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医学研究

「下面播报一则新闻。今日凌晨3 点40分,一架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飞往
香港的航班发生坠机事故。据悉,机上共有113 名乘客,全部失踪,无人生还。
其中,刚刚获得第二百三十一界诺贝尔医学奖的我国著名的生物学家医学家林惟
河、谢茜夫妇也不幸遇难。目前事故原因还在调查中……」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电视节在不厌其烦的一遍遍播放同一条新闻。电视机前
面的茶几上放着各种各样的报纸,头条都是此次飞机遇难的情况。
沙发上蜷缩着一个小姑娘,年纪不大,十四五岁的光景。披肩散发的窝在沙
发上,眉目清秀,但眉间紧紧的皱着,脸颊上布满了泪痕。
看着电视机里父母领奖时那开心的笑容,林秋芳怎么都不会相信这是父母留
给自己的最后念想。从知道这个消息已经过去三天了,林秋芳到现在都不愿相信
这是真的。哭累了就睡一会,希望睡醒之后,爸爸妈妈能出现在自己面前,告诉
她那只是一场噩梦;可每次醒来茶几上的报纸,电视机里传来的声音,都在无情
的摧毁她心里那一丝丝的侥幸。
林父林母是当今世界上著名的生物专家,因其在人类基因的可控性方面做出
的卓越贡献,被授予今年的诺贝尔医学奖。但谁都不知道,基因可控性的真正发
现者却是林秋芳!
林秋芳从小就很聪明,但也没有到神童的地步。可在她八岁那年开始接触生
物学之后,她便在这一领域展现出惊人的天赋;再加上家学渊源,不到三年便达
到了林氏夫妇的水平。林父林母高兴之余也有一点点吃味,本以为自己已经是难
得的天才了,没想到自己的闺女比他们还妖孽。林秋芳十三岁那年,在父母的配
合下,林秋芳终于完成了人类遗传基因的控制操作实验。对于这个成果,林秋芳
一家自然是欣喜非常,不过出于对林秋芳的保护,林父林母决定以他们夫妻俩的
名义对外发布这一结果。
因为这一成果的先进性,林氏夫妻毫无争议的获得了今年的诺贝尔医学奖,
可没想到,这竟然成了他们的催命符。
林秋芳已经彻底放弃了,她知道,父母再也回不来了。不能带着她去公园,
不能给她做她最喜欢吃的三汁鲜,不能在她做实验的时候给她帮忙,不能……尽
管已经试着接受这个事实,一想到这些,林秋芳的眼泪又刹不住了。
迷迷糊糊的不知过了多久,林秋芳心中的悲伤已经稍稍平息,强撑着精神来
到地下实验室。
父母尽管已经不在了,但自己不能让他们抱着遗憾而去,自己一定要完成他
们的遗愿,哪怕牺牲一切。林秋芳盯着冷冻室里的一小瓶半透明液体暗暗下定决
心。
「臭小子,你给我站住!老娘今天非得把你的鸡巴剪了!气死老娘了!」
房间内,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手里挥着一把硕大的剪刀,追着一个二十岁
左右的青年,边追边气急败坏的喊道。青年浑身上下只挂着一个内裤,关键是还
是反的。
「林秋芳,你不要太过分!你再追我,我反抗了啊!」青年被少妇从楼上追
到楼下,从厨房追到客厅,一路大呼小叫。
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把目光从书上拉回来,无奈的看着这
对活宝。这已经是这个星期第三次还是第四次了,记不清了,要是还这么下去,
迟早有一天要把这房子给拆了。
「小兔崽子,你还反抗?你反抗一个试试。操你妈的,你给老娘站住……哎
