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处男

十八岁代表什么?当然是可以独立自主,在法律许可范围下做自己想做的事,包括我一直想做却不敢做的事──体会性爱。

    从我进入青春期,对女人的生理构造产生好奇开始,进而从各种管道接触有关性方面的庞杂信息后,我对另一个性别的生物,仍处于一知半解的状态。

    随着接触的信息愈多,那种身体力行的欲念只有增无减,尤其当我听到某某同学,和哪个女生发生关系,在班上向其它人吹嘘摆脱处男生涯的行径时,尽管表面上对他投以不屑鄙夷的目光,但我内心却羡慕不已。

    「如果能在十八岁脱离处男就好了。」

    我望着计算机屏幕上美丽且淫荡的女优,将沾粘着白浆的卫生纸丢进垃圾桶时,不由得从内心发出了喟叹。

    「臭巴介!你又偷用我的计算机下载A片,还边看边……呃、恶心死了!还不快给我滚出去!」

    「啊!姐……我……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虽然我亟欲为自己辩解,无奈垃圾桶里的铁证,以及裤子来不及穿上,以至于那截逐渐疲软的肉肠,仍裸露在外面任人欣赏的窘态……我真不知该找什么理由搪塞过去。

    「你还想狡辩?!给你三秒钟把裤子穿起来,滚回自己的房间!」

    于是我不得不在姐姐愤愤不平的目光注视下,硬着头皮穿上裤子,以最快的速度逃离现场。

    尽管我对姐姐一声不响就闯进来的行为非常不爽,但从小就被她欺负到大,心里总是有一层挥不去阴影的我,又没有勇气和她抗争到底。

    更何况,我刚才待的是她的房间,而用来下载片子观看兼打手枪的计算机,是她利用课余闲暇时,在便利商店打工存钱买的,所以于情于理我都站不住脚。

    我还能争什么呢?

    「唉……真想拥有一台自己专属的计算机呀!」我悻悻然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喃喃自语。

    ~~或许我要的,不只是一台计算机~~

    ※※※

    对于一个高中生,尤其是即将面临大考的高三生而言,日子可说是过得非常单调、乏味。

    天色才刚蒙蒙亮,就必须从柔软的被窝爬起,带着惺忪的睡眼,挤上由各色国高中生制服组成的「联校公交车」;到了学校后所面临的,就是无数次大小考,以及老师催人欲睡的单调声线。

    好不容易等到天色渐暗,结束一整天索然无味的课程后,又得挤着公交车,来到各色高中生制服组成的「联校补习班」,继续在大小考中煎熬,直到夜幕低垂才能拖着疲累的身心返家──日复一日。

    如果说这种单调乏味的生活会有什么变化,顶多是晚上从补习班出来后,在路上、公交车上偶而出现打扮风骚,穿着清凉的辣妹,和我擦身而过,为我带来惊鸿一瞥的惊疑与快意。

    但世事多变化!

    一成不变的日子,总会有突如其来的惊喜,为我这段平凡无趣的高中生涯,增添不同的变化与刺激。

    这天由于刚结束了模拟考,我拖着沉重的步伐提早回到了住家巷口。眼看家门在即,加上又没有看到赏心悦目型的美女,我疲累的身心顿时更感到一阵无力。

    可是当我有如行尸走肉般,双眼无神,机械化地打开家中大门时,旁边原本紧闭的逃生门后方,却传来似有若无地低声浅吟,令我手上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

    在好奇心驱使下,我抽出了钥匙,轻手轻脚地贴着门板听了几秒钟之后,立刻改搭电梯到顶楼之后,便轻轻推开逃生门,然后蹑手蹑脚往下走,准备欣赏千载难逢的精彩戏码。

    (哇哇哇,室外裸出性爱调教耶!不知道哪家的邻居这么开放,竟敢在楼梯间玩这么刺激的游戏?)

    随着距离愈近,男女欢吟的淫声浪语在逐渐清晰起来,令我不但萎靡的精神当下为之一振,连疲软的肉茎也瞬间变得生气勃勃,在裤裆里昂扬而立。

    我强忍着阴茎勃起的胀痛,连忙从书包拿出功能强大的手机,调到手机拍摄模式后,悄悄将镜头往下伸出。

    可是当我看到手机屏幕上出现的男女主角后,我原本兴奋与紧张的心情,瞬间荡到了谷底。

    男主角虽然不晓得是谁,但面对镜头的女主角,竟是比我早出生五年,和我有浓厚血缘关系的姐姐!

