嫩的生殖器官进行猛烈而疯狂的抽插……        
  他们雄壮的身躯趴在妈妈身上,享受着妈妈那丰满、白嫩又富有弹性的肉体;粗大的鸡巴在妈妈的阴道里猛烈的抽动,品尝着妈妈那紧缩、润滑又肉感丰盈的大逼;看着这平日里端庄文静的大美女,此时让他们操的翻身打滚的样子;听着妈妈那一阵阵充满激情的声声惨叫。
  此时此刻,对于男人来说,真是顶级的享乐。
  然而这震撼的场面,又强烈的刺激着他们每个人敏感的性神经,使他们发疯、发狂,丧失理智,这两个彪形大汉相互轮换着,这个下来,那个就上去,几乎一刻不停的操着妈妈……
  在药力的作用下,妈妈也像是一头发了情的母牛,欲望倍增,亢奋到了极点,任凭这两个大汉在她的身上疯狂的蹂躏,肆意的发泄,妈妈扭动着身躯,呻吟着、叫喊着,享受着这两个雄壮的男人给她带来的一阵阵销魂落魄的快感……
  我在大门口听了一会,就离开了,我怕别人看到我行为的异常,更怕别人也来偷听,我来到大树下,一边假装看书,一边观察着家里的情况,每隔半小时左右,我就来到家门口,听听动静,每次我都能听到,屋里面传来妈妈的声声惨叫,我感觉,这两个领导今天把妈妈玩的够狠。
  我和爸爸都不在家,这两个大汉,面对妈妈一个女人,没有任何顾忌,就像是两头凶猛的“野兽”,在玩弄一只小小的羔羊,疯狂的蹂躏,尽情的发泄,他们两个轮换着操着妈妈,交替之间,互相都有休息,因此,这两个人都一直保持着充足的体力,几乎一刻不停的猛操了妈妈长达3个多小时,最后,把妈妈操的就像一滩泥一样,瘫软在了炕上,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们这才罢手,最后,在妈妈有气无力的情况下,他们又把精液全都射进了妈妈的嘴里。
  我在大树下,一直向家这面观望,大约12点多的时候,我看到领导从我家的墙上跳了出来,他用钥匙打开了大门,局长从里面走了出来,然后,他们关好了大门,就离开了我家,妈妈却没有出来送他们。
  他们走后,我走进了屋里,当时并没有看到妈妈,我直奔里屋,里屋还落着窗帘,只见妈妈披头散发的躺在炕上,闭着眼睛,身上盖着一条毛巾被,裸露着双肩和大腿,妈妈此时还光着身子,因为,她的背心、胸罩和裤头,还在沙发上,地上散落着一堆擦拭过精液的卫生纸。
  我走上前去,问妈妈:“妈妈,你咋样了”?
  妈妈睁开眼睛,有气无力的说:“妈妈累了,想休息一会儿”。
  我说,:“都12点多了,妈妈你饿吗,我给你买点东西吃”。
  妈妈说:“我不饿,你饿了,厨房里有包子,你用微波炉热一下,自己先吃吧,妈妈想睡一会”。
    我又问:“妈妈,你渴吗,我给你倒杯水”?  
