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情迷私房照


盛夏的烈日像是一个被谁惹怒了的暴躁汉子,刚一冒头就把怒气撒向它能招到的一切生灵。赵家杰眯着眼望了望落地窗外那仿佛把大地都要烤出油来的热浪,被晃得又闭上了眼睛。心想,「这鬼天气,能拍个屁的外景照啊。」
赵家杰是一个正在上大学的富二代,与一些富二代不同之处在于,第一,他不热衷留学,他认为首先国内无论是教育水平还是经济水平以及文化环境都已经赶上来了,并不比欧美落后多少,其次是即便是留学也要看专业,国外有些学校的专业水平确实比国内高校水平要高,但也要看具体的是什么专业。
抱着这种心态,高中毕业填志愿的时候,他选择了一所国内的重点高校。他与很多富二代不同的第二点是,他讨厌那些富二代到处挥金如土的炫富挥霍,他认为那是非常没品的暴发户。但是他也不是没有自己的爱好,他喜欢摄影。他很喜欢那种「记录下最动人瞬间」的感觉。
俗话说「单反穷三代,摄影毁一生。」这话放在赵家杰身上自然不是什么问题。一方面他不差钱,另一方面他有大把的时间。这就意味着,他不必急于出成绩,也不必为器材发愁,他只需要琢磨如何拍出满意的片子。从高中开始,几年下来,他的摄影技术达到了相当棒的水平,不说是炉火纯青,但秒杀大部分摄影玩家的得心应手,是丝毫不为过的。于是,很多人都能找他拍照。但他拍照自然不需要为钱考虑,而是看心情。
但今天约好的拍照的对象,五论赵家杰喜欢不喜欢,都必须得非常棒地完成。
因为这直接关系着他接下来兜里有多少银子。当然,对于今天的摄影,他是打心底里喜欢的,因为约好的摄影对象是他老妈宋如玉。
宋如玉人如其名,虽然已年过不惑,但已然如玉一般温润,皮肤如少女般紧致细嫩,但较之少女又多了成熟的风韵,身材更是丰满结实,凹凸有致。母亲的高颜值一方面让赵家杰得到了继承,另一方面也提高了赵家杰的审美水平,看到女人,他总是会不自觉地与宋如玉相比,当然,这就导致一般女人也入不了他的法眼。
宋如玉对于儿子爱好摄影一事是完全支持的,但这并不是因位她对摄影本身的认可,其实她对摄影并没有多少了解,也没有多少兴趣,只是觉得肯定儿子玩摄影肯定比跟一帮狐朋狗友挥霍惹事好。直到前阵子,看到同事拍的写真,她才突然来了兴趣。原本颜值和气质都并不怎么出彩的同事在照片中居然那么光彩照人,她立刻想到了儿子。于是把照片发给赵家杰看。没想到赵家杰回答说「如果让儿子给您拍,您的颜值,再加上儿子的技术,保证秒杀这套写真。」于是就有了今天的拍摄计划。
宋如玉对今天的天气似乎并没有关注,她满腹心思只想着今天穿哪些衣服以及如何打扮,完全没注意到外面酷热的天气。直到听到赵家杰说今天天气完全不适合外拍,她才反应过来。「那怎么办呢?改天?」
「要不就在家里拍吧。咱们家就挺适合拍写真的。」赵家杰不加思索就提出了备选预案。
但对摄影并不太了解的宋如玉似乎还没明白过来,「在家里拍?写真?可以吗?。」
「当然可以。这种摄影也称为私房照,私房照呢又分好多种,但总体而言呢,是以表现模特性感为主的。嗯,以您的身材,要拍性感写真的话,那简直没得说。
一个字:赞。」刚起床的宋如玉还穿着轻薄宽大的睡袍,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她的身材展示效果。反而让那成熟的身材在轻薄睡袍的包裹衬托下更显得风情万种。
赵家杰就如同欣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一样,一边端详一边品评。
宋如玉早已经习惯了儿子的这种目光,事实上,儿子这样的目光跟大多数男人看她的目光大致相似,只不过男人们看她的目光多了几分肉欲,而儿子看她的目光则多了几分儿子对母亲的爱。对于自己的相貌和身材,她从没有自卑过。
