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章

每当告诉自己,"儿子明天结婚了"是真实的,我都会觉得很不可思议。

不是吗?虽然已经28岁了,但是到今天,这个和我同居了28个年头,明天
就要离开我的大男人,仍然和一个小男生无异,每天总是在我身边吵吵闹闹。

“妈!我那件黄色的衬衣放到哪里去了?”

“妈!救我!很大只蟑螂飞过来~”

或许是因为生下儿子不久,丈夫就离世了,对於这28年两母子相依为命而又
快将改变的日子,既依依不舍,也有点无法接受。

当然,也很庆幸,我俩始终没有弄出什麽无可补救的事情出来,到今天,我仍
可心安理得的以一个母亲的身份,去回味这个令我自豪的儿子的成长故事。

现在回想,儿子牙牙学语上幼稚园的情景,甚至生产时的阵痛,依然历历在目,
彷佛就是昨天的事,到今天,那种甜蜜与辛酸,仍然可以清清楚楚的感受到。

当然,要回想儿子的孩提时代,最深刻的,还是为儿子哺乳的那份既温馨又甜
蜜的奇异感受。

不知道其他的妈妈是否也和我一样,因为羞於向别人启齿,只能假设那是理所
当然,不敢说,不敢问,为何只是为儿子哺乳,竟然从不断被吸吮的乳头,传来和
异性亲密的丝丝快感。

我还记得,每次儿子没牙的小嘴用力咬着我的乳尖,然後一口一口用力的吸啜,
还用小舌在乳首两旁来回的舔弄,我除了感受到骨肉亲情所带给我的一份浓浓温馨
满足外,不知怎的,还带来一种被男人搔扰品味着的痒痒的无力感。

每当感到体内的水分一下一下的被吸出,从敏感部位分泌出来的乳汁被人品尝
享用,乳尖的四周就会传来如蚁咬般的刺痒感触,然後向身体漫延,我的呼吸会开
始急促,混身酥软麻痹,每次到连双腿都颤抖得无法站稳时,我不得不无视儿子的
饥饿与需索,将乳头从儿子贪婪的小嘴中抽离,由他哇哇大哭,我倒在一旁喘息,
待平静下来才再继续。

幸好儿子不足周岁就断奶,我也暗暗呼一口气,从此不须再向别人解释,之所
以经常处於面红耳赤的状况,纯粹因为天气闷热。

还有的,就是不用经常在家为儿子哺乳後,都情不自禁的自慰起来。

也或许就是从那时开始,儿子和原本就和他关系非常密切的我的胸脯,结下了
奇妙的不解缘。

我还记起,就是他已经3岁了,仍然非常喜欢籍着我们拥抱的亲密时刻,肆无
忌惮的抚摸甚至拍打我的胸脯。当然,我了解到小孩子对挂在女生身上而他没有的
东西有着纯粹的好奇,因此也不以为然,任他尽情用母亲的身体,上研究女体的第
一课。

当然另外的原因,是我觉得被一对小手抚摸,那种感觉很好。

现在说起也觉得可笑,儿子3岁时,还竟然不懂自己站着小便,不是尿了一裤
子,就是强忍着不去解决。不只在家,就连在幼稚园也构成相当不便。每次看到他
默不作声而双脚交叉着的时候,我只好心疼的陪他到厕所,然後用手逗着他的小鸟,
对准尿桶放尿。

每次我这样做,他都闭上眼睛,像很舒服畅快似的,小鸟在我手上打个尿颤才
完事。

直至儿子6岁,上幼稚园高班,他的班主任约我见面,告诉我她照我吩咐用手
扶着儿子小鸟帮他小便时,儿子竟然不自禁的将下身前後挺动。虽说一个6岁的小
孩吃老师豆腐有点太过,但我知道,儿子已经大个,已有作为男性的基本反应,已
不能再这样帮儿子解决了。

因此,我和老师联手用强硬手段,谢绝一切对儿子的帮助。结果,用了三个月
时间,每天尿湿三条裤子以上,儿子终於在失去依靠的没有选择下,从无助的哭泣
中学会自己站着小便了。

一年後,我以同样的方法与态度,助儿子学会自己洗澡,与及戒除抚摸我胸脯
的习惯,成为一个正常而独立的小男孩,凭自己的能力,完成正常而独立的小学阶
段。



夏之章

和平静的小学阶段相比,儿子的中学历程,绝对可以用狂风暴雨来形容,经历
了六年当个唯命是从的乖巧小孩,儿子进入中学阶段,进入所谓的青春期与反叛期,
身体丶性格与及思想,都来个令我疲於奔命也无法触摸的剧变。