    妈妈说:“好吧,给妈妈倒杯水吧”。
    我给妈妈倒了一杯温水,这时,妈妈坐了起来,我看到,妈妈果然还光着身子,因为我经常能看到妈妈的躶体,所以,妈妈也不背着我。
    这时,我才看到,妈妈的脸上、嘴角,还有乳房上,全都是乳白色的精液,妈妈接过了杯子,我用卫生纸帮助妈妈擦拭着这些精液,妈妈用水簌了簌口,我拿着脸盆,让妈妈把漱口水吐在脸盆里,然后,我又换了一只杯子,给妈妈倒了一杯温水,妈妈喝完水,就躺下睡了。
  妈妈一直睡到下午4点多才醒来,妈妈的身体真好,起来后,很快就恢复了体力,就像往常一样,精力充沛,手脚麻利。
  这天晚上,躺在炕上,妈妈就把白天所发生的一切,详细的讲给了爸爸听,爸爸由于有强烈的淫妻心理,也很喜欢听,一边听还一边询问详细的细节,妈妈也毫无保留的讲给爸爸,他们之间的谈话,我也听的清清楚楚。
  事后,两位领导也觉得这次事情做的有些过了,局长特意向爸爸妈妈道了歉,然后向爸爸承诺,从现在起,至少让爸爸的生意额,比以前翻5倍,并且常年保障,而且不要爸爸的任何好处,爸爸妈妈看领导的态度很诚恳,也就过去了。
  从那以后,这两位领导经常一起来我家里,和妈妈操逼,两个超级的,轮换着操妈妈,妈妈更加舒服、过瘾,其实,他们根本就不用吃药,只要适当的休息一下,妈妈旺盛的性欲和持久的耐力,足够他们两个人享用的。
  后来,这位局长也像爸爸的领导那样,对我也特别好,我对他的印象也好了起来,渐渐的,我也从心里也完全接受了这位局长。
  这位局长很会玩,他来了之后,经常和妈妈玩各种姿势和花样,什么前入势、后入势、老汉推车、洋鬼子扛枪等等,给这场性游戏增加了更多的乐趣。  
  有一次,在局长的倡导下,他们还和妈妈玩了一次野战,那是夏日的一个星期天,吃罢早饭,局长开着车子,爸爸妈妈还有领导,他们一行4人,车子上还拉了一大捆海绵垫子,车子开到了离我们家有30多公里远的一座山坡下面,他们在一片茂密的矮树丛中,选择了一块空地,把海绵垫子铺在地上,然后,妈妈和两位领导都脱光了衣服,妈妈躺在海绵垫子上,两位领导轮换着和妈妈操逼,爸爸在一旁,拿着录像机,从各个不同角度进行录像……
  林子里一片寂静,妈妈的叫喊声,老远都能听得到,这时,恰巧有3个农民从这里路过,其中2个是40多岁的男人,一个是20多岁的大姑娘,他们听到了妈妈的叫喊声,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就顺着声音来到了这里,他们躲在树丛后面,在十几米远的距离上观看,开始以为是两个男人在强奸一个女人,但是,他们看到爸爸在一旁录像,又通过妈妈和他们之间的对话和表情,这几个人才知道妈妈他们都是一起的熟人,这3个人,躲在树丛后一直在观看,两位领导不停的猛操,妈妈大声的叫喊着,那2位40多岁的农民,哪见过这个阵势,看的他两也受不了了,一边看一边撸着鸡巴,撸了一会,他们俩竟然冲出来,来到近前,冲着妈妈撸着鸡巴,他们的突然出现,把爸爸他们吓了一跳,两位领导也起来驱赶他们,这两个农民,连连哀求:“几位大哥,你们别误会,我们看了一会儿了,是看的受不了了,让我们撸几下吧,求求你们”。这时,躲在树丛后的那位姑娘也过来了,她拉着其中的一位男人说:“大舅啊,咱们走吧”。可是这两位男人就是不走,领导看这两个人只是受到了刺激,并无恶意,也就没有再驱赶他们,而是让他们离远一点看,这几个农民就在离妈妈7-8米远的地方观看。