「好,你是摄影师,你说的一定没错的。」宋如玉似乎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嗯,突出性感,那么肯定非睡衣和旗袍莫属了对吧?但睡衣呢似乎又显得太私密了一些,所以我觉得旗袍更合适,儿子,你说呢?」
赵家杰非常赞同宋如玉的想法,「嗯嗯,就是就是,妈你太聪明了!那你准备一下,我也去准备设备,等下你直接下楼来客厅就是,我们就在客厅拍。」
当宋如玉出现在赵家杰面前的时候,无疑给他带来的视觉冲击是巨大的。他以前并不是没看过母亲穿旗袍,但或许是因为没有太关注,所以从没像今天这样感受到如此强烈的女性吸引力,那是来自内心深处的接近动物本能的最原始冲动。
宋如玉穿的是一件改良的短款粉色碎花旗袍,本来就短的下摆由于腿长的缘故,更显得短小以至于不足遮挡她裙下风光似的,一对浑圆结实的长腿像褪去薄纱遮挡的美玉一般恣意地发出勾魂的魅力,而高高的开衩则让原本就乍泄的春光更添诱惑,仿佛随时都会把人吸进去似的,让人不自觉地去幻想开衩的里面是怎样一番福地洞天。傲立的双峰以及丰满的翘臀仿佛要撑破衣料似的,呼之欲出。
发髻高高挽起,让宋如玉更添风韵。
赵家杰感觉喉咙有些干,吞了一口口水说,「妈,你这也太性感撩人了。」
宋如玉对于赵家杰的反应倒是并不意外,对着镜子又照了照,」一直觉得这件衣服太暴露,所以买了从没有穿出去过。正好今天是在家里拍照,不用出门,所以想试试看,儿子觉得怎么样?」
「当然行当然行,这个不仅仅是行,简直太好了!。」还没等宋如玉说完,赵家杰就抢着回答道,迫不及待地说,「妈,那我们就开始吧。你放松哈,然后摆出你认为比较合适的姿势就行。我已经把相机连接上了电视,拍摄的照片会实时在电视上显示出来。这样你也可以随时对比调整。」
宋如玉不愧是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人,虽然没有任何当模特的经验,但似乎很有天赋,不需要赵家杰特别提醒,也总能摆出非常好的姿势,即便是神情,也不可挑剔,很快就拍摄了若干张。虽然赵家杰非常满意,但宋如玉却似乎并不是特别满意,终于在又拍摄了几张之后,宋如玉喊了停。她反复看了看大屏幕电视上显示的照片,想了片刻说,「儿子,你有没有觉得少了点什么?」赵家杰又看了一阵,「没有啊,我觉得挺好啊。」
「嗯,我觉得少了点什么。」宋如玉若有所思地说。她又看了会,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我知道了!你等我下。」说着,快步向酒柜走去,留下赵家杰看着母亲亭亭款款一扭一摆的丰满身材迷糊而又口干舌燥。
很快,宋如玉选了一瓶酒精度比较高的红酒过来,端着酒杯一下子就喝了一大口,「眼神少了一些妩媚的迷离,所以显得太正常,以至于有些呆滞。这个眼神在平常没什么,但却与照片风格不相符合。」
「所以你想喝点酒,有点醉意,眼神自然就会有点迷离了!妈,你真是太太太聪明了。你没去做专门摄影师和模特太可惜了。」赵家杰恍然大悟,由衷地赞叹道。
宋如玉干脆端着酒杯一边喝酒一边摆出诱人姿势让赵家杰拍摄。很快又拍了若干张。宋如玉再次让赵家杰停了下来。「儿子,怎么感觉你拍照片拍摄了一阵之后,思路就无法更上一层楼了呀?」赵家杰尴尬地摸着头,「好吧,妈,你是第一个嫌弃我拍摄水平的人,只是儿子想说,任何一套衣服肯定都有局限,总不可能永远都可以有更新的表现形式。要不我们换一套衣服再拍?」
但宋如玉并不同意赵家杰的看法,她把酒杯递给赵家杰让他把一大杯红酒全部喝掉。平时并不经常喝酒的赵家杰一下子就跟母亲一样脸微微发红。「还是妈聪明。嘿嘿。」他一边喝酒一边说,「还有一个不换衣服的方法,我说出来你不同意就算了,但别打我。」在得到宋如玉示意之后接着说,「那就是试着微微露出一些。」
宋如玉以为儿子要说什么呢,噗嗤一笑,「妈看到很多模特拍照不都这样吗?
