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表姐们的幸福生活(2)

小莲何尝不是存心勾搭陈大爷,老是喜欢在他的面前骚首弄姿,常有意无意
的在陈大爷的胯下轻碰一下,害得陈大爷欲火烧心,有几次刚要入港,却被
三姨太冲破,致好事难成,陈大爷恨得牙根发痒。他今晚藉故鞭打小莲,当
然别有用心。

「小淫妇!过来我看看打在什麽地方了?」

陈大爷说著伸手就向小莲的乳房抓去,小莲不但不躲,反而向前一扑滚在他
怀里,一手按住他的手在奶头上搓揉,一手向他的裤档里乱摸。跪在一旁的
三姨太,正在熬著皮肉的疼痛,看见他们这种情形,早已气急攻心晕了过去
。陈大爷似乎还有一点怜惜之心,抱起三姨太丢在床上,转身一个饿狼扑食
般把小莲压在身下,迫不及待的脱掉衣裤,现出那硬梆梆的阳具,小莲像是
久逢甘霖,欲拒还迎的在下面摇摆迎逢,陈大爷半天没有仝进去,这回真发
了火,揪著她几根阴毛,一巴掌打在她圆鼓鼓的屁股上,打得小莲「格格…
…」淫笑不止。

陈大爷是风月中的老手,当然不会应付不了小莲,张嘴咬住她的奶头扒开她
的大腿,屁股一沉,阳具随声而入。

「嗳唷!我的妈呀!好痛啊!………」

原来处女膜破了,痛的小莲大声呼叫,混身颤抖。陈大爷并不为小莲的呼痛
所动,咬著牙一阵抽送。

「噗吃!噗吃!……啪……啪……」

「大爷!…轻…轻一点……快…快受不了……啊!……哎唷!……」

足足有一盏茶的时间,小莲的剧痛过去了,穴里塞个大鸡巴,这时胀得有点
发痒了。

「大爷!现在里面痛好一点了,但有些痒!」说完就像大章鱼般,手脚缠绕
在陈大爷身上。

「待本大爷来帮你这个小淫妇杀杀痒!」陈大爷说著,就用力顶住花心,不
停的研磨,然後就是大起大落,一阵猛干。

「嗯……嗯……大爷……不…亲哥哥……你真厉害……喔…喔…这下仝到心
…心上……哎唷!……好…好…美……美…美上天了!…………」

「啊!啊!……快……快……大力点……喔!对…再大…大力点……唉唷!
我要……要丢了……丢了………」

小莲大丢特丢,阴精顺著屁股沟滑下,有白的也有红的,把被褥流湿了一大
遏

经过一阵的狂风暴雨,他们双方似乎都过了瘾。同时,由於床的撼动摇醒
了晕过去的三姨太,她泪眼模糊的看著他俩酣战,陈大爷意犹未尽,一翻身
压在三姨太那伤痕斑斑的玉体上,掀起那肥嫩的大腿,驾轻就熟的仝个满满
的,也不管三姨太死活,一鼓作气的仝个不停不休!

垛垛

三姨太不知是痛快还是痛苦,发出低微的呻吟:

「冤家!你要我的命了……好痛啊!……」

三姨太到底是哪里痛?是打的痛?还是被仝的痛?陈大爷有点虐待狂,她是
痛苦,他是满足,好久!好久!他是过足了瘾,三姨太伏在他的怀里嘤嘤而
泣,小莲被他扣得格格而笑,陈大爷左拥右抱,得意洋洋,像是把「戴绿帽
子当王八」的事,忘得一乾二净。

陈大爷这个混世魔王,听闻三姨太暗中与马夫皮邦通奸,只气得一佛出世二
佛升天,一顿皮鞭把像水蜜桃似的三姨太抽得鬼哭神号,这口怨气总算出了
,偷人的事也就既往不究,烟消云散了,更值得他安慰的是把很久想染指的
小莲,由於这场风波,也弄上手了,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这一场男女三主角的悲喜剧,表演得相当精彩,足足的两个小时,我都目不
转睛的倚窗而观,美云几次拉我回房,我都不忍离去。看到陈大爷挥鞭痛打
三姨太时,美云惊悸的紧抱著我,把头埋在我怀里;看到三姨太号啕大哭时
,她也双眸盈然,一掬同情之泪;当他们在床上翻云覆雨时,她娇羞的掉过
头去,暗骂「不要脸!」她偎在我怀里,浑身烧烫,胸前仆仆直跳,我轻轻
抚摸她的全身,吻著她的耳鬓粉颊,她渐渐的瘫涣了,我抱起她的娇躯快步
赶回我所住的卧室。