    尽管灯光昏黄,三十万画素手机的辨识、分辨率不高,但那露出的脸型轮廓,女孩腰际挂着眼熟的白色蛋糕迷你裙,加上两人做爱的地点,又在我家所在的楼层……一切证据让我很难硬逼着自己去否认,她只是个脸型长得和我姐相像,喜欢在户外做爱找刺激的淫乱痴女。

    当楼梯间回荡着「啪啪」地肉击碰撞声,耳边窜入「啊……明……老公……太深了……喔……好爽……好舒服……唔……」的低声淫语,不断冲击我脆弱的青涩心灵,令我脑袋当场陷入一片空白。

    「喔……小淫娃,你的小穴不但紧而且多水……我干过这么多女生,还是最喜欢和你做……」

    不堪入耳的淫秽言语,骤然将我从恍神状态下拉回,手中的手机刹时颤了一下,险些摔落于地。

    「姐……这真的是我姐姐吗?那个男人……姐姐怎么会跟那个男人在一起?我该怎么办?」看着手机屏幕淫乱的画面,我的心情当下变得特别复杂

    一时间,耳边不断传来男女交欢的呓声淫语,但我此刻已少了先前那种,抱着紧张与兴奋心情偷窥的动力。

    手机来来回回在楼梯间的缝隙伸出、缩回。好几次,我内心忽地涌起一股想冲出去,硬生生打断这对狗男女交合的好事;可是另一方面,姐姐淫乱的画面又瞬间占据我的脑海,只想安静地把这场好戏看完。

    正当思想产生剧烈争斗之际,手机屏幕顿时出现了压在姐姐身上的男人忽然停下动作起身,接着他将女孩拉起,让她双手扶靠在墙壁上,然后将挂在腰际的蛋糕迷你裙上撩,用他沾着透明淫液的丑陋淫根,倏地用力一挺,从她后面插进了那对雪白丰腴的臀瓣里,继续两人未完的性戏。

    「呜……老公……别……喔……你那个太大……人家会受不了……」

    这句话就像一颗威力强大的炸弹,在我脑海里轰地炸开,整个人顿时傻楞楞地贴靠楼梯转角口,呆望着手机屏幕的淫乱画面,久久不能自己!

    直到男人抽出了肉棒,在女孩的弹俏的美臀,喷出了白浊的浓浆,我才逐渐回过神。

    悄然收回手机,我颓然坐在楼梯口,等到逃生门厚重的关合声响起,我才拖着沉重的步伐,搭乘电梯到一楼,然后几乎是以偷窃失风后的逃跑速度,仓皇逃离了住家小区,在外面晃荡许久,直到心情稍微平复,才努力装做若无其事地走回家。