  第一次野战,本来就挺刺激,再有几个陌生人观战,尤其还有一个20多岁的大姑娘,更是别有一番刺激,两位领导使足了力气,使劲的猛操,妈妈叫的更加响亮……
  那两个农民,不停地撸着鸡巴,其中一个男人还不时地冲着那个大姑娘撸着鸡巴,那位姑娘不好意思的扭过脸去。
  这次野战,一共持续了2个多小时,当两位领导射精之后,那两个农民又突然跑到妈妈跟前,冲着妈妈,把精液射向了妈妈……


第五章
  说到这里,其实好多朋友的头脑里可能早就有一个问号,现实中有好多“红杏出墙”的女人,也有好多经历3和群交的女人,但是,当着自己儿子的面,能做出这种行为的女人,真的是太罕见了,甚至让人匪夷所思。
    确实是这样,正常的女人,一般是不会这样做的,但是,在这方面,妈妈不是正常的女人,妈妈的性欲极其强烈,按着现代医学的说法,妈妈超强的性欲其实是一种“病态”,用西医的说法叫做“性机能亢进”,极度的“性机能亢进”,如果出现在男人身上,西方人把它叫做“色情狂”。
    如果出现在女人身上,在古医书里都有相应的论述和记载,管妈妈这样的女人叫做“花痴”,“花痴”女人的性欲极其强烈,她的性欲都会超出男人的好多倍,“花痴”女人几乎天天都处在性的饥渴和煎熬之中,她把性的满足当成生活的第一需要。
    在强烈性欲的催促下,“花痴”女人往往都不顾身份和尊严,没有廉耻和害羞的心理,她常常会主动地要求陌生的男人与之性交,并且,不分场合和地点,也不避他人,甚至有的“花痴”女人还会鼓起勇气“强奸男人”,拿着菜刀逼迫男人与她交媾,由于“花痴”女人的性欲实在是太强烈了,正常的男人,没有人能够满足她的需求,所以,“花痴”女人对男人往往没有任何挑剔,只要能让她满足,谁操都行,还有的“花痴”女人经常夜不归宿,甚至离家出走,到处去寻找野男人与之交媾。
  说到这里,我们不能嘲笑“花痴”女人有多么的“下贱”,因为她是一个“病人”,而且是一种罕见的“疾病”,正常人难以理解的“疾病”。
  我们知道,有些正常的男人,在性欲的催促下,都会冒着坐牢的风险去强奸女人,“花痴”女人的性欲远远地超过男人,你让她怎么能够克制住自己。
    妈妈就是这样的“花痴”女人,但是,妈妈又是一个有素质、有修养,又有很强自制力的女人,她还没有“花痴”到在外面随意胡来的程度,不过,妈妈能够长期当着自己丈夫和孩子的面,与别的男人频繁的性交,并且又毫不遮掩的大喊大叫,这就足以说明,妈妈的“花痴”程度也是非同一般,因此,妈妈在性事方面的种种做法和行为也就不难理解了。
    当初爸爸让妈妈陪领导操逼的时候,妈妈之所以痛快的答应了,除了保护爸爸之外,这方面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花痴”女人的性生活,一般来说,都是倍受煎熬的,可妈妈确是一个很幸运的“花痴”女人,首先,她有一个宽宏大度的丈夫,同时又遇到了性能力强悍的男人,男人雄壮的身体、粗大的阴茎、猛烈又持久的性交,让妈妈高潮迭起、快感连连,使她强烈的性欲能够经常得到满足和发泄,让她享受到了比正常女人高出好多倍的“性福”和快乐,因此,对妈妈来说,“花痴”的疾病,可以说是一种“快乐的疾病”、“性福的疾病”。:         
  所以,当年爸爸也感觉到妈妈性欲的异常,几次想带妈妈到医院去看病,都被妈妈一次次的拒绝了。
    妈妈虽然性欲超强,又经常在家里和别的男人翻云覆雨,疯狂的性交,但是,妈妈仍然是个很有自制力的女人,妈妈如果真的放纵自己,她根本就不用主动去找男人,妈妈是那样的漂亮、性感,姿色非凡,只要她不拒绝,想操她的男人,可以说是结对成排,可是妈妈并没有在外面胡来,这也是妈妈和一般的“花痴”女人不一样的地方。