或许也由於那个时期,我和一个男同事交往了,疏忽了儿子这个充满任何可能
性的脱变时期,令他人生中最重要的这一刻,越发叫我摸不着头脑。

踏入12岁後的他,身体急速成熟,爱上奇怪的衣服装扮,房间发出一股浓烈
的气味。经常外出夜归,就是在家也不断和别人通电话,开始不喜欢和我说话。

更重要的,我清楚感受到他对我男朋友的敌意,与及对我的刻意疏离。每次我
带男朋友回家,儿子不但不肯打招呼,回敬的也只会是敌视的眼神。

初时我不以为意,只道这是每个青少年必经的反叛阶段,不时吗?我们每人都
经历过,少年时总觉得父母很麻烦,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麽,无法沟通与解释,
最後就唯有冷淡以对。

因此,我起初时,并不当这是一回事。

直到他13岁的某一天,我晚上起来如厕,听到儿子在洗手间里不断呢喃着:
「妈妈…妈妈…」,好奇的我在门外探头一看,发现我的儿子,一边拿着我洗澡脱
下未洗的内裤在鼻前猛嗅,一边用我的胸罩包着生殖器在自渎。

我的儿子在干什麽?他…他在嗅着我下体的气味,他在猥亵着我的内衣,他在
幻想着和我……

那一刻,我脑内空白一遍,原来我一直是儿子的性幻想对象,他乘我晚间入睡
後,就拿我的内衣裤来自我慰藉,幻想着如何将自己的亲生母亲亵玩,而不知不觉
成为了身边人目标的我,竟一直懵然不知。

我恍然大悟,原来儿子在懊恼我,懊恼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不知所措,我呆呆的站在那里,望着儿子在我面前一边幻想和我做爱一边自渎,
直至他愈弄愈快,跟着匆忙将一直嗅着的内裤裹着性器,最後一声长叹,从龟头喷
出来的精液,尽数泄在内裤的私处位置上,这刻我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在他发觉
之前静静退回睡房。

翌朝,我乘他上学後,突击搜查儿子的房间,结果发现大量关於母子相奸的色
情光碟及日本色情漫画杂志,还有起回两条早前不知所踪,现在被亵狎得脏到不行
的我的内裤。

一时之间,我非常愤怒,那是一种女性尊严被人思想上强奸亵渎的愤怒,但慢
慢平静下来,想到对方是自己的儿子,那感觉又变得非常复杂与奇妙,那有点点像
亲情的倚赖关爱,也有点点像被异性垂青的优越,心里有点被冒犯的不悦,又有点
被需索的甜蜜,百感交杂,没法用文字好好言喻。

结果,我没有责备儿子,也没有揭发此事,一来难於启齿,二来早熟怀春的少
男对身边女性的身体发生兴趣,其实是很自然的事,当然对象是妈妈到底有点那个,
但性好奇是本能,也决不能以"干了什麽错事"来谴责,搞不好更可能会影响母子
之间的感情。我只希望迟些有机会,能给他灌输正确的性观念。

往後的日子,面对着儿子时我都显得非常尴尬与不安,他这刻在想什麽呢?是
在想我吗?刚才他在偷瞄我胸脯吗?平时背着儿子在做家务时,都有一种他随时会
突袭我的预感。每次想到这些,气氛都会变得非常局促不安,和儿子对望时,我还
会不自禁的面红耳赤起来。

渐渐地,我开始更加关注个人的卫生,尤其是月事的日子,尽量不令换下来的
内衣裤,存着难闻的气味或污迹,因为我一直有在观察,知道儿子仍然每晚和我的
亵衣维持着亲密的关系。

也渐渐地,我开始注重讲究内在的衣着,慢慢更换上性感美丽的款式,略为残
旧或发现少许破损的,都会立即丢弃,虽然只是儿子,好歹也算是有异性每天在欣
赏着,身为女性,这方面又怎可如此马虎?

每次清洗衣物时,看着那些重要位置沾满污秽的内裤,浓烈的男性气味扑鼻而
来,这都令我回想当晚儿子在我内裤上射精的情景,阴道会即时传来被注入的错觉,
不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满足感。

不知不觉地,我竟然开始发着和儿子做爱的春梦,梦中我淫荡的摆出各种下流
的姿势,不顾廉耻的和儿子交合连体,热烈迎接他用尽全力的不断冲撞,然後在双
双达到高潮之中,让亲生儿子在培育他出来的子宫内播下逆伦的种子。

