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色满园1

入夜,月色在阴云的遮盖下忽明忽暗,豆蔻儿翻了个身,将耳朵贴上隔音并不好的墙面,偷偷听起隔壁间的动静。
    都这个时辰了爹爹怎么还没回来?往常早就拉着二娘在屋里搞起来了。
    豆蔻儿掩不住眼底的欲望,两手撩开胸前轻软的纱衣,揉捏起酥白软嫩的玉团儿,一边揉捏一边闭着眼幻想爹爹在操弄自己的模样。
    爹爹粗大的分身顶在她蜜穴入口,紫红色的大龟头在她穴口处来回滑动,就是不顶进去,直撩拨的她欲火焚身,蜜穴里不停的往外流水。
    龟头蹭上湿润的蜜液,一跳一跳的又胀大了几分,爹爹呼吸粗重的抓住她双腿,胯间巨龙狠狠顶进她的小骚穴,直捣她花心最敏感的软肉,顶的她咿咿呀呀浪叫不已。
    豆蔻儿双眼一睁,小穴里哗啦流出一道淫液,她居然光想想就小高氵朝了。
    可随即而来的空虚,小穴的瘙痒难耐,折磨的她好想有个又粗又热的东西来填满她的淫穴。
    豆蔻儿夹着被褥难耐的蹭了蹭,双手乱了章法的狠狠抓住自己雪白的胸脯,直把两团软肉抓出数道红痕。
    胸前的痛苦和下体的不满足感令她喘了一口气,一直紧贴在墙面的耳朵,隐约听见了吱呀的推门声,接着便是两道轻重不一的脚步声。
    豆蔻儿停下胯间厮磨,整个身子靠近墙面,半张脸严丝合缝的贴着冰凉的砖墙。
    “荡妇,等不及了吧,今天跟你玩点刺激的。”
    爹爹的声音透过墙面传进豆蔻儿耳朵里,豆蔻儿心神荡漾,满脸期待的等着那边玩什么新花样。
    爹爹跟二娘向来玩法大胆,二娘又特别能琢磨一些闺房之乐,在床上淫声浪语很能放得开,所以爹爹最疼二娘,时常被爹爹滋润的二娘总是红光满面,脸蛋都能嫩出水来,虽然身材稍微有些丰腴,却也风姿绰约很有韵味。
    只听二娘浪笑了几声,似乎也很期待。
    “把衣服脱了,屁股撅起来跪好。”
    二娘脱衣服的速度相当快,眨眼功夫就已经跪在床榻上,撅起圆润紧实的大屁股,“老爷,快点来,人家的骚穴都饿了,想吃肉。”
    爹爹被二娘摇着屁股的媚态弄得小腹一紧,巨龙瞬间苏醒翘高,把锦色的绸缎顶起一个大鼓包。
    二娘见把爹爹的欲火给挑起来,屁股扭的更欢实,爹爹还没玩呢,胯下硬物就想狠肏这个骚货了,他暗自恼火,强忍着欲望朝大白屁股拍了一巴掌,他是瞅准了花穴拍的,粗糙的手掌用劲不小,一巴掌下去二娘又酥又痛的吟叫出声。
    豆蔻儿伸手摸向自己小穴,闭着眼学爹爹那样抽打了一下自己娇嫩的蜜穴,这种痛并快乐的感觉让她咬着牙齿强忍浪叫,才勉强没出声。
    隔壁房动静小了,豆蔻儿不知道爹爹他们在干什么,她移开脑袋扣弄起那块松动的砖石,青灰色的石头在她小心的动作下,慢慢被掏了出来。
    一束亮光从隔壁房间透过来,打在她酥胸上,照亮了含苞待放的小红果。
    豆蔻儿重新趴过去,这回直接把眼睛贴在墙面上,大胆的偷窥起爹爹跟二娘交欢。
    只见爹爹握着一只婴儿手臂粗细的红烛,正把红烛倾斜,往二娘臀缝里滴蜡油,二娘被蜡油灼痛的浑身直抖,嘴里啊啊叫唤。
    爹爹把凝固在臀缝的蜡油扣掉,让二娘把屁股再翘高点,二娘听话的撅着屁股,把上半身压的更低,后穴跟骚穴几乎都对着天。
    爹爹用手指戳了下二娘的后穴,在里面使劲搅了搅,趁着软化的后穴没等合上,把滚烫的蜡油直接滴进穴缝里!
