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脚姐姐

婆婆一家子的男人,好似野兽,胆大妄为,自从一年前,见大脚姐姐先夫过世,认为是有机可乘,为不让我这个小寡妇锁门抵抗还破坏了房门,晚上无法锁门。有一夜,小叔父溜进入我的房间,吓死我啦,惊吓过度都喊不出声音,我和女儿虽蜷缩身体死命抵抗,但小叔父仍使出蛮力性侵得逞我这个小寡妇和我可怜的女儿,威胁必须顺从一切命令和要求,否则要用鞭子毒打我们二人,大脚姐姐不敢反抗。婆婆的弟弟,其他小叔一批人有样学样,利用我这个小寡妇进厨房煮饭菜时抚摸胸部和下阴,连刚月事来潮时也也不放过。我这个可怜小寡妇虽然蹲下夹腿反抗,但家里没有人出面制止,甚至要求赤身露体与亲生女儿亲热!并要我女儿狠狠挖我下体!几次想逃出,都被拦阻,并推到墙边继续抚摸强暴性虐啊。他们这对兄弟中的还否认对我这个小寡妇和女儿性侵,辩称是我性欲强,要男人,变态爱女儿,祗有他们才能满足我和女儿,是自愿的;小叔也否认对我及我这个可怜小寡妇女儿猥亵、性侵,辩称他进入厨房是向我借食材,进入我女儿房间是要拿吃的东西及问功课呀。
唉,真是一派胡言!有一天公公作贱奸污姐姐后,闭目养神一下,斜看着一丝不褂,不知所措的姐姐,命令姐姐要演唱一下“十八摸”给他乐乐。姐姐这时身心俱惫,哪有心情唱这小调啊,不由回应说道“等会儿吧,过会儿唱给你听啦。”,哪知他大概摸姐姐的屄摸了熟透啦,留了那黑黑污垢的长长尖指甲一下子就找到姐最最敏感的阴核位置,就死命掐住扭转,拮了那粒小肉豆拧住不放!超痛哦好不爽噢,“妳敢抗命!?就不想活啦?贱屄!捏死妳!给我戴上奶铃,骚浪一点,否则试试我的利害,先干妳的女儿给妳看!”,“呵哟哟啊,啊唷喂哟………我唱,我唱十八摸,跳舞给你看,别扭别掐我啦!别玩我女儿啦”阴蒂扭了痛到子宫内老结棍噢,姐姐惨叫声中百般不情愿地戴褂上奶铃,轻启朱唇哼唱了起来,歌声如泣如诉,正如诉说一个凄惨,沧桑的女性的无奈与无助,而十八摸是一转一韵叙一摸,而其实血脉相连;细细可品尝出其笼罩全曲的艳丽悲叹之美。好在姐姐的皮肤还白白嫩嫩,人也长了高挑,平时练练瑜珈身裁还行,舞动起来伊然风情万种,真切感人艳丽诱人,铃声随了舞步作响,进三步啊抟一圈退二步,白嫩手臂向空中一挥舞画个圆。曲词合景生情,姐姐吟起从性灵中得来,回肠荡气,绝无矫揉造作,扭个柳腰摆个肥臀,玉手轻轻地滑落揉绕着自己丰嫩大奶,奶子晃啊晃地再退了两步,奶铃发出叮叮叮清脆声音,舞着舞着白嫩膧体令人神魂颠倒。姐姐先以泪珠伴了沙哑歌声为导引,场面已显凄美。