  平时过日子,妈妈也是一个对家庭很有责任感的贤妻良母,家里面总是收拾的干干净净,井井有条,对我和爸爸也是照顾的无微不至,在众人面前,妈妈仍然是一个气质高雅、端庄文静的女性,站在那里,亭亭玉立、楚楚动人,不知道底细的人,谁也不会想到,妈妈在背地里能够做出那样的风流艳事。
  局长发明的这种特殊操法,其实妈妈也是非常的渴望,因为,他让妈妈简直是舒服到了极点,尝到了这种滋味之后,妈妈对男女之间的性交,更像是“吸毒”一样的上瘾,同时,两位领导也在妈妈声嘶力竭的淫叫声中,得到了极大地享乐。
  不过,每当他们采用这种招法的时候,每操半个小时左右,他们就会停下来,让妈妈休息一会,然后接着再操。
  妈妈的性欲究竟有多强烈?两位领导,这两根超级的,正常的女人,连一个都承受不了,妈妈竟然能同时享受两个,而且每次都要长达2-3个小时,妈妈才能真正的满足。
  另外,妈妈也和其他的“花痴”女人一样,几乎天天都有要求,不过妈妈还是尽量的克制自己,并不要求天天都让男人操逼,而是隔2-3天,实在是急不可耐的时候,才让男人过来操她。
  但是,妈妈每月例假走了之后的那几天,她的性欲要比平时更加强烈,这时,往往就要让两位领导连续操个三天五天的,她的这个劲头才能过去,然后再恢复正常的状态。  
  由此可见,一个“花痴”女人的性欲是多么的强烈。
  当初,爸爸让领导和妈妈操逼的时候,我们住宅区里的好多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因为妈妈的淫叫声太大了,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离我家老远都能听得到,好多好色的男人都到我家去偷听过,然后互相传说,那时候,附近的人们对妈妈议论了好一阵子,不过,那时我家刚刚搬到这里,谁都不认识,这些议论,妈妈并不知道,时间一长,人们也都习惯了,议论的热潮也就过去了,后来在我的提醒下,妈妈又关上了窗户,偷听的人少了,议论也就更少了。
  自从局长来了之后,周围的人们逐渐的发现,现在有两个男人来伺候妈妈,虽然每次家里都关着窗户,但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站在我家大门外,仍然能听到妈妈的叫喊声,只是声音小了很多。
  于是,那些好色的男人们背地里又开始议论起妈妈来:
  “哎呀,那小娘们,现在的劲更大了,一个爷们都伺候不了她了,现在又找了一个,两个爷们一起操她”。
  “是吗,你咋知道的”?
  “我都盯过好几次了,那两个爷们经常晚上一起来,住在她家,晚上我去偷听,这两爷们,把那小娘们操的嗷嗷叫”。
  这件事,后来又传到了妈妈的单位,单位里的一些男人三三两两的在背地里议论妈妈:
  “哎,特大新闻,你们听说了吗,咱们单位最漂亮的那个娘们,让厂长给干了”。
  “你可别瞎白话,让人听见,挠死你”。
  “这可不是白话,我有绝对可靠的消息,这事千真万确,我有个朋友,就住在那娘们她家附近,咱们厂长他也认识,你们还记得吧,当初,她爷们犯了那么大的事,为啥很快就没事了,因为,为了让厂长帮他压事儿,从那时起,人家就把老婆献给了厂长,让厂长随便享用,并且这事一直到现在都没断,那娘们都让厂长干7-8年了,这事我早就知道,只是没说”。
  “真有这事啊”?