    只不过刚进大门,我在客厅就听到了姐姐的卧室里,隐约传出男女调笑的声响时,我的心刹那间又揪了一下。

    「啊!巴介,你回来啦。今天不用补习吗?」姐姐的房门开了道细缝,只探出头随口问道,而脸上的神色闪过一丝仓皇不安。

    望着彷佛无衣物蔽体的雪白肩颈,我随口敷衍一句「今天补习班停课」后,目光飘忽地瞟她一眼,便径自走回自己的房间,再也不理会隔壁房间隐约传来的窸窣低语。

    ~~那一夜,我在门外听了一宿娇吟,不为当名夜袭痴汉,只为你在他的怀里缠绵~~

    ※※※

    手机里淫秽不堪的画面一再重复播放,垃圾桶堆满了带着某种腥味的卫生纸,可是我的手依旧握着坚硬的肉棒不停套弄着。

    虽然只是不到十分钟的短片,但我这几天只要一回到家关上房门,总会忍不住一再播放这段短片,而且边看边打手枪。

    自从发现了姐姐的秘密后,我对她的观感也跟着改变。从她脸上的妆扮、穿着的衣服、外出及回家的时间,不知怎么地,我都会对她的一举一动,产生某方面的淫邪遐想。

    「唔……朱心怡,原以为你多清纯,没想到你也只是一个不知羞耻的贱人!喔……我也好想干你的骚穴呀!」

    随着话落,背脊顿时传来酥麻的快感,坚硬的肉棒也到了喷发极限,单手飞快套搓下,一股稀薄的白浆再次射在雪白的卫生纸上。

    望着手机里跪在地上,媚眼如丝斜望着身后男人的女孩,我心中忽然生出一个连我自己都感到诧异的大胆想法。

    「哼哼,朱心怡……我要揭开你清纯的假面具,把你淫荡的真面目展现出来给大家看……」

    一旦坚定的信念形成,剩下的就是想办法将它实现出来。

    于是从这天开始,我除了不动声色偷偷记录姐姐的行程外,在补习班上课时,不时在私底下询问那些用迷奸手法,然后从容享受性爱的同学们,要到哪里才能取得那些「禁药」。

    「嘿嘿,猪仔,我跟你说,你在XX站提早下车,从站牌右方的巷子转进去,经过第三个路口时左转,再向前走差不多五十公尺,就会看到一家小药房。那里面有一个秃头,戴着黑框老花眼镜的阿伯,然后你跟他说是小郑介绍的,他就知道了。」满脸青春痘,身材干瘪,长相猥琐的同学,在我耳边小声淫笑道。

    ~~那一月,我遍寻坊间中西药妆店,不为医治绝世重症,只为能得到你舌尖缱绻~~

    ※※※

    「巴介,爸妈明天要去美国玩十天,你可得乖乖在家读书,千万别到处乱跑,知不知道?」

    听到这句话,不知为什么,我的心跳忽然剧烈地跳动好几下。

    隔着房门,我随口说道:「不会啦!你和爸爸放心玩吧,我和姐姐一定会努力把家顾好,不会让小偷把屋顶搬走……」

    「呸呸呸!小孩子乱说话。那我先去睡觉了,你自己好好用功,希望明年能考上一间好学校。」

    「好啦。」我瞟了瞟抽屉,强压下内心狂喜之情,尽量以平静的语气对着房门虚应道。

    隔天一大早,目送爸妈坐上出租车之后,我的心情不但没有父母远行不在家,一个人可以自由自在地轻松,反而变得有些焦躁不安。

    如坐针毡地在学校度过一整天,好不容易挨到放学的钟声响起,我就迫不及待冲出学校,第一次跷掉补习班的课,只为了想早点回到家──这是我头一次这么想回家。

    刚进门喊了几声,再三确定家里没人,我马上将门口的球鞋收进来,接着将大门反锁;等完成这些动作后,我才坐在沙发上喘口气稍做休息。

    视线不经意瞟向姐姐的房间,霍然想起今天提早回家的目的,我刚放松的心弦又莫名地绷紧起来。

    「嗖」地从沙发上弹跳而起,轻车熟路地撬开姐姐的房间,我边开计算机边从书包拿出手机,以及一条看似药膏的软管物。

    双手互握搓揉几下,甩掉手掌心沁出的紧张汗水,在等待开机画面出现的时间里,我将软管里的透明稠状物挤在卫生纸上,然后均匀地涂抹在姐姐常用的马克杯的杯口。

    当我小心翼翼地涂抹时,脑海里蓦地想起了那名,看起来像变态奸魔的中年老板所说的话……

    「嘿嘿嘿,少年仔,这个「梦幻之吻」呀,是德国最新研发的好东西喔。你只要把它涂在杯缘,然后让心爱的女孩轻轻抿一下杯口,嘿嘿……你就可以达成「转大人」的愿望啰……」

    正当我全神贯注准备「迷奸亲姐」大计时,身后竟冷不防响起一声惊叱。

    「巴介,你在我房里干什么!」

    「啊!没……没有,我没有下药,更没有迷奸你的打算。」

    我情急之下胡说一通,连忙将手上的软管收进口袋。

    「你在说什么呀?不对!你刚才鬼鬼祟祟,究竟藏了什么东西?拿出来!」姐姐阴沉着脸伸出手。

    「真的没有啦!如果你要用计算机先用,我待会再向你借。」我心虚地拎起书包,惴惴不安地急着逃离现场。

    「等一下!」

    「干……干什么?」我语带颤抖问道。

    「手机啦。」

    「啊!喔……」我深深吸一口气,强自镇定地转身走到她面前,接过她递来的手机。

    「巴介,你怎么了?」

    「没……没有呀。」我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

    「那你的手为什么抖得这么厉害?」

    我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像得了「帕金森氏症」的病患般,不由自主颤抖着。

    「真的没什么啦,我……我回房间温习功课了。」

    随着话落,我正想拿回手机时却忽然抓了个空。

    「朱心怡,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焦急地吼道。

    只见她面无表情地边按手机边说道:「你一定做了什么坏事被我撞见,所以才会这么慌张。嗯……一定是这样。咦?啊!这……这是?朱巴介!这是什么?」

    从手机传出男欢女爱的淫声,我已然晓得事迹败露。一阵惊愕之后,我定了定神,抱着豁出一切的心态,语气顿时转为凶狠:「是你自已做坏事被我撞见吧!哼哼……没想到你也是那种道貌岸然的淫女荡娃。」

