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两个女员工

下岗后,在朋友的帮助下,我开了一间小公司,生意还不错。刚开始时,用
了两个员工,一男一女。事情就发生在那女的身上——她叫林袅袅,29岁,也
是从国营单位下岗的,没结婚,也没男朋友,这一点让我感到有些奇怪。她人长
得还可以,大眼睛,大屁股,皮肤白白的,一眼看去,挺能吸引人的。就是胸部
小了点,这是她美中不足的地方,其他方面她可说是一个惹人的尤物。

    最初吸引我的,是她那丰满、肥美的屁股。当时,我不明白她一个还没结婚
的姑娘,人也不胖,甚至有些苗条,纤细的腰身,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吸人眼球的
屁股!

    她人倒是不错,做事认真,温柔听话,让她做什么从来没一个不字。人也文
静,不是那种大大咧咧的乌鸦嘴。

    那天,她弯着腰在整理地上的货物,大屁股撅得高高的,我在她后面,目不
转睛地看着,真有点冲动的感觉。她好像知道我在看,有意无意地晃动着屁股,
时高时低,不时还扭一下。

    我站在她后面看着,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犹豫不决。继续看吧,心里面
蠢蠢欲动的,不好受,不看吧,又有些不舍。

    她呐还是那样不急不慢的,浑圆的屁股不断地在我眼前摇晃。我待不住了,
轻轻走上前去,到了她身后,把手搁在她屁股上,没做其他的动作,假装关心地
问她:“好了吗?你休息会再弄吧。”

    “没事,马上就好了。”她没停,继续忙着,也没对我的举动有什么反应。

    我胆子就大了一些,手开始在她屁股上有所活动,又轻又慢的抚摩着,像是
怕她知道。

    她终于做完了,抬起身子拍了拍手,转过脸来微微笑着,眨着大眼睛问我:
“老板,你做什么呐?”

    “没,没做什么。”她一问,我倒有些不好意思,忙给她解释。

    “是吗?刚才好象……”她似乎不满意这个答复,诡秘地笑着。

    我知道瞒不住她了,只好承认:“我……嘿嘿,我觉得……好看,有点……

    喜欢就……“

    “那是…你喜欢的吗?老板?”她的语气很奇怪。像是询问,又像是责怪。

    “我知道……下回……我……”我反倒没了主意,语无伦次起来。

    “你还想有下回啊!”她转身去洗手,留下最后的这句话暧昧极了,我都分
不清是问我下回什么时候,还是在讥笑我,真被她搞糊涂了。这只能说明我色心
已有,色胆还不够大!

    一个星期后,快下班了,林袅袅到我办公室来,有事要请我帮忙。原来,是
她母亲单位里的事,她母亲也快下岗了,为了多拿一点养老金,想帮单位做些事
情。她知道我社会上朋友多,所以就来找我帮她这个忙。

    我说:“行啊,没问题,那你用什么来谢我啊!”

    她说她没什么可谢我的,最多请我吃顿饭。我可不要她请吃饭。我不同意。

    她没办法了,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能让我满意的东西,又看我坐在办公桌
后面,颇有耐心地等她的答复。最后着急地说:“我是穷鬼,就一个人了,你要
我怎么样嘛!”她跺着脚,又恼又嗔地噘着嘴走到我身边。

    “好啊,我就要你这个人了!”我半真半假地说着,并用手随意地拍了她一
下,想试探她的反应。恰巧,我的手拍在她的屁股上,沉甸甸的,很有弹性,和
头回摸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看来她的屁股不仅是肥大,还很结实。

    “讨厌,就知道你是这个鬼心眼。”她嘴里虽然在骂我,但人站在那没动,
我放心了,手再伸了上去,在靠近我的半个屁股上轻轻抚摩起来。

    “呵呵。”我看着她笑了笑,没说话。

    “说嘛!要怎么谢你才好啊。”她用手推我肩头,嗲声嗲气地说。

    “你不是正在谢我吗?”我笑着对她说,并把摸屁股的手的活动范围,扩大
了一倍。她屁股上的肉很紧,又圆又滑,手指很难抓拢。

    “去你的!你们这些男人,尤其是做老板的,就喜欢玩弄我们女孩子,都不
是好人。”她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扭着腰,屁股却依然在我手中。