  “我那朋友亲自和我说的,那时候,厂长干的还挺勤呢,三天两头就去她们家干一炮,他说咱们厂长在这方面特有能耐,那都不是一般的男人,一干就是2个多小时,把那娘们干的嗷嗷啸叫,那娘们叫床的声音还特别大,晚上肃静,老远都能听得到,我那朋友经常到她家门口去偷听”。
  “我操了,厂长可太有艳福了,那可是咱们厂子最有姿色的娘们,哎,听说厂长的家伙特别大,好多人在厕所里都看见过,说他软的时候,都比咱们硬的时候还大,一次干2个多小时,这不是够那娘们呛吗”。
  “够呛,那她也得挺着,谁让她爷们犯在人家手里了,要想护着爷们,那就得把逼献出来,还多亏她长得漂亮,厂长相中了,要是一般的女人,你想献出来,人家还不一定要呢”。
    “看来,女人长得漂亮,关键时刻真有用啊”。
    “那当然了,要不然,他爷们早就进去了”。
    “我跟你们说,这还不算,厂长和一个副局长关系特别好,后来,厂长还把这个副局长也叫过去了,他们两个一起干这小娘们”。
    “啊,还有这事,不可能吧”。
    人们就这样在背地里议论纷纷,不过他们都是背着妈妈议论,所以妈妈并不知道自己的事情在单位里泄露了,但是,这些天里,妈妈也能感觉出,她在单位无论走到哪里,人们总是用异样得眼光看着她,妈妈就觉得这里面一定有事。
    在单位里,妈妈有个最好的朋友——张阿姨,于是妈妈就在背地里单独的问张阿姨,到底出了什么事,张阿姨的老公也在这个单位,背地里议论这事的,多数都是男人,于是,张阿姨就把从她老公那里听到的议论全都说给了妈妈,妈妈这才恍然大悟,面对好朋友,妈妈也没有否定大伙的议论,然后,张阿姨就劝妈妈,还是换个单位吧,大家都知道了这事,影响不好。
    那时,爸爸的生意做得非常红火,妈妈的这点工资,完全可以忽略,于是,妈妈办理了停薪留职,回家里做起了全职太太。
    其实,在这方面,妈的心理非常强大,她根本就不在乎人们的议论,她只是觉得事情闹大了,对领导不好,更怕影响爸爸的生意,所以她才选择了急流勇退。
    回到家里,她和两位领导的这种事情仍在继续,并且,出于逆反的心理,妈妈的行为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放纵自己。
    那时,正值夏天,即使关着窗户安稳的睡觉,都会热的难受,操逼时,那种剧烈的体力运动,两位领导连热带累,各个通身是汗,妈妈也是热的受不了,反正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了,也用不着再瞒着了,干脆,打开窗户,让你们随便听,再说,用不了多久,我们家就要远离这里,搬到新房子里去住,于是,妈妈和领导操逼的时候,又重新打开了窗户,谁爱偷听,就让他听个够。
  后来,确实有好多男人都到我家墙外偷听过,甚至还有妈妈单位个别好色的男人,他们一是为了见证一下这个消息的真假,同时更想听听妈妈这个漂亮的大美女被操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样的叫声,个别人还把妈妈叫床的声音录了音,然后互相翻录,再到背地里去偷听。


第六章
  妈妈的单位,有个电器工程师,长得很帅气,和爸爸妈妈关系都比较好,年龄也和爸爸相仿,我叫他张叔叔,他家住的离我家也不太远,骑自行车也就十几分钟。
    我从12岁那年,就开始自学电子技术,有不明白的地方,就经常去他家请教,张叔叔家里就他一个人,前几年张叔叔因为在男女之间的事情上犯了点错误,老婆和他离婚了,直到现在,一直都没再娶。
    张叔叔也是个性能力很强的男人,就是因为老婆满足不了他,所以,他才在外面找了别的女人,离婚以后,他更是饥渴难耐,那时,妈妈和领导的事,他也早就知道了。
    张叔叔人很好,每次我向他请教,他都耐心的给我讲解,还经常给我买好吃的东西,有时候,时间太晚了,我就住在他家里,时间长了,我和张叔叔就成了好朋友,在一起可以是无话不说,包括男女之间的事。