而欲摸未摸之际,又作两层顿扑跌倒,大奶轻晃,使之为之骀荡不止;愈形自怜自悯,愈见其诚挚凄凉之美。音调如泣如诉,充分传达弱女子沦落江湖受人欺凌之苦与满怀情人之恩爱思念啊:“紧打鼓来慢打锣,停锣住鼓听姐来歌唱,诸般闲言也唱歌,听姐唱过十八摸。伸手摸姐面边丝,乌云飞了半天边;伸手摸姐脑前边,天庭饱满兮瘾人;伸手摸姐冒毛湾,分散外面冒中宽……………;一摸呀,摸到呀,大脚姐姐的头上边哪,一头青丝如墨染,好似那乌云遮满天。
哎哎哟,好似那乌云遮满天。“
姐姐轻轻摆了摆头,玉手拢了拢乌溜溜长长黑发。自自然然地舞出跶进三步啊晃了晃肥嫩大奶抟一圈退了二小步,奶铃也配合了叮叮作响。姐过分投入感情舞动着,不知不觉阴核硬挺了起来,好象一粒玫瑰色的小肉钮扣。白白嫩嫩的乳房也随了歌声和呼吸而上下起伏着的,看起来却还是沉甸甸的
“二摸呀,摸到呀,大脚的眉毛边………….
二道眉毛弯又弯,好像那月亮少半边。
哎哎哟,好像那月亮少半边。
三摸呀,摸到呀,大姐眼上边呀,
两道秋波在两边,好似葡萄一般般。
哎哎哟,好似葡萄一般般。“
姐姐玉手轻挑秀眉滑落下来,眼波飘荡,媚眼一眯,睥睨一眄眼前这色迷迷的男人。
“四摸呀,摸到呀,大姐的鼻子上边呀,
大头朝下,小头朝上,好像一座小金山。
哎哎哟,好像一座小金山。
五摸呀,摸到呀,大姐的耳朵边,
两个水饺一般般,还有一对大耳环,
哎哎哟,还有一对大耳环珠哪。“
姐姐奶铃当当当响着,虔敬的双手合十,双膝向外蹲下,以指尖轻触鼻尖双耳,似乎在求取这儿跳舞的应许,随了歌声拍子轻晃肥臀,舞步定格在每个拍子里而姿势都极其稳定而美好,简直像是一件静止但又惊人的艺术品。跳舞的允许似乎取得啦,猛一转身一蹙眉,玉手疯狂搓摸肥乳,拂捞下体,一种淡淡体香迷漫小室,舞步渐转为奔浪,肥臀不停二边晃荡,有说不出来的性感和抚媚!
“六摸呀,摸到呀,大姐的肩上边,
两个肩膀园又圆,我越摸约越喜欢。
哎哎哟,我越摸约越喜欢。“
姐姐优雅的弯曲着玉颈、丰乳、臀部,摆出最经典的基本姿势三道弯晃动晃动,而充满性感的眼神也不停的飘荡流动着。随着奶铃响着,姐姐轻巧的踏着舞步慢慢移动,或左或右,但膝盖却自始至终保持着弯曲半蹲的姿势,两腿维持在一个完美的平面,身体仰起,小屄如随歌声微微歙啊歙的,歌声上扬犹如天籁。
“七摸呀,摸到呀,大姐的胳膊弯,
好像小河弯又弯,如同牛梭一般般。
哎哎哟,如同牛梭一般般。“
这时姐双手合十,双膝向外开,蹲下来,大阴唇想遮也遮不住啦,双手指尖再轻触地板,向观舞人致意,两手掌绕过头顶和脖子,交叉触及胳膊,接着双手在胸前合十后轻捻自己粉红色的小奶头,左右互捻,奶头翘了挺直。