这有什么,妈为什么要打你啊。只是你已经是一个大小伙子了,妈怕你受不了哦。」
说着故意看了看赵家杰胯下早已经顶起的小帐篷,坏笑着说。
赵家杰怎么受得了这样的「侮辱」,冲口而出「且……我怕什么啊,只要妈敢露,我就敢拍,我有什么受不了的。」
宋如玉就喜欢儿子这种豁出去的精神,「好!」说着放下酒杯,开始姿势。
这次她伸出手指放到嘴边,做出添手指头的样子,右手微微撩起裙摆,露出内裤。
一瞬间,赵家杰大脑轰的一下炸开,几乎晕了过去。
原来宋如玉穿了一条镂空的白色丝质内裤,隐隐可以看到内裤包裹之下的饱满茂密黑森林,而且,通过大屏幕电视的放大显示,不仅可以清晰看见漏出内裤边缘的阴毛,甚至内裤里面的缝隙也看得到似的。赵家杰「哇」了一声,忍不住快速拉近镜头来了一张特写。
这张特写是赵家杰内心急欲看到宋如玉下体的念头的投射,宋如玉岂会不知。
想到儿子如此专注地看到自己下体,立刻就难为情起来,更加面红耳赤,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这让她感到这样是不好的,但又想,只是拍照,又不是做什么,所以应该是没什么的,何况儿子这样的反应只是作为一个男性的正常生理反应,其实没什么,如果儿子没有反应,那才反而是大问题了。
而且照片中的自己确实饱含一种前所未有的风韵与魅力,这让宋如玉非常满意。她又倒了一杯酒,自己先喝掉一半,然后把剩下一半递给儿子。赵家杰还没喝完,宋如玉已经继续摆姿势。
这次宋如玉侧身趴在了沙发上,高高撅起屁股,紧而短的旗袍下摆终于无法再束腹早已不堪被约束的丰臀,一下子滑到了腰间,完美的臀部线条勾勒出一幅香艳无比的画面,从侧面望去,就仿佛是没有穿内裤似的。赵家杰抓住时机果断地按下快门,紧接着,一张母亲「光着屁股」的照片就显示在大屏幕上。
「妈,这张照片太带劲了,你就好像没穿内裤一样。」赵家杰一边舔着干裂的嘴唇一边说,他感觉胯下那物件似乎都要顶破了裤子似的,难受万分,不禁扯了扯裤子,但一想到对方是自己的母亲,不禁暗自骂自己禽兽,只是,在酒精的催动下,他的这种自责,反而刚像是一种来自禁忌的怂恿,更让他不能自控。
同样的心态在宋如玉这里也正在上演,只不过,由于她喝酒更多,所以这种感觉更强烈。只是这些姿势虽然暴露,虽然也可以说是犯了禁忌,但毕竟并没有完全一丝不挂地暴露在儿子面前,更不是跟儿子有不应该有的禁忌行为,所以,她在自控中尝试着释放。「这算什么,那些模特不是还有专门拍裸体写真的吗?