    有一次,我住在他家,熄灯以后,他特意和我说起妈妈和领导的事,他说我们家周围的人,基本都知道了这件事,然后他就求我,让我把妈妈和领导的事详细的说给他听,我想,反正他也知道了,再说,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也就没有瞒着他,但是我让他保证不要向别人说,张叔叔答应了我,于是我就把领导和妈妈的事,详细的和他说了,他听了非常兴奋,还问了我好多更加详细的问题,包括,领导的鸡巴有多大,操的时候是不是全都插进去,一次操多长时间,妈妈受了受不了,几天操一次,一共操了多久了等等,我把我知道的,都和他说了,从那以后,每次我住在他家,他都会问我妈妈和领导的事,他还把单位里的人怎样议论妈的话也都向我说了,同时,他也和我讲了好多男女这方面的事,
  他说,其实,像妈妈这样的事,在单位里有很多,他们单位一共有500多人,实行三班倒工作制,单位里有20多间倒班宿舍,夜间,有的倒班宿舍没有人,有的男女就在上夜班的时候,偷偷去倒班宿舍操逼,已经被人发现,并且流传出去的,就有20多对,没被发现的,不知还有多少。
    其中,还有一个女的,长得很漂亮,有一天半夜,她和车间主任在宿舍里操逼,被人当场发现了,这个人在厂里是一个很“流气”又很“霸气”的一个男人,没有人敢惹他,然后,这个人就要挟这个女人,要这个女人也让他干一炮,否者,就把事情说出去,女人没办法,也只好答应了他,不过,从那以后,上夜班的时候,这个男人又几次的找这个女人操逼,女人也只好硬着头皮让他操,但是,这个男人很不守规矩,操完之后,还把这事向其他人炫耀,后来好多人都知道了,这个女人也只好离开了这个厂。
    有一天,我住在张叔叔家,夏天很热,前后窗户都开着,刚躺下不多时,房后就传来了一个年轻女人的淫叫声,我问张叔叔,这是谁家,张叔叔就向我详细的讲述了这件事。
    原来这家三口人,爸爸妈妈和一个姑娘,这个姑娘15岁的时候,他爸爸就去世了,妈妈给她找了一个继父,她18岁的时候,妈妈也因病去世了,只剩下这个姑娘自己,没有生活来源,只好和继父生活在一起,后来,这个继父就经常在晚上和这个姑娘发生性关系,周围的人都知道。
    除此之外,张叔叔还陆续的和我讲了好多这方面的事情,什么老公公和儿媳妇,大伯哥和兄弟媳妇,姐夫和小姨子等等,通过张叔叔的这些讲述,使我更加明白了,原来像妈妈这样的事,真的是太多太多了,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只是有些人做的比较隐蔽,别人不知道而已,从那以后,对妈妈的事,我的心里也更加坦然了。
    有一次,张叔叔对我说,假如有一天我也和你妈妈操一次,你会生叔叔的气吗?我说,那都是你们大人之间的事,我当小孩子的不管这事,不过,你强奸妈妈可不行。
    其实,张叔叔也早就贪恋妈妈的美色,只是不好意思,也没有机会,自从听说妈妈又找了一个男人,他也终于按耐不住了。
    有一天,我家里的洗衣机坏了,妈妈让张叔叔到家里来修洗衣机,我上学,爸爸也不在家,家里就妈妈一个人,张叔叔上去就搂住了妈妈,在妈妈身上乱摸,妈妈挣扎着,张叔叔一边搂着妈妈,一边说:妹子,你太漂亮了,我都惦记你好多年了,答应我一次吧。
    其实,妈妈平时心里很喜欢张叔叔,所以,也就假装的挣扎了几下,然后就半推半就了,妈妈插好了大门,落下了窗户帘,铺好了被子,然后脱光了衣服,张叔叔贪恋妈妈好多年了,又离婚几年没有接触女人了,早就饥渴难耐了,当他看见妈妈雪白丰满的肉体时,兴奋的都要流鼻血,连前戏都没有,上去就给妈妈插了进去,然后就趴在妈妈身上操了起来,张叔叔的性能力也很强,他的鸡巴15厘米长,在男人里面也算是很大的,不过对妈妈来说,太一般了,不过他的时间也很长,操了妈妈将近一小时,虽然不像两位领导那样让妈妈彻底满足,但是,也操的很舒服,妈妈也一直在呻吟着。
    操完之后,他才修的洗衣机,修完之后,张叔叔又来劲了,又操了妈妈一个多小时,这是妈妈有生以来,第一次背着爸爸,让别的男人操逼。
    有一天,我又住在了张叔叔家里,张叔叔就把和妈妈操逼的事非常详细的告诉了我,他一个劲的夸妈妈长得漂亮,身子白,操着过瘾,连鸡巴插在妈妈逼里是什么感觉都详细的和我说了,并且告诉我,一定要保密,千万不要让爸爸知道。
    从那以后,张叔叔就时常在大白天偷偷地来我家,和妈妈操逼,然后,我去他家时,他就对我详细的讲述和妈妈操逼的过程和感受。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