幸好我还算清醒,非常清楚那只是一些不切实际的绮想,为了解决这不道德的
思维,我终於答应男朋友的性要求,狡猾地将那一份被儿子引发的性冲动,发泄在
另一个男人身上。

不知是巧合还是什麽,在和男朋友打得火热期间,我和儿子的关系急促转坏,
他的行为也开始出现偏差,学业倒退,经常逃学,在外面不知和什麽人在一起,在
家经常和我作对,每次和我大吵一场之後,他就跑了出去,天亮才回来。

14岁那年冬天,他更因为高买被拉上警局,经过多番的求情,与及当事人怜
惜他年纪小不愿追究,警方才不落案起诉,否则他必定前途尽毁。

那一刻,我很担心我的儿子,害怕他误入歧途,害怕母子关系破裂,但我无能
为力,完全不知他在想什麽,他也完全不听我的说话,完全无视我这个母亲。

直至儿子15岁那年仲夏的某一天,他和我为了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大吵一场,
当晚离家出走。

我遍寻不获,也报了警,然而於事无补,儿子一直音讯全无,而我也每晚垂泪
到天明,我很害怕,从此失去了我唯一的儿子。

而在毫无预兆的一星期後,他突然满身伤痕脏兮兮的跑回来,一见到我,二话
不说就扑进我怀中,嚎啕大哭。

儿子既然回来,我也不问什麽,唯有紧紧的拥着面前心灵与肉体都伤痕累累的
儿子,这一刻,什麽都不用再说,我抱着他陪他一起哭泣,哭得累了,两母子在沙
发上相拥入睡。

不知睡了多少时间,蒙矓之间,我感到一只手掌正抓着我一边乳球,非常轻柔
的在抚摸着,我当然知道那只手属於谁,可时一时之间不知怎办,只好继续装睡,
暂时任他为所欲为。

摸了一会,那只手掌,开始隔着轻薄的丝质睡衣,在寻找探索我开始凸起的乳
头,当时没有穿上胸罩的我,即时传来巨大的刺激感触。

不知他是否知道,妈妈的乳头一被触及就会产生性欲,而见我没有作出反抗,
儿子双手紧抓我的胸脯搓揉同时,手指不停挑逗那两点豆子,胸前隐隐传来阵阵酸
麻。霎时间,我浑身酥软,乳头发硬暴胀,下体春潮泛滥,嘴唇打颤,喉头不自己
发出微细的低吟。没有想到,一直幻想着被亲生儿子亵玩的我,一旦身处其境,竟
然还带来如此空前强烈的刺激震撼。

迷惘间,我发觉耳珠被含着轻吮,双乳不断被搓圆按扁,私处隔着湿涩不已的
内裤被轻抚,手指慢慢穿过内裤边缘进入我体内。到这一刻,全面失守的我无法再
假装入睡,也无法再掩饰内心的高潮澎湃,既然儿子愿意留在我身边,如果这身躯
能够留住儿子在身边,我愿意,愿意将我的身与心,一切都托付上。

当放弃强忍,放弃作为母亲的尊严,放开胸怀发出一声浪叫时,我从激情的春
梦中醒过来,赫然发现自己不知怎样的,整个人如撒娇猫儿般依偎在儿子的怀抱之
中,一双强壮的臂膀轻靠在我胸膛,极目远处,天空已然现出一片鱼肚白色,回看
儿子,他在我身边闭目沉睡,强烈的鼻息呼在我的颈项。

直到今天,我仍不知道那一个晚上,究竟是被儿子亵玩了一晚,还是只不过一
个丧德女人的放浪春梦而已。可是经过那个如梦如幻的迷离晚上,儿子对我的态度
开始改变,而我也为了更能抽空关心他,狠下心和一直都存在不少问题的男朋友分
手,当然我们之间最大的问题,是他和我儿子合不来。

幸好浪子回头及时,赶及让倒退不少的学业成绩回复正轨,经过发奋图强的突
然转变,两年後儿子的会考成绩尚算满意,再两年後的19岁,顺利成为一个上进
的大学生,样子施文俊伟,没有人会想到,知道的人也不会再记起,我年青有为的
儿子,四年前还是个差点就没法回头的边缘少年。



秋之章

儿子的三年大学时代如风一般过去,大概是因为这段时间,他成熟得太快,加
上繁重的学业,与及不断扩展的社交圈子。在我心目中,大学时期极少时间在家的
他,远不如童年或少年时那麽深刻与密切。

儿子太独立,不再需要妈妈了,原来也是一种打击。

不过最大的打击,还是从大二那年起,儿子开始和女生交往,开始带女生回家
见我,甚至带女生回家过夜。

经常听别的母亲说,最快乐恩慰,莫过於看到儿女有另一半爱护照顾,快乐的
成家立室。但怎麽当我的儿子进入这个阶段时,我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和孤
寂。

半生的依靠,终於要离开我,投向另一个女人的怀抱了。

每次带女生回家饭後一同看电视期间,他们都肆无忌惮的在我旁边小声说笑,
大声嬉闹,完全无视我的存在,就是聚精会神看着电视萤幕,我也能感受到,二人
在我旁边时而耳语,时而亲吻,好不亲热,羡煞旁人。有时我离开一会,从洗手间
或厨房回来,还会看到儿子放肆的在把玩女友的乳房。

哼!年青的乳房很好玩吗?