哟,累死老娘了。」少妇明显有点气喘,追到沙发旁边的时候,终于体力不支,
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嘿……嘿。」青年也在不远处停下来了,双手撑膝,喘着粗气,冲着少妇
得意的狞笑,「追啊,你再追啊。操我妈?那就是操你自己啊,你什么时候变成
日本人了,我怎么不知道。」
少妇听了大怒,作势就要从沙发上蹦起来。无奈力不从心,这小子比河里的
泥鳅还滑,只要第一下没抓住,后面就甭想碰到他了。少妇咬碎银牙,怒睁凤眼,
几乎是要用眼神把面前的年轻人杀死了。
年轻人毫不在意,反正只要不被她抓住,瞪几下有什么关系。几个大喘气,
青年很快恢复了体力,站直身体,冲着少妇抛了个眉眼,大声说道:「第两百三
十一次赛跑,林栋同学发挥出色,在枪林弹雨中奋勇前行,与外界恶势力进行了
顽强的斗争,再次获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而林秋芳同志,尽管也发挥的不错,
但最终棋差一招,屈居第二。现在请大家把最热烈的掌声送给林栋同学……谢谢,
谢谢」说完自己啪啪的拍了几下手,然后冲着沙发上的小姑娘一顿挤眉弄眼,最
后还滑稽的鞠了一躬。
少妇气的哇哇直叫,可她根本没有青年的恢复能力。这臭小子体质越来越好
了,自己追起来也越来越吃力了。几年前,臭小子还要跟自己斗智斗勇,现在这
小子只跟自己斗勇就行了,只要一看到自己生气,那就是撒丫子就跑,比兔子都
快。想到这,少妇颇感无奈,只好努力聚起眼神,希望靠着眼神,能够吓到这个
臭小子,可惜啊,眼神终究不能杀人,这小子脸皮又厚,自己的目光怕是一点威
慑力都没有,反倒被这小子偷偷笑话。
青年表演完毕,得瑟的甩了甩头发,抬起脑袋,居高临下的看着沙发上的少
妇,当然要保持安全距离。万一这疯婆娘突然暴起,那自己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青年觉得自己耀武扬威的差不多了,可不能等到这婆娘恢复体力了,趁现在赶紧
撤。青年盘算完,对着少妇「嘿嘿」直笑:「老妈,你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生
龙活虎啊。要多注意身体,万一哪天闪着腰啊、抻着腿啊什么的,我可是会心疼
滴。您老人家在这休息会,小爷我先闪了。」说完一扭腰,刺溜一下就要从沙发
旁边溜过去。
「噗通」、「哎哟」,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然后就听到青年的惨叫声:
「林瑶,你他妈的阴我……妈,妈,你是我亲妈,你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这
次吧,刚才我是和你开玩笑的呢,下次再也不敢了,我错了,你饶了我这次吧…
…妈……啊……」
晚上十二点,林家别墅后院。
一个黑影顺着墙壁上的水管蹭蹭的往上爬,姿势老道,动作熟练,看样子没
少「练习」。
「我日啊,没必要这么狠吧。」林栋心里泛苦,这已经是第三个窗户了。而
且这个窗户上的暗门也被老妈给清了,看来这次老妈是动了真怒了。
得!此路不通。林栋咬牙切齿的顺着墙壁滑下来,心里嘀咕着:林瑶,看我
下次不干死你,还有老妈!不过老妈好像一次都没得手过,反而每次都被她追的
满地乱跑。说来也奇了,老妈眼看着都四十岁的人了,你要说模样不老还能归功
于保养的好,可这体力还是那么「凶猛」。记得自己二十岁之前,从来没从她手