    “不对吧!你怎么要请一个坏人帮忙,去做贼啊!”我站起身,把她拉到面
前,双手搂住了她的腰,和她开玩笑。我寻思,她不会拒绝了,就把她搂紧了贴
住。我的阴茎已经硬了,刚好顶在她小肚子上。“再说,你也不是小女孩啊!对
不对?”

    “不是啊,我说的又不是你,你只是小老板,我说的是那些不好的大老板,
嘻嘻。”她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大概是怕我碰着她的乳房,我阴茎抵着的下身却
没挪开。

    她又瞪着眼问我说:“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是小女孩啊?”

    “你还小女孩呐。”我伸手摸住她的奶子,揉了揉说:“这么大的人了,想
冒充啊!”

    “哎呀……你……”她挣扎了一下,没挣开,就不再坚持了,半闭着眼睛,
脸红了起来。我看她不再反抗,就在她的小嘴上轻轻吻了一下,她没什么反应;
我又大胆地吻了上去,她微启着双唇,不拒绝,也不回应;我的胆子更大了,舌
头抵开她湿润的嘴唇,往她口腔里面钻,和她的舌头纠缠起来。

    渐渐的,她开始有反应了,她的舌头也伸到我的嘴里,让我吸吮;我边和她
亲吻,边把手往下移动,隔着长裤摸弄她的阴部。她没有反对,只是不停地扭着
大腿;我的手按在她又鼓又软的裆部用力摩擦着。

    过了一会,她也来摸我的阴茎,我的阴茎早已硬的受不了了,我就一只手拉
下裤子上的拉链,把阴茎从里面拿出来放在她的小手上;不用我教,她自己就抓
住我的阴茎轻轻套弄起来。我另一只手伸到她的上衣里,从她腹部慢慢的往她内
裤里爬。由于她的裤腰很紧,心急火燎的我忘了解她的裤扣,手一时下不去了;
她到挺配合的,主动收起小腹,我的手才如愿得到达目标。

    她的阴毛不是很多,软软的;她的阴部却很发达,两瓣大阴唇肥肥的,又热
又暖,这可能和她下半身比较丰满有关系。

    原来她也上火了,她的阴部早已是一片汪洋;我刚摸到她的阴缝,浓浓的淫
水就沾了我一手;我趁着湿滑赶紧去揉摸她阴户顶端的肉芽,嫩嫩的肉芽在我的
触摸下,越涨越大;我用中指顺着充血的阴腔滑到阴道口,再回到阴蒂,就这么
一路游走着。

    就这样,我们一边亲吻着,一边互相摸弄着阴部,谁也没有开口说话。这种
时候,语言好象已经是多余的了,只要行动就可以表达一切!

    接下来,她的内外裤被双双扒了下来,落在她的脚背上;这完全是在她密切
配合下,很轻松地做到的。她圆润雪白的屁股在穿戴完整的上衣下面露了出来,
看上去过于丰满了一些,但我喜欢这样的!

    由于办公室里缺少必要的条件,她就弯着双臂趴在办公桌上,叉开双腿,把
屁股向后撅起,那优美、性感的造型能让人喷血!我赶紧过去搂住她的胯部,一
手拿着坚硬的阴茎就朝她股裆里蹭,她的阴部仍然是湿淋淋的,“滋”的一声,
我的阴茎很容易的就操了进去……

    “哦……”终于,在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她又发出了声音。她的声音有
些颤抖,又有些低沉,仿佛是我的阴茎一下子贯穿了她的阴道,给她带去了意想
不到的刺激。

    我忍耐已久的阴茎,一进入她的肉体便如脱缰的野马拚命冲奔起来;我把她
的屁股抱得紧紧的,每一下都冲插到底。她的阴道似乎有些宽敞,又热又滑爽,
显然这不是她的第一次;虽然她还没结婚,可我已经感觉出在这方面,她该是个
老手了!这个想法在后来得到了证实,可又有什么关系呢?