何况我这又不是裸体?退一万步说,即便是裸体,那也不是在外人面前。」
这样想着,宋如玉心态放松了不少,她准备更加放松,以拍出好看的照片。
这时候,胸前的扣子像一座山一样压着胸部,难受万分,不仅如此,不知道是因为天气的缘故还是由于喝了酒,她感到非常热,似乎迫切需要解开扣子才能感觉好一些,当然,在她内心深处是知道有一种难以抵挡的原因导致她感觉热的,只不过她不愿意去面对这层因素,以便会感觉自己不正经,感觉自己犯了禁忌,以陷入深深的自责。总而言之,她伸出葱葱玉指,解开了胸前旗袍的扣子。
与内裤配套的白色文胸的肩带露了出来,无声胜有声地绽放着女性的原始魅力,赵家杰似乎都恨不得立刻扑上去扯开余下的部分,好像剥玉米一样撕开这包裹着母亲美妙诱惑躯体的障碍物,一边从脑海里面驱赶自己龌龊的念头,一边按下快门。
「妈,你太给力了!太诱惑了!」赵家杰试图用对话来缓解尴尬与内心的躁动。
宋如玉媚声说道,「如果连摄影师都不能感觉到诱惑,那怎么能拍出诱惑的照片呢?你说是吧?妈看你反应已经很明显了哦,你是不是不敢拍了啊?」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带着挑逗的语气对儿子说出这话,明明知道可能不好,却似乎反而有一种想挑战的心思作祟。这感觉像极了第一次时候的感觉。脑子里面刚刚闪过「这样不好,不能这样」的念头,随机又被截然相反的声音给压过了,「没关系,这只是拍照而已,而且也没有一丝不挂。」
母亲半开玩笑半挑逗的话让赵家杰更加不能自持,虽然同样在内心告诫自己不可以乱想,不可以继续,但母亲近似鼓励的话语让他也不自觉地更加放开,「这只是拍照而已,又不是做了什么,何况是妈让我这样做的。
她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我又何必乱想呢。」想着,一边继续按下快门一边说,「嘿,我怕什么啊,我最多就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有什么好怕的。只是,这还是儿子第一次拍大尺度照片呢,而且还是给自己亲妈拍,真是没想到。」
宋如玉噗嗤一笑,「这就算大尺度啊?那如果拍真正的大尺度,你不是直接就晕了。」
赵家杰不甘示弱,「只听过不敢脱的模特,还听说过有不敢拍的摄影师。你要是敢脱,儿子就敢拍。」
「又没有别人在,妈妈有什么不敢脱的。」
「敢脱就脱呗,别只耍嘴皮子功夫哦。」赵家杰反过来挑衅母亲。
宋如玉嘻嘻一笑,「小屁孩激将老妈?你还嫩了点。妈只怕要是脱了,你那裤子都要顶破喽。」赵家杰「呸」了一声,「我的裤子破了也没关系,不需要老妈费心。我就看你敢不敢脱了让儿子给你拍。」
「不着急,先来个这种姿势。」坐在沙发上的宋如玉突然张开腿,下体几乎瞬间完全暴露在赵家杰的面前,仿佛是在说,「我张开了,你敢来吗?」宋如玉的内裤太小了,以至于腿张开腿,阴唇的边缘都几乎露了出来,更不用说大片裸露在外的阴毛,像一把毛刷子一样刷着赵家杰加速搏动的心脏,剧痒难耐。
当赵家杰拉近镜头拍摄的照片放大呈现在巨大的电视屏幕上,赵家杰才发现母亲的内裤竟然湿了。赵家杰怎么会放过调笑母亲的机会,「妈,你还说怕儿子受不了,你自己不一样有反应,竟然都湿了。」
宋如玉这才察觉到自己的生理反应,带着羞涩地啐道,「只准你有反应,不准妈有反应啊?你是正常男人,妈也是正常女人好不?妈还不是第一次这样被人拍照,而且还是被自己儿子拍。」
赵家杰嘻嘻笑道,「都是第一次,多公平。妈,还没拍过你屁屁的正面呢,要不要拍一张?」
「当然要!」说着,宋如玉趴在沙发上,让屁股正对着赵家杰高高撅起,湿润的内裤似乎让里面饱满的福地更加清晰可见,犹抱琵琶半遮面地传递着似火热情。不仅如此,宋如玉对着镜头面带媚色的表情,仿佛是在说「快来啊……」
「妈,你这个姿势和表情太浪了,仿佛是在邀请镜头呢。」赵家杰不禁又摸了摸坚硬如铁的下体。
「要的不就是这种效果吗?」宋如玉嘻嘻笑着,「接下来妈妈可真的脱了哦,你可要把持住。」说着,又解开了一颗扣子,半边雪白的胸几乎全部露了出来,深深的乳沟仿佛是无尽的黑洞,要把人的目光屯了似的。「咪咪好大!乳沟好深!