下逃走过,也就这两年自己发奋图强,才堪堪和老妈有一战之力。
林栋瞎想了半天,又绕到了林瑶身上,想起中午被她阴的那一下,真是欲哭
无泪,竟然在阴沟里翻船了。不过眼下得想着怎么进去,中午被林瑶绊了一脚,
然后老妈一个饿虎扑食,直接把自己摁倒在地,一通胖揍,最后直接把自己丢了
出来。挨了一顿打倒是小事,关键是自己一毛钱都没来得及回去拿。这个点都是
半夜了,从中午到现在一口水都没喝上,身上只有条内裤,连出门都不方便。
林栋仰天长叹:天不助我啊!然后一扭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眼睛一亮,
嘴角翘起,露出一个有多猥琐要多猥琐的笑容。
「吱呀……」一阵窗户打开的声音,开窗户的人连忙按住窗户,可不能吵醒
屋里的人。猫着腰,鬼鬼祟祟的从窗户缝里挤了进来。
还好自己有后手,差点被老妈给打傻了,林栋得意的想到。原来这个窗户还
是林栋四年前设的暗门,年代久远,之前自己给忘了。
进了屋子,林栋踮着步子,蹑手蹑脚的溜了过去。没走几步,屋子里突然响
起一个声音,吓得林栋转身就往窗户旁边跑。
「爸,你又爬窗户啦。」
声音怎么脆生生的?不是老妈!对啊,这不是老妈的房间。林栋一拍脑袋,
自己都快成了惊弓之鸟了。这是馨儿的房间,这丫头,我放心!不过打扰到馨儿
睡觉也是不好的嘛。
林栋尴尬的笑了两声,掩饰一下,干笑道:「那个……馨儿,还没睡啊,妈
呢?」
林馨伸手把床头灯打开,撑起半个身子,一只手揉着眼睛,道:「睡着了呢,
不过被爸爸吵醒了。妈妈早去睡了啊!」说完,看到林栋一只脚踩着窗台,两只
手扒着窗沿,作势要往下跳。
林栋听了,心中大定。咳嗽了一声,悻悻的转过身子,说道:「那个,馨儿
啊,你睡吧,爸爸回去了,啊。」这一回头不要紧,林栋眼睛顿时就直了。
灯光下,馨儿半盖着被子,里面是一件小小的粉色吊带,嫩嫩的乳鸽在前面
撑起两个小包,加上馨儿又是刚醒,双眼迷离,面颊坨红,看得林栋色心大起,
狂咽口水,恨不得冲上去咬一口。
当下,林栋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冲着馨儿「嘿嘿」一笑,道:「馨儿……
一个人睡觉怕不怕啊,要不要爸爸来陪你啊?」边说边搓着手,往床边走去。
「爸,你怎么笑得跟大灰狼似的。」馨儿还迷糊着呢,没反应过来林栋要干
什么。
林栋哪管这些,一屁股坐在床边,伸手把馨儿搂到怀里,刚想上下其手,就
听的馨儿叫道:「爸!你身上好多泥啊,把我的床都弄脏了。」
这一叫不要紧,差点把林栋吓得都尿了。赶紧捂住馨儿的嘴巴,低声急道:
「我的小祖宗哎,叫什么啊,待会把妈吵醒了。」
馨儿这才明白,伸手把林栋的手拉下来,睁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道:「爸,
你是不是又被妈妈打啦。」
饶是林栋脸比墙厚,听得女儿这么问,也是老脸一红,结结巴巴地说:「没
……没有的事,爸……爸爸今天出门没看黄历,遇到劫匪了,被抢的只剩一条内
裤了。」
馨儿才不会信他的鬼话呢,白眼一翻:「切,你肯定又被妈妈揍了!」
「小孩子,瞎说什么呢。打是亲,骂是爱,知道不?」
「哎呀,说了不要上来嘛,把我的床都弄脏了!」馨儿见林栋越来越过分,
手都伸到自己衣服里了,不满的说道。
「嘿嘿,没事。爸爸这就去洗。」说完,跟打了鸡血似的,一溜烟窜进了浴
室。
「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哦哦哦……」浴室里响起了林栋特有的歌声,馨儿
