诊所艳事

我今天接到一个女病人,她因為骑车跌倒而撞到阴部和大腿内侧,

我请她到VIP室,这是诊所為了治寮一些比较私密处而设计的诊寮室,还附有卫浴设备.

我带她到室内后便开始要為她检查伤势,这时才仔细看她,

她长的很清秀,脸蛋圆圆,身高大约161cm,胸部目测有34B左右,

穿著一件白色雪纺纱半透明櫬衫,白色雷丝半罩式胸罩,乳头很大,若隐若现,

下身是一条百摺短裙,腿上穿著透明裤袜,小腹有点微凸,脚上一双包头式高跟鞋,

她进来后,我便请她躺到床上,帮她把鞋脱掉,我便对她说: 陈小姐,我要帮妳检查一下伤势,我会帮妳把裙子脱掉,把裤袜拉到膝盖处,请妳把脚微微张开,谢谢;

她虽然很不好意思,也不阻止我的动作,

我慢慢的掀起她的短裙,印入眼前的是,她肤色裤袜下白色的内裤,

她私处的毛我看得一清二处,这时我的小弟弟开始在发烫,

我注意到她小腹上有一条一条的横纹,我很吶闷的问她:陈小姐,妳腹不上的横纹是什麼;

她红著脸回答我才生產完三个多月,那是妊娠纹.喔!原来如此,我知道后便开始為她触诊,

我用手轻压她大腿内侧问她痛不痛,她摇摇头,

我又抚摸她大腿和小腿,她还是摇头,

我只好问她:陈小姐,妳那裡痛!

她用手指了指私处小声而害羞的说: 我撞到这裡.

我一看见她比小穴便说: 那我要脱下妳内裤捡察一下.

她只是点一点头并把头转过去另一边,我拉下她的内裤,一阵阵的骚味扑鼻而来,

我接著用双手食指在她大阴唇触摸,没多久,她阴道口流了很多淫水出来,

我低下头仔细捡察,发现除了有一点撞伤的红肿并无大碍,可是她的淫水是越来越多,

我把握机会跟她#35500;: 陈小姐,我现在把妳的阴道撑开,看裡面有没有受伤.

也不等她回答就把又手食指插进去,

刚开始她只是扭了扭身体,但到后来她受不了刺激,开始轻叫了起来

喔......喔......我受不了了.....喔.....喔......别太大力....啊...啊...啊....

我一边抽送一边把我硬帮帮的阴茎掏出来,用手上下磨擦,

她把脚整个打开,不停的颤抖,

不一会,她洩了一大堆的淫液,不停的喘气,

我抽出手指,把头弯下去舔她一张一合的阴道口,

她有气无力的坐起来说: 别舔那裡,很脏

她也在这时看见我左手握著的阴茎,她有点紧张的问道: 推拿师,你把那掏出来干嘛.

我愣了一下回答说: 因為妳刚刚阴道分泌太多淫水,我要先把水舔乾净,才能将药涂再阴茎上,帮妳上药,这样药才不会流出来,不过我阴茎还不够硬,药可能会流出来.

她听完我的解释,不知该如何是好,我赶紧接著说: 这不是做爱,而是為妳治病,妳一定要帮我,不然刚刚就白做了.

陈小姐想起刚刚洩身时的淫叫,并看了私处流出的淫液已流的整床都是,也顾不了这麼多,

小小声的问我:那我要怎麼帮你忙.

我一见她愿意便说: 请妳用口帮我含阴茎,让它能完全勃起,才能将涂满药的龟头插进妳阴道裡,药才不会流出来,

她听完后,胀红了脸微微的点头,

我请她先下床,我把裤子和内裤脱掉,平躺在床上,让她上床后,屁股对准我,她的嘴对准我阴茎,成6.9式的样子,

她羞怯的用手扶住我阴茎,嘴吧张大著含我的龟头,有时会用舌头舔一舔,

我老二此时完全硬起来,插满她玉嘴,

我拉下他屁股,用舌头用力舔著会阴,一手食指沾了沾淫水,轻轻插进她粉红的肛门裡,

她一边舔一边叫著:啊...推拿师....请轻一点.... 我肛门会痛....啊...啊...不要插进肛门裡,裡面好脏....喔...喔...

我一听完就把整隻食指插进肛门,来回戳著.