好想揉!好想舔!」赵家杰冲口而出。
「只许拍,不准揉,不准舔!」宋如玉嘿嘿笑着,脱下了文胸,扶住领口,遮挡着那喷薄欲出的双峰,然后缓缓揭开,高高挺立的山峰以及那樱桃一般圆润挺立的乳沟终于羞答答地露了出来。宋如玉虽然表面冷静,但内心却经历着剧烈的挣扎,一个声音说,「他是自己儿子,自己怎么可以在他面前露出奶头,太不应该了,马上停止。」
而另一个声音则说「怕什么,他是自己儿子,又不是外人,他又不是没见过,小时候还吃过呢。更何况又没有别人在,只是看看拍几张照片而已。」而且宋如玉还发现,自己竟然有一种希望儿子看希望儿子拍的冲动,这种冲动甚至在驱使着她让儿子看更多,「或许这是酒精的作用吧?」她心想。
赵家杰此刻已顾不上多说什么,他只想快点尽可能多地拍下母亲裸露的身体,仿佛下一刻就会看不到似的,同时,他又像一头想要冲破牢笼的野兽,理智的牢笼对野兽的束缚似乎已经越来越脆弱。在他还在沉迷于母亲傲立如山的挺拔美乳以及嫣红乳头的时候,宋如玉做出了更让他流鼻血的动作。
只见宋如玉再次张开了双腿,伸手拨开了内裤,这就像拨开遮住赵家杰眼睛以至于让他无法看清美景的树叶一般,终于见到了那引人入胜的美丽风景,宋如玉饱满湿润的阴户终于呈现在赵家杰眼前。浓密的阴毛掩映之下,湿润的阴户就像是沙漠里的一眼甘泉,而赵家杰则是已经在沙漠了经历了很久暴晒而不得一滴水的人,终于见到了梦中的泉水,此刻,他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跪到泉眼处,畅饮甘泉。
终于被儿子看到了自己最私密最羞耻的地方。然而宋如玉却发现,自己竟然虽然感到羞耻,但更多的竟然是感到刺激和兴奋,尤其是当她看到儿子拍下的自己私处特写在大屏幕上完全展示出来的时候,她更感觉兴奋,不自觉地,下面更加湿润了。「只是拍照,又不做什么的。」她内心用这样的理由驳斥着伦理道德的说教。
「哇喔……妈,太给力了!你的小穴好美!儿子看着都忍不住想舔了!嘻嘻,谁会想到我是从这样诱人的地方出来的呢?」说着,赵家杰又给了母亲私处几个特写。
大屏幕上不断放映着宋如玉私处不同角度的特写,这让她更加感觉兴奋,听着儿子的话,她嘻嘻笑道,「妈妈这里虽然诱人,但却是单行道哦,你只能从这里出来,却不能再从这里进去哦。」
赵家杰也更加放开了,继续开着玩笑说,「儿子虽然想进去,但确实没有通行证呢,不过能看看也已经很好了。」又接着说,「妈,你要不要把内裤脱掉啊,感觉这样拍还是有些拍不完全。」
他的话正合宋如玉意,赵家杰的意思其实很明显,就是想更清楚完整地看自己的穴,宋如玉岂会不知,只不过与一般的看不同,儿子不仅要看自己的穴,而且还要拍摄下来。「只是看看拍拍,又不是……」一想到那个禁忌的词汇,宋如玉就感到心跳加速,内心的谴责也让她更加不安,但同时似乎又有一根绳子牵着她朝那个方向去。
她赶紧驱逐那些想法,心想「只是看看拍拍,而且好歹还能留下自己曾经迷人过的痕迹,等年老了就什么都不行了。」
于是,她把双手伸向了内裤,看到赵家杰如火一般的眼神以及胯下那高高顶起的搭帐篷,宋如玉特别想看看儿子的本钱究竟有多大,毕竟儿子长大后她还没看过呢。
「儿子,你要不要把裤子也脱了啊,妈看你裤子都要破了呢,那样压着对身体也不好哦。」
赵家杰连连说是,一边看着母亲款款褪去内裤,一边脱自己短裤,母子俩终于让自己的下体毫无遮掩地完全展现在对方眼前。