撇了撇嘴,翻个身又睡下了。
浴室内,林栋扯掉内裤,打开水龙头,也不管热水凉水,直接就往身上喷。
看着自己已经昂首挺胸的小弟弟,林栋一本正经的说道:「兄弟啊,中午没让你
吃饱,待会给你顿大餐,嘿嘿。」
前后不到三分钟,林栋就出了浴室,手上拿着一条浴巾胡乱的擦了擦,内裤
上反正都是泥,也不穿了,就这样光着身子摸上了床。
「小馨儿,想不想爸爸啊?」林栋猥琐的把馨儿抱在怀里,一只手早就顺着
腰钻进了馨儿的衣服里,覆上了那对小奶子。
「爸……人家都睡着了。」馨儿刚刚要入睡就被林栋吵醒了,有些不开心了。
「嘿嘿,爸这不是想你了嘛。来,让爸爸看看我的小馨儿发育的怎么样了。」
林栋把馨儿翻了过来,顺手就把馨儿的吊带从身上扒了下去。
看来我还是如此的「善解人衣」啊,林栋无耻的想到。
柔和的灯光下,馨儿的小奶子泛着晶莹的白光,林栋都觉得有点晃眼了。凑
起两根指头,捏住了一颗小樱桃。
「爸……你讨厌……」馨儿的声音腻腻的,眯着双眼,胳膊已经搂上了林栋
的脖子。
林栋「嘿嘿」直笑,低头含住馨儿的小嘴,搂着馨儿又翻了一圈,让馨儿趴
在自己身上,两只手往下,一抻一拉,馨儿的小内裤就离身而去。
馨儿却不害羞,和爸爸都那么多次了,也就由着林栋了。
刚摸到馨儿的小屄上,林栋就感觉到一股湿气。看来这小丫头也忍不了了。
林栋上下其手,不一会,馨儿就有点喘息了。看着差不多了,他掐着馨儿的
腰身,把馨儿往下一拉,冲着馨儿挑了挑眉,道:「乖女儿,帮爸爸舔舔。」
馨儿正享受爸爸对自己身体的爱抚呢,突然就没了,瞪了林栋一眼,皱了下
小鼻子,嘟囔了一句:「大色鬼。」也没反抗,乖乖的伸出舌头,把林栋的鸡巴
从上到下的舔了一圈,然后一口含到了嘴里。
「咝……呼……」林栋长舒了一口气,爽的都想骂人了,和中午做贼似的给
诺诺开了苞还被老妈追的满屋子跑比起来,这会简直就是天堂啊。
馨儿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熟练的用嘴唇包住牙齿,吞吐着林栋的鸡巴,尽
管只能含住龟头,但那种清纯的小脸,嘴里却含着一根大鸡巴,这样具有强烈矛
盾色彩的画面,能带给林栋最大的刺激。林栋伸出手指沿着馨儿的脸颊慢慢滑动,
看着馨儿那稚嫩的笑脸,鸡巴不受控制的继续增大。林栋的鸡巴在馨儿的小嘴里
涨到了最大,馨儿含起来都有点吃力了。
「爸,你的小鸡鸡怎么又变大了?我含不住啦,不吃了!」馨儿吐出林栋的
鸡巴,噘着嘴说。
林栋正爽着呢,突然「鸡巴套子」就没了,赶紧安抚馨儿:「乖女儿,再吃
一会,就一小会,待会爸爸让你爽翻天。」
馨儿听了,鄙视的瞥了林栋一眼:「是你爽吧,每次都把人家插得那么狠。」
不过也没让林栋失望,重新低下头,伸出舌头在龟头上舔了起来。
馨儿的舌头又软又滑,光用舌头在林栋的鸡巴上舔着,产生的快感比全含在
嘴里的都强烈。林栋见馨儿实在无法把自己的鸡巴全部含进去,而自己的鸡巴都
要涨爆了,再也忍不了:「馨儿,快!自己坐上来,让爸爸好好的操操你的小屄。」
林馨吃着爸爸鸡巴的时候,困意早就没了,尽管嘴巴硬气,但屄里已经开始
往外冒水了。听爸爸不再要自己继续给他口交了,当下随着爸爸的动作骑上了林
栋的腰。
林馨叉开两条小腿,右手扶着林栋的鸡巴,在自己的阴唇上擦弄了几下,让
从自己屄里流出的水涂满林栋的龟头,然后支起腰身,慢慢的把林栋的鸡巴吞进
自己下面的「小嘴」。
林栋尽管一直都很急色,但在床上干馨儿她们的时候却是很小心,因为相对
于她们的小屄来说,自己的鸡巴实在有点大;林栋害怕一不小心伤到她们,自己