她: 啊....我肛门要裂开了.....轻点....喔....慢一点......啊...好难受喔.......我要高潮了.....喔..喔..喔...
我看她淫水又大量涌出阴道,便请她转身过来,将阴道对准阴茎,要她坐下来,

她可能已无力支撑,一下就坐下去,我和她同时,喔......了一声,

我开始一上一下,龟头在她阴道裡进出,她软弱的趴在我身上,让我大力著插戳,

我用手帮她把上衣,胸罩脱掉,用嘴手并用吸著她两粒乳头,

不一会;她乳头竟分泌乳汁,我努力吸著乳汁,下身用力戳插阴道,她也配合我上下交合著,

她的淫液越来越多,我也越插越顺,房裡只听见 扑...玆...扑...玆....的水声和她急促的呻淫,

我插了一百多下,她突然抱紧我,把腿夹紧,阴道裡传来一阵一阵的抽蓄,我知道她已经洩了,

我仍把阴茎插在她小穴裡,只是不戳动,好好的享受她阴道的夹放,

她歇了一会,便问我: 推拿师,我可以起来了吗

我点一点头,把阴茎用力一拔,她啊的一声,整条腿上流满淫液,沾的裤袜都湿透了,

我应还没洩,阴茎拔出来还硬帮帮的,

她见状,赶快先把内裤和裤袜要穿起来,怕我还要插,

我怎麼可能这样轻易放过她,我一手拉著内裤和丝袜,

一面告诉她: 陈小姐;妳还没治疗完毕,请先不要穿上内裤.因為妳内裤太紧,会压迫阴部,造成局部充血,对妳以后性生活会有不好的影响,所以,妳不要穿上内裤.

她一听,紧张了一下,问到:那要怎麼办,那我先把裤袜穿上,可以吗!

我见她很坚持,便点了点头,只见她把内裤脱下只穿上丝袜,全身赤裸裸的只有一件透明湿透的裤袜在身上,

因為刚才的治疗,她也比较没有那麼害臊,

她看见我阴茎还挺著,便不好意思的问我: 推拿师,不好意思,要你為我治疗,结果,你自已还没洩,现在怎麼办!

我见她这样问,就藉机告诉她: 其实我刚刚被妳夹得那麼紧,我早就想洩了,可是妳的治疗要再上一次药才能全癒,我只有忍住不洩,好在帮妳治疗.

陈小姐一听便花容失色,心想;刚刚被推拿师插的到现再小穴还肿肿痛痛的,还要再上药,自已怎受的了,可是不看好又不行,

她犹豫不觉的望著我,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这时轻轻的走过去说: 妳不要担心,我这次会轻轻的插,不会像刚才那样,妳只要上身趴在床上,把屁股翘高就可以了.

我把她轻轻的压在床边,让她不要乱动,然后蹲下来隔著裤袜抚摸她的私处,

过了一会,她的小穴又有淫水流出来,

我便请她帮我舔阴茎,我稍微缩小的老二又硬了起来,

我教她要用舌尖舔我的马眼,像吃冰淇淋一样,很快的,我的龟头竟比刚才治疗时更大,

我立刻请她趴好,用手在她阴道口附近把她裤袜撕了个洞,举起龟头在阴唇上下磨擦,然后对准阴道口将龟头一点一点往阴道裡塞,

她因淫水分泌不足而有点难进入,好不容易,终于将龟头插进去了,我一进一出看著她阴唇因大龟头进出而被掀起又合上,

我等到她淫水愈来愈多时便告诉她:陈小姐;妳现在阴道已经够湿了,我要开始大力插囉,

她点一点头,把两腿张的更大,屁股翘得更高,好方便我戳她,

我见她准备好了,就一用力,噗玆一声,一插到底,

她被我猛烈的插著,只能一边配合我阴茎,一叫著:喔.....喔.....你插到底了....喔...喔...我要死了... 好哥哥.....插的我小穴爽死了.....

我插了两百多下,就用食指沾她被我插出的淫液抹在她的屁眼上,用两手把屁眼愈掰愈大,

趁她不住意,把阴茎一抽,对准屁眼就用力插进去,她冷不防的被我插屁眼,痛得哎呦一声,眼泪已流了下来,

我阴茎被她肛门胯约肌紧紧包住,感觉比干处女还要爽,

痛得七荤八竖的她,只能小声哀求:推拿...师..不要....啊....喔....我屁眼好痛....你..轻点....啊...拜托...我让妳插死了...啊...

我愈插愈快, 一阵衝刺,我龟头开始收缩,玆........我把所有精子都射进了她屁眼中,

她已经虚脱得趴在床上喘气,我过了一会才将阴茎慢慢拔出屁眼,龟头一出屁眼大量浓稠的精液合著血丝流了出来,

我走到帮旁边拿卫生纸把阴茎擦甘净,并且把衣裤穿好后,便到床边观心陈小姐.

我用卫生纸温柔的擦著屁眼的精液和血丝,她这时才回过头来看我,眼中泛著泪光,

幽幽的道:你好狠,把我屁眼戳的好痛,我....不禁哭了起来,

我见大事不妙,只好一直安慰她,把她抬上床躺著,一边赔不是,边弯著身体用手分开她两腿舔著她的阴唇和肛门,

一直到她比较好了為止,她也不哭泣了,还跟我说:请你舔进去一点.....啊 ......我又有感觉了....喔...咽.......我又洩了.....啊......

我帮她把衣裙穿好,又用手在她裙裡抠著她湿答答的小穴,相约后天再来看诊...........她回头笑了笑说喔..........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