这次是轮到宋如玉差点晕过去了。没想到儿子的本钱那么大,好像一根粗长的擀面棍似的,只不过略微显黑,青筋暴涨,怒气冲冲地向着宋如玉展示着自己的实力。宋如玉不觉浑身发软,不自觉地想「这要是插进来,自己的整个世界都被塞满了吧?」又谴责自己道「怎么可以这样想,那可是自己的亲儿子,自己怎么可以有这样淫乱的想法。宋如玉,你怎么可以这样淫贱!好好专心拍照,不许乱想!」
正在作思想斗争,只听到赵家杰说,「妈,现在要不要来一张趴在撅起屁股的姿势,刚才你穿着内裤,那种浪的感觉不明显,现在内裤脱了,如果撅起屁股,穴可以更完整地露出来,拍出来效果看着也就更有感觉了。」
「更有感觉?是更骚吧?」宋如玉嘻嘻笑着说。赵家杰嘿嘿一笑,「我怎么敢说妈骚呢?意思你懂就好啦。」
宋如玉没再多说什么,只是媚笑着按照赵家杰说的,趴到了沙发上高高撅起屁股。如赵家杰所言,由于没穿内裤,所以当宋如玉撅起屁股的时候,阴户自然就完全地暴露无遗,而且由于一系列的刺激,让宋如玉不自觉地感到兴奋,这让阴户比刚才更加湿润。赵家杰舔着嘴唇强忍着想冲上去舔弄的冲动,按下快门,大屏幕上不断实时展示着宋如玉撅起光屁股露出穴的姿势。
「妈,你要不要把穴掰开啊,这样可以更加拍得清楚里面的样子呢。」赵家杰不知为什么,竟说出了这句话。
「是拍得清楚还是看得清楚啊?你这个坏家伙,让妈撅起光屁股让你拍穴还不够,还要妈掰开穴让你看让你拍。」宋如玉本来是想埋怨儿子,但没想到话说出来之后,不仅没有了埋怨的语气,反而更多了一些挑逗的娇媚。宋如玉内心不禁又责备自己,但仍然是年个念头「只是看看拍拍,又不做什么,没关系的。」
同时,顺从地掰开了自己的穴,瞬间,一个真正的黑洞毫无保留地裸露在赵家杰面前。那是母亲的私处,是母亲最为神秘的地方,自己就是从那里出来的,而现在,自己母亲正掰开那里,好让自己尽情欣赏尽情拍摄。或许是由于没有经常做的关系,虽然已年过四十,但宋如玉的阴唇依然呈现出少女般的粉嫩,只不过较之少女,更多了一些成熟女人才有的肥厚丰满。
赵家杰把镜头更加贴近母亲的私处,仿佛要插进去似的,努力想拍得更加清晰,努力想把更深处也拍摄到,而宋如玉则努力地撅起屁股,努力地掰开穴,仿佛是在迎合着儿子目光的奸淫,这种感觉太刺激了,以至于她的理智都逐渐被冲刷掉,只剩下越来越强烈的欲潮。
「妈,你有没有觉得爱液越多,拍出来看着越性感诱人?」看到母亲点头,赵家杰一边舔嘴唇一边说,「要不要你自己摸摸,让爱液更多?」
「自己摸着没什么感觉,要不你摸吧。」不知道是酒精的迷醉还是欲望的驱使,宋如玉说出了这样一句让她当时就后悔的话,脸色更加绯红发烫,甚至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了。「说都说了,豁出去了,再说,只是摸摸又不做别的,怕什么。」她心里说。
这是一句让赵家杰等了很久的话,同母亲正在不断被欲望击溃的伦理防线一样,赵家杰的伦理防线也在一点一点崩溃,何况还有母亲的怂恿,这让他的伦理防线更是加速崩溃。到这里,所谓的私房写真已经差不多只是一个名号而已了,具体的行为是什么,只有母子俩才清楚。
赵家杰一手持着相即,一手伸向母亲那丰满肥嫩的翘臀,宋如玉只感到一只巨大而有力的手掌盖上了自己的臀部,贪婪地像是恨不得一瞬间摸遍自己全身似的抚摸揉捏着自己,而且很快,两根手指就沿着自己宝地的缝隙滑了上来,进而是整个手掌都盖上了自己的阴部,宋如玉不禁「啊」了一声,呻吟起来,大屏幕上展示着一张张年轻男人巨大有力手掌抚摸成熟女人丰臀以及阴户的照片。
果然,宋如玉私处的爱液更加多了,很快就把赵家杰的手打湿。赵家杰一边把玩母亲的私处,一边说,「妈,这可是你自己要儿子抚摸的哈,可不能怪儿子。」说着舔了舔手上沾着的母亲爱液,再看着大屏幕说,「你看,爱液更多了,拍出来是不是更诱人了?」