心疼不说,老妈要是知道了,估计都能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林馨紧闭双眼,绷着身子,终于把林栋的鸡巴全部吞了进去。虽然上面的嘴
巴不能完全吃进去,可我下面的嘴还不是把你全吃了。林馨得意的想到,冲着林
栋抛了一个媚眼。然后摇着小屁股,适应小屄里的这个大家伙。慢慢的,林馨的
小屁股摇的越来越快,还会小幅度的抬起屁股,让林栋的鸡巴在自己的小屄里抽
插。
林栋早就等不及了,这会馨儿终于入巷了,当下掐着馨儿的细腰,屏了口气,
挺着屁股开始加速抽插。
「啊……啊……爸……爸……」
林栋听着馨儿的声音,有些遗憾:馨儿尽管功夫不错,可就是叫床不好听。
反而是瑶瑶叫起床来,那叫一个惊天动地啊。一想到林瑶,中午被她阴的事就浮
上心头,直恨得牙痒痒,心里发狠:看老子下次不干死你个骚货。林栋心里恨着,
化愤怒为动力,插在馨儿小屄里的鸡巴动的更快了。
这么一来,林馨更受不了了,嘴里几乎没有连贯的字,全是「咿咿呀呀」的
声音,叫到后来,都带着哭腔了,身子软倒在林栋身上——就一会的功夫,馨儿
的第一次高潮就到了。
林栋可不担心,他知道馨儿一高潮就爱哭鼻子,也不停顿,翻个身把馨儿压
在身底,举起馨儿的两条腿,抱在胸前,鸡巴像打夯一样撞着馨儿的嫩屄。
林馨年小屄浅,哪禁得起林栋这样猛干,半个小时的功夫,就来了两次高潮。
现在整个人趴在床上,被林栋干的意识模糊,上半身几乎是软瘫在床上;林栋从
后面捞着馨儿的小屁股,正进行最后一波冲刺。
终于林栋也到了强弩之境,嘴里吼了几声,用尽全身的力气插了几下,最后
一下龟头都插到馨儿的子宫里了,在里面哗哗的喷精。
反正老妈允许自己可以在馨儿和瑶瑶的身上内射,不射白不射,林栋想道。
等鸡巴射出最后一股精液之后,林栋俯下身子,抱着林馨侧躺在床上,拉过被子,
就这样鸡巴孩插在馨儿的小屄里,沉沉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林栋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被绑在床上,老妈拿着
把剪刀,作势要把自己的鸡巴给剪了。
林栋一个激灵,被吓醒了。刚睁开眼,视野里就出现一双硕大的眼睛,眼睛
上面眉毛倒竖,真是一惊未平一惊又起,林栋直接被吓得「啊!」一声大叫出来,
这一嗓子,要多惊悚有多惊悚。
林秋芳昨天中午把林栋「噼里啪啦」一顿好揍,然后直接丢出房子,心里就
像三伏天吃了一筐冰棍一样。她知道到半夜之前,林栋都不敢在别墅周围晃悠,
等到傍晚把林馨从少年宫接回来的时候,嘱咐家里的几个闺女谁都不要给他开门。
为了防止他半夜翻窗户,还把家里所有的窗户全部上锁,可千算万算,没想到最
后还是被这小子钻了空子。
林栋一嗓子吼出来,还想说话,就被老妈把嘴巴堵住了,这才发现自己的鸡
巴被老妈抓在手里了,上面黏糊糊的全是不明液体,看来是老妈从馨儿的小屄里
刚拔出来。
林秋芳这个气啊,一大早过来叫馨儿起床,就发现这个小子抱着馨儿躺在床
上。那可恶的鸡巴竟然插在馨儿的小屄里,馨儿的小屄又红又肿的,不用说,肯
定是这小子昨晚干的,看得林秋芳又气又心疼。当下,直接把林栋的鸡巴从馨儿
的身子里拉出来,也顾不得上面全是骚水了,一把抓住,看着小子往哪跑。
谁知林栋刚睁眼就嚎了一嗓子,倒把林秋芳吓得不清,怕他吵醒旁边还睡着
的馨儿,赶紧把他的嘴堵上。
林栋睁大眼睛,惊恐的看着林秋芳,心思急转,趁着林秋芳一愣神的功夫,
双手猛地一推,就要起身逃跑。
「啊……」这一次,叫声凄惨无比,真是听者落泪,闻者伤心。林栋蜷着身