    “哦……哦……”在我快速、猛烈的抽插下,她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屁股
也呀扭越厉害;她抬起了头,嘴里不停地喊:“哦……快点……再快……哦……

    我快来了……“

    我受到她淫荡喘急的浪叫声的鼓舞,小腹紧紧顶住她的臀部,越操越有力;
又把手伸到她的上衣里面,抓住她的奶子揉摸起来,配合着阴茎的行动。

    操着操着,我感觉快要射了,就猛插一阵,迅速把阴茎从她的阴道里拔了出
来,我不敢射在里面。“喔…”我低吼了一声,精液从赤红的龟头上冒了出来,
我用手快速地撸着阴茎,她转身过来看到了,就用小手来帮我撸,真舒服,一股
股精液直往外窜。

    我摸着她的屁股,抖了抖问道:“你怎么样?操得舒服吗?我的功夫还可以
吧!”

    “说什么呀!难听死了。”她的脸涨得通红,娇羞地说:“老板,想不到你
这么厉害……人家的身体都软了,真受不了你……”

    “哈哈哈……”

    就这样,经过这次短暂,却又充满刺激的性交,林袅袅成了我的小密;既是
我的员工,又是我的情人,具有一种特殊的双重身份。从那以后,她对我是百依
百顺,我对她也是百般疼爱;随着公司的生意越来越好,我们的关系也越来越密
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我想也想不到的……

    (二)

    过了将近一年多,我的家庭发生了一些变化。

    我妻子在一家外资企业工作,条件很不错,两个月前,她们公司在外地新开
了一个分公司,现在要她去做主管;虽然距离不是太远,可毕竟是分开了。妻子
看重那边的薪水高坚持要去,她一心想让我们的儿子今后去国外留学,希望现在
多挣点钱,我根本阻止不了她。

    儿子已经被她送到寄宿制中学去了,说是为以后出国做准备,她再去外地工
作,家里就我一个人了。好在我身边有了一个林袅袅,不用担心自己会孤独、冷
清了。所以,我就没有和妻子多争辩,还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送她走了。其实,
在这之前,我也是经常很晚才回家,总是找借口说是陪客户吃饭啦,玩啦等等,
她一个人也习惯了,至于我怎么样嘛,她根本就不操那个心!

    现在,我完全是个自由人,无拘无束的;林袅袅几乎天天和我在一起,同出
同进,俨然是一对热恋中的恋人。我以前出去应酬时经常带着她,所以,朋友们
都知道我们的关系。她也完全把自己当作是我的小老婆,我们的关系更加亲密,
做爱也更疯狂;不论在公司还是在我家里,我们随时随刻想做就做。

    时间长了,我的爱好和习惯她都了解了,知道我对她的大屁股特别钟情,就
时常来办公室,站在我旁边找借口说话,我就边摸她的屁股边应付,就像第一次
时的那样;等到我摸得兴起时,她突然又走了,走到门口时,还故意把大屁股朝
我撅着扭几下,吊我的胃口。

    或者,她会温柔的依偎在我怀里,让我把手从她后腰插进去,直接在她光滑
的、又肥又软的屁股上捏摸,她也会在我的裤裆外面摩擦阴茎,看我实在是硬得
不行了,就帮我把阴茎掏出来,用她可爱的小嘴来吸吮。这一般都是在白天,公
司里暂时没有其它人时进行的。

    如果是在我家里,那厨房、***、方桌,哪里都是我们的战场!只要她的大
屁股往后一翘,肥涨的阴户就一览无余的出现在我面前,看似紧闭的、鲜艳的肉
缝,对我怒涨的龟头来说,不费吹灰之力就进去了。而在这种时候,我们都会很
快、很猛烈的达到高潮!