然而,每次在浴室镜前看着赤祼的自己时,我不得不承认,妈妈已经老了,原
本就不小的胸脯,现在已经松弛下垂了,再不是那一双他小时喜欢用小手拍打,又
或是少年时那一晚睡梦中被他肆意搓圆按扁的充满弹性的乳房了。

我还清楚记起,他第一次对我说:「妈,今晚诗雅不回家了,她在这里睡,可
以吗?」

开玩笑!你怎麽要问我这个?我可以说不准你和女生上床吗?难道要我告诉你,
你和别的女人睡觉,妈妈很恩慰?还是要我向你直言,妈妈这刻的心郁郁的满不是
味儿?

不知是否我幻觉,那一晚,不断听到从隔壁传来的娇啼宛转,时而娇羞时儿激
烈。听着儿子和女人的欢娱之声,一直睡在床上的我,整晚辗转反侧,无法成眠。

这刻儿子在干什麽?他现在怎样弄着女友呢?他在把玩对方的乳房吗?是比妈
妈的更坚挺结实吗?他在嗅她下体的气味吗?那比妈妈的还要吸引吗?儿子就在隔
壁和别人缠绵的一刻,我独个儿在床上孤零零的在胡思乱想。

基本上,那一晚他带女友回家睡,那一晚我就会失眠,整晚无法入睡。

我知,我知他是我儿子,我是他妈妈,我也没期待要和他什麽,事实也不应和
他有什麽,但是,我真的没法控制自己,心里隐隐作痛,他已经不再锺情,已经不
再需要我这个妈妈了。

23岁那一年,儿子经历了第一次失恋,近两年的初恋因为女方见异思迁而告
终,撞破丶决裂丶分手整个过程在一天之内完成,那一晚,他喝到如烂泥般,被两
个友人抬回来。

幸好友人合力将他抬入房放在床上才离开,否则我一个女人,真的不知怎样才
能移动高大俊朗浑身肌肉的他。

他们离去後,我上前为儿子宽衣解带,然後用热毛巾从面开始为他清洁。

良久,原本不醒人时的儿子,突然双手用力抱着我,翻过身来,重重的将我压
在床上。

「诗雅…不要走……不要离开我…诗雅……」

他开始吻我的颈项。

我感到一根湿热的舌头贴吻在我肌肤上,连同强烈酒气与男性气息,一同侵袭
我敏感的耳珠与颈後。

「积克!醒醒,我是妈妈,不是诗雅!」

「诗雅…不要走……不要离开我…诗雅……」

他没有理会我,继续在我颈侧乱吻一通,然後慢慢往下吻,翻开我的睡衣,双
手握着我乳房亲吻。

「积克!不要这样,醒醒,我是你妈妈!」

「诗雅…不要走……不要离开我…诗雅……」

如石头般重的男人,狠狠将我压在下面,敏感的乳尖不断被舔啜吮弄,迎面呼
来浓烈的酒气,还有浓烈的男人汗臭味……

被男人拥抱,被儿子吮乳,带来一种不知是亲情还是爱情的强烈感触,渐渐令
我迷失,全身慢慢软瘫,双手不自控的拥抱着正着吸吮我乳房的头颅,轻揉地抚弄
那短短而带点硬的头发。

儿子,分手很痛苦吗?妈妈在这里,如果这样能令你好过点,妈妈的身躯,你
就拿去吧。回来妈妈这里,今晚就让我代替负你的女人,给你作出补偿。

当我下定决心时,他突然抬头看着我。

「妈妈?……」

然後倒在我胸瞠昏睡了。

他就这样睡着了,害仍被他紧压着的我,被他带上半天七上八落的我,费了很
大心神才能平复情绪,然後又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能从百五磅的大石下爬出来。