子,双手捂着下面,在床上打着滚,额头上冷汗都下来了。
林秋芳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刚才正抓着林栋的鸡巴,林栋一推,自己身
子不受控制的往后倒,下意识的抓紧了手中唯一可以抓着的东西,于是乎,林栋
的鸡巴差点被她整个扯下来。
尽管林秋芳不止一次说过要把林栋的鸡巴剪下来,可那只是吓唬他而已,她
从来没想过真的要把林栋变太监。这下林秋芳可真的吓坏了,也顾不得生气了,
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嘴中说道:「栋栋,栋栋,快让我看看,伤着了没,块给我
看看,有没有伤着啊?」
林秋芳不管不顾的拉开林栋的手,只见林栋的鸡巴通红通红的,龟头下面的
包皮有点破皮,其他的倒是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又用手抓住,捏了捏,坚硬滚烫,
看着比平时还要大一点。林秋芳长吁了一口气,幸好没什么问题,不过以后可不
能再把让林栋变太监的事挂嘴边了,说不定哪天一不小心就在自己手里实现了。
林栋此时心里哇凉哇凉的,只想着:老妈真把我给废了!我的瑶儿啊,我的
馨儿啊,以后再也没办法操你们了。还有老妈啊,尽管您老人家连孩子都给我生
了,可我一次都没操过你啊,亏大了。一时间万念俱灰,有气无力的说:「老妈,
我不怪你。这下你心满意足了,我真的变成太监了,以后你也不用像防贼一样防
着我了。馨儿和诺诺就给她们找个好人家嫁了吧,反正我以后也给不了她们性福
了;不过林瑶要伺候我一辈子,这可是我最后一个请求了,你一定要答应我……」
林秋芳一开始听着林栋说的话,心里还有一些感动:自己即便这把他给废了,
他也不怨我,真不枉我最疼他了。可听到后面说起林瑶的事,还说得跟遗言似的,
就有些哭笑不得了,这小子还没忘记昨天被瑶儿绊了一脚的事。
林秋芳听得林栋说的好笑,当下就想逗逗他,强忍着笑意,故作悲痛,道:
「栋栋,妈妈对不起你啊!妈妈不是故意的,现在连筋脉都坏死了,只能割掉了。
你放心,妈妈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什么?」林栋从床上直坐起,瞪大眼睛看着林秋芳,颤抖着声音道:「坏
……坏死了?老妈,你……你……你不是逗我的吧?」
林秋芳心里已经笑的不行了:小样,老娘还治不了你。其实这也怪不得林秋
芳耍小聪明,最近几年,这小子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去年瞒着自己,把十一岁的
馨儿偷偷开了苞,害怕自己知道,竟然和馨儿串供,要不是自己看出来了,估计
现在都被他们蒙在骨子里呢。后来自己和他约法三章,一个星期才可以和馨儿做
一次,而且必须等到诺诺十二岁才可以开苞。没想到,这个小淫魔昨天就向只有
九岁的诺诺下手了,尽管诺诺那小胸脯实在不像九岁的丫头,可她的年龄却是实
实在在的九岁啊。如果不遏制林栋的这种行为,以后怕是连刚出生的他都能下去
手。
林栋现在是真傻了眼了,刚才那番话,压根就是他装可怜说的。因为他感觉
自己的鸡巴没什么大问题,就是一开始猛的被拉了一下,痛的有些狠而已。到后
面老妈检查的时候,自己能明显感觉到老妈小手的嫩滑,受这个刺激,自己的鸡
巴反而又涨了一圈,于是乎,心里大安。再说即便自己的鸡巴受了点什么伤,以
老妈的手段那还不是药到伤除啊。不过见到老妈紧张的样子,林栋眼睛一转,计