    然而尽管如此,这么长时间下来,有一件我很想做的事,她却坚决不允许,
无论我怎么磨口舌,她都不答应。

    只有一回,我们和朋友一起吃饭,很晚才回家;两个人都喝了不少啤酒,有
点醉了;洗澡的时候,我借着酒兴把她抱在盥洗台上操穴,操着操着,我看她晕
呼呼的,就故意把阴茎从她阴道里滑了出来,再插的时候,我偷偷对准她紧闭的
屁眼插了进去。

    虽然她是第一次被插那里,可是因为身上有水,那里很湿润,我的龟头稍稍
用力就钻了进去;可是……到了里面就觉得困难了,紧紧的,不像阴道里那样通
畅;我也不敢十分用力,怕被她发觉了,就慢慢的、一点一点往里进,花了很大
的劲,才感觉到真有点舒服。

    不料,她仍然被痛醒了,“疼、疼、”的直叫喊,我急忙退了出来,但她还
是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又哭又喊得把我痛骂了一顿。呵呵……

    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碰过那里,手也不许碰,真让我感到遗憾!

    就在这段时间,公司的生意越来越多,有些忙不过来了,我想要增加人手;
先招了个男的,让他跟着原来的销售员跑外勤;公司里进出的货物多起来了,后
面的仓库也要专人负责,就准备再招个女的。林袅袅知道后,就向我推荐她母亲
来上班,说她母亲下岗后呆在家里没事做,闷得慌,让她来上班也可以散散心。

    “不行。这怎么可以呢?”我立即拒绝了,如果真让她母亲来上班,那我和
她之间的事不就暴露了吗?不是没事找事嘛,亏她想得出来!

    “为什么不行啊?我妈身体很好的,不要以为她是老太婆不能做事了,她看
上去才四十多岁呀!”下午快到下班的时候,她又到办公室来缠我,非要我答应
了她。

    “算了吧!都50岁的人了,还是让她在家里享享福吧。”我听她说起过,
她母亲年底时候要过生日。“好不容易没人来管我,我反倒找一个老太太来侍侯
着,不是有毛病吗?再说……”

    “再说什么呀再说?!”我话还没说完,她就气冲冲的打断了:“哼,不就
是怕她破坏你的好事,你没有那么方便了!”

    “不是的,我怎么会……”我急忙过去把她搂住,嬉笑着哄她;公司里就我
们两个,大门也关上了。她的话倒是说到我心里去了,我确实是这么想的!这很
正常啊!我为什么要做这种傻事呢?

    她知道我在想什么,搂住我的脖子,笑着说:“你放心吧,我妈很开放的,
她不会来干涉我们的事的;再说,她长得不是太老,也不难看,说不定你还会喜
欢她呢!”

    “省省吧你!我会喜欢……”

    “喜欢怎么啦?你不要忘了,她好歹也是你的丈母娘啊!丈母娘看女婿,肯
定是越看越欢喜的,难道女婿就不能欢喜看丈母娘了吗?”不知道她那里来的奇
谈怪论,还说得振振有理。

    我放开了她,坐回办公椅上,看着她洋洋自喜的样子真想笑;突然间,平白
无辜的冒出了一个丈母娘,还是我的?我真是要傻了!我确实没有岳母,妻子的
母亲早就过世了;可我也不能认她母亲做岳母呀!她算是哪门子的岳母呢?我简
直没话说了!