    话刚出口,姐姐的房间骤然响起清脆的巴掌声。

    「啪!」

    「朱巴介,你说那什么话!我要你向我道歉!」

    望着她气急败坏,因大口喘气而剧烈起伏的乳浪,我摀着脸,不甘示弱地对她大吼:「你这贱人!你喜欢玩室外性爱游戏还怕人家知道呀?你应该向我道歉才对吧。」

    「你!你还说!」

    眼看她一巴掌又搧过来,我马上抓住她的手吼道:「朱心怡!现在是怎么样?被我发现你那龌龊的秘密,所以恼羞成怒?告诉你,既然你是那种人尽可夫的烂货贱婊,那我更有资格干你!」

    「你……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看到那张惊恐的表情,不知为什么,我的内心竟涌起一股莫名地快意。

    「原本,我只想神不知鬼不觉把处男之身献给你……现在计划虽然出了问题,但并不影响我想干你的决心。」

    话刚说出口,我马上抓住她另一只手,然后用力将她推倒在床上。

    「你……你快起来!我是你亲姐姐呀!」

    我恶狠狠吼道:「那又怎么样!只要脱光衣服,你就是注定要让男人干的淫娃浪女!」

    「啊!救命呀!你……你不要碰我!否则我就把你的兽行告诉爸妈。」

    「去说呀!你如果不怕你的丑事被爸妈知道就去说呀!」

    接下来,我便不再理会她的威胁性言辞,直接把她的T恤往上掀,盖住她的双手和头脸,然后一手握住衣摆藉此箝制她双手活动,另外用膝盖拼命顶压住她不停挣扎的双腿,而另一只空出的手,则迫不及待解开她牛仔短裤的裤头,然后手忙脚乱地拉下了拉炼,最后在她拼命扭动挣扎下,花费了好一番功夫才将她的短裤拉到小腿肚。

    「朱巴介,你这变态!快放开我啦!」

    我隔着T恤搧了她几巴掌,「你这贱货给我闭嘴!事情已经到了这地步,你就乖乖让我爽一次,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这句话脱口而出后,我马上感到后悔不已。因为我发现,我好像真的变成一头,已经失去理智的雄性生物。

    事情既然发展到这一步,无论再怎么懊悔都没有用,于是我干脆舍身成兽──成为一头只想干炮的种猪!

    粗鲁地扒下姐姐的内裤,手忙脚乱拉下拉炼,掏出早已硬挺的肉茎,学着无码A片里男优,将怒涨的龟头抵住她紧闭的肉缝,然后下半身用力向前顶!

    「喔!好紧,不过好舒服呀,真的比打手枪还舒服……唔……太、太刺激了……我……我受不了,要……要射了!」

    从真正插入,然后在姐姐的子宫深处射出我的处精,整个过程不到三十秒!

    「死巴介!我男朋友的第一次也没这么逊!你他妈的是不是男人呀!好不容易情绪来了,结果你的性能力却这么差!唉……劝你先把阴屌神功练好,再来强暴我吧!」

    「呃……姐……我……」我错愕地放开手,呆若木鸡地看着眼前半裸的胴体,脑袋当下一片空白。

    这时姐姐把衣摆撩下,对我投以轻蔑森冷的眼神道:「现在……给我滚!」

    「滚」字言犹在耳,我己然被姐姐一脚踹到床下!

    (这……这世界变了!呜呜呜……)

    我当下提着裤子,羞愤地掩面夺门而出。

    那一夜,我在门外听了一宿娇吟,不为当名夜袭痴汉,只为你在他的怀里缠绵。

    那一月,我遍寻坊间中西药妆店,不为医治绝世重症,只为能得到你舌尖缱绻。

    就在那一年,那一月,那一夜,我终于得偿所愿!

    那一年,我十八岁!

    但那一夜,也成了我今生难以忘怀的梦魇……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