姐姐知道这舞姿是令人惊叹的表演,也会引人遐思和想入非非!男人坐在椅子上手持两根木棒打着拍子数一二三四,速度由慢到快到极快。这对我而言,简直就是严酷的体罚。由于舞蹈动作大都是处于性挑逗和半蹲的状态,不时为了拍子速度摆出三道弯,晃乳摆臀个的姿势,要把所有身体的重量单放在某一只半蹲的脚上或腰上,玉手也得加快自己猥亵动作,抠着下阴捻弄奶尖非常的辛苦!

我最害怕的就是,以脚掌和脚趾撑起身体,两脚后跟并拢但是悬空,两边膝盖外开到极限,蹲在地上,保持上身挺直,然后,跳舞步,挖摸自己的屄。跳一下,挖一下还算是简单,但当你必须随着男人极快的节奏不停的跳跳跳,挖挖挖,捏啊捻噢,天哪,我每次都会想: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不禁回想起自己儿童时期在家中所遭受继父的那些无情体罚和性侵。这场舞跳下来,我几乎都会舞到整个人心跳喘气不止,下体淫水流了不止住,但是我最后还是努力继续舞出女性的妩媚柔美与优雅感性。

快唱到第八摸时,知道姐姐练过瑜珈身体柔软,姐姐被要求把左大脚板过肩膀,大脚踮着地,屁股高翘,随歌声臀部一耸一翘,将姐姐生殖器完全曝露顶出来啦,大阴唇分开,歙啊歙哪!摆好这种骚痒子后,姐姐突然感到有一支手指顺着润滑的溪沟慢慢往上挖入,越挖越深越探越深,令姐姐全身漫迷酥麻难忍感觉, “嘤,哦哟,……不要啊……求求你啦……我正在唱啊!”姐一边痛苦摆着这不雅的姿势,一边娇声的的唱吟道,但是呼吸却愈来愈急促,一颗芳心扑通扑通的跳着。这一根手指不断的抠弄着姐的阴道壁的黏膜,极力寻找摸姐姐的“G”点,姐的歌声里有多少个音节,就是男人的手在姐的阴道里就转过了多少道弯,挖了有多深!同时我的歌声也搅乱。
“八摸呀,摸到呀,大脚姐的咯吱窝。
摸来摸去喜死我,好像喜鹊垒的窝,
哎哎哟,好像喜鹊垒的窝。“
姐姐这时用纤纤玉指在咯吱窝内磨啊磨的,露出长了不多但挺性感祗有一小簇黑黑的咯吱窝毛来,忍在挖屄的骚痒,抖声淫荡唱吟出来。
“九摸呀,摸到呀,大脚姐的脊梁边,
并分的麒麟在两边,我越摸越喜欢。
哎哎哟,我越摸越喜欢。“
姐姐玉手触摸着自己后背,如此一来,重心移动,啊哟喂,姐姐的屄两片肉更是分开啦。赶紧扭过身子,而将手转移到自己肥嫩臀部!
“十摸呀,摸到呀,大脚的屁股沟上边呀,
两个屁股园又圆,好像两个老大木锨哦。
哎哎哟,好像两个大木锨。“
姐姐的手移到自己肥大屁股摸啊摸的,而大屁股随了歌声也扭啊扭的,荡啊荡地。而姐姐紧密的肛肌一下下不自觉的收缩着,小痔疮不甘寂寞地涨硬着!歌声忽高忽低,姐姐舞动着腰一朝上顶,肥臀便向下探,如同交合时深深地把男人的阴茎一口吞噬进姐的下体里去。
“十一摸,摸到呀,大姐的臭大脚啊,
脚指头好像大蒜瓣,我越摸越喜欢。
哎哎哟,我越摸越喜欢。“

公公一面挖我的屄,一面死盯我的大脚,恨不得一口吃下噢!他的手差一点按到姐的“G”点啦,姐姐不由一震好恐怖哦。而姐的左大脚指蹭在地上也真像一枚美丽的大蒜瓣啊。说正格的,姐姐的大脚可美得像艺术品,七号半的大脚噢,每一根足趾都修洁雅致,根根紧并,脚形极为艳美,而且肌肤光嫩如软玉,白皙赛雪的脚背上毫无瑕疵,只隐约可见肤下有粉嫩的肌肉。
“十二摸,摸到呀,大脚的咪咪边,
两个咪咪园又圆,好像出笼的包子鲜………”

姐姐肥屁股慢慢的扭动着,用双手抓住自己的双乳,慢慢的搓揉着,接着,捧起自己的双乳往上抬,然后低下头,伸出舌头舔弄起自己的乳头来,那乳头一会儿没入樱桃小口中,一会儿又被吐出来,上面沾满了湿漉漉的口水。从乳房的形状上,看得出那对乳房里又充盈满了汁液,连晃动的样子都与吸干了的乳房大不相同,幅度大而且慢,乳头附近胀得圆圆的凸起一圈,小拇指粗的深红色乳头慢慢变得坚硬起来,巍巍的随着乳房的晃动而微颤,乳晕的颜色也显得更加红润和诱人。
哎哎哟,姐唱道,好像出笼的包子鲜。这要死的色鬼,不等姐唱完,一只手已经迫不及待袭击姐姐酥胸啦!揉扭了我的大嫩奶子不肯放手,从下摸过来转到乳沟圈过来捏到小奶头哦。姐姐的一对白嫩丰满的玉乳被摸了弹啊弹地,胸前的一对乳峰丰满而坚挺,决无松垂的乳房,老富有弹性的,乳蒂是上翘的,两粒粉红色的乳头涨了有如樱桃一般。
“十三摸,摸到呀,大姐的奶头子边
两个奶头子滑又滑,好像一堆小俘虏。
哎哎哟,好像一堆小俘虏。”

姐姐的小小的两个奶头子快被公公捏扁捻碎啦!超没水平和格调的欺负我, 姐姐忍了痛,但歌声也断断续续哼着.
“十四摸,摸到呀,大脚姐肚脐子上边,
小小的肚脐圆又圆,好像一枚小金钱,
哎哎哟,好像一枚小金钱。
十五摸,摸到呀,大脚的小肚子边,
方方正正一块地,好像一块载秧的田。
哎哎哟,好像一块载秧的田。
十六摸,摸到呀,大脚姐大腿上边,
如同白耦一般般,我越摸越喜欢,
哎哎哟,我越摸越喜欢。”