清醒过来,我浑身颤抖,整晚心跳,呆呆在他旁边坐至天亮。

翌朝他醒来,除了不停说头很痛外,昨晚的事什麽都不知道,连是谁抬他回来
都记不起。

可是头痛过後,儿子好像连失恋的痛楚也克服过来,他对我说:「我以後要带
眼识人,要找个像妈妈般的女人做老婆!」

不久,他认识了现在的女友,五年之後的一天,也即是明天,他将要和这女生
举行婚礼。



冬之章

从回忆中返回现实,我起来去洗手间,竟然发现儿子的房间仍有灯光,探头进
去一看,儿子呆呆的坐在床上。

「妈妈?仍未睡吗?」

「积克?都三点了,怎麽仍未睡觉?明天是你的大日子啊……」我进去坐在儿
子床边。

「可能是太兴奋吧,在床上两三小时了,就是无法入睡,妈妈妳这麽夜在干麽?
和我一样吗?」

「妈妈刚才在回忆你的过往,想着你这个小坏蛋,从前是怎样令我又激气又担
心。」

「妈妈……」儿子把头枕在我肩膀。

「嗯?」

「对不起!从前老要你这样为我担心。」

「哪有儿子不用妈妈担心?明天开始我就不能照顾你了,又何尝不叫我放心不
下?」我情不自禁的轻抚他的头发。

「明天开始妈妈就一个人生活了,我更担心妈……」

「妈妈不用你操心,只要你们相亲相爱,白头到老,就是忘了妈妈也没所谓。」

平常心的一句话,说出口,眼眶竟然沁出泪水。

「妈妈放心,小雨也很爱妳,如果她不对妳好,我根本不会选她作老婆。」

「她对我好不好都不打紧,最重要是,她是你所爱的人。」

「妈妈……当我知道她叫雨,我就知道,她是我要找的人……妈妈叫小雪,而
她叫小雨……」

一时间,我不懂怎样回话。

「我真的很高兴,我找到我要找的人,她真的……很像妈妈……」说话间,他
也情不自禁的抱着我。

我条件反射的轻轻推开他。

「夜了,早点睡吧!再不睡,明天就要做个熊猫新郎哥了!」

头也不回,我马上离开房间,儿子明天就是别人的丈夫了,我绝对不会给他机
会,更加绝对不可……给自己机会。

我跑出客厅,坐在沙发上平复思绪。

平静下来,看到客厅还有两箱儿子要带到新居的行李,我打开来看看,给儿子
再打点整理,做点别的事,人就不会再胡思乱想。

这两箱行李,是儿子在这两天才发现执拾漏了的,明天下午婚礼的空档,叫伴
郎替他送到新居。内里的全都是一些不实用但有点纪念价值的东西,里面有一些家
庭照丶一些摆设丶一些儿时保留至今的玩具丶一些日用品丶还有一个数年没有见他
玩过的篮球。

在行李箱的最底层,我发现有两条女性内裤。

我的内裤。

心里又一阵不自控的乱跳。

回过神来,我到儿子睡房看看,他保持着刚才拥抱我时的姿势,倚在床头睡着
了。

我情不自禁的坐到床前抱着他,虽然睡着了,他也像感应到什麽似的,像刚才
般拥抱着我的腰肢。

「嗯……妈妈……」

虽然己经倦极入眠,睡梦中的他竟然感应到抱拥着的女体是谁,双手还开始潜
意识的在我身上游移,探索到我双乳的位置,一掌一边的抓着不放,不断的搓圆按
扁。

哼!小坏蛋~明天都要成家立室了,从小到大的坏习惯,到现在仍无法戒掉吗?

这一刻,俩母子在床上相拥着,我浑身上下不断被儿子抚摸,但心境却出奇的
平静,连刚才发现他藏着我内裤时的心跳冲动都没有,感觉是那样理所当然,我浑
身畅快淋漓,那是性欲的刺激还是亲情的慰藉,一点都不重要。

我只需知道,作为一个母亲,作为一个女人,这一刻,儿子非常的需要我,已
经足够。

四周扬溢着亲情的温暖,令我无比满足,无论是婴儿吃奶的时候,或是叛逆受
伤的时候,又或感情受创的时候,甚至乎今天,即将踏入另一阶段的忐忑不安时刻,
我这一双松弛下垂的乳房,仍然是儿子寻找平静心安的归宿。

如痴如醉,醒过来,已然天亮,新的一天又再来临,儿子的新生活,将在这晴
朗一天出发。

回望儿子,仍熟睡的他被晨光照射得紧闭着双眼,但嘴巴却仍像当年般,隔着
轻薄睡衣在吸吮着我的乳头,令我的睡衣湿湿了一大遍,样子和当年吃奶时一模一
样。

看着怀里贪吃贪睡的大娃娃,我不禁感怀一笑。

「积克!起身啦!今天是大日子,再不起身就迟到啦!」

起身吧!我的小坏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