    她见我坐着不说话,又来坐在我腿上,缠着我给我讲,她母亲是如何如何的
好,如何如何的“年轻”;我也不阻拦任她去说,她高兴就说她的,我呢就做我
高兴的。我一会到上衣里摸她奶子,一会在后面摸她屁股,又把手摸到她腿间,
在她阴户那儿上下摩擦;她也顾不上管这些,依然一个劲的吹着。

    听着听着,我也模模糊糊有了一个大概的印象。原来,她父母结婚较晚,而
且,父亲比母亲大二十多岁,父亲七十多了,母亲五十还没到;所以,母亲不但
小了这么多岁,平时也十分注意保养,大概是为了保持对父亲的吸引力,她的外
貌身材和四十岁时没有什么区别,当时在单位里,她母亲还是一群中年妇女中的
美女,吸引了单位里好几个上了年纪的领导为她争风吃醋。

    嘿!没想到她母亲身上还有这么一段有趣的故事,林袅袅的话最终把我打动
了,我倒真见识见识这位非同一般的老美人,反正请谁来做事都一样,更何况她
是林袅袅的母亲,如果她真的像她女儿说的那么有吸引力,说不定我还非得认她
做……

    “啊……!你在干什么?”林袅袅突然尖叫起来,身体从我腿上滑了下去,
挣扎着把我摸她屁股的手往外拉。原来,我胡思乱想的走了神,不知不觉的,一
个手指摸进她屁眼里去了。

    我看她发急的样子,临机一动,笑着对她说道:“好了好了!我答应你就是
了,看你把你妈说得跟个大美人似的,如果真是这样,我还要认她做我的临时岳
母呢!不过呢,我也有个条件,不知道你答应不答应?”

    “好哇!你说,你有什么条件,我答应就是了!”她兴奋得跳了起来。

    “呵呵,等会回去后,你这里再给我弄一回好吗?”我用手指在她屁眼上按
了按。

    “啊……!不行,今天不行,晚上我要回家去,顺便告诉再我妈,明天就来
上班;再说,你今天就省点力气吧,留着明天会大美人吧……哈哈……拜拜。”

    说完,她高兴得转身走了。

    明天会大美人!怎么会?没头没脑的半句话,害得我一晚上没睡好……

    (三)

    第二天的早晨起来有些晚了,我急忙整理了一下就往公司赶;虽然匆忙了一
点,但我仍记得上午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见面,所以在衣着上面还是用了点心思。

    刚到公司门口,就看见她们母女俩已经早到了,正坐在那说笑,很轻松的样
子。见我来了,林袅袅站起来给我介绍,用手一指说:“张老板,这就是我妈,
认识一下吧!”

    “噢……你好!”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有一种不自在的感觉,愣愣的、随口
应了一声,眼睛也不敢直接去看她母亲,光知道一个身材中等,外貌看还可以的
中年妇女坐在那儿;可能是自己昨晚想得太多,太敏感了,再加上路上赶得比较
急,有些心神不定。

    我歉意地向她们说:“不好意思啊,来晚了,让你们久等了,来,到我办公
室里坐吧!”说完,也没停留,我自己就先进去了,想随便找点事做,借此稳定
一下情绪;可是,办公室里比任何时候都干净,看来她们母女已经打扫过了,没
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来见她了。

    她母亲随我身后就进来了,平静的站在门口,微笑着在看我,大概是在打量
我,因为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我忙招呼她:“伯母,你坐吧,别站着啦!”我也在办公台后面坐下,趁她
走向坐椅的时候,我也迅速的把她打量了一下。

    说句不好听的,心里紧张归紧张,可眼睛仍然不老实,匆匆一眼,就把她上
身下身几个关键部位看了个大概,心里感觉也有底了。估计她今天精心打扮了一
番,衣着看上去整齐得体,显得体态丰盈娇柔,富态而不臃肿,胸脯和屁股十分
的显眼。

    “好的,谢谢张老板。”她母亲第一次开口说话,声音很好听,又脆又柔,
不是那种故意装出来的,很自然。

    “不要客气啊,伯母。”初步的观察和对话,我还是比较满意的,原来的一
些顾虑全没有了,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得多;就定下心来,放松自己,开始和她说
话。

    刚要开口,她却抢在了前面,声音仍是那么好听:“张老板,谢谢你啊!真
是太感谢了!我……不知怎么向你开口……说,真是不好意思!”