上心头,昨晚又偷偷的把馨儿给干了,这新债旧账一起算的话,今天自己恐怕又
是吃不了兜着走了,得来一折「苦肉计」,然后趁乱「浑水摸鱼」,最后「三十
六计走为上计」。
盘算的好好的,就被老妈吓的几乎要阳痿了。哎,阳痿不阳痿都无所谓了,
反正一会这个陪着自己「南征北战」的兄弟就要离自己而去了。顾不得「浑水摸
鱼」了,捧起自己的鸡巴,仔细的端详一番。外表上看,龟头红润,颜色饱满,
棒身青筋暴起,狰狞非凡;至于筋脉坏死?用手一捏,软中带硬,弹性十足。这
怎么看,都是一条龙精虎猛,气势不凡的「绝世好鸡巴」啊。
林栋正仔细研究着呢,眼睛不经意的一瞥,老妈刚才竟然笑了一下?坏了,
中计了!林栋心下了然,我就说呢,自己这个鸡巴还没干到老妈呢,哪有那么容
易「寿终正寝」。嘿嘿,既然你将计就计,那我就以不变应万变。
林秋芳正在欣赏林栋那悲痛欲绝的表情,心里别提有多痛快了。接连两天,
这小子都在自己面前吃了亏,要不是现在不合适,林秋芳都想跳上一曲,庆祝庆
祝了。
这胜利的果实还没品尝够呢,林栋突然一下子扑到她怀里,大喊着叫道:
「老妈啊,我错啦,我不该精虫上脑,不该色胆包天,你救救我吧。」
林秋芳冷不丁的被林栋扑倒在床上,还以为被林栋发现了什么,正准备来一
个咸鱼翻身呢,待听到林栋的哭喊声,这才放下心来。原来林栋是在求自己。林
秋芳这下可更爽了,林栋已经好长时间没和自己服过软了。但看着林栋伤心的样
子,林秋芳不禁怀疑自己的这个玩笑是不是开大了。
林秋芳母性大起,怀抱着林栋,手摩挲着林栋的头发,嘴里安慰道:「好啦,
好啦,栋栋,妈妈肯定会尽力把你治好的。」林秋芳当然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
脚,自然不会把自己耍的小心眼向林栋说明的。
林栋投进林秋芳怀抱之后,大呼过瘾啊。林秋芳的胸部长的饱饱满满,看家
里的三个丫头就知道,这绝对是家族遗传,不知道自己那没见过面的外婆是不是
也有着一对豪乳啊。
林栋将脑袋在林秋芳的怀里拱了拱,把自己的眼耳口鼻一股脑的都嵌入那对
自己日思夜想的乳房之中。这也怪不得林栋,平时林秋芳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的,特别是胸前和下身。别说今天这种近距离接触了,就是想看看外围,讨了福
利啥的都千难万险。今天有这个机会,还不大占便宜。
林栋把自己的脑袋摆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嘴里支吾着:「谢谢妈妈,谢谢妈
妈。」也颇为享受这难得的母子情深。
一时间,房内温馨四溢,倒把旁边的馨儿看的一愣一愣的。
哪知林栋死心不改,稍不注意就要作怪。林秋芳这边正酝酿着感情,来一段
意味深长、语重心长的母子恳谈:「栋栋啊,妈妈也不是不把诺诺给你。你年纪
这么大了,怎么做起事了还是这么莽撞啊。你看你昨天把诺诺伤的,到现在还没
下床呢。」
「妈,我错了,以后不会了。」嗯,是不会了,家里的女人除了你,都已经
被我干过了,哪有那么多的萝莉给我开苞啊。
「这才乖嘛。还有啊,以后不要动不动就上蹿下跳的,昨天妈妈又不是要打
你。是你自己做贼心虚,见到妈妈撒腿就跑,妈一见你跑,可不就得追啊。你说,
是不是你错了?」林秋芳觉得今天是个好时机,满怀壮志要以自己的母爱的伟大
来感化这个迷途小子。
「嗯嗯,是我不好。」林栋的话有些心不在焉。开玩笑,老妈的齐逼小短裤
已经被自己揉出一个小口了,这时候别说认个错了,就是让他承认自己阳痿都没
问题。
林秋芳见林栋如此爽快的就认错了,惊讶不已。林栋平时别说认错了,就是