姐姐不得不卖弄风骚,玉手从自己小肚,大腿根部滑摸到脚指,手再甩了一下撩散头髪,再拢一拢,姐姐这时心中也不由荡啊荡的;可是这男人的手指还在挖我的屄,这苯公公,还找不到姐姐的“G”点,但我明白我的骚水又止不住的流出湿了下体啦!也许姐姐的大脚板过肩膀踮着地,屁股高翘太久了,憋在子宫内的气又在作怪,哔的一声放了个清脆屄屁,还好姐提前警觉到,提高了歌声掩盖了屁声,大屁股狠狠扭了好几下屄夹了一夹才没引起注意噢。

“十七摸,摸到呀,大脚小肚子下边。
好似耕牛耕犁田,还有一道茅草沟。
哎哎哟,还有一道茅草沟....“

公公突然狂喊“拔毛!快拔屄毛哪!”,姐姐自摸了下面黑黝黝的阴毛,而姐姐的小腹在这种姿势下左右各挤出一小团脂肪,这使的我曲线更凸凹有致而性感!屄梆子也是涨了鼓鼓的。姐无奈地从黑黝黝屄毛里搓擦出一根阴毛,轻轻地抛在他头上。
“十八摸,摸到呀,大脚姐姐的沟里边,
好似洪泽湖水波连天,还有一座神秘的小金山,
哎哎哟,还有一座湿湿的小金山,还有一座骚骚香香的小金山哪。”

而其第十八摸转到“一座骚骚香香的小金山”时最美妙哪,低回幽咽,声情合一,可怜那幽怨的孤单,只伴着呜咽咽的盻望了面前这男人,悲声如凤凰娇啼夜月。
姐姐这时唱了血脉贲张,也知道最难熬最羞涩时刻来到啦,姐姐该面对观众激情自慰喽,姐姐这时站起身子摔开这支挖了老娘屄好久的手,自己甩了甩乌黑长髪,又拢一拢长长秀髪,改用姐姐自己如葱白嫩尖手指手淫着自己的毛屄,轻轻搓揉屄头,拨捻阴蒂,伸进挖弄探索着自己阴道,指尖打了圈子磨啊磨着阴核和轻捻屁眼,在阴蒂上唰唰唰啊唰唰唰!连肛门口痔疮突出的小肉都得捏了拧一把,尿口也不放过,轻轻挠捻一下;不知羞耻的男人看姐的美艳成熟的身体舞动着和骚浪妖媚样子刺激极了,好无赖好不要脸噢。姐姐干脆轻轻的用指甲刮了刮那阴道内的嫩肉,玉手转到股间用食指塞抠自己菊花内心,肥臀摆又摆,“嗯,哈!……啊!”姐浑身一颤,发出更加淫荡的歌声。但自己也感到屄湿了,心浪啦,也不理一阵酸麻中泄出一泡浓浓骚香阴精;姐姐又用指甲去剥开尿孔,碰触到更深的地方,尿道壁的嫩肉像鱼嘴一样的开合,接着我热腾腾的淫汁加上骚尿一滴滴配合歌声节拍流出来,滴在地上。“嗯…嗯…哦…哦…哈噢”姐抬着屁股迎合着。"啊哟……哟哟喂”姐激烈的挺了下腰杆,哀怨提高音符吟唱道“十八摸,摸到呀,大脚姐姐的沟里边,好似洪泽湖水波连天,还有一座骚骚香香的小金山,哎哎哟,还有一座湿湿嫩嫩的小金山,还有一座诱人来玩弄的骚骚香香的小金山哪。”强烈的快感快速的麻痹敏感激动的身体,一失神一个踉跄,跌跪卧倒在地。屄内痒痒痛痛,感到自己特可怜的,好颓废哦,好羞涩哦,令赤身裸体的姐姐丧失神智比死去还痛苦般两腿交叉着一丝不褂废然倒卧在地。“摸呀摸,摸到大脚姐姐的沟里边哟,还有一座骚骚香香的小金山哪…………”歌声似乎仍然在脑中徘徊徘徊着,驱之不散哪。
描述:姐姐被要求把左大脚板过肩膀,大脚踮着地,屁股高翘,随歌声臀部一耸一翘,将姐姐生殖器完全曝露顶出来啦,大阴唇分开,歙啊歙哪!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