很久没有享受过男人抚慰的宋如玉已经不可自拔地沉浸于情欲之中,而大屏幕上的淫靡画面更加刺激着她被压抑了许久的欲火。「那把你大肉棒插入妈妈穴里面是不是更诱人?」宋如玉终于说出了一看到儿子巨大肉棒就产生的念头,在被压抑了很久之后,她终于说了出来,就像是终于吐出憋了很久的一口气,她感到无比畅快,同时也是无比的刺激。
大屏幕上展示着赵家杰两根手指插入母亲肥穴的照片,伴随着的是爱液像甘泉一样被挤了出来。赵家杰一边用手指感受母亲湿润细滑的肉壁,一边说,「可那就是乱伦了呢,你刚刚不是说了,那里是单行道,只准儿子从那里出来不准儿子从那里进去。」停顿了一下,又说,「嘻嘻,不知道儿子的肉棒能不能把你的穴塞满。」
「能不能塞满你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宋如玉似乎有些懊恼,「你插进去了马上就拔出来,只是试一下,应该没事吧?」宋如玉这句是说给赵家杰听的,也是说给自己听的,毕竟如果让儿子插入,那就是真的乱伦了,跟拍照是有本质不同的。但同时强烈的欲望又让她已经几乎失去了理智,所以,抱着侥幸的心思,她说出了这一句话,「只是试一下,就一下。」
赵家杰似乎早已在等着母亲给予「通行证」,还没等她说完,就说,「那你把穴掰开些,儿子这就来,只是我要拿相机,所以需要你配合一下。」
于是,大屏幕上就出现了让宋如玉感到前所未有的羞耻与刺激以及满足的画面,自己高高地撅着屁股并努力掰开了湿淋淋的肥穴,一根粗大的坚硬无比肉棒缓缓地一点一点挤开自己的阴唇刺进自己的阴道,同时更多的淫水被挤了出来,顺着大腿流下,她再也忍不住,「啊」地发出满足的呻吟,直到儿子的粗大肉棒全根插入自己肥穴深处。
赵家杰只感觉母亲的肥穴像是一个温暖的宝贝一样,紧紧地包裹吞噬着自己的肉棒,感到异常的兴奋与刺激。这是自己的母亲,而自己此刻正把鸡巴插入她的穴里面。「妈,儿子塞满你的穴了吗?」赵家杰插入后就没有抽动,似乎在履行着约定。宋如玉闭着眼尽情感受着这久违的满足感,「满了满了……你的肉棒把妈塞得满满当当了……啊。」
「那要不要拔出来了啊……」赵家杰故意挑逗着说。
宋如玉完全沉浸在性欲的充实中,才刚刚有点满足,怎么可能就此作罢,心里那一点点仅存的伦理意识早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插进去了就是乱伦了,插一下是乱伦,插很多下也是乱伦,你插都插进来了,干都干了,还差多干几下么?
快干啊!」宋如玉终于连最后的遮羞布也不要了,她不想再有遮遮掩掩,她现在只想被儿子粗大的阳物奸淫,所以,她也不再遮遮掩掩欲语还行,而是近乎淫贱地让儿子快点「干」自己。
看到母亲已经彻底将伦理抛到了一边,受到鼓励的赵家杰自然更放得开,「这么性感魅惑的尤物老妈叫我干她,我还愣着干什么?当然是毫不客气地尽情干了!」
想着,一手持着相机,一手扶住宋如玉丰臀,大力地抽插起来,不一会,赵家杰就已经干了母亲肥穴数百下,客厅里顿时充满了性器相撞的啪啪声,宋如玉大声的呻吟声,以及相机的咔咔声,大屏幕上一张又一张显示着赵家杰肉棒刺入母亲阴户深处的高清照片。这种直播式的乱伦让母子二人情欲暴增,赵家杰又干了几十下,说,「妈,你等下,我把相机固定到脚架上,这样拿着干你太不方便了。」
已经被儿子粗大阴茎完全征服的宋如玉娇媚地转身点点头,当她看到沾满自己淫水的鸡巴拔出来后是如此的巨大,她叫住了儿子,赵家杰正想问怎么回事,只听宋如玉媚声说,「让妈舔舔」,说着就跪到赵家杰胯下,把沾满着淫水的鸡巴吞进了嘴里,嘬嘬地舔弄起来。