    “啊……老爷……要坏了,里面好热好烫……”
    爹爹不管二娘痛苦的叫唤,握着又粗又长的红烛猛地插进花穴里,直接插到底!
    “啊!”二娘被迫高翘着屁股,又惊又怕那根红烛的火苗烧到自己。
    微弱的火苗在穴口上方跳跃着舞蹈,二娘现在就像是一个人形烛台,吞着那粗长的红烛,穴肉上溢满了不断流淌下来的烛油。
    豆蔻儿看的又是惊怕又是欢喜,爹爹的那些花样每次都会吓坏她,可每次她看完后都好想那些花样也用在她身上。
    光是用看的她小嫩穴里就流出了不少的淫水,沾湿了身下的褥子。
    “今儿晚上我们来玩个水浇连营,看看你能灭多少火。”爹爹邪恶的在二娘臀肉上摸了一把,又去拿来蜡烛在床榻下面的地上点燃不少。
    二娘穴里插的那根蜡烛还在烧着,就剩下半个指节那么高,火苗的热度她都能感觉清楚,因为她回不了头去看,所以她也没发现爹爹正把最后一根蜡烛,对准她刚被蜡油封口的后穴捅去!
    “嗯唔……不要啊,老爷……人家真的受不了了,里面好涨好难受,求求你拿出去一根……”二娘颤着身子讨饶。
    爹爹玩的正兴起,哪管的上她呀,“老实趴好,再乱动我就拿蜡烛烧你的骚穴!”
    二娘吓的不敢动了,豆蔻儿却听的很激动,小手探向下体用指腹拨弄起硬起的小豆豆,敏感的豆芽儿才被触碰几下,就弄的豆蔻儿全身酥软,小穴里面一缩一缩的。
    她又不敢叫,怕隔壁间的人听见,只能咬住下唇,一边自摸一边看着爹爹玩弄二娘。
    二娘跪趴在床榻中间,屁股对外两穴插着燃烧的红烛,爹爹已经脱光了衣服钻上床,下面高高翘起的巨龙,正对着二娘低垂的头。
    他也不管二娘这个姿势受得了受不了,大掌一捏就把二娘下巴给抬了起来,二娘感觉后脊都快断了,还没等她求饶,嘴里就被塞了个充实。
    “你这个荡妇,看我今天不把你干喷水来!”
    “唔唔……啊哦~……”
    二娘早被调教的习惯了口交,爹爹每一次都把巨龙顶到深处,圆圆的大龟头捅进嗓子眼,被温热湿软的嫩肉包裹收紧,比插进二娘松掉的淫穴还舒服。
    二娘嗓子眼就跟骚穴一样,也有敏感点,被爹爹连番冲撞呜咽的淫叫不止,连被插满蜡烛的两穴都有了感觉,她伸手绕过肚子摸向丛林密处,手指捻起肿的像黄豆那么大的淫豆,使劲儿揉搓碾压,翻江倒海的欲浪在她下腹聚集,淫穴里的软肉一缩一缩的紧裹着蜡烛,像要把蜡烛往深处吞,跳跃的火苗眼看就要灼烧到红艳艳的穴肉了。
    二娘鼻腔发出一声低鸣,搅紧的淫穴里喷出一股四散开来的水花,浇湿了两穴的火苗和地上一根根蜡烛的烛光。
    豆蔻儿拨弄小豆豆的动作越来越快,滚烫的呼吸喷洒在墙上,星灿的双眸死死盯着二娘穴里喷水灭火的那一幕,颤抖的跟二娘同时达到高氵朝。
    一个悄无声息的黑影,停靠在床侧,目光炙热的望着豆蔻儿自慰高氵朝的表情,薄而优美的唇噙起一抹谑笑。
    “小淫娃,你这幅模样可真骚啊!”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