我疯狂似的把她压在床上,拿出我篮球健将的身手,迅速的脱掉她的外衫,
解去她的亵衣,她那凝脂般的玉体,晶莹细腻,曲线玲珑,犹如一座粉妆玉
琢的「维纳斯」女神的卧像,我无心欣赏这上帝的杰作,迅速的脱掉衣服,
柔温香抱满怀,轻轻的捻著她浑圆的玉乳,吸吮著她红红的乳头,抚摸著她
隆起的阴阜,吮著、吮著,那葡萄粒般的乳头,尖尖的竖立起来,那结实的
乳房更有弹性,她浑身发烫,欲拒无力了!

垛ヲキヲキ

她沉迷中发出低呼,我举起坚硬的阳具,慢慢的接近玉门,那两片丰隆的阴
唇,掩覆著红嫩的阴核,阴户内充满著玉色的津液,我用龟头在她的阴核上
缓缓摩擦,摩擦得她全身颤抖,轻轻的咬著我的肩头,这是一朵含包待放的
鲜花,叫人不忍摧残,我万分怜惜向里徐徐挺送,她峨眉紧颦,银牙暗咬,
似是痛苦万状。

「阿强!好痛呀!……」

「二姐!第一次是要痛的,把脚分开就好了。」

她慢慢的挪动玉腿,阴胯随著张开,我跟著再一挺送,阳具全部没入,龟头
一下顶到她的子宫。

垛摆

她低低的呻吟著,我轻轻的抽送著。

「仆吃!……仆吃!……」

「二姐! 还痛吗?」

「嗯!坏死了!」

「慢慢的会更痛快了。」

我知道她这时不再疼痛了,便毫无顾忌的抽送起来,我使出了篮球场上冲击
的雄风,九浅一深,不停不歇。

美云的阴户生得很浅而且向上,所以抽送时并不吃力,而且每次都顶到她的
花心,阴道尤其狭窄,紧紧的套著我的阳具,那柔绵的阴壁把龟头摩擦得酥
麻麻的,有无上的快感。

「好了吧!阿强!浑身都被你揉散了!」

她娇嘘喘喘,星眸发出柔和的光,阴精一次一次的泄出,灼烫著我的龟头,
传布我的全身,有飘飘欲仙之感,欲念如潮汐起伏,风雨来了又去,走了又
来,一阵阵的高潮把两个肉体融化在一起。

「阿强!该休息了吧!」她呢喃的在我耳边诉说著。

四片嘴唇又胶著在一起,臂儿相抱,腿儿相缠,她的阴户紧紧的吸著我的龟
头,一股热精似海潮般排山而出,射进她的花心深处,全身觉得浮了起来,
如一叶浮萍,随浪滚卷而去。

「阿强!当心受了寒,快起来整理一下再睡。」

她慈爱的抚著我的发际,咬著我的腮颊,我懒洋洋的从她的玉体上滑下来,
她坐起身来,擦拭著下体,一片处女红散染著雪白的被单,那腥红点点,落
英缤纷,使人又爱又怜。

「看这像什麽?都是你害的。」

她白嫩的阴唇有点微微的红肿,当她擦拭时,频频的绉著眉头,像是有些儿
疼痛,我也於心不忍,想不到初开苞的二姐,会那麽的娇嫩而经不起开采。
我万分温柔的把她搂在怀里,并头躺在床上,轻轻的抚摸她的玉乳,热情的
吻著她的红唇,共赴甜美的梦乡。

在一大群ㄚ头仆妇当中,有几个出色的美女,陈妈就是其中之一,三十来岁
,水汪汪的大眼睛,一飘一转的能勾人魂,樱唇角生著一粒鲜红的美人痣,
一身细皮白肉走起路来乱颤,虽然这两年发了福,人比较胖了点,但那乳头
臀浪著起来并不臃肿,尤其能说善道,又爱打扮,非常讨人喜欢。陈妈担任
舅母的饮食及衣服的管理工作,凡事都弄的有条不紊,让舅母称心如意,算
是舅母的心腹红人,对我们姐弟有时还会有点依老卖老,下人更惧怕她三分
,陈妈在我们家中就有这麽一点特殊的关系。

其次,说到ㄚ头当中最吃香的,要算小舅妈房中的小ㄚ头小莺啦!十七八岁
,聪明伶俐,细条身材水蛇般得柳腰,走起路来像风摆柳的一般,妆扮起来
比小户人家的姑娘还俊俏十分,虽然像大表姐的ㄚ头小平,美云的ㄚ头小芙
,表妹的ㄚ头小蓉,都是娇滴滴的美人,但是小莺这小机灵,她能善解人意
,人缘最佳,所以ㄚ头中谁也不能和她比。