    不知她同样是有点紧张,还是她说的那个意思,她的脸都有些红了;看来,
林袅袅是没有骗我,她母亲真的还年轻,就这么两句话,居然也会脸红!

    “不用这么客气,伯母,真的!”被她这么一说,我倒有点难为情了;发现
自己动了一夜的念头,完全是色迷心窍,见不得人!人家这么热情、有礼貌,怎
么会……

    “真的!张老板,以前请你帮忙,也没好好谢你,现在……又到这里来麻烦
你,我这老脸真是……”她好像越说越激动了,脸更红了;放在其他场合,我倒
真想好好欣赏这张红扑扑的“老”脸,可现在都快坐不住了。

    没想到她一上来就这么客套,把过去帮她的一点小忙还放在心上,我连忙打
住:“好了好了!伯母,你这话就见外了,再说下去,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说的都是心里话呀,张老板,你真是好人啊!我们母女俩,现在都要你
来照顾,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了……”

    “不用,不用……”我没让她再说下去,她的话我都不知道如何应承了,什
么母女俩都要我照顾?知道我是怎么照顾你女儿的吗?真是!如果让你知道了,
不骂死我才怪呢!我心里直想笑,可又觉得这样不太尊重了,她毕竟比我大一辈
呢。于是,就岔开话题,问道:“伯母,袅袅回去都给你讲了吗?你知道……”

    “说了,她全跟我说了,我都知道……你放心。”

    她把我的话头抢了过去,开头说得很兴奋,可到后面说话的语气却起了些变
化;我瞄了她一眼,发现她脸上的红晕褪了许多,但却换了一副怪异的,令人费
解的神情看着我微笑。我觉得有些奇怪:“哦,是怎么跟你说的?”

    “她说你对她很好,挺照顾她的……”

    “我不是问这个,她没说别的……”

    “说了。”

    “怎么说的……”

    “她……”她顿了一下,仍然微笑着没有说下去,显得有些为难的样子。

    就这工夫,我也把她仔细打量了一番。她的外表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皮肤
比较白,可能林袅袅就像她,也很细嫩,脸上有几颗浅浅的雀斑,属于那种比较
耐看的类型,如果不是已经知道了年龄,我绝对不会想到,她是位快要五十的半
老太太的!尤其是她的笑容,灿烂中不失稳重,典型的中年妇女的风格,我开始
对她产生好感了。

    “呵呵,我不好……意思说……”她迟凝一下后,声音轻轻的,竟然冒出了
这么一句话,我吃了一惊,什么叫不好意思说啊?该不会林袅袅把我和她的关系
都告诉她了吧?应该不会啊!哪有一个大姑娘把这种事主动告诉人的,更何况是
自己的母亲。

    那她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我镇定了一下说:“没关系的,说就是了。”

    “我不太会说话,你可不要见怪。”她坐在那不安地说,神情像个腼腆的小
姑娘;这时候,我倒来了兴致,不管她说什么,反正就是那回事了,但她现在的
模样我喜欢,我要好好欣赏。

    “她说……你嫌我……老了,本来你不想……要我,是她……”她终于忸忸
怩怩的、轻柔的把话说出来了。

    结果,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原来竟是这么回事!

    “什么?她就这么说的吗?”我真没想到,林袅袅竟然把这种话跟她母亲说
了,而她母亲又当面说给我听,让我以后怎么做人啊?“我找她去问问!”