赵家杰没想到母亲会来这么一手,兴奋地「哦……哦」呻吟起来,自己的亲妈正跪在自己胯下淫荡地舔着自己鸡巴,这么刺激地想都不敢想的画面怎么会错过,于是他一边享受着母亲的口活,一边用相机拍摄下这淫靡的画面。
宋如玉将儿子鸡巴上沾着的自己淫水尽数吞掉,一边舔弄一边说,「儿子、你鸡巴好大……妈好喜欢舔……」赵家杰一边拍下母亲淫荡的样子一边说,「妈,你好会舔,儿子要你以后天天舔儿子的鸡巴。」
宋如玉吐出儿子粗大的阴茎握住一边撸动一边把儿子硕大的睾丸包入口中,「好……只要你喜欢……妈天天舔你鸡巴……」又嘻嘻一笑,「只是现在妈的另一个嘴巴还等着吃你的鸡巴呢……」
「儿子这就来干你!」赵家杰说着,把相机固定到了脚架上,这时候,宋如玉已经再次坐到了沙发上。这次她仰躺在沙发上,双腿大大张开腿放在两边的坐垫上,一边抚摸自己如蚂蚁爬行一般瘙痒的肥穴,一边说,「好儿子……快来干妈妈……用你的大鸡巴用力干妈妈的骚穴……」
赵家杰扶着鸡巴送到了母亲嘴边,让她再舔弄了几下,这才把鸡巴送到母亲淫水直流的肥穴洞口,嘴里说着「妈,儿子干你来了!」像手臂一样粗大的鸡巴再一次全根插入了母亲肥穴的深处,母子俩眼神交会,同时发出心领神会的淫靡呻吟。
赵家杰把宋如玉双腿扛在肩上,更加坚硬的阴茎像炽热的通红铁棍一样一下一下,向下插入母亲的阴道,宋如玉被儿子干得如痴如醉,双手搂住儿子宽阔的肩膀,又顺着汗水滑下,留下一条又一条红色的指印,口里梦呓般说着淫荡的话语,「啊……啊……好大……儿子……你鸡巴好大……啊!干得妈好爽……啊!用力……用力干妈……妈让你干个够……」
已调成录像模式的相机正对着母子俩结合的地方,直播着像AV一样的淫靡画面,只不过,这是一对正在真实乱伦的母子。母子俩尽情享受着乱伦带来的强烈快感,而看着大屏幕上直播的性器相交,则更是加倍刺激。
在宋如玉又高潮了一次之后,赵家杰干脆让母亲骑到了自己身上,这样不仅可以从大屏幕上看到自己鸡巴插入母亲肥穴的样子,而且还可以看到母亲晃动的丰臀。他双手搂住母亲肥厚的雪白屁股,大鸡巴一下一下猛烈地向上插入母亲的肥穴,宋如玉双手搂住儿子的脖子,雪白的屁股以及身体也剧烈耸动着迎合儿子对自己的奸淫,母子俩的舌头像热恋中的恋人一样交缠在一起,贪婪地吮吸着对方的唾液。
又干了数百下,赵家杰终于速度越来越快,「妈……我要射了……」宋如玉一边迎合扭动着肥厚的屁股一边呻吟着说,「啊!妈妈也又要来了……射吧……射到妈妈阴道深处……啊……用力干妈妈……让妈妈怀上你的种……啊……来了来了……」在赵家杰射之前异常粗大的阴茎猛烈抽插下,宋如玉与儿子同时达到了高潮。整个世界方才安静下来,只剩下母子俩满足的喘息声。
母子温存了良久,赵家杰一手握住母亲挺翘的奶子揉捏把玩,一手把玩着母亲的肥厚屁股,「妈,干爽了没有?」
脸上还泛着红晕的宋如玉满足地亲了一下儿子的额头,点点头说,「太爽了,妈都被你干散架了……」
赵家杰嘻嘻一笑,「儿子还想干怎么办?儿子想以后天天干你怎么办?」
宋如玉奶子被儿子握住把玩地又有些痒了,一边扭动一边说,「想干就干,不让人知道就是了,妈的穴随便你干。」
赵家杰下体又有些膨胀了,一边厮磨一边欣赏着大屏幕上自己跟母亲乱伦通奸的照片,笑着说,「怪不得很多摄影师都喜欢拍私房照呢,原来是有穴干。」
宋如玉白了赵家杰一眼,「哪能跟你比,拍的是自己亲妈,干的也是自己亲妈的穴……啊……轻点……」
母子俩又开始了下一轮的私房拍摄……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