我的房中没有指定的ㄚ头,名义上是要美云的ㄚ头小芙侍候我的饮食起居,
而实际上的工作还是小莺作的多,因为我喜欢她的细心与温柔,所以在ㄚ头
之中与我最接近的也是小莺,这女孩心眼玲珑,什麽事她都知道的特别多,
有时还讲些男女爱情的故事挑逗我,我与小莺之间几乎到了无所不谈的地步


一个初秋的夜晚,我睡得比较迟,小莺兴冲冲的跑进我的卧房,笑嘻嘻的欲
言又止,弄得我莫名其妙!

「这ㄚ头,干什麽那样高兴?」

「表少爷!你要不要看西洋镜?」

「来!你到我房里就知道了。」

小莺的卧房是在东院楼下的一个小房间,靠後墙著一张单人床和一个小衣
橱,窗边摆著个梳妆台,房内非常洁静精致。隔壁是陈妈的卧房,中间用木
板隔开,她俩住在这里便於侍候舅母与小舅妈,因为舅母她们的卧房都在东
楼上。

小莺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回头向我使个脸色,意思是要我不要弄出声响,
她悄悄的拉我进了房间,轻轻的爬上床,面贴木壁向後间里张望,原来木
壁上挖了两个小洞,可以在洞内看到陈妈卧房里的一切。小莺四肢跪在床上
利用下面的一个小洞,并且示意我由上面的一个小洞向後看,这时我刚好爬
在小莺的背上。头抵著一洞一看,「唷!」陈妈的一举一动全映在眼里。

陈妈这时已晚妆初罢,穿著一袭轻薄的罗衣,把一身肥嫩的白肉,裹得凹凸
分明,那对大乳房足有好几斤重,颤巍巍的好似突出的一般,她正面对著镜
子,搔首弄姿顾影自怜,最奇怪的她那只公狼犬「大虎」正跪在床边,虎视
耽耽的望著她,我不明白是什麽用意,低低咬著小莺的耳朵问道:

「喂!她把大虎拉进卧房干什麽?」

「嘘!……小声点,你马上就知道了。」

小莺神秘的回头对我一笑,我更摸不著头绪了。一会儿,只见陈妈姗姗的走
近「大虎」,「大虎」呼的站立起来,两只前爪攀住陈妈的双肩,在她的粉
颊上乱嗅乱舔,陈妈退後一步,拍著它的头娇喝道:

「畜牲!急什麽?」

她转身脱去罗衫,只剩下一件束胸,她微弯著腰,将一对丰满的酥胸,凑近
它嘴旁,它很快的咬住束胸的下端,向後一拉,束胸就被拉了下来,两只大
乳房脱颖而出,一对圆圆大大的奶头耸立起来,当然「大虎」也没有欣赏的
眼光,更不懂情调的艺术,一味向陈妈身上乱扑,若不是索链系著它,陈妈
就别想脱身。

陈妈慢慢的脱去下裤,上体躺在床上,两腿弯曲两脚蹬著床沿,这时阴户大
开,肥大的阴唇包著殷红的阴核,陈妈没生过小孩,阴阜高高隆起,阴毛又
黑又多,长遍了小肚及阴胯间,真没想到陈妈还有这一身迷人的本钱。

我已经看得神魂颠倒,一双手已不老实的在小莺身上抚摸起来,小莺仅穿一
套粉红色的小衣裤,一下就让我脱了下来,她正看得津津有味,对我的举动
也未拒绝,我揉著她结实的乳头,她微微的发出「嗯……嗯……」的声音,
我再由小洞看去。

这时陈妈的两腿分得更开,大虎伸出血红的长舌,在她阴户里猛舔,大虎像
受过训练似的,打著圈儿舔的津津有味,每舔到她的敏感之处,陈妈就「格
格」浪笑不止,两腿不断的摇晃摆动,真是妙不可言。

大虎也许是食髓知味,一下子就举起前爪,扑在陈妈的胯间,它血红的阳具
似一支大辣椒,前面还带著钩,陈妈一手导引她的阳具,一手抚她的阴户,
让它由指缝内仝进去,目的是减少它的长度,大虎像是曾尝到甜头,摇尾迎
臀,一次一次慢慢的向里抽送,陈妈也满足的发出「嗯……嗯……」的声音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