    我猛的站起来,怒气冲冲的朝外走去,她母亲急忙来拦我:“不要,不要,
是我不好,她不让我说的……啊……”

    慌忙中,她母亲拦我的手挡在了我的大腿根部,摇动的手指在我阴茎上轻轻
打了一下。

    “喔唷~~”我轻呼一声,赶紧停住向后退了一步;她母亲的脸顿时涨得通
红,不好意思的看着我,想问又不敢问的、用手朝我裤裆处指了指说:“你……

    不要紧吧!“

    我真有点尴尬,不知如何回答她,只好向她摆摆手示意没事,继续往外走;
确实是没事,只是刚巧被她碰到,就像轻轻抚了一下;这一抚倒好,本来就蠢蠢
欲动的阴茎,现在撅了起来,所以我得赶紧出去。

    她还不让我出去,起身拉着我的手恳求的说:“不要去问了,是我说错话;
你那里要紧吗?要不……我帮你……”

    她站在我面前,微低着头,她本来就比我矮下许多,这时看上去,像个知道
自己做错了事的小女孩一样。她的手又柔又嫩,抓着我的手感觉很舒服;真想一
把把她搂在怀里,让她现在就帮我揉揉……

    可我还是往后退了……不知是胆小,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总之,跟这把年纪
的女人,以前没有交往过,多少有点别扭,不习惯。

    “伯母,我不碍事,不去问了,你还是坐吧,放心吧。”我回到座位上,用
一种没关系的口气对她说;我想把气氛缓和过来,轻松一些。

    “嗯,我坐。”她仍旧坐好了,接着又说:“老板,不要再叫我伯母了,我
来做事的,这么叫我别扭,就叫我名字好了,我叫陈仪,很好记的!”

    “好啊。”反正陈仪、陈姨差不多,我随口就答应了:“那……陈姨,你也
不要叫老板了,我叫张大龙,朋友们都叫我大龙,你是长辈,就叫我小龙吧。”

    这样一改称呼,气氛轻松多了,我和她之间的距离近了许多,话也好说了。

    我刚这么想着,她的话真的来了:“什么大龙大虫的,我就叫你阿龙,你看
好不好,啊!……”

    “好啊!你喜欢怎么叫都行,随便你……哈哈哈哈……”说完,我禁不住大
笑起来,她也跟着笑了,她欢畅的笑容真是蛮吸引人的!

    “陈姨,你说话真风趣……呵呵。”和她说到现在,我渐渐发现她的话里有
些问题;弄不清她是故意的,还是在试探我;我也不管是真是假了,先把她架起
来再说!

    “哪里啊……阿龙,我是个粗人,连风情都不懂,哪还知道什么风趣,就知
道直来直去的……你不会不高兴吧!”她越说越“风趣”了,好像经过刚才无意
的“碰撞”事件之后,她逐步放开了,要直来直去!?

    我便开始装起糊涂来:“不会的,陈姨,我就喜欢直来直去的……这里没有
‘风琴’,你就负责进进出出好了……”我此刻也管不了她是谁了,不能动手,
吃吃豆腐总还可以吧!

    “啊?你要我负责进进出出……”

    “是啊,仓库里就是些货物进进出出的,不会把你累着吧!”

    “原来这样啊,你也不把话说清楚了,什么直来直去、进进出出的,吓我一
跳,真是……”她感觉自己上当似的,嬉笑着嗔怪我,眼睛不住的在我脸上和大
腿中间移动;我腿中间的裤裆部位,早已明显的支起了‘帐篷’,即使坐着也遮
掩不了。我不能再这样坐下去了,简直就是不打自招。

    于是,我找了个借口:“哎呀,陈姨,你看我光顾着说话了,茶也忘倒了,
我去去就来。”说完,我急忙走了出去。

    到了外边,林袅袅见了我就甜笑着问:“怎么样,和我妈谈得还好吧?”