言语也是一点都不吃亏的。难道自己之前的政策真的错了?早知道这小子吃软不
吃硬,林秋芳早就使用柔情攻势了。
当下,趁热打铁。
「对,对。可不就是你错了嘛。下次……呸,呸,呸,不许有下次啊。以后
啊,只要你乖乖的听妈妈的话,妈妈保证绝对不再打你一下。你看,馨儿和诺诺
眼看着也要长大了,你还算她们的爸爸呢,老是这么长不大,怎么能做好爸爸啊?」
这招是激起林栋的责任心。
馨儿听到这话,翻着白眼撇了撇嘴,老妈这是被爸爸乖巧的外表迷惑了啊,
因为她已经看到爸爸正在把他的鸡巴挑进了妈妈的内裤,爸爸总不是想给妈妈挠
痒痒的吧。不过林馨也没打算出声提醒妈妈,反正天天看着妈妈和爸爸在一块打
来打去的也挺好玩的,林馨想着,嘴角露出一抹奸诈的笑容。
林栋此时紧张的不行,这种关键的时刻,可不能让妈妈觉察破绽,成败靠此
一举了。嘴里还要敷衍着妈妈:「妈妈,我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会做个好爸爸的,
让她们以我为荣。」在床上作她们的「好爸爸」,不仅言传而且身教呢。
「好,好,好。真不枉妈妈平时这么疼你。」林秋芳顿时眉开眼笑。
是啊,真的好「疼」,林栋脑子里闪过平时老妈「疼爱」自己的方式,一阵
龇牙咧嘴。见到林秋芳开心的忘形,当即下定决心,就是这个时候。
「还有啊……啊!!!!!!」
说时迟那时快,林栋一把抱紧林秋芳,把她的两只手臂全压住,鸡巴一挑,
腰身一送,整个鸡巴全部插到了林秋芳的小屄里。
林栋觉得从昨天到现在吃的亏,到现在全都得到补偿,而且还是意想不到的
补偿。林秋芳的尽管已经生了四个孩子了,但她从来没有做过爱,虽然没那层膜,
却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处女。这一鸡巴插下去,里面又紧又热,又热又滑,爽的林
栋的鸡巴都麻木了。
林秋芳脑子不够使了,明明刚刚还是母慈子孝的温馨家庭戏,怎么突然间就
变成淫男弱女的重口强奸戏了。屄里面猛的插进的一根东西,让林秋芳出现了瞬
间的空白。
林栋可不管林秋芳的反映,鸡巴一插进妈妈的屄里,没有半刻停留,立马挺
着屁股,开始疯狂的抽插。此时他已经癫狂,脑子里啥也不想,只知道自己的鸡
巴现在正插在自己老妈的屄里,那可是亲老妈,这种刺激的快感直接冲散了他仅
有的一丝理智与胆怯,不管不顾,享受着前所未有的舒爽。至于之后的事,管他
呢,先干了再说。
林秋芳毕竟是林秋芳,短暂的发呆之后,开始拼命的挣扎。无奈自己的胳膊
被林栋死死的搂住,一时半会也挣不开,情急之下,嘴巴一张,就咬在离她嘴巴
最近的地方,林栋的肩膀立马见血。
平时林栋可是非常怕疼的,别说见血了,就是磕着碰着一下都要「嗷嗷嗷」
叫半天。可今天林栋竟然一声不吭,口中低吼,双目泛赤,一次比一次快的插着
林秋芳。
旁边的馨儿吓坏了,本来按她的估计,这次肯定也是爸爸先占着点小便宜,
然后老妈反击成功,把爸爸收拾一顿,最后迎来短暂的「和平」。但现在的情形
有点失去控制了,老妈眼泪都下来了,跟不要钱似的往下掉,嘴巴毫不松口,鲜
血已经顺着林秋芳的嘴角流到了床上;爸爸也是疯了一样,面目狰狞,根本不管
自己血流如注的肩头,只知道一个劲的抽动着鸡巴插着林秋芳的小屄,房间里
「噼里啪啦」声音大作。
林馨见二人全都面目狰狞的样子,心里慌了,赶忙从床上跳下来,连自己浑
身上下光光的也不管了,一阵风似的冲出了房间。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