    我眼睛一瞪:“我还没问你呢!你都跟她胡说了些什么?她怎么……”

    “哎呀,我妈就是这样的人,说话不注意,你不要放在心上就是啦!”林袅
袅边说边帮我来泡茶,突然她看见我的裤子鼓起一大片,就偷笑起来:“哟,你
这是怎么了……哈哈,动歪脑筋了吧……”

    “去去去……”这也是个要命的主,我端起杯子赶紧走。她还在我身后继续
说着:“和我妈多聊聊……外面我看着呢,放心好了……”

    不好!我隐约的感到,接下来还会有事发生。我真有点晕了!难道,我第一
次和她见面,人家也是今天头一回来上班,而且还是小蜜的老妈,我就真把她操
了……我不成了急色鬼了吗?嗨哟,我的天……瞧我这点出息……

    “陈姨,请喝茶!”我把茶杯端到她面前。

    “谢谢了,让我来好了……”她急忙站起来,伸手来接杯子;不过她只用了
一只手,另一只手却伸到我仍然鼓着的裤裆那里,在裤子外面抚了两下:“哟,
你这里……肿起来了……”

    “我………”我还能说什么呢?她反过来吃我的豆腐了!现在,我终于明白
了,林袅袅把什么事都给她讲了,我对她来讲,已经毫无任何秘密可言;她们现
在是母女联手,共同来对付我这条“大虫”。她刚才已提醒我了,是我自己笨,
没有早想到,怪不得别人啊!

    我急忙放下手中的杯子,抓住那只嫩嫩的小手,但没有把它拿开;我裤子里
面的阴茎,早已顶天立地的了,正需要它呐,我只好豁出去了。

    “我还是帮你……拿出来看看吧……”她见我没有把她的手拿走,便抬头看
着我,好象十分关切似的继续说,她的嘴角挂着一丝浅笑,看上去很媚:“闷在
里面容易出毛病的……”

    “哦,你会看病啊!你又不是医生……”

    “我其他地方的病不会看,你这里的我会看,告诉你一个秘密……”她把脸
靠近我,显得很神秘;我低下头把耳朵贴到她嘴边,这时,她的小手滑到我阴茎
下面,轻轻揉着两个肉蛋,又轻轻一掸:“我专治这个的,我会消肿!”

    (哇噻!)“啊嚏”,突然来了一个喷嚏,来得真不是时候,害得我险些被
她这么轻轻一撂,就立马卸货清点了,我连包装还没来得及除啊!乖乖,我真是
小看她了,一种不祥的感觉告诉我,我今天注定是要出丑的,而且很大!

    “好了,出来了……”也没经我同意,她就把我的阴茎请了出来。阴茎又硬
又直,龟头红得发亮:“阿龙,你这……家伙真不小呐……就是肿得厉害……呵
呵。”

    她依偎在我身边,小手凉凉的,摸得阴茎很舒服;我把她的手抓紧了些,我
正硬得难受。

    “我知道怎么弄它,不要你来帮忙………”她把我的手拿掉,仍旧不急不慢
的、轻轻套动着。

    “你快点……”

    “不要太快了,慢一点好,不然一会……出来了,我可不帮你……舔啊!”

    “哦……”我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我这块豆腐都化成水了……不行!

    我一把把她搂了过来,双手插进她的腰里,迅速的解了她的裤腰,没等她完
全反应过来,她的裤子就被我褪了下去。

    “啊!啊!”她这时候反抗已没用了,我把她转了个身,按在办公台边上,
扒下了她的内裤……嘿嘿,这回总算是挣回了点面子……同一个位置,同一种姿
势,还是同一根鸡巴……呵呵,这话说得有点难听,可还有的话更难说……

    我拿着阴茎在她屁股后面捣了半天,怎么也插不进去;她矮小了点,我的阴
茎和她的阴道对不上口;我忙把她抱起来,让她躺在办公台上,把她的双腿V字
型的掀到半空中,挺起阴茎就往她的阴部插去……

    她的阴部也已经很湿润了,没费什么劲,阴茎就轻松得一插到底;毕竟她这
把年纪了,又生过小孩,她的阴道比较宽松,水也很多,“噗嗤、噗嗤”的声响
很大;我扶着她的大腿,挺动腰板正想猛操……

    才听她“哦”了两下,我却跟在她后面一路“喔……”到底了。

    冤枉啊!该看的没看清楚;要摸的也没摸着;就发现那屁股比她女儿的白了
许多……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